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爹爹?”

蘇櫟忍不住回頭看去,連馨兒也叫他爹爹了嗎?

“櫟兒,可願意和爹爹走一趟。”

沐雲軒一臉柔和,現在馨兒和齊兒都願意叫他爹爹了,唯獨櫟兒不叫,這可不行,他得快點讓櫟兒原諒他才行。

“去上次的地方?”

蘇櫟想起上次沒有去成的地方。

“嗯!”

沐雲軒點了點頭。

“大哥,和爹爹去吧!孃親說了,我們可以認爹爹的。”

蘇馨心裏很明白,大哥想爹爹,只是大哥脾氣拗,她很希望雨過天晴之後,他們一家能幸福快樂的生活在一起。

“好!”

蘇櫟點了點頭。

“好!”沐雲軒內心激動不已。

“師叔,馨兒就交給你保護了。”

沐雲軒抱起蘇櫟,快速的消失。

父子兩人剛走,蘇紫陌和慕容邵峯就進來了。

看到沐雲軒沒有在,蘇紫陌皺了皺眉頭,可能是回雲城去了。

“邵峯,這位是給馨兒醫治的鬼醫。”

蘇紫陌介紹道。

“久聞鬼醫大名,今日得見,乃三生有幸。”

慕容邵峯淡淡的打招呼道。

“呵呵!這位公子客氣了。”

神級懲罰系統 黎子夫一看,這小子對這丫頭有意思啊!難怪軒兒剛剛會急急忙忙的跑出去。

隨後,大家坐着聊天,蘇紫陌有事,說要離開一會……。

沐雲軒帶着蘇櫟在封頂崖上落下。

帶着蘇櫟走到他和蘇紫陌的墓地面前。

蘇櫟四處看了看,這裏都是墓地。

“櫟兒,這座墳墓就是我和你孃親最初相識的地方。”

故地重遊,那天晚上的情形不斷的從腦海裏劃過,沐雲軒嘴角噬着笑意,想起過往的種種,心情忽起忽落的。

“那時候的我已經死了三天了,因爲你孃親,爹爹又活了過來。”

死了三天,蘇櫟的心突然痛了一下。

看着墓碑是刻着的名字起,蘇櫟看着尤其刺眼。

“那又怎麼樣?”

蘇櫟沉着臉,他並不認爲來了這個地方,他就會原諒他。

“沐家有一個流傳着百年的詛咒,那就是沐家嫡出的長子都活不過二十歲,而這裏葬着的都是沐家未滿二十歲的嫡出長子。”

沐雲軒實話實說,櫟兒是這一代的嫡出長子,要讓他聽到這樣的話,有些殘忍,但是如蘇紫陌所說,這一切是該好好查一查了。

沐雲軒蹲下,“對不起,櫟兒,都是爹爹的錯,那天晚上爹爹要是速度在快些,你孃親就不會掉下懸崖,爹爹就不會錯過你們五年的時間。”

沐雲軒一臉真誠的道歉,心裏越發的內疚,他沐雲軒從來都不是一個不負責任的人,對於蘇紫陌,一開始就是特別的。

蘇櫟靜靜的看着他,脣角蠕動了一下。

“你的意思是那個流傳着百年的詛咒也會發生在我的身上嗎?”

“櫟兒,你放心,爹爹不會讓那樣的事情發生在你的身上的。”

沐雲軒輕輕的幫蘇櫟捋了捋耳邊的髮絲。

櫟兒的脾氣性格是最像他的,他沐雲軒真的是好福氣,能兩個天才兒子和一個可愛的女兒。

“櫟兒,爹爹希望你能原諒爹爹,爹爹會用餘生去補償爹爹所放下的錯,你孃親救了爹爹,我們之間有扯不上的緣分,櫟兒也希望我們一家人開開心心的在一起生活吧?”

