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意外

等天一亮,二人就到停放飛雲舟的地方,看到已經有陸陸續續上舟的修士,看著舟身上刻有一把劍,就知道是御劍宗的標誌,沒想到御劍宗會在這裡設有分點,負責登記的是位練氣大圓滿的弟子。

葉洛辰拿出身份玉牌,登記的弟子一看,竟然是親傳弟子,恭敬的道:「師叔請跟我來,親傳弟子都可以擁有獨立的包間。」

葉洛辰招呼蕭楠跟上,登記弟子看了看並沒有出聲拒絕。

在登記弟子的帶領下,葉洛辰和蕭楠各自佔了一間房,房間刻有空間陣法顯得很寬敞,裡面只是簡單的放置一張桌子和一張床。

蕭楠進入房間后就打開陣法,閃身進入空間,來到息壤處,看著已經恢復如初的息壤,蕭楠整個人都不好了,尼瑪又坑姐啊!空間裡面種靈草,得用靈石補重靈力,這樣還種個毛啊?很費靈石的說。姐是窮人啊!!!

看了看長勢很好的化纖草,又看了看已經接近灰色的靈石,蕭楠心痛的又放了幾塊,看來只充足的靈力滋養下,可以縮短靈草成熟的時間,就是不知道化纖草還要多少靈石?不知道能不能收回成本?

盤腿坐下,從儲物袋裡取出煉丹爐,又把購買的靈草放在面前,蕭楠準備趁著做飛雲舟的這段時間先煉煉丹,熟悉一下煉丹的節奏。

蕭楠深吸一口氣,全身放鬆,神識控制著丹爐漂浮在空中,慢慢的運行功法把靈火外放,等把丹爐燒熱后,才按照《藥典》記錄的順序把藥草投入到丹爐之中,神識注意著藥草,等藥草化為一灘碧水時,小心翼翼的把裡面的雜質一點點剔除,讓碧水看起來更加的晶瑩剔透。

等一切都完成後,雙手掐訣,把碧水分開來,加大火候,等碧水就要成丹時在加大火勢,看著一粒粒的丹藥慢慢成型,蕭楠喜不自勝,沒一會就有葯香飄了出來,等丹爐里的丹藥全都成熟后,蕭楠這才打開丹爐,掐起收丹訣,把丹藥收入手中。

沒想到在最後收丹的時候,明明是九顆丹藥,到最後卻有三粒碎了,看著手中碧綠色的丹藥,儘管六顆都是下品丹,也讓蕭楠高興地不得了,沒想到第一次煉丹就然就成功了,莫非自己真有成為煉丹大師的資質?真是太意外了!

蕭楠把丹爐清理了一下,準備把剩下的草藥全都練成丹藥,即使現在自己用不上了,煉好後送人也好啊!

等把丹爐清理好,新一輪的煉丹又開始了,一切都紋條不續的進行著,直到蕭楠在剔除雜質的時候,只聽砰的一聲,丹藥在丹爐里爆炸了,蕭楠忙打開丹爐,一股難聞得焦味撲面而來,把蕭楠直熏得後退幾步,尼瑪怎麼回事?怎麼炸爐了?自己回想了一下煉藥的步奏,一切都是照著前一次煉藥進行的,沒什麼不同啊!

沒有找到原因,蕭楠決定再煉一爐,再次坐在丹爐邊,誰知這一次還沒到剔除雜質就爆丹了,蕭楠只覺得腦子像針扎般刺痛,知道這是神識枯竭,顧不得清理丹爐,忙從空間了出來打坐恢復。

靈氣在丹田裡運行了幾個周天,腦子裡的疼痛才好點,難不成是因為神識不夠?壓下心中這個疑惑,決定等恢復好了再試一試。

剛剛調息好,沒想到神識在枯竭后修鍊,居然可以增長神識,誰知就在這時,飛雲舟搖晃了一下,蕭楠擔心出了什麼事請,忙從房間里出來往外趕。

來到飛雲舟甲板處,上面已經站滿了人,全都是出來查探的,為首的是位築基後期的御劍宗修士,還有兩名御劍宗的築基期修士跟在兩旁,面色鄭重地看著前方打鬥的兩位金丹真人,希望不要殃及池魚才好。

