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一說過,我的安全他可以保證。而我懷疑,這件事情或許與魔音有關,所以……

“咱們也走吧。”我對楊一說。

楊一點點頭,鄭重其事的拍了拍我的肩說:“你放心,我會盡全力讓咱們置身世外。你別太有心理負擔。”

我吸了一口氣,自嘲道:“果然,人還是需要有點冒險精神,才能博出一線希望的。”

無論救不救得了,總得要試一試吧。

到了那棟房子門口,我們一個一個魚貫入。因爲下雨。也因爲本來就沒有窗戶,所以這一進這棟房子,就顯得非常黑。

眼睛一時間沒有辦法適應黑暗,所看到的東西就是一片漆黑,其餘什麼都沒有。

不知道誰在門口摸索了一下下,叫道:“有開關。”

“你按一下看看,這裏也可能不通電。”

這裏荒蕪一片,應該是不通電的。沒想到開關一按。閃了一下以後,這裏竟然被照得亮堂堂的。

“有電……”

不但有電,光線還很強很好。而且——

我聽到現場有人發現了“哇……”的輕嘆聲,其實我也差點忍不住在要“哇”一聲了。

這是一間比較大的客廳,一樓似乎就只有一個客廳,在東角的地方設了一個樓梯到二樓。整個客廳看上去非常寬敞,佈置得體。有沙發,有茶機,冰箱,等等。

客廳的正中間是一個大型的圓桌,上面放了一些餐具。但因爲大概很多年沒有被人用過,所以布了一層灰塵。

牆壁是少女心爆棚的粉紅色,雖然沒有窗戶卻拉了很多白紗一樣的窗簾。一般人家裏有的傢俱。這棟房子裏全部都有。

“這地方挺不錯的,以前應該住的是一家很錢的人家吧。”王可可感嘆了一聲。

我環視了一圈,發現這裏雖然看上去應有盡有,但是獨獨缺了電話。

不過現代人有了。也不裝固定電話很多年了。

一樓大致就是這樣,因爲只有一個客廳。我們便直接再上二樓。上了二樓首先也是一個客廳,但這個客廳要小很多,因爲住的房間在二樓。

整整九個房間。

九個……

圍繞着這個客廳,一共有九個房間。而我們正好是九個人。不多不少。

大家把手中的行放在客廳的中央,仔細地來打量這房子。

“九個房間,真的是不多不少。太巧合了。”我對楊一說。

楊一點點頭,接着說:“你有沒有注意看下面那張大桌子?”

“我看到了,倒蠻有中世紀歐洲電影裏面的那種桌子的感覺誒。”我說。

“那你有沒有注意到擺放的餐具?”楊一又問。

我仔細地想了想,誠實的搖搖頭,笑道:“我沒有注意到,擺放的方位有什麼特別嗎?我可看不出來。”

楊一笑着搖搖頭,解釋道:“不是方位,是數量。也正好是九副餐具。”

“這麼巧?”

當時我只是隨便瞟了一眼那張桌子,覺得有些特色,完全沒有注意到餐具有多少副。還是楊一細心。

如果算上朱河和黃亞斌,他們正好九個人。但現在他們倆個已經死了,所以只有七個人。而我楊一,加在他們裏面也正好是兩個人。

還有這房間也是,正好九間。

這房子應該是建得比較早了。卻偏偏剛好建了九間?

普通人家裏怎麼會把房子建成這樣?一樓竟然一個房間都沒有整個都是客廳,剛好夠同學聚會來狂歡。

外面看起來,像建造了多年的房子,但裏面卻並不是這麼回事。

“我總覺得很詭異。”我對楊一說。

楊一淡淡地笑了笑,沒說話。

我們在這裏竊竊私語,他們同學們也早就聊開了。先是討論了一下這棟房子,後面就開始各自挑房間了。

他們把所有房間的門都全部打開,發現裏面的日用品非常充足。牀上甚至有被子,只是疊了起來並且用報紙鋪在上面擋灰。用手摸一摸,那被子還一點都不潮。非常乾燥,冬天睡覺也不會冷。

“我一定是有人提前準備了,不然怎麼會那麼全?”王可可說。

軒宇點點頭:“如果是這樣,那我就鬆了一口氣了。我覺得鬼魂不會去準備這些東西,說明也是有人爲操控的。”

他這話說得有道理,所以大家都稍稍鬆了一口氣。只要有人爲因素參與了,就不用太過於害怕。因爲人與人還有抗衡的可能,而人與鬼,則完全是任憑宰割,毫無還手之力。也沒有任何辦法來抵擋。

