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會做飯嗎?」樂天問。

顧小冷搖搖頭。

「會洗衣服嗎?」

顧小冷繼續搖頭。

「知道什麼是關心男人嗎?知道成功的男人背後站著的女人是什麼樣的嗎?即使將來你留在家裡做花瓶,你知道花瓶應該擺在哪嗎?」樂天毫不客氣的來了一個三連問。

顧小冷除了搖頭,什麼也回答不出來。

「哎……年紀這個東西啊,除了可以讓你的胸脯長大之外,還可以讓你增長許多的必備技能,我覺得即使我們要離家出走,也要再忍幾年!」樂天嘆了口氣。

顧小冷想了想,好像也是……

自己什麼都不會,錢總有坐吃山空的時候,到時候自己怎麼辦? 想到這兒之後,我立刻讓方大師去洗手間的鏡子裏看看,而我自己也朝着洗手間走去。

再一次推開洗手間的門。看到鏡子裏的自己之後,雖然是自己的臉,但是感覺卻十分的陌生。臉上依舊慘白,眼睛裏面的紅絲還沒有散去。就在我往裏面看的時候。發現裏面竟然多了個人的影子。看到的只是背影,而且那個背影非常熟悉。

“方大師,你現在是背對着鏡子嗎?”我認出那個是方大師的背影之後。趕緊朝着電話那頭的方大師喊道。

不過方大師卻說。自己是面對着鏡子的。而且方大師也看到了我的背影,就在洗手間那邊的鏡子裏。

聽到他這麼說之後。我就更加確定了這個鏡子是有問題的,但是怎麼才能回到方大師他們的身邊呢。難不成還從這鏡子裏鑽出去?

在洗手間這邊想了很多辦法。根本就沒有辦法回到那邊去,我這邊已經把能用的材料都用完了,接下來就只能等着方大師他們想辦法來救我了。

我這身體折騰了大半個小時之後,就已經沒有力氣再繼續折騰下去了,只好拖着疲憊的身軀躺在牀上。這次幸虧林萌那邊的手機還能夠打通,不然的話,我還真的不知道自己該怎麼辦了。

方大師他們那邊也不知道忙成什麼樣子了。現在所有人都在這個房子裏,但是根本就沒有辦法到一起去。

躺在牀上之後,我再一次拉過被子把自己頭蒙了起來。昨天晚上潘曉瑩她們離開之後,我就是躺在牀上蒙上被子的,當時在窗戶玻璃上還看到了自己的影子。不過現在是白天,所以窗戶的玻璃上根本就看不到自己。

我讓自己完全放鬆下來,強迫自己睡着,希望醒來之後,自己就能夠回去。

也不知道多久,迷迷糊糊的竟然聽到了外面有敲門聲。聽到這個聲音之後,我噌的一下子坐了起來,趕緊穿上衣服去開門,很有可能是方大師他們已經找到了辦法,或者我已經回到了原來的那個空間裏去。

從貓眼往外看的時候,看到了糖糖兄妹倆。

見到他們倆人的時候,我更加的激動了,他們兩個人應該是和方大師他們在一起的纔對。我立刻打開了門,但是讓我有些奇怪的是,糖糖兄妹倆看上去情況不太好,臉上的表情有些麻木。

“糖糖,你們怎麼了?”我有些好奇的朝着糖糖問道,並沒有管糖糖的哥哥。

“葉子,你真的在這兒?看來,我們得等着他們來救了。”糖糖見我開門之後,先是一驚,接下來有些低落的說道。

糖糖兄妹倆聽到我不見了之後,也到處在幫忙找我。我打電話給方大師的時候,他們兩個並沒有在房子裏,還在外面找我呢。只不過,他們也不知道爲什麼,會到這兒來的。

“你們是從哪兒過來的?”我把糖糖兄妹倆讓進來之後,十分疑惑的朝着他們問道。

糖糖的哥哥在知道我失蹤之後,就直接去了財經學院那邊找,他們認爲我很有可能會去財經學院那邊。本來他們和方大師他們是一起的,只不過後來給走散了。糖糖兄妹倆到了財經學院之後,專門去了湖心島一趟。

