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東門飛在算計宋德華的時候,此時宋德華正坐在龍月蘭的面前喝着咖啡。

“你知道,古家在失去兒子後的這段時間可謂是盡出壞招,如今的古家集團已經完全沒有能力和我龍家抵抗了。”龍月蘭得意的笑了,商場比戰場還要殘酷百倍。

只要一招失意,那麼就會被對方死死盯住並竭力壓制下去,這一壓,將是永不翻身。而古家這一次也是這樣,恐怕要想起身,沒個幾十年是完全不可能的事。

至於古少寶的死,連龍月蘭都想不到事,也想不到古少寶好端端的古家少爺不做卻是成了一個叫什麼幫的幫會頭目。

這些事情都已經上了新聞,幾乎所有人都知道,古少寶的身份是城東的領頭大哥,只因幫會間爭奪地盤而被對方殺死,同時警方已經深入調查中。

“這不是好事嗎?難道你不打算請我喝一杯?”宋德華悠然坐着,看着一臉興奮的龍月蘭。

龍月蘭是商場中的精英,除了來自商場的好消息外,恐怕就沒有什麼能令這個剛畢業不久卻樣樣比人強的小清新女人開心了。

“請你?這個又不關你的事!不過呢,請你喝一杯自然不是問題,我們什麼關係嘛!”龍月蘭哈哈笑了起來,尤其是看到宋德華聽到自己的話後突然變的有些怯怯的模樣。

宋德華習慣性的聽到龍月蘭的話後直接收斂了身心。

“怎麼,怕我吃了你?”龍月蘭心想,難道自己長的太兇了?看來得溫柔點才行。

“怕你的是小狗。”宋德華鄙視道。

“哈哈……”龍月蘭笑了,接着拿出杯子倒上一杯紅酒,八二年拉菲。

接下來兩人也沒說話,只是臉上帶笑,然後酒杯輕碰。而龍月蘭很直接的坐在宋德華的面前,辦公桌的上面,倩細的大腿就這樣露在外面,在宋德華的面前。

引的宋德華喝酒的時候眼睛不安分的在龍月蘭大腿來回掃視着,如欣賞一件不可多得的寶貝一般。

肉色絲襪,黑色女西裝裝扮,黑短。而西裝領口也許因爲此時休息的緣故被龍月蘭紐開幾顆,隱隱露出藍色的……

“咕嚕……”宋德華感覺原來喝酒也是件艱難的事,因爲宋德華髮覺自己喝酒需要一口一口艱難的嚥下去才行。

“你喝酒真有意思!”龍月蘭也發現了這一點,輕挑看着宋德華,笑道。眼睛不忘從宋德華身上來回看着,不知道在看什麼。

“口渴就這樣。”宋德華尷尬道。心想要不是你制服誘惑,我喝酒幽雅着呢。但這些話宋德華也只是放在心裏說,卻不敢說出來。

龍月蘭又不第一天認識宋德華,自然不信宋德華的話,輕笑後和宋德華又碰了下杯繼續喝了起來。

“宋德華。”場面沉默少許後龍月蘭突然柔聲道。

龍月蘭的溫柔讓宋德華突然有些莫名,什麼時候龍月蘭也變的那麼溫柔了。

見宋德華看着自己,龍月蘭認真的對着宋德華道“你願意入贅到我龍家不?”

龍月蘭依舊一慣的女強人化,直接對着宋德華道。這是宋德華一直想的,雖然她有時候很神經會做一些比較離譜的事情,但當該認真的時候她還是會端正自己的態度。

宋德華聽了差點將嘴裏的酒噴了出來,龍月蘭的一句入贅可是把宋德華嚇了個半死。入贅呀!是入贅!

宋德華莫名的看着龍月蘭,難道自己看起來很像入贅的男人?這事情是萬萬不可能的!

