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這個人,他已經熟記在了腦海之中。

秦穆然!

這一刻,他也知道為什麼能夠讓洪秀波吃癟了!

一個能夠讓龍鱗從名不見經傳的小勢力突然之間崛起,在幾個月之內又以雷霆之速,滅掉了盤踞在中海浦東區幾十年的老牌一流勢力青龍幫,甚至在他的背後還能夠看到朝廷的影子。

就是這麼一個人,讓自己的父親對他稱讚不已,說他可為一代梟雄,並且讓自己儘可能的與他處好的人,現在站在了自己的面前。

「秦先生!」

杜天明瞪大了眼睛,看著秦穆然驚訝地說道。

「你….你認識我?」

秦穆然上下打量了下杜天明,仔細搜尋自己腦海之中的記憶,發現並沒有認識過他,甚至連一點的印象都沒有。

「我是青幫杜天明!秦先生帶著龍鱗滅掉了青龍幫,震驚整個中海的地下世界,完成了有史以來的壯舉,您的容貌我早已銘記於心!」

杜天明相比於洪秀波說話則是更加的文縐縐的,不過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杜天明說的話,比洪秀波要好聽的多。

「什麼?他就是秦穆然?!」

這一刻,洪秀波也是瞪大了眼睛,自家的老頭告訴自己不要去招惹秦穆然,盡量交好,沒有想到今天他竟然還就真的和秦穆然給對上了!

「呵呵!沒想到青幫和洪門這兩個中海的頂級勢力竟然也關注了我。」

秦穆然臉上露出一陣苦笑,他怎麼都沒有想到,如今自己的名聲竟然都傳到了青幫和洪門這兩位掌舵人的手中。

貌似自己的是凶名吧,否則的話,兩個掌舵人怎麼會讓自己的兒子不要得罪自己呢!

自己難道真的有那麼恐怖嗎?我覺得我自己挺可愛的啊!

「秦先生,這一次是秀波冒失了,得罪了你,我看也就是撞個車,沒什麼大問題,不如就這樣算了吧!」

杜天明走出來打個圓場,面對秦穆然,他感覺比面對自己父親還要有壓力,第一個是因為對方的手段實在是太高超了,讓他有些壓力,另外一個便是他們都覺得,秦穆然就是朝廷推到中海來的一個代表,他的背後,是夏國的朝廷!

「其實也就是個小事,不過嘛,解決的方法我剛才也說了,很簡單,讓洪秀波叫一聲叔叔,就沒事了!」

秦穆然說的很是輕鬆。

「不可能!」

洪秀波聽到這個,立刻反駁。

「秀波!」

杜天明看到洪秀波如此激進,立刻阻止道。

「杜天明,何著叫他叔叔的人又不是你,你當然沒事了!本少爺要是叫了他叔叔,以後還怎麼混!」

洪秀波不甘地說道。

「誰讓你沒事撞他的車,本來這件事怎麼說都是你不再理!而且就算是洪叔叔來了,他會選擇怎麼樣?你心裡應該比我清楚。我估摸著,以他的暴脾氣,打斷你的腿都是有可能呢!你忘記了他們的叮囑了嘛!」

杜天明平常跟洪秀波的關係比較好,雖然在常人的眼中,青幫和洪門都是敵對的,但是這並不妨礙兩個人的交情。

畢竟到了他們這個地步,除非涉及到了幫派的生死存亡,根本不用撕破臉來。

再加上洪秀波和杜天明兩個人也都是正直爽朗的人,都不喜歡暗算人,耍陰謀詭計,所以也頗有惺惺相惜的情分在其中。

「這……」

被杜天明一提醒,原本怒氣沖沖的洪秀波突然冷靜了下來。

是啊,以自己家老頭的那個脾氣,要是知道自己搞事情去挑釁秦穆然,將他的話當做耳旁風,指不定得打斷自己的腿呢!

真的是太可怕了,要是自己瘸了,以後還怎麼撩妹啊!

不行!

可是,就這麼叫他叔叔,秦穆然不就跟自己的父親一個輩分了嘛,那也太丟人了!

「你還在猶豫什麼啊!你要知道,秦穆然的背後可能是朝廷…….」

杜天明見洪秀波又猶豫不決,在他的耳畔用只有兩人才能聽到的聲音說道。

這一下,哪怕是洪秀波都震撼了!

