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詩瑜和阿寶離開了酒店!

在兩個人離開之後,陳志凡走到了馮陽所在的房間。

此時馮陽藥力上頭,在地上亂磨亂蹭,早已神志不清:“我要,女人,女人……”

陳志凡蹲在馮陽的身邊,目光冰冷的望着他:“敢打不屬於你的女人的主意,就要有被懲罰的覺悟!”他扯下幾根自己的髮絲,用屍氣灌注其中,令柔軟的髮絲比鋼針還要堅硬。

他的手指一彈,幾根髮絲朝着馮陽的身體激射而去,完全沒在了馮陽的身體裏!

神志不清的馮**本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藥力令他如毫無神智的野獸。一心一意只想找個母獸!

“我要女人……”馮陽含混不清的喃喃道。

陳志凡冷笑一聲:“以後你會慢慢品嚐我一份特別的禮物!”他離開了包廂,跟在葉詩瑜身後回到了刑偵大隊。

他一走進自己的辦公室,就看了葉詩瑜和阿寶坐在他的辦公室:“你們怎麼在這裏?”

阿寶將房門關上,葉詩瑜興奮的說道:“志凡哥,我終於明白你的意思了,我不害人,也難防別人想要算計我,我要是有自保之力,敢打我主意的,就會吃虧了!”

看見葉詩瑜這般興奮,陳志凡笑着說道:“你先好好的鑽研,能學的東西還多的很,以後你就會知道,華夏文明的博大精深到底精深在什麼地方!現在流傳下來的,以及人們能接觸的,不過是大海一粟!”

葉詩瑜舒出一口氣:“我懂了,謝謝你!”

“謝什麼?”陳志凡道:“你和玲瓏,蓮蓮她們接觸多了就知道了,能自保是多好的一件事!”

“不知道馮陽要是醒了會不會恨我們!”葉詩瑜順口問道,她還是第一次做這樣的事情,這令她有些忐忑!

“當然!”馮陽要是事後發現他自己只能看不能做那事,還不知道會怎麼奔潰!陳志凡並不後悔自己所做的事情:“怕了?”

葉詩瑜下巴一揚:“纔不會!”

篤篤篤!

陳志凡的辦公室門被人急促的敲響,廖漢的聲音有些着急:“陳哥,我的陳大爺,你快點出來,你的那些屍體有人來要了!”

聞言,陳志凡道:“走正常手續,那麼多屍體,你留下曬乾肉啊?”

“我去,”廖漢嘀咕道:“我纔不要吃這個,你還是留着自己吃吧!”怕陳志凡聽見,他壓低了聲音,辦公室裏的三個人聽力都很好,聽見廖漢的話,陳志凡哼了一聲:“小心下次我塞你碗裏去!”

“那你還是殺了我算了!”廖漢只好自己去處理屍體。陳志凡來來回回的發現了幾十個屍體,停屍房早就擺滿了屍體,要是不處理,法醫都要造反了。

法醫不敢找陳志凡和葉詩瑜,他就天天騷擾廖漢,廖漢被騷擾的受不了,這纔想盡了辦法,找到了屍體的親屬,來認領走了一部分屍體,另外一部分他就送到了醫學院,這次就是最後一批屍體的處理,他想找陳志凡去看看!

廖漢咕噥着轉身走了,葉詩瑜道:“我過去看看,最近我都沒怎麼管大隊的事情,實在是太不稱職了。”她離開了陳志凡的辦公室,阿寶跟着她一起去了。

陳志凡則是將辦公室的門關上,趁着沒人打擾他,他專心修煉了一會!

沒有案子的時候,他都是這麼閒!

可他的安靜沒有持續一會,廖漢滿頭大汗的跑進了他的辦公室:“陳、陳哥,屍體少了!”昨天下班之前是十九具屍體,現在只有十七具,兩具屍體不知道去哪裏了。

“我去看看!”陳志凡從沙發上一彈而起,屍體都有不同服程度的腐爛,臟器早已無用,而且停屍房平時都是鎖着的,他想不到屍體能到哪裏去。

只有一個可能就是那些屍體裏有同類產生了!

陳志凡飛快的跑到了停屍房,停屍房裏,一團混亂,兩個渾身長着白毛的傢伙,正在追葉詩瑜,

“志凡哥,快救救我!”葉詩瑜被嚇得花容失色,好在兩個白毛怪物速度不快,但是她不敢出去,把這兩個怪物跑出去害人,三思之後,她叫廖漢去找陳志凡!

陳志凡走進停屍房,關上了門,廖漢被他關在了門外!

“陳哥,你把我關在外面幹嘛啊?”廖漢一頭的霧水,少了屍體,大隊長叫什麼救命啊?

