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砰!”

青銅巨棺一顫,棺材蓋飛起,一道金光沖天而起,直透天際。

一道道金色的波紋從金色的光柱上向着四周擴散開來,凡是被金色光波掃中的虛影紛紛化爲粉末。

趙小川一驚,感受到強烈的殺意從金光中傳出,頓時臉色大變,控制着六道輪迴漩渦向着仙壓去。

仙一把將手伸到金色光柱之中,猛然一甩,一道千丈的金色光鞭如靈蛇掃向趙小川。

趙小川感到一股濃濃的危機感傳來,極速爆發,側身閃光拿到金鞭。

那金鞭甩在地上,大地震顫,發出隆隆的響動,煙塵沖天,只見地面由那到金色的光芒爲界限一分爲二!

一條深不見底的萬丈深淵驟然形成,之前還算是一片祥和的大地再次變得滿目瘡痍。

趙小川深吸一口氣,強壓住心中的震驚,定睛望去,看到仙手中的金光漸漸散去,露出一柄金色的光劍!

“輪迴者,你是這世界的罪人,我今天就替天行道,用手中的弒神劍滅了你!”

仙握着那把劍後,金色光柱消失不見,然後將懷中的賈靈瑤放入棺材中,劍指趙小川,冷聲說道。

趙小川呼吸一滯,感到一股強大的威壓從劍上傳來,臉上的神色越發的凝重。

“山河圖!”

趙小川低聲沉吟,六道漩渦漸漸停止運轉,黑暗的虛空連接成一片,彷彿一片漆黑的天幕。

那天幕一顫,一座座巨大的奇峯峻嶺,如神龍般搖頭擺尾的河川漸漸浮現,懸浮在仙的頭頂。

仙的氣勢一頓,眼神閃爍的望着四周的山川,忽然將青銅棺材的蓋子蓋了起來,然後一掌將那青銅棺材打飛了出去。 「三!」

「二!」

秦穆然神情淡然,面色森冷,一本正經的語氣,彷彿並不像是在嚇唬許子顏。

而許子顏也深深認識到了這一點。

現在,擺在許子顏面前的只有兩條路,一是抗拒從嚴,死!二是坦白從寬,活!

「我說,然哥,別這麼認真,不就是想知道第一組的情況,我給你說,不過你得保證我的安全,否則就算你殺了我,我也什麼都不會說的……」

許子顏忍痛說道。

他臨危不亂,即便是在關鍵時刻,他也能如此淡定,可見許子顏還是有些能耐的。

秦穆然鬆手,淡然轉身,回到座位上,臉上的神情放鬆了許多。

對於秦穆然而言,他只是想要許子顏的信息,對於許子顏的性命,他並不感興趣,畢竟,像他這種人,即便是殺了他對自己也沒有什麼好處,倒不如留著幫自己打探消息。

「好,說吧!」

秦穆然淡淡地說道。

「你這是同意我的條件了?萬一我說了,你卻反悔怎麼辦?」

許子顏警惕問道。

「你覺得我有必要騙你嗎?再者說了,你要你老實乖乖聽話,你對我還有大用處,我為什麼要殺你,對嗎?」

秦穆然笑道。

許子顏眉頭一皺,沉思片刻,他感覺秦穆然的話確實很有道理。

「自從上次在中海,我交出了那份潛伏在夏國的人員名單后,第一組在夏國的勢力,受到了毀滅性的打擊,第一組的確不甘心,準備對夏國籌劃一場報復行動……」

許子顏說道。

秦穆然眉微微點頭,他並不感到意外,第一組在夏國損失慘重,多年經營毀於一旦,他們要報復夏國,這也是秦穆然早已預料之中的事情。

「具體說一下,第一組到底有什麼陰謀?」

秦穆然問道。

許子顏神情一愣,臉色有些無奈地回道:「我只是知道,第一組打算開展一場代號為『惡魔行動』的大動作,至於詳細計劃,目前只有第一組極個別高層人物才知道,而且這場行動已經在積極籌備當中,目標就是夏國的中海……」

許子顏解釋說道。

聽到許子顏的話,秦穆然眉頭一皺,有些詫異。

惡魔行動?

第一組到底再打什麼陰謀?

