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啊,我第一次發現她原來長得這麼漂亮啊。」星光兩眼放光的盯著夜冰依,頭一次覺得她原來長得這麼好看。

話落,幾個巴掌便朝著他的腦門招呼過去。

「快閉嘴吧你,這句話你也敢說?難道你不害怕她的男人過來打死你!」

或許別人不知道,但是星塵幾人可是知道,夜冰依那個男人,在別的方面或許很大氣,但是感情方面,絕對是小氣的很。

凡是敢覬覦她的男人,絕對不會有好下場。

「別打了!別打了!」 「別打了!別打了!」星光一臉無辜,連忙擺手,「停停停,不要打我,我怎麼可能喜歡她?我當然不敢想了,我就是說說。」

看著自己這幫孫子打架,虛幻老人一點也沒有想去吃阻攔的意思,他摸著鬍子,靜靜地瞧著夜冰依。

但是下一刻,不知道他看到了什麼,手猛然一抖,直接揪掉了他自己一把鬍子,痛得他立即回過神來,星光幾兄弟也轉過頭來,震驚的看著夜冰依,險些一頭栽倒!

「我靠,她直接踏入了靈聖五重!她到底還是不是個人啊!」

一旦達到了這個高度,後來就是想想提升一點點實力都很難,可是夜冰依卻跟鬧著玩似的,這簡直讓他們懷疑人生。

虛幻老人徐徐搖了搖頭,直罵夜冰依是個小變態,就連當年的他,也絕對達不到這樣的高度啊。

當年以他的努力,他的天賦,也達不到如今這個成就,歲月已把他消磨的什麼都不想了,他也就指望自己的幾個孫子。

誰知道他們幾個孫子都還不如她一個小丫頭。

一般人來說,達到靈聖五重這個平衡階段,是最難晉陞的,有的人甚至可以直接卡在這裡一輩子,但是,夜冰依如今已經度過了這個最大的難關,也就是代表,她渡過了這個最大的難關之後,後面可以踏入六重境界甚至更高,都沒問題。

虛幻來人看著這一幕,雙手都在顫抖,表示他非常的激動。

於是他開口,認真的說道:「夜丫頭,你從現在開始,基礎要打好,不要再服用任何丹藥,又經歷過實戰的歷練,知道么?因為這樣,關乎到你以後的修鍊成果。」

聽著虛幻老人的話,夜冰依重重地點了點頭,他說的有道理。

但她還沒有來得及回答他,就有一個非常無恥的聲音響起來,「哇哈哈哈哈,太好了,我現在又可以每天看到白妹妹了,我們又可以一起吃喝拉撒,一起睡覺覺。」

水鬼無恥的哈哈大笑,然後就要跑進靈珠裡面去找白哥,白哥瞥了它一眼,隨即毫不猶豫的把它給拍了出去,並送給了它一個字,「滾!」

水鬼的一顆心瞬間碎成了八瓣,捶地大哭,「我的白妹妹呀。」

夜冰依幾個人都懶得搭理它這個無恥的傢伙,又重新回到寶庫當中去搬東西,剛才這裡發生了這麼大的動靜,夜族的人不可能不過來查看,所以她們要儘快把東西都給搬走。

「大家都讓開!」夜冰依揮了揮手說道,「這裡,我們不能再久了,我全部將東西帶回去,有空再好好分類。」

夜冰依勾唇一笑,決定先把這些東西全部都給收起來,然後再慢慢的分挑。

反正他們這些人天天呆在裡面也無所事事,也給他們找一個工作。

聽到夜冰依的話,大家都趕緊站在一旁。

隨即夜冰依的意念一動,將所有的寶貝都收了去了,消失在了原地。

這些寶貝,已經被挪到依雲閣裡面。

夜冰依挪的時候,把這些東西大致的分類了一下,但是至於品質的好壞,還要需要人工來動手挑選。 距離大學畢業還有兩個星期,班級組織了一次外出野營的活動,畢竟大家在一個教室學習三年,畢業後各奔東西,有時候很難見到一面。

班主任一男的,叫黃衛,戴副眼鏡斯斯文文,帶領着我們班,在週六週日這個假期裏,決定去一小島遊玩。

聽到這個消息的我們,甚是興奮,雖然那小島是旅遊區,有不少執勤人員看守着,但是野外偷偷摸摸乾點什麼事情,誰都不知道。

“喂,起牀了!”老穩一腳對着我的屁股踹了一腳罵道:“帶上東西,玩去!”

