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聞靈花在天地間只有一朵,生長在無盡黑暗之地,需要經過無盡黑暗之地的稀少靈力慢慢滋養而生!

靈花,無根無葉,花開六瓣,花蕊如拳,渾身散發著銀色的光芒,採集靈花,必須要在靈花生長的無盡黑暗中,帶上三十三天的時間,而且只有怨靈之王能親手採集靈花后,才能把靈花交給別的種族使用!

如果沒有怨靈之王第一次把靈花採集的話,任何種族的人觸碰靈花,靈花就會化為銀光徹底消失,而靈花一旦消失,從此天地間就再也不會出現第二朵靈花了……

墨九狸覺得自己的運氣真的是逆天了,靈花長成是需要無盡歲月的,自己不僅幸運的遇上了靈花,還剛好有三界在身邊,他們又在這裡待了很久的時間,真的是第一次覺得自己如此幸運啊!

三界不了解靈花的特性,所以伸手把靈花直接拿過來,然後遞給了墨九狸!

墨九狸把靈花拿在手裡,看著銀光閃閃的靈花,有些迫不及待的想回到空間去,看看能不能讓紫夜醒來的!

但是想想現在進不去空間,墨九狸還是把靈花小心的存放到一個保鮮的錦盒內,將錦盒放到自己的空間戒指裡面!

就在墨九狸把錦盒收回戒指的瞬間,墨九狸和三界前方忽然間出現一扇門,墨九狸走過去仔細一看,竟然還是之前見到過的彼岸花門!

連門上刻著的花紋都是一樣的,墨九狸微微一頓,然後劃破自己的手指,滴血在門上,接著彼岸花門再次被打開,墨九狸和三界同時被裡面傳來的吸力,給吸了進去!

等到墨九狸再次醒來的時候,發現三界昏睡在自己身邊,墨九狸四處一看,發現自己四周並非是寒潭底部,而她現在出現在一個太過明亮的空間裡面!

跟之前無盡的黑暗相比,這裡簡直可以說是無盡的光明,依舊是四周和頭頂什麼都看不到,到處都亮的刺眼的變色光芒,唯獨腳下是平滑無比的白色大理石地磚!

跟之前哪個無盡黑暗中的黑色大理石地磚一樣!

墨九狸有些無語的看著周圍,看起來她還是沒出去,很明顯黑暗之後是光明了,會不會後面還有風,雨,雷,的世界啊!

墨九狸上去看了眼三界的情況,發現三界再次變成怨靈體了,應該是這裡到處都是刺眼的光芒的關係!

墨九狸把三界喚醒,三界醒來就覺得十分的難受!

「主人,這裡我好難受啊,怎麼這麼亮啊?」三界皺眉道。

「這裡應該是跟剛才的空間相反的空間,你回空間去吧!」墨九狸說道。 每個人都有飛翔的夢想,但是有些人是利用飛機熱氣球等工具實現了這個夢想,而我,卻是被女鬼抓住,飛在這座城市的上空。

俯瞰大地的感覺,很奇妙,不過一想到自己是被女鬼抓着,可就沒那麼美好了。最關鍵的是,身後還有一個厲鬼在死死的追着。

“秦晴,乖乖停下,跟我走!”

那厲鬼不斷髮出嘶吼,速度也奇快無比,手中拿着一條長鎖鏈,每每看到那鎖鏈,就感覺一陣頭暈。好幾次,我都差點被那鎖鏈打到。

“哼,範無救,等我祛除了體內的陽氣,一定會下去投胎。我可不願意就這麼被你抓下去,承受煉魂之苦!”女鬼回道。

等等,範無救?這個名字好熟悉,似乎在哪裏聽過。

再看了一眼那厲鬼,仔細端詳之後,不禁渾身一震。那矮胖的身材,漆黑的面孔,還有頭頂書着“天下太平”的高帽子,這不就是傳說中的黑無常麼?!

黑白無常的名號,生長在這片土地上的人,不會沒有聽說過。據說白無常高瘦,面白,伸着長長的舌頭,頭頂帶着寫有“一見生財”的官帽,一直面帶笑容。

而黑無常恰恰相反,矮胖身材,面色漆黑,不苟言笑,頭頂上的官帽書着四個大字“天下太平”。

兩人都是勾魂的使者,不過黑無常鐵面無私,見到絕對不會有好事。白無常卻反而可能會帶來財運。

“你到底造了什麼孽,爲什麼連黑無常都出動,來拘拿你?”我一時嘴賤,沒忍住。

女鬼的臉色瞬間就變了:“你信不信我把你扔下去?這還不是因爲那個混賬理髮師,我只是要做個頭發,然後準備跟白無常走。沒想到體內卻突然出現了陽氣,化作厲鬼,無法投胎,只能下去受苦!”

