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就猶豫的她,經過安然這一說,終於是釋懷了。

“呼~我也向你們保證,倩倩她真的是自殺的!和我沒關係!”

周穎皺着眉頭,切身實意的說道。

“恩,這個我們信!”

冷宇點頭,淡淡說道。

“能和我們說說,那天的情況嗎?”

軍人在後,輕聲說道。

“那天的情況啊…”

周穎仰頭看向天空,陷入了沉思… 第309章一切事情都有我頂著

「不用內疚,這一切都是戰錚樺逼的,他用你的命威脅我,就要考慮到我對他的報復,這次就看看他怎麼和社會公眾交代。」

「那我們出國,D.E集團該怎麼辦?」

姜南初擔心的問,D.E是陸司寒一手建立的商業王國,就為了自己全部都毀了,真的值得嗎?

「傻瓜,你不相信老公的能力?沒有D.E集團我照樣可以帶給你衣食無憂的生活。」

「我是怕你以後後悔,不覺得代價太大了些嗎?」

「你值得。」

陸司寒緊緊抱著姜南初說,他或許在曾經的某個念頭也想過坐上所有人夢寐以求的位置,但是只要一想到議長閣下這稱呼需要用一輩子的幸福來交換,那才是真的太不值得。

沒有深愛的人陪在這邊,哪怕住在議長府都像是在坐牢,只不過這個道理戰錚樺這種權利熏心的人是不會懂了。

議長府內此刻亂做一團,姜南初逃跑的消息已經發酵開來,戰錚樺一聽說那臭丫頭不見就知道大事不好,果然馬上結婚典禮要開始了,但是新郎不見了。

「立刻通知所有機場,今天的飛機不準飛,同時去查私人飛機的航線!」

戰錚樺黑著一張臉說,他也不止一次的欣賞過陸司寒有勇有謀的性格,誰知道他居然敢在這樣的場合直接說走就走!

婚禮還在繼續翟薇在化妝間聽說了陸司寒失蹤的事情,而議長也在不久前離開。

「怎麼會這樣,司寒哥哥不是主動答應要娶我的嗎?」

翟薇不敢相信的問,婚禮前一天翟部長才放她出來,所以她並不了解這段時間究竟發生了什麼。

身為伴娘的傅梧桐走了過來。

「薇薇,婚禮馬上就要開始,但是陸司寒卻帶著姜南初私奔了,你一定會成為笑話的,該怎麼辦?」

聽到傅梧桐這麼說,翟薇更加心慌,甚至開始哭了起來,她從小到大哪裡遭受過這種磨難。

「我就知道當初不該答應這門婚事,你說說現在該怎麼辦!」

灰色水晶鞋 翟部長氣的臉色鐵青怒罵道,一個男人只要不愛女人,哪怕結了婚照樣是綁不住的,這麼簡單的道理偏偏薇薇就是不願意相信。

「翟叔叔,薇薇,婚禮馬上就要開始了,我承認我這麼做有些趁虛而入,我從小就喜歡薇薇,而且我也是父親的孩子,薇薇不如嫁給我吧。」

「我戰珉保證一定會對你好的,絕對不會辜負你。」

就在所有人想不到解決方案的時候,戰珉進入化妝間說道。

翟薇下意識是抗拒的,戰珉花心,又比不上陸司寒帥氣多金有能力。

但是現在的翟薇根本沒有拒絕的資本,如果今天不結婚,將來還有誰會娶她?

「好,我嫁。」

翟薇死死的咬著牙說,當不成陸司寒的妻子,那就做他的弟媳,但是今天所受到的恥辱,總有一天她會全部都還給他!

傅梧桐看著事情的走向,準備問問傅自橫知不知道姜南初的去向,卻發現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傅自橫也不見了。

