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點點頭,剛纔那一槍,打走了屍妖,足以被村子裏的人信任,並且給我們提供必要的信息。

第二天一早,許多人站在橋頭,看見我們出來,便又幾個婦女,來到我們的面前,跪在我們的面前哭着說道:“我求求你們,求求你們別打死我們的丈夫!”

“丈夫?!那樣子了你們還認得出?!”昨晚我可看見了,和四年前的屍妖一樣,臉都沒有個人的樣子了!

“他化成灰我都認得!”說着,婦人們的眼淚就嘩啦啦地流了下來,對着我們說道,“求求你們,別殺了他們!”

我低下頭,滿含着歉意說道:“對不起,我辦不到。他變成了屍妖,不得不除掉,要不然,會有更多和你們丈夫一樣的男人遭殃。”

是的,四年前的黃山村事件,自己這輩子也忘不了。他們是沒有思想的,一心只想着吸食陽氣。

婦女們聽了,臉都嚇白了,似乎我話語中的那一幕她們都親眼見到過。

我看了眼宮洛,宮洛對着婦女們嚴肅地問道:“你們的丈夫是被相同的東西給抓走的?!”

婦女們相視一眼,隨即點了點頭。

我和宮洛相視一眼,伸手牽起跪在地上的婦女們,溫柔地說道:“怎麼回事?跟我們說說。”

“你們可以幫我們嗎?”婦女們的眼中立馬充滿了希望。我看了眼宮洛,對着婦女們搖了搖頭,“你們的丈夫已經死了,那裏面都沒有你們丈夫的靈魂,只是一具被是屍化了的空殼。”

“你胡說!”其中一個婦女激動地朝着我吼道,她的眼淚如泉水般涌來,“這個月,我丈夫還拿了一盤羊奶回來給我們母女倆,他還活着,還活着!”

聽着婦女的話,我看着宮洛:“看來,這裏有新情況。”

“恩。找個地方坐下來談談。”說着,宮洛轉頭看着身後的車子,車的屁股上,有着幾個指甲扣進去的深印,“要換一輛車子了。”

說着,宮洛便看了眼司機,對着司機示意了一眼,司機便將車子開走了。

宮洛對着婦女們說道:“我們先找個地方,你們好好說你們的經歷。我們會努力查出真相,保護村子的。”

聽到宮洛的話,村子們的人都揚起了笑容。

可是婦女們卻笑不出來,她們聽得出來,那弦外之音。

四個婦女相視一眼,最後裏面有一個年老的女人對着我們說道:“來我家吧。我家裏只有我一個人。”

婚期渺渺隨遠而安 “好。”

就這樣,我們來到了那個老婦女的家裏,聽着他們敘述着自己的經歷。

老婦女先開口說道:“誒,我老伴是一個月前消失的

,他老死不死,半夜開門,說是要弄一下柴火。結果,再也沒有回來過,等我看到他的時候,他的臉已經變得不像人了,就和昨晚上的一樣,整張臉像是被人揉了幾下,眼睛的地方只是兩條小口,裏面像血一樣的東西涌動着,但是,他卻往家裏丟了一隻雞,之後就走了。”

另一個婦女也跟着說道:“我丈夫是四個月前消失的,他是第一個,我都不知道怎麼了,一覺醒來他就不見了。因爲我剛生完孩子,沒奶,他就算那個樣子了,也還每天拿着奶放在家門口。嗚嗚,他,他怎麼能變成那樣子了呢!”

“別說了,你們的丈夫都回來過,可我的我丈夫,到現在也沒有回來過!”說着,那位婦女掉下了豆大的淚滴,滿臉的焦慮,“家裏就他一個男人,孩子也小,他怎麼能這樣,說走就走?!”

“王嫂,我老公也沒有回來!”她是這裏面最年輕的婦女,看起來應該二十出頭,“我還剛嫁他三個月,他就發生了這樣的事……”

說着,四個婦女都痛苦着,發泄着內心的痛苦與害怕。

我看着宮洛:“你覺得這事情怎麼樣?”

