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包咬破了自己的手指,他在自己的手臂上劃出了一道血痕。

「通靈術!」

他低喝一聲。

手中的浮塵猛地揮動,一股奇怪的煙霧從浮沉中涌了出來。

「汪汪!」

幾聲奇怪的狗叫出現,一隻黑色的獅子狗出現在幾個人的視線中。

顧小冷差點沒暈過去,搞了半天你居然把家裡的獅子狗給弄來了?話說回來……這獅子狗是怎麼出現的?

對面的三個戴面具的人也愣住了。

這樣的小狗能對他們有什麼威脅?

「去吧!地獄惡犬!」

樂包吼道。

顧小冷看著樂包,她有種看動畫片的既視感……

黑色的小獅子狗向三個人撲了過去,兩個女人還是有點恐懼,雖然是小狗,但是畢竟是狗,可是那個男人就不怕了。

他飛起一腳,狠狠地踢向小黑獅子狗。

這一腳踢的還挺准,小黑獅子狗直接被踢飛了,重重的撞到一邊的牆上。

「媽的!浪費老子時間,耽誤老子賺錢!」男人收回腳狠狠地罵道。

可是下一刻,這隻黑毛獅子狗居然又沖了回來。

樂包趁著這個機會,一把拉住顧小冷。

「走走走!」他說道。

「去哪?」顧小冷一愣。

「先去外面!一會會很血腥。」樂包催促。

九星毒奶 顧小冷看了看,現在被這隻小狗攪得亂七八糟也沒有人注意他們。

兩個人悄悄地溜了出去,躲在小房子的一側。

「我要馬上給王副隊長打電話。」顧小冷說道。

「不用著急……」樂包無所謂的說道。

「怎麼不著急?就憑那隻小狗能有什麼用?」顧小冷不管樂包。

「吼……」

顧小冷號碼還沒有翻出來,她突然聽到了一聲巨吼,嚇得手機都扔掉了。

「什麼聲音?」她扭頭看著樂包。

「唔……不知道,狗叫吧?」樂包回答。

顧小冷根本不信這是狗叫,就算是獅子也沒有這麼大的吼聲吧?

樂包突然站起身,他重新走回了小房子的門口。

顧小冷撿起電話,看了看,索性先過去看看。

「怎麼了?」她看到樂包一動不動。

「看來……事情已經得到控制了。」樂包點點頭回答。

顧小冷一眼看去,昏暗的小房子裡面,四個人的面具已經掉了,每個人的臉上都掛著驚恐的神色,四個人的目光居然都看著面前的黑色獅子狗…… 王帥來了,他看了一眼神志模糊的白小景,又看了看面前四個蹲在牆角的傢伙。

「混蛋!」

他的火氣瞬間就上來了,居然沒忍住狠狠的踢了那兩個男人一腳。

顧小冷看了一眼,解氣得很。

「人沒事……還好我們來得及時!」她對王帥說道。

王帥一聽鬆了口氣。

他馬上示意將白小景帶走,這個孩子沒事,這才是真正的收穫……

「你是怎麼發現這裡的?」他看著顧小冷。

「唔……只能說我運氣比較好。」顧小冷回答。

她看著地上的獅子狗,這個東西……好詭異!

