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冠道長很鎮定,笑眯眯的,衝着葉知秋揮手,大聲說道:“知秋,你聽我說句話……”

“師父請說,弟子聽着!”葉知秋急忙點頭。

鐵冠道長說道:“知秋,你不必來救我。我道門三清師祖都在這裏,他們叫我死,我豈敢不死?如果他們讓我活,我自然就活了。咱們茅山派,一直信奉三清大道,不管如何,我是不會違背三清老祖的旨意的……”

“師父!”葉知秋心裏一酸。

“我還沒說完!”鐵冠道長揮手,又說道:

“但是,我只能代表我自己。你以後的路,你自己走。從此刻起,我將你逐出師門,海闊憑魚躍,天高任鳥飛!六道之內,你可以自立門戶,唯我獨尊,誰也不拜!翻臉打架了,你也不必顧忌茅山派的師承,管他是誰,不開心,你就揍!”

“師父,弟子明白!”葉知秋點了點頭,又說道:“也請師父放心,你必然與六道同在。如果誰敢加害你,我一定會爲你報仇,哪怕是攪得六道覆滅,我也在所不惜!”

“我的話已經說完了,生死,不足道耳!”鐵冠道長哈哈大笑,盤腿坐下,不再說話。

葉知秋又看着幼藍等人,說道:“幼藍,老蔡,無休,素玉,你們都一樣,我會把你們接回來的!”

老蔡和無休各自歡呼,幼藍磕頭道謝,唯有齊素玉聽而不聞。

不淨老道呵呵而笑:“葉知秋,好一齣師徒情深啊!你放心吧,我不殺他們,他們就在這裏,只要你有本事,將他們帶出去就行。”

柳雪上前兩步,施禮道:“五位師兄,玄女給你們請安了。關於破陣鬥法的事,我們先放一放,因爲我有更重要的事,要稟告各位師兄。”10.6日,第二更。明天繼續吧。

本章完 說實話,柳雪對五大高手也非常不爽,現在這樣低聲下氣地表示尊敬,還是爲了六道着想。

可是柳雪的謙卑,卻讓不淨老道等人更加狂傲!

他們以爲,柳雪是在示弱,或者又要使用什麼陰謀詭計。

不淨老道嘿嘿冷笑,說道:“小師妹,禮下於人必有所求。你這麼恭謙有禮,無非就是想讓我們放了這幾個人,對吧?或者,你想跟我們談判講和,然後重新劃定地盤,分而治之?”

靈寶天尊也皺眉,說道:“玄女,我們陣法已經布成,你現在示弱,是不是遲了一點?”

葉知秋惱怒,瞪眼道:“我就知道,好言難勸該死的鬼!”

五大高手的態度,幾乎都在意料之中!

柳雪搖搖頭,說道:“幾位師兄誤解我的意思了。我半日前推演了一卦,卦象顯示,六道的大劫,就在眼前。我們這裏的人,和六道衆生,都難免覆頂之災。所以,我希望幾位師兄放下舊怨,聯手應對眼前的大劫!”

不淨老道哈哈大笑:“玄女,你這番話,只能哄騙人間道的那些人!我等掌控六道,怎麼沒有發現什麼滅頂之災?”

柳雪說道:“幾位師兄如果不信,你們也可以推演一卦,看看兇吉如何。”

雖然五大高手不能像柳雪這樣推演精確,但是求個兇吉預兆,還是沒問題的。

然而五大高手根本就不相信柳雪的話,紛紛搖頭道:“玄女,你不用枉費心機了,我們不會上當的。”

不淨老道更是手指葉知秋,說道:

“葉知秋,你的師父就在火蓮陣中,你可以不救。但是我告訴你,這個陣法七日之後,就會有六道業火發作,那時候,你師父他們,就會神魂俱滅。也就是說,想救你師父,你只有七天的時間了!”

說話間,火蓮四周的火焰一閃,耀眼奪目,似乎是在對葉知秋示威。

“你們好無恥!”葉知秋一咬牙,取出乾坤膽,就要闖陣。

柳雪攔住葉知秋,說道:“知秋不要衝動,我再和他們談談。”

葉知秋搖頭:“雪兒,事到如今,你還對他們抱有幻想?算了吧雪兒,我獨自闖關,你回青丘狐國,和柳煙她們團聚,然後一起等待六道毀滅吧!”

