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像是火車太快開過去,站在火車邊上的人會感覺到極強的牽引力一樣,血字劍的威力就附帶有這種能力,就算是還沒有直接斬到對方,但是劍刃上所附帶的濃濃怨靈之氣便已經將這些長老們給幹掉了。

在巨大的血字劍斬碎這個方片的一切建築或者是道路的時候,其中有些有自知之明的長老就像是跳蚤一樣向着兩邊跳開了,可是人在半空中的時候便還是被劍風撞出了嚴重的內傷,噴出一口口的鮮血來,只此一擊,茅山的最終長老團被滅掉了一半!

“哪裏走……”我還沒有來得及喘口氣檢查戰果,便聽到喬沫沫他們驚呼了起來,我連忙轉頭去看,便發現那被雲振海一手刀劈暈過去的董天宇居然抓起雲振龍的兩邊身體奪路而逃,喬沫沫與張梓健他們正在追擊他。

“跑得了嗎?”我冷冷的一笑,血字劍還有一擊之威,這種時候怎麼着也不可能讓董天宇逃跑掉,這樣的人放走了的話,那絕對是後患無窮的!

吹了一聲口哨,天空中盤旋着的幾隻紅翎蒼鷹已經撲了下來,與董天宇纏頭了起來。他共記扛。

我又舉起血字劍,準備朝着董天宇的方向殺去,那幾名沒死的長老大吼大叫着撲了上來想要與我拼命。

說真的,血字劍的威力雖然大到驚人,但是並不適合近身作戰,像在這種情況下我根本就沒有能跟他們近戰的可能,他們衝到了我面前來的話,我要麼只有放棄這次血字劍的最後一擊,要麼就只有硬抗他們的攻擊!

可是,我現在還並不擔心,只是冷冷的看了他們一眼,然後便舉劍,朝着董天宇歷斬了下來,紅翎蒼鷹已經不行了,雖然它們是超級了不起的靈獸,但是讓它們去對付董天宇那種級別的人物還是有些不夠看的,它們被董天宇打得很慘,羽毛亂飛,鮮血四濺。

當我的血字劍斬落下來的時候,那些已經傷痕累累的紅翎蒼鷹們方纔連忙避讓開。

董天宇避無可避,他雖然已經跑出去很遠了,但是還依舊在我的血字劍的斬擊射程之中!

當斬天血劍落下來的時候,董天宇擡手扔出來了一塊玉佩,那玩意兒正是上一次在陸家村後山使用過的那枚蛋形護罩的玉佩!

與此同時,那頭被我剛剛的那一擊頂飛到了山底下去了的那尊青銅大將也再一次的跳飛了起來,揮舞着巨拳打向了半空中的巨大血字劍。

而這還並沒有完,董天宇身爲有數的高手,在這種保命的關頭,他還是又貢獻了兩尊三境的關二爺,以及兩面巨大的紫色護盾!

這幾乎是茅山國寶級的防禦盾了,但是,它們可以擋下我這一劍嗎? 血字劍斬了下來,在半空中劃破了出了巨大的音爆聲,由於速度過快,血字劍斬下來的時候,劍刃下方居然切斬出來了一道劍形的長線條。就像是一長排的流星雨同時降落了下來似的,茅山下面的弟子看着這一幕都完全傻眼了,然後,這些茅山弟子便看到了屬於掌門印鑑的蛋形護盾飛了起來迎擊血字劍我,在後是兩尊紫色關二爺,然後兩面護盾,最後是那尊至少三十米高的青銅巨人。

“哧!”那能擋下陰泉大寶劍的蛋形護盾一聲輕響,碎了,裏面的玉佩‘叮’的一聲碎成了無數的碎片四散開去。

緊接着,兩尊紫色關二爺,碎!

兩面高級護盾,直接斬爆!

最後的那尊三十米高的青銅巨人,它的揮打上來的拳頭被直接汽化了,然後後腦袋開始被斬開了。 與君共江山 然後脖子,胸口,腰肋……

只可惜,青銅巨人也並不是泥捏的,血字劍被那麼多次攔截之後,力量已經減弱了大半了,最後。終於還是沒有能徹底的斬開那道青銅巨人,在青銅巨人腰肋的地方卡住了,然後血字劍終於無聲無息的碎掉了,化成了漫天的血霧。

而在如此之多的護盾保護之下的董天宇與大長老雲振海便藉着這個機會消失不見了,哪怕就算是我再叫紅翎蒼鷹上去也沒有能找到他們。他們就像是一下子從人間蒸發了似的,再也找不到了!