這麼說來的話,也怪不得她那麼氣憤,要找理髮師算賬。可我還是不得不暗自嘀咕一句:這跟我有什麼關係?抓我又算是怎麼回事?

突然,我覺得自己的身子在不斷的往下墜,如果不是因爲還在緊緊抓着女鬼的手,我真懷疑自己是被扔下去了。

眼前的景象一變,我發現自己竟然置身醫院之中,女鬼拉着我,正往一個方向飛奔而去,是停屍房!

我的臉色瞬間就變了,開什麼玩笑,我纔不願意去停屍房那種鬼地方!進去了,可能就再也出不來了!

“不,我不要去!放開我!”

已經到了停屍房前,我努力的掙扎着,不讓女鬼把我拉進去。

“啪!”

一隻大手拍在我的肩膀,這熟悉的感覺……是看守停屍房的老頭!

“孟伯,這是最後一次,我保證是最後一次!”一臉哀求的說道。

孟伯面無表情的搖搖頭:“你回去吧,他不能進去!”

女鬼嘆了口氣,臨別前看向我的眼神,竟然有一絲的不捨。我卻是高興萬分,雖然這個孟伯也有些奇怪,但畢竟是活人,只要不讓我進停屍房,一切都是美好的。

“記住,你還有三天時間,三天之後,我會親自送你下去。”孟伯衝着女鬼的背影,冷漠的說道。

女鬼的身形明顯呆滯了片刻,隨後踏進了停屍房內。停屍房大門打開時,我看到之前那個小男孩,依然在地上摸索着什麼。

悄無聲息的,眼前出現個黑影,黑無常這個時候才趕過來。

“孟老,你非要庇護那丫頭?

黑無常並沒有像我想象的一樣,衝進停屍房直接把女鬼帶走,反而停下來跟孟伯打起了招呼。

這兩個人站在一起,頗爲詭異,一樣的不苟言笑,一樣黑着一張臉。只不過孟伯還依稀有些生氣,黑無常的身上卻只散發無盡的死亡氣息。

“她是我的房客,她的房子還有三天到期。三天之後,你再來吧!”孟伯擺了擺手,毫不客氣的趕黑無常走。

黑無常深吸了一口氣,冷聲道:“三天之後,我派牛頭馬面來接人。”

說完,黑無常的身影瞬間消失,但四周陰冷的氣息卻依然一直籠罩我的全身。這裏畢竟是停屍房,溫度低點也正常,我這樣安慰自己。

“那個……多謝孟老,我這就走,再也不來了!”我用有些顫抖的聲音說道。

但是孟老卻面無表情的衝我搖了搖頭,突然咧開大嘴,露出奇黑無比的牙齒:“你我有緣,留下來陪我,如何?”

我被嚇的渾身一哆嗦,艱難的擠出一個比哭還難看的笑容:“孟老,回頭我一定來看你,感謝你的大恩,不過我還是先回去吧。”

孟老卻並沒有放我走的意思,收起笑容,冷冷的說道:“你不是怕鬼麼? 獨許深情 只要留下,鬼只有怕你的份。”

我當時真的想吐槽一句,沒錯,我是很怕鬼,但是誰特麼以後還要遇見鬼啊?只要能讓我離開,我立即馬不停蹄的回老家,再也不出現在這個城市。

這時,我發現自己的身體,又有些不受控制,嘴巴張了幾次,卻根本說不出話來。想退走的我,卻不自覺的邁開了雙腿,跟着孟老往他的小屋裏走!

“不,我絕對不能跟着孟老走!誰知道這詭異的老頭,到底想帶着我去哪裏?”我暗暗想道。

孟老可是連黑無常都不怕的狠角色,看管的停屍房中,又有那麼多的厲鬼。萬一他把我也當成屍體,扔在停屍房,那豈不是慘了?

