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對她說,“你身子那麼弱,還是好好歇着去吧!”

李魅眼睛因爲哭太久,腫的跟兩核桃似的,這會兒想哭也哭不出來了,聲音有些嘶啞的對我們說,“我小時候,差點兒誤闖柴房,當時被我哥及時發現,爲此還狠狠地訓斥了我一番。我當時覺得奇怪,一個柴房爲什麼不能靠近,後來想辦法打聽了,才知道這柴房裏封印着一隻山妖。”

我不禁的脫口道,“還真的有蛇怪什麼的啊!”

李魅搖搖頭說:“我不知道到底是什麼妖怪,只是知道,有些時候我爹會到這裏練功,然後一個人自言自語似的,說着很多話!有一天,我還聽到我爹發脾氣的說什麼不行,說不可能送活人給誰吃!” 墨九狸和帝溟寒想了想也確實沒有著急,正好沒事,墨九狸用了兩天的時間,給書老做了一大堆的好吃的,然後才把帝溟寒,韓瑜,花護法等人,都收到了空間裡面……

然後書老帶著墨九狸來到了雲下界秘境的入口,就在藏書閣的后側,半空中一團迷霧漩渦不斷的閃爍著,書老看著墨九狸說道:「去吧,一切小心,不要硬來,沒有什麼比你活著重要的!」

「師父,我知道了,我一定會回來的!」墨九狸看著書老說道。

然後縱身跳進了漩渦裡面,書老站在原地一直看著,直到入口關閉,才轉身回去……

最近有墨九狸等人在小院陪著他,忽然間都走了,書老還真的是有些不習慣了……

——

雲下界秘境內

墨九狸落地感覺屁屁有點刺痛,低頭一看,原來自己坐在了一堆乾柴上面,而且似乎周圍還有火星,墨九狸疑惑的抬起頭,就看到一男一女憤怒的瞪著自己……

墨九狸這才仔細看了眼周圍,發現自己似乎把這對男女想要生火的火堆給壓滅了!看起來他們是先進來的,打算在這裡休息,生火取暖的……

想到這裡,墨九狸乾笑兩聲,淡定起身走下來說道:「不好意思,把你們的火堆弄滅了,我再幫你們點上!」

說著墨九狸也沒看直接一到火焰丟在自己剛才坐的位置上面了,可是墨九狸發現自己把她壓滅的火點燃后,這對兄妹似乎更加生氣了呢?這是為什麼呢?

「主人,你把人家的食物燒沒了!」小書無語的提醒道!

墨九狸聞言這才仔細看了眼火堆,果然,上面還有一條魔獸腿竟然被自己的火焰瞬間燒成灰了,難怪對方這麼瞪著自己了!

「咳咳,不好意思我剛才沒看到,這個送給你們,算是賠禮!」墨九狸看著兩人憤怒的眼神,又乖乖的拿出一隻收拾好的魔獸遞給對方說道。

對方見狀,臉色這才微微緩和了下接過墨九狸遞過來的魔獸,開始烤肉,看了眼一個人的墨九狸,看起來年紀小一點的女子說道:「你賠給我們的這個比我們那個大,你也留下來一起吃吧!」

「不必了,我不餓,我先走了,告辭!」墨九狸看了眼四周,然後笑了笑說道。

說完,也不等對方再說話,便轉身離開了!

兩人看著墨九狸離去的背影一愣,倒是沒有再說什麼。

墨九狸離開兩人的視線,又走出了一段距離,確定了周圍沒有人,這才心念一動把帝溟寒,韓瑜,花護法等人都放了出來……

韓瑜進入墨九狸的空間后,可是震驚了好一陣子,同時也感激墨九狸對自己的信任,讓自己進去她的空間,心裡也發誓更加效忠墨九狸夫妻了……

「我們先休息一晚,明早再趕路,不然這麼黑也看不出什麼來……」墨九狸看著幾人說道。

大家沒有意見,就原地休息了,因為他們進來前剛美餐了一頓,現在也不餓,所以墨九狸只是拿出幾顆靈果給大家吃…… 盤俊聽到這裏立即站起身,說要再去那個柴房看看。

那個李魅也要去查個究竟,我步子遲了些,還沒跟上他們,就聽到有人從外面進來,於是就慢下了腳步。凝神望向來者。

等那個人走到光影裏,我才瞧見那個人是個長相憨厚的年輕男人。

我問他,“你誰?”