姜南初與陸司寒以最快的時間抵達郊區,準備等待私人飛機的降落。

十分鐘之後,天空傳來轟隆隆的聲音,直升飛機距離兩人越來越近,當機艙門打開,看到裡面坐著的人時,姜南初與陸司寒的臉色均一變。

他們沒有想到戰錚樺的速度居然也會這麼快,甚至戰錚樺為了能夠抓住姜南初也不惜出動直升飛機。

「姜南初你可真是好手段,司寒為了你什麼都可以不要了。」

「我什麼都沒有做,是你不得人心,該解釋的我全部都已經解釋過了,手槍是傅自橫的,我好心送你禮物,你卻要我的命,甚至還要拆散我和司寒!」

姜南初原本還想著和戰錚樺好好相處,但是這段時間發生了這麼多事情,既然已經撕破臉了,她也就什麼都不怕了。

「牙尖嘴利,姜南初勾結恐怖分子意圖不軌,當場槍斃也不會有任何人質疑我的決定了!」

戰錚樺說完從口袋中掏出一把槍直接對準姜南初的眉心。

在處理政務的同時,戰錚樺並沒有落下體能的訓練,他有絕對的把握能夠打到姜南初。

但這時陸司寒擋在了姜南初的面前。

「陸司寒,你讓開!」

戰錚樺大喊道,他對姜南初的容忍已經達到頂點。

傅自橫站在議長閣下身後盯著姜南初的臉,這段時間他想了很多,當初認親的過程有些簡便,那塊玉佩的出現讓傅自橫總覺得心有不安,所以他不能就這麼讓姜南初直接死去。

想到這裡,傅自橫以身擋在戰錚樺的槍口上。

「議長閣下,那把槍的確是我送給姜南初的。」

「你說什麼?自橫,我不相信你會這麼做,趕緊讓來。」

「不,議長閣下,手槍的確是我送給姜南初的,但我也沒想到這會和恐怖分子有關,如果您非要懲罰一個人請沖著我來。」

傅自橫低下頭開始為姜南初求情。

這一幕讓姜南初意外,明明這場局都是他設下的,到了收網的時候他卻心軟了?

被傅自橫這麼一搗亂,戰錚樺徹底沒有了理由可以針對姜南初。

也就在這時,戰錚樺接到了方雅的電話。

這對母子同樣是不安分的,他精心為司寒安排的婚禮,最終讓他們成了最大的受益人。

當著所有賓客的面,婚禮照常舉行,只不過新郎從陸司寒變成了戰珉。

通過這件事情陸司寒與翟家算是徹底結下了梁子。

「司寒,但願你未來不會後悔。」

戰錚樺留下這句話離開,議長府還有一堆的事情等著他去處理。

一群人浩浩蕩蕩的離開之後,姜南初徹底失去力氣,在她快要倒下的時候,陸司寒一把扶住她的腰。

「別怕,一切事情都有我頂著。」

緋聞男神:首席誘妻成癮 議長府內,傅梧桐看著議長閣下怒氣沖沖的進入大廳,根本沒有將姜南初帶回來。

「哥,你不是答應過我這輩子都讓姜南初在監獄里度過,她人呢?」

在婚宴空閑的時候,傅梧桐一把拉著傅自橫來到議長府花園內問道。 “事情就是這樣!”

周穎激動着說完了整件事情的經過,臉色越來越難看。

“你是說,她像是中了邪一樣?自己走向陽臺跳下去的?!”

冷宇期間一直在默聲思考,等待周穎全全說完之後纔開口。

“對啊!當時就我們兩個在,我無論如何怎麼樣都拉不住她!她就跟中了邪一樣往下跳,事後所有人都懷疑是我乾的!我倆平常雖然有些過節,但我也不至於殺她呀!”

周穎復說着,神情越說越激動。

“等等,你先冷靜一下。後來呢?後來怎麼處理的?後面的纔是關鍵!”

軍人安撫着說道。

軍人問的也是冷宇想知道的,他擡眼看着周穎,靜待她的回答。

“後,後來?…”

周穎聽到這個問題後,有點懵住了。她想不通,爲什麼眼前這些人要詢問如何料理後事的。

“對!後來怎麼樣了?”

堯樂在一旁聽着,也是按捺不住了,一臉欣喜與激動地問道。

“你,你們問這個幹嘛啊?後,後來就是料理後事了啊~”

周穎一臉茫然的說道。

“我們想聽詳細過程!”

冷宇淡淡說道。

周穎環顧着衆人,見全都是欣喜與期待的模樣,冷宇則是一臉凝重,但也是在等待着她的話。一瞬間,睿智的她好似明白了什麼。

“唉…後來,我撥打了120.,通知了學校。救護車來的時候,倩倩已經沒氣了。屍體直接拉到了殯儀館的停屍房。沒過兩天,倩倩的前男友、家人、老師、還有警察,全都找上了我。他們全都在質問我,懷疑我!都在認爲是我乾的!沒有任何證據,能證明不是我把她推下去的,也沒有任何證據證明是我把她推下去的。事情就這麼不了了之。我成了一部分人眼裏的殺人犯,從那天開始,所有人都在有意無意的疏遠我。可我到底做錯了什麼?!爲什麼都在怪我?!她是自殺的!爲什麼要讓我來承受這一切?!”

周穎緩緩開始訴說着,越說語氣越激動,又慢慢帶有了委屈的哭腔,最終忍俊不禁掩面痛哭起來。

安然有些於心不忍,走過去輕輕地輕撫着她的後背,默默的安撫着她。

“直接運走了…醫院停屍房…難道說,又回來了嗎…既然回來,是什麼原因把她吸引回來的?她和發送短信的存在又有什麼牽連?”

冷宇沉頭苦思冥想,喃喃自語的說道。

苦思一陣,突然!冷宇腦海一道亮光飄過!

“你剛剛說,趙倩倩她有一個前男友?!還來找過你?!”

冷宇看着周穎,忙聲詢問道。

周穎聽到冷宇的話,停止了哭泣。紅着眼擡頭看向了他。

“怎,怎麼了?她前男友有問題嗎…”

周穎慢慢說着,語氣漸漸慢了下來,最後磕磕絆絆,好似想到了什麼。

“她倆之前感情怎麼樣?後來爲什麼分的手?!後來又沒有交新男朋友?!”