入贅代表什麼?那就表示着自己將成爲龍家的人,等於自己一個男人嫁到龍家,而龍月蘭在上,自己在下。孩子跟龍家姓,自己說話得低聲下氣……

宋德華絕對不會做這種事情的,也不知道龍月蘭今天究竟是怎麼了,會突然提這樣的事情,把宋德華嚇了個半死。

“怎麼?不願意嗎?入贅我家的話孩子可以跟你姓,而且你能分到一半的財產。”龍月蘭也不知道自己該怎麼說此時內心那複雜的感情。 事實上這事情確實是他老爸逼的,而且必須是男方入贅過來。誰讓龍家就龍月蘭一人,如果她嫁出去的話就意味着從此龍月蘭的老爸他們將單獨在家,不能享受天倫之樂的生活。

這也是所有做爲父輩的私心,誰不想讓自己的兒女和自己住在一起,在自己身邊。這樣老了的時候身邊還有人陪着自己,不寂寞。

不然他們勞苦一輩子還落了個寂寞到老,到死。這樣的生活不是長輩想要的。他們希望身邊有孩子陪着自己,有孫子們圍繞着自己。

然後就是釣魚,看夕陽。享受着這種生活一直到老去,死去。何況龍月蘭的老爸有的是錢,也不缺錢。正因爲如此纔有今天龍月蘭突然開口詢問。

龍月蘭喜歡宋德華,這是很久的時候龍月蘭確認的事情,當那種宋德華不在心裏就失落的感覺出現時,龍月蘭就知道自己已經習慣有宋德華的日子,喜歡上宋德華。

只是她自己的事業也在前段時間遇到困難,所以一直沒騰出時間和宋德華好好聊聊。但今天有了,龍月蘭不會錯過機會。她是商業管理出生,一切商業講究的就是機會和在把握好機會後追擊。

“龍小姐,我肯定不會入贅嘛,你知道的,我還有十幾個老婆呢……”宋德華笑了起來,這個入贅對宋德華來講太遙遠了,而且宋德華永遠不會。

“你,你真的不考慮?”龍月蘭早就想好宋德華會這樣回答,縱然想過,但此時從宋德華嘴上說出來,依舊讓龍月蘭心裏難受,一時不知道該怎麼辦纔好。

商業裏,也許龍月蘭算是天之驕女,許多男老闆都對龍月蘭萬分敬佩。但在家庭和愛情中,龍月蘭則是由不得自己。

她想尋找一個自己喜歡的男人,陪自己一輩子。然後又不想傷了家人的心,左手右手的事情最令人難以選擇,而龍月蘭也是苦惱了許久。

今天鼓起勇氣說出來,但結果和她早想到的一樣。

龍月蘭苦笑,早都知道這個結果會是這樣,但龍月蘭此時也只能輕笑掩飾自己的尷尬。

“不如你老嫁給我?”見到龍月蘭那落寂的表情,宋德華的內心也不好受。男人怎麼能讓美麗的女人傷心?

“這個,你是豬!”原本龍月蘭還想說些什麼的,但隨即一想,其實這些事情一直都是她自己在想,而沒考慮過宋德華。想起宋德華對自己的萬般好,龍月蘭最後卻是不想再談這個話題。

“你才豬!”宋德華鄙視的看着龍月蘭,心想難不成她又準備出題了?

“我們玩個遊戲怎麼樣?”龍月蘭一收原本落寂的表情,而是對着宋德華眨了眨眼。

這是陰謀!宋德華一看龍月蘭這模樣內心就告戒自己,告訴自己千萬不上當,眼前的龍月蘭肯定沒安好心。

“怎麼?不男人了?玩遊戲你也怕我不成?”龍月蘭假裝惱怒,看着宋德華嘟起嘴巴,樣子雖怒卻是嬌愛無比。

宋德華投降了,他最受不了女人的這個模樣,忙道:“好吧,好吧,我認了,你說吧,怎麼玩!”

