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蘇雨晴在趙小川耳邊不斷介紹着這些家族的來歷,但是趙小川卻並沒有關注這些,而是腦海中不斷和牧童因爲昨天的事情而交流着。

“牧童,你當真是黃皮子的師父?怎麼以前沒有聽你提到過?”趙小川問道。

“有什麼好提的?都是生前的事情了!過去的我被門派所累,活的並不自在,現在已經已經擺脫了門派,只想專心結束這個鬼道橫行的世界,讓你成長起來。”牧童回道。

趙小川沉默,他想起了昨天的事情。

牧童的無情,黃皮子的哭泣,讓他覺得這個世界不能光看表面,當你深入瞭解一個人時,就會發現他的多面性。

就像黃大師雖然是畜生,但也有人的感情;牧童雖然看似什麼都不在乎,但卻有一段不爲人知的往事一般。

想着想着,趙小川想起一件事情,道:“對了,牧童。你的名字是什麼?”

牧童沉默。

趙小川追問道:“你看胡籽以前叫做高揚,而你當初可是茅山派的掌門,應該有自己的名字吧?說真的,我一直叫你牧童總覺得有些不太合適。”

牧童回道:“名字只是一個代稱,沒什麼好糾結的。現在我已經放棄了過去的一切,所以你就叫我牧童吧!”

趙小川無奈,這兩天和牧童,還有胡籽的相處,他摸清了兩人的脾氣。

牧童生性淡泊,容易和人相處,胡籽面冷心熱,不容易相處,但是牧童的相處給人一種距離感,而胡籽一旦心底接受了,卻讓人覺得對方很“真”。

趙小川知道牧童不會回答自己的問題,於是換了個話題。

“牧童,你說我們的計劃可以成功麼?”

“如果沒有什麼意外,應該會成功,畢竟小黃以前不是說了麼?他曾經來過貴族學校潛藏過一段時間,知道貴族學校底部的一條密道,只要時機合適,那麼你逃婚完全沒問題。”

“可是我父母交給大寶真的沒有問題麼?”趙小川擔憂道,看向郝仁的方向,發現郝大寶正在郝仁背後衝着自己不斷地招手。

“這一點不能確定!”牧童凝重道:“不過總比交給其他勢力好,退一萬步說,難道你真的想要帶着自己的父母逃亡麼?”

趙小川一愣,無言以對,這時他才發現自己的力量是多麼的弱小。

牧童似乎察覺了趙小川低落的心情,道:“好了,不要想那麼多了,時辰快要到了!準備看好時機,準備逃跑吧!”

牧童剛說罷,魏延從高臺上站了出來,高聲喝道:“吉時已到,有請三位新人開始進行婚禮大典。”

“嗚嗚嗚~”

在趙小川兩排站立的如同行屍走肉般的人羣聽到魏延的喊叫聲,眼中綠光一閃,一人擡起長頸嗩吶,一人鼓着腮幫子開始吹奏起來。

Www• тт kΛn• C〇

一陣嗚咽聲響徹整片空間!

幾乎在嗩吶響起的一瞬間,勢力中的幾家勢力身上氣勢一變,眼神犀利的盯着趙小川。

趙小川感受到了氣氛的變化,知道這樂器發出的嗚咽聲就是魏延給自己的暗號,深吸一口氣,強壓住身體的緊張,然後緩緩地向前踏出一步。

大婚終於開始了! 詹姆斯死了!

此刻,陸家人面若死灰,尤其陸天魁,神情驚愕到難以形容。

死神公司,是自己最有力的靠山,可是現在,這座靠山,驟然崩塌。

「秦穆然,你,你到底想怎麼樣?」

陸天魁的語氣,充滿了前所未有的恐懼感。

「我只是想,替洋城的老兵,向你們陸家討一個公道,順便,讓你們陸家,為自己的所作所為,付出該有的代價。」

秦穆然收起破曉刀,嘴角掛著一絲笑意。

「付出代價?」

「你在說什麼?我們陸家可是正經生意人,你,你別血口噴人……」

陸天魁一口咬定。

陸家做了什麼,陸天魁心知肚明,任何一條罪狀,都足以讓整個陸家為自己陪葬。

現在,陸天魁唯一能做的,就是死不承認。

「哼哼……陸老頭兒,學會死不承認了?沒關係,我今天既然敢鬧出這麼大的動靜,你覺得,我會沒有準備嗎?」

秦穆然笑道。

陸家罪行的證據,秦穆然已經拿到手,即便有些不全,但也不影響。

對陸家而言,毀滅一次,和毀滅十次,效果是一樣的。

「老張,姓秦的瘋了,打電話給執法會……」

陸天魁焦急道。

在千萬洋城人的目光下,陸天魁的這個舉措,實在有些滑稽。

打電話給執法會,讓公家介入嗎?

陸家作為洋城曾經的頭號世家,是何等的猖獗?