「沈師兄,求救符已經發出去了,但是我們地處偏僻,不知道有沒有同門在這附近?」魯寧有些喪氣的道。

沈麟書皺了皺眉,問道:「不是還有名親傳弟子在舟上嗎?去通知了沒有?」

西門乾回答道:「已經派人去通知了,只是那位親傳弟子也只是築基後期頂峰,要是金丹期倒是可以一戰。」

……

遠遠地看到葉洛辰和登記弟子一塊上來,蕭楠忙迎了上去,葉洛辰看到蕭楠已經出來了,示意其跟上,三人向飛雲舟前面走去,其餘的修士看到是御劍宗的弟子,紛紛閃開一條路。

負責飛雲舟安全的沈麟書三人見到葉洛辰,忙上前行禮,道:「千雲峰弟子沈麟書見過這位師兄,不知師兄如何稱呼?」

「千草峰弟子西門乾見過師兄。」

「千符峰弟子魯寧見過師兄。」

葉洛辰回了一禮,道:「千劍鋒葉洛辰。這是我的師侄蕭楠。」

蕭楠上前行禮道:「蕭楠見過各位師叔。」

沈麟書三人都聽到過葉洛辰的大名,到是沒見過,如今看到自己宗門的第一天才站在面前,有些激動,但也沒忘記正事,沈麟書指著前方不遠處介紹道:「葉師兄,前方正有兩位金丹真人在打鬥,剛才飛雲舟慌忙躲避,這才躲過一劫,我們沒有金丹真人,不敢貿然穿過,所以才令飛雲舟停了下來,我已經發出了求救符,但是我們地處偏僻,不知有沒有宗門的弟子在附近?不知師兄現在該如何行事?」

葉洛辰看著前方翻滾的雲層,就知道二人斗得正酣,要是不小心打擾到,誰知會不會突然攻擊飛雲舟,一個金丹真人葉洛辰勉強可以應付,二個的話,也只有逃跑的份了,可是這一舟的人該如何辦?要是等金丹真人打完,誰知會不會殺人滅口?現在是進退維谷,左右為難

蕭楠看著打鬥的二人,不由得往後縮了縮,傳音道:「師叔,你先躲躲,那個女修士百鍊仙子,她認識你的。」尼瑪百鍊仙子怎麼在這?要不是蕭楠眼見得認出百鍊仙子袖口的花紋和鳳柳依一樣,誰能知道前方那個面色灰白,蓬頭污面的女修就是大名鼎鼎的百鍊仙子?看樣子百鍊仙子的日子不好過啊!瞧,都被追的連儀容都顧不上了。

葉洛辰仔細一看,還真是,看著百鍊仙子已經突破至金丹中期,儘管早用猜測,還是被嚇了一跳,數月不見,修為就突破了一階,即使是自己也忍不住眼紅,看至另一個金丹後期的老者,明顯是壽元將近,看樣子金丹老者追擊了百鍊仙子不遠的路程,二人都是風塵僕僕的樣子,其中百鍊仙子明顯靈力接近枯竭,而金丹老者明明可以擊殺百鍊仙子,卻只是在逼迫百鍊仙子自己認輸,看來又是一個貪圖功法的人。不過為防止有變,還是往後退了退。

西門乾看到蕭楠和葉洛辰的動作,傳音問道:「師兄,來人可是仇家?」

葉洛辰只是點點頭,並沒有說出其中一人就是百鍊仙子,就怕有人經受不住誘惑跑去送死。

西門乾沒有多問,只是往葉洛辰在的地方靠了靠,把葉洛辰二人擋在身後,沈麟書和魯寧見此,一左一右的站在西門乾的兩邊。

雲層上,金丹老者和百鍊仙子分立兩邊,金丹老者想到馬上就要得到百鍊仙子的功法,不由得心情激動,要真是有傳說的那麼神奇,自己就飛升有望,再也不會為了壽元將近而苦惱,看著百鍊仙子好聲勸道:「你已沒有了靈力,不如乖乖的跟我回去,只要你好好的配合,老夫定留你一命。」

