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麼帥的帥哥,好看吧。怎麼?你想以身相許啊?”

啪!

她突然就是一巴掌抽了過來,不過蒼無惑一手就抓住了她的手腕,把她拉了過來。

“幫幫忙嘛,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你就當開開天眼,放過我這螞蚱好了。”

蒼無惑認真的看着她,一縷髮絲掉到了她的臉上。

“討厭,走開!你知道你在對誰做這樣的事嗎?膽子真不小。”

她突然臉一紅,把蒼無惑推開了,蒼無惑摸了摸頭,感覺莫名其妙,剛纔自己算是調戲嗎?不算吧,只是在求人罷了,他這樣想到。

“你長得真像一個人。”

蒼無惑道:“不可能,像我這樣帥的天下就我這麼一個了,只此一家,別無二處,所以機會難得,快放過我吧?”

“哼,要不是二哥……今天你還真的是死定了,跟我過來。”

蒼無惑一看,感覺有門兒,拍着屁股溜溜的跑了過去,在她的帶領下很快就來到了那個傳送的石門旁邊,那裏有兩個人在把手。

“你們準備好,把它開啓。”

“是!”

雖然奇怪爲什麼小姐會帶着一個人過來,但只要是她,就不能違背,否則會被二當家的教訓得體無完膚。他們的二當家蘇行雲所有的都好,就是唯獨這個妹妹特別的溺愛。

光芒閃過,蘇瑩又了進去,蒼無惑看了看,覺得沒有什麼不妥,反正也只有這麼個方法了,只好賭一賭。

顯然他賭對了,當視力回來的時候他們已經出現在了城外,蒼無惑看了看她,目露感激。

“小姐果然是藝高人膽大,你不怕我吃了你嗎?”蒼無惑伸出兩隻手,向前抓了抓。

獨家錯愛 蘇瑩抱住了胸,道:“我好怕喲~”

“額……那麼我們就此別過,後會無期!”這算是怕了,不想多說,接着他就要離開。

“回來,剛剛誰說我要做什麼都可以的?”

蒼無惑一愣,抱住了胸,道:“我肉少,不好吃。” “你回來了哥哥。”羅傑端上了一杯茶。

“嗯,後面的都看到了,joker他們果然如你所料,存在着一定的聯繫。”

永夜君王 過了幾年了,羅傑的身高還是沒有變化,不過他不在意這些,手裏拿出了一業殘缺的卷軸。如果蒼無惑看看的話,他就會認出這上面的文字,那是印在牆壁上的那種文字,他看過兩次。

“那麼下一步你如何打算?”

清脆的高跟鞋聲音進來,王嵐芷饒有興趣的看着他,這個羅傑雖然人看起來很小,可幫了她很多的大事。

“現在只有等,雖然時間不多了,可必須等!”他目中閃着光,看向了未知的前方。

蒼無惑回到翅膀等人的避難所,一個個睡得正熟,都打着鼾,看樣子璃有嚴格按照他的要求來做。這讓他舒心不少,突然覺得自己真的少了什麼。

倚靠在牆壁上,他看着天上的月亮,回憶着以前的事,想着唐悠兒和張牧的事,不知道怎麼的越想越是模糊,突然覺得自己好迷茫。那失去記憶的幾天自己到底經歷了什麼?張牧雖然解釋得很清楚,可他怎麼都覺得他有在刻意隱瞞着什麼。

那些記憶的碎片就像夜空中的星星一樣,突然亮了一下,他突然就有了點模糊的記憶。

(我好像忽略了一件很重要的是,來到死之f區遇到小牧後,他明確的告訴了我發生了什麼事,可當時危險太多,我也沒有太過顧慮。)

他突然一怔,因爲張牧那一明一掩的說辭中有個太大的漏洞!仔細回想了一下在昏迷後的日期,他突然覺得很不對勁。

按理說他的身體素質下降了,可再怎麼下降也不可能變化這麼大,最主要的是他天天堅持鍛鍊,而這也還遠遠達不到軍人的水準。

(不,不對,萬一我失去的記憶有誤差呢?哎……想不明白。)

其實他經常胡思亂想,各種古怪的想法充斥在腦海裏面,奇葩的,異想天開的,神經病的,偶爾還能冒出兩個哲學的。

“大爺的……都是那人的錯,給我起個這樣的名字。”

在這寂靜的夜晚,也只有璃知道他回來了,看着他在月下使勁的晃頭,也不去打擾他,只是安靜的在遠處看着。

“很像呢,和他一模一樣。”拉米突然出現在她身旁。

璃託着腮,依舊這副模樣。

“他本來就是他。”

“你不怪他當初做這個決定?他可是世界上最狠心的人了,拋棄了我們,拋棄了所有。”他似乎想起了什麼。看着蒼無惑的眼神由柔和變得冷漠。

“要是他不這樣做,你還會跟着他?”