之前情緒一度失控的馬偉華這時候也慢慢恢復過來了。必竟是已經三十多歲的壯年男人,不至於那麼一嚇就一蹶不振了。

雖然房間有九個,但洗手間卻只有一個。馬偉華去了洗手間,一會兒聽他叫道:“有水,有自來水。”

有水,這可解決了太多問題了。

高百靈打開他們的行李箱,裏面有各種零食,新鮮蔬菜,還有大米等等。數量雖然不少,但人也不少,大概能夠吃一天就已經很不錯了。

軒宇說:“我剛看到樓下有一個很大的冰箱,我去看看有沒有備點什麼。”

說着他就下去了。而其他人。則這裏看一看,那裏碰一碰。

因爲有水有電,自己也備了吃的,所以同學們的緊張和恐懼的情緒稍微放鬆了一點點。

過了一會兒,聽到軒宇在樓下叫:“這冰箱裏塞得滿滿的,還有紅酒白酒啤酒,各種零食,主食等等。”

他很快跑上來了,語氣裏有些興奮:“一定是有人準備的,這些東西都用保險袋裝着,這都是人爲作用的。所以大家也不要太緊張了,有人咱們就有希望不是嗎?”

接下來便是集體鬆口氣的聲音。

我也跟着暗鬆了一口氣,但轉頭看到楊一,他的臉色卻比剛纔還要不好看。

我小聲問:“你怎麼了?有人在操作,也說不定之前的事都是人在做,應該感到放心纔是。怎麼你這個表情?是不是人殺人你就沒有興趣,和咱們要找的那隻鬼沒有關係了?”

“恰恰相反。”楊一面色沉重地看了我一眼,接着說,“這個問題我晚一點再和你討論。今天晚上必然是要在這兒過夜的,咱們挑最邊上的兩個房間吧。”

我卻說:“住中間比較好吧,我覺得住中間人氣更旺一點。”

楊一說:“你還記得那封郵件裏,連碧有念名字嗎?我不知道那順序是怎麼樣的,但對於我們來說,他們是一個整個。不管順序從哪裏開始,咱們首先要能置身世外,保證了自己,纔有可能保證別人。”

我頓時恍然大悟道:“有道理。”

於是我和楊一便挑了最邊上的兩個房間。而他們則從前到後排列的是:高百靈。王可可,樑纖,馬偉華,肖傑,汪威,軒宇。

雖然房間是分開住,但客廳只有一個。所以也沒人覺得會害怕。

九個房間的佈置全部一樣,因爲房間太多又有一個客廳,所以其實臥室的地方很小,除了一張牀和一個衣櫃,幾乎容不下其他東西。

但這並沒有什麼要緊的,只是臨時住一住,並不需要多大的房間。

客廳裏有一個開放式廚房,裏面有餐具準備得非常詳細具體,也是幾乎什麼都有。

高百靈進了洗手間後又通知大家:“洗手間是有熱水的。”

有熱水,就可以洗熱水澡,這簡單是太好不過了。

我鬆了一口氣,原本還以爲今天晚上是一定會用冷水的。晚餐大家都直接用零食和泡麪解決了問題,接着就是輪流洗澡。因爲人太多,從七點多鐘就開始排,一進排到上了十點才終於完畢。

我問軒宇:“離今天過還有兩個小時,你們是不是可以開同學會?”

軒宇搖搖頭,回答我:“你沒有看到我們還帶了行李過來嗎?咱們至少是要在這兒住8天。”

“8天?”我有些奇怪,爲什麼是8天?

“具體來說是七天8夜,加上今天晚上,就是8夜。”軒宇坐在客廳的沙發上,高百靈最後一個洗完澡,穿着厚厚的睡衣走了過來。其他大部分人已經回房間自己做自己的了。

她身上因爲剛剛洗完澡,散發着一股清香,問我們:“你們在聊什麼。”

洗過澡以後,緊張的心情更是放鬆了很多。高百靈把頭髮擦了一個半乾,用手抓

着秀髮,使它們幹得更快。 我問:“沒有帶吹風機嗎?”

