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宋德華也才收槍向着警局走去。

這個女人不在瑪麗亞醫院,那麼會去什麼地方?是警局嗎?要殺李靜嗎?

宋德華想到這裏臉色深沉,現在他希望,自己趕過去不會太晚了……

安然頭都大了!

她承認她是半吊子道士,她承認她有點呆,可是這無頭屍也太不給她面子了,她的攻擊在無頭屍身上起不到半點效果。

任由她手中桃木劍持符使用九味真火燒還是用九雷轟頂,這無頭屍沒受到半點影響,無視她直接向着警察們藏身的小房間走去。

“無頭的!你不能這樣無視我!!”終於,安然爆發了! 她已經很努力了!可是眼前的無頭屍居然連半點受傷的樣子都沒有,並且依舊保持原來的速度前進,對她也是不聞不問。 總裁的腹黑女人 難道,她好欺負?

現在這裏有監控,小房間裏面大家都在看着她表現。所以現在無頭屍的表現讓她有多難堪無頭屍知道嗎?

所以,她憤怒了!

小鳥都能憤怒,更別說她還是警局的靈異顧問!

那麼多人,那麼多雙眼睛,她不能讓大家覺得她無能!她也喜歡和這些傢伙在一起的日子了,她想留在這座城市……

原本,一切都好好的,但是現在都被着無頭屍破壞了!因爲這樣,她都差點哭了,急哭的。

她從沒那麼在乎過這些東西,以前她喜歡自由自在,身邊沒什麼朋友。可是現在有了,她也想安穩下來,只是現在……

“看劍!”

安然手中桃木劍再次對着無頭屍心臟位置刺了過去,在她想來這次她全力攻擊下定然能刺破他的身體,滅了他的身,消了他的魂。

“咔咔……”

無頭屍不閃不避任由桃木劍刺中他的胸口,安然見此力道再加一份,想讓自己的怒火能使得無頭屍受傷或者後退,哪怕一點也行!

只是隨着咔咔聲,桃木劍應聲而斷,一分爲三,濺飛落地發出清脆的落地聲。

無頭屍上前,和安然擦肩而過,再次向小房間走去。他的路線一直如此,似乎有眼看到一般。可是他的腦袋提在手,閉着眼又怎麼能看到?

安然木訥,右手剩餘的一點桃木劍柄在她手上微微顫抖起來,接着是身體也開始微微顫抖。

“安然道長怎麼了?”李靜等人眼看着那無頭屍向他們走來又那裏不心驚膽顫?只是現在他們看到安然整個人定住,並且身體顫抖臉色慘白後紛紛擔心起來。

剛剛安然和那無頭屍奮戰了那麼久,現在看起來似乎是受傷了。

“該死,我出去拿槍滅了他!”王同看到身體顫抖的安然內心大怒,不知道爲什麼,他感覺安然需要保護。所以,即便他也怕這些鬼東西,可是他別無選擇。

“我也去!”李慶發開口,手槍拿在手緊了緊。死裏逃生的感覺是什麼?那就是日日夜夜都想着讓那些鬼東西都去見鬼!

王同和李慶發開口後其他警員也都出聲討伐。不管怎麼樣,他們也不能讓安然道長一個人面對那麼強大的無頭屍。

連桃木劍都斷了,指不定下一刻無頭屍就要對安然出手。他們必須要阻止這樣的事情發生,而且,他們有些喜歡這個像女人的道士了。

像女人,怕蟑螂,吃東西還用蘭花指……

雖然過去他們噁心了一番,其實想想,這個靈異顧問還是有不少優點的。會關心人,很細心,肯幫他們帶早點,偶爾還幫忙開開光,驅驅邪……

“都給我回來!”

眼看着王同等人同仇敵愾向門外走去,弓長張阻止。

連安然都不是那無頭屍的對手,而且大家也都是看在眼裏的,安然一連攻擊了那麼多次,可是依舊沒能讓無頭屍後退哪怕那麼一小步!

所以,他們就是拿着衝鋒槍去都不一定能打死這具無頭屍,所以,更別說只是手槍。

這已經不是人能對付的,除非這個時候有實力更強大的道士出現,不然他們今晚都會死在這裏。

“隊長!”王同等人不服,可是弓長張黑臉看着他們,硬是逼的他們不得不就範。

“都給我坐下!”弓長張怒顏,一直到所有人很不情願的按照他說的坐好後他才鬆了口氣。

其實,他又何嘗不想出去把無頭屍滅了,只是他沒有這樣的實力,出去也是送死。與其白白送死不如想個萬全之策?