百鍊仙子一臉鄙視的看著金光真人,嗤笑道:「金陵老賊,真以為你姑奶奶我不知道你的打算,不就是想得到功法后吸干我來增加自己的修為嗎?」說完眼波一轉,心裡有個主意,反正自己是逃不掉了,臨死拉上個墊背的也不錯。

大聲說道:「我百鍊仙子也不是三歲小兒,想要我的功法,也要你有這個本事才行,想讓老娘束手就擒,做你的春秋大夢去吧!」

果然,甲板上的修士都有些蠢蠢欲動,大名鼎鼎的百鍊仙子就在眼前,還是靈力枯竭的時候,讓不少心思活絡的摩拳擦掌。

金陵真人現在還不明白百鍊仙子的意圖,那就是白活了,冷哼一聲,釋放金丹後期的威壓,向著飛雲舟壓來,不過是一群螻蟻,還敢在自己面前放肆,實在是不自量力。

甲板上的眾人大都是鍊氣期的,早有抗不住威亞的匍匐在甲板上,只有十幾個築基期的修士還在那裡苦苦支撐,蕭楠為了不引人注意,在練氣弟子全都倒下時,自己睡了下去。也讓那些心思靈活的瞬間歇了心思,有金丹修士在場,哪有築基期修士什麼的事,即使勉強跟了過去,也只是去送死,全都大氣不敢出一個。

金陵真人很滿意飛雲舟上的表現,把威壓收了回來,得意的看著百鍊仙子。

百鍊仙子眼看自己的計策失效,差點咬碎一口銀牙,心裡暗罵:真是一群沒用的小崽子,小小的威壓就把膽子下破了,不甘心的看著甲板上的眾人,隨即大笑了起來,哈哈哈……就在金陵真人疑惑不解時,百鍊仙子以最快的速度撲了上去。

金陵真人看著百鍊仙子身上涌動的靈氣,氣急敗壞的罵道「賤人,你敢……」說完急速後退。 第四十五章:後續

百鍊仙子哈哈大笑,緊緊跟隨者四處逃竄的金陵真人,眼睛亮的嚇人,嘴裡大聲道:「你明明答應過我,只要給你功法就放過我的,現在卻還想要吸干我的修為,老匹夫,既然你不仁就別怪我不義。」

金陵真人聞言大怒,剛想解釋清楚,就被百鍊仙子追了上來,只聽「砰」的一聲,百鍊仙子在追上金陵真人的那一瞬間自爆了,巨大的靈力波動把飛雲舟向後推去。

飛雲舟上的眾人心驚膽戰的看著自爆的現場,離百鍊仙子最近的山頭都被炸去了一半,而離爆炸最近的金陵真人早已不知所蹤,想必是趁著眾人愣神的瞬間逃了,當下就有心思活絡幾人跳下了飛雲舟。

沈麟書大聲道:「飛雲舟現在就走,各位要是不回來就不等了。」

跳下去的幾人沒有理會沈麟書,甚至連個眼神都欠奉,在機緣面前,誰還在意是不是可以做飛雲舟離開,大不了自己御劍飛回去。

葉洛辰見危機一解,示意沈麟書,現在這麼大的動靜,定會引來高階修士查探,到時又是一場麻煩,不如趁此快點離開。

沈麟書點頭稱是,對著甲板上的眾人道:「各位對不住了,好在只是虛驚一場,現在危機已過,下飛雲舟的時候,本門會退換一半的費用做為眾位壓驚,都回去休息吧!」

眾人也知道遇見這種事能全身而退,已經很好了,這也與御劍宗無關,能得到一半的費用則是意外之喜了,全都客氣的回房了。

就在這時,遠遠地看著一道劍光向著飛雲舟而來,讓剛想回房的眾人又停下了腳步,莫非又有找茬的來了?

