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又開始不斷地磕頭。

“我……我要怎麼幫你啊。”

殷月又不是醫生,現在小男孩重傷在醫院,殷月也是一點辦法也沒有啊。

“哼,你的命本來就不該留着。”

寧子突然冷哼道。

“你什麼意思?”

殷月不明白,就算是陌生人,寧子怎麼可以在這樣的時候說這樣的話。簡直太過分了。

“我就是這意思啊。”

寧子無所謂地聳聳肩。

“寧子說得沒錯。”

眼看殷月和寧子就要掀起戰火,寧輕辰趕緊開口。

“怎麼連你也這樣啊。”

殷月有些生氣。

“你不是說過,她是死而復生嗎。”

寧輕辰並沒有生氣,而是耐心地試圖跟殷月解釋。

“是。”

殷月猶豫了一下。

“那不就對了。沒有人事可以隨隨便便死而復生的。所有的事情都有定律,就像時間,一段發生了就不應該再倒回。否則,必然有其它影響。”

“什麼意思?”

殷月還是不明白。

“也就是說,她本來應該死,可是沒有死。所以打亂了時空秩序,讓一些該發生的事情沒有發生,不該發生的事情發生了。所以,她家裏的一系列事情,其實都是因爲你救了她的命。”

“我?”

殷月瞪大眼睛,一隻手指着自己。

寧輕辰點點頭確認。

“是我,真的是因爲我。 八尺之門 如果要我的命,拿去就好,求求你們,幫幫我。”

女人一聽說是因爲她自己才引發這麼多事情,情緒更加激動了。

殷月沒有說話,定定得望着寧輕辰,難道真的要讓眼前這個無辜的女人用命來換親人的命?

“沒有用的。”

寧子繼續說道:“既然已經改變,就回不去了。如果強行改變,只會引起更多的麻煩。蝴蝶效應你們知道麼。牽一髮而動全身。現在只能順其自然。”

日租:一日老公不打折 “那……”

殷月本來想問小男孩怎麼辦。寧輕辰還沒有聽完就直接搖了搖頭。

女人一看三個人的表情是不願意幫忙了,一下子從地上站了起來。不知從哪裏掏出一把水果刀,趁着大家都沒有注意,抓住了殷月。小刀子就比在殷月的脖子上。 寧輕辰和寧子都沒有想到女人會突然之間來這麼一手。殷月現在被女人控制,刀子就在脖子上,而且女人的情緒也很激動,寧輕辰和寧子都不敢輕舉妄動。只能時刻保持警惕。靜觀其變。

“你們不可能沒有辦法的。你們都有辦法讓我死而復生,怎麼可能沒有辦法幫幫我的寶寶。如果你不願意幫我,那我們就同歸於盡!”

女人歇斯底里地大喊。

“你……你冷靜一點。”

殷月的脖子被女人勒得很緊,有些呼吸困難。

“你要我怎麼冷靜!如果不是你,也許只會是我一個人死,就不會發生這麼多事情,都是你!”

女人已經有點敵我不分了。

殷月愕然。要怎麼解釋自己其實什麼都沒有做,更沒有讓女人死而復生》就算是有這樣的想法相幫女人。可是殷月只是一個普通人。也沒有這樣的能力啊。

“你不要再狡辯說什麼不是你,和你無關。寶寶的爸爸也說了。本來我已經死了,臉葬禮都準備好了。可是因爲寶寶來求你,我竟然奇蹟般地活了過來。本以爲你是救了我的恩人,誰知道。你只是用我的命,換了我一家人的命,你纔是真正的惡魔!”

女人聲淚俱下。

殷月皺着眉頭努力回想。她究竟做了什麼?難道女人死而復生。女人一家人的災難,真的和自己有關?

不知道從哪裏飛進來一隻枯葉蝶,在衆人的頭頂上盤旋,不一會又消失了。

“原來是這樣。”

寧輕辰自言自語。兩隻手斜插進褲子的口袋,嘴角揚起一個怡然自得的弧度。

“什麼?”

殷月有些失落。都這個時候了,寧輕辰竟然還這幅表情。看來在他心裏,自己真的是可有可無。就算是女人一個激動,冰冷的刀刃劃破自己的喉嚨,寧輕辰也不見得會皺一下眉頭吧。

“嘭”

寧家大門突然被推開。一個身材健碩,一個男人身着一身修身深色西裝,輪廓清晰的臉上,表情異常冰冷。一塵不染的手工皮鞋踏在地板上發出有節奏的響聲。 蝴蝶谷傳奇 男人邁着長腿慢慢靠近。除了寧輕辰,所有人都張大着嘴巴一動不動地看着來人。

“寧……寧輕辰?”

