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不就是分手嘛。”古思芸翹了翹嘴,“分了也好,陳天華那人吧,自我感覺良好,有時候還有點瞧不起人。哎呀,不說他了,這還剩三天假呢,難道真就這麼回去了?”

於芷雅眼瞳內蕩起一絲彩光來:“要不我們去香都?很早以前我就想去逛一逛了。”

“好呀好呀!”古思芸雀躍不已,“我都小半年沒去過了。嗯,我們可以轉機先到上京,然後再坐遊輪去,一路上說不定還能碰到帥哥呢。”

“你看你看,我就說你思春了嘛。”於芷雅眉眼彎彎。“你才思春呢!”古思芸嗔怒不已。

“再見了……”望着窗外不知某處,於芷雅低聲呢喃。芳心深處,一張清秀的臉乍沉又浮。

莊園別墅內,加上美玲三胞胎,晴子等六個女人在室外游泳池邊曬日光浴,敬謝不敏的陳志凡本打算去找夜刃切磋一下功夫,誰知那傢伙早就拉着細川佐衛和他倆手下去莊外密林子裏搞刺殺拉練去了。

大鄉武夫在安頓好小稻後,水都沒喝一口,就登上直升機匆匆趕回總部幹活去了。百無聊奈之下,陳志凡決定還是回地下室給108僵充電,順便告訴他們一些修煉常識。

剛走到樓梯底下,他揣在兜裏的手機就響了。掏出來一看,原來是葉詩瑜打來的。

“你到底什麼時候回來?”電話那頭,葉大隊長的火氣貌似有點大。陳志凡訕訕:“那啥,要不我再多請兩天假?事情還沒辦完呢,很麻煩的。”

“陳志凡,我看你是真不想幹了是吧!”某青年將手機拿的稍微離耳邊遠了點,心裏不無猜測難道是葉大隊長的親戚來了,所以火氣才這麼大。

“馬上就回來了,真的,嗯,最多兩……哦,不,最多三天,最多三天我就回來。”

事情要是出現意外,總得有時間緩衝對吧。況且難得來一次,泡泡溫泉還是應該的嘛。一邊說,他一邊在心裏早就給自己想好了理由。

“給你兩天時間辦事,第三天直接飛香都。記住了,你要是敢不來,我就告訴楊依依說你外邊還有好幾個女人。哼,要是到時候家宅不寧,可別怪我!”

飛香都?手拿着被掛斷了的手機,陳志凡一腦門都是問號。 夜冰依會吃這些靈果當然是有目的的,她的靈力被封鎖住,所以想嘗試吃靈果看看可不可以將她的靈力恢復。

但是很快她就失望了,這些靈果對她根本沒有絲毫作用,倒是解渴了。

女子聽著夜冰依的話,她發現她居然找不出一句反駁的話來,隨後又怕夜冰依不答應去服侍大魔王,也覺得她說的有道理,然後也只好點點頭,「那行吧,你趕緊跟我來吧。」

夜冰依嘴角勾起一抹冷笑,伺候大魔王沐浴嗎?那麼她的機會來了。

女子背過去身子給夜冰依帶路,絲毫沒有注意到夜冰依眼中邪惡淺笑。

如今是戌時。

聽說大魔王亥時才會過來。

後山。

女子將夜冰依帶到房間里,便急匆匆的走了,並吩咐她要好好的打掃,不能有一絲灰塵,魔王大人是有潔癖的。

或許是感覺夜冰依快要死到臨頭了,女子還不厭其煩的對她多說了幾句話。

夜冰依這才知道,大魔王並沒有天天來泡這裡的靈泉,而是一個月才來一次,所以房間可能會積攢的灰塵有些多,女子要她認真的打掃。

到了才發現,這個靈泉是個天然形成的溫泉,滿滿都是靈氣。

夜冰依頓時欣喜,怪不得大魔王一個月才來一次,能泡一次,肯定就受益匪淺。

如今她沒有靈力。

夜冰依眼眸閃了閃,反正那個大魔王還有好幾個時辰才過來,她泡一個澡足夠了吧?

讓她給他打掃房間?做夢去吧!

還有潔癖?呵呵!

就他個種馬還有潔癖呢,我呸!

