而過往的路人紛紛用看神經病的眼神瞅着林寒,林寒完全不自知,還以爲這些人的眼神充滿了崇拜之情。

“長的還不錯,怎麼傻了呢?”直到一道竊竊私語聲傳進了林寒的耳,林寒的嘴角不由自主的抽搐了一下。掃了一下那個說話的女人,是一個年婦女,模樣一般。腰部纏繞着一團黑氣,想來是腰部出了問題。

“咳咳,這位美女,你是不是腰部這一塊有毛病?”爲了證明自己的實力,林寒故作高深輕輕咳嗽了一下,開口問了那女人一句。

女人微微愣了片刻,沒想到自己隱藏在身多年的老毛病竟然被一個黃毛小子一樣看穿了。頓時有種細思極恐的感覺,沒有再多說什麼。拉着自己身邊的好朋友轉身走,看着對方落荒而逃的背影,林寒一臉困惑。

這女人幹嘛呢?不是想掙她一點錢好給那兩隻吃貨買手扒雞吃嗎?至於嚇成這個鳥樣?

“都散了吧!確實病的不清,可惜了這副長相。去當模特明星都行,居然想着學那些江湖騙子出來行騙。”聚集在他攤位前衝着他指指點點的人一擁而,完全不給林寒任何解釋的機會。

林寒忽然感覺有幾隻烏鴉從頭頂飛過的羞恥感。

“神醫!總算找到你了!”當林寒懷疑自己是不是哪個步驟做錯的時候,一道熟悉的聲音傳來。

擡頭望向聲源,發現是老李領着他已經康復的妻子過來找他了。許是爲了當面道謝來着吧!

只是林寒不知道,這傢伙到底是怎麼找到自己的。

擺攤好像也是自己心血來潮着的吧!

“小兄弟,次對你多有誤會,能否請你一聚?”不止是李氏夫妻來了,連那個老李的名兄弟也來了。

相之前那目無人的模樣,眼前的這個男人好像變了一個人。

“額……成吧!”反正自己晚也沒有生意,去看看他們想要做什麼吧!

想到這兒,林寒點了點頭,收拾了一下攤子跟着他們走了。

攤子很是簡單,再加林寒現在體質特殊,這些東西拎着跟拎着一團空氣似的。

“神醫,讓我來幫你提!”老李對林寒不可謂是不殷勤,那前後照顧着的感覺,讓林寒甚至產生了一種自己是大家少爺的錯覺。

“不用,不重的。”林寒揮了揮手拒絕了老李的好意。

可沒有想到老李一把奪了過去,“你別跟我客氣了,這些東西我幫你放後備箱裏,車再談。”老李拎着林寒的東西走向了一輛通體墨色,線條流暢的車子。

林寒對車子還是頗有研究的,畢竟有哪個男人是不喜歡車子的呢?

他走前藉着夜色看了看那車子的標誌,狠狠的倒抽了一口氣。

什麼鬼!勞斯萊斯!

萬惡的社會啊!憑什麼一老頭開勞斯萊斯,自己這個大好青年卻要淪落到擺地攤的下場。

林寒在心裏暗自落淚,有種自己白來這世一遭的感覺。

“小兄弟,車吧!”王釗畢恭畢敬的對林寒做了一個請的手勢,還幫林寒打開了車門。

林寒這輩子都沒有坐過這麼高檔的車子,明明坐着很舒服,卻有種坐如針氈的錯覺。

“聽老李說,是你救了我。真是謝謝你了。”老李夫人顯然對老李和王釗如此尊敬的對待一個小青年感到困惑。但是老李說今晚帶她來見見她的救命恩人,該不會是這個孩子救了自己吧!

再想想剛纔看到這個孩子蹲坐在夜市的一角擺着行醫看病的攤位模樣。隱隱感覺多了幾分可信度,不過還需要觀察觀察對了。

“沒事,舉手之勞,舉手之勞。”這麼有錢的人,說是要感謝自己,那自己應該要什麼感謝呢?

要錢?額,會不會讓他們覺得自己太俗了?

