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手一抹額頭上的汗水,把車頭打開,看了一眼納悶道:“沒錯啊,爲什麼會開進河裏。”

“爸,這種奇怪的事,以前出現過嗎?”

爸爸慎重的思考了幾秒,搖頭:“我開了幾十年的車子,每次出車都打起精神,尤其開的士後,比幫領導開車還要小心。”

突然,爸爸拍了拍大腿:“哦,對了。上個星期經過福家路時,從樓上掉了個花瓶下來,差點砸到我的車頂,幸好旁邊有人攔車,就差不到半米距離,那客人嚇的,車都不坐了,當場指着樓上罵。”

“還有我經常停車等客的地方,發生了三起交通事故,每一次就差一兩秒,那些車就失控撞過來。” 我急了,問爸爸:“爸,出這麼大的事,你咋不告訴我。”

爸爸嘆了一口氣:“我這不是怕你和你媽擔心嗎,怕你媽嘮叨不給我開車。我開了一輩子的車了,突然開不了,一天到晚憋得慌。”

“爸爸,這車咱們現在真不能開了,你要是閒的,跟我媽媽去師傅的收容院做義工,咋樣。”

“不行,這車我還真的離不開它。”

爸爸把車前蓋合上,打開車門:“行了,小幽,咱們先上車,這事你先別讓你媽媽知道。”

我坐上車,看着爸爸:“要是我媽問起來。”

“啥也別說,你又不是不知道,她是啥性子,不然一天到晚嘮叨個不停。”

我點頭。

媽媽屬於急性子,知道後大動肝火,不依不饒的讓我爸不碰車了。

爸爸要是不開車,會要了他的命。

我考的駕照,還是爸爸手把手的教我開車才考上的。

我係上安全帶,看了眼時間,下午四點了。

我對爸爸說:“爸,要不然咱們先回去,快到了五點鐘了。”

“行,今天不出車了,收工。”

經過剛纔一嚇,爸爸開的很小心,專門找人少的路,往玉龍花園方向開。

開進環城路的支路時,遠遠的看見前面大馬路上躺着一個人。

我生怕自己看錯,坐直腰身,伸直了脖子正看。

我爸爸好像沒看見般,就要開過去。

我大喊道:“爸,停車,快……”

吱……

刺耳的剎車聲過後,車子停下來了。

爸爸被我一嚇,轉頭問我:“小幽,怎麼了?附近沒有停車位,不給停,要扣分的。”

我指着擋風玻璃幾米遠的地方,問:“爸,你先看看前面,是不是躺着一個人。”

爸爸頓時往前看,嚇得臉色一變,立即把安全帶解開,下了車。

他站在那人旁邊,轉了一圈,大聲喊我:“小幽,快下來,是個孩子。”

我下了車後,走到爸爸身邊。

路上暈倒的是一個六歲左右的小男孩,嘴脣乾枯,皮膚很白,額頭上全是汗。

是人。

和人暈倒時症狀一樣。

可一個孩子在大馬路上暈倒,又說不出的古怪。

我前後左右看了眼,大白天的,下午四點太陽很大。

環城支路居然一輛車都看不見,前後沒有居民區和商店。67.356

這孩子從哪裏冒出來的。

“小幽啊,這孩子咱們送去醫院吧。”

爸爸蹲下去想把孩子抱起來。

我連忙制止:“爸,你別動,有古怪。”

爸爸手都伸出去了,還沒碰到孩子,又擡起來頭來。

他不解問道:“小幽……這孩子?”

“爸,你注意到沒有,這條路乾乾淨淨的,沒人影,連個車子都沒,你平時開車都清楚,大白天的,就是鄉里小道都會有幾臺拖拉機……”

爸爸恍然大悟。

瞬間站起來,手指着孩子:“這孩子,他……”

這時,孩子醒過來了,嘴裏慢慢唸叨着:“渴,我要喝水……我要喝水。”

我和爸爸面面相覷。

我們上車時都沒帶水,附近也沒賣的,至少要開出環城支路,到了環城路倒是有幾個商店。

小男孩微微睜開眼睛,眼睛很清澈明亮,不像鬼魂般渾濁詭異。

他張口乾枯的嘴脣,嘶啞的聲音帶着哭泣,樣子很可憐。氣息微弱。

“伯……伯伯,求你救救我,我被人販子賣運到這,晚上趁着人販子去撒尿,從後尾箱裏跳出來,走啊走,我找不到回家的路,暈倒在這,求你救救我……送我回家,嗚嗚……”

我爸指着孩子,巴巴的望我:“小幽,這孩子是被拐的。”

六歲的孩子被拐的可能性也很大。

可我還是不放心。

我轉動手鐲,轉過身小聲問花影:“這孩子是人是鬼,我察覺不到他的氣息。”

“主子,他身上沒有鬼氣,人的氣息也弱。”

人的氣息弱,是他太虛弱憔悴。

地上的孩子,虛弱的聲音求我:“姐姐,求你救救我,我好餓好累,快不行了。我家是唐家鎮的,我叫唐安,我爸爸叫唐華,你把我送到爸爸那,咳咳……”

爸爸見我沒吭聲,有點着急了。

他說:“陵水縣有個唐家鎮,距離這可上百公里。”

他蹲下,指着孩子邊緣鬆垮的褲腳,還有走丟的鞋子,後腳跟的水泡。

“小幽,這不是假的,這孩子要是脫水死了,我這輩子都良心不安的,我們送他去醫院吧。”

唉,我輕嘆了一聲,爸爸太善良了。

我知道,沒有兒子是這他輩子最大的遺憾。

修羅戰神 當年在機關給領導開車,機關裏只許生一個。

現在可以生二胎,爸媽老了,再想生個兒子,也力不從心。

他喜歡男孩,我從小就知道,院子裏的小男孩,一天到晚爬他車子,他從來也不捨得罵,還給他們糖吃。

地上的孩子,聲音極其虛弱,就像要斷氣般。他伸出小手,對我爸爸喊:“伯伯,求你救救我吧。”

爸爸沒徵得我的同意,直接把孩子抱起來,往車子上送去。

他把孩子放在後座,我跟着上了後座。

我怕出什麼幺蛾子,特別注意和小心。

爸爸發車,往環城路上開去。

我細心觀察窗外的景色,外面還是豔陽高照,從環城支路慢慢往環城路拐。

我爸爸一邊開車一邊問我:“小幽,孩子怎麼樣了?”

