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到這兒,我不由的打了一個冷顫。被鬼附身,輕者大病一場,重者陽壽大減,折壽早死。

“那,那該怎麼辦?”我看着老常與凌傷雪真不知道該如何是好,這方面我還真沒什麼經驗。

凌傷雪示意我別衝動,然後對我說道:“李炎,她這會兒應該不想與我們動手。既然來了,就先與她聊聊吧!”

老常聽凌傷雪這麼說,也表示贊成。同時悶聲悶氣的說道:“炎子,那是你同學,最好你過去與她聊。如果條件合適,說不定你還能感化她。”

我見凌傷雪與老常都這麼說,我不由的倒吸一口涼氣。和惡鬼談判,這事兒我還沒做過。

但此時我也沒轍,畢竟如花被惡鬼附身,能避開打鬥也未嘗不是一件好事。

我深呼吸了幾下,平定了一下心態。然後才走向坐在碎鏡子前的如花。

此時我拿着桃木劍,與如花的距離大約在兩米左右。雖然隔着兩米,但如花身上那股陰氣很強盛。在我的天眼下,我可以清晰的看見,她的身上有着一圈圈黑色的霧氣。

我心中大驚,這惡鬼得有多高的道行。煞氣竟然這麼濃,雖然驚訝,但我還是強忍心中的恐懼開口說道:“姑、姑娘,這廂有禮了。”

因爲我在鏡子裏看到的是一個穿着古代衣袍的女鬼,所以我叫她姑娘。

如花此時聽我這麼喊道,竟然當即扭過了頭,如花還是如花,只是此時的面容顯得很是憔悴,雙眼之中沒有了任何神采而已。

“公子我梳的頭*亮嗎?”如花微微的開口道,但奇怪的是,說話的聲音卻不是如花的聲音,而是另外一個陌生女人的聲音。

如果我不是道士,肯定會被她這話迷惑,我竟然感應不到她的話語之中有絲毫煞氣,很是平和。

聽到這兒,我很是震驚,震驚這惡鬼竟然有這般道行。此時見她問道,我當然說漂亮,萬一把這惡鬼給氣飈了。直接撕票,這如花不就白搭進去了嗎?

想到這兒,我直接開口說道:“姑娘的確美麗,絕對勝過西施、楊貴妃。如果方便,你先放了我朋友,我們在慢慢聊!”

惡鬼聽我這麼,竟然還有些少女的小羞澀,還“嘻嘻”一笑。甚至還說了一句“討厭……”

尼瑪!我當即就瞪大了眼睛,這TM是惡鬼嗎?我怎麼感覺有些不對勁啊?而離我不遠的凌傷雪與老常也是一臉驚色,二人相互對視了一眼,只見老常有些哆嗦的說道:“妹紙,你看,你看是不是那惡鬼,喜歡上了炎子啊?”

凌傷雪聽到這兒,也感覺很是奇怪,這裏如此重的煞氣,陰氣也是如此的重。就算談判,這惡鬼也應該很兇惡,或者提出很多無理的要求,可現在,這女鬼……想到這兒,凌傷雪暗自皺起了眉頭,同時密切的關注。

我見惡鬼羞澀一笑,也感覺臉部抽搐,渾身直起雞皮疙瘩。但如花在她的手裏,我哪敢表現出一絲的虛假?

當場再次對着那惡鬼說道:“姑娘,小生仰慕已久,不如交個朋友。要不你想放了我朋友先?”

我試探性的問道,同時表達了讓她放走如花的意願。可就在此時,那惡鬼竟然神神叨叨的問我一句:“曹公子,你竟然說我漂亮,那你高中狀元以後,會回來娶我嗎?”

尼瑪!這什麼情況,聽到這兒我有些糊塗了,是這鬼糊塗還是我糊塗,還TM高中狀元?老子就一個高中文憑,你丫的還想讓我高中狀元?

