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月國,慕容邵峯看着眼前的消息,眉頭緊蹙。

朱巖站在一邊,靜靜的等候着。

“齊兒被天女抓走了,沐雲軒卻沒有任何的行動,他真那麼放心齊兒嗎?”

慕容邵峯擡起頭來,目光有些幽遠。

一身華麗白衣的他,清新俊逸又溫文爾雅又不失帝王的風範,舉手投足之間,高雅迷人,特別是一雙燦若星辰的眼眸,時而清朗,時而睿智,卻又該死的迷人,就連朱巖有的時候稍不注意都會被他迷惑道。

“皇上,以齊兒的性格,又怎麼會乖乖讓人抓走,據探子稟報,是齊兒自願跟着天女走的,沐雲軒已經閉關修煉,對外界的事情毫不知情。”

朱巖解釋道,心裏卻佩服蘇齊的勇氣,這一去,生死未卜,可是他還是選擇去了。

“齊兒這是在拋磚引玉嗎?”

慕容邵峯微眯着眼眸,心裏卻也猜的出齊兒的用意。

“放長線釣大魚,一直是齊兒最喜歡用的計策。”

“不錯,利用對方愛的虛榮心的弱點,先予甜頭,誘其上鉤,的確是齊兒最拿手的,只怕他私底下的一些小動作,就連天女都會防不勝防。”

慕容邵峯無聲笑了笑,雖然知道齊兒的聰穎,但心裏難免還是有些擔心。

慕容邵峯轉身,突然想起一件事了,“還沒有禹王的下落嗎?”

朱巖目光閃了閃,有些失望的搖了搖頭。

“禹王就像人間蒸發了一樣,自從逃出禹王府以後就失去了蹤影了,按理來說,褚家也落馬了,他沒有任何的去處纔是。”

朱巖想不通,慕容澤禹到底躲在哪裏去了。

“最近邊境出現了一隻叛逆的隊伍,是因爲一個叫龍靈宮的組織安排的,你立刻派人去查,龍靈宮前段時間在各地投毒,已經快一個月沒有動靜了,現在又開始興師動衆的在邊境鬧事,一定會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目的,陌陌曾經說過,這龍靈宮是現在皓月國皇后的人,也就是巫族的人。”

“皇上是懷疑禹王會在龍靈宮裏?”

朱巖目光閃了閃,這一點他都不曾想過。

“一個被逼得走投無路的人,在地毯式搜索的情況下都沒有找到,那就一個可能,投靠了有共同目標的人的手中,而龍靈宮也是我們不會去搜索的地方,你先派人過去看,查到蛛絲馬跡,也不要打草驚蛇,等候朕的命令。”

慕容邵峯心裏醞釀着一個計劃,巫族和君臨天休息動星月國。

“是吾皇,皓月國邊境傳來消息,有一個叫做精誠商會的老闆在和暗夜閣的人周旋,也分散了暗夜閣對蘇莊主名下產業的騷擾,據世譽回報,很有可能是沐雲軒的人僞裝過去的。”

“精誠,錦程,這麼明顯,不用想也知道是沐雲軒的人,只是君臨天不一定能想得到,這麼久了,沐雲軒終於做了一件讓人看得過眼的事情了。”

“皇上說的沒有錯,以現在皓月皇的頭腦,他最先想到的應該是利益,就算是搜腸刮肚,他也不會想到沐雲軒會出怎麼一招。”

“以君臨天的現狀,他想皇商都抓在手中,自然不會多想,更不會錯過這麼好的機會,畢竟和明月山莊合作的門檻太高,又選擇的餘地,他當然會義無反顧的去利用,他新皇繼位,免去的也只是百姓們的稅收,商人的一律沒有減免,可見,他的心有多黑,皓月國的國庫,就雲城一年的稅收就是整個皓月國兩年的開支,就是他連免三年賦稅,皓月國的國庫也不會空。”

慕容邵峯幽幽的說道,目光不經意的看向窗外。

“現在他爲了擴大疆土,是最急需用銀子的時候,能給百姓們免稅,也算是仁至義盡了。”

朱巖有些諷刺的說道,哪像他們的皇上,登基大典上就頒佈了星月國不管是百姓和商人,三年之,賦稅全免。

“既然齊兒也在拋磚引玉,那我們也來一個假的拋磚引玉,君臨天目光短淺,好大喜功,而又缺乏深遠謀略,加之他身邊又有一個野心膨脹的女人,更有利益我們行事。”

慕容邵峯微眯着的眼眸裏晃過一絲狡猾,脣角邊,第一次浮現出如狐狸般的笑意。

“假的拋磚引玉,皇上想怎麼做?”