那個年輕男人一看到我,就跟傻了似的站在那裏,眼珠子眨也不眨的,將我嚇了一跳。心想我有那麼難看嗎?將這人都要嚇死了樣子?

這個意識,還真讓人不怎麼爽快!

所以我走到那個年輕男人面前,對着他咳嗦一聲,讓他緩過神來。並問他幹嘛那種眼神看我?是覺得我長得醜,還是覺得我像個鬼嚇着他了?

那年輕男人臉一紅,憨憨的撓着腦袋,沒一會兒就將腦袋撓的跟個鳥窩似得了,看得我倍覺好笑。

我見他吭哧個半天,憋了個好大的紅臉,都沒說出什麼來,就覺得這是個憨憨的老實人,也就不逗他了,直接問他什麼名字,到這裏來又有什麼事兒?

那年輕男人又撓撓腦袋,偷瞄我一眼時,被我逮個正着,就臉紅的收回眼神,在那裏搓着手心。

我等了一會兒沒聽見他回話,就有些不耐煩了,湊到他面前,對着他猛喝一聲,嚇得他馬上白了臉,往後縮着身子。我嚇唬他說,再不說話,就將他剁了喂山裏的野狗。

他就嚇得要哭了似的,一臉的窩囊樣子,讓我既好氣又好笑。在我一再的逼問下,那年輕人才磕磕巴巴的說,他叫阿牛,來自頭排鎮,是奉了他師父之命,過來請黑山神赴約。

說完就將一張請柬拿出來。

我對他說黑山神已經死了,不能赴約了,我也和黑山神沒半分關係,這個請柬我不能收!

但那個阿牛瞅了我一眼,似乎不相信我的話,嘴上還說,“師父說漂亮的姐姐都會騙人,讓我不要輕易相信,所以……所以……我不會信你的話!這請柬,我反正就交給你了!”說完就將請柬往我的手裏一塞。

我又好氣又好笑,雖然這個阿牛憨憨的挺可愛,但請柬這事可不是隨便能接的,我又將請柬塞到阿牛的手。還威脅他說,“你再交給我,小心我揍你了!”

那個阿牛就嚇得一抱頭,登時將我逗得捂着肚子笑成一團。

那個阿牛見我笑了,就傻傻地盯着我看,我立即止住笑,瞪了他一眼,他就嚇得縮頭,害怕我真的去打他的樣子。

我無奈的嘆嘆氣,對他說,“我沒有騙你,這裏真的剛死了人,滿門被絕殺!這李家只剩下一個女兒,她還有喪事要處理,哪裏有什麼心情赴什麼約,你還是拿着請柬回去吧!”

那阿牛聽我這麼說,就一副要哭的樣子說,他要是請不到黑山神,就會被師父打死的!

我說,你就說實情,你師父要不是混蛋的話,幹嘛打你?

那個阿牛仍是犟着不肯離開,後來猛地掃見我左手背上追命符印,就突然哈哈大笑兩聲,嚇得我一激靈,很想給他一鞋底子。

他說,他聽他家師父說了,黑山神最擅長易容僞裝,但無論他怎麼僞裝,手上的黑色火焰狀的胎記是抹不掉的,所以他只要看到手上有那樣胎記的人,就可以認定那個人就是黑山神!

說完,他將請柬塞到我手裏,掉頭就跑了!

我追了出去,中途卻被盤俊叫住,就這麼一會兒的工夫,那個阿牛就跑的沒了蹤影!

我無奈的回來,將事情說給盤俊聽,並將請柬交給那個李魅。怎麼說這也是別人交給黑山神的帖子,黑山神不在了,那還有李魅,沒有我接這個帖子的道理!

不過,盤俊卻將帖子接了過去,他還沒打開看,就驚叫一聲,將那帖子扔到地上,大聲說那帖子上有毒!