夜冰依默默的做了個嘔吐的動作。隨即很快脫了衣服鞋子跳進去,舒服地泡了個澡。

自從來到魔宮,她都好像還沒有洗過澡,雖然身上很乾凈,但她還是受不了。

水流從她的身上灌過,煥然一新,靈泉中的水,是無時無刻都在更替著換新的,也不知道水流到哪裡去了,池中卻始終都是滿滿的。

剛好瞞過了夜冰依的脖子。

夜冰依只露了顆腦袋,舒舒服服的泡澡,渾身暖洋洋的,別提多舒服了。

可是,夜冰依就納了悶兒了,她的靈力,還是同樣解不開,心中將花宸釋罵了個狗血淋頭,他最好不要落在她的手中,否則她一定會將他大卸八塊,都不解恨!

既然這靈泉對她也沒有用,夜冰依也不敢泡得太久,急忙穿好衣服。

夜冰依收拾好了一切,大魔王還是沒有過來。

在屏風後面,找了個小凳子坐在那裡打盹兒,突然,牆角有一條綠油油的東西滑過。

居然是蛇。

而且還是帶劇毒的那種。

夜冰依蹙眉,隨即眼前一亮,嘴角扯出一抹邪邪的弧度。

然後走到角落當中,兩根手指一夾,就將有劇毒的綠油油的綠鄂蛇給夾在了手中。

咻的一下——

毫不猶豫的丟進了靈泉當中。

「嘿嘿,可不要讓老娘失望啊。」夜冰依陰笑道。

做完了這一切之後,夜冰依又重新坐回了角落的屏風,腦袋靠在屏風上,開始昏昏欲睡。

房門被打開了,也不知道。 一襲紅衣妖艷的男子走了進來,男子的肌膚白皙的過分,又透露著一絲妖異,好像傳說中的吸血鬼一樣。

此刻的他,顯得有些失魂落魄。

所以,也沒有發現,房間里多了個人。

房間里很快便傳來了一陣悉悉索索的聲音,隨即是落水的嘩啦啦響聲。

這時,夜冰依也被這水聲給弄醒了,睜開眼睛,便伸手捂著嘴打了個哈欠,哈欠剛打到一半,夜冰依猛然一個激靈。

震驚的住了嘴巴,看了看四周,飛快的瞄了一眼!這才意識到自己在哪裡,還有剛才那聲水聲,不是她做夢在喝水,而是真的有人進來了,是誰呢?

她偷偷瞄了一下,果然就看到了那隻大妖孽泡在靈泉當中,靈泉霧蒙蒙的水汽若隱若現,男子完美白皙的肌膚,健碩的身材。

夜冰依狠狠地咽了咽口水,但是現在可不是欣賞美男的時候,望著男子刀削般冷冽的面孔,心中不自覺的抖了抖。

很快,夜冰依就看到大魔王漂亮的眉頭一皺,然後臉色一變,唰的一下,兩指從水中夾出了一條綠油油的蛇。

看到這一幕,夜冰依嘴角狠狠一抽,差點被腳下的凳子給絆倒。

花宸釋俊美魔魅的臉龐,瞬間冷冽三分,眼神中透露著比他手中毒蛇還要毒的兇狠眼光。

夜冰依身體抖得更厲害了,她絕對相信這個大魔王比他手中的這條蛇要毒上幾百倍都不止。

隨後,夜冰依才發現自己幹了什麼好事,真是造孽啊,她剛才只是一時興起,鬼迷心竅,沖昏了頭腦,也不想想一條蛇,怎麼能對付得了大魔王呢?