總裁老公,超給力 朱巖突然覺得主子這抹笑容有點滲人,他還是第一次見到主子這樣的笑容。

“朕會祕密去一趟黎夏國,過幾天你就知道了。”

“啊!”朱巖有些目瞪口呆,他們主子不會是被蘇齊給帶壞了吧!怎麼也學會捉迷藏了?

“皇上,你這不是吊朱巖的胃口嗎?”

朱巖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別看主子一臉風輕雲淡的,他跟了主子這麼多連,愣是猜不透他心裏的想法。

慕容邵峯目光溫和的看了一眼朱巖。

“就是知道你會心有不甘,你我也不是外人,告訴你也無妨。”

慕容邵峯起身,修長的身影讓人不斷想靠近他,想感受他身上那股乾淨有清爽的迷人氣息。

“等君臨天拿下紫桑國以後,他下一個要攻打的目標就是黎夏國,但是現在我們兩國聯手,君臨天必回有所顧忌,那時,朕要你向外界宣佈,朕和黎夏國不合,因爲國家利益,解除兩國之間的合作,這一消息一出,對於想拿下四國的君臨天來說,可是一個大好時機,只要他一動手,我們就兩面夾攻,而那個時候,君臨天的軍隊和紫桑國剛剛大戰,更是處於疲憊與緊張的狀態下,只要我們稍稍用計,就能因勢利導,以計勝之。”

慕容邵峯淡淡的說着,這樣讓君臨天疑惑不已的行爲,只會讓君臨天覺得這是一個不可多的好機會。 “好啊,皇上,這個計劃好!就算君臨天倒時候心裏會有所懷疑,但是此事關乎着國家存亡,在這個時候皇上突然反水,以君臨天的性格,也不會多想,只會覺得是情理之中的事情,真是知知己知彼,百戰百勝。”

朱巖一聽,喜不自勝,這樣就能減少很多的傷亡,四國平定了快百年,突然激起的戰爭,每個人的心裏都是恐慌的。

“具體計劃,朕會去黎夏國和納蘭王還有清絕商議,朕要祕密而去,大張旗鼓的回來。”

慕容邵峯眉梢一喜,覺得這個計劃可行。

“皇上,朱巖明白皇上的意思了。”

慕容邵峯點了點頭,爲強示弱,虛中有實,虛虛實實,一心想要天下的君臨天一定會中計。

到了傍晚十分,天女帶着蘇齊一行人來到了一個偏遠的小山村裏。

這裏山清水秀,非常的漂亮,可是路太難走,可以說是沒有路,蘇櫟和天女一行十人都是步行上山的。

蘇齊一看,這裏可是一個隱世桃源,天女來這個地方幹什麼?

蘇齊其實很想說一句,這樣的鬼地方,他們自己來就好了,爲什麼要帶着他一起來呢,在客棧裏派兩個人守着他,他一定不會跑的,他敢保證他一定不會偷偷的逃跑。

忠犬受的養成攻略 到了村子口,猛地聽到幾聲狗叫聲。

蘇齊蹙眉看着一身輕鬆的天女,他快累死了,她們幾人卻連大氣都不喘一聲。

秋葵得意的看了一眼氣喘吁吁的蘇齊。

蘇齊翻了翻白眼,不得不說,修爲高,就像孃親和他說的,孫猴子上天宮,真的能自鳴得意。

“這是什麼鬼地方?你把小爺帶到這種大山裏幹什麼?”