也不知道從哪裏來的一股力氣,我咬了咬牙,突然再次覺得頭頂涌出一股熱流,渾身顫抖着扭頭離去,狼狽逃竄。

“咦?有意思,沒想到已經被人收了,怪不得!”孟老的聲音中,帶有一絲玩味。

我驚恐的發現,隨着孟老的聲音響起,自己竟然原地踏步起來,不管怎麼賣力,都無法挪動自己的身軀。

“鬼打牆?”我暗暗猜測道。

天知道孟老到底用了什麼手段,讓我定在原地,只能從餘光裏看到他緩緩踱步,挪到我的面前,滿臉笑意的盯着我的腦袋。

孟老沉吟了片刻,突然開口道:“你頭頂的戒疤,是誰點的?”

“我……我也不知道,從記事起就有了。”很意外,我又能說話了。

不過我可沒有騙孟老,頭頂的戒疤真的是打我記事起就有,我也曾問過爸媽到底是誰點的,他們兩個都支支吾吾的說不清楚。

孟老嘆了口氣:“罷了罷了,這都是命中註定。可惜了一個好苗子。”

話剛說完,孟老的身影就兀然消失在我的眼前,等我反應過來的時候,身體已經完全恢復,身後孟老的屋子裏,依然傳出咿咿呀呀的唱戲聲。

夫人她又出來賺錢搞事業了 我下意識的摸了一把頭頂的戒疤,發現頭頂處竟然有些發燙。就算是腦子再不好使,我也反應過來了,這戒疤肯定有蹊蹺,好幾次都是從頭頂涌出了熱流,才讓我躲過了各種危險。

我沒敢回頭,瘋了似的往前跑,寂靜而悠長的走廊中,迴響着我自己的腳步聲,整個世界似乎全部消失。

也不知道到底跑了多久,我終於有些筋疲力盡,氣喘吁吁的癱坐在地上,擡頭看了看窗戶外面,天色已經有些微微發白。

“大兄弟,你怎麼還沒回去啊?”突然,熟悉的聲音傳入耳中。

我擡起頭看了一眼,是大虎,沒想到竟然又遇到了他。原來他是去醫院內部小超市買奶粉的,聽說小紅的奶水不夠,大頭兒子又餓的哇哇大叫,所以準備先用奶粉喂幾天。

苦笑了一聲,我掙扎着站起身來:“有點事耽擱了,我就先回去了。”

想到詭異的大頭兒子,我有些害怕,根本不願意繼續跟他們一家有什麼接觸。反正天一亮,我就要離開,管那麼多幹什麼?

但是當我準備走出醫院大樓的時候,卻突然發現,外面什麼時候又變得伸手不見五指?那種黑暗,壓抑的讓人有些喘不過氣。

“大兄弟,外面天正黑,天亮了再走吧。我帶你去看看咱兒子,他現在可歡實了。”說起大頭兒子的時候,大虎的臉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我沒由來的心頭一痛,想到了之前女鬼秦晴說過的話,大頭兒子真的只剩下一個月的壽命?那到時候大虎和小紅夫妻倆,還不得崩潰?

反正外面現在一片漆黑,被嚇破膽的我也不敢一個人離開,索性就跟着大虎去了病房,等天亮再走也不遲。

剛走到病房附近,我們兩個就不自覺的壓低了聲音,小心翼翼的推門而入。

“嘶啊嘶啊……”大頭兒子此時竟然還沒睡,叫的很歡。

大虎看到媳婦和孩子都沒睡,高興的攬着我走向前:“小紅,你看誰來了!”

小紅此刻已然臉色蒼白,但是卻笑容滿面:“大兄弟,你不是剛走麼?怎麼又回來了?”

我沒想那麼多,有些尷尬的笑了笑:“有點事耽擱了,所以還沒走。”

“什麼剛走啊,這都後半夜了,我看大兄弟是放心不下咱兒子。”大虎大大咧咧的說道。

小紅的臉上突然露出了奇怪的神情:“大虎,你不知道,你剛出去買奶粉,大兄弟就來了。還給咱兒子剃了剃胎毛,說是能保佑他長命百歲。”

大虎愣了愣,然後充滿感激的看了我一眼:“有心了,兄弟。我看你就別推辭了,要是看得起我大虎,兒子就認給你了,以後他就是你的乾兒子!”