如今好了,這條蛇對大魔王根本沒有用,大魔王說不定還會追查到她是放蛇的兇手,呸!分明是這條蛇自己送上門來的。

心中下定決心,反正她打死也不會承認這條是和自己有關係。

花宸釋眯了眯眼,眼神冰冷,隨即兩指一夾,就將這條蛇丟了出去,白皙的面龐籠罩一層陰霾,此刻的他看起來更加可怕。

只是下一刻,他就再也不淡定了。

花宸釋睜大眼睛,看著自己眼前,水面上,悠悠的,漂浮著一根細細的長長的一絲頭髮。

京城第一金剪 又細又軟的頭髮,一看,就是個女人的。

他伸手捏了起來,放在眼前,怔怔的觀看著。

夜冰依看到這根頭髮絲的時候,差點沒被自己的口水嗆死,這根頭髮怎麼看怎麼眼熟,該不會是她剛才洗澡的時候不小心掉進去的吧。

然後,妖孽的男人猛然的彎下腰來,瘋狂的嘔吐不止。

夜冰依頓時微微一愣,隨即心中暗罵,這個男人有病吧,他有那麼乾淨嗎?切!自己骯髒的不行,還裝什麼純天然,鄙視。

不過,這個大魔王今天太不對勁了,他該不會是個調包的吧。

夜冰依自然不知道,這幾天,對花宸釋來說,到底發生過什麼。

「都給本座死進來!!」

男人好不容易停止了嘔吐,隨即便朝著門外大吼一聲。

接著,花宸釋的一群美人們,包括之前讓夜冰依進來打掃房間的那個女子,齊齊走了進來。 香都半島酒店的專屬咖啡廳內,葉詩瑜一說完話,就掛了電話。隨手把手機扔在了身前的桌子上,她面上還帶有一絲的不忿。

只要一想到那傢伙口頭上請了個假就跑,轉眼快三天了,都不說打個電話回來讓人安心,她就氣不打一處來。

“詩瑜,你那樣說話,會不會顯得很不……妥當?”坐在葉詩瑜對面的,是一個氣質文雅的青年帥哥。他指了指手機,一臉的糾結:“畢竟是咱們請你那位朋友幫忙,言語上不要這麼……這麼……”

“粗魯對吧?”葉詩瑜那張精緻好看的俏臉蛋上,露出幾分不屑道,“我說顧大少,小一年沒見,你怎麼還是這麼膩膩歪歪的。再說了,我跟那傢伙之間用不着拐彎抹角,不管有什麼,直接說就好。”

青年帥哥顧宇凡忽然來了興趣:“聽你這話的意思,你跟你那朋友關係非常不一般?”

“要你管!”葉詩瑜白了他一眼,然後看着坐在顧宇凡身邊的一位都市時尚靚女柔聲說道:“菲菲,我這朋友雖然平時是有點不正經,但能力還是不錯的。關於你弟弟的問題,等他過來後,我一定讓他好好看看。”

耳朵上一對耳釘就頂香都尋常三口之家十年積蓄的蘇雅菲聞言輕點螓首,語音輕柔的說道:“詩瑜姐的朋友,想必能力是非凡的,在這裏雅菲就先替父母和弟弟謝謝詩瑜姐和你那位朋友了。”

“菲菲你可千萬別和詩瑜客氣。”顧宇凡伸手握住佳人酥手笑着說道,“我跟她可是從小玩到大的朋友,想當初我們兩個的家裏還差點給我們亂點鴛鴦譜呢。”

“你還好意思說!”葉詩瑜嗔怒不已,“當時只是有家裏長輩提了一下,結果你一聽到消息,立馬就跑到香都來了。哼,留下我一個人,硬是在家裏避了一個多月的流言蜚語。”

“我當時是真的有事啊。”顧宇凡訕笑着回了一句,隨即扭身看着身旁的蘇雅菲一臉的深情款款:“命運女神垂青與我,讓我來到香都之後,就遇上了迷人、優雅的蘇雅菲女士。當見到你的第一眼開始,我就深深的知道,我,遇上了我的一生摯愛……”

“阿宇……”聽着情郎嘴裏動聽的情話,蘇雅菲也跟着動了情。

對面的葉詩瑜看着兩人在那深情對視,嬌軀一顫,冷冷打了一個顫。沒辦法,實在是比電視裏的都市言情劇還要肉麻三分。

唉,估計拿刀逼那臭傢伙,他也說不出這樣的肉麻情話吧。

想着遠隔一片海的那個傢伙,早就跟他家裏那羣女人打成了一片的葉詩瑜,心裏幽幽嘆息不已。

剛剛進入地下室,還沒盤腿坐在地上,陳志凡就感覺鼻子有點發癢。

揉了揉鼻子,他暗自吐槽不已:是,眼下地下室裏的溫度的確堪比凍庫,但我怎麼可能會有打噴嚏的感覺!我可是殭屍耶,最不怕的就是寒、冰、陰、溼、幹五冷了。唉,估計又是家裏那幫女人在念叨我吧。