“不,我必須跟你在一起,煙兒她們也不孤單,有很多人在一起的。”柳雪說道。

“那好,我們就一起闖陣,同生共死!”葉知秋說道。

反正六道即將覆滅,葉知秋反而毫無顧忌了。

“好,我們一起!”柳雪點頭,也放棄了勸說五大高手的希望。

紅山老魔急忙揮手:“喂喂喂,你們這一去,就別想出來了,可要想好啊!這五大高手的聯合陣法,幾乎是這六道中最強大的力量,你們無法破陣的!”

柳雪冷笑,說道:“我斷定七天之內,六道大劫就會到來。所以,這裏的五大高手,會和我們同歸於盡。”

老魔嘆氣,問道:“那我怎麼辦?”

“你隨意吧老魔,只是我答應你的事,沒辦法完成了,抱歉。”葉知秋說道。

老魔神色黯然,想了想,說道:“我就不陪你們進去了,留在陣外,做一個旁觀者。如果柳雪推算準確的話,我也是六道覆滅的見證者。”

不淨老道等得不耐煩,吼道:“葉知秋,有種就來闖陣,別婆婆媽媽生離死別的!”

老魔悽然一笑,揮手退開,站在遠處觀望。

“不淨老道,我們看看誰先死吧,哈哈!”葉知秋也一聲冷笑,帶着柳雪騰空而起,飛向山谷中的火蓮。

兩人在空中聯袂而行,臉上各自帶着微笑,眼神中一片安定,了無牽掛。

雖然葉知秋和柳雪都知道自己的結局,但是從容赴死,毫不爲難。

“師父,師公,你們不要下來,不要下來!這是他們的陷阱,你們不要下來送死!”幼藍泣血大哭。

鐵冠道長也雙眼含淚,說道:“好徒弟,你這又是何苦?你不下來,爲師也不曾怪你……”

倒是五大高手,看見葉知秋和柳雪真的進了陣,各自感到吃驚,互相對視,默然無語。

彷彿是一瞬間,又彷彿過了一個世紀,葉知秋和柳雪雙雙落下,站在了火蓮的中間。

騰地一聲,火蓮四周立刻騰起烈焰,將葉知秋等人完全包圍。

葉知秋急忙散開修爲,將師父等人護住。

這火蓮的威力,在五大高手的加持之下,比萬佛寶蓮陣更加兇殘。

葉知秋髮出的護體真氣,消耗很快。

鐵冠道長嘆氣,說道:“知秋,你怎麼就聽不懂我的話,到底還是跳進了他們的陷阱之中?”

柳雪從容一笑,說道:

“道長,幼藍,大家都聽我說……我的確推算出,六道覆滅就在眼前,誰也躲不過。所以,我和知秋不是跳進了陷阱,而是來陪着大家,一起等待最後時刻的。”

葉知秋也說道:“是的,反正我們無力阻止六道的覆滅,所以臨死之前,只求團聚。”

幼藍急得跺腳:“師父,萬一你算錯了,你們不是白白地犧牲了自己!?”

柳雪一笑:“我是專業人士,怎麼會有錯?”

鐵冠道長嘆息,仰天說道:“我一把年紀了,生死早已經看淡,就算六道覆滅,我也死而無憾。只是可惜了你們這些年輕人,還有六道芸芸衆生。”

蔡光輝咧嘴一笑:“老師祖,我也不年輕了,我比你還老。”

衆人大笑。

在寂滅來臨之前,衆人沒有悲傷和恐懼,反倒十分輕鬆。

幼藍也看開了,拉着柳雪的手,低聲說道:“師父,我向你請罪,我一時糊塗,和師公……”

“別說了幼藍,我沒怪你。”柳雪打斷幼藍的話,笑道:“我現在把你逐出師門,以後姐妹論處,我們和知秋,都在一起。他是我的丈夫,也是你的相公。”

“師父!”幼藍抱住了柳雪,熱淚縱橫。

葉知秋覺得有些羞臊,忍不住說道:

“雪兒,我們不說閒話了,大家一起運功,抵擋火蓮的攻擊。不管如何,我們不能死在五大高手前面!我們多撐幾天,或許,會看見這五個老傢伙,死在我們前面。”「10.7日,第一更。」

「本章完」 柳雪微笑:“好啊,我來幫你。”

說罷,柳雪也散出真氣,將自己的修爲和葉知秋融合,共同抵抗四周的烈焰。

老蔡嘆了一口氣,笑得:“師父師孃,對付火蓮陣,我是幫不上忙了。所以,我和無休一邊玩着,你們加油。”

葉知秋點頭:“你們隨意。”

一直沒說話的齊素玉,忽然轉臉看着葉知秋,問道:“葉知秋,真的要六道覆滅了嗎?”

