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的!劉隊!”小樑按照隊長的指示開始工作。

大路上的行人和車輛都懵了:

咦?什麼情況?東西方向怎麼不讓走了?南北方向怎麼變成了一路綠燈?難道是因爲那輛奔馳500嗎?

裏面坐的到底是什麼人?居然這麼牛叉!

在這些人中,就有被秦巖拒絕的李芸芸。

李芸芸今天上午看到了秦巖的車,並且記下了車牌號,幻想着自己如果能和秦巖和好,就可以坐在副駕駛上裝逼了。

最好是讓秦巖開着車回到他們老家,在所有的老鄉面前開着車走一圈,然後親耳聽一聽老鄉們的讚歎聲。

比如說:芸芸真有本事,居然都有車了,而且還是大奔。

可是現在李芸芸知道沒有這個機會了。

因爲秦巖現在不喜歡她,而是喜歡上耿瑤瑤和夏雪尼了。

當李芸芸看到秦巖的車從面前開過,當她看到警車在給秦巖開道,當她聽到身邊人的讚歎聲後。

她發誓一定要讓秦巖喜歡上自己,一定要弄死耿瑤瑤和夏雪尼。

她覺得秦巖不喜歡她,就是因爲耿瑤瑤和夏雪尼的存在。

距離香榭花提還有一公里的時候,秦巖立即又給香榭花提的開發商宋鞠,請他提前打開小區的大門。

宋鞠早就想巴結秦巖了,此刻聽說有這麼好的機會,當即答應下來。

並且迅速將小區裏面所有的保安都派上了用場。

二十多個保安,分出四個去大門迎接,剩下的人立即封住了小區其他路口。

方便秦巖的車開到小區裏面後,可以在沒有任何干擾的情況下,直達秦巖的家。

四分鐘後,秦巖的車開到了小區門口,秦巖沒有踩剎車,一路風馳電掣,以最快的速度停到了家門口。

可是別墅四周沒有任何打鬥痕跡,就像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一樣。

奇怪,怎麼搞的?不是說有人要劫持我爸我媽?

不過秦巖不敢大意,以最快的速度下了車,推開門走進了客廳。

客廳裏面亂成了一鍋粥,沙發被打爛了,電視被打爛了,就連房頂都被砸開好幾個水桶大的窟窿。

但是卻一個人都沒有。

莫非他們已經抓走了我父母?想到這裏,秦巖大聲叫起來:“爸?媽?”

沒有人回答。

秦巖的臉色一片煞白。

如果父母在的話,肯定會回答。

“爸?媽?”秦巖再次大聲叫起來,並且準備上二樓看看父母是不是在房間裏面。

就在這時,“砰”的一聲,廚房裏響起一聲玻璃瓶碎裂的聲音。

當秦巖轉過頭後,他看到狐小媚躡手躡腳地從廚房裏面走出來,趴在門框上將可愛的小腦袋探出來。

“哥哥!真的是你啊!”

當狐小媚看到秦巖後,立即高興地跳起來,跑過來抱住了秦巖的脖子。

“小媚,我爸我媽呢?”

“哥哥,他們被嚇昏了,現在躺在靈地上面呢!”狐小媚從秦巖的身上跳下來,嘟起嘴低下頭,神情十分哀傷。

“哥哥!對不起!我實力不夠,沒能保護好他們!”

秦巖摸了摸狐小媚的頭:“這和你沒有關係!對了?李天霸呢?”

“天霸叔叔剛剛因爲力竭昏迷了!”

能讓李天霸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力竭,看來對方不止來了一個天師,同時也說明李天霸忠心護主。

秦巖在心中暗想:你們到底是誰呢?

秦巖眯起眼睛仔細地勘察起來。

他發現自家的牆壁上被貼上了加固符,並且使用了隔音陣法。

這樣在鬥法的時候,牆壁就不會被打壞,外面的人也不知道里面發生了什麼。 “主人,他們肯定沒有跑遠,我和小雨去追!”慕容雪菡提議。

秦巖搖了搖頭,擺了擺手說:“不必了!他們雖然剛剛逃走,但是肯定抹去了所有的痕跡!”

從對方用加固符和隔音陣法,秦巖就能看出來,對方做事很周密。

“小媚,走!帶我去靈地!”