可是如果不要錢,怕是自己養不活那兩隻啊……

林寒從了車開始糾結起來了,直到老李的聲音再次打破了寂靜。

“神醫,我說過,只要你能夠救活我的妻子,我爲你做牛做馬!以後只要你有什麼事情,只需要吩咐我一聲!不論刀山火海,我老李都萬死不辭!”額……怎麼聽着還是化人的感覺,看着一本正經的老李,林寒有種語塞的感覺。

“對,小兄弟,老李是我的兄弟,只要你有事情,通知我們一句可以了。”老李都這麼說了,身爲兄弟的自己再沒有點什麼表示好像不太妥當。

“其實不用這麼麻煩的,醫院看病,爲了收錢。其實我看病,也是爲了收錢。你們如果真的要謝我,無需給我做牛做馬。給錢行。”林寒總感覺這兩個老傢伙所說的話不會像表面那麼簡單。

能夠買得起勞斯萊斯,還能住的起那麼好的宅子,在這個城市沒有點經濟實力怎麼可能。跟這樣的人攪合在一起不是林寒的本意,所以林寒想了想,乾脆直接開口要錢。

老李和王釗顯然也沒有意識到林寒竟然直接提出開口要錢的要求。

一時間,車子裏的氣氛都有些凝滯下來了。

“額,我說的有什麼不對嗎?”林寒以爲他們是不是不願意拿出錢來。

“當然不是!既然神醫你這麼說,多少錢,只要你開口,我一定想辦法給你弄來。”爲妻子治病已經花費了他很多的積蓄,沒想到這個神醫一開口要錢,想必一定是一筆不小的數目了。

沒想到,神醫一點都沒有神醫的風姿,這一開口要錢的作風,還真是驚着他了。

總裁大人玩夠了沒 “不多不多,這個數。”林寒小心翼翼的劃了一個數字。

“一百萬?”王釗皺眉,這個小傢伙的胃口不小,一開口要一百萬。

“……”林寒一臉震驚,這老傢伙到底是怎麼聽出自己是要一百萬的高價的,“一萬!給一萬好了!”其實內心深處,他是想想說一千的…… “一萬啊!這好說,咱們加個微信,我把錢轉給你。 ”聽到林寒所要的價格不算過分,對方長長的鬆了一口氣。

林寒嘴角扯了一下,這老傢伙該不會是看自己的能力,變相的想要自己的微信號吧?

這微信一旦加,豈不是……

額,不過能夠認識一個開勞斯萊斯的朋友,似乎也是一件不錯的事情。

“大哥,不可,這是我的事情,與你無關。”李磊按下了王釗的手,開口拒絕了王釗的提議,“那個小兄弟,有錢的是我結拜大哥,我的錢,全部都給我的妻子看病看掉了。暫時給不出那麼多的錢。你看,能不能分期給你。每個月定時往你的卡里匯一點錢?”

林寒挑了挑眉,看了一下這兩個人,想來那輛勞斯萊斯一定是這個叫王釗的老傢伙的。至於這個李磊,怕年輕的時候也是給王釗打打下手的。

他起初也並沒有想要這麼多,只是看到對方開勞斯萊斯才提出一萬塊的。

而且對方誤會了他的意思,一開口說了一百萬。

而他又覺得一開口管人家要個十萬塊不好意思。

權衡再三,才說了一萬這個數字。

算了,自己也懶得跟他們多算什麼,能拿多少是多少吧!

“這個沒有多大的關係,你看情況給吧!不過以後你可以多給我介紹一些生意好了。”這當是給自己做廣告的單子好了。像他們這樣的有錢人,最怕的是有個傷風病痛什麼的。從老李身撈不到什麼錢,可不代表從王釗的朋友身邊賺不到什麼錢。

想到這兒,林寒掏出了手機,打開了微信,“我掃一下你們,加個好友,以後有生意幫我介紹介紹好了。”如果自己真的能夠依靠吸取別人的病氣來賺錢,那意味着自己以後不用爲錢發愁了。家裏那兩隻吃貨也可以養得起了。

王釗和李磊聽言,連忙掏出了手機,爭相加了林寒的微信號。

纔剛剛互加了好友,林寒收到了一條信息,這條信息是匯款信息。李磊給自己匯了一千塊錢。

好傢伙,一次給一年……這傢伙是打算多久給自己還清這筆錢?

林寒不動聲色的將錢收下之後,三個人又天南地北的聊了一會兒。很快,林寒被一陣輕咳聲所吸引了。轉眼看了一下坐在自己身邊的李磊妻子。眼底滿是困惑,怪……自己次明明吸光了她的病氣,怎麼現在看起來好像又有一些隱隱的病氣了?

