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裴俊星已經走遠了,我使勁搖了搖腦袋也沒有多想,趕緊就追了上去,很快就回到了住處,我將食人花和楚老的情形都告訴了楚珂和鄭恆,我們幾個商量了半天也沒有商量出來一個對策,索性都各自回了屋子。

楚老這次被陳阿鸞給壓制住了,肯定不會善罷甘休的,不知道什麼時候又會捲土重來,我們還是要早作打算,早點預防纔好,省的到時候被他殺個措手不及。

而且,我已經一天一夜沒有睡覺了,不知道我還能支撐多久,如果我真的控制不住睡了過去的話,恐怕,到時候真的就完蛋了。

我正低着頭往前走着,突然就被楚珂攥住了手腕,他皺着眉盯着我的臉足足看了半晌,而且臉色越來越難看,直到臉色快黑成鍋底了,纔開口道,“你昨天晚上沒有睡覺?” 此時,青龍集團的總部門口,一輛白色的麵包車突然停在了這裡,車門打開,只見兩個用蛇皮袋包裹的東西扔在了青龍集團的門口子,隨後,白色的麵包車便是疾馳離開。

青龍集團門口的守衛聽到了這邊的動靜,也是連忙上前查看,當打開蛇皮袋子,頓時知道大事不妙,連忙跑了進去向聞生報告。

聞生正坐在沙發上。

這時辦公室的門被敲響,聞生一臉陰沉。

「進來!」

「聞先生,不好了!」

負責守護青龍集團總部的那個守衛進來后,便是慌慌張張地說道。

「什麼不好了?」

聞生面露不悅地問道。

「剛剛一輛白色的麵包車停在了我們總部的門口,從車上扔下了兩個人,是巫老和他的弟子。」

「你說什麼!是誰!」

聞生一巴掌猛地拍在了辦公桌上。

「巫老和他的弟子!」

「混蛋!巫老可是宗師之境的實力,整個夏國除了那些老怪物出手,怎麼會有人是他的對手?龍鱗會有這樣的高手?」

聞生氣不過直接便是將桌子上面的紅酒杯砸在了那名青龍集團下屬的腳下。

「咔嚓!」玻璃破碎,向著四處濺射而去,那名青龍集團的下屬更是嚇得一動不敢動。

「好一個龍鱗,果然是為了贏,無所不用其極!」

「你先下去吧,把巫老和阿萊好好地安葬吧!」聞生沉思了一會兒后,說道。

「是!」

聽到聞生的話,那人如蒙大赦,稍微擦拭了下額頭上因為緊張而生出的汗水,連忙離開了聞生的辦公室。

待那人出去,聞生掩飾的沉著冷靜徹底綳不住了,當即憤怒地掀翻了面前的桌子。

辦公室里頓時一片寂靜,聞生陷入沉思。

「罷了,龍鱗如今風頭正盛,若是我們不做點什麼的話,還真的以為我青龍集團怕了他們!」

聞生想了想說道。

「夜魅,幫我聯繫下吳九,就說是時候了!」

聞生看了眼夜魅說道。

「好的,聞先生!」

夜魅點了點頭,隨後便是走出了聞生的辦公室去聯繫吳九了。

聞生一個人坐在椅子上,看著一片狼藉的辦公室,目光越發的陰寒。

「劉嘯,我不管你後面到底是誰,我們的戰爭,現在開始了!」

聞生喃喃自語道。

與此同時,秦穆然則是將白羽和狐狸送到了醫院救治,至於他則是打了個電話給毛不一。

「然哥,有什麼事嗎?」此時的毛不一剛和秦穆然離開幾個小時,便是再次接到他的電話,頓時整個人緊張了起來。

「幫我查查看,聞生那邊最近有什麼新的動向!」

秦穆然冷聲地說道。

「好!」

毛不一點了點頭后,便是掛斷了電話,沒過多久,毛不一便是回了個電話。

「然哥,我查到了,聞生最近承包了一個貨倉,派了重兵把守,我估摸著這裡面有聞生很重要的東西。」

毛不一的辦事速度很快,沒過多久便是傳來了消息。

「好!我知道了,辛苦你了!我跟你說的,一定要記住!」秦穆然叮囑了幾聲道。

贏來的三寶王妃 「放心吧!我絕對不會拖後腿的!」

毛不一保證地說道。

「嗯!」

說完秦穆然便是掛斷了電話。

剛剛從毛不一的口中已經得知了聞生在中海弄了一個倉庫,還派了重兵把守,那個倉庫可是在荒郊野外,平常人跡罕至,可偏偏聞生這麼的重視,那麼裡面必然有很重要的東西,究竟是什麼樣的東西這麼讓聞生重視呢?秦穆然不知道,他覺得得等到白羽狐狸他們的傷勢好了很多后,在去打個聞生猝不及防,奪了這個倉庫!

