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點擔憂,不知道君無邪能不能對付。

君無邪密語對我說:“本尊只想知道,是不是冥王殿幕後操控者。”

他拉着我,從走到外殿,外殿歌聲更清楚了。

走廊上有個女鬼在唱歌,歌聲淒厲幽怨,縹緲悠遠。 我聽見她唱:“十年生死兩茫茫,不思量自難忘。千里孤墳,無處訴淒涼。縱使相逢應不識,塵滿面,鬢如霜。”

午夜,萬物俱寂,走廊上飄着一抹冷清的歌聲,我手臂上雞皮疙瘩頓時豎起。

要不是君無邪在我身邊,我肯定拔腿就跑,逃之夭夭。

這隻鬼的鬼氣太強大了,我根本鬥不過。

君無邪拉着我的手,並肩站到走廊上。

黑漆漆的走廊,兩邊門窗破敗,空氣陰冷,時不時的飄出一股子屍體腐臭味。

我和君無邪站在走廊這頭,那方,如墨黑霧的地方,飄着一個紅色影子。

我細緻的望去,是一個女鬼。

她穿着一個紅色旗袍,舊民國大上海時期的盤扣旗袍,頭髮燙成小卷,腳下是一雙血紅色的高跟鞋,打着一柄紅傘。

她背對着我們,雙腳沒有沾地,單手拿着鮮血染過的帕子,蘭花指一翹,在唱着歌兒。

我擡頭望向君無邪,想詢問他,這個女鬼是不是他要尋找的那種。

君無邪面容蕭寒,眉頭蹙的很緊。他牽着我的手,一步步的往那女鬼方向走去。

越走越近,我清楚的看見,那柄扇紅的像鮮血染過。

她穿着的旗袍,衣服邊緣滴着血液,她飄過的地方,都留下一道清晰的血跡。

我們距離她五米遠時站定。

那鬼氣濃郁,悽慘的歌聲更清晰,在周身縈繞,從毛孔各個角度鑽進身體裏。

我緊緊捏着君無邪的手,手指不停顫抖。

君無邪站了三秒後,突然開口說:“不是我們找尋的鬼!”

我驚訝的看向君無邪!

這紅衣女鬼很強了,卻不是君無邪要尋的那隻?難道是他手下?

如此說來,冥王殿背後的鬼,到底是有多恐怖強大!

突然,淒厲幽怨的歌聲嘎然而止,那個飄着的女鬼突然不動了。

她彷彿知道我們的存在,或許說刻意在等我和君無邪。

她打着傘,慢慢轉過身來。

我緊緊攥着君無邪的手心,屏息凝神,害怕的挨近他。

血染的紅傘慢慢旋轉,女鬼一雙漆白的手顯露。

手上皮膚很白,像紙皮子貼上去一樣,柔若無骨的打着傘。

我往上望,先是看見她一張側顏,側面很美,美的就像舊上海畫報的女郎。

肌膚瑩白,像用白麪糊上幾層般,漆白沒有點人色。

她長着古典鳳眼,畫着柳葉黛眉,嘴脣殷紅像滴着血。

待她完全轉過身,我嚇的死死攥緊君無邪的手,手心全是冷汗。

我看見的是怎樣一張臉?67.356

半張臉,絕美無暇。

另半張,醜如夜叉。

從眉心處開始,另外半張臉上,上半部分沒有一點皮肉。

全是漆黑的骨頭架。那骨頭髮黑,好似死了幾百上千年般。

不止沒肉,連頭髮覆蓋的地方,都沒有頭皮。

嘴巴,半面是殷紅朱脣,另一半是淨剩骨架,牙牀上,牙齒脫落光光。

她半隻丹鳳眼,眼珠子陰森森的窺視着我,將我從上到下打量着,露出貪婪之色。

她半骷髏半朱脣的嘴,浸染血水的手帕,輕輕撫着半邊恐怖臉。

聲音帶着憐愛,陰森森的開口道:“北冥鬼後,美貌果然名不虛傳,真是深得我心。怎麼辦,我看上了這幅皮囊。北冥鬼王,忍痛割愛嗎?”

她這番言語,簡直比君無邪還猖狂囂張。

我還沒見過,比君無邪還要囂張的鬼。

君無邪把我的手放開,把我扯到他身後。

“本尊鬼後的皮囊?你也配嗎?”

