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從門縫中,卻有一股淡淡的陰氣飄蕩出來。

白小鳳透過門縫看了進去,屋子裏一片漆黑,閃爍着一團青色的幽光,有些詭異。

一男一女,女的躺在桌上,被打的身體抽搐,發出慘叫。

而男的站在女的身前,身材幹瘦,不停地晃動着,青色幽光正是從這男的身上釋放出來的。

“色鬼上身?”白小鳳眉頭一擰。

嗡!

話音剛落,屋子裏的男的身上陡然青光大亮,猛然將屋子裏照的通亮,詭異無比。

白小鳳驚了一下,也看清了女孩的面孔,還好不是小妖女,是一個長得略胖的五分女。

可這一看,他登時心裏就翻騰起怒火!

這女孩沒有開天眼,自然是看不到屋子裏的變化的,也不知道自己男朋友被色鬼上身了。

但此時,白小鳳卻清晰地看到隨着青光大亮,胖女孩的臉部五官猛地抽搐了一下,臉色咻然蒼白了幾分。

一條條青筋和血管瞬間滿布了胖女孩的臉,極爲恐怖!

僅僅是一瞬,胖女孩臉上的青筋血管又隱藏了下去,恢復正常。

“你今天怎麼這麼厲害?好痛……”

旋即,胖女孩發出一聲痛苦的慘叫。

“娘希匹的,欲鬼煉煞,玩的真特麼嗨啊!”

白小鳳神情冰冷下來,擡手,推門,走了進去。

一聲怒吼:“繳槍不殺!” 俗話說,壞人好事,猶如殺人父母。

在村裏的時候,白小鳳趴柳寡婦家屋頂看無良師父和柳寡婦打架的時候,就好多次有意無意的打斷了無良師父的好事。

爲此,師父好幾次都想直接和他鬥法了。

但現在,不壞不行啊!

不壞這胖妞就得涼了!

她這小男友,也得涼呢!

“啊!”

突如其來的大喊聲,嚇得桌上的胖妹紙一聲尖叫。

這聲音都快能震碎玻璃了,她慌忙的掙扎着想要站起來。

然而。

她面前的乾瘦男的身上卻青光大盛,彷彿無視了白小鳳一般,繼續晃動起來。

“有人,停下,有人吶……”

胖妹紙急得大喊。

但這男的卻一點反應也沒有。

白小鳳清晰地看到,這男的臉上泛着青光,已經浮現出了一條條青筋和血管,粗的跟一條條蚯蚓爬在臉上一樣,一個勁的翻着二白眼,神情卻無比木然。

他癟了癟嘴:“不繳槍,那就別怪本大爺了!”

他右手掐出一個手印,一個箭步衝到男的身邊,擡起一手印就戳在了這男的肩膀上。

砰!

金光乍亮,這男的彷彿捱了一重錘一般,直接橫飛了出去,撞翻了兩張桌子,才摔在地上。

“混蛋,你爲什麼打我男朋友……”

幾乎同時,胖妹紙也不是吃素的,站起身,一個泰山壓頂就朝白小鳳攻了過來。

白小鳳眉頭一擰,閃身躲過,厲喝道:“本大爺在救你,你還想恩將仇報嗎?”

“……”胖妹紙。

好痛苦!

人家明明和男朋友在秀恩愛,你跑出來打斷了,還說人家是在恩將仇報?

簡直厚顏無恥啊!

呼!

龍吟洪荒 屋子裏,突然捲起一股陰風。

氣溫驟降。

胖妹紙被凍得哆嗦起來,神情一下有些驚恐。

但這屋子裏太黑了,除了能看到近在咫尺這個無恥之徒的身影外,甚至連男朋友的身影都看不到了。

“裝神弄鬼,給本大爺現身!”

白小鳳也懶得管胖妹紙了,從挎包裏拿出一沓黃符出來,一抖手,黃符燃燒成符火。

光亮登時充斥着黑暗的屋子。

沒辦法。

現在男的是什麼樣,只有白小鳳能看到。

不先弄點光出來,讓胖妹紙看清局面,等下又得泰山壓頂過來了!