“你媽媽的吻。”我挪挪眼睛罵道。

簡單的洗漱之後,老穩,宅東和傻強大包小包的已經準備好了,本來打算只帶錢去的,但是職業習慣,我把硃砂,黑狗血,符這些也塞進了揹包。

大家湊錢包了一輛旅遊大巴,剛上大巴,在大巴過道上掉下一錢包,我撿起來問道:“誰的?”

“不好意思,我的。”一個女生的聲音從我旁邊的座位傳來,我扭頭一看,是王心怡,頓時場面尷尬了起來。

而坐在王心怡旁邊的是劉翰,劉翰看着我,似乎還想和我打架,我把錢包隨意的丟給王心怡,笑道:“早知道我不撿了。”

我們四人選擇了大巴最後一排座位,老穩碰下我的肩膀笑道:“喂,沒想到你還這麼霸氣,人家可是你的前任,你這樣對她,不給別人面子嗎?”

“面子早就沒了,要是我激動起來,早就和劉翰幹一場了。”我看着車窗外說道。

大巴發動引擎後,班主任黃衛一直嘰嘰喳喳的說個不停:“同學們,這是我們最後一次全體旅遊了,大家好好的珍惜……”

“很想上去扇黃衛嘴巴子!”老穩翹着二郎腿罵道。

“就你這身材?”傻強看着老穩鄙視道:“我們衛哥可是跆拳道的高手,你這種小混混打架,還是去打小學生吧。”

“你不頂嘴,沒人當你是啞巴!”老穩推了一下傻強的肩膀罵道:“整個宿舍我最大,尊重老大行不?”

“行,你繼續得瑟!”傻強懶得理會老穩,和宅東用手機看着電影。

本來這次的全體旅遊抱着開心心態,剛剛和劉翰四目相對,讓我很不爽,之前總被他欺負,現在他見到我不敢猖狂,很想找到機會再打他一次。

正愁悶着,我的手機想了起來,打來的是李玄清,接聽電話後,李玄清便在我急忙的問道我:“喂?小孽,你在哪?”

“在外面玩着。”我回答道。

“你千萬不能出學校,聽到沒有!”李玄清喊道。

“爲啥?”我問道。

“之前我在三清殿擺下你的長明燈,長明燈代表着你的壽命,今天早上我一看,就發現你的長明燈滅了!”李玄清說道。

“什麼?”我緊張的喊道:“不是說我不會死的嗎?魔嬰還在我的身體裏,陰差不敢要我的命嗎?”

“話是怎麼說,但是我說過,天命難違,或許這是天命的意思!”李玄清說道。

“操!又是天命!”我罵道。

“聽着,你現在待在學校哪都別去,我馬上去深圳找你!”李玄清說道。

“煩死了!”我掛下電話,然後關機,把手機塞進了揹包裏。

想我拜了一墳墓做師父,當初陰差來拘捕我魂魄時,聽到我師父的名字都被嚇得退回地府,現在打電話跟我說,我快要死了,這不純屬扯淡嗎?

要是地府的人來抓我的話,我報出我師父張小非的名字,應該可以躲過這一劫。

本來一次開心的旅行,雙重的煩惱接憧而來,真是要命!

“剛剛和誰吵架?”老穩問道我。

“沒吵架。”我笑道。

“看你那神神祕祕的樣子,什麼地府,什麼滅了的,看樣子很激動。”老穩看着我說道。

“沒什麼,就一遊戲而已。”我笑道,然後戴着耳機,靠在座位上睡着了起來。

兩小時後,抵達了那小島,這小島離車站還得坐船過去,當然,有一條几公里的路可以開車過去,班主任爲了讓我們開心點,叫了兩艘遊船過去。

“這海很平靜嘛。”老穩看着這附近笑道:“要是生活在這裏,每天生活真的樂滋滋的。”

“這是旅遊區,你想建房子啊?!”傻強打岔道:“看到沒,那邊有一旅館,你把那旅館給買下來,然後就有房子住了。”

我看向傻強指着的旅館,正是島上的旅館,那旅館建的像三星級酒店一樣,看起來非常的華麗。

我還是第一次坐船,搖搖晃晃的,有點暈船的想象,一下船,就在島上的廁所裏嘔吐起來。

等我走出廁所後,全班同學在酒店門口集合,被這猛烈的陽光曬着,差點就中暑了,幸好這裏有天然的游泳池,等下就快活!

“讓開!”我聽見同學堆裏有人在吵架。

我直線看去,只見劉翰對着宅東罵,宅東縮着腦袋讓道一旁,我跑了過去,一腳對着劉翰的後背踹了過去。

劉翰被我踢倒,差點就摔倒撞中地面。

全班同學都看着我,班主任走上前攔住我生氣道:“張孽你幹嘛?”

“我幹嘛?”我指着劉翰怒道:“這王八蛋欺負我兄弟,有種的羣架啊!”

