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見妖暴起後,在原地拖出幾十個殘影,那些毒蟲大都撲在了那些殘影上面。

與此同時,他的身高暴漲三寸,肌肉蠕動,一縷縷黑氣從他的毛孔中瀰漫而出,構成無數指甲蓋大小的黑色鱗片,腳掌如蒲扇一般,手掌完全蛻變成了長着烏黑指甲的爪子,而頭上的牛角如染血一般,紅的發亮。

吼~

體態變化完後,妖大叫一聲。

一道音波化爲實質從他口中向着前方擴散開來,那些擋在他身前的毒蟲遭受到音波的攻擊,紛紛炸裂。

五顏六色的漿液瀰漫在空中,妖毫無顧忌,如同一頭人形戰車直接向着那怪物撞去。

滋滋滋~

漿液散落在妖身體表面黑色鱗片上,發出一縷縷青煙,顯然毒蟲的漿液本身帶有腐蝕性。

妖皺了皺眉頭,眼中閃過一絲紅芒,並不顯驚訝。

顯然這也在他的計算之中!

“十步一殺,伏屍百萬,殺界現!”

十米,九米,八米!

妖本身發動絕招的距離是十米,但是爲了穩妥起見,他還是繼續前進了兩米。

第八米的時候,他口中大吼一聲。

一團血色光芒從他的眉心處閃現,竟然以他爲中心,將他的十米之內染成了一片紅色。

那些原本撲向妖的毒蟲瞬間定在了空中,包括那些爆開的綠色漿液也停止了在空中,彷彿十米之內的空間靜止一般。

其實靜止的不止是空間,還有時間!

妖心中長嘆一口氣,這“殺界”乃是他吞噬了無數妖族後,精神力發生變異後,悟出了一個絕招。

在這方圓十米之內,他的殺意結合精神力可以凝聚成屬於他的一片領域。

其中所有的規則,包括時間、空間的運行都有他的意志做決定!

他要誰生就要誰生,他要誰死就要誰死,這也是他的最大依仗之一。

原本他打算是將這一招留給仙的,可是沒想到遇到了趙小川,因此提前使用了!

“好吧!既然你的目標也是打倒仙,那麼就讓我幫助你抹殺天咒蟲的意志吧!畢竟你當初也算是幫助過我一次!”

妖緩緩走向趙小川,口中喃喃道,而在這片領域中,幾乎一個彈指間,他已經到到了趙小川的身前。

他伸出手,雙指並劍,向着趙小川的眉心刺去。

經過了這些天的觀察,他已經知道趙小川臉上的“咒”字文核心正是眉心。

只有將天咒蟲的核心破滅掉,趙小川纔有機會清醒過來。

然而就在他的手指距離趙小川的眉心還有一寸時,原本閉着眼睛的趙小川,倏然睜開了眼睛。

妖微微一愣,發現趙小川眼中正滿是譏諷的看着自己。

還沒等他想明白這一切是怎麼回事,頓時感到伸出的手臂上竟然傳來一陣刺痛。

他猛然回過神來,向前望去,發現趙小川的一隻手不知何時竟然握住了自己的胳膊,一縷縷白煙正在他的指縫間不斷升起。

“啊~怎麼可能?我的殺界竟然破掉了?這怎麼可能?”

妖慘叫一聲,十米的殺界驟然收縮,形成方圓一米的包圍圈,將趙小川整個人包圍了起來。

“殺~”

妖大喝一聲,憤怒地看着趙小川。

由十米縮小成一米的殺界變得血霧瀰漫,並且隨着妖的一聲暴喝聲,一道道血刃憑空在殺界中浮現,圍繞在趙小川四周開始旋轉起來。

“叮叮噹噹!”

一道道血刃劈開在趙小川身上發出金鐵交鳴的聲音。

趙小川眼中的譏諷之色越來越濃,妖的瞳孔微縮,憤怒瞬間化爲冷汗,佈滿了整個脊背。

“不可能,這不可能!哪怕是仙,也不可能在殺界中完整無損的,除非…….”

妖想到一種可能,連忙睜大眼睛向着趙小川體表望去,竟然發現在他的體表,有着一層薄薄的烏光浮現着。

“這是…….世界的力量!該死的,果然如此!他也掌握了世界的力量!”

妖腦中閃過這樣一個念頭,幾乎不用思考,他立刻決定逃離這裏。

然而正當他想要逃跑時,手臂上傳來的力道讓他明白自己還在趙小川的手中。

“殺!”

妖再次大吼一聲,一道兩尺長的血刃在殺界中浮現。

只不過這一次那血刃飛向的對象並不是趙小川,而是被趙小川緊緊抓着的妖的手臂。

噗嗤!