我大吃一驚,這時往盤俊的手上看去,只見他的手指頭上似乎沾了粉色的顏料似的。當時我還以爲是從那帖子上沾了的顏料,說不過沾了顏料,洗洗就行了!

盤俊卻臉色更難看的說:“這是桃花蠱!不是顏料!”

我給嚇得差點兒跳起來,問盤俊這到底是怎麼回事?而且那帖子我也沾過手,怎麼我沒事呢?

盤俊苦笑一下,說我之前身體裏宿過金蠶蠱,又吃過巨蛇膽,早就已經百毒不侵,當然會沒事!

我急忙撿起地上的那請柬,看到那請柬哪裏是寫的什麼邀客之約,根本就是個問罪書,上面說讓黑山神交出玷污殺害一名少女的不肖之徒,半月爲限,不然就血洗清水寨,落款人是顧三春。

我念完請柬,那個李魅在一邊答話了,說她有個師兄確實愛上個叫絲絲的女孩子,那女孩子是陰婆子顧三春最喜歡的一個徒弟,但那顧三春和黑山神有仇,黑山神知道她師兄的事後,就勒令他斷了那個念頭。

她師兄莫名失蹤了三天,三天後回來時,就答應黑山神說幡然悔悟,可沒過多久,就傳出那個叫絲絲的女孩被人玷污殺害的消息。有人說親眼瞧見兇手是她師兄。想必那顧三春也是聽信了謠言,才下了這問罪書!

我一氣之下撕碎那個假請柬,說那顧三春也忒缺德了,也不分清誰會拿到這書信,就在上面下毒,這不傷害無辜嗎?

盤俊說這纔是顧三春的狡詐之處,她知道她的小伎倆一定不會讓黑山神中招,所以就用最粗鄙的下毒法子,無論是誰中毒,都是因爲黑山神管教弟子不嚴而起,要是黑山神任其慘死,都是要在江湖上毀了聲譽,損了威嚴的!

我一陣窩火,不過再生氣也沒什麼用。望了盤俊一眼後,問他能有法子結了這蠱毒嗎?

盤俊苦笑,說連阿嬤都不懂巫蠱,更何況是他。

我愁眉苦臉的嘆氣,心想看來只能去找那個顧三春了。

那個李魅聽說我們要走,一下子就急了,說和我們的賬還沒算完呢!別想就這麼一走了之!

我氣不打一處來,要不是因爲她,盤俊好端端的會中毒嗎?現在沒找她算賬,還幫她將黑山神的後事料理完了,就已經不錯。

就在我差點兒和李魅打起來的時候,盤俊突然臉色一變,指着門外說,有人偷聽! 一夜無話

翌日,天亮后,墨九狸和等人起身開始四處尋找目標,他們不是進來尋找天才地寶的,而是尋找宗政家族和韓家的人的,當然了遇到天材地寶墨九狸也是不會錯過的……

而宗政家族和韓家的人也是一樣,不過他們主要的目的是尋寶,如果遇到墨九狸和帝溟寒等人自然也不會放過,為了這一次的的事情,墨九狸還故意沒有讓王大神四個人進來秘境,還多虧了南宮瀾風跟四個人解釋,今年打開秘境的時間,就是幫助墨九狸他們剷除宗政家族和韓家,不然對他們也是威脅……

好在王大神四個人立即明白了墨九狸的苦心,感激都來不及,更不會要來秘境了!所以墨九狸和帝溟寒等人這一次的目的就是宗政家族和韓家的人,將他們都滅了,就算沒白來……

「進來的地點都是隨機的,想要全部找到他們也不容易!」帝溟寒聞言皺眉道。

「我有辦法,他們一定也想殺了我們的,只要我們找到一波宗政家族和韓家的人,然後就能知道他們所有人的樣子了!」墨九狸神秘一笑的說道。

「夫人,什麼辦法啊?」花護法好奇的問道。

「之前院長跟我說,這一次雲下界秘境提前開啟,很多人都措不及防,因此之前院長得到可靠的消息,宗政家族和韓家和所有在外的老傢伙們,擔心消息有詐,是院長為了我們故意放出來的,因此全部回到了宗政家族和韓家,確認消息,出發前他們更是每個家族的人,分成了五組,被不同的幾個老傢伙帶隊,一起進入秘境的,所以這一次任何一個進入雲下界秘境的人,都見過各自家族的所有人……」墨九狸看著眾人解釋道。