心裡有了計劃,秦穆然看著時間也不早了,當即便是開著自己的那輛瑪莎拉蒂向著瀧江別墅開了過去,要是再夜不歸宿,鬼知道自己那個愛吃味的冷艷總裁會不會趁著自己睡著廢掉自己。

大月謠 一想到這裡,秦穆然便是忍不住兩腿一夾,隨後加快了汽車的速度。 我尷尬的笑了笑,沒想到還是沒有瞞過楚珂。

見我不說話,楚珂的臉色更加難看了,直接就拉着我進了房間,然後將我拽到了牀邊,按着我的肩膀讓我坐下,盯着我的雙眼說“冉茴,你這樣不能解決問題,就算是強撐着,你又能撐多久?”

我臉一僵,是啊,我也不知道我自己到底能夠撐幾天,五天,又或許十天,但最終還是躲不過這個結局。

楚珂的一番話說的我無地自容,雖然我早就已經想到了這一點,但是我還是不敢睡覺,我只乞求,這一天能夠來的更晚一些。

楚珂直接將我按到了牀上,然後雙手蓋住我的雙眼說,“睡一會兒吧,我在旁邊看着你。”

我長大嘴,將楚珂的手扒拉了下來,瞪着他的臉不說話,真的,不現在不敢冒險。

楚珂臉色閃過一抹怒氣,直接就講被子拽了過來,蓋在了我的頭上,低聲說,“我說睡覺。”楚珂明顯是已經動怒了。

名門私寵:霸道總裁輕輕愛 我剛掙扎了一下,就被楚珂按住了身體,金額急着,他突然就鑽進了被窩裏面,緊緊的摟住了我的身體,在我的耳邊低低的說,“如果你這會兒不睡覺的話,我不介意做點別的事情。”

楚珂的一句話,說的我臉紅脖子粗的,我不可置信的瞪大雙眼,怔怔的盯着楚珂,雖然覺得不好意思,但是也知道他現在肯定是在開玩笑的,他明明知道那件事兒會對我身體裏面的血蠱有影響,而且他已經很久沒有碰我了。

楚珂戲謔了挑了挑眉毛,說,“我已經查過了,血蠱現在已經跟你的身體融合在了一起,而且還成了你的心臟,所以現在這件事兒並不會對它產生影響了。”

我吃驚的瞪大雙眼,錯愕的問道,“你問的誰?”查過了,關於血蠱的知識壓根就沒有多少,楚珂就算是真的想查,也沒有地方啊,那他到底去問誰了?

楚珂看着我瞪目結舌的樣子,心情看起來十分的不錯,輕笑一聲,然後垂下腦袋親了親我的嘴,告訴我說,“連染告訴我的。”說完了話,他意味深長的看了我一眼說,“你欠了我很多次,正巧,可以補回來。”

補……

我覺得我的腿都開始發抖了,這個還能補回來呢?上次那件事兒我想起來都還覺得頭皮發麻呢,差點沒要了我的半條命,要是再多來幾次,我恐怕命都沒了!

楚珂揚了揚眉毛,捏了捏我的臉說,“好了,不逗你了,睡吧。”說完話,生怕我不放心,保又補充了一句說,“這件事兒我之前也研究過了,你每次被控制都是在晚上,看來那個老怪物還不能完全的控制你的身體,現在還是白天,不會有事的,我不睡會看着你的,你放心吧。”

我將臉埋在楚珂的胸口裏面,使勁的蹭了蹭,感受着他胸口上傳來的心跳聲,只覺得無比的安心。

其實楚珂的說的話,我何嘗又沒有意識到呢,只不過還是害怕罷了,我不敢賭,是真的不敢堵,萬一白天的時候,我也被楚老控制了的話,等我一覺醒過來以後,就發現楚老已經站在了我的面前,這種結果,我真的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接受的了。

楚珂低低的嘆息了一聲,“我保證。”

“嗯。”我輕輕的應了一聲,只覺得睏意瞬間就席捲了我的身心,再加上在楚珂的懷抱裏面,我就算是真的不想睡,也控制不了自己。

這一覺睡得很沉,連夢都沒有做,我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後來是被餓醒的。

睜開眼的第一件事兒就趕緊趕緊看了看四周,發現自己還在楚珂的懷抱裏面,頓時就鬆了一口氣,還是睡覺之前的那個姿勢,楚珂正半撐着身體看我,見我醒了以後,眉毛一擡,朝着我笑了笑。

我趕緊問楚珂,“我剛睡着的時候,沒有夢遊吧?”