聽到宋德華的話,龍月蘭笑了,笑的很是開心……

十分鐘後。。。。。

“猥瑣。”龍月蘭的辦公室大門卻被打開,留出一條縫,而此時宋德華正對着守侯在門外的猥瑣喊到。

“宋大哥,怎麼了?”猥瑣奇怪的看着宋德華,只見宋德華只是探出頭喊自己。猥瑣心裏卻不知道宋德華究竟在幹嗎。

“你方便去幫我拿一套你身上穿的衣服嗎?”宋德華突然有些難爲情道。這感覺就如捅破一層紗一般,感覺很彆扭。

“啊?”猥瑣不明所以,他根本還沒弄清楚到底是什麼情況。宋德華又不是沒衣服穿,怎麼還要自己拿衣服?

沒等猥瑣想明白卻聽到辦公室裏面傳來龍月蘭那嬌笑聲,笑的好不得意。這讓猥瑣更是不清楚裏面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

倒是烈赤月爲人比較老成,眼珠一轉,卻立刻醒悟道:“猥瑣,讓你去就去,羅嗦什麼!”

猥瑣聽自己哥哥也叫自己去拿,他就只好轉身離開。一路走一路想,究竟宋德華到底要衣服做什麼。

烈赤月看了看宋德華,然後笑了。他怎麼也想不到自己的大小姐居然和宋德華在辦公室就……

不過想來也沒什麼,現在多少老闆什麼的都在辦公室,時代改變了嘛,現在的人喜歡玩刺激,自然辦公室什麼的也是不錯的地方……

烈赤月想入菲菲,倒是宋德華看到烈赤月那似笑非笑的表情後內心是大喊冤枉,最後不得不關上門有幾分惱怒的看着正大大咧咧坐在椅子上的龍月蘭。

“都是你,你沒看到烈赤月那表情,肯定把我們想象成什麼什麼了!”宋德華沒好氣看着眼前如孩子的龍月蘭。有時候像小孩子,有時候卻老成的很。

此時宋德華全身被脫光光了,要不然也不會向猥瑣要衣服了。如今宋德華全身上下就剩一條內褲穿在身上。偏瘦但卻充滿勻稱肌肉的身體就這樣袒露在龍月蘭面前。

“誰讓你輸了呢?!願賭服輸,難道你不願?”龍月蘭依舊笑着,看着眼前的宋德華卻是毫不掩飾眼睛的霸道。

“是你耍賴先的!”龍月蘭不說還好,說起來宋德華就想發彪。

這次龍月蘭玩的是三好遊戲,開口第一道就是:豬有三好,請問是那三好!