血光乍現,黑色腥臭的血液從血界中噴射而出,灑了一地。

妖臉色蒼白,知道自己中毒了,轉身向着外面跑去。

趙小川靜靜地看着要離去,沒有阻攔,只是眼中的譏諷越來越濃,好像在看一場鬧劇。

沒有了妖支撐的殺界漸漸淡去,最終消失不見。

趙小川身上浮現着淡淡的烏光,鬆開手掌,閉上眼睛,要斷掉的那隻手臂漂浮在空中。

四周的毒蟲開始安靜下來,又趴在趙小川的四周。

同時趙小川的眉心處“咒”字文如水波般開始顫抖起來。

隨後一個金銀二色的甲蟲從中鑽出來,從它的模樣上看來似乎和噬魂蟲似乎有些相似!

那蟲子一口咬在身前漂浮的斷裂的胳膊上,口器蠕動,不一會兒便將那條斷臂吞噬的一乾二淨。

“咒”字文再次浮動,那甲蟲退回咒字文,彷彿什麼都沒有發生過一樣!

…….

“說,你們將趙小川藏到什麼地方去了?告訴他的位置,否則你們就去死吧!”

太行山上,一名渾身包裹着繃帶的男子惡狠狠地看着衆人。

所有人聽到他的話,眼中露出憤怒地神情,不過視線卻是那男子身邊的另一人。

“柯雲泣,沒想到你還沒有死!”

葉楓咬牙切齒地看着那人,惡狠狠地說道。

柯雲泣輕笑一聲,掃視衆人一圈,慢悠悠的道:“那是自然!只要你們身上的詛咒還在,我就可能會死的!不過話說回來,我也要感謝趙小川,若不是他,我又怎麼能從仙的手中逃脫出來呢?” 秦家人個個神情一愣,雙眼中掠過几絲難以置信的驚愕目光。

他們想到了秦衛國送出的禮物,一定很貴重,但是他們誰也沒有想到居然會如此貴重。

這種無上的榮譽和光輝,已經不是用多少錢可以量化的。

他是一種精神的榮譽。

「父親,這,這枚國士勳章,真的是給穆然的嗎?」

「這可真的是太貴重了呀!」

秦文武神情驚愕說道。

作為一名巨亨大鱷,秦文武可謂走南闖北,見多識廣,能讓他都感覺到震驚的禮物,可見非同一般。

秦衛國毅然點頭,欣慰說道:「不錯,這是一號親自頒發給穆然的,目的在於表揚穆然這次在西方的表現,本來,一號打算隆重為穆然頒獎發勳章,但是後來又仔細考慮了一下,出於各種因素的顧忌,決定讓我私下將勳章頒發,並且鼓勵我秦家好兒郎,要再接再厲,再創輝煌……」

秦穆然兩手緊緊握著手中的國士勳章,不禁感覺這麼一枚勳章,彷彿有千斤之中。

「爺爺,您放心,我一定會繼續努力,絕對不會給俺們秦家丟臉抹黑的。」

秦穆然信誓旦旦地說道,聽到秦穆然的保證,秦衛國欣慰一笑,微微點頭。

這時候,秦文武和秦先文兄弟二人臉上,也都露出無比自豪的神情出來。

在他們看來,雖然這枚勳章是頒發給秦穆然的,但那也是整個秦家的榮譽,秦家能夠走出秦穆然這樣一位人物,這讓秦文武和秦先兵也感到臉上有光。

「穆然,你小子真是有出息,讓三叔我都有些無地自容了,哈哈……」

秦先兵不禁自豪笑道,並且拍了幾下秦穆然的肩膀。

秦文武也興奮說道:「不錯,穆然,大伯也真是替你感到開心,這枚國士勳章,代表了無上的榮譽,你能獲得這枚榮譽,也算為祖上添光,兩天後……」

秦文武話沒說完,便立刻意識到自己說錯了什麼,立刻守住。

不過此刻,秦穆然還是猜出了自己大伯想要說什麼,他無非是想說兩天後在自己父母忌日上,也算讓他們有了一份安慰和在天之靈之類的話。

秦穆然強忍著內心悲痛,苦苦一笑。

他並沒有多說什麼,他知道,自己大伯和三叔都是為自己好的,他們對自己並沒有什麼惡意。

隨即。

龍天正走到秦穆然面前,將他手中的國士勳章取下,並親手為秦穆然佩戴上。

那枚勳章,在秦穆然衣服上,熠熠生輝,彷彿散發出了無限光芒。

「不錯,穆然,你果然從來沒有讓我們失望過呀!」

龍天正說道。

「老龍,其實這次執行任務的成功,功勞並不全在我一人,尤其是我的東皇小隊,他們每個人都有很大的功勞,如果沒有他們的話,這次行動也很難成功,所以我請求為我的東皇小隊也記上一功。」