我有些不解,但也覺得這女鬼肯定腦子有問題。可能就是一個傻逼鬼,而且生前可能被一個姓曹的傻逼書生給騙了,所以死後纔有這麼大的煞氣。變成了惡鬼……

不過一想到這惡鬼是傻逼,我不由的靈光一閃。好傢伙,竟然是個傻逼惡鬼,我何不利用一番?

想到這兒,只見我做出一副古代書生模樣,當即對着女鬼說道:“咳咳!正所謂書中自有黃金屋,書中自有顏如玉。曹某的顏如玉就是姑娘你,姑娘放心,等我曹某高中之日就是我迎娶你之時。”

還別說,還真讓我蒙對了。這惡鬼還真是一個傻逼。此時見我這麼說,竟然有些不好意思。

只見她用手擋住瞭如花的半邊臉,然後對我“嘻嘻”笑了兩聲。

而不遠處的老常則是目瞪口呆,嘴裏不斷念道:“臥槽,炎子果然是個真男人,竟然惡鬼都敢泡!佩服……”

凌傷雪聽老常這麼說,只是翻了翻白眼。然後便繼續密切的關注着我和如花。

我見惡鬼好似上當,便覺得該趁熱打鐵,當即便繼續開口說道:“姑娘,你先出來。你看這良辰美景,我兩何不一起賞月!”

說罷!我指了指窗外的月亮,同時期待這個惡鬼上當,走出如花的身體,到時候依託強大的凌傷雪和會奇門遁甲的老常,迅速救走如花,最後要打要殺,在與這隻惡鬼算個清楚。

可我哪知道,這隻惡鬼在聽到我說這話的時候,就好似發瘋了一般。只見她身上的煞氣瞬間大盛,同時看了一眼窗外的月亮。

又扭頭看向了我,本是羞澀的表情,此時竟然慢慢的變得猙獰,她身上的黑色煞氣瞬間變得濃重了幾分,甚至在不斷變濃。

如花本是無神的雙眼,此時竟然開始變得血紅無比,滿布血絲。看到這兒,我不由的心中打鼓,想再次挽回局面。

於是當即對着那女鬼開口說道:“姑娘莫生氣,如果你不喜歡賞月,我兩繼續坐下談心!”

豪門小俏妻 而我這句話就好似一根火柴,徹底點燃了那惡鬼的怒氣。只見她猛的站起,對着我便是一聲嚎叫:“嗷……姓曹的,你竟然負我……”

說罷!只見如花猛的舉起雙手,同時對準了我的脖子就掐了過來。

雖然惡鬼向我襲來,但我身後的凌傷雪與老常早已搶先一步動手,見惡鬼操控着如花的身體想掐我的脖子。

老常沉悶的聲音當即傳來:“臨兵鬥者皆列陣前行,開!”

話音剛落,只見一條墨斗線“嗖”的一聲從我的側臉劃過,直撲惡鬼而去。

錦繡宅門 而另一邊的凌傷雪也不怠慢,此時只見她雙掌白霧環繞,同時手心出現了一道符印。好傢伙,這就是傳說中的掌心符。

凌傷雪身材高挑火辣,此時只見她雙腿一蹬,直接凌空躍起,在空中做出一個優美的姿勢,同時左手直接拍下,掌心符直指如花天靈蓋…… 因爲老常與凌傷雪搶先出手,所以惡鬼的手根本就沒有掐到我的脖子。

此時只見老常操控的墨斗線就好似一條黑色的遊蛇,剛一觸碰到如花的身體,便迅速圍繞着如花的身體打轉,準備將她束縛。

而凌空躍起的凌傷雪更是威勢無匹,一掌下來,直指如花的天靈蓋而去,準備逼出惡鬼。

此時我那敢怠慢,雖然受到了不小的驚訝,但我好歹也混跡這個行當十幾年,所以很快便反應過來。

因爲惡鬼在如花的身體之中,所以我不敢用桃木劍,怕傷到了如花,我猛的把桃木劍扔掉,同時在兜兒裏掏出一道鎮煞符。

此時我們三面圍攻,即使惡鬼在厲害,但始終是附着在如花身體裏,不能施展全部力量,況且還有一個強大的凌傷雪在,所以此時我們勉強佔據了上峯。

老常見墨斗線已經在如花身上纏滿,當即道吼一聲:“收!”