我的身邊,莫家六兄弟已經將那些殺到我身邊來,想要近戰幹掉我的那些長老們幹翻掉了,莫有六兄弟精深的正一道術法也讓這些茅山長老大開了眼界。

十幾個人,有一半的人被生擒了,其他的全部戰死,至於之前在我血字劍下喪生的那些人更是連屍骨都已經找不到了,大多都是直接被汽化了的。

董天宇跟雲振海逃掉了,雲振海雖然當時受了紅伊一記雷霆,更是被我血字劍一下子斬成了兩瓣。但是我知道他死不了,茅山的那種續命的鬼門道很多,更不用說是雲振海那種活了一百多歲的老烏龜了。

“封山,但凡有反抗的。全部格殺,願意投降的,全部打斷手腳筋囚禁起來,不論男女老少,一個都不能跑!”命令派發了下去,接下來,便是真正意義上的血洗茅山派了。

茅山派的高層已經完蛋了,剩下的全部都只是普通的中低層弟子,這些人根本就掀不起什麼風浪,沒有門山師長們的調遣,他們就是一盤散沙,讓周千力帶隊一百多位兄殺了下去,再在莫家六兄弟,張德卿,張梓健等人的配合下,再有何沐操縱着一千隻石嘰子的輔助下,全盤接收茅山派只不過是時間問題。

我跟紅伊與喬沫沫飛快的進入董天宇他們逃跑的方向進入全方位的搜查,但是卻一無所獲,那兩個傢伙算是徹底的消失了,再也找不到了。

白蟲開始查看每一位茅山長老的記憶,無論是死了的還是活着的,只要還保留着腦袋,都逃脫不了被白蟲鑽進去把記憶全部掏空的命運。

這樣做的後果便是查控到了茅山的許多的暗性財產以及茅山所有的弟子與隱藏勢力。

這一次的收穫,大得難以想像,我們徹底的,全面性的接收了茅山派的所有財產,包括全部的弟子。

出乎了我的意料的是,茅山的那些弟子們居然並沒有抵擋我們多久便徹底的投降了,也不知道是因爲看到了山上的那些可怕的戰鬥,或者還是他們真的已經被嚇尿了,反正,今天晚上先是許刈的背叛,再是我們的入侵,這些普通的茅山弟子的心已經懵了,許多投降的還沒有來得及反應,便已經被切斷了手腳筋,想要再反抗,也已經完全不可能了。

茅山上俘虜的弟子多達八成以上,反抗的人並不是很多,在山上山下,一共俘虜了近兩千人,茅山弟子號稱有三四千,但是並不是所有的弟子都在茅山上的,還有許多的弟子要麼是出去歷練去了,要麼就是被分派到茅山的各處的暗勢力之下掌管了起來。

地盤太大了也是一件讓人無比頭疼的事情,僅僅是從茅山收繳過來的物品,清單,便已經讓我徹底的花了眼睛,其中大部份的錢財更是一時之間統計不清,初步估計,單單就只是茅山本身的的那些財產,恐怕就已經超過數十上百億了,這還完全沒有計算茅山外面的那些巨大的產業,從那些長老們的記憶裏挖出來的信息顯示,茅山的那些財產也並不是哪一個個人的,而是集體的,比如說雲振海,他掌握了一部份的公司什麼的,而董天宇又掌握着另外的什麼公司。

這筆財產加起來,數值堪稱恐怖啊!

今夜之戰,註定震驚全華夏,但是,不論會讓多少人知道,至少,暫時我都是會保密的,所以,全程封鎖了茅山的所有消息,將茅山進出的唯一通道,九崗十八哨也全部接管了,只不過,我們的人換成了石嘰子。

何沐再一次的將石嘰子給全面佈防在了茅山的各個地方,然後她過來跟我說強烈建議我把總部搬到茅山派來。

原本我是沒有這種打算的,我是打算幹了這一票便回到我的陸家村去,那裏纔是我的家,我還是更喜歡那裏。

但是何沐只給了我第一個理由,便讓我打算搬家了。

整個茅山的靈氣濃度是別的地方的十倍以上!