陳志凡沒有理會廖漢,他出聲喝道:“畜生,住手!”他是黑僵,兩個白毛紅眼僵聽見他的聲音立刻就停下了手!

葉詩瑜飛快的跑到了陳志凡的身後:“志凡哥,這是什麼怪物啊?”

“這就是最低等級的殭屍,放心吧,他們剛纔是嚇唬你玩兒呢!”陳志凡指着兩個冰櫃:“你們先躲在裏面,晚上我來找你們!”

“嚇唬我玩兒啊?”葉詩瑜纔不會信陳志凡明顯是糊弄她的話,見兩個追了她好久的白毛殭屍真的爬進了冰櫃,她鬆了一口氣!

“別糊弄我了,我又不傻!對了,他們怎麼聽你的話啊?”

陳志凡開玩笑的道:“難道你不知道官大一級壓死人嗎?”

“呸!”葉詩瑜啐了陳志凡一口:“你還真以爲我傻啊?”

“我不是以爲你傻,我就是當你是傻的!”陳志凡理所當然的說道:“你該知道的時候,以後就會知道了,現在還是不要知道的爲好,免得攪亂了你的世界觀!”

“我還有世界觀嗎?”葉詩瑜白了陳志凡一眼:“遇見你,我連臉都不要了,還要什麼世界觀?真是的,居然還要糊弄我!”

陳志凡不禁笑了:“這些屍體發生了屍變,成功的就是剛纔那種,殭屍,這些都是失敗者,如無人認領,你就趕緊安排焚化,那兩個長白毛的,不要再叫別人看見他們,你盯着廖漢焚化屍體。” 然後竟然縮小,變成了一條泥鰍一樣的東西,在夜冰依手中掙扎!

夕霧聖女雙目瞪圓,不可置信,嘴巴張成o型,她強大的寶貝,居然變成了這樣?

「還給我!」夕霧聖女氣得頭頂冒煙兒。

夜冰依笑了,「老娘憑自己的本事得來的東西,憑什麼還給你。」素手一翻,那條泥鰍瞬間被她丟進了空間里去。

得意的揚起下巴,送上門的好東西,她要不收,那她還是夜冰依么?

「我讓你還給我!!」看到夜冰依氣定神閑的樣子,夕霧聖女簡直快要發瘋了。

這個女人真是有氣死人不償命的本事!

那可是她剛剛得到的寶貝,都還沒來得及捂熱呢!

「還給我!還給我!」夕霧聖女發瘋似的朝夜冰依撲過來,雙手齊揮,好像丟炮彈一樣似的,溢出絲絲的黑氣,眼珠子也變成了黑霧一般,整個人妖里妖氣。

夜冰依淡淡的瞥了她一眼,看來這女人還真是遇到了奇遇,不僅收了剛才那小泥鰍,還得到了其他好處。

「把那東西還給夕霧!」火炎墨站在夕霧聖女身邊,沖著夜冰依厲聲叫道。

「你讓我還給她,我就還給她,那我豈不是很沒面子?」

夜冰依好笑的看著火炎墨,她以為他是誰呀,居然還敢命令她。

火炎墨乾脆不在廢話,手中倏然溢出一縷縷火焰。

夜冰依清冷的聲音呵道:「不愧是鳳凰谷的人,都懂得玩火,但是你這鳳凰遇到我,就只有變成了野雞的份了。」

唰的一下,夜冰依手中綻放出一朵幽藍色的火花,瞬間將夕霧聖女凝聚出來的火光給熄滅。

並且還將她的火焰給吸收到自己身體當中,夜冰依眼睛一亮,好舒服。

沒想到還有這種操作。

多虧了火炎墨這小白臉告訴她。

然而此時的火炎墨,卻是早已經目瞪口呆,一副見鬼了的樣子。

眼睛死死盯著夜冰依,這個女人,她究竟是什麼怪物?

居然可以反吞噬了他的火焰?!

這要是普通的火也就算了,但他修習的,可不是一般的火。

而是他們鳳凰谷的聖火。

夜冰依摸了摸鼻子,看著目瞪口呆的火炎墨,嘴角微抽,她這都還沒出手呢,這孩子自己就先嚇呆了。

夕霧聖女也是恨恨的咬牙!看到火炎墨居然這麼不頂用,人家還沒動手,他自己就先嚇呆了,美眸中閃過一抹狠厲。

「你去死!」

然而下一刻,夕霧聖女便不可置信的瞪大眼睛,因為夜冰依纖細的手指已經狠狠掐著她的脖子,只要稍稍一用力,她便會一命嗚呼。

看著夜冰依眼中的幽靜,不知道為什麼,夕霧聖女只覺得心中發寒,這讓她的眼中閃過一抹恐懼,狠狠地搖了搖頭,夜冰依該不會將她的脖子掐斷吧?