這個湖心島,是糖糖哥哥記憶恢復之後最爲後悔的地方,那個他喜歡的女孩兒被他親手殺死在這裏。

他們倆在那邊坐了很長時間,等他們從島上下來之後從發現,所有的情況都有些不對勁兒,整個校園裏都沒有人。從學校裏面出來之後,發現外面路上也沒有車,到處都沒有人。不光是財經學院,附近幾乎所有學校都沒有人,糖糖兄妹倆最後纔想着到我這兒來看看。沒想到,敲門之後,我竟然把門打開了。

聽到他們的狀況之後,我把之前的情況也全部告訴了這兄妹倆。聽我說完之後,糖糖纔算是鬆了一口氣,至少現在已經有了回去的希望,比之前好太多了。

不過他們的到來,讓我也有了新的希望,他們是從湖心島那邊過來的,那麼也就是說,湖心島那個地方很有可能是連接兩個空間的入口。想到這兒之後,立刻打電話給了李萌手機,想把這個事兒告訴方大師。

但是這次方大師並沒有在林萌旁邊,也不知道在準備一些什麼。

“葉子,你在那邊別太着急,方大師和冷叔他們已經在準備了,你很快就能回來。”潘曉瑩接過電話之後,朝着我說道,語氣中帶着點哭腔。

我想了想,讓影子把手機遞給了沫寒,然後把湖心島的事兒告訴沫寒。我想,這事兒讓沫寒去告訴方大師才最合適,畢竟沫寒和林萌的關係不算太好,也不會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訴林萌。

雖然我現在打電話給的是林萌的手機,可是也正是因爲如此,所以林萌的嫌疑才更大了。

方大師現在也不知道在幹什麼,沫寒也沒有辦法及時把這事兒告訴他,所以我們也不知道得在這兒等多久。可是被困在這個地方,坐這兒一直等着也不是個事兒,我已經等了很久,外面天都已經快黑了,現在感覺到特別的煩躁,也不知道爲什麼情緒就起來了。

“葉子,怎麼了?”糖糖看着我坐立不安的樣子,有些擔憂的朝着我問道。

我這才覺得自己有些失態,如果再這樣等下去,我也不知道得等多久,要是再繼續等下去的話,我的情緒可能會越來越煩躁。

“糖糖,你們倆能帶我去你們之前坐的那個地方看看嗎?”我轉過身來,朝着糖糖兄妹倆人問道。

他們倆是從湖心島那邊進入這個空間的,那麼說不定,我們也可以從湖心島的那個地方回去。

“我們試過,回不去。”糖糖的哥哥聽出來了我的想法,朝着我搖了搖頭說道。

他們之前發現這情況之後,就再一次回到了湖心島那邊,在湖心島那邊試過各種辦法,可是依舊沒有回去,到最後無奈之下才想到從我房子裏這邊試試能不能回去。

雖然他們話是這麼說,但是我還是依舊不肯放棄。我已經在這兒待了很長時間,現在哪怕有一點機會,都得抓住。

糖糖兄妹倆看到我主意已定,也不再勸我,直接帶着我再次朝着財經學院那邊走去。

出門之後才發現,夕陽已經快從地平線上落下去了,外面的風還沒停,整個街道上都散落着黃葉,踩上去軟軟的咯吱咯吱作響,聲音聽上去顯得格外的詭異。

到了湖心島那邊的時候,發現四周並沒有通往湖心島的路,也就是說,這個空間並不是和以前從實驗樓進入的相同的空間,而是另外一個完全陌生的空間。整個校園都空蕩蕩的,現在朝着湖心島去,根本就不會有人再出來攔着。

也不知道糖糖兄妹倆從那兒弄來了個筏子,直接記錄劃到了湖心島上。

到了湖心島之後,天色開始越來越黑,幾乎都快看不清楚湖心島上的情況。我跟着你糖糖兄妹倆一起,到了他們之前所在的地方,正好是在那個亭子下面不遠處,我和羊駝子第一次進入湖心島的時候,也就在這兒修整了很長時間。