“嗯!”小媚點了點頭,帶着秦巖走進了靈地。

李天霸仰面躺在門口昏迷不醒,阿二和阿三正在照顧李天霸。

秦巖父母躺在靈地裏面,一絲絲靈氣順着他們的毛孔鑽進了他們的身體。

狐青娘和阿大正在照顧他們。

阿四到阿九六個骷髏整齊地站在原地一動不動,就像隨時等待命令的士兵。

“將軍!”阿大他們看到秦巖進來,立即和秦巖打招呼。

狐青娘也趕快和秦巖打招呼。

秦巖和他們點了點頭,算是打過了招呼。

秦巖蹲下身子,捏指掐訣念起咒語:“天地蒼蒼,陰陽茫茫,道法歸一,聚氣凝神!納!”

三點金光從秦巖的指尖涌出,一個接一個地鑽進李天霸的眉心。

“咳!”李天霸胸脯起伏乾咳了一聲,從昏迷中甦醒過來。

他慢慢地站起來,將胸中的一絲濁氣吐出:“主人,對不起,吾讓你失望了!”

秦巖擺了擺手:“你已經做的相當不錯了!你先在這裏休息,我去看看我爸媽!”

李天霸點了點頭。

來到父母身邊,秦巖蹲下身子準備施法幫父母鎮魂清魄。

狐青娘攔住秦巖:“主人,現在萬萬不可救起您父母!阿大他們這樣會嚇壞他們的,我覺得還是讓他們迴避一下好!”

說罷,狐青娘向阿大等骷髏兵望去。

阿大點了點頭,轉過頭對阿二等骷髏兵說:“兄弟們,集合,下第二層!”

阿二等骷髏兵當即列成一隊,整齊劃一地向第二層門口走去。

當阿大他們都離開了,秦巖再次蹲下身子,伸出食指和中指,念動咒語分別點在他們的眉心:

“天地問道,陰陽一法,三魂復原,七魄凝聚!現!”

施完法,秦巖父母紛紛咳嗽起來,從昏迷中甦醒過來。

“咦!這是哪裏?”秦巖他媽有點迷糊,自言自語地說。

“對了,那些人呢?”緊接着,秦巖他媽想起來是怎麼回事了,眼中閃過一絲驚恐。

“媽,你肯定眼花了!”秦巖趕快遮掩。

“兒子,你真以爲媽老糊塗啊!那些人就像神話裏面的神仙一樣,還能放出女鬼,一個個凶神惡煞的!”

“對了,李天霸也不簡單!他居然可以飛!兒子,說說吧!李天霸到底是什麼人?青娘和小媚是什麼人?”

想到李天霸大戰那些壞人,秦巖他媽覺得李天霸絕對不簡單。

秦巖苦笑起來,他就知道這種事情遲早會被自己父母知道,只是沒有想到會這麼快。

“兒子,你和媽實話實說吧!”

“兒子!對!你實話實說吧!”秦巖他爸跟着勸諫。

看到無法隱瞞了,秦巖只能實話實說了。

當秦巖將所有的事情都講完後,他爸媽驚訝無比地睜大了眼睛,不敢置信地看着秦巖。

他們萬萬沒有想到這個世界上真的有鬼,而且還有殭屍、邪靈和妖精。

“小雨,雪菡,出來見見我爸媽!”

周小雨和慕容雪菡立即現身出來,漂浮在秦巖父母面前,恭恭敬敬地施禮:

“伯父,伯母,你們好!”

“啊!慕容雪菡?你……你怎麼是鬼啊?唉!可惜了!可惜了!”

秦巖他媽第一次見到慕容雪菡,就將慕容雪菡當成了兒媳婦。

在秦巖他媽心裏面,相對於耿瑤瑤、夏雪尼等人,她還是最喜歡慕容雪菡。

現在慕容雪菡變成了鬼,那自然不能當兒媳婦了。

“兒子,你天天和鬼打交道,不會折壽吧?”

秦巖他媽記得長輩說過,天天和鬼在一起,會染上鬼氣,久而久之會得鬼疾。

秦巖搖了搖頭:“媽!你放心,你兒子可是道尊,怎麼可能懼怕小小的鬼氣!”

“對了!爸,媽,我再給你介紹一下其他人!狐青娘和狐小媚她們母女其實不是我僱傭來的保姆,她們是我收留的狐狸精!”

秦巖話音剛落,狐青娘和狐小媚立即顯出了原形,變成了狐狸。

秦巖爸媽睜大了眼睛不敢置信地看着這一切。

她們以前只是在電視裏面看到過狐狸精,而且那還是演員假裝的,現在秦巖父母看到她們,心中既害怕又好奇。

“爸,媽,天霸其實也不是人,他是一個殭屍!這就是你叫他吃飯,他總是不吃的原因。”

秦巖爸媽剛來的時候,經常讓李天霸吃飯。

李天霸每次都以在外面吃了爲藉口。

久而久之,他們也就不叫了,以爲李天霸不喜歡狐青娘母女做的飯。

“啪!啪!”