「不!夜冰依你給我放手,你不能殺我!你殺了我!大長老不會放過你的!」

「是么?」夜冰依冷冷的勾唇,手指倏然收緊。

突然——

砰的一下,有什麼東西從夕霧聖女身上炸了開來。

白光閃過,一道虛幻的人影,從虛幻當中顯露出來。 白光閃過,一道虛幻的人影,從虛幻當中顯露出來。

那是一位白髮蒼蒼的老者。

老者旁邊,還有一名年輕的男子和女子。

女子神情倨傲,一襲白衣飄飄,好似來自九天弦上的仙子一般。

他們的背後是一片蒼茫,遼闊的大地,旁邊放著一個高高的神台,擺放著一隻鳳凰神像,古樸的氣息一覽無餘。

旁邊寫了三個大字,鳳凰谷。

夜冰依微微一愣,然後就看屏幕中白鬍子老頭沖著自己大叫,「住手,你這妖女!不得傷害我鳳凰谷的聖女。」

「啊……大長老救我!」

本來正在驚恐不已的夕霧聖女看到老者,頓時歡喜的不得了。

她記得來的時候,大長老送給她了一個東西,說讓她在生命的緊要關頭打開。

但生命攸關的時候,她早就忘了這件事情。

沒想到它自己卻啟動了。

夕霧聖女心中一喜,當著大長老的面,看夜冰依這個賤人還敢對她下手?

但夜冰依的眼神,只是淡淡的瞥了那老者一眼,停頓了幾秒,突然張狂一笑,「哈哈哈,老傢伙,威脅誰呢?我偏要動她怎麼滴!」

「有本事你從屏幕里鑽出來咬我啊。」

夜冰依看清楚了,這看上去仙風道骨的糟老頭,只不過是在屏幕當中罷了,他如今根本出不來,否則也不會在這裡瞎嚷嚷了。

眼中閃過一抹狠厲,就算他出來又如何?她夜冰依想要殺的人,從來沒有人可以改變!

手心猛然揮出一團火焰,唰的變成了一張巨大的火網,獵獵生風,朝著呆愣的火炎墨,和夕霧聖女兩人撲去,轉瞬間,兩人瞬間變成了火人。

「啊——」

「啊——」

兩道慘叫聲衝天而起。

散發著幽藍色的火焰,搖曳生姿,轉瞬間,火炎墨和夕霧聖女兩人,便燒得只剩下一把齏粉。

一陣清風吹過,兩人屍骨都無存。

而那邊的靈氣似乎也終於耗盡,老者和那一男一女的畫面,消失在眼前。

……

鳳凰谷。

鳳凰谷的大長老狠狠地噴出了一口血。

他們鳳凰谷的聖女,居然就這樣死了。

可惡可惡!

大長老狠狠噴出一口血,寬大的袖袍一揮,將旁邊的火焰爐打翻,「啊——」

旁邊剛才出現在畫面中的男子,立即上前扶住他身體。

那一襲白衣的女子,也在此時收回視線,掩去眸中的欣喜之色。

內心激動!倘若她剛才沒有察覺錯的話,流音竟然也在那裡?!

他的氣息,她忘不了。

多年不見,你還好嗎?流音——

女子淡然如水,彷彿出淤泥而不染的淡淡青蓮,突然抬步,走到白髮老者跟前,恭敬的道,「大長老,那妖女殺了夕霧聖女,絕不可饒恕。」

藍辭看了她一眼,安慰道,「飄雪,我知道你和夕霧的感情深厚,但是也不要太難過了,別傷了身子。」

男子看向飄雪的眼眸充滿了繾綣,說不出的寵溺。

正在傷心的大長老悲痛欲絕,聽到兩人好像談情說愛似的,頓時從鼻腔中發出一道冷哼。

他們現在居然還有心思談情說愛?! 葉詩瑜小小的驚呼了一聲:“啊,叫我做這種事?”看焚化屍體這種小事哪裏用的着她?想到可能是陳志凡故意支開自己,她沒好氣的瞪了陳志凡一眼:“你自己怎麼不去看?焚化屍體有什麼好看的?叫廖漢丟進去不就是了,討厭。”

在外面的廖漢聽不到停屍房裏的聲音,暗想:不會是陳哥重口味的爲了和隊長在這裏約會吧?我倒是敲門,還是不敲門呢?

算了,隨便敲敲好了!

廖漢這樣想着,就這麼做了!

門外的廖漢拍門的聲音變得忽輕忽重:“我說,大隊長啊,陳哥啊,你們想要約會,能不能換個地方約會?我知道了,你們就是故意把我趕出去的,ok,ok,我懂,你們繼續!”