“帶了,不想用,現在還睡不着,看能不能自然幹了。吹風機吹了以後,頭髮簡直不要太糟糕。本來我的髮質就不好了。比不得你們這些小姑娘,怎麼鼓搗都沒有事。哈哈。”

會開玩笑,說明心情已經完全回覆了。我點點頭,朝她笑了笑。安慰道:“我看這兒也挺好的。沒有咱們之前想象得那麼誇張。”

隨便聊了兩句,覺得高百靈和軒宇似乎有話要說,我正也也有問題想要問楊一,便進了房間。

將被子什麼的鋪好,桌子的和牀頭的灰塵擦乾淨以後,又走進客廳,去敲楊一的房門。

楊一已經把房間都打掃乾淨,桌面和牀頭都擦得一塵不染。我進去笑道:“你果然是好男人啊,愛乾淨。”

楊一謙虛地說:“已經習慣了,也沒有個凳子,直接坐在牀上吧。”

我也不客氣,擡腿就坐在牀尾了。問道:“他們在覺得害他們同學的是人,並且所以稍微鬆了一口氣,你怎麼會說恰恰相反?”

“如果是人,怎麼解釋那一場車禍?又怎麼解釋你看到的場景呢?”楊一反問。

見我沒說話,他又說:“一輛車會忽然開過來撞人然後爆炸嗎?”

這麼說起來確實有些可疑。但是那些放在冰箱的食物,還有村子荒蕪這麼久竟然還通着電,又怎麼解釋呢?

這總不至於是鬼魂可以辦得到的吧?

“你不要以爲冰箱裏面備了充足的食物,就認爲這是什麼好事。怎麼可能是好事呢?”楊一搖搖頭說。

“什麼意思?”

“你現在去試試開開那扇唯一的門。絕對打不開,出不去。備滿了食物的用意在於不讓他們餓死,你沒聽到說要在這裏住8嗎?這是要困他們困8天吶。”楊一搖搖頭,輕嘆了一口氣。

是啊!我才恍然明白過來,準備這麼多的食物並不是非常好的事,從另一個方面說,意味着他們最少8天都出不去了。而我和楊一豈不也是出不去?

“咱們能夠做的,就是靜觀奇變。周沫,你不要強行插手。”楊一走過來拍了拍我的肩,鄭重地說。

我無奈地苦笑道:“也得讓我有那個能力啊。”

“我的意思就是,無論發生什麼事,先什麼都別做。答應我。”

楊一看着我,目光中全是鄭重其事,眼中還帶着濃濃的關心。我頓了頓,點點頭。

“對於這件事,你有什麼頭緒嗎?”我問。

楊一說:“現在我還不能確定,你呢?有沒有什麼想法?”

我一向沒太明確的方向。腦子轉得也不是很快。所以我還是笑着看着楊一,說:“我就覺得我們她是通過聲音來念名單的,因爲和聲音有關,所以我就聯想到了魔音。說不定能從這件事情上找出一點頭緒來。你怎麼想的?”

楊一點點頭。誇讚我能夠想到魔音已經不簡直了,他也聯想到了魔音,卻是從另外個方面。

我問:“哪個方面?”

“你傻啊?我剛纔說麼久,都是白說了?”楊一無語地搖搖頭,臉上一副恨鐵不成鋼的表情。

我有些不好意思,瞪了他一眼。這樣子也許在他看來很傻b,所以他伸手在我的腮上擰了一把,疼得我一把掌打在了他的手上,罵道:“你產病吧,你捏我幹啥?”

楊一笑道:“我是看你傻得可愛。”

“都什麼時候了你還有心情開玩笑,跟我說一說。”

楊一說:“我不是剛剛纔跟你說過,朱河和?亞斌的死和鬼魂有關嗎?不然你認爲能有什麼原因讓朱河無緣無故跑到井邊去引發心肌梗塞,又是因爲什麼使一輛無人駕駛的卡車去撞人並且燒死了人?但是,這裏的佈置,還有冰箱裏那些從超市裏買的食物,對明顯是人買的。難道人跟鬼魂合作?你認爲可能性大嗎?”

我拍了拍頭,懊惱地道:“對呀,我這纔想到啊!不是人跟鬼魂合作,而是人跟鬼魂根本就是同一個人,纔會出現你說的那種情況。”

楊一點點頭。

人跟鬼是同一個人。那麼很可能是主導這一切的就是魔音。

有可能跟魔音扯上關係,令我的心情又緊張又期待。我一直覺得我能夠找回部分的記憶的原因和魔音有關。每次記憶出現之前,都會有歌聲,很可能是魔音的作用。

如果這件事情也是它主導的,那我就離了解她越來越近。爲什麼,他會殺連碧的這些同學?

蜜戰99天:高冷帝少太危險 難道魔音就是連碧?