就這一道題目,讓宋德華直接輸的脫光了所有衣服,要不是自己哀求龍月蘭給自己留條內褲,恐怕現在只能蹲下身子不敢起來見人了。

“得了,輸了就輸了,宋德華先生,你別告訴我你輸不起!”龍月蘭一本正經看着宋德華。

“好男不跟女鬥!”宋德華最後還想說些什麼,但話到嘴邊,宋德華最後還是什麼都沒說。事實上他還能說什麼呢,自己是男人,輸就輸吧,脫都脫光了還有什麼好說的。

何況自己不虧呀,畢竟是男人,這樣的穿法很正常不錯。

“篤,篤……”外面傳來敲門聲,宋德華知道一定是猥瑣拿衣服回來了,忙半開門。接着門縫外遞來一套黑色的西裝,宋德華很自然的接了過來,並對猥瑣說了聲謝謝。

猥瑣的衣服宋德華穿上倒是剛剛好的感覺,就如定造一般。現在宋德華全身黑色,就如烈赤月、猥瑣一般,像個職業保鏢。

“謝謝你。”龍月蘭就這樣在一旁靜靜看着宋德華換衣服,然後看着宋德華,眼中充滿柔情。

“去,少來,謝謝我穿衣服?”宋德華對着龍月蘭輕笑。和龍月蘭一起的日子其實挺好玩的。

“在我最困難的時候,需要資金的那段時間,總有個匿名的人打款到我們公司,每一次雖然不多,可是心意在裏面了。”龍月蘭一字一字道,說話的時候很柔,但卻很清晰。

“啊,這關我什麼事,還謝謝呢!”宋德華假裝道。那都是他的所有積儲了……

至於宋德華,在見識到高慕等人頻頻出去執行任務賺錢後自己也接了幾個。以他的機靈把自己說成是殺手自然不是問題。

他只挑該殺的人,不該殺的人他從不接,也很少殺手會接。殺手雖然是殺手,但其實它也只是一個職業,人們爲了生存而不得不做的一個職業。

“哈哈……”龍月蘭輕笑,她知道眼前的宋德華在裝,除了他就沒人了。不過龍月蘭很感激宋德華,雖然不清楚這錢的來源,但沒有那點錢,恐怕現在的龍家早在古家之前陷入困境。

“沒事了?沒事我就走了!”宋德華整好衣服後感覺還是很滿意的,整個人比穿休閒服要精神多了,甚至宋德華很久沒看過自己穿正式裝了。

龍月蘭也欣賞一般的看着宋德華,左右看着,臉上的笑容越發的濃郁。

“別走了,等下隨我參加一個舞會吧!”龍月蘭發出邀請,其實宋德華不來,龍月蘭都打算給宋德華電話的,只不過宋德華是自投羅網,並且還被搞的脫光衣服。

舞會在富人圈裏是正常不過的交際會,在這裏可以認識很多各方的名人,不管是什麼行業,只要有一定實力的富商都會參加這樣的聚會。

聚會意味着身份,也意味着市場。所以這樣的聚會每一個月都會有一到兩次,而這一次所代表的意義又不一樣。因爲現在古家倒下去就意味着龍家又高漲,在房地產領域裏龍家自然可以說至高的存在。

城市裏的圈地面積達到百分之六十。這是一個恐怖的數字,但這個數字就是掌握在龍月蘭手中,而且以目前形式看來,只會繼續擴張。

“可以,沒問題。”宋德華知道有錢人的把戲,這些天執行任務的時候宋德華也經常混跡在富人間的舞會中。那就是一個家族圈,所有有錢,有名號的家族都會有人出現在舞會上。

而宋德華聲爲宋家的人,自然也需要出現的,何況宋德華已經決定將宋家發揚光大,到時候他倒是想看看有多少人想冒犯宋家的地方。 彌天之旅 “太好了!”龍月蘭自然欣喜,和自己喜歡的男人在一起,這感覺其實很好。聽到宋德華答應下來,龍月蘭萬分開心。

當龍月蘭挽着宋德華的手出來,烈赤月猥瑣直接跟了上去。但同是烈赤月對猥瑣投去一個眼神,而猥瑣則點了點頭。

剛剛猥瑣詢問烈赤月,宋德華爲什麼要衣服,而烈赤月自然把自己想的告訴了猥瑣,原本猥瑣才不相信。但此時見兩人是挽着手出來,還有什麼比這個更有力證明剛剛烈赤月說的話是對的。

這是一個私人會所,外面有兩名身穿和宋德華他們一樣西裝的人守侯着,見龍月蘭來忙讓開道,並對龍月蘭鞠躬。但輪到後面跟着的宋德華和烈赤月猥瑣時,兩人卻直挺着身子昂視着宋德華等人。

現在的宋德華成了龍月蘭的保鏢,和烈赤月猥瑣一樣的存在。

進到裏面,已經聚集不少人,男男女女全部混在一起,年輕男人的比較少,而大多數則是中年以上,但是年輕漂亮的女人卻不少,看裝扮氣質卻不是和龍月蘭一樣的事業型,而是那些成功男人帶在身邊的女人。此時衆人都在閒聊着,三三兩兩。

