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恐懼,現在的他們給了秦穆然可乘之機!

「轟!」

秦穆然勁氣外放,在自己的身前形成一道保護的屏障,隨後迎著子彈便是沖了過來。

「咔嚓!」

他的速度實在是太快了,快到寒國士兵還沒有看清楚發生了什麼,已經被扭斷了脖子,眼前一黑,沒有了喘息。

秦穆然以極快地速度奪來剛剛斬殺的寒國士兵手中的槍,沒有任何的遲疑,對著那名士兵身後的人扣動了扳機。

「嘭!嘭!嘭!」

槍聲響起,如此近距離的射擊,只是一通亂掃,便是很多人倒在了血泊之中,更何況,他們的身後還有冥王殿精銳們的狙擊槍對著他們。

「啊!」

慘叫聲不斷傳來,秦穆然的身前倒了一個又一個人,不過他的目光自始至終都沒有任何的波瀾,彷彿收割的不是生命而是稻草一般。

「首領,我們是不是該出手了?我看那群垃圾快撐不住了!」

眼看著秦穆然的攻勢越來越猛,海鬥士身後一名海皇殿的精銳看著海鬥士問道。

「差不多了,這群廢物,原本以為他們能夠撐個十來分鐘,沒有想到才幾分鐘就被打爆了!果然,冥王殿的實力還是很強的!」

海鬥士眼中爆發出強烈的興趣道。

「海怒,你帶幾個人去把冥王殿的狙擊手搞定!」

海鬥士迅速分出指令道。

「是!」

海怒瞬間挑選了幾個人,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海馬,你去調集寒國軍方以及警察,讓他們來支援,媽的,他們搞的事情,不能夠讓咱們白白送死!要死,就死他們的人!剩下的人以戰鬥隊形,圍攻冥王!」

海鬥士迅速說道。

「記住,只要拖住冥王就好,等波塞冬大人下來以後,冥王就要徹底被留在這裡了!我們偉大的海皇是無所不能的!」

即便在這個時候,海鬥士還不忘給眾人洗腦道。

「是!」

聽到海皇要親自出手,眾人神色一稟。

不知道已經多久沒有看到高貴的波塞冬大人出手了,今天正好可以看看,西方地下世界的兩大巨頭的碰撞。

冥王哈迪斯對戰海皇波塞冬!

「殺!」

海皇殿的精銳出動,與寒國軍方這麼一比,高下立判!

「嘭!嘭!嘭!」

扳機扣動,一聲接著一聲的槍響向前壓制著。

千頌秋保護著全美妍,剛剛挪動了地方,卻是遭遇到了海皇殿的火力網。

「跟我走!」

秦穆然一腳踹飛身前的桌子,桌子在空中翻滾了幾周后,落在地上,擋住了他們的視線,隨後秦穆然帶著全美妍和千頌秋從另外一側殺出去。

千頌秋還好,對於這樣的場面已經習以為常了,但是全美妍整個人身軀卻是在劇烈的震顫著,連她的手掌心中都滲出了汗水,涼如寒冰。

「大小姐,不要怕,沒事的,走!」

千頌秋捏緊了全美妍的手,拉著她向前方繼續跑去。

後方,海皇波塞冬在緩了緩以後,便是向著一樓追殺過來。

他那引以為豪的頭髮如今遭到了破壞,這個罪魁禍首秦穆然說什麼都不能讓他逃跑了!