“本陰姬看上的東西,從來沒有失手過。”

君無邪手心幻化半透明的七星龍魂劍,劍尖對準陰姬,怒道:“東鬼帝陰姬,你未免胃口太大了。”

“呵,本陰姬無盡的一生,難得有看上的東西,你,乖乖的把鬼後給我交出來,不然……”

她還沒說完,君無邪龍魂劍朝她眉心,風馳電擎的飛馳過去。

“把陰姬頭顱,給本尊砍下。”

龍魂劍竄飛過去。

陰姬見龍魂劍飛射過來,雙手打開,朝半空中一閃,她打着傘,懸空而立。

龍魂劍撲了個空,調整方向,朝半空的陰姬刺過去。

接着,陰姬幻化成十個分身。

有的倒站在頭頂天花板上。有的斜站在牆壁。有的在我們身後,還有站在我們面前。

有的打着傘,收着傘,甩着帕子,露出嬌美側面,各種姿勢模樣。

走廊裏每個角落,無盡的重複着她陰冷的聲音:“北冥鬼王,聽說你飛昇成仙了?哈哈,本陰姬瞧着,不過爾爾。我還是勸你乖乖的把那女人皮囊交出來。”

十個穿着紅色旗袍的陰姬,龍魂劍分辨不出真假,一下失去方向。

君無邪冷冷的看着走廊上的十個分身,手心幻化出一團黑色鬼氣,朝走廊分身射去。

嘭的一聲,十個分身遇到鬼氣,全部躲閃開來。

君無邪的鬼氣放空,沒有一個被打重。

十個醜陋的女人,手帕掩面,猖狂恥笑君無邪。

“啊哈哈哈……君無邪,你比以前更弱了,早知當年,你還不成氣候時,五鬼帝就應該把你弄死,不過現在也未晚,你一樣成不了氣候。”

我走到君無邪身邊,伸手和他十指交叉着。

在我心裏,君無邪永遠是最強的,誰都打敗不了的。

君無邪瑰麗眼眸望着我,薄脣對我笑了笑:“本尊知道,我不會讓你受到傷害的,你乖乖的站在這裏等我?”

我點頭:“好,你把那個醜女人的半邊臉,也削成骷髏,這樣就和諧多了。”

“好,本尊答應你。”

君無邪伸出右手,半透明的龍魂劍飛回來,重新回到他手心。

君無邪拿到龍魂劍,朝十個陰姬飛瀟過去。

我在他身後大聲喊:“夫君,加油!”

他身體一震,沒有回頭,衝了進去。

黑暗的走廊裏,我藉着打鬥迸發出細小的火光,看見十個穿着紅色旗袍的女人,對付君無邪。

君無邪的黑色,被無數的血紅色掩蓋。

冥界不是君無邪最強大的麼?東鬼帝是什麼鬼?

鬼帝,是不是比鬼王還要強大?

君無邪打的贏她嗎?有幾分勝算?

我手輕輕轉動無名指的鬼王之戒,心裏在祈禱:“君無邪,一定要贏啊!” 19:09:22.

2016/3/2519:09:22

嘭一聲巨響,一片紅光中,第一個分身被君無邪打散。

我提起來的心,稍稍落下。

嘭,很快,第二個分身打破。

接着,第三個,第四個,第五個……直到剩下最後一個,這個應該是實體了。

我剛纔還在爲君無邪擔心,沒想到他以碾壓之勢,在半分鐘內,把陰姬全部分身打碎。

拿着破敗紅傘的陰姬,驚慌失措的朝我衝了過來,尖銳的紅色傘尖對準我的胸口,想要劫持我,威脅君無邪放了她。

就在她要奔到眼前時,我拿出一張靈符,勢如破竹的朝她半張妖豔的臉上射去。

“急急如律令……”

嘭,一束火花,在她臉上炸開,把她半邊絕美的臉,炸的血肉迷糊。

啊……

她一聲淒厲尖叫下,改變了初衷,想和我同歸於盡,血紅的傘,幻化成一柄血淋淋的劍,朝我脖子刺過來。

快要到我面前時,那劍突然停住了,好似被結界攔住,無法往前行刺。

見狀,她血肉模糊的臉上,露出驚恐的表情。

因爲,身後君無邪一步步優雅的走上來,帶着蕭大的氣場,聲音冷清道:“還是這麼的沒腦子,冥王殿就是你們這幫子蠢貨搞垮了,說吧,冥王殿背後的主子是誰?”

陰姬轉身,看着身後的君無邪,骷髏上下顎,咯咯咯的顫抖着。

看似極爲害怕君無邪。

哐噹一聲,她跪下求饒道:“你要殺我可以,我是不會背叛主上的。”

剛纔還囂張不可一世的陰姬,頹廢像只喪家犬。

君無邪把龍魂劍豎插在地,陰寒的劍光,在她身邊左搖右晃。

君無邪站在我身邊,冷清的笑着:“呵,你以爲你不說本尊就猜不出來,原本只是猜測,現在,本尊確定了。說吧,他好好的放着神仙不做,來冥王殿做什麼?”