“他們都是被抓走的。”宮洛看了我一眼,“它們應該是被屍妖咬了,然後被轉化了。但是,按照原理來說,一旦變成屍妖,靈魂就會離開身體,就不會有意識了。”

我點點頭,隨後我想到了高小一,記得黃山村的時候,他似乎在研究屍妖:“我問問高小一,他在這方面熟悉。”

說着,我便打開手機發了一條短信,很快的,高小一便回我了。

“他說,這是因爲,靈魂不想離開體內,他們的思想太強烈了,導致身體可以被靈魂短暫支配。”我將短信裏面的話一字不落地念了出來。

“原來是這樣。”我點點頭,沉思着說道,“那有些屍妖沒回來,應該就是靈魂脫離體內了。”

宮洛沒有回答我的話,而是深思着,問着婦女們:“你們怎麼認得你們的丈夫,我不相信,你們看臉能夠認出,它們都長得一樣。”

“不,不一樣。”婦女們搖搖頭。

老婦女說道:“我老伴很瘦,骨頭很鮮明,他哪裏的骨頭長什麼樣我都能認得出來!”

“我丈夫一直穿着我爲他縫製的內褲,他的內褲,我每一條都認得!而且,他什麼德行我還不知道,走起路來都那個樣兒!”

我點點頭,同時也在心中佩服着她們,她們真的很愛自己的丈夫,以至於丈夫的一舉一動,她們都深記於心。

“那昨天來抓車子的那隻屍妖,是誰的丈夫?” 花下獠牙:絕寵天價嫡女 宮洛冷冷地說道。

婦女們相視一眼,搖了搖頭。

我扯了扯嘴角,對着宮洛問道:“不會是屍妖頭頭吧?”就是那個轉化了四個男人的頭頭?!

“很有可能。他竟然會選擇去攻擊你。”宮洛用手撫了撫脣瓣,沉思着說道。

他英俊的面容,加上那勾魂的動作,惹得旁邊的少婦睜大了眼睛,眼中多了一份愛意。

少婦對着宮洛諂媚一

笑,隨後看了我一眼,問道:“那個,你們是夫妻嗎?”

“不是!”

“是。”

我和宮洛同時說道,凌亂了少婦的思緒。

宮洛看了我一眼,狹長的眼眸之中帶着一分威脅,意思是如果我說不是,他就會要我好看。

“我們本來就不是。”我不想說是,因爲這是欺騙。

可是,宮洛就不這麼想了,靠近我的耳邊壓低了聲音說道:“我不想被女人粘着!”

我嘟了嘟嘴,勉強地說道:“算是吧。”

宮洛一把摟住了我的肩膀,看着少婦冷冷地說道:“我們明年就要結婚了。”

少婦的臉都綠了,呵呵笑了一聲,最後扯出一句話來:“那恭喜啊!呵呵!呵呵!”

“謝謝。”宮洛臉不紅心不跳地撒着謊。

我趕緊掙脫宮洛的胳膊,扯了扯嘴角說道:“有人在,別這麼開放。”

我看着婦女們,溫柔地安慰着說道:“我或許能夠讓你們和丈夫們聊上幾句。”

“真的?!”每個婦女都興奮地問道。

我點點頭,認真地說道:“但是,我只能讓你們在夢中夢到他們,因爲他們已經死了。你們要接受事實,那些屍妖,並不是你們的丈夫,你們要離他們遠點。”

如果他們一直把屍妖當成自己的丈夫,那一天那些靈魂掌握不了屍妖,那這些婦女不就遭殃了嗎?!