秦穆然目光看向許子顏,眉頭一挑,語氣質疑地問道:「許子顏,這該不會是你小子為了活命,胡編亂造的吧?」

「我去,然哥,你覺得我能有這想象力嗎?而且,我這次來西方,也是為了完成這場行動計劃中的一部分,剛才那幾名寒國人,是第一組的一個合作夥伴,他們是陪同我一起來完成這次任務的。」

許子顏說道。

「什麼任務?」

秦穆然徑直問道。

「來接一批貨物,那幾個寒國人,是寒國最大的走私家族,叫什麼黑雨傘公司,在國際上專門做各種走私生意,第一組這次花了大價錢,就是讓他們來西方幫忙走私一批貨物運回去,而我就是代表第一組來協同接貨的人。」

許子顏有聲有色地說道,看樣子,他似乎並不像是在開玩笑。

不過,秦穆然還是有些意外,第一組到底要來西方接一批什麼貨物》

對於第一組的勢力而言,他們想要什麼?槍支彈藥?他們在東方完全就可以輕鬆搞到,沒有必要跑到西方來走私貨物,這實在是有太多的風險。

「具體是什麼貨物?」

秦穆然繼續追問道。

「這個我就不知道了,因為第一組還暫時沒有告訴我,說到時候我自然就知道了,但是我們剛到西方,還沒有接到貨物,就遇到你了……」

許子顏回道。

秦穆然沉思片刻,許子顏說的話似乎並不像在騙自己,而且,事已至此,他也不敢騙自己。

「很好,你可以走了!」

秦穆然淡淡地笑道。

聽到秦穆然的話后,許子顏神情一愣,有些驚訝。

什麼情況?

以我心,換你命 秦穆然難道就這麼放過自己了嗎?

「然哥,你讓我去哪兒?」

許子顏驚訝問道,他還沒有反應過來秦穆然話中的意思。

「當然是繼續接你的貨物,但是,你要隨時跟我聯繫,並且報告第一組關於這次『惡魔行動』的最新動向,如果你敢騙我的話,我隨時都可以至你於死地,記住,這是我給你的最後一次機會,如果再敢耍心眼,我就放出消息,說當初在中海交出第一組潛伏人員名單的人是你,到時候,不用我出手,第一組就不會放過你……」

秦穆然說道。

雖然,現在許子顏身上的十五斷腸毒藥已經被他自己想辦法化解掉了,但是這並不影響秦穆然威脅許子顏。

當初在中海的時候,是許子顏在龍鱗的刑堂上出賣的第一組。

如果許子顏再敢跟自己刷心機的話,秦穆然只需要將這個消息放出風去,不用他秦穆然動手,第一組就會滿世界追殺許子顏,而那時候,夏國也將無他容身之地,等待許子顏的,將會是無休止的追殺。

許子顏眉頭一皺,嘴上雖然不敢多說什麼,但是在內心卻早已問候秦穆然祖上十八代。

這尼瑪簡直是太狠了!

看來,自己這輩子是逃不出秦穆然的手掌心了,現在,他唯一的出路就是按照秦穆然說的去做,並且絕對忠心耿耿,因為,秦穆然在中海給過他一次機會了,那就絕對不會再給他第二次機會。

「然哥,我求求你了,別再讓我回去了,你也知道,潛伏在第一組的日子,我天天寢食難安,那日子太累了……」

許子顏用哀求的的語氣說道。

畢竟,潛伏在第一組當卧底,那種日子實在太過於煎熬,每天都要如履薄冰,隨時都有暴露身份的危險。

如果自己一旦暴露,第一組的手段,絕對比秦穆然還要殘忍不知多少倍。

秦穆然嘴角一揚,目光看向許子顏,笑道:「如果不去,那我現在就殺掉你,因為,留著你對我也沒有什麼作用了。」

許子顏臉色鬱悶。

「然哥,你說過只要我坦白就從寬處理的……」

許子顏一副無奈說道。

「不錯,但是,對你來說,讓你死個痛快,不就是對你最大的從寬處理嗎?」

秦穆然淡淡地笑道。 “站住!”

賈志文看到青銅巨棺飛向天際,大喊一聲,向着青銅巨棺飛去。

仙隨手一揮,一道百丈寬的光刃瞬間從是仙手中的弒神劍中產生,向着賈志文劈去。

質子於離 賈志文臉色大變,撐起體內的饕餮,想要阻擋。

然而那光刃還未靠近饕餮虛影,其本身帶有的巨大威壓便像一座山峯向着賈志文壓去。

賈志文感到四周空氣一凝,發現自己竟然因爲這強大的威壓而定在空中,一動也不能動。

頭頂的饕餮虛影發出一聲不甘地嘶吼聲後,也漸漸消失在空中。

“完了!”

賈志文驚恐地看着那巨大的光刃向着他飛來,眼中浮現出一絲絕望。

就在此時,一座綿延數公里的山川驟然橫在賈志文的面前,而那山峯的上面站立着一個人影。

“趙小川!”

賈志文眼中閃過一絲希望,看着眼前龐大的山川,長長的出了口氣。

“山河地動,乾坤逆轉!”

趙小川望着越來越近的光刃,心間莫名的浮現出一句話,不由自主的大吼出聲。

“轟隆隆!”