話音剛落,只見漆黑如墨的墨斗線猛的收緊,如花的身體也在一瞬之間被捆綁在了一起。

同時間,躍起的凌傷雪殺到,只聽“啪”的一聲,凌傷雪一掌打在瞭如花的天靈蓋之中,同時口中突然道喝一聲:“急急如律令。破!”

隨着凌傷雪的一聲道吼,凌傷雪的手掌之中竟然放出一道金光。同時,被捆綁住的如花當即面色扭曲,同時發出一聲痛苦的哀嚎:“啊……”

不僅如此,在這聲哀嚎出現的時候,竟然有一道人影在如花身體中閃爍。見到這兒,我的的瞳孔猛的放大,就是這裏,那惡鬼的魂魄。

看準了在如花身體中閃爍的惡鬼魂魄,我沒有絲毫遲疑,拎起符咒便是一掌拍出。

異界召喚之君臨天下 “啪”這一掌直接就打在瞭如花的胸口之上。雖然有有點軟軟的感覺,但我此時也沒多想,畢竟救人要緊。

符咒剛一貼中如花的胸口,我的左手便迅速結出了一道劍指,同時口中猛的道喝一聲:“急急如律令,破!”

話音剛落,符咒瞬間爆發,發出“砰”的一聲脆響。

緊接着,一道人影伴隨着一股黑氣突然至如花的後*出,同時伴隨着一聲哀嚎。

而那人影剛一飛出,如花的血紅色的雙眼,便發生了變化,再次變得清明。同時,只見如花雙腿一軟,就要栽倒。我不由的一驚,當即向前一步,一把抱住瞭如花。

只見如花此時滿臉蒼白,身體很是虛弱,陽火更是低到了極點。我抱着如花,不由的皺起了眉頭,同時對其喊道:“如花,如花!”

隨着我的呼喊,如花緩緩的睜開了雙眼,當看清眼前的我時,不由的一笑:“李炎……”

說罷!如花便暈死了過去。此時老常與凌傷雪正與惡*戰。戰鬥很是激烈,當然老常就是在一旁打醬油,主攻還是凌傷雪。

我將如花抱起,將她放在了房間了一角。然後回頭,撿起了之前掉落在地上的桃木劍,對準了不遠處的惡鬼便衝了過去。

“*媽!”隨着我的一聲大罵,我也加入了戰圈。

這惡鬼此時滿臉猙獰,青苗獠牙,一身古代服飾,看樣子應該是清朝紅色旗袍褂子。腳下穿着一雙紅色小鞋,這惡鬼一身紅衣,難怪會如此厲害。

死前肯定是穿着這身紅衣而死,死後怨氣太旺,便變成了惡鬼。

此時的惡鬼雖然被我們三面圍攻,但顯現出實體的她卻絲毫沒有落入下風,一雙鬼爪更是兇猛異常,稍有不慎,就可能被她抓得皮開肉綻,甚至當場殞命。

我與老常不敢直接面對惡鬼,她實在是太厲害了,我兩根本就不能與她正面交鋒。只能讓凌傷雪在前面阻擋。

因爲這女鬼太厲害,老常把他的桃木劍遞給了凌傷雪,自己手中玩弄着墨斗線,不時偷襲一下惡鬼。

我本以爲,我們三對一,打敗這隻女鬼只是遲早的事兒,可就在十幾分鍾之後,我們相互配合,隱約間有了壓倒之勢。

可就在此時,那女鬼竟然跳窗而出,突然逃走。

他奶奶的,此時怎能放跑女鬼?我也殺紅了眼,見女鬼逃出窗外,那敢怠慢,當即踹碎了窗戶,然後也跟着衝了出去。

隨着我跳窗而出,老常與凌傷雪也相繼跳窗而下。剛跳出窗戶,便發現這裏是房子的前院。此時的惡鬼就在我們不遠處。不過她此刻正站在一口白色的石頭棺材面前,同時用鼻子對着石頭棺材一陣猛吸。

看到這兒,我只感覺渾身一震。他奶奶的,這惡鬼竟然在吸石頭棺材裏的陰煞之氣。

除了我之外,老常與凌傷雪也發現了惡鬼在吸陰煞之氣,都不由的大驚。此時只聽凌傷雪當即大吼一聲:“快阻止她,不然我們都不是她的對手!”