秦巖拍了兩下手掌:“阿大,你們出來,讓我爸媽看看!”

通往地下第二層的門打開了,阿大九個骷髏排列整齊地從門裏面走出來,就像軍人一樣。

看到九個骷髏架子在走動,秦巖爸媽既害怕又好奇。

不過有秦巖在,再加上秦巖是這些骷髏的主人,他們也不是那麼害怕,睜大好奇的眼睛打量着阿大他們。

“戰孤城!你也出來吧!和我媽認識一下!”

秦巖準備將所有的人都介紹給自己父母,這樣以後也就不用擔心他們偶遇產生誤會了。

戰孤城從門裏面彈射出來,“砰”的一聲落在秦巖父母面前,雙手抱拳恭恭敬敬地說:

“見過兩位老人家!”

秦巖父母點了點頭,伸出手想將戰孤城扶起來,又不敢出手。

“爸,媽,這些都是我身邊最親近的人,以後你見了他們可不能再嚇暈了!”

“對了!爸,媽,我想教你們道術,這樣的話,你們以後也能防身了。”

既然自己父母已經知道了這件事情,秦巖覺得應該教自己父母道術。

雖然秦巖知道他們不一定能學的多麼好,但是至少要懂一些基本的道術,這樣遇到一些孤魂野鬼也能有一些自保之力。 啊?讓我們學習道術?這不是開玩笑吧!

秦巖父母對視了一眼,不約而同地苦笑起來:“兒子,我們年紀都這麼大了,你覺得能行嗎?”

“這有什麼不行!當年姜太公六十多歲開始學習道術,七十二歲輔佐周武王打敗商紂王!”

“那我們試一試?”秦巖他爸向他媽望去。

秦巖他媽想了想,點了點頭:“好的!我們試一試!”

其實秦巖他爸是出於好奇,所以想試一試。

而秦巖他媽則不一樣,她是怕連累兒子,所以想自力更生。

她心裏面清楚,別看兒子手下一大幫人,但是兒子的仇家也十分厲害,否則仇家也不敢來家裏面搗亂了。

“好!既然這樣!那我就教你們吧!”

秦巖沒有想到自己父母答應的這麼快,他還以爲要苦口婆心地說一大堆廢話。

回到別墅,看到破爛不堪的房間,秦巖忍不住搖了搖頭。

就在這時,門外響起了叫門聲:“秦巖?秦巖?你在不在?”

聽到這聲音,秦巖就知道肯定是耿瑤瑤和夏雪尼來了。

當狐小媚打開房門後,她們兩個從外面走了進來。

兩個人臉上原本喜氣洋洋,可是當她們看到滿地的垃圾後,臉上的笑容突然凝固住了。

“秦巖,這是……”

“秦巖,發生什麼事情了?”

秦巖嘆了口氣,將事情的經過簡單地說了一下。

шшш .тt kan .C○

聽完秦巖的話,夏雪尼眼前一亮,咬了咬嘴脣害羞地說:“秦巖,既然你們沒有住處了,不如去我家吧!”

一旦秦巖父母去了自己家,夏雪尼覺得她和秦巖父母的關係肯定會走的更加近。

而且她和秦巖的關係說不定也會更進一步。

聽到夏雪尼的話,耿瑤瑤也立即開口:

“秦巖,去我家也可以,我家的房子很多都空着!”

耿瑤瑤也立即表態,她可不希望自己的心上人被閨蜜搶走。

不等秦巖說話,秦巖他媽笑起來:“兩位姑娘,謝謝你們的好意!不過我準備和你們伯父回鄉下住一段時間!”

考慮到秦巖現在的處境,秦巖他媽覺得自己和老伴還是回鄉下躲幾天最合適。

第一,不會變成秦巖的累贅。

第二,秦巖可以放手大膽地去做事,不用總是牽掛他們。

秦巖他爸想了想,覺得這個辦法不錯:“嗯!我也同意!”

秦巖低下頭思索了片刻,點了點頭說:“好!那就按照你們二老的方法來!”

他也覺得讓父母留在這裏,會引起那些人的窺視。

定下了這件事情,秦巖讓周小雨和慕容雪菡陪着父母回鄉下。

如果只讓她們其中一個回去,秦巖有些放心不下。

Views:
46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