楚珂含笑道,“放心,沒有。”

聽了楚珂的話,我這才鬆了一口氣,沒有就好,沒有就好,看來楚珂說對了,除了晚上的時候,楚老並不能完全的控制我,這樣也好,多給了我們一些時間。

就這樣,我每天都是晚上熬夜,白天睡覺,不知不覺,十來天就過去了。

楚珂的身體也好多了很多,有的地方結疤的也已經掉了,除了小部分的地方還有點傷口,基本上已經沒事兒了。

楚珂的體質,本來就比一般人恢復的要好一些,所以這次恢復的也很快,僅僅一個月左右的時間,就已經幾乎看不出來之前的傷口了。

就在這天早上,族長突然就來了,說是要看看第一聖女陳阿鸞的屍骨,我只好將陳阿鸞的屍骨拿了出來,跟族長說好了不讓她碰到,這纔打開讓她看了看。

其實,族長來看陳阿鸞的屍骨是其一,這次來找我主要是爲了楚老的事情,那天我跟他說了楚老的事情以後,她總是覺得不踏實,然後過了這麼長時間,見我這邊也沒有動靜,所以也在懷疑我當時說的到底是不是真的,所以這次才找來了。

我告訴她,上次食人花的發狂,其實就是出來在搞鬼,這會兒沒有動靜,只不過是還沒有找到進來的方法。

食人花他現在不能動了,進來的唯一辦法就是控制我打開入口,然後走進來,我這段時間裏晚上一直都沒有睡覺,所以楚老也就沒有找到合適的機會。

族長聽了我的這番話以後,臉色就稍微好看了一些,然後又看了看陳阿鸞的屍骨,就準備離開了,結果剛一出門,就撞見了楚珂,臉色刷的就是一百,然後猛地後退兩步,指着楚珂震驚的說,“你,你你到底是人是鬼?!”

楚珂沒有一皺,然後疑惑的看了我一眼,就往前走了兩步,結果族長的臉色就更加白了,額頭上也冒了一層的冷汗,顯然是已經將楚珂看成了鬼。

畢竟之前楚珂燒成了那個樣子,身體嚴重損壞,而且連呼吸,心臟都停了沒有一點的生命氣息,那個時候,其實所有人都以爲他已經死了!

想起之前族長說楚珂已經死了的時候,我心裏面突然就升起一股無名火,然後輕輕地走到了族長的身邊,在她的耳邊幽幽的說,“是啊,他是鬼呢,回來尋仇了。”

楚珂哭笑不得的看了我一眼。

而族長此時的臉色已經不僅僅用蒼白就能形容的了,她的手都開始哆嗦了,但到底是能當上族長的人物,雖然還是十分的慌張,但是也並沒有特別的明顯。

楚珂好似是看出來了我的意思,臉上緩緩的露出來一個詭異的笑容,他的臉上本來就還有傷疤沒有癒合,現在這麼一笑,竟然顯得有幾分猙獰。

婚婚欲睡:顧少,輕一點 他緩緩的伸出手,想要掐族長的脖子,雙眼發直,陰森的開口,“我要殺了你……”

族長突然尖叫一聲,猛地就衝了出去。我扒着脖子看了一眼,發現她的後背全都溼了,明顯是嚇得不輕。

我揉了揉耳朵,剛剛族長的叫聲實在是有點大,吵的耳朵都疼了。

我早就已經看出來了,這個部落裏面應該就只是養蠱的,並沒有鬼神之說,所以這個部落裏面的人其實並沒有見過鬼怪的,也難怪剛剛族長會那麼害怕了。

楚珂看了看族長的背影,然後朝着我無奈的笑了笑說,“你捉弄她幹什麼?”

我走過去抱住楚珂的腰說,“誰讓她當時說了你死了來着。”誰都沒有辦法推回到我當時的心情,哪怕是現在,我都不想再回想起來那一刻的難過。

看着被火球燒的遍體鱗傷,躺在地上一動不動的楚珂,我當時只覺得天都要塌下來了,絕望瀰漫了我的身心,那一刻,我甚至想過,就這麼跟着楚珂去了。

而裴俊星的話,就好像是一根救命稻草一樣,讓我重新活了過來,不管這根救命稻草是不是真的,我都一直在堅信着,楚珂不會死。

皇天不負有心人,楚珂醒過來的那一刻,我才覺得我好像是重新活了過來。

我把臉埋在楚珂的胸口上,使勁閉緊雙眼,將眼裏面的淚水逼了回去。

豪門前妻:好聚不好散 “調皮。”楚珂揉了揉我的腦袋,低語一聲。

等我安撫好了自己的情緒,確定楚珂看不出來了,才擡起腦袋,朝着楚珂沒良心的笑了笑。

現在楚珂的身體已經沒有大礙了,外面的楚老已經也已經意識到了,前兩天的時候,我們曾經研究過一套作戰方案,裴俊星告訴我說,後山的火龍比較強悍,我們可以用它來對付楚老,但是火龍只聽命於龍,雖然上次我能夠將火龍驅離,但是那也不過是僥倖而已,我現在如果還想要控制火龍對付初老的話,恐怕是難上加難。