這並不是聚靈陣的功勞,而是一種天然的現象,可以現解成爲一種天色的聚靈陣,它是將方圓數百公里內的所有的資源都傾瀉了過來照顧着茅山派,而且經過仔細的勘測才發現,不論是掌門董天宇的居所,還是第一長老雲振海的居所,其靈氣濃度都是遠遠超標了的!

這種超標,足足是普通地方的百倍以上,也就是說,單憑靈氣的濃度而言,在這裏面修練的速度是在外面的十倍!

百倍以上的靈氣點有五處,五十倍以上的有近百處,別說是修練了,就算只是單單在這裏生活恐怕也會被靈氣滋養得可以多活幾年。

沒得說了,搬吧,只不過,要先將這裏面的一切都先了解了再說啊。

我現在不缺錢了,不缺兄弟手下了,但是我卻缺一個能幹的管事……他共妖技。

我的天啦,管這些東西真不是人乾的事兒啊,我只不過是看兄弟們送來的情報單子都頭暈了,茅山的東西實在是太多了,連董天宇都是把地盤分派到了下面的長老們的手裏去的,我拿到這個大權半天之後便徹底的崩潰了,然後喬沫沫,張德卿他們加入了進來想要幫我,但是他們在試了試之後,也頭暈腦漲了起來。

可是這種事情也不能讓外人來吧,外人來我也不放心。

最後,我們還是想出來了一個不算辦法的辦法。

讓白蟲在茅山弟子裏面挑選了一些對管理這種事情感興趣的人來,然後由白蟲監管,白蟲並不直接操縱他們的身體跟神經,只是掌握這些人的一縷精神,只要他們膽敢有半點的反派,那麼白蟲便能讓他們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多了幾個帳房先生之後,我們纔算是終於從數字的海洋裏脫身出來了,不得不說,那幾個管事兒的還是挺不錯的,一叫白蟲深挖了一下他們的身份背景,媽蛋,這幾個人居然都他媽是高級學府畢業的研究生,還有兩個是海歸博士,這尼瑪,這種人居然還跑來茅山修行,簡直是風馬牛不相及的兩種人啊! 不管是不是海歸博士,至少他們可以幫我分擔問題那就是好人,我已經親自跟他們談過話了,只要他們好好幹,絕對不會虧待他們。同理,如果他們敢揹着我亂來的話,那麼等待他們的絕對只有死路一條,而且他們的家人也一個都逃不掉!

在帶他們參觀了一些茅山派的死忠份子被殺掉的過程之後,這些高學歷的高級知識份子徹底的安穩了下來,估計就算是他們心中最後的一點兒慾念都被磨滅了!

茅山成爲了我們的後花園,整整一週的時間,我們都處於緊張的清理過程,一週之後,一份經由幾名管事整理過後的長長清單終於放在了我的面前了,看着那些清單後面長長的一串串數字,我終於開心的笑了起來,媽蛋,這一輩子可以躺着吃了。不用再擔心錢的問題了。

不過,上進心還是要有的,茅山外面的那些場子,我也已經打算叫人逐步逐步的去接手,不過這種事情得一步一步的來,一口吃不成大胖子,我們一下子把茅山給拿下了之後。我們也需要很多的時間來消化,否則我們根基不穩的話,那是很要能會崩潰的。

現在我唯一還缺的東西就是人了,孃的,現在我們的人手嚴重的不夠啊。把周濤的人還給了他之後,我們就只剩下百十號人了,這些人做日常的防禦都很吃力,要是再分出人手去做其他的事情的話,那根本就不用做什麼了,疲於奔命就是了。

看着清單上的東西,我一次次的紅了眼睛,琳琅滿目的清單上面,最有價值的卻並不是各地的財產,也並不是那些號稱價值連城的珠寶什麼的,而是幾樣極品好東西。

“四境維罡陣!四境彈劍陣!四境土溶陣!草尼瑪啊草尼瑪。幸好,我們是通過偷襲的啊,要是堂堂正正的打進來的話,那不知道要廢多少的力氣啊。恐怕就算是我的八面漢戒的能量全部用完了恐怕都還打不進來吧!”