不對,如果連碧就是魔音,那豈不是魔音早就死了?

這不可能。

“你在思考什麼。說出來我聽聽。”楊一見我垂着眸,半晌沒有說話,好奇地問。

我說:“我在想,這魔音一定是和連碧有什麼關係,而且這關係還非同一般。如果魔音是連碧的話,那她豈不是早在8年前就已經死了?所以這一定不可能。”

楊一點點頭,表示我說得對。

“所以,咱們可以從連碧入手來查一查,究竟她身邊的誰,做爲魔音的可能性最大。”

楊一又點點頭,誇讚了一句我還算聰明。

但現在問題來了,我們所在的地點沒有通訊。不能和我界取得聯繫。不要說是有4g網了,就連信號都沒有。打個電話都不行。

查連碧,根本就無從下手。

“雖然現在沒有通訊設施,但我們身邊有很多當初和連碧很熟的人呀,對不對?咱們可以通過他們問一問。說不定有什麼線索。”楊一拍了拍我的肩說。

他說得對,雖然我們的通訊設施不能用,但我們身邊有曾經最熟悉她的同學。想到這裏,我立刻站起來說:“我現在就去問。”

楊一聳聳肩。

現在客廳裏只有高百靈和軒宇在,他倆跟我的關係在所有人裏面算是最好的了,現在問他們正是一個好機會。

我打開門,只見高百靈和軒宇倆個沉?着坐在沙發上。這裏沒有小說,沒有報紙。也沒有電視機,也沒有信號——等於是沒有任何可供娛樂的東西,兩個人只能坐在沙發上發呆。

聽見聲響他們回過頭看着我,見我沒有直接回房而是向他們走了過來,高百靈便跟我打招呼:“這麼晚了還不打算睡?”

“你們不也沒有睡嗎?”我笑道。

高百靈嘆了一口氣:“發生了這麼多事,怎麼睡得着?就算是身體想睡,腦子也不能停止運轉。”

“既然睡不着,那我們聊會兒天唄?”

他們問我聊什麼。

我想了想說:“其實我是想問一下,你們當初跟連碧關係還不錯,知不知道她有沒有什麼特別要好的朋友?”

“特別要好的朋友?”高百靈不解地問,“怎麼想起來問這個?”

“你們不是覺得殺人的不是她的鬼魂,而是人嗎?既然是人,那咱們得把那個人找出來才行吧?只要找到了那個人,咱們才更有可能活下去。不是嗎?”我反問。

高百靈和軒宇兩個人同時沉?了一下,高百靈纔開口問我:“你真的覺得是人所爲嗎?如果真的是一個人,我想破腦袋也想不到他究竟是怎麼殺了朱河跟?亞斌的。”

“你們又不是專業查案子的。想不明白很正常。”

軒宇說:“連碧的朋友很多,她在學校的時候人緣非常好。無論男生女生,都挺喜歡和她交往的。她的學習很好,一到考試的時候,大家都喜歡圍着她轉,讓她幫忙劃重點之類。總之,你要問我究竟跟誰的關係最好,我也是實在說不出來。覺得和所有人都好,又都和所有人……一般般吧。”

高百靈想了想說:“要說最好的,可能就是同宿舍的那個女孩子,當初幫她說了話以後,被學校施壓又閉嘴了。但是……這個女生早在7年前就死了。剛畢業不久的時候。患上了子宮癌還是宮頸癌,發病後很快就死了。其他的……”

高百靈搖搖頭,其他的她就想不太起來了。

軒宇也搖搖頭:“確實想不起來,她跟誰的關係最好。”

“那,她有沒有男朋友?”我又問。

從他們口中我知道,連碧長得很漂亮,爲人友善,班上幾乎所有男生都希望她女朋友。那麼,她到底有沒有男朋友呢?

高百靈和宇軒陷入了沉思當中,很快軒宇就搖頭了,他告訴我連碧應該是沒有男朋友,就是因爲她一直沒有交男朋友,所以自己還一直覺得有希望。

高百靈緊接着也搖搖頭,稱沒有見過她和哪個男生走得特別親近。

我們正說着,忽然插進來了另外一人個聲音:“也不見得沒有。你們不記得,她每每一到週五,就消失不見了嗎?”

我們同時回頭,看到樑纖踩着一雙棉拖鞋走了過來。剛纔聊得太投入,竟然沒有聽到她開門。

高百靈說:“她確實大部分週五晚上就會走,但她說是要打工。沒有說交了男朋友。”

Views:
77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