聽到我的話,婦女們又都沉默了下去,眼淚從眼角里流了出來。

我不再說什麼,我也沒什麼好說的,男人突然失蹤,又換了個面孔回來,最後還被人通知他們死了,那些人不是丈夫,任誰都要時間去過濾消化,最後接受的。

我和宮洛相視一眼,默默地走出了房子裏。

“接下來,我們怎麼般?”我看着宮洛,嚴肅地說道。

“等我消息。”

“恩。”

我們回到橋邊的時候,已經一輛大紅色的加長版寶馬停在原位了,我一打開車門,就看到裏面放着兩個食盒。

我的雙眼立馬充滿了亮光,拿起食盒,然後坐了進去,把其中一個食盒拿給宮洛:“這個給你。”

宮洛也坐了進來,拿着食盒,吃了起來。突然,宮洛停止了動作,將捉鬼手套放在我的腿上:“這個還給你。屍妖想攻擊的是你,或許,他就在等我離開你的機會。”

所以,昨天是被他等到了機會是嗎?

“捉鬼手套對它有用嗎?”我不確定。

“有用。但是,只能張開結界保護你。”宮洛愣了愣,隨即說道。

我看着宮洛,看着他和千年古屍一樣的面容……本來就是同一個身體。

我冷不丁地問道:“千年古屍有回到身體裏嗎?”

宮洛又是一愣,隨即低着頭說道:“沒有……你想他了嗎?”

“……沒有。”我低着頭,愣吃着東西。

氣氛逐漸變得尷尬,我感覺到旁邊一個氣壓變得很低。

(本章完) 我將食盒遞給宮洛,扯了扯嘴角,試圖打破尷尬的局面:“謝謝你的飯菜。”

宮洛只是拿過食盒,二話不說,往外面遞去。外面,早已有司機在接着了。

我又接着說道:“那個,司機好忙。”

好像,我們現在一切“起居”都是由司機伺候的。

宮洛沒有說話,只是靠在坐墊上,閉上了眼睛。

我也知趣地閉上了嘴巴,我知道,他的心情不好了。

因爲無聊,我也閉上了眼睛,想要睡一覺,可是等我剛快沉睡的時候,宮洛突然叫醒了我:“我們走!”

我下意識地擡頭:“去哪裏?”

“去找屍妖。”說着,宮洛開了門,走了出去。

我也趕緊出去,從後備箱裏取出我的揹包,跟着宮洛走去。

那是和我們下山時不一樣的路線,我們走了兩個小時,來到了山的背面,儘管正面陽光大好,這邊卻是陰冷無比。

“確實是個滋生屍妖的好地方。” 雖然這裏沒有黑森林那麼黑暗,但也是全年無光,並且陰雨延綿的樣子。

這裏面,有很多的沼澤,一不小心就會掉進去。

我和宮洛相互扶持着來到森林的最深處,那裏,有着薄薄的霧,沼澤已經也變得很少。

“應該就快到了。”我跟宮洛說道。

宮洛握着我的手緊了緊:“小心點。”

“恩。”

我們一邊走着,一邊往深處走去。

突然,我感覺到後面吹來一陣冷風,回頭一看,只見一隻屍妖以極快的速度朝着我們奔來。

“宮洛!”我着急地說道。

宮洛臉抽出輕靈劍,以比屍妖還快的速度往屍妖砍去,那隻屍妖便被分成了兩半,裏面,臟器掉落一地,鮮血遍地流淌着。

我忍不住閉上了眼睛,這個畫面有些滲人。我點上一支蠟燭,一張黃符,往屍體身上扔去。

那具屍體立馬變成了熊熊火焰。

“他是應該是剛死不久的。”或許,就是哪個人的丈夫。

血腥味蓋過了森林裏潮溼陰森的味道,蔓延在四周。

宮洛皺了皺眉:“走吧。”

我趕緊跟着宮洛走去,不過一會,我們便看到一具屍體躺在地上:“這是你的人嗎?”

說着,我看着宮洛。

宮洛搖了搖頭:“我沒有讓他們進來。”

聽着宮洛的話,我略微一怔,隨即揚起一抹燦爛的笑容:“宮洛,你真是好人!”

“不壞罷了。”

我們繼續往前走去,這次,我們看到三隻屍妖在來回走着,而最中間的那隻,似乎還躺在地上,很悠閒的樣子。

我擡頭看着四周,猛然看到了最近的樹枝上站着一隻屍妖,從上朝下往我們抓來,那長長的指甲,就是奪命的利器!