蘇齊乾脆一屁股坐在地上,不行了,他要休息一下,太累了,這座大山他們也儘快爬了快一天了!可是這裏也不像魔獸不可以飛的地方,她們不騎魔獸,非得要步行上山,一定是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目的。

“起來,今天要不是因爲你耽擱,我們早就到了。”

天女回頭,冷冽的看着蘇齊,冰冷的聲音裏全是怒氣,帶着這會小祖宗,她就是自己在給自己找罪受,可是又不得不帶着他來。

“我走不動了,你們去吧,我在這裏等你們。”

蘇齊是真心走不動了,看看他一身清爽飄逸的白衣,被葉子刷得髒兮兮的,這可是他最喜歡穿的衣服了,上邊有一個孃親親手繡的很獨特的圖案,孃親叫它蜘蛛俠,才讓他這件衣服看起來更加的獨特,可是今天才穿了一天就成這樣了。

“哎!真是可惜,不知道還能不能洗得掉。”

蘇齊一臉惋惜的看着自己的衣服,拍拍那,拉拉這的,心裏疼的緊,衣服孃親給他準備了很多,可是每一件都有它獨特的特點與存在,要是真的洗不乾淨了,他心你會遺憾的。

天女一聽蘇齊的話你就氣不打一出來,她們等一會可能會泥菩薩過河,自身難保,他還在這裏擔心起他的衣服來了。

“命都快沒有了,還擔心衣服做什麼?”

天女冷冷的吼道。

“你什麼意思?”蘇齊猛的站起來,瞪着天女,心裏有種不好的預感。

“你知道住在這裏的都是些什麼人嗎?”

“小爺管他住的什麼人,你找死幹嘛帶上小爺啊?”

蘇齊滿臉的怒氣,這都不說了,這爬大山更讓他氣氛不已,明明是可以飛上來的,卻讓他一路爬……上來,兩件事情加起來,沒有一件事讓他順心的,現在告訴他,他們命在旦夕,他能不怒嗎?

“這件事情少了你可做不成,起來。”

天女一臉冷笑的看着蘇齊,那眼神就像蘇齊是一個快死的人一樣。

蘇齊小嘴一嘟,一臉小爺不起你敢拿小爺怎麼樣的神情。

天女一看,不想在浪費時間。

給秋靈使了一個眼神。

秋靈會意,抽出身上的配劍,架到蘇齊的脖子上。

冷冰冰的觸感讓蘇齊皺了皺眉頭。

精緻的小臉上沒有一絲害怕。

他垂眸瞟了一眼亮閃閃的劍,又看了看秋靈。

“呵呵……!”

蘇齊突然裂脣一笑。

“秋靈姐姐,刀劍可是沒有眼睛又沒有感情的,還是離遠一點的好。”

蘇齊慢慢的起身,伸出白皙的小手去把劍推開。

秋靈一看蘇齊妥協,也順勢收回了劍。

“走。”

天女一聲令下,蘇齊只能乖乖的跟着走,大不了等一會他逃走就是了,不管見到什麼,看到什麼?他聾子裝啞巴,不聞不問就是了。

不過他今天真是苦口水裏泡黃連,苦上加苦,他這腳底一定起水泡了。

剛剛走到村子門口,有幾個小孩在路邊玩耍,幾隻黑狗搖着尾巴圍着他們轉。

狗的嗅覺是非常靈敏的,感覺有生人來,三四隻大黑狗狂叫着朝着她們飛奔過來。

“汪,汪汪……。”

而那羣孩子見到生人,也快速的往村子裏跑。

天女一看,給秋靈和秋葵使了一個眼神。

兩人猛的飛身,劫住了其中兩個孩子。

蘇齊一看,滿臉怒意。卑鄙,居然利用孩子來威脅大人,他最討厭這樣的計倆了。

“砰砰……!”兩聲,狂奔過來的狗被天女瞬間擊倒,連腳都來不及蹬幾下就死了。

蘇齊猛地嚥了一口口水,真他孃的狠心,這狗可是無罪的。

猛地,樹林中傳來不同尋常的氣息。

蘇齊縮了縮脖子,什麼階的,他怎麼感應不出來?

天女她們也快速的停下了腳步,警惕的看着四周。

“什麼人,竟然敢擅闖桃源村?”