我是真的吃驚了,那四境維罡陣就是董天宇身上那個蛋形護盾的放大版,可以將茅山最主要的後山長老院這一片給完全的罩起來,威力比起董天宇的那個蛋形護盾要大得多!

當時如果給董天宇他們時間發動這個陣法的話,恐怕我的八道血字劍全部用完了也不知道能斬開這四境維罡陣不。他共司亡。

另外的四境彈劍陣跟四境土溶陣都是大形的有攻擊性的陣法,土溶陣就是能把指定的一大片地方變成流沙,然後還能產生巨大的吸力,把人吸下去,然後困在數十米的山體裏,那時候,就算是有再大的本事也都使不出來了!

而四境彈劍陣的攻擊力度就更加的巨大了,在茅山四面十八個方位,埋藏着十八道劍陣,只要劍陣一經發動,十八道劍陣便可以組成迴旋劍陣,頃刻間便能將裏面的人給斬成碎片,據說就算是三境高手也都抵擋不住的恐怖威力!

仔細想想,如果當時我們傻呼呼的衝進了這個陣劍裏出,然後劍陣被髮動了,恐怕我們那麼多的人連一個都不會活下來,就算是我有着武之戒,有着裁決,但是在那麼快的速度下,我肯定來不及反應……

萬幸,萬幸啊!

剛剛勝的時候我還覺得我茅山不過如此,董天宇就是一個垃圾,雲振海算個雞八毛,但是現在,我的冷汗卻是一陣一陣的往下趟了啊。

真的,如果不是我們佈局得當,如果不是有許刈這麼一檔子事兒,我們真的贏不了!

我們贏的最大原因就在許刈身上,如果不是他跟董天宇鬧翻了,如果不是我們順手推舟的陰了許刈一把,如果不是我們後面佈局布得好,如果不是雲振海還是太過於小農意識的小看了我們,如果不是這些原因,恐怕,今天死在這裏的就只會是我們了……

太他媽的激烈了,真的,我現在真的後怕了,看着清單上面的紀錄,我再一次的感受到了身爲第一大派的茅山派的底蘊。

除了這三大陣法之外,茅山的諸多修行書籍也是一大寶貝,其中,居然還有許一些正一道的功法,這自然沒得說,全部送給了劉旭張梓健他們,還有一些適合韶識君的,只可惜也不知道她現在在哪裏呢,她是否知道,我們已經報了大仇,將茅山血洗了呢?

在諸多的寶貝當中,還有一樣東西引起了我的注意力,那是一箱有着鮮豔顏色的石頭,樣子各異,但是顏色卻是固定的紅白相間的,看得出來與普通的石頭有着極大的差別。

清單上面對這一箱玩電兒記載的是未知石頭,但是卻是在董天宇的房間裏找到的,所以我估計這些玩意兒應該大有來頭。

在我們研究着茅山的戰利品的時候,董天宇跟雲振海卻從茅山山腳下的一處祕洞之中悄悄的爬了出來,兩個人都顯得極爲狼狽,這幾天山上的嚴厲搜查讓他們絞盡了腦汁方纔躲過了,兩個曾經位高權重的人,現在卻活得像是狗一樣,滿身的污泥,臉色一個比一個蒼白,到不是他們受了多重的傷,而是氣的。

雲振海的身體都已經恢復了,曾經斷成兩截的地方,現在已經恢復了,只不過有着明顯的一大截疤痕,他原本及腰的鬍子跟頭髮全部都沒有了,連眉毛都沒有了,這都是紅伊的功勞,那一道閃電雖然沒能電死雲振龍,但是卻也將他的形像給徹底的破壞了。

看着原本屬於他們的茅山現在一片燈火通明,董天宇便咬碎了牙?,心痛得幾乎無法呼吸。

“走吧,輸陣不輸人,咱們先去會合師奇,養兵千日,用兵一時,憑他四境的實力,想要奪回茅山也並不是不可能的。”雲振海還是更沉得住氣的,只是說話的時候,任誰都看得出來他的眼裏的憤怒。

“哼,崑崙龍虎山也別想跑,你去找劉師奇吧,我去見崑崙跟龍虎山的人,他們上次既然出手幫了我們坐實了陸寧一的千古人屠的身份,那麼這一次他們也別想跑,陸寧一,可不是那麼好說話的人啊!” 諸天超市 董天宇的眼裏沒有了別的,只有仇恨!