「那就好,真希望三個月的時間,我們快點遇上他們!」花護法聞言說道。

「狸兒打算怎麼做?」帝溟寒寵溺的看著墨九狸問道。

「臨走前師父說了,以著宗政家族和韓家的狡猾,他們一定會叮囑那些實力不如我們的族人,看到我們不要招惹立即走,所以遇到了不招惹我們的人,我們也放過他們,讓他們回去再死,至於遇到那些自認能殺了我們的,那就直接殺了!」墨九狸想了想說道。

「好,我們走吧!」帝溟寒說道。

墨九狸點點頭,眾人隨便選擇了一個方向,開始前進!

墨九狸等人這才仔細看了眼這雲下界秘境,幾乎是看不出來跟外界有什麼不同,連靈力都比外界濃郁了幾分,他們此刻所在的是一處山谷,周圍倒是沒有什麼人,也感覺不出有什麼靈寶……

於是幾個人直接往山谷外走去,剛出山谷,迎面走過來一隊人,墨九狸等人看到對方的樣子時,紛紛樓出了笑意,因為對方不是別人,真是從學院退學的宗政雲天,和宗政家族的人……

宗政雲天看到對面的人是一愣,發現是墨九狸和帝溟寒時,眼中露出冷意,終於被他遇上這兩個人了…… 我三步並作兩步,衝出去就將那個偷聽的人給抓了。

不過,等我看清那個人後,立即咬牙切齒,一副要活剝了那傢伙皮的樣子。

因爲那個傢伙不是旁人,正是那個送信的阿牛。之前看他挺憨厚的樣子,沒想到真是畫皮難畫骨,知人難知心!

我氣得哇哇大叫,只說要扒了那小子的皮。

那阿牛卻一副窩囊的樣子,抱着頭一邊求饒,一邊問到底是哪裏惹着我了?

我都快氣炸了,指着他罵,“你裝什麼傻,你將有毒的請柬交給我,害了我師父,我怎麼可能饒你?”

那個阿牛一副茫然的樣子,說不知道我在說什麼?那請柬是他師父讓他送的,他就送過來了。什麼毒什麼害人之心的,他可沒有,還說他阿牛堂堂正正的,我要是不信的話,可以將他的心挖出來看看!

我一呲牙,拔出魚骨劍,兇巴巴的對他說,“你當我不敢啊?看我現在就將你的心挖出來!”說完我就揮起魚骨劍,佯裝對着那個阿牛的胸口刺過去。

那阿牛緊閉着眼睛,明明怕的要死,卻倔強的在那裏強撐着,骨頭倒還是硬的很!

我也沒真想挖他的心,看他之前一副窩囊樣,現在卻有勇氣不怕死了,就相信了他一半。

不過,我心裏還是有氣,就狠狠地踹了他一腳,然後找了一截繩子,要將他綁了,將他當人質去問那個顧三春要解藥。

盤俊擺擺手,阻止我動手,他說他對顧三春也有所耳聞,那女人雖然愛施蠱,但還不至於蠻不講理,蠱是那顧三春下的,有道是兩國交戰,不斬來使,這阿牛是個送信兒的,何必爲難他呢?

盤俊都這麼說了,我也就不欺負這個阿牛了。不過讓我放了他,那是肯定不行的,要讓他帶路。

那阿牛一聽我不放他走,就笑呵呵的說,他之所以回來,就是因爲這天太晚了,他沒地方住,所以纔回來的。說完還問我有沒有吃的?