拉米冷笑,道:“哼,他這樣的性格就這樣,讓人又愛又恨。”

璃:“將軍,哦不,趙勻呢?你們任務完成了?”

“那是當然,否則你以爲當初爲什麼會是我第一個甦醒。”

“不知道,只記得你當初那小屁孩的模樣,天天跟着他屁股後面黏着他。”

拉米臉上突然紅了,扭過頭去,“這麼多年的事了,還要談!”

“那你還向我要糖果屋!”

“那是他送我的!可惡,你把他給我的禮物吃了!”

“我又不是故意的,回來的時候肚子餓了,看到那麼誘人的東西怎麼不吃!後來他不是補償你了嗎!”

拉米氣不過,“這是這,那是那,不能相提並論。我看你就是吃醋了!”

“哈呀,小姐姐我就是吃醋了,怎麼的?你要打我?”

“得了吧,還小姐姐,年齡都趕上太陽系了,老巫婆!”

璃一把扯住他的衣服,“你說什麼?”

“來呀,打呀,別以爲我怕你,現在你我力量都沒有,我看你怎麼打!”

“怕你啊!”

蒼無惑在那邊聽着他們二人吵着,那這睡着的孩子都爬了起來,一個個擡着頭望着他們二人。

“還不去睡覺,誰要是再看明天的量加倍!”

被她這麼一吼,那些孩子紛紛躺了下去,一動也不敢動了。

“好了,正事。安吉帶回來了嗎?”

拉米:“把他帶回去我們的基地了,還有什麼比恐懼之源的核心安全?”

“嗯,那裏的話,沒有‘鑰匙’和王級的實力很難攻破。”

“而且現在裏面住下了很多強大的怪物,一般人輕易不敢靠近。”

很快,夜就過去,第二天又是熱陽天。

蘇瑩給他提了個要求,讓他兩個月後去南方一趟,她已經完全找不到同伴了,可是想消滅那大頭嬰兒怪的心特別的強烈。蒼無惑聽到過它的消息,看來都是她做的。

估計也是那些人被殺怕了,誰都不想再陪她過去,想必這也是蘇行雲拒絕她的原因之一。

她找不到人,現在也只有賭了,把能叫的人都叫上,至於最後來多少她也不清楚。他明白她這是抱着一種僥倖心理了。

蒼無惑點頭答應了,給她的理由是她很誠實。

穿越之和妖談戀愛 那嬰兒怪有吞噬的能力,現在也不知道強大到何種地步了,這一次回去也恰好做做準備。

第二天天一剛剛亮蒼無惑就把他們踢了起來。

“什麼事,師傅?”

蒼無惑喝道,“不要叫我師傅,從今天起,你們沒有名字,只有代號,數字代號,給我從左到右按年齡由大到小排隊!”

蒼無惑的很他們是知道的,嚴格的按照他說的來做,很快就排成了一排六人小隊。

“從今天起,翅膀不再是翅膀,代號爲1。麪包爲2,刨冰爲3,烤肉爲4,草莓爲5,果凍爲6!”

1號翅膀舉起了手,道:“那麼師傅……您呢?您從來不告訴我們名字。”

“問得好,從今天開始,我的代號爲0!我將和你們一起鍛鍊,一起成長,一起變成熱血殺手!所以要殺人,得從殺怪開始,今天我們就離開這混亂區,襁褓裏的孩子長不大,必須得挨點刀子!”

這時候5號(草莓)小妹妹舉起了手,因爲太陽的曝曬,她鼻子上的皮正在脫落。

“師……0號,還有雞腿哥哥,雞腿哥哥呢?他怎麼沒有代號呢?”

一邊的1號(翅膀)身子突然一抖,該來的還是得來。他已經有點猶豫了,爺爺死的事沒有當時說出來,可關於雞腿的事他真的不知道從哪兒開口。 “如果你們還活着的話,我就告訴你們,來吧,到我的身邊來,我就在前面等着你們。”

這是蒼無惑離開的時候對他們說的一句話,丟下了他們在這滿是怪物和屍魔的地方。

他在相信1號,相信翅膀。他一定會帶他們來他的身邊的。這羣孩子有這一百號城所沒有的東西,真誠,天真,善良,和睦,最重要的是他們有着這世界所沒有的愛,這也是蒼無惑看好他們的原因。

可即便再怎麼關切他們,他都不會去管他們,未來的日子不是依靠他而存活。

“這就是你帶我來的原因?”