低頭將脖子上的玉佩拿出,也許玉佩還能起到一點作用,只是……

“你們看!安然道長他……”

就在這個時候,一直關注着監控畫面的李靜驚叫道。

隨即衆人圍前上去觀看,只見安然雙手合攏,食指八字向外開,中指靠在一起對着地面叩拜,神情也從沒有過的嚴肅。

“安然是怎麼了?”王同關心道。

其他人也疑惑着,看着安然手勢頻頻變化,嘴巴一張一合不知道在念叨着什麼。

“法術。”弓長張開口,他知道安然一定是準備使用什麼法術,只是現在他也不清楚到底是什麼法術。不過,這應該是安然最厲害的招式了。

如果連這個都不行,只怕……

“焚天大聖借我三味,金火,木火,水火……三火出!”安然第一次使用她師姐教她的焚天大聖咒,這是需要消耗三年壽命的道術,萬不得已,她絕對不會使用的。

可是,現在她有什麼辦法?小房間裏面有着所有幾十條性命,難道她還不能犧牲自己三年性命換取大家的安全?

“火!着火拉!!”

就在這個時候看着屏幕的衆人眼看着安然的身體四周出現一個火圈,火焰通紅帶紫。

看起來妖豔的火焰,撲哧撲哧閃爍着的火焰在安然雙手揮舞下居然懸空飛舞如飛龍在天,就這樣在安然頭頂旋轉幾下,繼而“轟轟轟”三聲對着無頭屍砸了下去。

無頭屍瞬間被火纏繞、燃燒起來。

臉色瞬間慘白的安然眼看着火焰將無頭屍全部覆蓋燃燒後微笑,身子踉蹌幾下幾欲摔倒,可是她此時也穩不住身子,全身被什麼抽空力氣一般,撲通一下坐在地上大口大口喘氣。

這焚天大聖咒果然不簡單,現在她甚至感覺到自己的魂魄被什麼東西吸住一般往外抽,這是生命在流失的跡象。

“啪啪啪……”

火焰將無頭屍完完全全包裹,燒的噼裏啪啦作響。而且還有着黑煙在無頭屍身體四周消散,隨着火焰昇天,一直到無頭屍倒地掙扎起來,黑煙越來越濃郁。

“成、成功了?”小房間內衆人驚愕中恢復過來,隨即歡呼。

剛剛感受到無頭屍帶來的恐懼,所有人甚至已經給家人發了最後一條信息……可是如今,無頭屍死了,他們得救了!

“安然,你個像女人的道士。明天我請你吃大餐!”

“什麼?我請!你們排隊!”

“不行哇,我都已經準備好帶安然去風流了,你們不能和我搶。 總裁的神祕小嬌妻 男人嘛,自然要那個纔好玩不是?”

……

衆人劫後餘生,沉浸在歡樂和歡呼中。同時他們預想着明天接下來的節目,不管如何,反正一定要好好對待安然,把他當兄弟,當親人。

弓長張原本一直緊繃的臉也露出了久違的笑意,欣慰看着四周洋溢笑容的衆人。

大家沒事就好,沒事就好……

某處深山中有個女人手捧古書藉着月亮幽光看着,很仔細和認真。只是這個時候她卻是皺眉,顯得有些苦惱。

“你這個女人……”捧古書女人輕笑一聲,隨即右手對着虛空比劃一個“吒”字,然後重新保持原來的模樣,鬆開緊皺的眉毛,一臉安靜看書。

“安然,你個混蛋沒死呀!”小房間的門打開了,大家爭先恐後出來將安然舉起如款待英雄一般拋起來,接住,拋起來,接住。

“安然,萬歲!”

“安然,萬歲!”

……

衆人歡呼,歡快無比。李靜等女警則是站在旁邊鼓掌,微笑。有時候這些臭男人還是挺可愛的……

“哎,放我下來……”安然是女人,此時被那麼多男人拋來拋去自然很不自在,尤其是他們接觸到她身體的時候多次“無意”碰觸到她敏感的部位,使她滿面通紅,嬌喘連連。

“安然,我請你大保健!”王同大聲讓嚷嚷起來,接着衆人跟也都齊聲大保健。

安然臉紅了。

李靜臉也紅了。

所有女警臉都紅了。

弓長張原本微笑的樣子也沒了,有些感概的扭頭看牆壁,如未聽到一般。

“吒!”

突然一道聲音炸響,使得衆人捂住耳朵,驚恐看向發出聲音的地方。

是頭顱!

無頭屍的頭顱不知道什麼時候張開眼睛,並且張嘴說話了。

“吒!”