葉洛辰見到來人,有點意外,這位可是無事不出宗門的,現在怎麽在這裡?放下心中的疑惑,上前行禮道:「千劍鋒葉洛辰見過玉明師兄。」

御劍宗的弟子見是本門真人,紛紛上前行禮,甲板上的眾人一見是御劍宗的金丹真人,這才把提起的心放下,見禮後退了下去。

玉明真人是位書生模樣的青年,本是御劍宗的首席大弟子,內定的未來掌門人,師從現在的掌門虛無真君,平日里幫掌門打理宗門庶務,如今已經金丹中期修為了,只等著結嬰后,就正式成為御劍宗的掌門。

玉明真人自然是熟悉葉洛辰的,見到面前這個堪稱清秀的年輕人,有些不習慣,對還留在甲板上的御劍宗弟子道:「既然已經沒事了,大家都各就各位,負責此飛雲舟安全的跟我來說明情況。」說完率先離去,走了兩步,又道:「葉洛辰也來。」

眾弟子稱諾離開,沈麟書和葉洛辰二人跟了上去,蕭楠見沒自己什麼事,就像返回去煉丹,誰知剛轉過身去,葉洛辰就道:「跟上。」

玉明真人回頭看了一眼,沒有出聲反對,只是奇怪葉洛辰怎麼這麼在意一個普通弟子,難不成是葉家弟子?玉明真人猜測著。

跟上去幹嘛?又沒我什麼事,蕭楠只是在心裡想想,可沒膽子說出來,蕭楠看著玉明真人一副不認識的樣子,難不成葉洛辰是偽裝的?想到可以看到男主大人的真面目,蕭楠就忍不住雀躍,不知道男主是怎麼偽裝的,好像在原著里,只有鳳柳依有本偽裝面容的功法,只有高兩個大境界的修士才可以看穿,鳳柳依才可以在眾人的追殺下逃生,實在是殺人奪寶的必備功法,栽贓嫁禍的好幫手,讓蕭楠很是眼饞。

一行人在房間坐下,玉衡真人看著葉洛辰不言語,蕭楠和沈麟書也是目不轉睛的盯著葉洛辰看,前者是不習慣葉洛辰如今這幅尊容,後面這兩個純屬是好奇葉洛辰的真面目,被三雙眼睛盯著看,就是淡定如葉洛辰也有些不自在,咳了一聲,故作淡定的回了一句:「方便。」

是為了躲某人吧!玉明真人心想。想歸想,但還是正事要緊,肅穆的問道:「到底是什麼人在打鬥?」說完看了蕭楠一眼。

蕭楠現在還不是正式的御劍宗弟子,自然不方便聽幾人的對話,剛想退下,就聽葉洛辰道:「這是我師兄玉衡真人內定的親傳弟子,也是他本家的侄女蕭楠。」

玉明真人在聽到是玉衡真人本家侄女時,倒是頗感意外,要是沒記錯的話,玉衡真人是家族的棄子吧,這是見玉衡真人有利用價值,想要認回去嗎?真是不知所謂,連帶著看向蕭楠的目光不喜。

對於玉明真人得不喜看在眼裡,蕭楠識趣的站在一邊低頭不語,充當著背景板。

沈麟書是最清楚事情始末的人,上前一步回話道:「是百鍊仙子和金陵真人……」

聽完沈麟書得回話,得知百鍊仙子已經自爆,玉明真人鬆了一口氣,自從百鍊仙子師徒的事情爆出來后,玉明真人就奉命追捕,現在已經幾個月了,也不知道百鍊仙子怎麼這麼會躲,每一次都差一點,後來又碰到好幾路追捕的人,在百鍊仙子有心的挑撥下,眾人自相殘殺起來,就是自己也是在東躲西藏下,才避了開來,要說那金陵真人拿到了功法,那更是不可能的事情,要拿出來早拿出來了,也不會躲到今天,這金陵真人怕是被百鍊仙子又陰了一把,呵呵……幸好事情已經圓滿解決了,如今自己也可以回去復命了。

為了確保事情的萬無一失,玉明真人還是決定在查探一翻,把蕭楠留在飛雲舟上,自己帶著葉洛辰又回到了百鍊仙子自爆的地方準備搜索金陵真人的蹤影,誰知在現場卻看見地面上都是殘肢碎肉,地面上只留有六個完整的儲物袋,葉洛辰認出其中一個就是金陵真人的,至於剩餘的五個,剛好從飛雲舟上下來了五個人。

玉明真人剛把儲物袋拿在手裡,就發現有人正在朝著這個方向趕來,忙把二人留下的痕迹抹去,這才帶著葉洛辰向著飛雲舟的方向飛去,剛離開一會,就有七人同時到達現場,看著地面上一片狼藉,眼神莫名。