他恨那個將他拉下神壇的人,所以,哪怕就算是要跟他同歸於盡,董天宇也是再所不惜的!

“崑崙的陳雨瀧並不是那麼好對付的人,就算是劉師奇恐怕也不是他的對手,龍虎山的胡喬雖然蠢了點,但憑你現在的實力過去找他,恐怕會吃些虧,許諾吧,咱們茅山還是有些拿得出手的條件來的,只要能讓胡喬出手相助,咱們付出點代價,也是可以接受的。”

董天宇重重的點頭,然後兩人分別行動,身影飛快而迅速的消失在了茅山的夜色下。

只是,兩人都沒有看到,在他們消失的那個地方的上空數百米高空,夜色下,一團烏雲之上,兩隻金色的巴掌大的如同鳳凰一樣的漂亮小鳥拖拽着一隻由萬千骨骼打造的寬大椅子,這些骨頭並不是人的骨頭,而是各種各樣的骨頭都有,而且並不只是白色的,還有黑色的,銀色的,金色的等等等等,僅僅是這一尊骨椅,便有着一股子君臨天下的威嚴感覺。

骨椅之上,一名黑袍人慵懶的睡在骨椅之上,黑袍,罩住了他的全部身影,根本就看不出來他是人還是鬼。

而在骨椅之後,九隻三足金烏並排而列,金烏的背上,同樣站着九名白骨將軍,除了裝束不同外,九尊白骨將軍幾乎完全一樣。

“呵,好戲,開始了嗎?”骨椅之上,那黑袍人發出溫和的笑聲…… 茅山很大,僅主體就佔地就超過了萬畝,更不用說周邊數百公里的無人區,那都是茅山的後花園。

正是因爲太大,無人區山多水長。我們又是屬於外來者,即便有白蟲吸收那些茅山本地人的記憶知道無人區的地形與幾條無比狹隘的小路,但還是沒有能找到董天宇跟雲振海兩人。

放走了這兩隻大魚,這是我們這一次行動最失敗的地方,所以這一週的時間裏,我們即便在努力的吸收整個茅山的所有物產,但也同時在無比的提防。

董天宇是虎,雲振海絕對就是鱷魚,要是對他們兩個大意的話,那麼肯定會出大問題的。

更何況,還有一個超級大人物還需要我們嚴格提防呢。

這些天白蟲最主要的任務便是從那些長老們的記憶裏收取茅山高層的信息,其中,不論是誰心上中的第一高手都是那個叫劉師奇的男人,後來經過細挖才探知道。那個劉師奇,居然是目前已知的第二位四境高手!

第一位就是傳說中的天下第一高手陳雨瀧,只不過陳雨瀧早在幾十年前便已經是四境高手了,這些年他一直韜光養晦,誰知道他的實力漲到了何種地步呢。

現在我最擔心的事情便是董天宇發瘋,對我們的兄弟展開大肆的報復。

所以,這些天我們的警惕半點也沒有放下。不僅把父母全部都接到茅山來了,凡是跟我們親密的人都接過來了,甚至還考慮到了李子龍,陳曉威,劉祥他們這些兄弟的家人。也都全部接了過來。

李子龍他們原本就是屬於小混混,他們的父母也是沒有管到過他們的,雖然現在他們的兒子必須要戴着面具生活,但長久以來他們送回家裏的財產卻足以讓這些老人們釋懷了,現在將他們接到茅山來並沒有長住的打算,就相當於度假吧,等到危機解除大家又都會回到原來的生活中的。

只是陳曉威跟劉祥他們的父母卻是不一樣,從之前在江東大學離開之後,他們就一直沒有回過家,學校的鉅變也被他們說謊掩飾過去了,只是說現在在打工。有着不錯的工作,鉅額的工資證明了他們的話,只是,見面卻成了一個難題。