殷月有些不敢肯定。女人見到眼前的景象也被驚着了,一個分神,手中的水果刀掉落。金屬碰撞地面的聲音讓所有人回過神來。

“怎麼回事?怎麼會……有兩個寧輕辰。”

殷月左看看,右看看。

眼前的兩個男人,一個身着休閒家居服剛剛從被窩裏起來的樣子,一個一身正裝,剛剛從外面回來的樣子。可是不管是五官,臉頰,身材,甚至連表情都一模一樣。如果一定要說哪裏不一樣的話,那就是正裝的寧輕辰,看着殷月的眼神好像更加溫柔寵溺一些。

“這……這究竟什麼情況?”

寧子也呆住了。和寧輕辰從小一起長大,可不止幾十年這麼簡單,竟然第一次遇到和寧輕辰如此相像的一個人。

“你是誰?”

穿着休閒服的寧輕辰問一身正裝的寧輕辰。

“我是你。”

殷月已經徹底凌亂了。這種場面太詭異。就好像照鏡子,可是裏面的影子卻可以不收本體的控制,完全自由活動。還可以和你對話。這簡直……

“殷月,到我身邊來。”

一身正裝的寧輕辰說道。

殷月沒有動,轉頭看了一眼一身休閒裝的寧輕辰。只見他氣定神閒,什麼話也沒有說,下頜微微一擡,指了指身邊的位置。殷月只差一點點就擡腳走了過去,可是還是忍住了。現在,他誰都不可以相信。

“額……”

女人趁着大家不注意,剛要重新撿起地上的水果刀。沒有想到,兩個寧輕辰幾乎是同時出手。一身休閒裝的寧輕辰把殷月護在了身後,而一身正裝的寧輕辰直接抓住了女人的脖子,把女人幾乎整個懸空掛起。

“你做什麼?”

殷月出聲喝斥。

“這個女人,要不是因爲你不想讓她死,他早就死了。現在竟然還敢這樣對你。該死!”

寧輕辰的手臂一用力,一聲清脆的骨頭碎裂的聲音。女人的頭一下子偏向一邊,一動不動。

“殷月,真是對不起,本來說過你的要什麼我都會答應,可是這個女人實在是太不識好歹了。”

一身正裝的寧輕辰微微皺着眉頭,滿臉無辜地說道。

“你怎麼可以……”

殷月已經說不出話來。

“殷月,你不喜歡我了嗎?”

穿着正裝的寧輕辰向前想要靠近殷月。殷月下意識地躲到了休閒裝的寧輕辰身後。

穿着正裝的寧輕辰眉宇間透出一股哀傷:“殷月,你怎麼了了,你忘記了你曾經對我說的話麼?你說過你喜歡我。”

“那是因爲……”

殷月沒有繼續說完,轉過頭看了看擋在身前一身休閒裝的寧輕辰。她把他當成了真正的寧輕辰,所以纔會說喜歡他。這樣的話,她要怎麼說出口?估投向血。

“所以,從一開始巨不是寧輕辰?”

殷月覺得這樣問有點奇怪。明明和她耳鬢廝磨,口口聲聲說着想她的那個人就是寧輕辰,可是現在怎麼突然之間變了?

“你希望我是誰,我就是誰。”

身着正裝的寧輕辰微微笑着。

殷月語塞,果然,其實一開始殷月就有些不敢相信,可是真的面對的時候,卻有些接受不了。

“呵呵,不過一隻沒用的小蟲子,好意思和我比?”

一身休閒裝的寧輕辰一聽到殷月和一身正裝的寧輕辰之間的對話,臉上的表情就已經不對了。能忍耐這麼久已經是極限。

“小蟲子?什麼意思?”

殷月轉頭問道。

“我說你房間怎麼會那麼多馬藍,結果都是這東西啊。”

寧子雙手抱在胸前。

“馬藍,是枯葉蝶最愛的食物。殷月,你有沒有想起什麼?”

“枯葉蝶?”

殷月突然想起來,這一切好像都是從自己埋葬了被小男孩的媽媽踩死的枯葉蝶開始的。難道……

“沒錯,我就是你埋葬的那隻枯葉蝶的哥哥。本來,我和弟弟已經只差最後一次蛻變,就可以羽化從此不再只是只脆弱的蟲子,可是就在最關鍵的時候,這個女人破壞了我們的蛻變。還踩死了我的弟弟,一點也不覺得愧疚地將它扔掉。是你埋葬了他,所以,你想要得我都會盡力實現。”

一身正裝的枯葉蝶一邊說着,背後竟然展開一對巨大的翅膀。那翅膀,像是兩張巨大的枯葉。難怪從那以後,殷月的房間裏總是莫名其妙會出現一些馬藍。一定是他以爲殷月也是喜歡馬藍的。可是他爲什麼要變成寧輕辰的樣子?