吐槽完畢,順便想了一下家裏的女人,陳志凡收攝心緒,神念一動放出了陰陽寶珠,雙手掐訣一指,寶珠輕輕一旋,大量極陰之氣就充斥了整個地下室的各個角落。

一等帝妃 以秋山原爲首的108僵,原本身上氣勢或多或少都有些減弱,結果在又大口吞吸了無數的極陰之氣後,紛紛氣勢暴漲,兩眼大睜綠芒爆閃。

看着周圍個個像是餓了三年似的全都兩眼冒出了綠光,陳志凡微笑低語:“吸吧吸吧,也是你們運氣好,遇上了我這麼個大方的主。極陰之氣呢,一般修行之人,連見都沒見過。對我們殭屍一族而言,更是靈丹寶藥般的存在,吸一口,就抵得上你們在外風餐露宿吸收月華三月有餘了。”

離他最近的藤田直樹忽然開口湊趣道:“要不說還是大人您手段通天哪!否則的話,我們哪裏來的這個福分。”

“靠,你丫也會拍馬屁了?”某青年顯得頗是驚訝,“之前你可是三拳都打不出個屁來的。”

藤田直樹抖了抖臉皮,努力做出一臉無奈的樣子來說道:“大人,沒辦法啊,秋山原這傢伙現在可是厲害的很,別說三拳了,就是一拳都能打得屬下我屁滾尿流啊!”一旁閉上雙眼呼吸吐納極陰之氣的秋山原,睜開眼睛斜睨了他一眼,然後搖搖頭,合上雙目接着修煉。

陳志凡瞥了藤田直樹一眼:“說吧,你想讓我幫你做什麼?”雖然這些傢伙都認了大鄉武夫爲主,但大鄉武夫又認了自己爲主,所以在控制權上,自己也能支配個七八分。眼前這傢伙腦子裏打的什麼念頭,他神念略微一轉,就清楚了個八.九成。

見被揭穿了自己的小心思,藤田直樹便做出一臉可憐兮兮樣說道:“大人,您有沒有辦法能讓我也像大郎那樣,突然打一架,實力就蹭蹭往上漲?”

陳志凡撇嘴:“要讓你實力蹭蹭蹭往上漲,我辦法多得是,但就憑打一架就漲的,嗯,除非你在打架之前,先把基礎夯實了,水到渠成,或許連架都不用打,實力就蹭蹭漲了。”

說罷,他凌空一巴掌扇在了藤田直樹的腦門上:“趕緊老實修煉!難不成真想一步登天?不知道你們現在就是在打基礎麼!真的算是你們命好,現如今靈氣近似於無,天地陰陽之氣就比較容易獲得。所以趕緊給我抓緊時間修煉,別身在福中不知福。”

“是是是,屬下這就修煉。”藤田三郎訕笑着,趕緊閉上眼睛吸取極陰之氣,將之一點點轉化爲精純屍氣,然後再搬運屍氣,將其轉化爲一絲絲的本命精血。

不過經過了藤田直樹的提醒,陳志凡倒是心思驟起,想着再進一步提升他們的攻擊力。

要說攻擊力最強的,還得數玄奧複雜的陣法。上古時代,大能遍地走,對當時還是實力菜鳥的人族來說,其日子相當難熬,後來有先賢上觀諸天星辰,嘔心瀝血才發明創造出陣法之術。

以孱弱人族之軀,溝通天地之力,發揮出無窮戰力,是謂陣法。後來上古諸多大能在見證了陣法的威力後,無不心生趣味,紛紛投入到研究陣法當中。發展到最後,陣法之術升級成爲了陣法之道,其威力,成百上千倍的提升,極致者,毀天滅地不在話下。

神海深處,紫金卷軸徐徐展開,“陣”字大放光明,其後無數密密麻麻的紫金小字,好似一羣羣小蝌蚪般,在神海虛空閃爍跳躍。當先幾排小字,尤爲明顯。

“陣法之道,神魔難測……陣起,一劍可挑星辰,一草可斬諸天;陣落,一山可鎮千古,一葫可裝萬界……”

陳志凡瞳內,神光驟閃,絲絲神韻,悄然貫通全身。忽然,他脣角一掀,欣然出聲道:“嘿,就是你了!” 進來的這些女人,大部分都是平時不受寵的,想著今天晚上能找到機會。

豪門驚夢III素年不相遲 誰知道卻該死的聽到大魔王的惱火,誰來告訴她們到底發生了什麼?