陳曉威還好一點兒。他雖然現在變得很壯,但至少樣子還在的,可是劉祥……

我們這一次在茅山上找了一個身體,這個身體是最符合劉祥原來的樣子的了,但也同樣讓劉祥的父母不敢相信自己兒子居然會有那麼大的變化,不過,不管怎麼樣,衆兄弟的家屬還是安全的接過來了的,至於我們的身份實力,已經沒有多需要隱藏的地方了,至少我就已經跟老爸老媽他們坦誠了,包括紅伊的事情也是一樣。

雖然很難接受,但是還有改變的辦法嗎? 總裁有喜①,全能老婆賴上門 還能做回普通人嗎?不能!

想要做回普通人那絕對是找死,只要膽敢做回普通人,董天宇他們這些人第一時間裏便會找上門來弄死我們。

人在江湖,身不由已便是說的這種情況,有的時候,很多的事情都是由不得我們來決定的。

不過劉祥他們還是很高興的,已經那麼久都沒有見到父母了,雖然他們會嘮叨,會阻止我們做許多的事情,可是他們畢竟是父母親啊,許久不見之後再見到,哪怕就算是看到他們罵人,看到他們嘮叨,也都會感覺到很幸福的……

茅山的地很寬很大,但是感覺都沒有茅山的財產多一樣,管不過來啊,完全管理不過來,就算是從茅山派裏搞了管理形的人材過來,我們這邊也完全搞不下去,我們所需要的,還有更多,比如說,茅山原本的那些管理層,這其實是很艱難的,但是我還是願意一試。

找了喬沫沫,對於管理這些人,喬沫沫有着比較足的信心,畢竟,毒可是她的本業啊,所以我們把那些管理層的人從監獄裏面找了出來,然後跟他們說清楚了我們所需要他們管理,當場就有許多茅山的死忠黨謾罵了起來,罵得很難聽,喬沫沫便將一種黑色的指頭大小的東西塞進了他們的嘴裏面,不出一分鐘,這些人便慘叫着倒在地上拼命的抓扯起了自己的肚皮來,他們的手臂是已經斷了的,但是巨大的痛苦居然讓他們不顧手臂上的傷痛,用盡力氣去抓扯,有的人的手臂沒有傷得徹底,居然硬生生的把自己的肚皮都給扯開了,抓出了裏面的腸子塞進了他們自己的嘴裏,模樣相當的悽慘,恐怖。

剩下的人全部都嚇尿了,他們身爲茅山弟子,不管走到哪裏都還是以玄門正宗之名行走的,也就是說,他們還是自以爲他們是正道人士的,一般的人還根本就沒有見識過喬沫沫的這種手段呢,當然,像許刈的那種屍偶術什麼人他們更是沒有見識過的了,所以,他們就把喬沫沫定義成了那種長得美貌的蛇蠍女了。

嘿嘿,喬沫沫原本就是這樣的形像,只不過是跟隨了我之後那種暴戾纔有所收斂的,如果不是跟我一起的話,喬沫沫的威名肯定比現在不知道要大了多少。

被挑選出來下藥的那些人全部都死了,他們把自己的肚皮抓破了吃起了自己的腸子來,一邊吃一邊大吼大叫的叫着他們的同門師兄弟救他們,或者是殺了他們,顯然,他們在做那些事情的時候他們的精神意識是完全清楚的,只不過,他們不能控制自己的身體就是了。

說實話,這種恐怖的東西連我自己看着都爲之害怕了,悄悄的問了問喬沫沫,她說這是自蠶蠱,非常的珍貴的!

珍貴的東西之所以會珍貴,那顯然就是因爲它們稀少,所以喬沫沫接下來並沒有再多的自蠶蠱給這些人使用,但是她是誰,她可是喬沫沫啊,裝模作樣的搗鼓出來了無數的黑色藥丸,從外形上,根本就看不出來跟之前的那種自蠶蠱會有什麼區別,只是喬沫沫也沒等得這些東西發作就將另一種藥丸給了這些人。他估池血。

“跟解藥一起吃下去,時效是一個月,如果一個月之內得不到解藥,你們就會像是剛剛的那些人一樣死得無比的悽慘,嘿,別想着要去尋找解藥之類的,第一,我們不會給你們這樣的機會,第二,我可是青花的喬沫沫,青花白藕竹葉青,聽說過這個大名吧?憑你們的水平,再練一百年也不可能破得了我的這種蠱毒的!”