“老伴兒,你沒事吧?”可能是自己的妻子弄怕了聽到了妻子的咳嗽聲,李磊緊張的不得了。

“我沒事。”起之前快要死的感覺,現在已經好多了。

“這女人明顯是招惹了什麼不該招惹的東西。你抽取了病氣只治標不治本。”跟在林寒身邊的貪貪看出了端倪,湊到了林寒的耳邊低於一聲。

林寒的眼神開始變得有趣起來,“那東西厲害嗎?”林寒好的是這個,如果厲害,是否意味着自己可以好好的去會會對方。

“不是鬼那一類的,可能是屍那一類的。傷口好像在她的手臂,這種屍我也不知道你是不是能夠招惹。”貪貪的修爲畢竟林寒高,它一下子看出了症狀所在。

林寒擡眼一看,果然,看到對方隱藏在衣服下那處有些冒着黑氣的地方。

“李夫人,不知道你這段時間,有沒有去了不該去的地方,碰了不該砰的東西?”林寒說着,眼神示意性的看了看對方手臂。

“你!”王釗李磊他們怎麼都沒有想到林寒會問這個問題,李磊猛地剎了車子,轉過頭一臉震驚的看着林寒,“你是怎麼看出來的?”他的妻子不是已經都好了嗎?

“治標不治本啊!我只是治好了她的病,但是根源沒有拔除。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貴夫人一定在先前招惹了不該招惹的東西纔對。”林寒說完,已經伸出手一把扣住了對方手臂,將對方的袖子往一拉。果然一處潰爛的皮膚映入眼簾。

只見那處傷口早已潰爛流膿,散發着一股滲人的氣味。

林寒肉眼可見的地方是以這處傷口爲根源,正在往李夫人的身體裏滲透着病氣。

“林寒,如果你能夠徹底的治好我弟媳,我會給你一百萬的治療費。不過,這個緣由,你不要再多問了。”王釗滿臉沉重的開口,這個人,該不會真的是什麼大師級別的人物吧!

“能治好嗎?”一百萬這個字眼一出,林寒的心受不住的跳動了一下。

“至陰至邪的東西造成的傷口,你要不用你的血來試試?”不滅凰體本剋制這些東西的,貪貪記得,當初天界的那些人將古妖凰封印在冥界,也是爲了那古妖凰來壓制他們冥界的修爲增長。

“我的血?”居然需要放血……我擦!

林寒顯然有些不願意,不過放一點血能夠弄到一百萬,這不是再賺不過的事情嗎?

思及此,他點了點頭。

“好,不過,我需要單獨的地方治療她的傷勢。”那試試吧!試成功了可是有一百萬啊!

林寒點點頭,算是答應了。

本來約好了要去酒店裏吃飯的,結果卻繞道去了王釗的家,四個人進了屋子之後,王釗將林寒和老李的妻子安置到一處房間裏。

“小夥子,你打算怎麼治好我?”李夫人滿是好的問道。

她是很好,之前那次這個小鬼是怎麼治好她的。

“貪貪,讓她暈過去。”林寒一聲令下,貪貪立馬照做,李夫人還沒有反應過來。只覺得兩眼一黑,便倒在了牀。

“一定要用血嗎?用別的行不?”林寒還是有不願意放血。

“要不你用你的火試試看。”林寒身那種莫名妙出現的火都能夠傷到鬼靈脩爲的它,應該也能對付那種東西造成的傷口才對。

“好,我試試看!”林寒點頭,擡起手,凝聚出火光,拉起對方的衣袖。

當火苗竄出接觸到對方的皮膚時,對方發出了淒厲至極的慘叫聲,整個人也從昏迷徹底的昏死了過去。 “暈過去了!咋整?”林寒一臉懵逼的看着直接被自己的火燒暈過去的李夫人束手無策的看着貪貪。

“繼續,有效果。”貪貪目測了一下李夫人的傷口,發現他手的火光正在蠶食着李夫人傷口那些濃黑色的氣體。

林寒一面擔心李夫人會受不住,一面又擔心弄不好這件事情一百萬泡湯了。所以林寒咬牙堅持下來了,等到徹底的將傷口的黑氣從李夫人的身拔除之後。他也跟打過仗似的,渾身都在冒冷汗。從來沒有一次感覺這麼累過。

