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人知道,爲了修煉劍道,溫寒秋曾置身於北極冰原,忍受那至寒之苦,終究是悟透了寒冰神劍。

滋滋!

寒氣瞬間將大廳渡上了冰霜,劍道空間內,更是早已化作了一柄寒冰神劍,矗立在大廳中間。

隔着數丈厚的堅冰,依稀可以看見秦羿站立於內。

嗖嗖!

溫寒秋手指拂過長劍,手腕一抖,收起了長劍。

“秦侯!”

“不自量力,天下笑柄而已!”

溫寒秋仰天長笑,鬚髮飛揚,好不得意。

“荀長老,這下糟糕了!”

洪文彬臉色一黯,渾身氣力像是被抽空了一般,兩條腿都軟了。

他最後的希望,最後一張牌,徹底的毀了。

“哎,倒是我小看溫老賊了!”

“沒想到他的修爲竟然高到了如此地步,劍道空間,已有劍聖之風,非凡人可敵。”

“秦侯終究還是凡夫俗子啊!”

荀南風滿臉絕望的搖頭苦嘆道。

“荀長老,咱們是不是完了?”洪文彬緊張的問道。

“少幫主讓位吧,咱們玩不過洪戰的。”荀南風搖頭苦笑道。

“呵呵,你們倒是挺有自知之明,洪大少,任你指望誰,都不過是指尖螻蟻,輕鬆即可碾作齏粉。”

“滾吧,從今以後不要讓我再在洪幫看見你,否則別怪老夫心狠手辣。”

溫寒秋索性撕破了臉皮,冷諷笑道。

就在兩人絕望之際。

洪文彬陡然大驚道:“不對,不對!”

“不對!”

他這一聲大驚,便是溫寒秋也是嚇了一跳。

“怎麼不對了?”

荀南風驚詫問道。

“溫寒秋,你死定了,你死定了,哈哈!”

洪文彬大喜,仰天狂笑!

秦侯並沒有敗,那冰雕之中,他笑看風雲,分明是在嘲笑溫寒秋的不自量力。

試想若是爲劍道所鎮,必是惶恐之狀,豈能有此等從容。

這便是其中的門道!

溫寒秋只覺一陣毛骨悚然!

“少幫主莫不是犯了失心瘋,再笑,老夫不客氣了!”

溫寒秋怒道。

“他說的沒錯!”

一道冰冷的聲音,自一丈多厚的劍形冰雕中傳了出來,仿若來自幽寒地獄,溫寒秋大驚之餘,緩緩轉過了頭,不敢相信的看着眼前發生的一切。

吱嘎!

吱嘎!

一道道裂縫驟起,如同蜘蛛網一般,很快蔓延了整個全福樓。

轟!

全福樓就像是被扔進了一枚重磅炸彈,冰塊盡皆爆碎,震碎了整個樓層。

冰渣如同雪花一般,漫天飛舞!

夏夜飛雪,死亡之兆!

頓時引來了無數過路人的旁邊!

溫寒秋等人被巨震迷了雙眼,紛紛護目運足勁氣躲避。

待冰霜散去,秦羿一襲青衫,絲毫無損,面如秋水,自霧氣中,負手緩步走了出來。

那一刻,洪文彬彷彿看到來自天界的神靈,竟是激動的失聲而哭。

溫寒秋的瞳孔迅速放大,搖頭不斷後退着,嘴裏喃喃自語:“不可能,不可能,沒有人能破我的劍道!”

“你的劍道不過是末流之法罷了,雖然已有虛空封印之形,卻無劍道無上之威。”

“可殺庸人,對我而言,破此劍陣不過彈指間罷了。”

秦羿傲然笑道。

他倒不是吹噓,論修爲,溫寒秋與他不過伯仲之間,但關鍵在於,溫寒秋修煉的是冰法。

秦羿的幽冥二火,乃是傳承無名上古鬼王,在地獄之間,爲至尊神火。

便是閻羅王的無上業火,也要稍遜一籌!

莫說溫寒秋只是自冰原零下百度所修,就是入了地獄幽冥苦海的寒宮修煉而成,也休想破他的幽冥神火。

“不可能!不可能!”

溫寒秋賴以成名的絕技被破,驚的仰天狂叫,已然失去了理智。

作爲一個武道宗師,最忌諱的就是被人破招了。

“你的冰我已經領教過了,接下來該試試我的火法了!”

“幽火掌神,冥火斷魂,二火聚塔,神佛皆滅!”

秦羿雙瞳之中飛出兩道火符!

一黑一紫,火符當空相合,化作一道真氣寶塔。

寶塔三丈多高,自冰雲霧氣中,豁然而現。

雖是樸實無華,但那種威嚴肅殺,氣衝斗牛的神威,足以令妖魔伏首,人鬼皆驚。

“好強的殺陣,前所未見,走!”

溫寒秋爲神威所震,心下大驚,飛身就要逃走!

“晚了!”

“寶塔鎮山河,鎮!”

秦羿劍指一揮,冷笑出聲。

轟隆!

寶塔當空而下,全福樓又是猛地一顫,地面陷裂!

驚起的塔陣餘波,震的荀南風、洪文彬連退數步,才穩住身形。

溫寒秋登時被鎮了個正着,任他冰劍亂揮,那塔陣如天羅地網一般,如何能破?

更要命的是,神火未起,裏面好比太上老君的八卦爐,炙熱難當,渾身皮肉骨血都快要烤焦了,怎一個難受了得。

“溫某妄圖挑釁侯爺天威,跪求侯爺饒我一命。”

“溫某願意歸降於你啊!”