秦穆然說道。

在秦穆然看來,他並不想獨吞這次勝利的榮譽,石大壯帶領的東皇小隊,也同樣付出了許多,所以他希望自己的東皇小隊,也可以得到應有的獎勵。

聽秦穆然言罷,龍天正笑道:「那是當然,這一點我已經想到了,你放心,無論是你還是你的東皇小隊,都不會被虧待的。」

言罷。

眾人入座,秦衛國更多的,還是陪秦穆然和陸傾城聊了一些家常。

兩個秦家晚輩,好不容易回到秦家,秦衛國並不想聽秦穆然說太多公事。

吃過飯後,眾人在客廳小休片刻。

龍天正看了眼時間,說道:「老秦,我還有些事情要處理,就先走了。」

「好。」

秦衛國微微點頭,言簡意賅的回了一聲。

看到龍天正要走,秦穆然和陸傾城等人起身相送,徑直將龍天正送出秦家大門。

不管怎麼說,龍天正的身份畢竟擺在那裡。

秦穆然和陸傾城再次回到秦家客廳,此刻,秦衛國言道:「穆然,現在這裡沒有外人了,爺爺想交給你一樣東西。」

「哦?」

帝國總裁霸道寵 「什麼東西?」

秦穆然問道。

「你待會兒就知道了,說起來,算是你父母生前留下的一個遺物吧!」

秦衛國嘆氣說道,如今再次提起秦先文內心還是有些悲痛萬分。

說罷。

秦衛國朝秦文武使個眼神后,秦文武立刻取出一本包裹嚴密的東西,遞到了秦穆然面前。

「穆然,這是一本先文生前留下的筆記,前幾日收拾房間時無意間找到的,你爺爺的意思是想把這件你父母的遺物交到你手裡,也算是替內父母給你留下一個念想。」

秦文武說道。

秦穆然神情一愣,眼神中掠過几絲悲痛。

秦先文是秦家老二,同時也是秦穆然的父親,他熱衷於考古事業,只是在之前的一次考古當中,他和他的考古小隊全部失蹤,而且已經很長時間了。

為了尋找秦先文,秦家可謂動用了極大的關係,但是探聽回來的只是一句話:全都死了!

秦穆然這次回到京城,就是為了給自己父親辦理忌日。

此刻。

秦穆然目光凝聚在這本日記本上,封面上秀麗的字跡,秦穆然一眼便能認出來,這是自己父親的筆跡。

看到秦穆然神情下隱藏的悲痛,秦文武走到秦穆然身後,輕拍了一下秦穆然肩膀。

「穆然,你也不要太難過,有大伯和三叔在,我們都是你的親人……」

秦文武安慰說道。

秦穆然抬起目光,看向秦文武,眼眶掠過几絲紅潤后,微微點頭。

「爺爺,大伯,三叔,你們不用擔心我,我沒事情,你們放心好了。」

秦穆然毅然說道。

「嗯,穆然,最好這樣,如果有什麼事情的話,儘管跟大伯還有三叔說,千萬別自己憋著默默忍受一切。」

秦文武說道。

秦穆然點頭后,迫不及待翻閱起了自己父親生前的筆記,這上面記載了很多關於自己小時候的事情,同時也記載了很多關於自己父親工作和生活上的事情。

他彷彿就像是自己父親留給自己的真實回憶。

在這本筆記的最後幾頁,秦穆然發現一個問題,那就是一個地方的名字,頻頻出現在了筆記當中。

川省! 柯雲泣的話說得沒頭沒腦,衆人聽不明白。

不過他也似乎並沒有要解釋的意思,只是隨意的提了一句後,便問道:“好了,敘舊到此爲止吧!告訴我,趙小川他現在在什麼地方?”

衆人抿着嘴脣不說話,顯然不想將趙小川的行蹤告訴他們。

軍婚也纏綿 “他在萬毒蟲洞!”

正當此時,一個冷清的聲音響起。

衆人一驚,轉頭望去,看到黑寡婦和那名稱爲“小梅”的女子正施施然走過來。

“黑寡婦,你怎麼可以這樣?我們之間可是有盟約的!”

崔美美喊道,其他人臉上都佈滿了難以置信。

“那是我和第二世輪迴者直接的定下的,和你們有什麼關係?況且我只是說出了輪迴者的所在,應該也不違反盟約吧?”黑寡婦冷笑一聲,看向柯雲泣。

“能通過我太行山的毒蟲陣,看樣子你的實力也不容小覷!”黑寡婦看着柯雲泣說道。

“哈哈哈,”柯雲泣大笑道:“早就聽說黑寡婦在亂世中名號,今日一見,果然盛名之下無虛名啊!不過這回你倒是看走了眼,我只是輔助,真正的主角並不是我!”

“哦?難道是他!”黑寡婦的目光移向遠處被繃帶包裹着的安希俊。

安希俊冷冷地看着她,道:“你知道趙小川在什麼地方?”

“當然!”黑寡婦道:“要我帶你去可以,不過我要你答應我一個條件!”

“條件?你有資格和我們談條件麼?”柯雲泣插嘴道:“還是說你現在認不清局勢!”

Views:
68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