宮洛再次舉起輕靈劍,往屍妖砍去。頓時,面前又橫列着一大堆的臟器,腸道里的內容物和血液遍地流淌着,發出濃烈的腥臭味!

我再次將屍體點燃,火焰立馬侵蝕了那些臟器。

宮洛的身上已經

沾滿了鮮血,我的衣服上也被沾到一點。

“宮洛,沒事吧?”我擦拭着宮洛臉上的血液。

宮洛的嘴角微微一勾:“這只是普通的血而已,不會怎麼樣。”

擦拭完了,我們就看到自己被三隻屍妖包圍了,其中一隻的個頭特別大,比其他兩隻都要大上一輩。

宮洛靠近我的耳邊,一邊警惕着周圍,一邊說道:“剩下的兩個應該就是那兩個婦女的丈夫了。”

錯付之不悔不歸 確實。兩隻小屍妖裏面,強壯的那隻下體還包着一條大紅色的內褲,而另一隻,瘦骨嶙峋。

“這三隻都有意識……我們要怎麼辦?”

宮洛看了我一眼:“燒他們!”

聽着宮洛的話,我的嘴角一勾:“好,你拖住他們。”

說着,我就從揹包裏拿出了兩個小火把,知道要來對付屍妖,我特意準備的。

我拿出打火機,往火把上點了火。可是等我站起的時候,宮洛已經不在我的身邊,而我,便那隻大大的屍妖圍着轉。

我將火把往屍妖身上一戳,屍妖立馬躲得遠遠的,但立馬就又會靠近我。而宮洛,被其他兩隻屍妖圍着,不停地砍着它們。它們也會跑,但是都無法完全避開,身體各處都比割開,開始留着新鮮的血液。

“宮洛,火把拿去。”我順勢來到宮洛的身邊,將火把交給宮洛。

宮洛接過去,將火把插進了一隻屍妖的體內,那具瘦骨嶙峋的屍妖立馬燃起了兇兇的火焰,從裏面跑出一隻鬼魂。

我立馬對着鬼魂說道:“快回家吧,你老婆在等你。”

鬼魂聽了我的話,便飛走了。

因爲火焰,兩隻屍妖都往後退了幾步的,但是他們的眼中,那雙血紅的血球裏,都是滿滿的貪婪,一有機會,就想要將我們吸食殆盡!

“宮洛,你先對付小的,我先拖住大的!”我對宮洛說道。

宮洛點點頭,來到那隻穿着紅褲衩的屍妖的面前,屍妖頭頭也想過去,我立馬就用火把推過去,屍妖頭頭又往後退了幾步。

屍妖頭頭想過去救助另一種屍妖,可是,它的目光又灼灼地看向我,一臉不肯放棄我的樣子。

最後,穿紅褲衩的屍妖被殺死了,他的鬼魂也跑了出來,飄走了。

宮洛擦拭了一下自己的臉,然後來到我的面前,對着我說道:“去點火。”

我將火把遞給宮洛,給紅褲衩的屍妖點火,讓它燃燒起來。

屍妖頭頭的臉更加猙獰了,長長的縫中,火紅的血球兇兇燃燒着。它開始嘶吼,那聲音很嘶啞,很刺耳。

屍妖一直看着我,但是宮洛一直在前面對着它,它寸步難行。突然,它開始咯咯咯地笑了起來,瞬間消失在眼前,從反面過來,試圖攻擊我。

宮洛換了個方向,在屍妖快要到抓到我的時候往屍妖臉上一捅,屍妖立馬大叫着,嘶吼着,開始逃竄。

瞬間,它再次消失在了我們的面前,往森林深處逃去。

“它竟然可以跑這麼快!”之前的屍妖都沒有它這麼敏捷的身體,它這速度,簡直可以和汽車去比了!



他真是一隻奇怪的屍妖。”宮洛嚴肅地說着。

我深有同感地說道:“恩。我們現在怎麼辦?追不追?!”

“追。”

Views:
51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