「轟!」

一股狂暴的氣息傳來,電梯的合金門竟是直接被波塞冬給打飛了出來。

「哈迪斯!」

波塞冬紅著眼,憤怒到了極致,他的聲音很冷,但是他身上散發出來的氣勢更加的冷。

哪怕是在戰鬥中的寒國士兵已經海皇殿的眾人,在感受到波塞冬身上傳來的氣勢以後,也是忍不住哆嗦了一陣。

「波塞冬,今天沒空陪你玩!再見!」

秦穆然看著波塞冬那被燒焦的頭髮,面具之下的臉龐已經露出了幸災樂禍的笑容。

雖然波塞冬看不到秦穆然的嘲笑,但是從他的語氣之中如何感受不出來。

「找死!」

波塞冬大怒,速度爆發,耳邊只是傳來嗡的一聲悶響,波塞冬便是如同炮彈般彈射出去,沖向了秦穆然。

「我靠!都說了不跟你玩了,還這麼不要臉的湊過來!沒想到海皇竟然是這麼無恥的人!」

秦穆然將全美妍和千頌秋向前推了幾步,保護他們兩個,隨後停下腳步轉過身來,迎戰波塞冬。

「本來我不想跟你玩的,但是現在你得寸進尺,就不要怪我了!」

秦穆然也不是怯戰之人,相反,他的骨子裡也是暴力狂,否則的話,他也不會得戰場綜合征這個奇怪的病症。

冥王一怒,流血漂櫓,這句話可是秦穆然用無數的生命捍衛出來的。

「既然要戰鬥,那就好好戰鬥一次吧,波塞冬,拿出你的全部實力,否則的話,你不是我的對手!」

秦穆然看著海皇波塞冬冷冷地說道。

「狂妄!剛才不過是我大意了,沒想到你竟然如此無恥,會用紐扣炸彈!」

波塞冬一想到剛才的境遇,就是惱怒。

「呵呵,兵行險著,你管我怎麼用,有用就行!」

秦穆然淡淡一語。

「哈迪斯,我知道你的樣子,摘下你裝13的面具,堂堂正正跟我一戰吧!」

不知道為什麼,波塞冬看到秦穆然臉上的冥王面具就是頭疼。

「我就不…..」

秦穆然直言了當地說道。

「我要是摘下來了,我怕我英俊的面容會讓你無地自容,我怕我帥氣的臉頰會讓你羞愧難當!波塞冬,要戰就戰,不戰滾蛋,我沒有時間和你在這裡比比叨叨。」

秦穆然說話霸氣十足。

放眼整個世界,敢這麼跟波塞冬說話的,除了五大神殿的天神以及各方的大佬,恐怕沒有其他人了。

「好!很好!哈迪斯,你還是如此狂妄!今天我就要讓你知道,我真正的實力。」

波塞冬的語速很慢,但是饒是誰都能夠感受到波塞冬身上傳來的壓迫感以及他的怒火。

波塞冬發怒了!

哪怕是海鬥士他們都沒有見過波塞冬真正的發怒,因為在他們的印象中,波塞冬幾乎是無所不能的,從不吃虧,只要他出手,必然手到擒來。

只是,不得不說,冥王還是和傳說中一樣,嘴巴欠的厲害,三言兩語就弄的波塞冬沒了分寸。

「別是嘴強王者就好!」

秦穆然淡淡一笑。 一道慘白的光芒閃過,一朵巨大的火紅色蘑菇雲瞬間在埋骨峯上升起。

一時間,火光沖天,強烈的氣流捲起滿天的灰塵化作一道強烈的衝擊波向着四周擴散而去。

血色的月亮在此時黯然失色,無數的鬼物在白光中消失不見。

衝擊波掃過大地,一座座房屋變作零碎的瓦礫被捲起,苦兒河瞬間蒸發,成片成片的樹木或是被連根拔起,或是被捲來的火光燒成灰燼。

“哈哈,死吧!都死吧!你們這羣怪物讓你們在我的家鄉再待下去,你們都去下地獄吧!”

地下室中,鄭老看着屏幕上的雪花瘋狂的大笑着。

“這,這就是真正核彈的威力麼?真是,真是太恐怖了!”

一旁的歐陽蘭若呆呆的看着滿是雪花的屏幕,回想起剛纔屏幕中一閃而過的畫面,身體不住的顫抖着,感到全身冰冷。

不知過了多久,鄭老和歐陽蘭若慢慢地平靜了下來。

“歐陽,這場衝擊波實在是太強大了,我們在山上的那些攝像頭已經全部毀掉了,現在打開衛星連接,我要看看現在的埋骨峯已經變成什麼樣子了!”

鄭老大聲地說道,語氣中顯得有些迫不及待了。

歐陽蘭若聽到鄭老的聲音,身體不由自主的打了個哆嗦,然後看向鄭老的目光中閃過一絲恐懼,沒有半點猶豫在操作檯上操作起來。

片刻後,歐陽蘭若皺起了眉頭,然後小心翼翼的說道:“鄭老,聯繫不上衛星!”

“恩?這是怎麼回事?”

“大概是剛纔發生核爆炸時,大氣層中電離層發生了紊亂,現在所有通訊設備都不可以用了!”

“呵呵,我倒是忘了這一茬!”

聽到歐陽蘭若的解釋,鄭老並沒有生氣,反而樂呵呵的笑道,然後說道:“那既然如此,現在我們就出去看看外面的情況吧!”

“鄭老!現在外面的輻射很嚴重,如果現在出去.。”

歐陽蘭若看到鄭老說完後,就向着外面走去,不由小聲地提醒道。

鄭老一拍額頭,然後隨手一指,說道:“對對,防放射服,差點把這個東西給忘了!那裏有兩套,你去拿過來吧!”

歐陽蘭若看到鄭老的做派,心中不爽,但卻礙於鄭老的威勢,還有說不定自己出去後回到學校還要靠鄭老,所以咬咬牙向着鄭老手指的方向走去。

Wωω●ttk an●C○

埋骨峯上,未散盡的灰塵依然在在空中飄蕩着,大大小小的碎石散落在地,之前的樹木已經被佈滿裂縫的大地所取代。

血色的餘光再次照射在埋骨峯上,映襯着周圍的一切,如同鬼蜮一般。

“咳咳,同學們都沒事吧?”

漫天的灰塵中傳出一個聲音,一個衣衫襤褸,渾身被血和灰塵覆蓋的,背後生出兩隻殘破黑色羽翅的中年人顯現出來,而在他的身後則是幾十號神色慌張,滿臉灰塵的年輕人。

“這,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我們不是在軍訓麼?爲什麼會出現在這裏?”