“好了,這傷口已經結痂了。”貪貪開口說了一句,林寒停下了手的動作,看了一眼那個傷口,果然,那傷口迅速的癒合結痂脫落,速度快的讓林寒都有些匪夷所思。

林寒收回了掌心的火焰,拖着疲憊的身子離開了房間。

當他打開門的一剎那,李磊毫不猶豫的繞開他衝進了房間裏。

對妻子手臂結疤的傷口,他滿臉震驚的扭過頭看向站在門口跟王釗交談的林寒。

完全不敢相信他是怎麼做到的。

“怎麼樣?弟妹的情況,怎麼樣了?”王釗見林寒出來,開口問了一句。剛纔他明明聽到了李夫人的慘叫聲。

“已經好了,你答應的那一百萬,記得給我是了。回頭我把我的銀行卡號碼發給你。”一百萬!白花花的一百萬,算再沒有力氣,但是聽到這個數字他來精神了。

“我會的!謝謝你了。”王釗越過林寒看了看李磊,發現李磊對自己點了點頭,這纔算是相信弟妹真的沒有事情了。

“那我先走了。”林寒說完要離開。

“可我們還沒有請你吃飯。”王釗似乎還打算跟林寒說什麼,但是被林寒直接揮手拒絕了。

他此時更想找一個充滿病氣的人好好吸一番,將病氣吸收成自己的靈力,這樣一來,可以彌補剛纔所消耗的靈力了。

因爲他發現要凝聚出那種火,必須是要在有靈力的支持下才可以的。

“這個少年不簡單啊!”目送林寒離開,王釗看着他的背影,跟李磊感嘆的說了一句。

“是啊!屍毒都能醫好,能簡單的到哪兒去。”李磊面色凝重的點點頭,看着暈厥過去的妻子。

這個屍毒是妻子回老家招惹的,那時他也不相信在這樣的明社會,竟然真的會有殭屍這種物體的存在。若非親眼看着妻子被殭屍的長指甲所抓傷,他也不會相信的,幸虧的是那時碰巧有一個道士路過,將那隻傷人的殭屍給收了。妻子才避免了厄運,他請道士醫好自己的妻子。但是道士說自己只能剋制住屍毒晚點發作。真正根除是不可能的。

抱着能活一天是一天的心態,他想着用現代醫學的辦法是否能夠將妻子治癒。所以他將妻子鬆進了醫院。沒想到醫院直接將妻子的病症定義成了癌症。說是癌細胞擴散已經是晚期了,沒有幾個月好活了。

聽到這個消息,李磊只覺得自己天都快要塌下來了。

妻子真正的傷勢他只跟王釗說過,除了王釗沒有任何一個人。因爲他答應過那個道士,這件事情不會宣揚出去。

畢竟,殭屍這種東西,誰聽了都會覺得恐怖至極的。

“哈哈!寒哥你賺了這麼多,是不是能帶我們去吃很多很多的手扒雞了?”離開了王家之後,貪貪滿腦子想的都是手扒雞,它雖然是一隻鬼,但是對金錢的概念還是有的。

一百萬,那可是足足夠買很多很多的手扒雞了!

“豈止,買一套單身公寓都可以了!”一百萬!整整一百萬啊!

林寒都有種做夢的感覺,而且他發現王釗的速度真的很快,快到自己才把銀行賬戶發給他,他的銀行卡里多了幾十萬的轉賬。

王釗說先給自己這麼些,畢竟一百萬不是小數目,剩下的,他會補的。

單手頭的這幾十萬,已經夠自己幸福很久的時間了。

“那還等什麼!去買啊!”貪貪自然知道房子對人意味着什麼,有房子的人,那絕對是有身份地位的象徵啊!

“我現在還是學生,要住校的。而且在這樣的城市,一百萬只能買四分之一的房子。”像這樣額大城市,想買一套像樣的房子,最起碼也要四五百萬的價格。

一百萬全部拿過來對他來說都是不夠用的,還是先把錢匯一點回去給爸媽。這樣一來,爸媽應該能夠把家裏的破茅草屋給建成好房子了!

抱着這個想法,林寒說乾乾,連忙去了一趟銀行去辦理轉賬手續。

他將自己手頭多餘的錢全部都給轉給了父母,他在這個城市的錢只要夠用好了。剩下的慢慢賺唄!多逮着幾個像王釗這樣的大款,大城市買房分分鐘不是夢啊!