我完全傻了眼,目瞪口呆的盯着小紅,看她的神情,也不像是作假。再看看大頭兒子,果然,他腦袋上稀疏的胎毛,已經完全不見,成了一個大光頭。

剛纔我明明在樓下,從停屍房出來之後,一直在外面跑着。雖然感覺周圍比較恐怖,但絕對沒有失去意識。那剛剛來病房的人到底是誰?

我的脊背一沉發涼,突然覺得背後似乎有人在盯着,一扭頭,看見一張熟悉的臉,從病房門口飛快的掠過,那張臉,是我的! 第3875章

三界聞言,直接回了空間裡面,好在是回去了,否則在這裡呆久了,三界怕是自己都要廢了,比起光明三界還是最喜歡黑暗了!

墨九狸看到三界回去空間了,也微微鬆了一口氣,試著神識進入空間,發現這裡她的神識是可以進空間,也能跟小書聯繫,就是人似乎回不到空間裡面的!

「主人,你來的這到底是什麼地方啊?」小書看著外面一片白茫茫的光芒問道。

「我也不清楚,但是我的血液卻能打開這裡的門,或許這裡有什麼跟我有關係的東西吧,反正也離不開,既來之則安之吧!」墨九狸聞言淡淡的說道。

「也對,那主人你快點走吧,剛才在哪個黑暗裡面走了一個多月,這裡還不知道要多久呢……」小書說道。

墨九狸覺得也是,於是起身選擇了一個方向,開始走去,一邊跟小書聊天,一邊走著,倒是沒有那麼無聊了!

墨九狸還發現這個充滿光明的空間內,靈力比黑暗的空間裡面多了一些,她的身體一邊走著,就一邊自動吸收周圍的靈力……

墨九狸走到累的時候,就會停下來吃點東西休息一會兒,顯然這個光明的空間裡面,墨九狸走的速度比較慢,因為這周圍的光芒太過刺眼了!

轉眼一個月的時間過去了,墨九狸依舊沒有走到盡頭,沒有看到彼岸花門,也沒看到如同靈花一般的寶貝,好在墨九狸很有耐心,一路上就當修鍊了!

雖然吸收的靈力不多,但是有勝過無啊!

終於在墨九狸走了差不多一個半月的時間時,眼前出現了第二個讓墨九狸嘆為觀止的寶貝,一塊光明令牌!

確切的說光明令牌也被稱之為天地令牌!

這比墨九狸之前遇到的靈花,還讓墨九狸開心!

因為墨九狸記得帝溟寒的天地殿是無法移動的,始終都停留在聖地之巔的空中,而她在天地九神訣中了解到了天地殿的信息,裡面就說了,天地殿也和靈花一樣,天地間只有一座……

而天地殿是無法認主的,每一任天地之主只擁有天地殿的居住權,卻沒有控制權,而唯一能控制天地殿的,就只有天地令牌了!

只有天地令牌認主的人,才能隨意的控制天地殿!

而天地令牌和天地殿一樣,天地間只有一塊,天地令牌也叫光明令牌,因為天地令牌最有可能存在的地方,就是無盡光明的地方……

而天地令牌雖然沒有靈智,卻是會自行擇主,滴血認主之後,如果天地令牌沒有反應,代表不被天地令牌認可,如果認主成功,也就代表天地令牌認可了……

只要身上擁有天地令牌,到時候自己只要進入聖地之巔,就能控制天地殿了,如果寒是在天地殿內恢復實力的話,自己就能輕易找到寒了……

所以墨九狸十分的開心!

看著地上出現的巨大的天地令牌,墨九狸難得的有一絲緊張,也是第一次這麼希望能認主一個東西! 飛快掠過的人影,只是一瞬間就消失,大虎和小紅並沒有發現異常,只是覺得我突然有些不對勁。