葉知秋點頭:“是的素玉,不久以後,我們都會歸於寂滅,化作虛無。”

齊素玉沉默了一下,問道:“那你覺得,這一生有遺憾嗎?”

葉知秋笑了笑,問道:“小姐,你這個瓦罐怎麼賣的?”

初識齊素玉,便是在港州城隍廟的古玩市場上。那時候,齊素玉在市場裏賣瓦罐。

齊素玉一愣,隨即想起了初相識時的畫面,笑道:“我不是賣的,我這個瓦罐,識貨者分文不取,不識貨者,千金不賣……”

“哈哈哈……好玩,當年真好玩!”葉知秋大笑。

“知秋,謝謝我們當初的相遇,也謝謝你,現在陪着我一起死。”齊素玉也大笑,握住了葉知秋的手,眼神裏一片純真無邪,彷彿還是當年那個清純的大學生。

……

不淨峯上,不淨老道看着火蓮陣裏的葉知秋等人,心中鬱悶無比。這些人都死到臨頭了,怎麼一點也不緊張,還笑得一臉幸福?

紅山老魔也躲在遠處窺探,同樣鬱悶,都世界末日了,你們還笑,笑個雞毛啊!

殊不知,五大高手成神已久,紅山老魔又是六道之外的魔君,他們根本就沒有了凡人的感情,也理解不了凡人的喜樂。

準提道人忍不住,喝道:“葉知秋,玄女,你們死到臨頭了,不用強作歡顏!我再給你們一條生路,如果你們自行散去修爲,接受我們的封印,我還可以放過你們!”

葉知秋搖搖頭:“準提,你們五個老傢伙,很可笑!是誰死到臨頭,我們拭目以待。”

準提大怒,對其他四人說道:“幾位師兄,葉知秋等人執迷不悟,我們還等什麼?大家一起出手,催動六道業火,讓他們神魂俱滅吧!”

太上老君卻微微皺眉:“葉知秋等人行爲反常,莫非六道之中,真的有什麼變故?”

“師兄,你不要聽玄女妖言惑衆。我們先滅了他們,就算以後有什麼六道變故,我們五人聯手,難道還不能應對了?”準提說道。

太上老君略一猶豫,點頭道:“也是。”

五個老傢伙對視一眼,各自掐訣,點向山谷中的火蓮花。

猶如烈火烹油,火蓮花四周的火焰,獵獵燃燒,轉爲純青之色。

葉知秋的防護屏障,瞬間被壓縮,僅剩下三四尺方圓,勉強供大家容身。

強寵契約甜妻 桌面那麼大的面積上,擠了七個人。

準提大笑:“葉知秋,你還能撐多久?”

葉知秋冷笑:“你應該關心一下你自己。”

幼藍終究還是不忍,說道:“師父師公,你們修爲高,趕緊衝出去吧,別管我們了!”

“傻話,已經進了五大高手的陷阱之中,還能出得去嗎?”葉知秋一笑。

其實剛剛進陣的時候,葉知秋感覺到,來自五峯的威壓,疊加在一起,自己根本就出不了火蓮的範圍。

而且,葉知秋既然進來,也沒打算出去。

現在要做的,就是保存實力,慢慢等待,讓五大高手死在自己前面。

柳雪擡頭,目光透過火焰看着天空,說道:“五位師兄,末日將至,你們擡頭看看吧。”

“你少騙我,哈哈哈……”不淨老道大笑,微微擡頭。

可是,老道擡頭的一瞬間,立刻臉色大變,笑容凝固在臉上。

靈寶天尊等人吃驚,也一起擡頭來看。

不知何時,風雲已變,高不可及的天空中,漂浮着一絲一縷的黑色雲氣,正在聚集,並且緩緩盤旋……

“師兄,空中的黑氣,是什麼東西,似乎非常不祥!” 無量劫主 準提道人問道。

那些黑氣雖然在飄動,但是卻死氣沉沉,隱隱帶來一股腐朽的黴味。

太上老君也驚駭不已,說道:“我等的道場佈置在這裏,怎麼會有如此不祥之氣出現?是何方邪氣,有如此強大的力量!?”