又是一聲響,頭顱的聲音如雷,這一道聲音讓衆人耳膜都要破了。李靜和其他女人首先受不了,整個人癱坐在地,無力難受,雙目翻白有種要抽搐的感覺。

boss大人別太壞 “吒!”

聲音再起,這次輪到王同他們難以忍耐,隨即弓長張也倒地,難受無比,嘴上難以忍耐嗯嗯發出痛苦的聲音。

所有人,在地上打滾、抽搐,連安然此時也痛苦萬分,死死看着無頭屍,怎麼想也想不明白,爲什麼他還沒死。

而且,更讓她恐懼的是,帶着火焰的無頭屍站了起來,一步兩步……重新將張開眼的頭顱拿起,隨着頭顱嘴巴張開,原本纏着無頭屍的火焰居然全部活過來一般被頭顱嘴巴盡數吸收進去。只剩下無頭屍冒着白煙,滋滋作響。

“爲什麼……”安然說出最後一句話,雙眼一白暈死過去。

同時暈死的還有李靜等人,包括王同他們,全部身子不動,暈死過去。

“吒!”

頭顱依舊在喊着,連續叫了三聲之後才消停。

所有人已經沒有半點聲息,暈死在地。無頭屍也在這個時候開始向他們走去,張開眼睛的頭顱帶着無情和殺意。接下來,是屠殺的時候……

警局外,一道人影出現在他的面前,手中倒提長槍,冷目看着。 “恩?那銀色長槍是……”原本一臉恬靜看書的女人突然驚愕,在她眼前出現了宋德華的身影,她更在意的是宋德華手上的銀色長槍!

女人怎麼也沒想到宋德華居然沒死!之前那鬼魅很特殊,比一般鬼魅都要強大不少的呀!

居然在這種情況下沒死?這怎麼可能?

看着宋德華手中倒提銀槍,她莫名的感到恐懼起來。這種恐懼沒由來的就在她的身體裏面滋生,接着就像病毒一般蔓延全身,侵入她的血液、骨髓中,接着上竄到她大腦傳達恐懼的元素。

“該死……”

女人合上書,快速奔跑在黑色夜晚的野地裏,林木草叢中……

“是通過眼睛在看着這裏嗎?”宋德華和被燒的白煙直冒的無頭屍對持,眼睛看着頭顱張開的雙眼。

剛剛頭顱的眼睛多了一分神采,這是死人的眼睛所沒有的。可是現在神采已經消失,通過頭顱在觀看這邊情況的人應該切斷了和無頭屍的聯繫。

也許,對方怕宋德華找到他,所以才毫不猶豫切斷聯繫的。而宋德華也就不得不稱讚對方的明智,因爲宋德華還真的感應到另一股強大魂魄的氣息,只是這股氣息已經漸漸遠去,似乎就是怕宋德華髮現他,追上去。

這股魂魄的氣息是誰的宋德華也清楚,就是那個女人的!

宋德華現在更像追向那股魂魄氣息,最好能將女人攔截下來,接着看看女人的廬山真面目,然後讓她爲自己的所作所爲,濫殺無辜付出代價。

不過宋德華走不了,眼前的無頭屍不解決,地上的暈死的那麼多人也許都會被無頭屍砍掉腦袋!

生前被人切除腦袋,死了之後也就沒別的愛好,唯獨愛切別人的腦袋。

這就是因果,也就是人死前的怨氣使得鬼魅有了“兇”和“厲”。

不過好在劉仁才已經在四周搜索那個女人的蹤跡,如果順利的話應該能發現並且跟蹤上去的。 天唐錦繡 只要知道女人是誰,長什麼樣,一切都要好辦的多……

“吒!”

頭顱衝口而出一個吒,聲音極大如灌雷,使得宋德華耳朵嗡鳴,魂魄也如被什麼東西抽了一下。

這種感覺讓宋德華眩暈,並且全身無力,連手中的銀槍九曲都差點掉落在地。

“該死!”

宋德華暗暗出聲,咬牙讓自己保持鎮定,以免等下自己把持不住暈死過去。

“吒!”

頭顱再次開口,這次聲音比之前還要大上許多,而且宋德華的魂魄如要被震出體外一般,同時手中九曲銀槍哐啷一聲掉落在地發出厚重的聲音,宋德華的身子也在這個時候後退一步。

力量就想全部被抽空了一般,腦袋頭痛欲裂!

這種感覺比死還要難受,甚至讓宋德華有種想去撞牆的感覺,似乎只有這樣才能讓他舒服一般。

“嗷……”

小黑的哀叫聲響起,這傢伙剛從外面進來聽到這聲音後直接哀叫暈死過去。

這也讓試圖讓自己支撐站住的宋德華暗暗叫苦起來。

眼前的鬼東西又是什麼?怎麼會有這種恐怖的本事?