聽到這兒,我和老常才反應過來,對準了不遠處的惡鬼便衝了過去,想阻止她。可就在此時,只見那惡鬼冷冷的看了我們一眼,然後對着只有一輪彎月的夜空便是一聲嘶吼:“嗷……”

這聲音可謂震破長空,猶如驚濤拍岸,我們仨當即便捂住了耳朵,這聲音太刺耳。不光是耳朵受不了,就連內臟都好似被震得七葷八素。

隨着惡鬼的一聲嚎叫之後,只見這前院的圍牆上,忽然出現了數十道白衣鬼魂,而且通過前院大門,我甚至發現有很多鬼魂正向這裏飄來。

看到這兒,我們三人都是一驚,這可不好。這惡鬼在吸收陰煞之氣之後本就不好對付,現在又喚來這麼多的幫手,這仗還怎麼打?

此時就算強大的凌傷雪都皺起了秀眉。同時只聽凌傷雪當即對着我兩喊道:“李炎,常亮。我們得迅速離開這兒,晚了我們可都走不了了!”

見到這麼多的遊魂野鬼,而且還有一隻強大的惡鬼正在吸收陰煞之氣,我兩本就被嚇得直嚥唾沫,背冒冷汗,此時聽凌傷雪這麼說,那還有什麼戰意。

我當即對着老常說道:“老常,我去把如花抱出來,你掩護!”

老常聽我這麼說,當即對我點了點頭。隨後我猛的衝向裏屋,見如花還在牆角,但如花的身前此時卻多了兩個男鬼,那表情很是猥瑣,不知在想些什麼。

看到這兒,我一陣怒氣上涌,老子殺不了惡鬼,還殺不了你們這兩隻普通的遊魂嗎?

想到這兒,我猛的大吼一聲:“找死!”

說罷!我們的躍起,對準了兩隻遊魂便揮出了桃木劍。這兩隻遊魂開始的時候見我一個人,還想上來與我搏鬥,結果一個照面,兩隻遊魂當場被我斬殺,落得一個魂飛魄散的局面。

我來到如花面前,當場將其抱起。然後就往外走,可我來到門前時,卻愣住了。

只見老常與凌傷雪已經站在了門口,同時做出一副防禦的姿勢。而反觀門前小院。

密密麻麻竟然全是鬼魂,看到這兒,我不由的嚥了一口唾沫,萬萬沒有想到,我進屋這麼一小會兒。這前院竟然聚集了這麼多的遊魂?

此時這些遊魂全都瞪着我們仨,就好似我們是他們的殺父仇人一般。

老常見我出來,不由的苦笑一聲:“炎子,看來這次我們得下去報道了!”

聽老常這麼說道,凌傷雪也開口說道:“李炎,現如今只能放棄這個女孩兒。然後一起殺出去,要不然,要不然我們全都得死……”

聽到這兒,我只感覺渾身一顫,進退兩難,一邊是羣鬼無數,放棄如花纔有機會逃出生天。

而另一邊卻是知己同學,難道要我放棄友情,只顧逃命嗎?此時的我只感覺難以抉擇。

而就在這最後的時刻,我忽然想到了一個人,那個美豔無雙,月下翩翩起舞的女子,那個總是能在我最危急的時刻出手,並且拯救我的人。

沒錯,她就是我的冥婚妻子上官仙…… 想到這兒,我不由的露出一絲喜色,如果有強大的上官仙加入,定然能抵擋住惡鬼,同時保護如花成功離開。

一旁的老常見我遲遲不做出決定,此時又見羣鬼壓近,當即就有些急促的說道:“炎子,我知道你重情義,不過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等我們變強了,在回來給你同學報仇,一定殺光這裏的陰魂厲鬼!”