沐雲軒痛苦的看着蘇櫟,他一知道他們的存在後,心裏就恨自己,恨自己沒有及時的抓住蘇紫陌,要是蘇紫陌沒有掉下懸崖,那一切也會不一樣的,他也因此傷了蘇紫陌的心,更給他們的孩子帶來的極大的痛苦,他恨自己,怒自己,可是,一切都無法在從來一次,他唯一能做的,就去盡力去彌補自己曾經所放下的錯。

蘇櫟看着他真誠內疚的眼眸點了點頭,心也慢慢柔軟下來。

對於他來說,他內心深處確實很希望能有一個完整的家,父子不能相認,他的心裏也很痛苦,可是他更在乎孃親的感受,在這個世界上,誰也取代不了孃親在他心裏的位置。

“我還是那句話,孃親什麼時候原諒你,我就什麼時候叫你爹爹。”

蘇櫟還是不鬆口。

可是對於沐雲軒來說,他已經很滿足了,櫟兒不排斥他,他已經很開心了。

“走,爹爹帶你去雲城裏轉一圈,爹爹聽你二叔說了那天晚上的事情了,櫟兒和齊兒真棒。”

沐雲軒抱起蘇櫟,父子兩人往雲城飛去。

第二次在父親的懷抱裏,蘇櫟嘴角不由自主的笑了笑,這就是父親的懷抱嗎?讓他很有安全感。

刑部大牢裏,犯人很多,吵吵嚷嚷的,讓人心煩意亂,到處瀰漫着臭味,凌秋水和蘇紫雲慢慢恢復了意識。

凌秋水顯然要快一些。

看着自己所處的位置,她眼眸凜了凜,腦海裏劃過一幕幕令人髮指的行爲,她快速的朝着自己的臉摸去,面巾已經不見了,驚恐的四處看了看,腦海裏劃過的一切告訴她,她記憶中的發生的事情都是真實的。

凌秋水臉色黑沉,美目寒霜,冰冷的轉頭看着慢慢恢復意識的蘇紫雲。

“我們,我們怎麼會在這裏?”

蘇紫雲對這樣的地方在熟悉不過了。

“你這個蠢貨,難道腦海裏一點都記不得發生的事情了嗎?”

凌秋水怒吼的聲音如惡魔一般衝擊着蘇紫雲的耳膜。

蘇紫雲這纔看向凌秋水,看着那猙獰又冒着膿水的讓她忍不住後退了幾步。

“你,你是誰?你,你的臉好惡心。”

凌秋水的真面目蘇紫雲只是偶爾的瞟了一眼,而且就是見過了,此刻面目全非的凌秋水她也認不出來。

可是腦海裏的信息又告訴她,她面前的這個女人就是凌秋水。

“凌秋水,你以爲你是誰啊。敢罵我是蠢貨。”

“哼!你要不蠢,泄露了身份,我們今天會把自己親手給毀了嗎?”

凌秋水找不到發泄處,只能把氣發到蘇紫雲的身上。

“哼!蒙着一個面巾裝神祕人,原來你就是那個蒙面人。”

蘇紫雲心下一想,有些不明白,凌秋水爲什麼要讓她散佈慕容邵峯和蘇紫陌的事情,而不是散佈蘇紫陌和沐雲軒的事情,那三個小畜牲是沐家的後代,看到凌秋水,她什麼都明白了,一但天下人都知道那三個孩子是沐雲軒的,凌秋水想在嫁進雲城,那是比登天還難的事情。

“呵呵!”蘇紫雲冷笑了幾聲。

“蠢貨?凌秋水,說的是你自己吧!怎麼,你怕沐家的人都知道那三個孩子是沐雲軒的孩子,你就會失去嫁進沐家的機會吧!所以你不敢散佈和沐雲軒有關的謠言,所以你就你用我想毀掉蘇紫陌的名聲,她蘇紫陌的名聲還用毀嗎?六年前她就是一個棄婦,六年之後,她又能怎麼樣呢?她還能翻起腥風血雨不成。”

蘇紫雲大聲怒吼,驚動了周圍的犯人。

可是他們翹首以盼,就是看不到佳人的身影,這裏的大牢很少有女人出現。

“蘇紫雲,你別把髒水往我身上潑,真是德性,被蘇紫陌整的這麼慘,你還好意思說我。”