之前老僵鬼魅也是怪異無比,不像平時宋德華所見的鬼魅。如今眼前的無頭屍也是這樣,那樣子不單單是被控制那麼簡單,也許背後還有什麼其他宋德華不知道的東西。

“吒!”

聲音再次衝口而出,這一次聲音似乎漸漸遠去一般,由大聲變小聲,也讓宋德華雙眼翻白如享受一般。

只是只有宋德華知道,那是因爲他的意識已經迷糊起來,所以聽覺受到影響。先是聽覺,接着宋德華從到下都感覺出問題了,即便努力的想讓自己站穩也站不穩,後退一步,身子輕浮如要摔倒一般。

“混蛋!這到底該怎麼辦纔好?”這種眩暈的感覺過去後宋德華努力讓自己恢復一點清明,雙手頂着膝蓋,身子半弓彎腰對地大口大口喘息起來。

這樣子就如打籃球進行了三十分鐘沒休息一般,此時體力不支,渾身軟而無力並且需要大量的空氣。如果不是有空氣,甚至他都感覺自己已經死了!

“呼呼……”喘息加速,一直到宋德華一次深呼吸後才漸漸變的平緩起來。可是,依舊不見得宋德華好受。也是直到此時宋德華才發現自己全身不知道什麼時候溼透了,卻是冷汗漣漓,不少順着額頭凝珠,順着臉頰滑落掉地。

“先下手爲強!”意識模糊情況下即便想看眼前的無頭屍都有些看不清,甚至有眩暈的感覺。也因爲這些感覺,宋德華知道自己撐不了多久,隨即咬牙下決心。再次深呼吸並倒吸一口氣後猛的讓自己全部力量凝聚,繼而低頭試圖將九曲銀槍拿在手。

可是宋德華高估了自己,就在他半蹲地準備拿長槍的時候腦袋眩暈,天昏地暗、天旋地轉後一屁股坐在地上,甚至差點就暈死倒下。

這個聲音也如病毒一般在他身體內,魂魄內滋生着,使得作用力越來越明顯。即便宋德華意志再堅強,如今身體和魂魄同時出問題後也不是意志能改變的。

所以,宋德華突然在想,自己要死了嗎?

眼睛看着無頭屍,看着那瞪大眼睛的頭顱……

地上暈死一大片人,東倒西歪的,甚至還有暈死的時候身子壓在李靜身上的。這個時候宋德華突然在想,是不是自己要暈過去的時候也把李靜的大腿當枕頭。宋德華想,這一定會很舒服的……

小時候他和李可欣坐在山崖口看日出,兩個人就這樣盤膝坐着。但是因爲宋德華晚上需要和師傅去苦練的原因,所以往往看日出之前宋德華已經睡着了。當時就是這樣依靠在李可欣肩膀上,然後滑落在她大腿位置。那感覺很舒服,往往一躺就是半天,直至他自動醒過來。

不過那個時候李可欣也累的不行,並且魂魄受傷。

鬼魅是不能見陽光的,宋德華好不容易向師傅求來一座寶塔鎮住李可欣的魂,所以她能見陽光,可是會很痛苦。居然是怎麼痛苦宋德華不知道,但是每一次見她都都要沉睡三五天才能恢復過來。

所以每次宋德華睡着就代表李可欣要痛苦了三五天。

初升的陽光不傷鬼,所以每當宋德華和李可欣決定看日出的時候宋德華都會說:我睡着的話你趕緊跑,不能做我枕頭讓自己受傷。

女僕的美好時光 每次李可欣都笑着答應,可是每次她都沒有離開,就這樣任由陽光將她曬的魂魄變透明……

宋德華說李可欣傻,但是李可欣只說宋德華不懂。

宋德華現在也還不懂,不過他卻懷念那種感覺……

“吒!”

無頭屍再次出聲,一個吒字如鑽入宋德華的腦袋一般讓宋德華渾身抽搐起來。更可惡的是不知道是不是宋德華竭力把持的原因,此時他的五臟六腑疼痛難受,喉嚨一甜,嘴角溢血。

“真丟臉……”

宋德華再也支撐不住了,在無頭屍再次連喊幾聲“吒”字後。那混蛋似乎上癮一般一聲又一聲,接連不斷,越來越急促。而宋德華又怎麼會好受?現在的他雙目昏昏欲睡一般開始閉上,全身沒有任何動靜,直挺挺的躺好並且讓最後一絲清醒開始漸漸消沉……

“吒!吒!吒!……”

Views:
58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