糖糖的哥哥到了這兒之後,就坐在了那把一動不動,不知道眼睛在看什麼,這讓我也有些疑惑。

本來我還想開口問問的,不過卻被糖糖給拉住了。糖糖說,她哥哥當時就是在這兒殺了那個女孩兒,所以現在到這兒之後,就會想起來當時的事情,然後就變成了那個樣子。之前也就是那種情況下,他們進入了這個空間來的。

聽到糖糖這麼說之後,我也不去打擾他了,而是跟着他們兄妹倆一起坐在那邊等,說不定等個半個多小時,就能夠再次回去呢。

不過整整等了一個多小時,絲毫沒有變化,湖心島正對着學生宿舍,在學生宿舍那邊整棟樓都是黑漆漆的,如果回到了那個空間的話,整個學校的路燈全部都應該亮起來纔對的。

“回去吧,說不定方大師他們那邊已經有辦法了。”我站了起來,活動了一下被凍僵的手腳,朝着旁邊的糖糖兄妹倆說道。

糖糖擔憂的看了一眼旁邊的哥哥,看到哥哥點頭之後,才鬆了一口氣,伸手把自己的哥哥拉了起來。

看到糖糖的哥哥之後,我纔想起來那天晚上它身上的肉都被那些厲鬼給撕裂的只剩下骨頭了,可是現在看上去,好像並沒有什麼區別。糖糖的哥哥好像看出來了我的疑惑,稍微把自己的袖子往上拉了拉,漏出了白森森的骨頭。旁邊的糖糖好像早就知道了一樣,並沒有在意,而是快速的把袖子又拉了下來。