喬沫沫的話讓這些人徹底的死了心了,當他們吃下了藥丸之後就被喬沫沫治好了斷手斷腳,然後便投入到了我們大陰司對茅山的掌控之中。

有了這超過兩百名的管理層的介入之後,大陰司對茅山的管理才終於穩定了下來。

三週時間,茅山上下終於徹底的穩定了下來,茅山的大招牌被我們換了下來,現在上面只有‘大陰司’三個鮮明的名字。

站在茅山的山門之前,看着那一條蜿蜒着伸向遠方的公路,我心裏升起萬丈豪情來了。

終於打下了一片江山來了啊,現在,這茅山終於改姓陸了!

當初那些茅山老道士們想要把紅伊裝進狗籠子裏的時候,他們肯定沒有想到會有這麼一天的吧!

把茅山死掉的幾十個長老全部割下腦袋來掛在了九崗十八哨的最前崗上,掛了長長的一排,顯得格外的壯觀。

“開山門,大陰司,今日成立!” 早在三週之前,我們拿下茅山派之初,我們每天都不知道會受到多少次的攻擊,有來自於九崗十八哨的正面攻擊,也有來自於四面亂山的胡亂攻擊。還有天空之中來的攻擊,那都是收到消息打回來的普通茅山弟子,聽說還有超過十位實力強大的茅山長老在外面並沒有回來,但是這些攻擊當中,卻並沒有那些長老們的身影。

當然,仔細想想這也是很正常的事情,畢竟能混到長老位置人的人都不傻,他們經歷過無數歲月的洗禮,就算是知道了茅山派覆滅的消息,他們也不會像是普通的愣頭青弟子一樣衝回來送命的,因爲誰都知道,這種時候我們肯定會設下無數的陷阱等着那些人鑽回來送死!

事實上,這些天陸續回來的那些茅山弟子的下場的確很慘,待遇最好的一個也是被打了個半死的。那是一個女的,還是一個漂亮美女,鑑於我們兄弟中很多的光棍,這纔沒有殺了她。

其實茅山的女同胞還是挺多的,仔細的盤問之後才發現,那些女同胞有很多居然是那些長老們的……乾女兒。

哎,腐朽的乾爹文化居然已經滲透到了茅山這樣的地方了。簡直是日了狗了。

殘花敗柳就隨便折騰了,反正她們早就已經出賣了人格了,留她們一命她們就會感恩戴德了,只有那些茅山上下的實權人物的子女家眷才能得到稍好一點的待遇,我們將那些人關在一片孤涯之上。四周都是懸崖,進出都只有一條道路,這些人並沒有什麼實力,關他們在這裏也不怕他們跑了。

茅山派毀滅了,大陰司正式的成立了,開放九崗十八哨,四面八方的消息也開始防輻開去,引起了不知道多大的地震呢。

華夏大地上的門派衆多,只是中原這一帶三大宗門始終是領頭羊,其中茅山是首屈一指的大哥大,然而今天。這個大哥大居然被一羣名不經傳的小人物們給幹掉拿下了,不論是誰聽到這個消息都會以爲自己聽錯了。

茅山派怎麼可能會被滅呢?那可是延續了數百年的大派啊,派內高手衆多,符寶。陣法林立,理論上,就算是其他的所有宗門齊齊的打上去,也不可能短時間內能拿得他們的!

可是現實就是這樣赤果果的擺在大家的面前,崑崙跟龍虎山是最先得到消息的,當他們知道滅掉茅山的是哪一羣人的時候,龍虎山跟崑崙山上下全部都震驚了。

前後的恩怨大家自然是一清二楚的,只是,誰都沒有能料到大陰司的反抗會來得這麼快,這麼猛,居然一次性將茅山完全拿下了!