是啊,兩幫都在猜測秦穆然的背後是當今的朝廷,如今是什麼時候?五年一大比的時候啊!每到這個時候,中海的所有的世家和幫派都得論資排輩,洪門若是因此得罪了朝廷,那豈不是…….想到這裡,洪秀波心中已經下了決定。

「叔……叔……」

許久,洪秀波的嘴角才硬生生地給憋出了這兩個字來。

雖然咬字不是很清晰,但是還是能夠分辨出來的。

「乖,秀波賢侄!」

秦穆然聽到洪秀波服軟,心中暗爽,很是愉快的便是答應了。

「秦先生,大家不打不相識,你今天來,也是參加趙老的聚會的吧,走,我們一起進去!正好我給你介紹下情況!」

杜天明很是熱情地走到了秦穆然的身旁,以前他覺得秦穆然可能並沒有像他父親說的那般優秀,但是現在他親自接觸過以後,他看不透秦穆然,也更加的好奇秦穆然,所以,他想要交好秦穆然,或許,真的如他父親所說的那般,能夠從秦穆然的身上學到更多的東西。

「好!那麻煩杜少主了!」

秦穆然也是這麼一個人,別人對我尊敬,他也就對別人尊敬。

如今杜天明如此厚禮對他,他自然不能落了對方的面子,更何況,他還是青幫的少主!

「沒事!走,秀波,我們一起進去,給秦先生好好講解下情況!」

臨走前,杜天明也是喊上了洪秀波。

雖然洪秀波的心裡很是鬱悶,但是終究還是跟了上去。 聽李肅說完,朱有爲立刻說道:“嗯,不過,我覺得我們還是找到那兩件法寶,我們再去會安全一些。”

朱有爲說完以後,李肅和陳婷兩人也覺得這樣最好,於是,李肅三人又開始繼續尋找那兩件法寶。

而此時,擡着黃金棺材的那個大部隊,已經快走到小竹林了,只不過小竹林的深處,有一隻,有一隻。

“李肅老弟,你這邊有沒有找到”,朱有爲和陳婷二人走過來後,馬上問道。

見朱有爲和陳婷二人走過來了,李肅邊找邊說道:“我這邊還沒找到,你們那邊呢。”

“我們那邊也沒找到,哎,也不知道到底藏在哪裏”,朱有爲嘆氣道。

這時,朱有爲看到了牀底下好像有什麼東西,很像一張網子。

於是,朱有爲走過去,蹲在牀邊,伸手進去拿這張不知道是什麼的網子。

當然,這的確只是一張網子,絕對不可能拿出來一串頭髮,然後露出一個貞子的頭,畢竟這是殭屍叔叔嘛,又不是午夜兇鈴。

朱有爲把網子拿出來之後,李肅和陳婷二人立刻看了過來,這時,朱有爲說道:“你們看,這是不是貞子的頭髮。”

不好意思,錯了,“你們看,這是不是它說的那張捆屍網。”

聽朱有爲說完,李肅和陳婷二人馬上仔細的看了一下,最後,李肅回答道:“我想,這應該就是了。”

隨後,李肅三人都覺得這張從牀底下拿出來的網子,就是那張捆屍網,於是,李肅說道:“有什麼事,我們等下一邊走,再一邊討論吧,我們現在先過去千鶴道長那裏,不然,去晚了,我怕事情有變。”

李肅說完之後,朱有爲立刻說道:“那我們不找那把桃木劍了。”

“暫時,我估計也找不到,我們趕緊先過去”,李肅一邊準備要走的樣子,一邊說道。

然而,正當李肅等人正準備要出去的時候,天上突然就下起了傾盆大雨,這次,李肅等人只好等雨停了纔好出去。

因爲,就算打傘出去,傘恐怕也會被淋爛,而這場雨就是“它”故意下的,或者說是劇情需要。

其目的就是不想李肅等人現在過去,因爲“它”還沒玩夠,這麼多條生命,就是因爲有“它”的存在,所以,才因此喪命,而“它”就是罪魁禍首。

“下這麼大的雨,看來就算在屋裏找到了傘,恐怕打出去也沒用”,朱有爲和李肅還有陳婷三人站在屋內一邊看着外面的雨,一邊說道。【零↑九△小↓說△網】

此時,李肅根本沒有聽見朱有爲在說什麼,李肅的心裏一直在想:這場雨,應該是原來劇情中的那場雨,然而也是因爲這場雨,才導致最後那隻躺在黃金棺材裏面的殭屍屍變,從而讓大部隊的人,包括千鶴道長差不多全部死了。