如今,卻被秦穆然逼到要報執法會以求自保。

就在這個時候,人群中散開一條通道,幾十名洋城執法人員,在洋城執法會會長王建忠,洋城高層宋益輝兩人帶領下,朝陸家公司大門外走了過來。

千萬老兵和洋城百姓,包圍陸家,這麼大的動靜,他們已經不能坐視不理。

宋益輝面色凝重,看到雨水堆積的地面,鮮血櫻紅,不禁眉頭一皺。

他本以為,這只是一場簡單的群眾遊行。

地上的幾具屍體,出乎他的意料,他萬萬沒有想到,事情會鬧這麼大。

雖然各大世家,背地常常幹這種事情,洋城高層,可以睜一隻眼閉一隻眼,視而不見。

但是現在不行,現在當著洋城千萬平民的面前殺人,這種事情,即便是走過場,他也得過問一下。

在這個網路全球化的年代,這件事情已經引起了京城注意,一旦處理不好,他可是要丟飯碗的。

「宋市長,王會長,你們終於來了,姓秦的帶頭到我們陸家挑釁,還打死這麼多人,這件事情,你們可得管管……」

陸天魁彷彿抓住了救命稻草。

宋益輝眉頭一皺,目光看向秦穆然。

「秦家主,事情鬧這麼大,你讓我很為難,今天的事兒,你看該怎麼收場?」

宋益輝低聲言道。

「為難?」

「放心,我不會讓你為難,不過是殺了陸家幾條狗,外加幾個西方雇傭兵,你該給我請功才對。」

秦穆然淡然一笑,根本沒有將這件事情放在心上。

「姓秦的,你胡說,詹姆斯先生是我西方的朋友,我們都是正經人,你少用莫須有的罪名陷害我們……」

陸天魁理直氣壯說道。

「是嗎?」

秦穆然微微一笑,目光看向石大壯。

「大壯,把狼群小隊的資料拿來,讓大家看看,陸家這幾位正經的朋友,到底是什麼來路。」

秦穆然言罷,陸天魁內心一顫。

難道姓秦的手裡真的有什麼證據嗎?死神公司的保密度很高,姓秦的絕不可能有證據。

幾分鐘后,石大壯取出早已準備好的材料,當眾宣讀。

秦穆然目光看向陸天魁,冷冷一笑。

「陸老頭兒,既然你不說,那我就替你說說,這些年,你們洋城陸家,可沒少干好事兒。」

「你是怎麼走上洋城頭號世家的,你應該很清楚,投靠西方雇傭兵組織,回到夏國,藉助國外勢力,成立洋城陸家,這些年,強奪豪取,為死神公司收集資金情報,甚至還有du.品、人口這些黑色交易,說你罪惡深重,不冤枉你吧?」

秦穆然說道。

「你胡說,你這是信口雌黃,赤裸裸的誣衊我們陸家……」

陸天魁臉色鐵青,卻仍不認罪。

認罪即死,這一點,陸天魁心知肚明。

「不僅如此,你還仗著陸家金融業務的便利,侵吞了近幾年洋城退役老兵的軍費,暗中整治那些不聽話的老兵,張橫便是其中一個而已,這些,你承認吧?」

秦穆然繼續訴說著陸家的罪行。

我是半妖 陸天魁的臉色,愈發難看,秦穆然是怎麼知道這些的?

這些年,陸天魁步步如履薄冰,這些事情,連陸家人自己都不清楚,可秦穆然卻彷彿親身經歷一般,無所不知。

「你不承認沒關係,我說過,我會將你們陸家的所作所為,連同證據一併傳到網上,不僅洋城,整個夏國的人民,馬上就會看到你們陸家這些年做過的好事兒……」

秦穆然說道。

異世幸福 陸天魁臉色陰沉,卻沉默一言不發,他已經無力解釋。

此刻,四周人群,紛紛議論,憑秦穆然在洋城的威望,他的話,絕大多數人是相信的,尤其是張橫和洋城的退役老兵,他們是親身經歷者,更是深信不疑。

「想不到陸家,居然勾結西方雇傭兵組織,那不就是漢奸嗎?」

一人言道。

「內外勾結,漢奸可恥,陸家人真是該死!」

另一人憤憤回道。

就在這個時候,人群中玩弄手機人,有人驚呼一聲。

「大家快看,關於陸家通敵賣國的信息,已經上了洋城新聞頭條,秦先生說的都是真的,陸家真的是漢奸……」

隨著一人高呼,這個消息,快速在人群中蔓延看來。

所有人都低頭看著手機上,關於陸家罪狀信息,有文有圖,鐵證如山。

「陸家人的罪行,真是罄竹難書,殺了他!」

「不錯,漢奸該殺,絕不能放過陸家人!」

……

人群中,發出一陣陣嘹亮的聲討。

陸天魁臉色鐵青,額頭浸汗,整個陸家,都心驚膽戰。

「陸老頭兒,送你一個忠告,坦白從寬,抗拒從嚴,現在我給你一個機會,跪下當著全洋城百姓的面兒,自己坦白罪行,我可以考慮從輕處理你們陸家。」

秦穆然肅然說道。

這是他看在陸天龍的面子上,留給陸家最後的一次機會。 “不過再次之前我需要一場混亂,纔可以躲避衆人的目光,而這混亂則是現在充當着司儀的魏延暗中聯繫的勢力引起的。”

“按照推斷,穆皇后肯定會來保護我,所以我必須趁亂進入暗道之中,而大寶則趁着穆皇后不在,御鬼盟的人將會營救我的父母。”

“蘇家的人將會趁機制造混亂,當然這點可以說是最簡單的,因爲眼下所有勢力都對我虎視眈眈,而且很不滿意穆皇后。”

“所以現在我需要做的就是安心等待混亂開始,然後儘可能的接近那條暗道,至於身邊的蘇雨晴不用多管,而顧媛夢就爲我吸引別人的注意力吧!”