此話一落,陰姬瞬間擡起頭來,鮮血淋漓的眼珠子窺着君無邪。

從希翼一下變爲絕望,半隻眼珠子,呈現一片死灰。

君無邪不說話,嘴角帶着冷笑,鄙夷的看着她。

她蒼老的聲音,悽悽的述說:“罷了,是陰姬自不量力,幾百年前,以爲你們都是小輩,從來不把任何人放在眼裏。短短八百年,北冥鬼王實力太強,我輸了,認命了。”

她伸出幻化爲骷髏的手,似朝自己腦門上,欲自斃。

君無邪沒有說話,也沒有任何阻止的意思,就怎麼冷清的看着她。

我出聲道:“唉,你這一巴掌下去,可是要魂飛魄散的。再也沒活命的機會。”

“如果不自斃,北冥鬼王會問出背後的人,一遍遍折磨我,讓我生不如死。 正身法道 如此,還不如了結自己。”

我看了君無邪一眼,他真的不查陰冥殿背後勢力嗎?

這可是不錯的機會。67.356

君無邪感受到我的目光,對着下跪的陰姬問道:“誰讓你出山的?”

陰姬撫摸着自己半張骷髏頭的臉,低着頭道:“在陰間洞府裏,我修煉了三千年,上千年可以不吃不喝不動,但是,這幅皮囊披的太久了,不換就該全部壞了。”

“有人給我說,北冥鬼後長的貌美如花,乃幾百年間,陽間最美貌的女子……”

她還沒說完,向來高冷的君無邪,轉過頭,憋着悶笑。

這……

哪個王八犢子造謠的,這不是坑我嗎?

我一下生氣了,對她問道:“誰特麼的這麼坑我,那是造謠,你上當受騙了,絕對不是我。”

“那人有帶畫像給我,鬼後肌膚吹彈可破,杏花眼,柳葉眉,陰姬歡喜的緊,再者,北冥鬼王不可能看上你。”

我勒個去!

我對她說到:“你一定是看錯了,絕對看錯了,他們給你的不是我的畫像,是和我長的一模一樣的女子。”

她擡着血淋淋的頭,仰着問我:“一模一樣的女子?對了,世間有雙生子,難道真不是你?”

我眼睛一轉,對她笑着說:“肯定不是我,是南陰屍地凌幽,她的肌膚瑩亮透白,貌若天仙,氣質溫婉,你看見的是她,肯定不是我。”

她還在發愣,辨別我話裏的真僞。

君無邪冷冷道:“你若是不自斃,那就去冥界十八層地獄受過吧。”

一聽十八層地獄,陰姬面色驟變。

顫抖的身體拼命着朝我們磕頭,求饒道:“求北冥鬼王留情,陰姬錯了,以後再也不敢了。”

君無邪一副面癱臉,不看她一眼。

陰姬只能求我:“鬼後,放陰姬一條生路,陰姬知道錯了,求您了。”

我問君無邪:“能放嗎?”

君無邪雙手背後,眼眸冷冷掃過她:“放了她,太便宜她了。”

我朝君無邪眨眨眼:“只要她下次不傷我,君無邪,你考慮一下唄,練鬼修的都非常不易,看她等級很高了。死了多可惜?”

君無邪嘴角陰勾:“她下次殺你,本尊不在你身邊,你還會這麼說嗎?”

話落,陰姬朝君無邪猛磕頭:“陰姬再也不會找鬼後麻煩,以後有鬼害鬼後,陰姬會盡綿薄之力。”

我問君無邪:“她的話可信嗎?”

“能信一半,她之所以出山,除了有人挑釁外,還有一個,她重情重義,殺你也是爲了報恩。”

陰姬聽見君無邪的話,眸色大變,突然悽悽的笑着:“我以爲能瞞住,沒想到還是被鬼王猜到了,罷了罷了,既然你已知道,就算刺殺失敗,他也不會放過我。”

話落,陰姬擡手,朝自己天靈蓋劈去。

君無邪手袖一翻,把陰姬推向幾米外。

陰姬滾了好幾個圈才停下。

君無邪怒道:“本尊放過你,你滾吧,以後休想接近鬼後半分。如若不然,你修煉的洞府,本尊一定會毀壞貽盡,讓你在冥界無立足之地。”

陰姬從地上顫抖的跪起,朝我深深的磕了一個頭:“多謝鬼王鬼後成全。”

說完,她迅速的消失在走廊裏。

走廊內鬼氣一消失,溫度迅速回升。

Views:
82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