那此時下的這場雨,會不會因爲劇情的變化,然後黃金棺材裏面的殭屍沒有屍變。

哎,只希望千鶴道長他們沒有摘掉帳篷,不然,就完了。

李肅在心裏這樣想着,隨後,也跟朱有爲和陳婷一起進了屋。

到屋裏之後,三人沒有繼續再尋找那最後一件法寶桃木劍,而是,全部坐在椅子上,靜靜的休息。

此時,在小竹林那邊,還是和原來的劇情是一樣的,大家紛紛紮營休息,只是這次因爲黃金棺材上面的帳篷沒有摘掉,所以,黃金棺材上的那些硃砂基本上還在,隨後也被推進了營子裏。

照這情況看來,黃金棺材裏面的殭屍應該是不會屍變了,但人算不如“它”算,這時,小竹林深處的那隻殭屍,不知道什麼時候,竟然跳到了這裏來。

剛開始,大部隊裏的人還沒有看到這隻殭屍,就在這時,剛好雨停了,大部隊裏的其中一個人突然想要出去方便一下,也就是上個廁所,走到一邊沒人的地方,這個想要方便的人,馬上便開始方便起來。

就在這時,這隻殭屍突然衝了出來,然後,慢慢的走向這個正在方便的人,沒錯,是走向。

這時,這個正在方便的人,也聽到了身後傳來的腳步聲,他以爲是和他們一起的人,所以說道:“你也來尿尿啊。”

這隻殭屍沒有理他,只是一直往前走,這時,這個方便的人,也方便完了,然後準備轉身往回走。

這不回頭不要緊,一回頭,“媽啊,殭屍”,這個之前方便的人立刻嚇到叫了起來,這一叫,好像也沒有什麼人聽到,隨後,這隻殭屍就一口咬在了之前方便的這個人脖子上。

殭屍咬上來之後沒多久,這個人就死了,殭屍吸了一些血之後,就立刻把這個人的屍體扔到了一旁。

把屍體扔到一旁之後,這隻殭屍就繼續向着人少的地方走去,這時,有個地方剛好有兩個人在那裏聊天。

“你長這麼大,有沒有見過殭屍啊”,這是其中一個人向另一個人問道。

而另一個人則回答道:“沒有,你呢”,這時,之前問的那個人回答道:“我也沒有。”

就當這兩個人你一句,我一句的聊天道,突然,殭屍已經到了他們的背後,這時,其中一個人往後看了一眼,隨後又轉回去,轉回去之後,馬上就發現了不對,下一秒又準備再次回頭一看。

這時,殭屍已經咬到了他的脖子,殭屍咬了一口之後,立刻又咬向了另一個人,另一個人因爲嚇傻了的原因,竟然忘記跑了,隨後也馬上就被殭屍咬了一口。

就這一下的時間裏,這隻殭屍就已經咬死了三人,而這三人,到時候肯定又會變成殭屍,然後去咬其他人。

禍害已經慢慢形成了,這對於李肅等人來說,無疑不是一場無妄之災。

不過,好在這時有人看見了,然後嚇得馬上去告訴了千鶴道長。

此時,千鶴道長立刻拿出了他的桃木劍,然後和四個徒弟一起準備消滅這隻殭屍。

但到底,最後是千鶴道長一干人消滅了這隻殭屍,還是李肅等人也一起過來了,然後消滅了這隻殭屍,還是,這隻殭屍最後給所有人來了一次大屠殺,這一切,暫時還不知道。 在杜天明的帶領下,很快,眾人便是向著事先中海會所準備好的包廂走了過去。

「秦先生,這裡是留給我們青幫洪門的包廂,原本來說是分下來的,但是今天就我和秀波一起來,所以我們就開了這一個,希望你不要介意這裡簡陋。」

杜天明溫文爾雅,看著秦穆然說道。

「哪裡,我們龍鱗的包廂肯定都沒有這裡豪華。青幫和洪門作為頂級的兩大幫派,在這裡必然是最為豪華的!」

秦穆然也是客氣地回到。

「秦先生,這你就說錯了,中海會所,這裡的包廂是很豪華,但是相比於最豪華的,我們還沒有資格進。」

杜天明淡淡地說道。

「難道還有更加豪華的?」

秦穆然看了看四周,原本他以為紀家的格林酒店那個獨有的包廂已經夠豪華,夠奢侈的了,但是現在看了看這周圍,跟那個包廂里的裝飾似乎都差不多吧。

這都不算最豪華的,還有哪個?