“因爲你喜歡他。變成他,你就會喜歡我。”

果然只是個剛剛羽化成人性的傢伙,對人的心,其實一點都不瞭解。

“所以,這些天所有的事情,你說過所有的話,都是假的?”

殷月心裏翻江倒海,說不出來的感覺。

“額……”

不知道爲什麼,殷月的胸口突然一陣絞痛,像是有什麼東西在動。殷腳下一軟,身子蜷縮在一起。額頭上浸出豆大的汗珠。

“殷月,你怎麼了?”

兩個寧輕辰幾乎同時伸出手。一身休閒裝的寧輕辰一揮手重重地擊在枯葉蝶變幻的寧輕辰身上,枯葉蝶沒有防備一下子被擊飛出去。

“別碰她。”

寧輕辰的表情像是一隻保護小獅子的母獅子。枯葉蝶知道自己敵不過寧輕辰,況且現在還有寧子在,只能乖乖地退到一邊。

“疼。”

寧輕辰擡起殷月的頭,整張小臉因爲疼痛而皺得緊緊的。眼睛都已經睜不開。

“遭了。”

寧子輕呼。寧輕辰也知道,事情不妙了。該來的始終是要來的。 “啊……”

殷月已經儘量忍住了。可是心臟處傳來的疼痛,讓殷月實在是忍不住大聲地喊出來。

“怎麼會這樣。”

寧子有些驚慌。

寧輕辰輕輕揭開殷月的衣襟,過然,原本只是顏色稍微比正常皮膚深了一點的月牙形胎記現在已經吐了出來。看起來像是初一的月亮。又像是一顆牙?。類似於狼之類的動物的犬牙。

寧輕辰二話不說。打橫抱起已經癱軟在地上的殷月往房間裏走去。

“想死?”

枯葉蝶幻化的寧輕辰本來還想跟在身後,寧輕辰頭也不回地冷聲喝斥道。全身上下透露出來的戾氣讓假寧輕辰自覺地止住了腳步。

“現在怎麼辦?”

寧子跟在寧輕辰的身後關上了房門。

“唔……”

殷月的疼痛還在繼續,一陣一陣的,好像有什麼東西在殷月的心房裏攪動,搞得殷月的心臟快要炸開。額頭上的汗珠滴滴答答地不斷滴落,寧輕辰看在眼裏,疼在心裏。

“你不是說那個苗疆蠱師給的東西沒問題,可以讓她身體裏的噬心蠱沉睡嗎?還有那個什麼星蠱熬的粥。明明都有按時吃。爲什麼會這樣。”

寧輕辰有些部分青紅皁白地一把抓住寧子的肩頭。眼睛裏快要噴出火來。

“你……放開我。”

寧子用力掙扎着。她從來沒有見過寧輕辰這樣,完全失控的樣子。就連面對那個人的時候,他雖然也心痛,可是依然保持冷靜,可是現在。殷月讓寧輕辰完全亂了陣腳。

寧輕辰也意識到自己好像過激了。畢竟,寧子已經盡了全力在幫她了。這樣的情況,他也早就有心理準備。只是沒有想到,真正到了這個時候,還是有些承受不了。

“你冷靜一點。”

寧子知道,現在不是和寧輕辰討論情緒的時候。她比誰都清楚,如果真的發生她們所料定的事情,會有什麼樣的後果。

“啊……”

寧輕辰和寧子還在僵持,殷月突然痛苦地大喊一聲。像是有一股神祕的力量填滿了殷月的身體,馬上就要迸發出來。殷月的雙臂展開,整個身體騰空。

“不行,不能繼續下去了。”估諷叨亡。

寧子表情堅定,作勢就要衝向殷月。可是還沒有靠近,便被寧輕辰一下子當了回去,重重地摔在地上。

“你做什麼!”

寧子有些憤怒了。沒有想到,寧輕辰竟然這樣對她。

“我不准你傷害她。”

寧輕辰渾身上下散發出一股強大的氣勢。

“你……”

寧子咬着下脣。她太瞭解寧輕辰的脾氣,只要是他決定的事情。別說十頭牛,就是全世界的牛都來了也拉不回來。

“咚咚,咚咚。”

殷月可以清晰地聽到自己心跳得聲音,越來愉快,越來越快。一股灼熱的觸感,從胸前傳遍全身。

“唔……好難受……”

殷月已經意識不清了。

寧輕辰一個縱身躍上,手剛剛碰觸到殷月的身體便被一股灼熱的力量彈回來。重重地摔落。

“你怎麼樣?”

寧子緊張地跑到寧輕辰身邊。

“呵呵。”寧輕辰擦一擦嘴角的一抹紅:“這算是自食其果嗎?”

寧子無言。不管是曾經還是現在,寧輕辰總是這樣。表面看起來冷酷無情。實際上,他的心那麼柔軟。五百年前,對他是這樣,現在,對她也是這樣。

Views:
68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