從湖心島往回走的時候,整個校園都黑漆漆的,只能靠着我手中的手機來照亮。

可是剛繞過湖心島,就看到學生宿舍那邊竟然有燈亮着。看着亮燈的那個方向,我心裏也是一驚,正是那個宿管大媽所在的地方。 兩個人吃完了飯,又開始在路上漫無目地的溜達。

「不睡覺嗎?」樂天問。

「沒地方睡……」顧小冷撇撇嘴。

「要不去我家?」樂天看了看她。

顧小冷搖搖頭。

「我還想在外面玩一會,累了再去吧。」

她看了看樂天。

「你帶我去玩!」

「你想玩什麼?」樂天問。

「我想去賭場……我以前就聽同學說,賭場是一個來錢快的地方,我要將手裡的錢增加好幾倍!然後我們就可以馬上私奔了。」顧小冷天真地說道。

「你確定?」樂天懷疑的問。

顧小冷點點頭。

樂天想了想,他也不知道賭場的位置啊,他拿出電話開了機給李大利打了過去。

「兄弟,人找到了嗎?」李大利詢問。

「恩,問你件事……哪裡有比較大型的賭場?」樂天問。

「賭場?你問這個做什麼?」李大利奇怪地問。

他們三個都不做賭場生意,雖然這個玩意是暴利,但是同樣警察也抓得緊,被抓一次就會元氣大傷。

「你別廢話了,趕緊說……急著用。」樂天催促。

「那你去北城唄……算了,我帶你過去吧!」李大利想了想說道。

掛上了電話,樂天看了看一旁無聊的顧小冷。

「一會我一個朋友過來帶我們過去。」他說道。

「你不會是喊其他的警察過來吧?」顧小冷懷疑的問。

「你可以懷疑我的人品,但是不能懷疑我的尊嚴!我現在可是你的小弟……我怎麼能做出賣老闆的事情呢!」樂天拍著胸口說道。

顧小冷眨了眨眼,沒有再說話。

李大利來了,小五自然也來了,顧小冷看了看小五覺得有些奇怪。

小五比顧小冷大兩歲,兩個姑娘倒是都覺得對方很奇怪。

「走吧。」李大利示意樂天上車。

四個人直接來到了城北,李大利將車子停在了一家酒吧的門口,這家酒吧看起來生意非常興隆,這下半夜了裡面依舊非常吵鬧。

李大利搖晃著腦袋走了進去,他的身份畢竟不一般,裡面的那些小混混看到居然是一位大哥來了,一個個馬上安靜了許多。

「大利哥?您怎麼有這個興趣了?」酒保驚詫的看著李大利。

「一個朋友要過來玩玩,帶他們下去……」李大利哼了一聲。

「那您……」酒保看著李大利。

「我就不去了!」李大利搖搖頭。

「好嘞……」酒保馬上說道。

「那我就先回去了!有事打我電話……」李大利對樂天叮囑了一句。

樂天點點頭。

「這個光頭不是個好人……」顧小冷小聲地說道。

「你看出來了?」樂天問。

顧小冷點點頭。

「他居然老牛吃嫩草,旁邊的女孩比我大不了多少。」她肯定的說道。

「你可不要胡說……那個姑娘是自願的,而且那個光頭也沒有強迫人家姑娘,兩個人現在雖然看起來像是情侶,其實什麼關係也沒有……」樂天給李大利正名。

「你說這個世界上有不吃魚的貓嗎?」顧小冷反問。

「有啊,魚太小了……貓也是有耐性的!」樂天點點頭。

顧小冷無話可說……

兩個人從暗門走進了一條暗道,樂天四下看了看,這些開賭場的人都是一個德行,為了錢真的是什麼困難都能解決,這麼長的暗道這都是怎麼挖的?

一個很大的地下賭場出現在樂天和顧小冷的面前。

顧小冷看起來很激動,自己終於可以做一件自己夢寐以求的事情了。

她在樂天的指導下兌換了籌碼,樂天也終於知道了這個小丫頭手裡的資產,居然有上千萬!

這特么把他給刺激壞了。

顧小冷將錢全部兌換成了籌碼,樂天跟班似的跟在她的身後。

「賭什麼?」顧小冷問。

「什麼都可以……這個是輪盤,這個是百家樂……那邊的是骰子!」樂天簡單地介紹了一下。

反正他是不會賭的,以免這些錢輸光了,這個小丫頭將責任賴到自己的頭上。

顧小冷四下看了看,她坐到了輪盤的面前。

半個小時,三百多萬就輸光了,顧小冷愣住了。

「怎麼不中?」她看著樂天。

樂天攤了攤手。

「如果這麼容易中,那賭場老闆豈不是要喝西北風了?」

顧小冷想了想,也是……

「不玩這個了,玩點別的。」她站起身。

兩個小時后……

顧小冷這裡輸一百萬,那裡輸兩百萬……

一千萬已經一分不剩!

「我要壓豹子!」顧小冷大叫。

「沒錢了……」樂天面無表情地說道。

這小姑娘估計是不知道豹子出現難度,居然次次押豹子……

「沒錢?我不是給了你十萬?先借給我用用……」顧小冷毫不猶豫的說道。

樂天挑了挑眉,他又將這十萬換成了籌碼。

「押豹子!」

顧小冷大叫。

「買定離手……」搖骰子手大喊道。

所有人的眼睛都盯著他手中的骰子盅!

「開!」

他大喊一聲。

「一三四點小……」

顧小冷眼看著自己的錢沒了,她愣了好一會。

「還有錢嗎?」她看了看樂天。

樂天攤了攤手。

「走吧……天都要亮了。」他說道。

兩個人離開賭場,現在正是黎明前的黑暗時間,兩個人像是走在路上的幽靈。

「哇……」

顧小冷突然蹲在地上放聲大哭。

自己一分錢也沒了!

樂天站在一旁,一言不發,這姑娘這次估計是大受打擊了吧?一千多萬對於她的家庭來說九牛一毛,可是對於顧小冷來說,可是她的全部資產了!

樂天一屁股坐在路邊。

「樂天……怎麼辦?我沒錢了……嗚嗚……」

顧小冷抬頭看著樂天,她無助的求助。

「我也不知道……你還欠我十萬呢。」樂天攤了攤手。

「嗚嗚……我的錢,他們都是騙子,我再也不去賭場了。」顧小冷哭的傷心極了。

樂天抬頭看了看,早晨的四點鐘,天色已經開始放亮了。

Views:
34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