權先生的女神來襲 一聲暗啞聲音怒吼出來。

最前面的天女不語,能的擊出一道黑光襲向樹林。

幾顆大樹瞬間攔腰而斷,卻也逼出了暗中的人。

一位白衣老者負手站在她們的前邊,鶴髮童顏,眉宇之間散發着一股濃郁的怒意,目光如炬,卻也是俊美男子一個。

蘇齊一看,咂了咂嘴,不用窺探,一定是一個玄魂階巔峯的高手。

看到她們手中的小孩,本就嚴肅的臉上瞬間陰沉了幾分。

“陶爺爺,快救救我們。” 兩個小孩看到了老者就像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樣,死命的掙扎,想掙脫秋靈和秋葵的桎梏。

可是以他們的力氣哪裏會掙得脫,只能眼淚汪汪的看着老者。

“了無天尊,你躲得可真隱蔽啊! 幺女長樂 本座花了很長時間才找到你的下落。”

天女一臉恭恭敬敬的說道,語氣中沒有一點都不怕。

蘇齊知道她這股自信來自哪裏!就是眼前這兩個孩子。

“你是誰?”

了無天尊淡漠的看着天女,又不經意看了一眼被桎梏住的兩個孩子。

天女摸了一下頭髮,蘇齊只覺得有人在他背上點了一下,身體瞬間酥酥麻麻的,蘇齊大眼一愣,瞬間知道了是怎麼回事,該死的秋季,既然點了他的啞脈,由此看來,她們是怕他破壞了她們的計劃,小樣,你們以爲點了小爺的啞脈,小爺就能讓你們得逞了嗎,先看看你們想打什麼鬼主意。

“我叫簡陌。”

天女淡淡的回答道。

老者聽到這個名字,明顯的一僵,看着天女的眼眸又深了幾分。

簡陌,簡陌,這個名字貌似很熟悉,該死的,這天女膽子可真大,居然敢冒充他老孃,真是老太婆搽胭脂,不知自醜。

蘇齊對着了無天尊搖了搖頭,可是老者此刻心思放在了天女的身上,根本就沒有注意到他。

這讓在人海里出衆的蘇齊感到非常的失落。

有她老孃出現的地方,他總是排第二的,關鍵是她不是他老孃啊,他爲什麼還排第二去了?

由這麼一個噁心的女人冒充他老孃,老孃啊!你的一世英名毀……了。

蘇齊在心裏絮絮叨叨的念着,不能開口的滋味讓他更難受。

“你有什麼證據,證明你是簡陌?”

老者似乎不太相信天女說的話。

天女回頭看了一眼蘇齊。

面紗下淡笑着說道:“他是我的二兒子,齊兒,了無天尊可以感受一下他身上的氣息。”

你兒子?蘇齊猛的瞪了一眼天女。

這個女人越說越離譜,越來越不要臉了,她還真是什麼都敢說出口?

不要,老孃啊!這個女人在禍害你兒子的耳膜啊?

只為她們的世界 哼!敢冒充我老孃,敢說我是你兒子,奶奶的,看小爺事後怎麼收拾你。

“既然你是簡陌,爲何要抓孩子們?”

老者依然表情淡淡的,一句話,似乎滿是懷疑。

“哦……,呵呵。”天女一時語塞,其實,她根本沒有料到,她們一進去就被發現了。

“是屬下們不懂事,這就放了他們。”

天女快速的給秋靈使了一個眼神。

蘇齊一看,心裏突然心生一計。

卻突然看到天女手中緩緩落下的藥粉,他一看,心裏暗道不好,天女肯定是想從這位老者身上得到什麼東西纔會冒充他孃親的。

蘇齊眼尾掃了一眼秋季,在秋季不注意的情況下,快速的往兩個孩子跑去的方向跑。

秋季條件反射的把劍劍架到蘇齊的脖子上。

只是劍架到了蘇齊的脖子上時,秋季才覺得後悔,有些不安的看着天女,愧疚的低下頭。

看到秋季的動作,天女也是一愣,不過看向蘇齊的眼眸,她心裏深知蘇齊是故意的,就是因爲這蘇齊鬼點子太多,原以爲點了他的啞脈,他會安分一些,沒想到他這麼滑頭,居然利用秋季的反條件心裏引起了無師尊的注意。

“放開他。”

了無天尊深深的看了蘇齊一眼。

這孩子在這樣的情況下依然從容不迫,淡定自若不說,這自救的反應也很快。

蘇齊快速的對着老者眨了眨眼眸。

Views:
102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