我看了眼孩子,孩子清澈的眼睛在看着我。

沒有防備警覺,像是好奇的打量,像普通的孩子一樣。

因剛哭過,可能很久沒吃過東西,眼睛周圍還浮了一層水汽。

不得不說,這個小男孩長的真漂亮。

可能這原因,被人販子看中吧。

我問他:“你叫唐安?”

他點了點頭。

“家裏是唐家鎮的?”

他又點點頭。

“餓嗎?”

“餓……”

我問他:“想吃什麼?”

“湯麪還有幹挑粉……”

幹挑粉是凌安市有名的小吃,凌海市的居民,早餐一般都吃湯麪和幹挑粉。

他說的沒錯,可能是我多疑了。

我又問他:“渴嗎?”

“姐姐,我想喝水。”

我對爸爸說:“爸,上了環城路沒。”

爸爸沒吭聲,從後座我看見他脖子上一圈的汗。

瞬間感覺不對勁,我問:“爸爸,怎麼了?出了什麼事?”

爸爸指着車窗外:“小幽,你看外面那個大楊樹,是不是剛纔撿這孩子的時候,就是在路邊那顆大楊樹旁邊。” 我轉頭望着窗外,外面確實有顆大楊樹。

馬路前後種的都是楊樹,一眼望去,這顆高的最顯眼。

外面太陽很大,陽氣極重,不可能在這暴曬的天氣下,設鬼打牆。

“爸,你再往前開試試,別急。”

“嗯。”爸爸把車子速度放慢,小心翼翼的開。

後座的小男孩虛弱的問我:“姐姐,我口渴,想喝水。”

“你忍一下,千萬別睡着,這附近沒有商店,車上也沒水了,一會看見買水的小店,給你稍兩瓶上來。”

“嗯……”

小男孩剛剛答應,又開口問我:“姐姐,你們能送我到爸爸身邊嗎?”

我沒有立即答應小男孩:“姐姐會把你交給警察叔叔,他們會把你送到爸爸身邊。”

小孩子一聽交給警察叔叔,張嘴就哭起來:“嗚嗚……不要把我交給警察叔叔,我要姐姐把我送到爸爸那。”

“小朋友,乖,警察叔叔才能找到你爸爸。”

我一邊安撫他,一邊望着外面。

爸爸已經開了五分鐘,最少幾千米的距離,可是五分鐘後,路邊還是出現那顆大楊樹。

和剛纔那顆一模一樣。

爸爸越來越焦急,汗水滲透了襯衫,呼吸急促。

這是鬼打牆!

晴天大白日的,我們居然遇到了鬼打牆。

我不敢讓爸爸停下車來,現在我們就像上了發條的鏈子,不停在原地打轉。

直到燃油耗盡,沒有人發現,我們會餓死在路上。

像深林裏迷路的旅行者一樣。失去方向,餓死在深林裏。

身邊的孩子一直哭鬧:“姐姐,你不要把我交給警察叔叔,我要你帶我找爸爸。我要找爸爸……”

我被他吵的不耐煩了:“別吵……”

“哇嗚嗚……姐姐好凶啊。我要爸爸,我要找爸爸。”

前面開車的爸爸,也被吵的浮躁了。

他急躁的說:“小幽,你就答應他吧。反正你這幾天不上班,到時候我們一起去躺唐家鎮。”

我遇到這麼多事,小心謹慎慣了。

可我爸就是心軟。

小男孩一聽爸爸答應,拍手笑着:“太好了,伯伯答應我去找爸爸了。”

我揪了他一眼,安撫道:“所以你要乖,不要吵,不要打擾伯伯開車,知道嗎?”

“知道了,姐姐,我什麼時候能喝水啊。”

我望着窗外敷衍道:“忍一會,等到了小商店,給你買很多水,保證你喝不完。”67.356

“你說我有水喝的哦。”

“嗯。”

小男孩終於安靜下來。

又過五分鐘,我緊張的望窗外,沒有再看見那顆白楊樹了。

前面的馬路開闊了,開上叉路口,就上了環城路。

我已經看見環城路上很多大大小小的貨車。

我和爸爸同時鬆了一口氣。

當下,先找個小商店給他買水。

我問小男孩:“唐安,你想喝什麼?”

小男孩回答道:“水,我已經好久沒有喝水了。”

“你忍一會,等下喝個夠。”

“好的姐姐。”

我對爸爸說:“爸,你看看附近的商店,有沒有賣水的。”

爸爸直接道:“環城路的盡頭纔有商店,路邊不好停車,小朋友,伯伯先送你去醫院怎麼樣?”

“不要,我要喝水,再找爸爸。”

“行,先給你買瓶水。”

小孩子不鬧了了,環城路並不太長,我覺得爸爸開了十幾分鍾,好像都開不下環城路。

總覺得有點什麼不對勁。

爸爸打開汽車廣播,把小朋友的注意力引開。

Views:
60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