一時之間,崑崙山跟龍虎山都忐忑了起來,畢竟,理論上他們可都是大陰司的敵人,上一次千古人屠的事情他們可幹得並不漂亮啊。

與此同時,其他得到這種消息的小宗門卻是悲喜交叫加了,喜的是如同一灘死水的華夏修練界居然出現瞭如此勁爆的事兒,三宗並例的格局將被徹底的打破,這也給了這些小宗門無數的可趁之機,而悲的是,這些小宗門之前也在千古人屠的事情上妥協過,咬過大陰司一口,現在,人家一下子逆襲起來了,幹翻了最大的茅山派,威風一時無兩,這種時候,不論是誰,心尖尖都是在發顫的。

獨家佔有:穆先生,寵不停! 大宗門放不下面子放不下身段,小宗門卻是放得下的,所以當聽說茅山改頭換貌,大陰司正式面世之後,那些小宗門便第一時間備上重禮上門請罪了。

只第一天,我們便接收到了包括小羅門,大力宗,古劍派,寒冰閣等等十幾個小宗門的大堆禮品,他們派來的人也都是他們宗門內有頭有臉的人物,顯然是給足了我們大陰司的面子。

雖然我十分不恥他們之前的牆頭草風格,但是我也理解他們這種小宗門的苦處,面對茅山的威逼利誘,如果不答應的話,那麼下場就會跟那個被滅掉了的小宗門是一樣的。

在這個拳頭說明了一切的時代,實力弱的人除了趨炎附勢之外是沒有別的生路的!

所以,我大肚的原涼了他們的無知過失。

同時,我們也正式的例出了大陰司的名份。

大陰司,自號正一道傳世宗門,宗主陸寧一,左右副宗分別爲張德卿與劉旭,莫家六兄弟爲六大護法,喬沫沫是第一客卿,兄弟盟有青花跟最早與我們親近的大力宗,古劍派等等。

這些天,我就是不停的迎來自各門各宗派的使者們,收禮物收到手軟啊,那些小宗門爲了討好我們大陰司,極力的送來各種討好我們的禮物,讓人眼暈。

除了這些宗門之人外,還有着許許多多慕名前來拜山的普通人,這些人都是看中了契機,想要成爲我們大陰司的一員呢,不過收徒這種事情急不來,首先,招人得看忠城,其次是靈性,再說了,這種時候想要打入我們內部的大小宗門的弟子無數,鬼知道他們是不是間諜啊。

在拿下茅山的第四周的這天,兩封拜貼無聲無息的擺在了我的桌子上,不知道是誰送來的,沒有見到人,儘管我的屋子一直是有人守着的。

超過四十個小宗門的使者都在茅山上做客,碰上這種事情,我們大陰司一衆高層集體冒出了冷汗來了。他估狂扛。

喬沫沫等人緊急出現在了原茅山的議事廳,外面派了上百尊石嘰子與數十位兄弟守衛着,屋子裏,我,喬沫沫,張德卿等人都盯着那兩封信,眉頭都深深的皺了起來。

“打開看看吧,能有這種能力無聲無息的把信投到咱們這裏來,看來是崑崙山跟龍虎山的高手出動了。”張德卿嘆了口氣。

我們也都想要嘆氣,沒辦法啊,還是沒能避免跟兩在宗門正面交鋒啊。

只是打開了信,我看了看之後,便無語了。

信,不是崑崙山也不是龍虎山送來的,而是另外的兩大勢力,一個是叫伊罡的人,信很短,就一句話,恭喜上位,再創輝煌,下面就是伊罡的署名跟一隻黑色的火焰紋章。

“這伊罡是什麼人?”我揮了揮手裏的信,問着衆人看有沒有人知道。

張德卿幾乎是撲過來的從我手裏把信搶了去,臉色已經變得蒼白了起來,當看到信上面的內容之後,他才鬆了一口氣。

“怎麼了老張,怎麼跟見了鬼似的?”張梓健好奇的看着張德卿問道,他之前在許刈的居所裏找到了他的不羣之芳,這讓他樂了好一陣子。

“呵,還真讓你這烏鴉嘴說中了,咱們這一次還真的是見了鬼了!”

“切,鬼誰沒見過啊,不過能讓你嚇成這樣的,難道是什麼了不得的鬼?”張梓健顯然是以爲張德卿是在跟他開玩笑,說話也是完全沒點正形。

“是閻王,是十八界的閻王伊罡!”

Views:
71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