整個大廳放着優美的輕音樂,大廳中還有打碟師和來回走動的傭人,正端着各種酒杯和食物在所有聊天的人羣旁邊走着,只要有人要,招手他們就會過去。

這裏的一切都是免費的,一般都是由主持方出。至於主持方是誰就不一定,一般都是到時間後自然有人主持。但也大多是在某方面領悟的領頭人才會這樣大氣,有魄力。

“隨便吃喝就行了,我先失陪下?”龍月蘭剛進來,四周不少留意到龍月蘭的人紛紛向她靠攏而來。

龍月蘭現在主攻房地產,如今的她在這個領域裏跺腳震三分,讓所有人開始巴結和結交龍月蘭。

這就是圈子,很現實,也充滿機遇。

奈何情深卻淺薄 最後龍月蘭招呼不來,不得不對宋德華說聲失陪。

宋德華自然理解,對龍月蘭點頭後,自己手端紅酒找了個地方坐着,安靜的享受。

對於富人圈他倒是沒多大興趣,但是眼前這些人倒是可以看清楚點,免的以後有機會打交道的時候還不知道眼前人是誰。

不過看了少許後宋德華卻有點看不下去了,眼前的人那裏是在互相交流,大多數的人都是在僞裝,幾乎所有人都在說着假話。

剛剛在宋德華的旁邊就有幾人在吹噓自己多有錢,項目賺錢模式,怎麼賺等等。但在宋德華看來這些是在吹噓自己多有錢而已,真正有錢人只會悶聲發財而不是大聲嚷,希望更多人知道自己是有錢人。

最後宋德華分析了下,這個所謂的富人圈其實很複雜,有真有錢的,也有一些裝派頭的。

此時龍月蘭的身邊圍繞了不下八個男人,都是三十多的中年男人,全部清一色高級西裝,打領帶。

宋德華看着那幾個男人總覺得不順眼,原因是因爲那幾個男的不單是在說,還時不時用手或身體其他部位去碰觸龍月蘭,這擺明是在揩龍月蘭的便宜。

在場的女人裏也就龍月蘭最漂亮,因爲龍月蘭的背景和氣質,無一不吸引着衆多的男人。雖然有些女人看起來比龍月蘭還要漂亮,但那些只不過是花瓶而已,比起龍月蘭這種氣質和實幹型卻是差了不少。

宋德華越看越是不順眼了,尤其是看到其中有個笑起來很燦爛,帥氣的三十男人,看到宋德華是妒忌加恨。

如果他不去摸龍月蘭的頭髮也就算了,可是那混蛋偏偏摸了。這卻把宋德華惹毛了。

“喂,你是誰!”陳彬義惱怒的看着眼前這個用力捉住自己手的青年。手上的勁很大,讓陳彬義掙扎不了半分。

但也因爲這樣讓陳彬義感覺很沒面子,當着龍月蘭的面自己就這樣被一個男人捉住卻動彈不了半分,這個還讓他怎麼有臉泡妞。

“我是誰你別管,放開你的狗爪,再碰我女人一次頭髮我立刻把你廢了!”宋德華的脾氣算好的了,眼前這個混蛋不單是摸了一次,而是三次。對宋德華來講,他能容忍的次數只有三次,超過了可沒好果子吃。

“神經病!什麼叫你的女人,龍小姐怎麼會是你的女人,她是單身,我們都知道!”陳彬義輕笑,又一個想借此和龍月蘭套近乎的男人,而且是個身穿三流西裝的保鏢,陳彬義不知道的是,什麼時候保鏢也妄想泡白富美了?