璃的手穿過一隻怪物的胸膛,鮮血流了一地,又被她收集起來,在她背後漂浮着,一人懷抱那麼大的一團,雖然上下漂浮着,可一點掉下來的可能性也沒有。

“那是當然,這條路上你想必你都看清楚了。那些強大的怪物都有一定的領地意識,我們把那些強大的怪物都給殺了,要是他們這些天真的有鍛鍊效果,要單純的活過來那是沒有多大的問題的,只要他們不和它們硬碰硬。而且我可是把修道的法門都傳授給了他們。”

他一腳踩碎了一隻怪物的腦袋,爲了趕進度,他和璃都殺了三天三夜了,這些怪物多的數不勝數,越到前面數量就越多,那裏畢竟人少,盤踞了很多。

“而且還有最重要的一層保險,他們的身後跟着拉米。”

“這就是你最大的倚仗了?”

“不,我最大的倚仗還是那羣孩子。”

璃奇怪的道:“那些孩子?”

蒼無惑點了點頭,繼續他的工作,前面還得清出半個月的路來,遇到強大的他就放個稍微強大的在那裏,然後逼他們改道。

“我一直有一個問題,不知道你能不能回答。”璃的血球中射出了三條血線,穿透了牆壁後面的藏着的一具屍魔。

“說說看。”

趁着這個時間他也好好休息一下,累了幾天了,汗流浹背的。

璃頓了好一會兒,直到殺空了這裏停留的怪物她才坐了下來,因爲使用血液中的能量過多了,臉色有些蒼白。

“如果,我是說某一天你發現你所經歷的都是假的,你會怎麼做?或者說怎麼想?”

“這個,說實話我是真的沒有考慮過,一切順其自然嘛,我一直都是有事幹事,沒事找事的那種。”

“噗~”

她突然笑了出來,又道:“那麼如果某一天你發現你不是你自己,那你怎麼辦?我是說如果。”

蒼無惑皺着眉頭,她今天怎麼那麼多如果。

“這樣的事我經歷的還少嗎?”他攤着手,很是無奈,“人的這一生本就是苦澀和無奈堆積而成,少有的快樂還真不多,一但有我能開心好一陣子,可壞事就是壞事吧,我不管我到底是誰,我依舊是我,哪怕一秒鐘也好。”

是呀,他依舊是他,因爲一隻蟲子從樹上笨拙的掉下來都能對着它笑一整天的人,甚至過段時間做着其它的事的時候突然想起來也能捧腹大笑。

“你不知道,我現在感覺就很好,哪怕我沒有找到唐悠兒,可我覺得我是自由的,我在做着自己想做的事,沒有人來約束我,沒有任何的人來強迫我。”

“你的想法真樂觀。”

蒼無惑笑出了聲,“我真的不是一個激進份子,無論做什麼我都不會抱着一定要去完成它的決心,人的能力是有限的,但是我會盡我最大的努力,哪怕失敗了,我雖有遺憾,可不會後悔。”

璃(真可怕,所以這纔是他不會有任何境界阻礙的真正原因吧!)

璃手指插進了那團怪物的血液裏面,沒過一會兒她的臉色就變得紅潤起來,看來是吸收了裏面蘊藏的能量,也是藉此來提高自己的修爲。

她和拉米都一樣,包括那個趙勻,他們身上的氣息波動很不明顯,看不出實力的深淺,特別是現在,他的實力迅猛上升,可依舊看不透他們。

“你們……到底是是誰?”蒼無惑終於還是問出了自己心中的疑問。

璃看着地面,有些憂傷。

“我們都是被神拋棄的隨從,只是在尋找自己的歸宿罷了。趁着現在我來給你講一講什麼是降靈吧。”

她突然要轉移話題,而且轉移得那麼明顯。對於降靈蒼無惑也是隻有一點了解,知道得不多,只聽別人說起一次,還有一點是從書中所看到,而所記錄的隻言片語什麼都沒解釋清楚。

“這個世界上,即便是最強的一號城也不再有一個神,所有的神都消失了。他們本來是和平,力量,至高榮耀的代名詞,可在系統出現之前的一天再一次出現了,無數的人歡呼着。可沒想到那一次是真正的噩夢。”

“那是第一次降靈?”

“你知道了?”

“不,我只是看到過一點記載。”

“原來是這樣……那一次的降靈我們稱之爲‘始降’。”

“那是什麼?”