幾乎同時,屋裏的陰風陡然強勁起來。

被白小鳳戳飛的男的猛地面目猙獰的坐了起來,青筋血管凸顯,五官扭曲,臉色青光濃郁,怒喝道:“死天師,壞老子好事,你想死嗎?”

“啊!”

胖妹紙看到了男友的面容,登時一聲尖叫,然後一翻二白眼,直挺挺地就倒在了地上。

白小鳳感覺地面都顫抖了兩下,回頭一看,這胖妹紙已經暈了過去。

也好,暈過去就省的泰山壓頂了!

旋即,他轉頭不屑地看着地上的男的,確切地說,是看着他身體裏的那個色鬼,傲然道:“敢在本大爺的地盤上欲鬼煉煞,現在給你個機會,乖乖的從這男的身體裏出來,不然,本大爺就不客氣了。”

“呵呵……”

這男的臉泛青光,猙獰冷笑着,突然一股陰風爆發,愣是直挺挺的從地上立了起來,怒視着白小鳳:“壞我好事,小小天師,你特麼有什麼資格讓老子出來?我勸你立刻離開,我主人就在這樓裏,他這次回來就是爲了報仇的,你要是不走,別怪我主人等下一掌拍死你。”

“你主人?養鬼宗的?”

白小鳳眉頭一擰,娘希匹的,這下省功夫了呀!

“呵呵,看不出你這麼年輕,竟然知道我們養鬼宗的大名。”這男的得意的昂首挺胸起來。

“養鬼宗這麼垃圾的門派,你哪來的自信嘚瑟的?”

白小鳳翻了個白眼,擺擺手:“本大爺是宰了你們養鬼宗的一個大長老,所以才知道這門派的,不然壓根就沒聽過。”

這男的虎軀一震,猙獰的五官滿是不敢置信之色:“你,大長老是你殺的?不可能,大長老法力無邊,你不可能殺掉大長老的!”

面前這傢伙這麼年輕,怎麼可能殺掉大長老嘛?

大長老的實力可是和掌門差不了多遠的!

以大長老的年紀,吃的鹽都比面前這小子吃的米都多了,這年輕小子就算是從孃胎裏一出來就開始修煉,也絕對不是大長老的對手的!

白小鳳舉着符火,淡然道:“那麼弱的老孃們,本大爺一個眼神就瞪死了,有什麼不可能的?你快給本大爺出來,然後帶我去找你們掌門,看在你帶路的份上,我殺了你們掌門後,可以放你一條生路。”

“……”色鬼。

裝比!

這混蛋絕對是在裝比!

一個眼神就瞪死了大長老?欺負本鬼讀書少呢?

是了!

這傢伙一定是陰死大長老的,不然大長老那麼強大,這小子絕對不是對手!

想着,這男的身體劇烈顫抖起來,濃郁的黑色陰氣噗噗從他身上翻涌出來。

“混蛋,陰死了大長老,還想讓我帶你去找掌門?老子一隻手就能拍死你!”

下一秒,這色鬼控制着男的身體,抄起一張廢舊的椅子就朝白小鳳衝了過來。

“呵呵!一招教你做鬼!”

白小鳳也沒躲閃,一個箭步就迎了上去,同時,手中快燃燒殆盡的符火抖手就砸在了這男的身上。

砰砰砰……

登時,符火大盛,宛若一個個炮仗一般炸響。

“啊!”

這色鬼被符火灼燒,登時痛苦的慘叫起來,踉蹌着想要後退。

然而。

“給我出來!”

白小鳳右手掐着一個手印,金光爆發,猛地戳在了這男的眉心上,用力一拽,硬生生的將這色鬼拽了出來。

砰的一聲!

右手一甩,將這色鬼怕在了地上。

色鬼身上陰氣洶涌着,這一幕發生的太突然,讓他直接懵了。

能直接把他從活人身上拽出來的,實力至少也得是四品天師呢!

大神我來報恩了 這小子,怎麼會是四品天師?

下一秒,這色鬼恐懼的瑟瑟發抖,忙求饒道:“求你放過我,我帶你去找掌門。”

能當鬼這麼多年,能色鬼還被主人委以重任出來幫主人慾鬼煉煞,這色鬼肯定是極其懂逼數的。

這小子這麼生猛,打是不可能打的!