聽老常這麼說,我沒有直接答話,只是把如花放在門前的地上,然後我們三人將她團團圍住。

同時,只見我把左手食指緩緩的伸向口中,直到此時嘴裏才沉聲說道:“我們誰也不會死,而且如花我也必須帶出去!”

老常與凌傷雪見我這麼說,都不由的一驚。如今這種形式,如果不拋棄如花,等待我們的只能是死路一條。

想到這兒,只見老常與凌傷雪同時回頭,想再勸我兩句,畢竟形勢越發的危急。

可就在此時,我已經咬破了手指,看着我不斷冒血的食指,二人都是一驚,不知我想幹什麼。

此時只見我把冒血的食指往脖頸上的血色玉佩一劃。一道鮮紅的血液瞬間滴落在了血色玉佩之上。

同時間,那滴落在血色玉佩上的鮮血,竟然詭異的滲進了玉佩之中。

看到這兒,老常與凌傷雪都是一驚,他們皆是入道之人,平時也見過很多隻能用鮮血引動的法器。如今見我如此,難道我這玉佩是什麼道家法寶不成?

正當二人疑惑不解的時候,只聽我對着胸口的血色玉佩便沉聲喝道:“上官仙,快甦醒吧!我需要你的幫助……”

當我說出這幾個字的時候,老常不由的眉頭一皺,他還隱約記得,我在十里坡的時候就喊出過着個名字,如今再次聽見我喊出上官仙,不由的很是疑惑……

而凌傷雪也一臉凝重,雖然不知道我在幹嘛,但她已經注意到了血色玉佩的變化。

當最後一絲鮮血滲入玉佩之後,我胸口的玉佩竟然在一瞬之間爆發出一股超強陰氣,這道陰氣幾乎快實質化,竟然以一種霧氣的形式從玉佩之中溢出,然後圍繞在我的周圍。

就連讓這平靜的前院,在白色陰氣爆發而出之後,竟然詭異的颳起了一陣陰風,四周的溫度更是一陣驟變,下降十度不止。

陰風呼嘯,纏繞在我身上的陰氣不斷放大。前院對着我們蠢蠢欲動的鬼魂,此時在感受到這股強大的陰氣之後,都不由的驚恐了起來,紛紛開始後退,臉上露出恐懼之色。

我還好,我知道那是上官仙的氣息,這是上官仙要出現並且爆發的前兆。

不過凌傷雪與老常卻被驚得張大了嘴巴!這股陰氣實在太重,就連道行高深的凌傷雪都打了一個冷顫。

隨着陰氣繼續增加,一道白色身影竟然漸漸在我們三人身前凝實。

看到這兒,老常與凌傷雪都不由的一驚,同時舉起桃木劍就準備刺,不過卻被我制止了。

“別動,她便是上官仙。”

聽到這兒,二人都扭頭看向了我,感覺這有些不可思議。竟然可以召喚出一隻鬼來作戰,實在是太過匪夷所思,難以想象。

雖然二人驚異,但此時事態緊張,都保持了一些原有的鎮定。

我見上官仙出現,臉上不由的露出久違的微笑:“上官仙,打擾你……”

話還沒說完,便只聽上官仙那靈動並且帶着凝重的聲音傳來:“李炎,我會保護你的!”

上官仙沒有回頭,只是背對着我說道,看着上官仙出塵的背影,我卻怎麼也不是滋味。

說罷!只見上官仙凌空躍起,雙臂猛的探出,手指甲也在這一刻突然暴漲。

上官仙直接越過衆多遊魂,以一種很是優美的姿態直指正在不斷吸食陰煞氣息的青面惡鬼。月光照射在她的身上,她就好似月宮飛下的仙子。不僅風姿萬千,就連戰鬥狀態下的她,也是如此的讓人着迷。

老常看着凌空躍起的上官仙,竟然在流哈喇子,同時嘴裏感嘆道:“這女鬼的背影可真是正點啊!不知道長得好看不!”