現在的男人爲了泡妞是什麼方法都有,英雄救美什麼的早就淘汰了。但眼前這個青年的泡妞方法也過時了,藉口說女人是他的,然後把圍繞美女身邊的男人全部趕走,最後一個人獨自泡妞。

也許在大路見到美女的時候這招還行,騙那些愚蠢的路人嘛。但他陳彬義是誰,他是it業的精英,憑自己的聰明和智慧開發了一種軟件,至今賺了上千萬的家產。

在it業他就是傳奇,一個只靠自己雙手,只靠自己一個人在兩年時間淨賺上千萬的傳奇。比起那些整天低頭編寫程序的程序員,陳彬義是成功的,無比的成功,站在頂端俯視蒼生一般。

所以陳彬義一直以自己聰明自居,而此時眼前這個方面瞬間在陳彬義的腦海浮現,陳彬義自然不屑的看着宋德華。

“你只管滾開,至於是不是我女人,由不得你講!”宋德華隨手一扯,陳彬義整個人被甩出六七米遠,踉蹌幾步轉着圈子,差點摔倒在地。

“哇!”

四周響起喧譁聲,在富人的舞會中他們還沒見過這樣的事情。在這裏只有道德和禮儀,從不會有暴力出現。而現在宋德華直接把陳彬義甩出去的動作頓時被衆人鄙視,喧譁的同時卻是表示在看怪物一般看着宋德華。

何況宋德華穿的是保鏢裝,這身打扮可是下人打扮呀,怎麼可以做出這種以下犯上的事。所以衆人看向宋德華的眼神更是不屑,鄙視。

他們倒是想知道眼前這人到底是誰,連最基本的禮儀都沒有,他到底是什麼人。

陳彬義這邊的動作很快就把陳彬義的保鏢吸引了過來,不遠處頓時跑來兩個黑人,卻是來自國外的保鏢,耳朵還帶着對講機一類的東西。

“老闆,怎麼了?”黑人保鏢一米八二左右身高,很強壯,此時一臉嚴肅的扶着陳彬義道。語言很標準,若不看樣貌,很難知道對方是國外的人。

“那個混蛋,把他拿下,我等下要好好教訓他!”陳彬義咬牙切齒,單手指着宋德華,大吼。

“陳總,這是我男朋友,剛剛他多有冒犯……”宋德華不知道對方是誰但龍月蘭知道,眼前的陳彬義只it業不可多得的人才,但同時也是最小氣,報復心最強的小人。

當初他取的成功後的第一件事就是直接來到他到昔日老闆面前,用錢一紮一紮的砸他老闆的腦袋,可憐的四十多歲老闆硬是被他氣的心臟病發作,到現在爲止還在醫院躺着。

“龍小姐,即便他真是你男朋友,今天他也休想能平安無事出去!”陳彬義聽到龍月蘭話後臉上更是無光,恨聲道。

他喜歡龍月蘭,從前兩次遇見龍月蘭後就一直忘不了龍月蘭的容顏和那身體自然散發出來的氣質。不論之後陳彬義和多少女人上過牀,都忘不了龍月蘭。

所以這一次陳彬義可謂是有備而來,準備先厚着臉皮取得龍月蘭的聯繫方式,最後則是發展緊密的“攻擊”。

女人無非就是哄和錢,這兩樣陳彬義都有,而且陳彬義聰明,爲此他去參加了一個月的幽默課程,爲的就是讓自己會講笑話,會哄女人開心。

只是現在看來自己是一廂情願,人家有男朋友了,而且還是這樣的一個貨色男朋友!陳彬義恨,恨龍月蘭的眼光怎麼那差,只是一個保鏢,保鏢算什麼?幫自己提鞋的資格而已!