陳志凡聞言,低聲笑罵道:“這貨病的不輕,他怎麼不到這裏來約會?”他追過去,打開門:“胖子,進來,給我把這些屍體都焚化了,不許私藏啊!”

“我,靠,”廖漢看見陳志凡站在自己的面前,剩下的半句話沒有說出口,陳志凡指着的幾個屍體,他大概點了一下:“我現在就幹!”

葉詩瑜則是站在冰櫃之前,她怕廖漢看出冰櫃中的貓膩!冰櫃上面是一層玻璃,雖然有些冰霜,還是能看出冰櫃裏東西的全貌。

廖漢一邊搬屍體一邊嘀咕:“大隊長,就這點事情,你還要監工,太不厚道了,我肯定會完成任務的!”

葉詩瑜聽見他的嘀咕,不由得笑了:“我也不是監工,你搬你的屍體,我在這裏考察!咱們的停屍房,有些不科學。”

考察?廖漢纔不會信,搬完屍體,一鼓作氣的全都扔進了焚化爐:“ok,完工!大隊長,我要先去洗澡,我,靠。這些屍體臭死了,這也能被陳哥找到,我也真是醉了!”

“走吧!”葉詩瑜一直擔心廖漢會走到她的身邊,若是他走過來的話。她還正不知道該怎麼解釋!

幸好廖漢走了,葉詩瑜鬆了一口氣,拍了一下冰櫃:“幸好你們挺乖!”她朝着冰櫃裏看起。一雙如血般的紅眸直直的盯着她:“我不怕,趕緊睡覺,志凡哥晚上就來接你們!”

“接誰?”廖漢的大嗓門從背後傳來:“我的神啊,你還沒走!這裏這麼臭,你一個大美人還能呆得住?”

葉詩瑜被嚇了一跳:“你,幹嘛啊,想嚇死我?我得和你陳哥說道說道!”

“別啊,我馬上走!”廖漢將一個空箱子放在了停屍房:“是陳哥叫我送東西來的,說是他要用,我走啦!”

放下了箱子,廖漢真的離開了。

葉詩瑜怕他還會回來,特意站在門口看了一會,找了把門鎖將停屍房鎖上,那兩個紅眼的殭屍很安靜,她走到陳志凡的辦公室,將鑰匙丟給他:“給你鎖好了,只有我有鑰匙!”

“用不着那麼小心,那兩個傢伙又不會跑,”陳志凡將鑰匙收在手裏:“阿寶在你辦公室,一會你們一起回去,我稍微晚點就會回去!”

酒店裏,徹底清醒過來的馮陽,從桌下爬了出來:“陳志凡,我不會放過你的,還有那兩個女人,我全都不會放過!”

這時一個瘦小苦幹的人詭異的出現在了他的身邊:“小子,我看你似乎有很大仇恨的樣子,跟我走,我能叫你以後自己能親自報仇!”

“神經病!”馮陽哪裏肯信這個怪人,怪人一身黑衣黑褲,全身散發着不知道什麼氣味,看着就是邪惡的傢伙。

瘦小枯乾的人伸手按在了馮陽的肩膀上,聲音不急不忙:“先不要忙着拒絕我啊,你發現你自己的身體變化了嗎?實際上,只有我能給你治好,你自己看看,你那個還行嗎?”

馮陽用盡力氣都掙不脫怪人的手,他驚奇的看着怪人:“什麼那個?”

“桀桀!”怪人露出了極爲猥瑣的笑聲:“男人的那個!你現在就試試,我保證它肯定一點也不聽話!”

馮陽哪裏肯信?之前他還用過,就在剛纔它還有反應,這個人的力氣奇大無比,他又掙脫不了怪人的手:“那,我試試……”

一試之下,馮陽的臉色頓變:“這是怎麼回事?”他的小兄弟和熟透了的爛香蕉可以有的一比,無論他怎麼弄,小兄弟就是不肯理他!“這是怎麼回事?”

“我怎麼知道,我能告訴你的事情是,我能治好你,還能叫你變得很厲害,一夜百女不在話下!你自己的仇人,只有你自己知道!”

陳志凡,目前他的仇人只有陳志凡!

馮陽道:“你保證,一定能治好我?還能叫我變得很厲害?”

“當然,”瘦小的怪人鬆開了手:“跟我走吧,我很看好你!”他轉身朝房間外走去,馮陽跟在了他的後面,一夜百女,聽起來很不錯的樣子!

陳志凡等天黑之後,將兩個白毛殭屍帶回了自己的家,這兩個殭屍也不知道是因爲什麼而發生屍變的,他叫軒轅龍飛將他們認主收在麾下!

Views:
38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