隨着他的吼聲響起,天空中的山川頓時震顫起來。

扭曲,摺疊,數十里長的山川上山石蠕動,竟然變成了一個百丈高的山石巨人。

那巨人完全有山石構成,上面怪石嶙峋,而一雙眼睛更是由碧綠的湖泊組成,其中霧氣浮動,沒有一絲漣漪。

轟!

巨大的光刃迎面而來,山川巨人雙臂疊加,阻擋住光刃的前進。

劇烈的碰撞讓山石飛濺,大塊大塊的山石從巨人手臂上脫落。

那些山石離開巨人的身體後,化爲點點光芒消失在空中,顯然並不是實體,而是有精神力構成的。

趙小川面色凝重,站在山川巨人的頭頂上望着光刃漸漸壓了下來,然後伸手指向遠處的仙。

一道道波紋從山川巨人身上向着四周擴散開來,那些原本從他身上脫落的石塊被波紋掃中,立刻快速地聚集起來,變爲更大的山石。

走廊驚魂之怨靈復甦 嗖嗖嗖嗖!

聚合而成的山石足足有上百塊,隨着趙小川一指指出,齊齊飛向仙。

仙看到山石劃過空間時形成的空間裂縫,臉色一變,手中的弒神劍回身,快速地在身前連劈數百下,形成一張巨大的劍網。

劍網形成,立刻飛出,和那些山石碰撞在一起,發生強大的爆炸。

一陣白光驟然形成,產生的震顫更是讓那原本漸漸回覆的空間再一次變得破碎不堪。

趙小川在爆炸形成的瞬間,立刻帶着賈志文衝到了山川巨人的眼睛中,恰好躲避了爆炸。

不過即使是這樣,爆炸產生的波動還是讓待在山川巨人體內的趙小川感到一陣窒息。

半刻鐘後,趙小川感到山川巨人的震顫停息了下來。

他帶着賈志文飛出,不由倒吸一口冷氣。

只見大地上憑空形成了一個直徑百里,深不見底的大坑。

數千裏內的土地一片焦黑,剛纔的屍體以及成片的森林也消失不見,只有之前他們帶着的金字塔還存在着。

不過金字塔本身也佈滿裂縫,基座甚至已經傾斜,可見剛纔的爆炸是有多麼的恐怖。

“仙呢?”

“我師妹呢?”

趙小川和賈志文掃視一圈後,相視一眼,異口同聲的問着對方。

兩人自然沒有答案,不由有些沮喪。

“喂,我們在這裏!”

忽然,他們聽到一聲叫喊,他們轉頭望去,看到第二世和穆皇后正站金字塔的一處裂縫中,衝着他們招手。

兩人沒有猶豫,飛到他們面前。

在遠處時,趙小川看的還不是很真切,但到了近處,卻發現第二世身上滿是傷痕,而且衣服上更是沾滿了斑斑血跡。

“這是怎麼回事?”趙小川問道。

第二世冷笑道:“沒什麼,只不過是是一兩隻小老鼠罷了!”

他說這話時,眼睛卻在看着身旁的穆皇后。

穆皇后臉色有些尷尬,道:“這並不怨我,誰能想到會發生這麼多事情呢?”

“你還敢說?”第二世怒道,一把抓住穆皇后的脖子,將她提在空中,眼中閃現殺意。

穆皇后並沒有害怕,咬牙說道:“大人,你可要考慮好你這麼做的後果,要知道康惠可是在我們手中!”

“威脅我?”第二世眼中寒光乍現,手中的力度開始慢慢加大。

穆皇后的臉色漲紅漸漸變成紫黑色,顯然快要活不成了。

賈志文目光閃爍地看着眼前的一切,不動神色的退後一步。

趙小川則臉上閃過一絲猶豫後,伸出手抓在第二世的胳膊上。

武神至尊 “第十世,你做什麼?”第二世怒視着趙小川。

趙小川道:“我不想做什麼,但我現在需要一個人給我解釋一下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一會兒我給你解釋,現在先讓我殺了她,以消我心頭之恨!”第二世睜開趙小川的手,冷聲回道,手中的力道再次加重。

趙小川快速出手,再次抓住第二世的手。

“不好意思,我信不過你!我想聽她解釋!”

“你…….”

趙小川和第二世兩人相互看着對方,僵持在了原地。

過了半晌,第二世長長的出了口氣,一把將穆皇后摔在了地上,然後大步向着金字塔內走去。

“哼!第十世,我告訴你,這個女人就是一個禍患。若是你相信她的話,那你就是天下第一蠢貨!”

聽到第二世臨走前的話,趙小川和賈志文的眼睛都落在了穆皇后的身上。

穆皇后掙脫了第二世的手後,正趴在地上不斷地咳嗽,見兩人望來,眼中浮現出一絲複雜地神色。

Views:
51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