“天啊!這人是什麼人?好恐怖啊!還有這裏是什麼地方,好像鬼蜮一般!”

“爸爸,媽媽,我要回家!我不要待在這裏!”

這羣年輕人聽到中年男人的問話,漸漸反應過來,頓時一陣喧譁,而中年人的眉頭則漸漸地皺了起來。

“你是什麼人?帶我們來這裏做什麼?”

周圍人一陣吵鬧後,漸漸平靜下來,而其中一個身材魁梧的年輕男子終於將目光定在了中年人的身上,大步走到他身前,疑惑的看着中年人背上的翅膀,大聲的斥問道。

“哼!”

中年人走到自己眼前的男子兇惡的看着自己,冷哼一聲,背後的羽翅輕輕一顫,無數根黑羽像是飛刀一般刺進男子的身體內!

那男子瞬間變得和刺蝟一般,渾身佈滿了鮮血,直挺挺的倒在了地上。

“殺,殺人了!”

周圍的人羣看樣眼前突發的情況,立刻變得慌亂起來。

早安,檢察官嬌妻 “要是想活命都閉嘴!”

中年人飛在空中,衝着他們大聲喊道,慌亂的人羣漸漸平靜下來。

“天啊!這是什麼怪物?他的翅膀竟然是真的?他會飛?”

“他剛纔殺人不眨眼,而且有一雙黑色的羽翅,難道他是惡魔不成?”

安靜並不沒有保持多久,人們看着中年人的模樣又小聲議論起來。

空中的中年人看着眼前這一切,開始頭疼起來。

“該死的,沒想到鄭老他們最後還是動用核彈了!不過幸好我身體夠硬,才扛住了衝擊波,不過之前消耗的精神力也是在是太大了,而且鬼器空間似乎也出了一些問題,再也裝不了人!”

“不過放棄這些人也不行,畢竟他們還是有很大潛力成爲御鬼士的,必須保住他們性命纔可以,還有這周圍的核輻射也是個問題啊!”

正當逃過爆炸一劫的中年男人,也就是主任正在思考着接下來怎麼做時,一聲爆喝聲忽然從人羣中響起。

“啊~主任,你爲什麼把美美也帶上了山?我不是讓你好好地照顧她麼?”

主任聽到爆喝聲回過神來,便看到葉楓滿身狼狽的向着他走來,而他的懷中則抱着崔美美。

“在別墅區時把崔美美也裝進了,這可真是倒黴!”

主任看到葉楓滿臉怒容,臉色一變,腦中閃過這樣一個念頭,然後連忙降落下來,想向葉楓解釋兩句。

可是葉楓根本不聽他的解釋,身上冒出一層金黃色的火焰,瞬間化作一隻巨大的手爪向着主任抓去。

“現在敵我不明,周圍又充滿了核輻射,如果美美有個三長兩短,我就拿你的命來換!”

受到重創的主任根本連反抗的機會都沒有,便被金黃色的大手一把握住,抓到葉楓的身前,而葉楓則是對着主任大聲的咆哮道。

周圍的人羣則震驚的看着眼前突然發生的一切。

其中一個學生更是呆呆的對着旁邊一個學生問道:“哥們兒,我們不是在做夢吧?眼前的兩人應該不是人吧?” 秦穆然如此看著面前的波塞冬,嘴角上揚,滿是嘲諷。

剛才交手的時候,他已經感覺到了波塞冬的真實實力,如果真的要按照夏國古武界的境界來劃分的話,他頂多就在暗勁初期。

一個暗勁初期的實力也要跟自己這個化勁之境的大能來對抗,未免有些螳臂當車。

不過,這些秦穆然自然都不會說出來,因為在他的心裡,惡趣味已經起來了。

反正冥王殿和海皇殿都已經不死不休了,那麼他這個冥王自然也要趁著這個機會好好虐一下波塞冬!

「哈迪斯,我會將你的頭摁在地上摩擦!讓你知道,你冥王殿給我海皇殿提鞋都不配!」

波塞冬看著秦穆然,言語威脅道。

「別嗶嗶賴賴了,麻溜的,嘴強王者!」

秦穆然對著波塞冬伸出一隻手,然後食指微微鉤動,滿是挑釁。

「可惡!」

這一刻,波塞冬心中的怒火徹底被秦穆然給點燃了。

秦穆然實在是太賤了,放眼西方地下勢力的五大天神殿里,其他的四大天生哪一個不是高貴,懂的禮節,只有他秦穆然,就是一個貨真價實的無賴!

「受死吧!」

波塞冬一聲怒吼,抬起拳頭,便是朝著秦穆然打了過去。

「呵呵,跟我拼拳,你還不行!」

秦穆然冷笑一聲,臉上沒有絲毫的畏懼,同樣抬起一拳迎了上去。

「嘭!」

兩人的拳頭碰撞在一起,發出悶響,空氣都彷彿產生了一種以肉眼可見的波紋,向著四周蔓延。

這就是強者的對戰,巔峰的高手的對決,一出手就足以震撼所有。

Views:
54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