等回到飛雲舟上,依玉明真人的手段,自是沒有讓人發覺到有人離開,剛進入房間,就有七人追了過來。

二人對視一眼,裝作剛從房間出來的樣子,若無其事地走了出來,進來的七人有青雲宗的盧明順,好有馭獸宗的童虎真人。就連合歡宗的黃碩民夫婦都在其中,還有散修王希怡,王希碩兄弟,最後是東方家的東方駿,全都是清一色的金丹真人,看到都是認識的老朋友,笑著迎了上去。

玉明真人熱情的把七人引進房裡,問道:「真是稀客啊!什麼風把各位吹來了?」

馭獸宗的童虎真人憨聲道:「玉明真人不是明知故問嗎?俺是個大老粗,不懂你們那些彎彎繞繞,你直說了吧,那百鍊仙子可是被你做了?」

玉明真人心裡嗤笑,既然知道自己心眼少,還傻乎乎的當出頭鳥,真是沒救了。面上上一副痛心的表情,責問道:「童虎真人說的什麼話?實不相瞞,我接到本門的求救符,這才比你們快了一步,這不剛聽宗門的人彙報完,房門還沒出呢,你們就來了。」說完看看葉洛辰,示意其解釋一下當時的情況。

葉洛辰又把沈麟書說的話重複一邊,說完后就退了下去。

「這麼說百鍊仙子自爆了?」童虎真人不相信的道。

玉明真人聞言,冷哼一聲,不高興的道:「怎麼?童虎真人是在懷疑我御劍宗說謊?要是不相信的話,大可以在飛雲舟上找個人問問,當時可不是只有我御劍宗的弟子在場,各位請便吧。」說完氣憤的轉身離去。

其餘幾人面面相視,最後還是決定出去問一下,畢竟事關重大,還是謹慎一點為好,眾人在飛雲舟上轉了一圈,得到的答案和御劍宗說的一樣,都有些不好意思的起身告辭。

蕭楠回房后,並沒有立即進入空間,回想著剛見百鍊仙子那會,誰又能想到,不過短短几個月的時間,就會落得如此下場,這件事情也給蕭楠敲牆了一個警鐘,自己機緣巧合之下修鍊出了混沌之氣,如果被人知道的話,下場恐怕還不如百鍊仙子。

看樣子鳳柳依是逃出去了,眾人只盯著百鍊仙子,以為是百鍊仙子得到的傳承,而鳳柳依作為弟子,能學到一二就不錯了,這也給了鳳柳依逃跑的時間,只是蕭楠以為,鳳柳依能殺了自己的師兄而平安無事,可見是個心有溝壑的人,而世人都知道百鍊仙子吸人修為,同樣修鍊此功法的鳳柳依卻是默默無聞,二人修為只是相差兩個小境界,可見鳳柳依的心機,要是說鳳柳依不知道全部功法,蕭楠是如何都不相信的。 三十二位住戶,當然不可能魯莽地做出抉擇,衆人都附和着張雪晴,把莫如來當成班長,但有其他想法的人,卻不止一個。

莫如來看着“團結一致”的住戶們,嘴角微微翹起。

“以後的日子還長,我可不希望你們跳出來與我作對。”