林寒只是普通人,並不是銀行的vip用戶,所以要轉手頭的三十多萬錢也沒有那麼輕鬆。這筆錢要經過銀行的審覈後才能轉入父親的名下。

林寒想了想,只能打電話拜託了一下王釗,跟銀行解釋一下這筆錢的來歷。省的銀行的人報警把自己給抓了麻煩了。

沒想到王釗說自己已經打過招呼了,聽到這句話,林寒長長的鬆了一口氣。

畢竟老油條,辦事果然自己靠譜很多啊!

一想到自己有朝一日也能給家人帶來美好的生活,林寒對未來的生活充滿了希望。嘴角微微的揚起,離開銀行之後,擡頭望着一片黑漆漆的天空。站在燈紅酒綠的大城市裏,他忽然發現,自己的未來猶如一條康莊大道,而這條大道之路是柳楠兒賜予自己的。

柳楠兒!無論如何,我都會去救你!一定!

不衝別的,單單衝着她對自己的再造之恩他都必須要救。

而且,他發現,自己有些想她了……

回想起柳楠兒清麗的容顏,林寒發現自己內心最堅硬的地方,開始漸漸的融化了。

【同志們,求推薦求留言求評分,滿星好評哦!謝謝親。】 某大款花了幾天的時間,將一百萬圓整全部都匯到了自己的賬戶。 看着自己賬戶蹭蹭漲的金錢額度,林寒還有種做夢般的感覺。

匯給父母的三十多萬元父母也特地打電話過來問過是怎麼回事了。林寒實在想不出法子,乾脆扯了一個不小心了彩票的藉口,才避免了父母的追問。

應付父母太過麻煩,所以林寒想好了,那筆錢夠父母翻新農村的房子好了,剩下的錢,自己留在身邊。以後湊夠了錢,再在這個城市裏弄一套像樣的房子。

打定了這個主意之後,林寒開始專心致志的賺錢之旅。

“啊!!給老子鬆開!把嘴鬆開啊!”一道哀嚎聲劃破了寢室空,不過正常人是聽不見這個聲音的。唯獨林寒可以聽見,關掉手的電腦,他不勝其煩的擡頭看了那兩隻打的不可開交的生物一眼。完全不明白一隻狐狸和一隻鬼到底是怎麼打起來的?

不過話說回來,他倒是發現這隻狐狸越來越好看了。尤其在毛色方面,越發顯得白淨無暇了。漂亮到連他宿舍裏的其他三個室友看到了都會忍不住過來抱一抱摸一摸。

而那隻小狐狸也十分享受被人觸摸的感覺,看到小狐狸一副樂呵呵的表情,林寒不由聯想到了一句話,“難不成,母狐狸都這麼sao的嗎?”

“到這嘴裏了,我吐出來你敢吃嗎?”傲嬌狐狸冷哼一聲,咀嚼了幾口後,從嘴裏吐出了一根雞骨頭出來。

速度快到讓貪貪完全措手不及。

“啊~!!我去你大爺!”看到那被吐出來的雞骨頭,貪貪整個神經都崩潰了,“老子堂堂一鬼靈居然還鬥不過你這隻小畜生!狐狸精!你給老子等着!”對貪貪來說,最大的事情莫過於吃,如今美食被搶,它自然是一副歇斯里地的樣子。

“好啊,等你哦~”小狐狸搖了搖尾巴,完全沒有將貪貪放在眼裏的樣子。

“寒哥!你還有心情在這裏做什麼翻譯啊!趕緊跟我下樓去!”林寒正覺得有必要打斷這兩隻“寵物”之間的爭鬥時,忽然趙二虎的聲音傳來了。

隨即,沒等他反應過來,他的電腦直接被他給蓋了。隨後,身體也不有控制的被他拖了出去。

“發生什麼事了?”林寒不明所以的開口問道。

“成哥出事了!”趙二虎面色凝重的開口。

自從劉成跟林寒搞好了關係之後,經常會跑到他們寢室玩的。久而久之,跟趙二虎他們混的很熟了。有時候趙二虎跟他在一起玩的時間還多過了自己。

這些天他剛好接到了一個翻譯的單子在忙,聽說這兩天趙二虎一直陪着劉成在學校裏晃盪。還跟宿舍裏其他的兩個好友一起組成了x大四劍客。

Views:
80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