劉翰怒視着我不敢說話,拍着身上的塵土躲在王心怡的身邊,我指着劉翰罵道:“再看一眼,老子挖了你的眼睛!”

“張孽你別太猖狂了!”王心怡走過來罵道我:“你知道你變了很多嗎?”

“我變了,要不是他我會變?”我指着劉翰吼道。

“好了,都是同學,別吵了!”班主任上前和解道:“等下大家找到自己的房間,都在三樓。”

我走到宅東的身邊問道:“沒事吧。”

“沒事。”宅東回答道。

“你小子夠狠的。”老穩拍着我的肩膀笑道:“現在做老大了,揍劉翰直接踹,全學校我就服你!”

“走吧。”我拿起揹包,走進旅館。

搭乘電梯上了三樓,拿着班主任給我們的鑰匙,我和老穩住一個房間,傻強和宅東住我們旁邊的房間。

剛進入房間,我胸口忽然傳來了冰涼的感覺,再看自己的玉八卦,那碎裂的地方,好像明顯了很多! 轉眼間,這些東西都直接被清掃光光。

郎君他夫綱不振 這些靈石什麼的東西應有盡有,但是獨獨少了武功秘籍手札。

據無恥的水鬼說,它的主人就是害怕,萬一有人不小心闖進來,得到那些東西,那麼就得不償失,所以乾脆就不要了。

聽了水鬼的解釋,夜冰依也只好遺憾的點點頭,然後簡單的把入口給恢復原狀,就帶著自己的人快速的離開這裡。

夜冰依猜的不錯,就在她前腳離開,後腳,就立即有幾個人過來查看。

他們在院里勘察了一番,說道:「真是奇怪了,剛才明明有靈聖境界的高手出現,怎麼轉眼間就沒有人了呢?」

「先回去!看看這個人到底是誰?他會不會威脅到大爺,威脅城主之位,他會出現在這裡,肯定會在夜族,查一下附近高手,還有新入城的高手們,一定要查出來他,到底是誰?」一個人吩咐道,眼中泛著冷色的光。

「好的。」旁邊的人立即應道。

「大爺為了爭奪城主之位,已經準備了這麼多年,這一次,一定不能夠有一點損失。」男子又嚴肅的說道。

此時的夜冰依,已經回到了院子里。

這時,她的哥哥夜瑾瀾還有夜暮辭兩個人正在商量著事情。

過兩天,就會開啟游龍大賽。

見到兩個男人在談事情,夜冰依並沒有去打擾他們,一個人獨自退了出去,回到了自己的房間。

此刻,她房間里飄蕩著一股幽香之味,如果不是精通香料的人,根本就察覺不到。

夜冰依好眯起眼睛,然後喝道:「是誰?給我出來。」

接著,只聽砰的一聲,一個血淋淋的人倒在了地上。

夜冰依低呼一聲,看了看門窗都關的好好的,然後上前把那個人給扶了起來。

眼前的人,不是別人,正是大小姐的夫君,夜白曄。

看到夜白曄在這裡,夜冰依挑了挑眉,「你這傢伙,怎麼會在我的房間里?」

夜白曄受傷很嚴重,夜冰依摸了摸他的脈門,她會來扶他,是因為想看看他到底是真的傷了,還是假裝的。

可目前看來是真的沒錯了。

夜白曄睜開眼睛,臉上有大滴的汗水滴落,顯得很是痛苦,在忍耐著。

被夜冰依扶起來,他好半天才看著夜冰依,臉色蒼白的說道,「神靈大人要置我於死地,我殺了她的兒女,她自然不會善罷甘休。我想來想去,覺得還是你這裡最安全,所以就來了。」

夜冰依嘴角一陣抽搐。是她揭穿了他殺人,現在他卻說她這裡安全。

夜白曄看了她一眼說道,「你不用否認,我知道剛才在夜神殿當中,你是有意要把我放出來的。所以,你也絕對會收留我的對吧?」

夜白曄信誓旦旦笑了笑。

夜冰依點點頭,並不否認,「現在你也看出來了,那你就老實交代吧,你為什麼要殺了神靈大人的兒女呢?又為什麼要製造這些謠言,說是詛咒,你到底有什麼目的?」

夜白曄看著她,徐徐點點頭,「我可以告訴你,但是你會相信嗎?我如果說我做的這一切,都是因為你,你會信嗎?」 他的眼眸深邃無比,透露著幾分認真,但是,夜冰依沒有吭聲,因為她不會這麼輕易的相信一個陌生人。

看著夜冰依沉思,夜白曄也並沒有想打斷她,俊美的臉上透露的蒼白,但是他的氣質並不狼狽,也難怪他這麼吸引神靈大人的兩位女兒。

然後,夜白曄突然把一個東西送到夜冰依的手裡,那是一塊精美的玉。

夜冰依眨了眨眼,「這是什麼東西?」難道這與跟她有關係?她應該認識嗎?