莫如來雖然與高層沒有什麼衝突,但他是個有野心的人,尤其是在看到老師們強大的能力後,更加堅信自己能夠打敗現有高層,建立起一棟真正屬於自己的百樓。

“血月……”許川剛剛下到樓底,便擡起腦袋看了看天上。

“老師們說血月會在特定時間出現,這段時間我們得格外小心身邊的事情,我不希望你們中的某個人成爲下一個唐致越。”莫如來交代幾句後,開始帶頭向前。

雖然得知了強大能力的存在,但這並不能改變衆人現在弱小的處境,稍稍的風吹草動,都能讓大家神經緊繃。

“救……救救我。”一陣微弱的聲音從道路旁的小樹林傳出,彷彿是有人受傷,渴望得到救助。

衆人很自覺地靠在一起,警戒着四周快步離開。

在這個恐怖遍地的學院裏,哪裏會有其他活人的存在,突然傳來的呼救聲根本無法將住戶吸引過去。

但是那聲音的主人像盯上了衆人一般,即使住戶們已把小樹林拋在了身後,但耳朵旁依舊能聽到那微弱的呼救聲。

此刻的衆人心中緊張萬分,畢竟被恐怖盯上,可不是什麼好事。

在離一棟大樓還有十幾米的時候,莫如來忽然停下了腳步。

聲音雖然微弱,但他還是能聽到聲音來源於前方的大樓。

“要繞開嗎?”張雪晴湊到莫如來身前,詢問了一句。

莫如來思忖片刻,心中有了打算。

“既然那聲音跟了我們這麼久還沒下手,說明它沒有攻擊我們方法,大家可是要在學院裏住三個多月的……嗯,我的意思是躲得了初一躲不了十五,反正早晚要面對,不如現在就去看看。”

莫如來的一番話讓衆人有些意動,潘明越見衆人如此,連忙站出來推波助瀾。

“我們現在這麼多人,應該不會有太大危險,當然了,有害怕恐怖的住戶可以留在原地等待我們回來,但醜話說在前頭,留在原地的住戶別想得到關於這個恐怖的一點消息。”

潘明越的激將法確實不大高明,但在此刻卻很是受用,只見那些猶豫不決的住戶立即下定決心,紛紛喊道:“看看也好。”

潘明越的幾句話便能產生如此強烈的效果,讓莫如來不由得多看了幾眼。

“這潘明越表現很是不錯,以後或許是我的一大幫手。”

隨着隊伍的慢慢靠近,聲音愈發清晰,原本微弱的求救聲中也多了一絲抽泣,很容易讓人心生同情。

求救聲在一樓,雖然有很多窗戶,但裏面一片漆黑,很難看清裏面的恐怖長什麼樣。

“有人嗎?”張雪晴向着窗戶輕呼一聲。

“誰?”求救聲居然沒有立即求救,而是警惕地反問了張雪晴一句。

“額……”張雪晴被這個反問搞得措手不及,情急之下立即回答道,“我是這裏的新生,請問剛剛是你在求救嗎?”

漆黑的窗戶裏沒有任何聲音傳出,幾秒寂靜過後,窗戶傳出了鐵鏈拖地的嘈雜聲,接着一張蠟黃的臉從窗戶裏露出。

從面容和長髮很容易認出這是一個女孩,莫如來上前兩步把張雪晴拉回來一段距離,接着用充滿警惕的雙眼打量着女孩。

“你們是新生?怎麼可能?你們一定是在騙我,這個鬼學校怎麼會有人!嘿,我知道了,你們就是那些鬼怪幻化出來的,等下是不是要把我騙我出去然後把我吃掉……”

女孩說着說着便發瘋了,一個人自言自語,很快就大喊大叫起來,就像是一個瘋婆子,很快消失在漆黑的大樓裏。

沒有住戶想象中的猙獰的恐怖,也沒有詭異的攻擊方式。

衆人只聽到了女孩幾句莫名的話語。

莫如來皺着眉頭不知在想些什麼,沉默一會後還是放棄了對女孩的強烈好奇,帶着大家離開了。

血月下的學院詭異萬分,除了剛剛見到的瘋女孩,一路上住戶看到了太多的不詳。

不是從高樓忽然跳下的藍衣人影,在落到地下離奇消失;便是花圃中忽然伸出一雙雙血手想要抓住住戶……

咒靈學院,就像是恐怖們的樂園,而作爲這裏的新生的住戶們,更像是外來客。

只是不知道,這些恐怖原住民什麼時候會襲擊新生們?

一行人渾渾噩噩地回到了宿舍裏,還沒等他們躺回牀鋪休息,便看到了宿舍牆壁鮮豔的血字。

“窗戶。”