我這好氣,心想這傢伙還真會得寸進尺。不過,瞧着他真是一副風塵僕僕的樣子,我也就心軟了,卻幫他盛了一碗白米飯。我還沒將剩菜端上來呢,這傢伙已經將白米飯給吃完了。

那碗裏最後一粒米,也被他撥進嘴裏,看樣子真是餓極了!我轉身又幫他去盛了一碗,讓他慢慢吃,之後還幫他燒了鍋熱水,讓他待會兒找個盆將就着洗把臉、洗個腳的。

我囑咐他的時候,口氣惡聲惡氣的,但還是瞧着那阿牛頓了一頓,眼睛閃過一種很奇怪的光。我再細看時,他低下頭悶着吃米飯,頭都快埋到碗裏的樣子,逗得我直想笑。

而這期間,盤俊則一直盯着那個阿牛看。

以至於,我還以爲盤俊發現什麼不對來了,兩個人獨處的時候,我就問他,但他卻表情寡淡的說了句,“那小子喜歡你!”

我正喝着茶呢,這一句話,讓我直接將茶水喝到氣嗓子裏去了,差點兒沒嗆死我。

我瞪大眼睛像是看個怪物似的望着盤俊,問他,“你說什麼呢?”

盤俊輕哼了一聲,語氣冷冰冰的,“說大實話!”

我乾脆直接用手摸摸盤俊的額頭,對他說,“你準是發燒了,要不咋說胡話了呢?我才和那阿牛第一次見,你也能亂想,真是服了你了!”

盤俊將我的手抓住,握住手心裏,那手心微暖,卻釋放着一種說不出來的奇妙感覺,讓我慌張的將手趕緊抽走。

盤俊挑眉又是一聲輕哼,說的話,也不知道是說給我的,還是說給他自己的,竟然說了句“我的就是我的!”,然後就讓我趕緊去睡吧!明天要幫着李魅找到殺死黑山神的妖孽。

我一愣,問他,“我們不去見那個顧三春嗎?”

盤俊一邊走,一邊背對着我擺擺手,然後就回廂房了。

我急的一跺腳,這還真是皇帝不急,太監急。只是我也知道盤俊那脾氣,他要是決定了的事,不容易改。

而在盤俊回屋後,我瞧見一個嬌俏的略顯鬼祟的身影,從北屋縮了回去。

我知道指定是李魅那女人偷聽了。這會兒看到她,覺得她跟我一樣挺可憐的,如果盤俊沒有中桃花蠱,我倒是不介意幫她一把,問題是……

我皺皺眉,嘆了口氣,此時也就想着,明天趕緊將一切幫那個李魅處理好了,然後找那個顧三春去!

我在東廂房歇着,也是真困了,這會兒都凌晨了,一沾到牀,就困得不省人事。

不過這一覺睡得真不怎麼好,老是做夢夢見有一條蛇躺在我旁邊,然後對着我的耳朵打呼嚕,我在夢裏還罵,怎麼還有打呼嚕的蛇?這也太奇怪了吧!你打呼嚕就打呼嚕吧,怎麼還只對着我的一隻耳朵打呢?

等我實在受不了了,從夢裏驚醒了,才發現有些奇怪,我身邊怎麼躺着一個人呢?

再定睛一看,竟然是那個阿牛?這可把我驚着了!尖叫聲足夠戳破天!

盤俊很快就因爲我的叫聲衝進來,然後拎個野豬似的,將那膽大包天的臭小子給拎出去,直接給水缸裏了!口口聲聲的說要淹死他!

那個阿牛被水淹的時候,才一下子醒了,弄不清狀況,嚇得他說,怎麼夢見發洪水了?

盤俊臭罵一句,“發洪水?我看你是發昏了!該好好清醒清醒了!”說完就將阿牛的頭按進水缸裏去。

那阿牛咕嘟嘟的喝着水,不一會兒動靜就小了,我害怕真將人淹死了,就趕緊推開盤俊,讓那阿牛從水裏撈出來,他趴在缸沿兒上,不斷地從嘴裏往外吐着水。

盤俊臉黑的跟鍋底似的,問我有沒有被他怎麼着?說非剝了這色膽包天的小子不可!

我說沒怎麼着。平時要是說個殺人什麼的挺容易的一句話,但真要是殺人,沒那麼容易。我又沒被怎麼着,這時候就反而勸起盤俊,說問問清楚再說!