凌秋水陰沉着臉色,從衣服上撕下一塊布,遮住自己的臉。

“你也好不到哪裏去?看看你一臉膿包,別提多噁心了,連隔夜飯都要吐出來了。”

蘇紫雲同樣的諷刺着凌秋水,自己都成了人見人怕的鬼了,還好意思說別人。

“呵呵!”銀鈴般的笑聲很好聽。

一個紫色的身影落在牢房裏。

“好一齣狗咬狗的好戲。”

只見蘇紫陌一身紫色衣裙,那清脆的聲音中,帶着一股寒氣。

“你是……?”蘇紫雲沒有直接問出來,她隱隱約約的知道是誰了。

“蘇紫陌。”

凌秋水咬牙切齒的喊道。

“蘇紫陌?你這個踐人,你害的我身敗名裂,你以爲你能逃得掉嗎?王爺不會放過你的。”

蘇紫雲激動的大喊。

蘇紫陌那居高臨下的氣勢讓她無所適從。

以前都是她欺負蘇紫陌,蘇紫陌她想怎麼拿捏都行,可是現在的蘇紫陌,卻不食人間煙火的站在她的面前,她怎麼能不怒呢?屬於自己的光環被搶,蘇紫雲又怎麼忍受得了。

“蘇紫雲,讓你多活了六年,你應該感恩戴德才是。”

蘇紫陌拿下臉上的面具,一張絕美的容顏暴露在空氣中。

蘇紫雲和凌秋水倒吸了一口氣,見過美的,沒見過這麼美的,一身紫色的衣裙,襯得她的皮膚更加的白希,特別是那雙眼眸,一顰一動之間,攝人心魂。

蘇紫雲原本就知道蘇紫陌是美的,就是因爲比她美,她纔會處處打壓她,孃親也只給她穿最醜的衣服,用最劣質的胭脂水粉。

可是現在的蘇紫陌和以前完全沾不上邊,完完全全變了一個人。

我,無敵從巨富開始 凌秋水嫉妒的看着蘇紫陌,難怪沐雲軒會對她動心,就單憑這張臉,她的確有讓沐雲軒動心的資格,可是她凌秋水的紫色也不差,她就不相信自己贏不過蘇紫陌。

“你們今天也算是咎由自取,蘇紫雲,沒想到你連你孃親也出賣了,居然你孃親殺死了我孃親,這件事情一定會追究到底的,我哥哥和姐姐已經到了刑部,屆時,我要你孃親爲我孃親陪葬。”

蘇紫陌一臉的寒冷和肅殺,即使是這樣,也不絲毫的影響她的美。

“蘇紫陌,你真的是要趕盡殺絕嗎?”

蘇紫雲咬着脣,今天她是被人控制了性子,纔會把事情抖出來的,現在不但害了自己,還害死了孃親,要是連孃親都死了,他真的是沒有倚仗了。

“想趕盡殺絕的是你們蘇家。”

陰冷的目光狠狠的看着蘇紫雲,她們死不足惜,她蘇紫陌會毫不留情的下手。

“蘇紫陌,在怎麼說我們都是姐妹,你當真要制我於死地?”

“呵呵!”蘇紫陌諷刺的笑了笑,好像是聽到了很好笑的笑話一樣。

“蘇紫雲,你還好意思跟我提姐妹情份,你有當我是姐姐的一天嗎?你曾經加註在我身上的痛苦我會一一的向你討回來。”

蘇紫陌一臉諷刺的看着蘇紫雲,這個女人臉皮可真夠厚的,姐妹,虧她說得出口。

“蘇紫陌,去死吧!”

猛的,凌秋水嬌喝一聲,目光嫉妒而仇恨的看着蘇紫陌。

手中兩枚碎了毒銀針快速的射向蘇紫陌。

蘇紫陌一看,臉色瞬間肅然而沉。

從容不迫的移動了一下身體。

碎了毒的銀針擦着她的身體飛過,吞沒在對面的牆體裏。

“凌秋水,你以爲我不會對你有所防備嗎?金玄顛覆的修爲,連我兒子都能殺了你。”

肅殺的眼神,諷刺的看着凌秋水。

目光越發的陰沉。

“哈哈……!”