“龍月蘭,沒事,我倒是要看看他究竟有什麼厲害的,兩個外國保鏢不算什麼。”宋德華見龍月蘭挺身而出,內心感動。不過目前這種事情並不算什麼,所以宋德華忙對龍月蘭說道。

“宋德華,你不知道他的爲人……”見宋德華信心滿滿,龍月蘭不得不對宋德華勸說道。事實上陳彬義的爲人報復心強也就證明爲人狠毒,而且屬於智慧型的狠毒,自然他請的保鏢肯定不會是一般的保鏢。

“真沒事。”宋德華給龍月蘭定心丸吃,人也同時站在龍月蘭的面前,無所謂一般看着眼前的兩個高大黑人。

“先生,你得罪了我們老闆,按照老闆吩咐,我們不得不無禮了。”爲首的黑人露出雪白的牙齒,帶着沉穩看着宋德華。

宋德華內心首先驚訝,眼前的保鏢果然和國內的一流保鏢不一樣。宋德華所見過的保鏢不是冷酷無情就是高傲無比,但現在在自己眼前的保鏢一點也不驕傲,也不冷漠,而是平靜的和朋友聊天一般。 “啊,是呀,不用無禮了。”宋德華遲緩幾分道,宋德華在他們兩人身上看到了一股強大氣息,經驗告訴宋德華,眼前兩個保鏢是宋德華遇見最強大的保鏢。

“那就對不起了!”另一個稍微矮的保鏢接着上前,張開黑手向宋德華捉來,手一張卻是有宋德華腦袋那麼大,手臂的肌肉告訴所有人他這一捉必然是孔武有力。

宋德華又不是木頭,見黑人伸手而來頓時身子向旁邊躲閃,但同時另一個黑人也出腳了,只見他盯着躲閃而來的宋德華瞬間就踹出一腳,似乎早就知道了宋德華的動作,也已經猜測到了宋德華會躲閃。

宋德華雙眼大亮,心道果然不簡單。這一閃卻迎來一大腳,宋德華想再閃卻是有些難,畢竟人的極限不可能達到這一閃躲的同時能瞬間繼續閃躲。

雙腳八字邁開,身子半蹲。宋德華直接深呼吸一口氣右手順手而去,類似抄傢伙一般直接一巴掌拍向黑人踹來的大腳。

全民領主之召喚千軍 只聽沉悶砰的一聲,黑人那萬均之力的腳直接被宋德華的右手拍飛出去,連同黑人整個人都被力道帶着旋轉出去,人直接轉了幾個圈子,最後才穩住身子,驚訝無比的看着宋德華。

“你們國家的人果然厲害!”啊布從沒想過他們居然會在這樣的一個地方遇見這麼厲害的人。要知道他們跟隨陳彬義的這些日子去的地方不少,而且也遇到過不少麻煩,但卻從沒遇見今天像宋德華那麼厲害的人。

所以漸漸的他們兩人就對這個神奇的國家失去了信心,過去他們總以爲這個國家的人是人人會武,個個厲害。剛開始來到這個國家打拼的時候還時常擔心會做不好,而且辜負了眼前他們的第一個老闆陳彬義,所以兩人都極力的做好自己的保鏢工作。

接下來的日子因爲老闆陳彬義的個性張揚也曾得罪不少人,摩擦衝突更是常有,所以他們便開始了在這個神奇國家的第一次打鬥,結果卻讓心驚膽顫的啊布和傑克大跌眼鏡的是,那一天他們兩人放倒了對方十三個人,包括了同樣高大威猛的保鏢六人。

從那一天開始,他們兩人漸漸對這個國家失去了原來的尊敬和神祕感,因爲一路來他們兩人所向披靡,從沒被戰倒過,甚至說還沒遇見讓他們感到吃力的人。而眼前的宋德華則是第一個讓啊布感覺到麻煩的人。

“就你這樣的身手,在我這裏,行不通。”宋德華對啊布搖了搖手,聽啊布的語氣似乎對自己國家並不看好呀。

“你在撒謊,我們領教過你們的厲害,事實上,很差。”傑克此時也來到啊布身邊,兩人就這樣看着宋德華,臉上充滿鄙視。

從小的教育就開始告訴啊布和傑克做任何事情要穩,不可以看小任何一件事情。但同時他們討厭撒謊,眼前宋德華說的話就如過去遇見那些被他們打倒的人一樣,只不過是會說大話的人而已。

Views:
55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