“空間門大開,如同一張大嘴,從大陸的一邊延伸到了另一邊,我們以爲是外敵來襲,聚集了所有的戰士,直面那裏。可沒想到的是裏面出來了一個人,他的手裏拿出了一個碗一樣的東西,裏面裝着黑色的液體,那東西瞬息萬丈,眨眼間就覆蓋了天地。”

蒼無惑聽到這感覺頭一疼,想起了那壁畫上的畫面,突然頭就開始疼痛,不過這還在他的忍受範圍之內,只是緊緊的抓住了自己的大腿。

璃看見了他的異樣,講得更加的賣力了。

“我們身邊的人開始變得瘋狂,他們貪婪的嗅着那裏面黑色的液體,跳進去了多少人我不知道,只感覺大陸上的生命氣息在快速的減少,不能再這樣下去了。有意識的人果斷開始反抗,可沒所有的攻擊作用外面那上面就連一點波瀾都沒有掀起。”

“啊……”

“最後那東西就突然傾瀉而下,覆蓋了所有的地方,萬物都以爲死定了,可最後他們都爬了起來,他們驚訝的發現……”

她一直講着,突然發現蒼無惑已經暈倒在地上。

(我這是何必呢?) “昨天你說的是後面是什麼,接着說呀?”

蒼無惑清理怪物的同時一邊的追問,昨晚頭一疼就暈了過去,現在她什麼都不說了,只是默默的清理着地上的那些痕跡。

(真氣,好好的怎麼不說了。她那句‘我們……’透露得太刻意了吧!)

總裁老公在上:寶貝你好甜 時間很快,十五天的量被兩人加班趕夜的在第七天就完成了,現在祈禱的是不要再有其它的怪物闖進來,爲了避免這樣的情況他把那些強大怪物的血液灑在了周圍,幾番確認沒有問題之後這才離去。

拉米纔是一個真正的殺手,那氣息隱匿的毫無破綻,要不是有璃在,蒼無惑還真找不出任何的痕跡。

“這些小鬼很堅強,我也有了興趣,到時候可以幫你訓練他們。”

他突然的一句話讓蒼無惑喜出望外,等的就是他的這一句話。之前和他合作的時候他的能力“空間跳躍”那可不是異能,如果能傳授一二那麼不管是對他還是對那些孩子都是天大的好事。

說實話他想着拉米的那個能力很久了,這次回去要是能成功御劍,那麼真的是想去哪就去哪,若是再加上他的能力那麼上天下地如入無人之地。

這樣想着都覺得很興奮,不知不覺中口水都流了出來,那二人突然離得他就遠了點。

(可惜了,雖然汐茹給的那些材料是找齊了,但卻少了一樣主料,那東西怎麼找也沒有着落。)

這樣想着又突然變得垂頭喪氣起來,那邊的二人嘴角抽搐着,沒人能比他的動作表情更豐富了。

1號(翅膀)走在最前面,稍有異動就會攔住他們。就現在他的力量,在面對一隻f級的怪物還好,能勉強活下來,可要是上了e級那就不敢正面面對它了。若是偷襲成功了還好,可要是失敗了,後面的人都會完蛋。

所以他都是一步一個腳印,慢慢的前進,小心又謹慎。當然摩擦也是不少,4號(烤肉)是除了一號最有主見的一個人,往往會和他產生不同的意見,刨冰表現得最冷,隨時都揣着個手,不管不顧的樣子,也只有蒼無惑等人知道他一直在注視着周圍。五號草莓和六號果凍就不用說了,兩個小妹妹,躲在他們的身後。

可無論他們怎麼吵還是有面包站出來,最後還是得聽她的,其實她一直都只是聽一號的。

然而這條路上要活下來並不難,蒼無惑也只是想要檢驗他們的團結還有互助而已,他們最難的是食物的問題。

這個苛刻的世界上,除了怪物肉是最好的食物還有什麼能比它多,比它好呢?

一號翅膀就去挑戰了一頭低級的豬頭怪,那東西肥膩膩的,身體很臃腫,肉也多,跑起來地面都會震動。別看它這樣,那力量卻是不小,擦上他們的身體也會直接撞碎。

“你們躲好!它由我來對付!”

“翅膀哥,你殺不掉它的,快躲開!”麪包有些焦急,她對它來說實在太小了,四號刨冰拉住了她。

蒼無惑知道他以前流浪過幾年,對上這樣的事有經驗。他刻意的把那怪物引導向了岩石處,那東西塊頭大,可是腦袋不好使,一頭就撞了上去。

一號跳開了,那岩石卻是被撞開一道裂紋,怪物躺在地上抽搐了兩下,暈了過去。

Views:
58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