不淨老道也急了,探出打出一朵金蓮,射向天空。

衆人一起仰頭來看。

只見金蓮騰空,閃閃放光,但是遇見黑氣之後,光芒立刻消失!

而且,金蓮瞬間枯萎,變成了黑炭色,蓮瓣紛紛飄落!

“好重的死氣!”不淨老道驚駭無比。

葉知秋等人在山谷的火蓮上,也看的清清楚楚。

葉知秋大笑道:“老傢伙們,那是我帶來的部下和助手,怎麼樣,夠你們喝一壺了吧?”

柳雪也說道:“五位師兄,現在你們應該相信我的話了。如果不想六道覆滅,你們就趕緊撤開陣法,大家一起應對,或許還有一線希望。”

其實,空中的黑氣是什麼東西,柳雪也不知道。

此刻,那些黑氣越聚越多,並且緩緩下沉,漸成烏雲壓頂之勢。

準提道人大吼:“玄女,這一定是你們勾結魔道帶來的!你還想我們放了你,做夢!”

靈寶天尊也不辨真假,怒道:“九天玄女,你爲了與我等抗爭,竟然勾結外魔,不惜毀滅整個六道,何其毒也!”

柳雪搖搖頭,對葉知秋低聲說道:“這些老傢伙太固執,沒指望了。知秋,我們繼續保存實力,見機行事,或許轉機就在這裏。等五大高手亂了陣腳,我們就衝出去!”

葉知秋一笑:“雪兒,這麼說,我們不用死了?”

柳雪也一笑:“就算是死,也不會死在五大高手之前。”

葉知秋點點頭,暗運玄功,打出一道壺天陣,將師父和老蔡幼藍等人,全部收了起來,準備藉機突圍。

空中的黑氣還在聚集。

不淨老道調出自己的千萬僧兵,一起對着空中施法。

可是,和尚們放出去的法器,遇上黑氣之後,紛紛被染得漆黑,隨即墜落在地!

太上老君等人,也抽空向上施法,各種神通層出不窮。

然而,無論大家如何用力,也無法驅散頭頂上的黑霧。「10.7章,第二更。明天繼續。」

天才本站地址:.。www 太上老君等人,也抽空向上施法,各種神通層出不窮,攻擊黑霧。

然而,無論大家如何用力,也無法驅散頭頂上的黑霧。

而且那些黑霧還在聚集,繼續下壓,並且漸漸凝聚成形,宛然也是一朵蓮花!

黑色的蓮花!

蓮花的直徑,達到了數百丈,幾乎覆蓋了整個無淨山。

在黑色蓮花的欺壓之下,五大高手等人,也顯得微不足道,可憐兮兮。

不淨老道等人既要加持火蓮陣,以對付葉知秋,又要應對頭頂上的黑蓮,已經漸漸不支,首尾難顧。

太上老君說道:“幾位道友,天相大異,恐怕有巨魔在後面,何去何從,大家拿個主意吧。”

這時候,太上老君也慫了,他想溜之大吉。至於葉知秋和柳雪,太上老君也不想再管。

不淨老道咬咬牙:“如果我們此刻放出葉知秋和九天玄女,只怕他們和外魔勾結,我們會輸的更慘!”

準提道人點頭:“我也是這意思!”

“好吧,既然如此,我們先不管上面的黑蓮,滅了葉知秋再說!大家隨我一起,向前施壓!”靈寶天尊也豁出去了,一縱身離開峯頂,撲向山谷裏的火蓮。

不淨老道等人隨即動身,從不同的方向,撲向山谷,不斷地打出指訣,向火焰中的葉知秋和柳雪施壓。

葉知秋頓時感覺到壓力倍增,不得不全力應對。

囂張嫡妃:冷王滾下塌 五大高手落在谷底,圍着火蓮陣轉動起來,口中各自唸咒。

葉知秋將自己的修爲發揮到極限,不斷地從體內放出真氣。

Views:
77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