哪怕是秦穆然都有些愣住了。

「中海會所里最為頂級的包廂是專門留給兩幫的龍頭還有上面的人的!還有,秦先生,你應該知道五年大比吧!」

杜天明一邊解釋著一邊看向秦穆然問道。

「知道,這不是中海的頂級勢力每隔五年都要重新論資排輩嗎?」

秦穆然問道。

「是的!五年一大比,中海的各個家族,各個勢力都異常的關注,而朝廷也是會派人下來主持的,能夠得到朝廷的承認,這才是最為關鍵的,而這種盛會,自然就是在中海會所最為高檔的包廂里決議的!」

杜天明說到這裡,目光之中也是綻放出了光芒,作為青幫未來的掌舵者,能夠進入那裡,才是他追逐的目標。

「看來我也得爭取爭取,如果龍鱗能夠成為和青幫洪門並肩的勢力,我是不是也能夠蹭一蹭嘯哥的光,進去長長眼了!」

秦穆然開了個玩笑道。

「然哥,你就別拿我開玩笑了,我能有今天都是因為你!」

此時這一群人之中,就劉嘯的身份顯得有些尷尬,雖然他是一流勢力龍鱗的老大,但是在場的任何一個人身份都不比他低啊!

一個是洪門的太子——洪秀波,一個是青幫未來的掌舵者——杜天明,另外一個則是一手將龍鱗扶持起來的秦穆然,說實話,他們都是優秀的人。

「哈哈!嘯哥,你就別謙虛了!不說了,我先去放個水,廁所在哪裡?」

秦穆然突然有了尿意,看著杜天明問道。

「這包廂里就有,那間房就是!」杜天明指了指一個房間說道。

「好嘞!」

說著,秦穆然便是向著衛生間走了過去。

等他從衛生間時,包廂里又多了一個老者。

這老者頭髮花白,但是卻跟葯岐一般,喜愛穿著唐裝,這樣子看起來頗有些仙風道骨。

尤其是秦穆然注意到,劉嘯此時正在與這位老者交談,而且從神情和言語之中都帶著幾分的尊敬。

能夠讓劉嘯這麼尊敬的…….秦穆然心中一稟,莫非他就是劉嘯口中的趙老?趙忠義?

「趙老,這位就是我跟你提起的然哥,秦穆然!我能有今天,都是因為他!」

劉嘯看到秦穆然出來,向著趙忠義介紹道。

「秦先生,剛才阿嘯都跟我說了你的事迹,我就很驚訝……現在得見真人,我相信,果然是英雄出少年,這氣勢給人的感覺就不一般!」

趙忠義上下打量著秦穆然,滿是皺紋的臉上布滿了讚歎之意。

「趙老謬讚了!之前我也聽嘯哥常常說起你,說你是中海地下世界的元老,德高望重,名副其實的忠義之人!」

秦穆然笑了笑,雖然他是第一次與趙忠義打交道,但是趙忠義給人的感覺就很舒服,就是那種與你交流不帶心思的人!

「哈哈!都是兄弟們抬舉我!說什麼德高望重,什麼名副其實,那都是場面上的話,我這樣的老傢伙,他們還能記得我就不錯了!說白了,我都半隻腳踏進棺材里了!」

面對秦穆然的誇讚,趙忠義很是自謙地擺了擺手,接著道:「我老了,現在的時代也變了,不再是我們當年了!現在是你們年輕人的天下了!天明,秀波都不錯的!你們可以多多接觸!」

趙忠義看了看身旁站著的杜天明和洪秀波,笑了笑道。

「是!杜兄和秀波還是很優秀的!」

秦穆然看著杜天明和洪秀波笑了笑。

杜天明還好,但是洪秀波看著秦穆然那個樣子,怎麼著都是要欠揍的。

要不是打不過他,洪秀波非得把他脫光了那鞭子沾水抽不可!

「趙老,算起來你也是長輩,就不要總是秦先生,秦先生叫我的,直接叫我名字就好。」

秦穆然笑了笑道。

「哈哈哈!好,那我就倚老賣老一次,直呼你的名字了。」

趙忠義聽到秦穆然這麼說,目光之中對他的讚賞之意更加的濃。

趙忠義見慣了太多中海地下勢力的新生代的力量,但是他們的骨子裡都充滿著一股子囂張的傲氣,年少得志,有這樣的表現很正常,但是這些在秦穆然的身上卻全然看不到,從他的身上,趙忠義只感覺到了年少老成。

閑聊幾句后,趙忠義對於秦穆然那是更加的賞識,頗有一種相見恨晚的感覺。

多少年了,趙忠義都沒有遇到過這麼聊的來的年輕人了!

Views:
47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