一個個跪倒了一大片,顫顫巍巍,不敢看花宸釋的臉色。

這其中還有一個夜冰依熟悉的女子。

女子是不放心,害怕魔王大人叫她的名字,所以在旁邊守著,聽到花宸釋的怒聲還以為自己被魔王大人發現了。

可是進來,她卻沒見到夜冰依,女子瞬間疑惑了,在屋裡東瞅西瞅,尋找著那個膽大的女人,奇怪了,為什麼沒有看到她的身影呢?

她不是好好的囑咐她。讓她老老實實在呆在這裡打掃房間,順便魔王大人有需求的時候,讓她陪么……

還有魔王大人現在發怒是什麼原因?該不會和她有關係吧?

當然,儘管女子心中有再多的疑問,她也不會蠢到在這個節骨眼上去問大魔王。

倏然,夜冰依做賊心虛,一個不留神兒就悲催了,只聽到腳下咔嚓一聲,腳下的凳子被她給踩了一個跟頭,發生了一聲巨響,眾人不想聽到都難。

花宸釋立即停止了嘔吐,兇狠的朝她看過來,暴怒道,「滾出來!」

都市妖孽修真醫聖 同時一道強大的罡風朝著夜冰依拍來。

夜冰依心中低咒一聲,飛快的跑遠,身旁的屏風瞬間嘩啦啦碎落成齏粉。

「你怎麼在這裡?!」花宸釋額角青筋直跳,他直覺這件事情跟這個女人少不了關係。

夜冰依頭皮發麻,眨了眨眼,「我怎麼在這裡?是啊……」眼睛看了女子一眼。

女子立即嚇得臉色慘白,對夜冰依瘋狂的搖了搖頭。

雖然說是她讓夜冰依來頂替的,但夜冰依要敢說出來,她們兩人都要死。

同時用眼神狠狠的威脅,要死她自己死了就算了,可別拉上她啊。

夜冰依淡淡的翻了個白眼,就算她不威脅她也並沒有打算說,否則這個變態還要誤會她愛上他了呢。

抓了抓頭髮,迷茫道,「對呀,我本來正在睡覺,我怎麼來到這裡來了?」

女子終於狠狠狠狠的鬆了一口氣。

旁邊的幾個女子嘴角一抽。

這個女人可真能說,她是在睡覺,怎麼還偏偏睡到這來了?

花宸釋臉色發青,眼睛瞪著夜冰依,「你最好給本座一個合理的解釋!否則——」

「我真的是在睡覺啊,我沒有撒謊,我知道了,我可能是夢遊!對對,一定是這樣!」夜冰依生怕大魔王說出什麼不好的,靈機一動,飛快的開口說道,一臉的無辜,眨了眨一雙清澈的大眼睛,看得眾人一陣無語。

女子要不是早知道,也差點就被夜冰依給騙了,暗暗咂舌,這個女人睜眼說瞎話的本事可真是厲害。

但是又豈能騙得了花宸釋?

花宸釋的眼神已經陰沉無比,陰沉沉道,「呵呵……那根頭髮絲,可是你的,還有,老實交代,你為什麼在這裡,嗯?回答本座!」聲音好像冰渣子。

夜冰依當然不敢說實話,她能說是她先在他這裡泡了個澡,那頭髮是就是她留下的么,咳咳……那麼大魔王肯定會毫不猶豫的掐死她。 輕咳一聲道,「魔王大人,我都說了,我是夢遊過來的,至於那根頭髮……」夜冰依繞了個彎兒,然後停在大魔王的臉上。

花宸釋冷嗤一聲,「你敢說是本座的?」聲音是濃濃的威脅,眼睛冷冷的瞪著夜冰依,意思是她要說這頭髮絲是他的,她就完了。

狗東西!夜冰依心中暗罵。

竟然敢威脅她?好吧,誰讓她現在虎落平陽被犬欺,她忍!

眼神轉向幾個女人的身上,在她們打量。

女人們心中頓時沒好氣的狠狠咒罵夜冰依,這該死的女人,看她幹嘛?反正不是她!

夜冰依盯著這些女人,眼睛突然一亮。

女人們也跟著她的眼睛心驚膽戰。

她想幹什麼?

尤其是那名忽悠夜冰依的女子,她以為夜冰依該不會要公報私仇,趁機誣賴那頭髮是她的吧?

Views:
60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