只能帶他去見掌門,反正大長老是他殺的,以掌門的實力,絕對能殺掉這個小子!

“晚了!本大爺會自己找,你可以死了。”

白小鳳掐着手印,陰力洶涌,一指頭戳散了這色鬼的橙色魂火。

這色鬼甚至連慘叫都來不及發出一聲,便化作白光,魂飛魄散!

解決了色鬼後。

白小鳳也沒耽擱,轉身就走出了房間,和小妖女有魂血相連,即便沒色鬼帶路,他也能找到。

且,他也差不多明白,養鬼宗掌門抓小妖女是要幹嘛了。

宰了這色鬼,反倒是能減緩“欲鬼煉煞”的時間,暫時減弱小妖女的危險! 沒走多遠。

逍遙小閑人 白小鳳就遇到了緊跟過來的華青月陳靈兒楚老和馬夏風。

四人忙走過來,華青月問:“怎麼樣了?”

“欲鬼煉煞。”白小鳳看了看空氣中,即便解決了那色鬼,此時空氣中依舊飄蕩着淡淡的陰氣。

華青月俏臉露出驚愕:“混賬!誰用這麼陰毒的法子煉煞,簡直該死!”

“不用你說,他肯定死定了。”白小鳳神情冰冷。

所謂“欲鬼煉煞”其實就是操控色鬼上身,與人媾和,在極度的爽快中,悄無聲息的將人的生氣吸走。

這種死法,被吸走生氣的人怨氣都極重,畢竟,在最快樂的時候突然快樂死了,扎心不?

而媾和的色鬼,也能在人死後,將這股強烈的怨氣盡數吸納。

最後,所有色鬼都會聚集起來,用類似養蠱的法子廝殺,最後活下來的最強色鬼,再被天師邪修用法子抹掉意識,煉成欲鬼煞!

而想要煉製一隻欲鬼煞,所需要的色鬼和殺的人,都是一個極其恐怖的數量。

這種陰毒法門,即便是在邪修中也很少用,因爲殺的人太多,所要揹負的因果孽報也極其厚重。

白小鳳擡手指了指身後的房間:“裏邊暈了兩個人,你們解決一下。”

然後又對華青月說:“華娘娘,樓上估計還有色鬼在行兇,你解決應該沒問題吧?”

“當然。”華青月玉手捋了一下額前青絲,傲然道:“我的厲害,難道你還不知道嗎?”

“……”白小鳳。

混蛋啊!

我又沒和你睡過,怎麼會知道厲害不厲害?

咦!

本大爺怎麼會有這麼奇怪的想法?

他擺擺手,看了陳靈兒一眼,有華青月在,應該也不會出事。

便是轉頭對馬夏風喊道:“瓜皮,不是想當天師嗎?跟爲師去揍天師!”

馬夏風忙點點頭便跟着白小鳳朝一個方向跑去。

陳靈兒張口想要叫住白小鳳的,但又把到嘴的話嚥了回去。

“華娘娘,突然想起件事,提醒你一下。”

這時,白小鳳忽然停下,喊道。

“什麼?”

正要往樓上走的華青月疑惑道。

白小鳳撓撓頭,一本正經地說:“你也知道欲鬼煉煞行兇的都是色鬼,你又長得這麼漂亮,那些色鬼都好凶的,萬一情不自禁一個誤會,你就可能撿肥皂了,所以別手下留情,全都直接拍死。”

“……”華青月。

心,痛的無法呼吸。

爲什麼又要提這麼羞恥的事情?

怪我咯?

長得漂亮,就怪我咯?

他嗔怒地瞪了白小鳳一眼,擡手捂着胸口,忍住,爲了《青囊十三針》一定要忍辱負重啊。

他轉身就往樓上跑去。

“嘖嘖……媚態橫生,娘炸了。”

一旁的馬夏風感嘆了一聲,有些擔心地問白小鳳:“師父,華娘娘真不會有事吧? 神醫棄女:鬼帝的馭獸狂妃 畢竟長得太漂亮了,又關了燈,很難分出來的。”

白小鳳癟癟嘴:“我咋知道,華娘娘五品天師的實力,除非他是自願的,不然那些色鬼都不是他的對手,你說他會不會自願?”

Views:
72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