血字是學院裏住戶唯一能完全相信的了,在看到血字後,大家很快地來到了衛生間旁的窗戶旁。

果然,本來緊閉的窗戶像是被什麼東西拍打過一樣,留下了許多血淋淋的手印,讓人毛骨悚然。

許川下意識地往下望去,發現了一些關於血手印主人的蹤跡,一道可怖的血痕順着窗戶邊彎曲向下,似乎通到了二樓的一間宿舍之中。

“血字給的提示必須重視,無論今晚外面發生什麼動靜,大家也不要過去,最好連牀都不要下。”潘明越一邊檢查窗戶的牢固性,一邊交代衆人幾句。

“我覺得今晚可以實行輪流值班,這樣比較保險。”許川看着破舊得很的窗戶,不由得提議一句。

整個宿舍八個人,沒人值班一個小時就可以了,這對大家並不是什麼難事,其餘七人很快就同意了許川的方案。

“怎麼?你好像還有什麼想說的?”潘明越看着臉色有些異常的許川說道。

“明越,我們……是不是一天沒吃東西了?”許川幽幽地說了一句。

許川的話很快驚醒了潘明越,從早上到現在,來到咒靈學院快一天了,沒有進食一點東西卻不會感到飢餓。

這讓許川聯想到了曾經的某些事情。

當初在恐怖世界的時候,在白天的自己也是不需要進食的,咒靈學院亦是如此。除此之外,兩者之間會不會還有其他相似的聯繫? ?第四十六章:御劍宗

蕭楠心想,看來自己以後行事要多留個心眼才行,智商太著急,也只好謹慎來補救了,長嘆一口氣,身形一閃就進入了空間。

把先前來不及收拾的殘渣收拾乾淨,這才盤腿坐下,回憶著前幾次的煉丹過程,每一的動作、細節都不放過,希望能找出煉丹失敗的原因,但是無論怎麼回憶,就是想不起來自己到底失誤在哪裡?算了,既然想不起來,不如再練一遍好了,接著又把煉丹的步奏在心裡演示了幾百遍,等確定自己已經可以做到萬無一失時,這才準備開爐。

一時間只聽到空間里時不時的傳來爆炸聲,直到十天後,蕭楠才神情萎靡的走出來,只是看著手中的玉瓶,忍不住嘆起氣來,一百分靈草,只煉出十多爐丹藥,這成丹率讓人不忍直視啊!想到空間還需要大筆靈石,真是想起來就吐血。

看著儲物袋又憋了許多,實在是太敗家了,如果空間里的靈氣沒解決之前,以後都不能在空間里煉丹了,實在是太費靈石,這讓蕭楠不由得想起某個土豪,真氣財大氣粗啊!是我輩努力的目標,握拳。

蕭楠打坐恢復好修為,這才想起已經過了十多天了,不知道飛雲舟飛到哪了?起身走出房門,甲板上站著三兩個修士在聊天,看到蕭楠過來,知道是御劍宗的弟子,並沒有理會。

蕭楠看著前方不遠處的城市,向旁邊問道:「道友,不知還有多長時間才到御劍宗山下的羅浮城?」

蕭楠身旁是個二十多歲的胖子,聽到蕭楠的問題,奇怪的回問道:「你不是御劍宗弟子嘛?怎麼連羅浮城都不知道?前面的城池不就是了。」

原來前面的就是羅浮城,蕭楠有點不好意思,喃喃的解釋道:「我也就是去御劍宗投奔我叔叔的,還沒去過。」

胖子爽朗的笑笑,拍拍蕭楠的肩膀,險些沒把蕭楠拍坐在地上,不好意思的撓撓頭,解釋道:「我的勁太大了,沒傷到小兄弟吧?我叫程潛,也是御劍宗的弟子,以後你就叫我程師兄吧!」

「程師兄好,我是蕭楠。」

程潛好心地問:「你叔叔是那座峰的?等到了后,我帶你去找。」

對於程潛的熱心,蕭楠婉言拒絕了,道:「我叔叔是玉衡真人,我是跟著葉師叔一起來的。」

程潛激動的道:「千劍鋒的葉洛辰師兄嗎?」

沒想到還是洛辰的崇拜者,只是先前出事的時候,他沒看見嗎?

程潛激動的道:「我剛聽到別的師兄說,飛雲舟出事的時候,葉洛辰師兄就在飛雲舟上,當時我正在閉關,還以為是在說著玩的,沒想到是真的,真是太好了,以前都是聽說過,沒想到居然可以見到活的葉師兄了。」

「噗!」蕭楠實在忍不住了,這位程師兄說話太逗了,難不成葉洛辰以前是死的不成?要是被葉洛辰聽到就可樂了,不知道他會怎麼想?

Views:
35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