溫寒秋雖然貴爲一派宗師,但也知道識時務爲俊傑,當即跪在塔內,苦苦求饒。

“洪戰到底在搞什麼鬼?”

秦羿問道。

“這個,我,我真不知道,侯爺我快受不了了,求你快放了我吧。”

溫寒秋身上的肌膚開始皸裂,滲出了血水。

他強行催動寒冰罡氣想要抵抗,卻是毫無作用,冰法在這種法陣內,還沒使出來,便已消融。

PS:今日更新完畢,明日再會,親愛的朋友們,晚安! “既然如此,那你就沒有人任何價值了。”

秦羿冷冷道。

“少幫主,荀長老,你們給我求求情!”

“我,我知道洪昭理的陰謀,只有得我相助,你們才能逃出生天,才能扳倒他啊!”

溫寒秋知道機會不多,像瘋子一樣跪地哀嚎。

“這麼說來,你還是有點用處的!”

秦羿摸了摸鼻樑,微微一笑,旋即眉心射出一道火印,沒入了溫寒秋的頭顱。

“我已經在身上種下了火咒,但凡你有半點賊心,必爲神火所焚。”

“希望你不是個廢物,否則你還是難逃一死。”

秦羿傲然道。

“侯爺放心,我一定不會讓你失望的!”溫寒秋咬牙切齒道。

對他來說,現在最重要的是活下去,至於是做人還是做狗,就是次要的了。

“說吧,洪昭理又打算玩什麼把戲?”

秦羿冷冷問道。

“上次你與幫主談崩了,他暗中調集了殺堂,以及黑暗工會至少七名宗師級殺手,打算在你回國的時候下手。”

“這一次,將會是天羅地網的襲擊,就算殺不死你,他們也會將飛機炸燬,到時候你就是大羅神仙下凡,也難逃一死。”

溫寒秋和盤托出。

“父親怎能如此狠毒!”洪文彬氣的壓根癢癢,卻又無可奈何。

“何止於此,幫主不日就會下達調令,要把你調到中東地區,去做堂主。”

“少幫主,無情最是帝王家,你父親已經內定了洪戰,讓你去中東,正是爲了給他讓路。”

溫寒秋冷笑道。

洪文彬心頭最後一絲親情徹底泯滅了,被調到中東那亂得一團糟的鬼地方地方去任職,無疑是讓他去送死。

“如今只有咱們團結起來一條心,才能助你奪回大位,否則你絕鬥不過洪戰。”

溫寒秋凜然勸道。

他不在乎爲誰效命,一個人只要有價值,才能好好的活下去。

而助洪文彬篡位便是他最大的一張王牌。

秦羿微笑不語,負手向天。

這正是他想看到的,洪幫就是一座堅不可摧的城堡,只要內部坍塌了,屆時他只需伸出手指頭,助上一臂之力,便可摧毀它。

“父親既然如此不念父子之情,他不仁,就別怪我不義了。”

“侯爺,你吩咐吧。”

洪文彬終究是下定了決心。

“不急,溫長老,以你的本事,找到洪戰應該不難吧。”

“你有一分鐘的時間。”

秦羿冷冷道。

“別急,我兒玉成與洪戰素來形影不離,我或許可以查探到他的消息!”

溫寒秋抹了一把頭上的冷汗,慌亂道。

說話間,他麻利打了個電話。

待掛完電話,溫寒秋一臉的鬱悶的罵道:“讓我到這來當馬前卒,竟然只爲了去找我那侄女,洪戰小兒,狂悖欺我。”

“你侄女,是雪妍嗎?”秦羿面色一寒,雙眼半眯,瀰漫着凜冽的殺氣。

“怎麼,侯爺也認識她?”溫寒秋納悶道。

“壞了,他們在哪?”秦羿驚道。

洪戰擺了這麼大的陣勢,不惜派溫寒秋來拖住她,肯定是要對溫雪妍心懷不軌。

溫寒秋剛說出地址,秦羿已經化作一道閃電,飛身而去。

……

溫家別院內!

溫雪妍隨着溫玉成走進了溫家豪華的別院。

大廳內,擺放着名貴的梨花木桌椅,溫雪妍坐了下來,焦急的問道:“堂哥,叔叔呢?你不是說他病了嗎?”

“堂妹,你先喝杯茶,我這就去叫他老人家。”溫玉成笑道。

說完,給旁邊的管家使了個眼神,立即有人端上來了熱茶。

溫雪妍接過茶,毫無防備,品茶而候。

見她香茶入喉,溫玉成嘴角浮現出一絲冷笑,拍了拍手掌。

吱嘎,大門陡然關閉,自裏間走出來一個面色輕浮之人,卻是洪戰。

溫雪妍見過洪戰,這位洪幫的二公子,好色貪婪,渾身散發着令人噁心的香水味,在華人圈中,不知道多少漂亮的女孩被他禍害過。

洪戰的出現,讓她心頭一驚,頓覺不妙。

“堂哥,你什麼意思,叔叔呢?”溫雪妍放下茶杯,冷聲問道。

“小妍啊,我父親特意叮囑,今晚要成了你和洪戰公子的好事,你忘了,咱們溫、洪兩家的聯姻?”

溫玉成壞笑道。

“堂哥,你我可是血脈親人,你怎能如此齷齪!”

“想要我跟姓洪的在一起,門都沒有。”

溫雪妍嬌喝之餘,站起身就要往門外走去。

“美人兒,沒用的,這裏已經被封死了,今晚只有你我風月,好好享受吧。”洪戰壞笑走了過來。

“你做夢!人渣!”溫雪妍痛聲罵道。

Views:
73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