而且也不一定能成功。

還有一點比較重要的就是,我現在已經成了楚老的傀儡,雖說表面上楚老是隻能晚上操縱我,誰知道楚老有沒有留了一手,萬一我當時候真的把火龍喚了出來的話,那個時候,要是楚老恰巧就控制了我,恐怕我們幾個全都得沒命了! 第二天一大早,秦穆然便是帶著陸傾城向著康參集團開了過去,如今康參集團打算髮行的新型藥品正準備上市,陸傾城每天都忙的不可開交,秦穆然是看在眼裡,疼在心裡,不過她也知道陸傾城要強的性格,想讓她休息,可以,但是必須要等她忙完手中的事情才可以。

陸傾城回到保安部,則是巡視了保安部一遍,然後便是回到了辦公室里玩起了遊戲。

時間總是很快,眨眼便已經是中午,此時,中海,浦東區,一家隸屬於青龍集團的酒店裡面,一個豪華的大包間里,此時正有一桌人坐在一起,他們一個個不是留著光頭,就是帶著墨鏡,要麼就是大金鏈子戴在脖子上面,看起來極其的可怕。

「我說九爺,今天你喊我們過來,是有什麼特別的事情嗎?」

一個光著頭,手臂上紋著一隻窮奇的老大看著吳九問道。

「這不是諸位都是咱們這片區的老大嘛,想著咱們好久沒見了,就一起出來聚聚吃個飯,敘敘舊,怎麼,你很忙嗎?」

吳九看著剛剛提問的老大,道。

「我說剛子,我們都知道你生意忙,但是九爺在咱們這片也算是德高望重,他的面子,你總不能不給吧!」

不等剛子說話,另一個勢力的上位大哥便是說道。

「我跟九爺說話,有你什麼事!你不說話還好,一說話我就來氣,前幾天,是你……」

那個叫剛子的上位大哥當即面目猙獰地朝著黑毛八說道。

「我說剛子,你別在這裡跟我橫,這場子本來就是我的,是你的人上次搶去的,這一次我再拿回來有什麼不好的!你不服氣,咱們可以出去練練!」

黑毛八也是個暴脾氣,被剛子當著這麼多上位老大的面訓斥,頓時站起身來,一副要干架的樣子。

「練練就練練,誰怕誰,誰不敢誰就是孫子!」

剛子當即也是站起身來,一副老子不怕你的架勢。

「你們兩個在幹什麼!都不把我放在眼裡了嗎!」

吳九看到自己還沒說話呢,這兩個人倒是先掐起來了,當即不悅地說道。

「九爺,不是我不把你放在眼裡,是剛子他實在是欺人太甚了!」

黑毛八看到吳九發怒,語氣有些軟地說道。

「九爺,是他太過分了!」

剛子見狀,也是連忙說道。

「好了!夠了!大家難得在一起,就算是給我吳某一個面子,開開心心吃完這頓飯,走出這個門后,哪怕是砍了對方的祖宗十八代,我都不管!」

吳九一言便是定下來基調道。

「行!九爺,看在你的面子上,我不和他計較!」

黑毛八見吳九都這麼說了,不給他面子也說不過去,當即點了點頭又坐下。

「我沒意見!」

剛子裝作無奈地慫了慫肩膀,然後也坐了下來。

飯局的一段小插曲就這麼結束了,很快菜和酒都上齊。

吳九端起斟滿酒的酒杯,站起身來,看著眾人道:「今天,感謝各位勢力的大哥給我吳某一個面子,來赴宴,這一輩,我先干為敬!」

說完,吳九便是頭一仰,將杯中酒一飲而盡。

「九爺說笑了!」

眾人連忙推辭,同樣也是將杯中的酒喝光。

「在喝這第二杯之前,有一件事,我想跟大家說一下。」

吳九再次端起酒杯,看著眼前一圈的上位大哥們,說道。

「什麼事?九爺你說吧!」

黑毛八說道。

「是啊!我們很多人以前都跟過您,有什麼事,你直接說!」

「好!既然大家都這麼說了,那麼我也不支支吾吾了,這一次,喊大家來,是有一條坦蕩的大路想要大家一起跟著我走!」

吳九一雙眼睛掃視了周圍一圈,道。

「什麼大路?九爺,我們不懂你的意思。」

「如今青龍集團風頭正盛,青龍集團聞生聞先生,想要跟各位交一個朋友,一起統領整個東區。」吳九將聞生的目的告訴了在座的各位道。

「青龍集團?聞生?」

聽到聞生的話,在場的眾人有的人頓時便是放下了手中的酒。

「怎麼?你們不願意?」吳九自然也是注意到了一些人的動作,當即問道。

Views:
88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