等那個阿牛緩過勁兒來了,我纔開始審他。結果他還挺委屈,說好端端的睡着,不知道怎麼着就進水缸裏了!嚇得他魂兒都快沒了!

我說,那你進哪屋睡的覺? 在學院的時候,他沒有把握在擂台上殺了他們,但是現在不一樣了,他身邊跟著的都是家族的老祖宗們,是他父親專門派來保護他的,免得他遇上墨九狸和帝溟寒而遇害……

沒有想到,自己剛進來兩天,就遇到這兩個人,真的是太好了!真是天堂有路他們不走,地獄無門他們送進來啊……

巧的是,墨九狸和帝溟寒看到宗政雲天等人,也十分的開心,畢竟在學院沒殺成,這裡總不會再讓對方跑了的!

「老祖宗,他們夫妻就是上官害和上官狸!」宗政雲天冷冷的瞪著墨九狸和帝溟寒兩個人說道。

「你說就是他們滅殺我宗政家族無數高手和暗衛的夫妻?」其中一個宗政家族的老祖宗聞言皺眉問道。

「沒錯,從他們去到學院報名那天殺死我妹妹開始,我們宗政家族的人就不斷被他們夫妻斬殺,到現在沒有碰到他們一根汗毛,可是我們宗政家族的人,卻因為他們夫妻死了不計其數!」宗政雲天憤怒的說道。

身為宗政家族的少主,他第一次如此丟人,不知道被多少人嘲笑他因為一對夫妻離開學院,今天這個仇他一定要報,否則他心難安……

「真是冤家路窄呢,宗政雲天我們又見面了,這一次你還有什麼地方可逃呢!」墨九狸等人站到宗政雲天的對面,笑著說道。

「上官狸,上官寒,今天就是你們的死期!」宗政雲天聞言怒道。

「呵呵,這話我也送給你們,看起來你今天帶了不少人保護,是怕單獨遇到我們,死都不知道自己死的吧!」墨九狸看了眼宗政雲天身邊的八個老者,還有身後一群暗衛諷刺的說道。

宗政雲天被墨九狸的話氣的不清,但是墨九狸說的事實,他無法狡辯!

「上官寒,上官狸,別廢話了,如果你們願意自盡在此,我們留你們一個全屍,否則,別怪我們不客氣!」宗政雲天一個老者根本沒有把墨九狸和帝溟寒放在眼裡說道。

「好啊,這話我換給你們,如果現在誰怕了,就自盡原地,我留你們一個全屍,否則你們就只能死無全屍了!」墨九狸微微一笑道。

「狂妄,既然如此,老夫就來會會你!」老者憤怒怒道。

「等我!」帝溟寒看著墨九狸勾唇一笑道。

「小心點兒!」墨九狸點頭說道。

帝溟寒抽出寒狸劍,直接對上了宗政家族的老者,老者沒把帝溟寒的劍當回事兒,直接伸手去擋,可是等到一劍下去,老者才驚覺不好急忙倒退數步,看著自己被燒傷的皮膚,還有險些被砍斷的手腕,詫異的看向對面的帝溟寒:「你的劍是什麼劍?」

「沒你賤!」帝溟寒微微一笑道。

「什麼?」老者沒明白帝溟寒的意思,下意識的問道。

「老傢伙你好蠢啊,我家主子的劍叫做沒你賤沒你賤!」花護法在一邊大聲喊道,第一次感覺主子說話也這麼毒舌啊! 那個阿牛指着東廂房說,“就在那屋啊!是李姑娘讓我進那屋睡的,我問她要蠟燭,她說家裏窮,蠟燭捨不得分給我這樣白吃白住的人,我就摸黑進去的……”

我聽到這裏就全明白了,讓盤俊將這個阿牛放了。

盤俊氣不打一處來,要去找那個李魅算賬。

還不等盤俊去將那李魅揪出來,那女人就自己蹦出來了,一副死也不怕的架勢,對盤俊逞着英雄,說事情就是她做的,怎麼着?還臭罵了那個阿牛一句,罵他沒種,給他機會,他也抓不住!

Views:
89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