「帶回去!」王帥哼了一聲。

四個所謂的通靈社成員被帶走了。

樂包抱起地上的黑色獅子狗,獅子狗看起來很喜歡樂包,偎依在他懷裡不斷的舔著他的臉。

好消息快速的傳了回去,警局局長鬆了口氣。

白小景被送到了醫院。

樂包則是跟著顧小冷來到了警局。

「小冷姐……啥時候能吃晚飯?」他問道。

「你等會啊,還有審訊工作沒完成呢,如果完成了,我讓王副隊長請我們吃大餐。」顧小冷安慰道。

樂包無奈,只好點點頭。

警局的審訊室,兩男兩女低著腦袋坐在裡面。

王帥一言不發的看著他們。

「警察同志……我們什麼也沒做啊!」坐在右邊的男人急忙解釋。

「姓名!」王帥哼了一聲。

「李固!」這個傢伙馬上回答。

「周登!」另一個男人馬上跟著說道。

兩個女孩卻沒有說話。

王帥記了下來。

「那個通靈社到底是怎麼回事?」他呵斥道。

「警察同志,我們就是搞個直播,弄一點噱頭……我們沒有害過人啊!」李固馬上開始往外推責任。

「只是為了賺錢?那你綁架白小景做什麼?你們將她的衣服脫光是什麼意思?一血是什麼意思?」王帥冷冷的問。

四個人都驚訝的看著他。

「你……你看過我們直播?」李固驚詫的問。

「你以為我們是怎麼找到你的!你知道那個女孩是誰嗎?那是本市教育界的……」王帥慢慢的說道。

李固傻眼了。

「不不不……我們只是那麼說說罷了,我們哪敢做那些東西?」他急忙否認。

「你們給白小景注射了什麼東西?」顧小冷問。

「只是一些鎮定劑……」李固回答。

顧小冷看著李固,回答問題一般都是他開口,也就是說……這個傢伙是主謀。

「你們現在涉嫌綁架罪!你們的解釋留著讓法官去聽吧!」她哼了一聲。

王帥看著這四個人,也不知道他們是真不懂法,還是為了錢什麼都不顧了!

他和顧小冷離開了審訊室,剩下的問題讓自己的手下慢慢的審就行了。

三世修得花月圓 「局長……白小景沒有什麼問題,人也抓住了,幾個傢伙為了搞直播噱頭,故意將人騙到他們那裡去!」王帥對著局長說道。

為了這個案子,局長已經在警局親身坐鎮。

「我還真是沒看出來,你居然也有這樣的實力!以後多幫幫蘇紫萱!」局長看著王帥。

這一句話,就讓王帥覺得自己做的一切都是值得的,剛剛那兩個小時,他幾乎都是在冷汗都度過的。

心裡著急,身體上的疲憊,讓他好好的領悟了一下蘇紫萱處理危機案件時候的感覺。

離開了局長辦公室,王帥感覺神清氣爽。

「王副隊長……你該請我們吃飯了吧?」顧小冷笑呵呵地看著他。

這都已經晚上七點多了。

「好好好!我請你吃大餐。」王帥毫不猶豫地點點頭。

「還有我弟弟……」顧小冷說道。

「行行!」王帥點點頭

三個人來到飯店,好好的點了幾個菜,樂包狼吞虎咽,還時不時的喂自己的小狗幾口。

「包子……這狗是不是有什麼問題?」顧小冷好奇的問。

樂包看了看王帥,搖搖頭不肯說。

王帥一杯接一杯的酒不斷地喝,他心情好,也不在乎喝點酒!

顧小冷審視著樂包,這小子有問題,這狗肯定不正常,一直這麼大的小狗怎麼可能打得過四個人?

就是一隻大狼狗估計都難打的過四個人。

酒足飯飽,王帥打著飽嗝去結賬。

他的酒量還是不錯的,雖然喝了不少,但是距離醉還是差的遠的!