我也沒跟他們兩人解釋什麼,用最快的速度跑到了門口,可惜走廊內一片寂靜,根本聽不到腳步聲,也沒見到人影。

但我可以肯定,剛剛絕對不是幻覺,而是真實的一幕。我甚至能夠從那個跟我一模一樣的人眼神中看出一絲玩味。

我的內心再也平靜不下來,之前雖然女鬼秦晴跟我說過理髮店裏有人跟我長的一樣,但沒有親眼見過,根本不會如此震撼。

那個人到底是誰?爲什麼會跟我有着一模一樣的面孔?不知不覺間,我的額頭已經滲出一層細細的冷汗。

好不容易熬到了天亮,我立即馬不停蹄的離開了醫院,絲毫不顧身後的挽留聲。

現在我才明白,好奇心是永遠無法戰勝恐懼的。接二連三的詭異事件,讓我精神快要崩潰,我只想離開這座城市。

回到住所之後,我隨意的收拾了一下行李,能扔下的都扔下,反正也沒什麼貴重物品,犯不上耽誤自己時間。

正準備出發去車站,突然肚子有點疼。

“關鍵時刻掉鏈子!”我暗自抱怨,但也只能先去上個廁所。

“噼裏啪啦……”一陣疾風驟雨之後,簡直是身心愉悅,我點了根菸,逼迫自己冷靜下來,思考接下來該怎麼做。

離開,是毫無疑問的,最好是回老家,順便問問我爸媽,當年是不是還給我生了雙胞胎哥哥或者弟弟。

讓我有些惆悵的,是大頭兒子。女鬼秦晴可是告訴過我,他只有不到一個月的壽命。要放在以前,我絕對不相信這句話,但現在我卻不敢不信。

正當我一籌莫展的時候,外面傳來了窸窸窣窣的聲音,我瞬間坐直了身子,側耳傾聽外面的動靜。

我可是一個人住,誰會出現在我的房間內?難道是來了賊?

片刻之後,外面恢復了平靜,我這時才發現自己渾身哆嗦,連提褲子的雙手,都不可抑制的顫抖着。

“呸,什麼時候變的那麼膽小了?”我暗自鄙視自己。這大白天的,還能見鬼不成?

推開衛生間的門,我愣住了,爲什麼剛剛整理好的行李,散亂一地?難不成真的遭賊了?

我定了定神,拿起門後的拖把,衝了出去,同時把整個房間的燈全部摁亮。

房間內並沒有像我想象的一樣,有人在四處翻騰。還沒等我鬆口氣,我卻驚愕的發現,牀上竟然躺着一個人!

並不是因爲我剛剛抖亂了牀鋪,讓被子不規則的窩在一起,所以產生錯覺。那實實在在的躺了一個人,我能夠看得到被單沒有遮蓋住的腦袋。

我的神經再次繃緊,雖然手裏拿着東西,但還是不敢衝過去看看躺在我牀上的到底是誰。這事要是發生在幾天前,我肯定能夠仗着身強力壯,衝上去對着牀上的人一頓爆揍。

可是這兩天經歷的種種事情,實在是讓我有點草木皆兵的感覺,根本不敢輕舉妄動,萬一躺在上面的真的是鬼,怎麼辦?

掙扎猶豫了很久,我準備趁着牀上的“人”還沒有發現我,趕緊離開,哪怕他真的是個賊,那也算是便宜他了。

我小心翼翼,躡手躡腳的往門口走,不過越怕什麼它就越來什麼,慌亂中碰到了椅子,椅子摩擦地板的聲音格外尖銳,我忍不住心頭一顫。

身後的牀上也有了聲響,我沒敢回頭看,聽起來好像是牀上的“人”翻了個身,又說了句夢話。

當我摸到門把手的時候,發現門竟然是鎖着的,我屏氣凝神,緩慢的開門。

“你是我的小呀小蘋果……”

尼瑪,這手機鈴聲差點把我嚇的叫出聲來,我的手機在兜裏,而且不是這鈴聲,手機鈴聲哪來的?

“啊……喂?知道了,一會就到!”身後傳來說話聲。

我隱隱覺得這聲音有些熟悉,但精神緊繃下,又不敢回頭看,只能更加慌亂的搖晃着門把手,想破門而出。

“漢子,你幹什麼?怎麼也不叫我?”

我頓時愣在原地,這聲音何止是熟悉啊!爲什麼劉超會來到我家,躺在我的牀上?

天知道我此時的鬱悶,我扭過頭,看到的,正是劉超那個猥瑣的傢伙。

“你特麼想嚇死我啊!爲什麼你會來我家,躺在我牀上?”我喘着粗氣,大聲呵斥道。

雖然我跟劉超的關係不錯,他也經常來我家,但我絕對沒給過他鑰匙。也不知道這廝到底哪來的鑰匙,難道是我剛剛沒鎖門?

劉超被我的大聲呵斥嚇的愣住了,沉默片刻之後,才弱弱的迴應:“漢子,你沒事吧?我真不知道你還有夢遊的習慣!”

Views:
69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