冷宇激動地問。

見周穎此時也陷入了沉思,沉着頭默默地在想着些什麼。

“我想到了!哎,不對…既然那樣…那又爲什麼…”

周穎喃喃自語,回想着什麼。

“你想到了什麼?!”

冷宇忙追問。

此時周穎好似聽到了冷宇的話,回過了神來。

“她,她倆分手後,倩倩應該是沒有找過男朋友的。他倆的感情從倩倩那兒看來,應該還是不錯的,但是有一天倩倩是哭着回來的,聽她說,兩人突然突然之間就分手了。有人跟她問過,倩倩也是避之不答。兩人分手的原因,沒人知道是爲什麼。”

周穎一邊想着,一邊說着。

“什麼時候分手的?!”

冷宇問。

“跳樓前三個月!”

周穎說完,冷宇陷入了沉思。

突然,站在周穎身旁的安然突然說話了。

“我想到了!趙倩倩,是不是因爲失戀了,才選則輕生的?!”

安然驚聲大呼。

其他人都恍然一驚,頓時感覺茅塞頓開。

冷宇其實在周穎說完這些話後就想到了,但是,當她詢問得知是分手後三個月才跳樓輕生的時候,這使得冷宇再次陷入了沉思。按照常理說,如果分手了精神上接受不了要輕生,那麼分手後的最近一段日子纔是最高峯時期。爲什麼會過去了三個月才選則自殺?!

“他倆分手後,趙倩倩情緒怎麼樣?!”

冷宇問道。

“還…行吧…只記得當時她茶不思飯不想,渾渾噩噩的整整一個星期。過後,她就慢慢好了。我也想到過是不是因爲她分手受不了打擊,但是,按照她平常日常的表現,不應該啊….”

周穎說着,沉頭想着。

冷宇亦是在苦思,一時間不得其解。

“哎呀,你們好無聊啊。”

就在這時,和軍人站在一起的堯樂,不耐煩地抱怨了起來。

冷宇見狀,又看了看周圍的情況,長呼一口氣。

“呼~就到這兒吧。周小姐,你留一個電話號碼給我吧,以後也方便聯繫。你看怎麼樣?”

冷宇語氣也稍稍溫和了起來,可能是因爲她聽了周穎的經歷後,略微對她有些同情的原因吧。對她之前的那種感觀

,也被這些故事所代替。

“好!”

周穎很空快的就說出了自己的手機號,冷宇在那黑色的手機上記錄了下來。

之後,周穎和他們就分開了。

四人走在回宿舍的路上。

“冷宇啊,咱們不是應該找鬼嗎?爲什麼一直關注趙倩倩是因爲什麼跳樓自殺的呢?”

軍人不解的說道。

冷宇歪頭看了他一眼,又看了看其他的兩個人。堯樂依舊是一副沒心沒肺的樣子,吊兒郎當,好像啥事兒都不想的樣子,一直在做着自己的樂趣。而安然,卻大不相同。如同軍人一眼,滿臉不解與疑問。聽到軍人這麼說,她也擡起了頭看向了冷宇。看來,她也是在想這個問題。

“爲什麼?如果,趙倩倩真的是我們要找的鬼。過兩天,當我們真的找到她的時候,該怎麼把她帶回去呢?萬一她不跟着來呢?”

冷雨說着,安然和軍人兩人聽到這裏才恍然大悟。猶如醍醐灌頂,點了點頭。

“還有,瞭解這些東西還能進一步的知道女鬼到底是不是她!如果不是她,我們又何必在她身上浪費時間呢?”

兩人聽後,用力的點了點頭,心裏由衷的佩服。

走了沒多久,衆人返回了宿舍。

四人窩在宿舍裏面,堯樂這個小正太在屋裏坐不住,沒心沒玩的蹦跳着出去玩去了。對這次任務的進度,毫不關心。冷宇也基本上忽略他了。

三人坐在沙發,苦苦冥想。

對面牆壁上的掛鐘,“滴答”“滴答”的響着。

不覺間,一整天的時間過去了,時間已經到了傍晚,冷宇還是毫無頭緒。期間冷宇出去買了四部手機回來,分給了其他幾人,用於在外聯繫用。最終冷宇決定,還是要找趙倩倩的那個前男友瞭解一下情況纔是。於是,他拿起了手機就要周穎的電話。

剛掏出手機,冷宇這才注意到坐在他旁邊的安然。

自回來安然的神情就一直不好,特別是聽到趙倩倩和她的前男友的時候,她的表情就開始逐漸變化。

冷宇看着她,不覺一陣心疼。他知道,她又想葉華了….

冷宇不知該怎麼去安慰,只得擡起手來搭在了她的後頸,隔着身體,拍了拍她另一側的肩膀,表示安慰。

Views:
65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