夜冰依眼神中露出茫然的神色,「你不知道?」夜白曄挑了挑眉,也很是驚訝。

隨後他又說道,「既然你沒有認出來,也好,反正,如今這裡的局勢不穩,我要離開了,你要小心一點。」

「慢!」看到夜白曄要走,夜冰依急了,「你現在這個樣子想要上哪去?而且,剛才那個玉佩你還沒有說明白,到底是什麼意思?」

夜白曄搖了搖頭,「什麼也不重要,總之你不必多管。」

看到夜白曄死活都不打算再說出來樣子,夜冰依也沒有再問,又說道,「那麼你呢?你的傷勢這麼嚴重,你想要去哪裡?現在處處都是人要追殺你,不然你就先留在這裡養傷吧,好一點,再離開也不遲。」

「那麼,你就不怕我留在這裡會對你不利,會殺了你么?」夜白曄轉過頭來,淺淺一笑。

「並不,我覺得你應該不會對我下手,因為我沒有從你身上感覺到殺意,總之,我也不清楚,覺得你應該對我沒有惡意吧。」

從剛才的接觸,夜冰依發現,他是真的想要幫自己。

放棄我,抓緊我:上 她心中這種直覺已經認可了他,因為她的直覺向來不會錯。

「那好。」夜白曄點點頭,又重新走了過來,坐到椅子上。

「我幫你包紮一下傷口。」說著,夜冰依麻利的動手,把他的傷口簡單的處理了一下,然後又丟給了他一些上好的丹藥,讓他的傷勢快速的痊癒。

隨後,夜冰依就讓夜白曄自己一個人留在房間里,她去找了哥哥。

「如此,兩日後,我就期待著和瑾瀾師兄一起攜手共戰。」這時,夜瑾瀾和夜暮辭兩個人也剛好商量完事情。

夜暮辭正準備離開,看到了夜冰依,他笑著說道:「兩日之後的游龍大會,你也一定會感興趣,一同前去吧。」之前看到夜冰依對於提起游龍大會很是驚奇的模樣,夜暮辭覺得她應該感興趣。

夜冰依沒有回答,只是問道,「不知道你們游龍大賽都需要幹什麼,我總得了解了解吧。」

「是在一處地宮舉行,地宮之中,有一處水潭,水潭當中,會放進去一條彩魚,如果我們參賽的人哪一組先得道那條魚,就可以進入聖地修鍊七日。

隨便幾個人一塊都可以。」

「那好吧,哥哥也去,我現在有沒事,那我們三個就一起吧,剛好組成一個隊。」

夜冰依說著,眼中閃爍著精光,不知道又在打什麼主意。

夜暮辭沒有想那麼多,見到夜冰依答應一同去,他興奮道:「那就這麼說定了,我們兩日後見。」 看着脖子上的玉八卦,這裂縫之前沒有那麼明顯,我該不會真的會出事吧?

“看什麼呢?”老穩喊道我:“放下東西,睡個懶覺!”

我收回玉八卦,放下行李,我躺在牀上後,把手機開機,當我打回給李玄清的時候,李玄清竟然無法接通。

冷血老公新妻不受寵 玉八卦無緣無故的碎裂,我有點慌了。

在旅館休息了一天後,晚上班主任讓我們出去夜泳,繞過旅館,在旅館的後面還是大海,畢竟這是一座島,這島上山水樹各種都有。

看着那些女同學瘦小的身材,完全不起勁,穿着比基尼也看不出什麼身材,但是我都目光依舊放在王心怡的身上。

王心怡的身材是公認最好的,看着王心怡和劉翰在戲水,我想起了大一那年冬天,我像個傻子一樣,撲進水裏把鬼墜給撈起來。

想着真是可笑,被魔嬰的怨氣控制得稀裏糊塗。

“下水吧,你還怕水?”老穩穿着叮噹貓內褲,站着我的旁邊說道。

“我說我怕冷你信嗎?”我打趣道。

“去你的!”老穩打量着我說道:“連衣服也不換,全班同學,你看在場的,哪個不是穿着泳衣泳褲,你還穿着短袖短褲人字拖!”

“我樂意,你管得着?”我笑道。

“懶得理你!”老穩說着,一頭扎進了水裏,接着在水裏潛了幾秒後,忽然掙扎了起來,喊道:“救命啊!”

“臥槽,救人啊!”傻強在我身後要跑過來喊道。

Views:
68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