凌秋水狂笑了幾聲,露在外邊的容貌奇醜無比,猛的停下之後,冷笑的看着蘇紫陌。

“蘇紫陌,我早就爲你準備好了,在你躲避的時候,早已經將噬心蠱送入了你的體內,你的修爲還沒有你兒子的高,要對付你,那是輕而易舉的事情,你就嚐嚐生不如死的感受吧!”

凌秋水瘋狂的大笑,哪知,面巾突然掉了下來,一顆藥丸突然進了口中。

“啊!”

凌秋水猛的掐住自己的脖子,驚恐的看着蘇紫陌。

“踐人,你給我吃了什麼?”

“哼!” 神祕復甦 蘇紫陌冷哼一聲,“吃了什麼?當然是以其人之道還其人之身了,既然是生不如死,那就大家一起生不如死,我蘇紫陌制止的生不如死的割心丹,絕對不會比你那噬心蠱差多少,你給我一倍的痛苦,我蘇紫陌就還你十倍,而且我告訴你,這種毒藥,除了我蘇紫陌以外,沒有人能解。”

蘇紫陌說完,看了看自己的左手,手心裏有一個黑點,她果然是中了噬心蠱,是她太低估凌秋水了,明明知道了她是巫族的人,她的防備還是太低了。

“蘇紫陌,你這個踐人,你會不得好死的,你想和沐雲軒雙宿雙飛,沒有我凌秋水的允許,你們休想。”

凌秋水怒吼道,沒想到蘇紫陌這蘇紫陌夠陰險,螳螂捕蟬,黃雀在後,這蘇紫陌城府也深的很。

“你凌秋水是個什麼東西?我蘇紫陌和沐雲軒在一起還得經過你的允許,笑話,我蘇紫陌和沐雲軒連孩子都有了,你還能怎麼樣呢?你還真以爲你就是凌秋水嗎?恐怕不是吧!巫族宮主。”

猛的,凌秋水眼中驚起了驚濤駭浪,不可置信的看着蘇紫陌。

“你,你是怎麼知道我的身份的?”

有那麼一刻,凌秋水覺得,蘇紫陌比沐雲軒更加的可怕。

“哼!一個想要殺我的人的身份,我自然會查名她的身份,本來不太確定,可是你居然自己承認了,我早就懷疑你是巫族的人了,巧的是,我救過你們巫族的人,上次馨兒中了你的蠶冰蠱,我便猜到了你的身份,你是子虛道人的私生女,你只是被寄養在凌家而已,只是有一件事情我弄不明白,你父親是如何斷定沐雲軒能用冥婚救活的?”

蘇紫陌會來這一趟,也是爲了確定這件事情,那天晚上和沐雲軒談了巫族的事情以後,她就覺得不對勁,特意讓金蝶去了一趟巫族,瞭解之下才知道,那子虛道人也是一個有祕密的人。

金蝶的速度很快,去巫族一天來回即可,她收到金蝶的消息就藉故來了這大牢裏。

“你既然都知道了,爲什麼還要來問我?”

凌秋水怒視着蘇紫陌,這個女人真厲害,沐雲軒都查不到的事情,她居然知道了。

“不來問你,那要問誰?”

猛的,一聲憤怒的呵斥聲傳來。

蘇紫陌回頭一看,只見沐雲軒盛氣凌人的過來,身後還跟着兩個她不認識的俊美男子。

最主要的是她家櫟兒也在。

蘇紫陌瞬間帶上面具。

“孃親。”蘇櫟叫了一聲,走到她的身邊。

“嗯!”蘇紫陌點了點頭。

“娘子,你怎麼一個人來了?”

面對蘇紫陌時,沐雲軒一臉無限的溫柔。

一聲娘子,讓錦程和子默脣角抽了抽,雲軒這變化也太快了。

凌秋水和蘇紫雲更是一愣,呆呆的看着沐雲軒,原來他也會有這樣溫柔的一面。 英雄聯盟之最後王朝

Views:
64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