趙小川心電急轉,腦中回想着之前指定的計劃,表面卻一副冷漠的模樣,根本讓其他人看出他的心理變化。

高臺上的穆皇后看到趙小川一步步地向自己走來,嘴角露出一絲笑意。

“有了蘇家和不知火的結盟,想必勢力比起之前要穩定許多!眼前的這些勢力也應該會承認我皇城勢力,到時候我就順勢將趙小川推上帝位,第一世輪迴者也應該滿意了。”

穆皇后心中這樣想到,同時長長的出了口氣。

“看起來我之前擔心趙小川會逃跑,倒是有些多此一舉了,而現在趙小川的父母在我手中,而且相必他已經瞭解我的良苦用心了。”

兵器大師 人羣中,一名男子不斷打量着四周,臉上閃過一絲焦急,似乎在等待着什麼。

“該死的,龍傲天說過動手的好機會就是現在,可是他人在什麼地方?莫非之前制定的計劃就這樣作廢了不成?”男子心中暗道。

“楓哥,不要着急!”正當男子焦急時,一個女人抓住了他的胳膊,低聲道:“現在所有勢力都在蠢蠢欲動,我們小心點比較好。”

男子正是葉楓,不過長相已經發生了改變,年齡大概在四五十歲左右,讓人根本猜不出他的真實身份,顯然用了一些易容的手段。

葉楓微微點頭,左右打量一番,發現果然許多勢力都一副蠢蠢欲動的表情。

“美美,這是怎麼回事?怎麼這些勢力看起來好像知道要出事一般?”葉楓低聲問道。

崔美美搖頭,沉吟片刻,疑聲道:“楓哥,現在還沒有發現龍傲天的身影,你說會不會是他將情報透漏給了這些勢力?”

葉楓一怔,臉色變得凝重許多,低聲道:“很有可能是龍傲天布的局,你現在通知所有人停止行動,讓他們見機行動。”

崔美美點點頭,連忙消失在人羣中。

華夏區的官員低聲道:“按照上面的指示,不惜一切代價搶回趙小川,現在我們要動手麼?”

“再看看!”華夏區的那位代表低聲說道:“小心那些國外的傢伙,他們也不懷好心!”

……

趙小川慢慢的前進着,婚禮看似順利的進行着,其實早已暗流涌動。

一旁的蘇雨晴打量着周圍的情況,隱隱心中感到有些不妥。

另一邊的顧媛夢呆若木雞,顯然早被穆皇后下了禁制。

正當所有人正在等待的時候,原本微笑看着眼前這一切的穆皇后臉色一變,猛然擡頭向着天空望去,一股強大的風壓從她的身上向着四周吹去。

衆人大驚,看向穆皇后,卻發現穆皇后頭頂飛出一條渾身佈滿綠色電芒的怪龍。

那怪龍長着一張大嘴,頭上無角,全身由電芒取代,爪子則像是人的手掌一樣,出現在腹部,看起來猙獰無比。

“是鬼璽!”趙小川驚叫道,一眼認出了這怪物正是鬼璽上雕刻的怪龍。

然而還沒等他反應過來,周圍的勢力立刻叫囂起來。

“老妖婦發現我們了?大家不要在隱藏手段,今天就將妖婦斬殺於此!”

人羣中不知是誰喊了一身,觀禮臺上五彩光芒閃動,殺聲四起,一道道黑霧直衝天際。

華夏國、外國使團、還有那些熊家、金家等各個勢力暴起,手中拿着鬼器齊齊衝向趙小川和穆皇后。

“該死的,這是怎麼一回事?”

名門公子:四少獨寵,名媛影后 趙小川看到眼前陣勢,轉頭向着蘇雨晴望去,發現蘇雨晴臉上一片茫然,又看向魏延,又發現魏延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不見了。

他立刻便反應過來,眼前的混亂不是計劃中的一部分,當場變得又驚又怒。

正當混亂之際,一聲爆喝聲響起。

“我看誰敢動手!”

天空中一道人影飛起,赫然正是穆皇后的手下,王平!

只見他定在空中,身體瞬間瘋長,不一會兒便身高八丈有餘,手中拿着一把黑霧繚繞的長矛屹立在天地之間。

“法相天地!”

郝仁看到王平,大叫一聲,衆人心頭一顫,眼中露出恐懼的神色。

“我看稅改動手!”

Views:
106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