我見老常一臉色眯眯的看着上官仙,不由的心中火大!隨手就是一巴掌打在那小子的頭上:“看什麼就看,她是我的人,偶、不!是我的鬼……”

老常被我這麼一拍顯得有些委屈,本想反駁幾句,可是一旁的凌傷雪突然插話道:“別鬧了,現在有人相助,我們得儘快離開這裏。”

凌傷雪話音剛落,四周的遊魂便已經殺了上來。

遊魂已經殺到,戰場徹底被點燃,雖然有強大的上官仙加入,但雙拳難敵四手,說不定也堅持不了多久。

想到這兒,我一把抱起地上的如花,然後對着已經在羣鬼中縱橫的上官仙喝道:“上官仙,我們必須馬上撤退,你記得跟上來啊!”

上官仙雖然是個女鬼,而且還喜歡看歐巴韓劇。但此時爆發出的戰鬥力卻強大無比,一邊與青面獠牙吸收了很多陰煞之氣的惡鬼打鬥,另一邊還得騰出手防禦附近攻擊她的遊魂。

雖然如此,但上官仙依然不落下風,她的戰鬥姿勢不僅優美,而且每一次攻擊都是殺招,而周圍的遊魂不時被她撕裂,落得魂飛魄散,可謂無鬼能敵。

上官仙在聽到我的提醒之後,當即對我便迴應道:“你們先走,我一會兒就回來!”

聽到這兒,我沒有怠慢。畢竟我對上官仙的實力很是自信,她的強大,我已經很難望其項背。

我抱着如花,走在中間,老常手持一把桃木劍在後面斷後。而實力強大的凌傷雪則在前方開路。

凌傷雪雖然年輕,但已經開啓了三個脈輪,達到了中樞的實力。此時她在前面對付這些遊魂,完全搓搓有餘。凌傷雪每一次的劍鋒揮舞,都會出現一兩隻遊魂被斬殺,落得魂飛魄散。

因爲那隻強大的惡鬼被上官仙牽制,所以凌傷雪帶着我和老常很快的便殺出了小院。

雖然只是殺出了小院,但還是有很多遊魂惡鬼向我們撲來。不過這都不打緊,畢竟是一些小角色,只要集中注意力不被他們偷襲,逃出這古河鎮只是時間的問題。

剛出小院,我便對着小院裏的上官仙大吼了一聲:“上官仙,打不過就跑啊!”

我看不到上官仙的臉,也看不見她的身影。但此時卻聽到上官仙靈動的笑聲:“呵呵呵,放心了。”

聽到這兒,我的心也算安穩了不少。

我本以爲殺出小院兒之後,周圍的地理環境就會變得寬廣,只要我們三人配合得當,逃出去完全沒問題。

可就在此時,這老常卻出了狀況,可能是因爲身後有很多遊魂撲上來,老常一個不小心,竟然向着門口的那口水井多走了幾步。

尼瑪,門口的老水井本就有問題,剛來這裏的時候我就在說,這水井中有鬼。而且凌傷雪也說,這水井鬼最喜歡拉活人下井。

老常也TM的背,他不多不少,剛好就向着那口水井多挪動了一步。可就是這一步,只見水井中的幾隻厲鬼當場發出幾聲咆哮:“嗷嗷……”

隨之,那幾只水井中的惡鬼就好似瘋狗一般,竟然猛的探出身子,張大了嘴巴就咬住了老常的腿,同時雙手死死的抱着老常的腳,就準備往水井裏拖。

因爲水井中的惡鬼叫了幾聲,所以我與凌傷雪都齊齊刷刷的回頭望去。可剛一回頭,便看見老常的腿被幾隻惡鬼咬住,同時就一個勁兒的就往水井裏拖。

Views:
61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