「王隊……我和我弟弟要回家了。」顧小冷看著王帥。

「我送你們!」王帥點點頭。

「不用!我們打車回去就好了。」顧小冷搖搖頭。

王帥想了想,不太放心。

「不行!你們可是立了大功,我怎麼也不能把功臣扔在路邊啊。」他笑著說道。

「你喝酒了,不能開車。」顧小冷提醒道。

「打車打車。」

王帥搖搖頭。

幾個人離開了飯店。

剛剛上了一輛計程車,王帥的電話突然響了。

「喂?」他接起電話。

「剛剛有一個人指名道姓的要找王副隊長……」電話是警局裡面打來的。

「誰?找我做什麼?」王帥奇怪的問。

「她說自己的女兒突然又犯病了……想找你今天帶去的那個小男孩過去看看!」電話里的內勤說道。

王帥愣了一下。

「好!你把電話號碼給我。」他說道。

記下了號碼,王帥掛上了電話。

「怎麼了?」顧小冷奇怪的問。

「剛剛張小雨的媽媽打電話過來,說張小雨又犯病了……讓小包子過去看看!」 前夫,纏綿不休 王帥說道。

樂包眨了眨眼。

「包子你能不能行?」顧小冷問。

「我沒事啊……」樂包回答

「你真的沒事?你剛剛可是暈了呢……」顧小冷擔心地問。

「沒事,這個聚寶盆我用起來不太順手,我一直想用巫術來控制它,這是錯誤的控制辦法,我現在已經知道了,沒事的。」樂包回答。

顧小冷點了點頭。

計程車往張小雨的家裡趕去。

「這個東西真的是聚寶盆?」顧小冷奇怪的看著樂包手中的泥罐。

「不知道,這個東西樂天哥說可以聚財,但是我覺得這個東西作用很多……不單單是用來聚財的!這裡面有很大的空間,我說不出來……但是我能感覺得出來。」樂包回答。

顧小冷眨了眨眼,她完全聽不懂。

什麼空間?這不就是個泥罐子? 估計是我捏着她的臉,讓她感覺到不舒服,她撇了撇嘴,慢慢的睜開眼睛。看到我看着她,她微微的一愣,隨即坐起身子,與我保持着距離。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錯覺,我感覺到她眼底一閃而逝的敵意。難道我有什麼地方做的不對,還是以前和她結仇了?可是我左看右看,還是對眼前的女孩沒有印象,應該是不認識的。

“那個,你剛剛抱着我睡着了,我怕你睡凍了,所以才喊醒你的。”話剛一說完,我就忍不住掐了自己一下大腿,真是太笨了,現在大白天睡覺怎麼會凍到,簡直是睜眼說瞎話。

那個女孩若有所思的看着我,臉上也並沒有出現什麼異樣,緊接着說道:“我叫司馬靜,大家都喊我小靜。”

“秦瑤,我應該比你大很多,你可以喊我一聲姐姐。”我笑着說道,去見司馬靜一臉的不高興,我臉上的笑容一僵,不知道自己哪裏說錯了。

“我並不比你小,我已經過了很多年了,所以你並不是我的姐姐。”小靜的臉上很是嚴肅,我聽完卻是噗嗤一聲笑了,捏了捏她的臉。就你這個皮膚,我現在說你十八歲估計都怕把你說老了,你居然還說你比我大。

小靜聽完我的話,若有所思的捏着自己的臉,又捏了捏我的臉,很是贊同的點頭。我捏了你的臉,瞬間知道自己原來不是老太婆,你纔是。

我被她這句話嗆了一口氣沒有提上來,猛地一陣,我翻了個白眼,沒有想到她小小年紀,說話竟然那麼的狠。

我過了好一陣才緩和了過來,嘆了口氣,“我需要繼續工作了,要不然該沒有錢吃飯了。咱們有緣再聊吧,現在我去工作了。”我看到不遠處的經理已經將目光多次的轉移到我的臉上,我心裏一震,連忙帶好了頭套走到了遊樂場這裏來。

而我一轉身,卻看到司馬靜在我不遠處,興奮我朝我招手,以表示她的存在,我嘴角不自覺的勾起,也朝着她的方向揮了揮手。

我原本以爲司馬靜跟我揮手之後就會立刻,可是沒有想到她卻一直呆在那裏,直到我下班。

我將工作服放回去,就見司馬靜朝我走來,笑着挽着我的手,一副親暱的做派。我一怔,愣在了原地,看着司馬靜:“你要去哪裏?”

司馬靜卻是扯了扯我的身子,硬拉着我向前走。自然是到你家去啊,你想啊,我這麼美貌如花的女孩流落街道,那可是一個很恐怖的事情的。所以你心地善良,而我又遇到了你,是上天要讓你做好事的。

司馬靜說的一套一套的,被她拉着走,走到半天才猛然反應過來。這貨是要賴上我?

司馬靜卻沒有解釋什麼,一味地拉着我向前走,但是我越想越不對勁,最後乾脆愣在原地不走了。司馬靜回頭看着我,不由得委屈的嘟着嘴:“不就是讓你收留我一個晚上嘛,現在你居然……如果不願意就算了。”

說完,她放開了我的手,慢慢的轉身向回走。我看着她的背影,嘴邊像是被塞上了什麼東西,於心不忍,最後還是喊住了她。 重新來到了張小雨的家,張小雨的家裡居然鬧哄哄的……

張媽媽開了門,她看到樂包急忙將樂包讓進了屋子裡,張小雨的爺爺奶奶也在,看起來也是急得一頭大汗。

「小包子……小雨她又犯病了,我們都不敢靠近啊!」她急聲說道。

「阿姨你別擔心,我去看看。」樂包點點頭。

顧小冷跟在身邊,王帥看了看也跟著過去。

打開房間的門,樂包一眼就看到了張小雨居然躺在地上,看起來像是暈過去的樣子。

Views:
38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