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藍海辰卻已經無心顧及這些,他飛快趕到江雨煙所在的區域,要與江雨煙一起抓捕魔鬼!

“咱們怎麼做,是開始一間間屋子搜索,還是用其他方法引魔鬼出來?”江雨煙問。

“時間來不及了,現在已經顧不得那些細節,必須速戰速決。”藍海辰看了看時間說。距離6點鐘還有半個來小時,馬上就是投票時間。

“那你想怎麼幹?”江雨煙問。

“怎麼幹?蠻幹!”藍海辰冷笑一聲說,“我從東邊這裏開始,你則守在西邊。我們……放火!”

“放火?!”江雨煙驚到。

“不錯,現在只能用這種野蠻做法,用火試着把那傢伙逼出來。就算他不出來,我也可以進去找他!”藍海辰點點頭說。

在火災中,絕大多數人都是被煙燻暈的。藍海辰覺得就算魔鬼玩家躲在裏面不出來,濃煙也可以將對方薰個半死。

到時候藍海辰只要進去快速找一找,也有可能發現對方的身份。

“反正我也不怕暴露,暈也就暈了。倒是魔鬼玩家,你不怕嗎?”藍海辰冷笑着自言自語。

於是沒過多久,沖天的火光與熱浪將整片區域席捲,所有玩家都吃驚的看着那個方向,臉上寫滿震驚。

“那裏……究竟發生了什麼事?”他們都想。 無論是平民玩家還是警察,在看到沖天的火光後都一臉迷惑。這是爲什麼,怎麼會有這麼大的火?

倒是殺手們第一時間反應過來,意識到這是藍海辰在尋找魔鬼。

“不行,不能讓那傢伙得逞!”一名殺手立刻就要衝過去,如果真讓藍海辰成功了,對於殺手來說可是一個不小的打擊。

“不要激動,你想過去找死嗎?”神童連忙拉住同伴,“現在你的身份更加重要,如果你進去也被抓住,我們的損失將會更大!”

“那怎麼辦,難道任由他們這麼幹?那兩個混蛋,居然能給我們造成這麼大麻煩!”那名殺手說。

“我過去!”神童回答說,“我的身份已經被他們知曉,已經無所謂了。你們等我的消息,無論如何千萬不要進去!”

萬古最強宗 神童說着脫下自己的袍子,朝火光的方向跑去。

同時另一邊,藍海辰看着自己的傑作,心中十分得意。

“來吧魔鬼玩家,我倒要看看,你要如何選擇!跟你鬥了這半個晚上,也該讓我看看你到底是誰了!”藍海辰自言自語的說。

同時另一邊,江雨煙守在入口附近,隨之準備扣動扳機,給魔鬼玩家致命一擊。

“真的能成功嗎?但無論如何,這已經是現在效率最高的辦法了……”江雨煙也心想。

但等了好一會兒,還是不見裏面有什麼動靜。藍海辰眼看着時間一點點過去,無奈下只得通知江雨煙。

“還沒有那傢伙的信息對不對?這樣的話我只能進去看看了。”藍海辰說着脫下自己的袍子,用水浸溼然後蒙在口鼻處。

“一定要小心,不行也不要勉強。”江雨煙知道勸也沒用,所以囑咐道。

“放心沒問題的,反正也死不了。”藍海辰說着掛斷電話,向着火光衝去。

雖然已經不是第一次面對這種環境,但滾燙的濃煙還是讓藍海辰幾乎窒息。藍海辰在大火中勉力支撐,一個個屋子尋找起來。

沒過多久,藍海辰突然隱約聽到一聲聲淒厲的慘叫,讓人心裏發毛。

“這是怎麼回事,難道那傢伙……!”藍海辰突然想到一種可能,連忙向慘叫發出的地方跑去。

沒過多久,藍海辰就看到一個人影在火光中來回掙扎着。慘叫聲極爲可怕,藍海辰已經無法通過這非人的聲音判斷對方的身份。

“果然……這傢伙居然選擇自焚!”藍海辰緊緊皺着眉頭他沒想到對方居然這麼狠,爲了掩飾身份不惜把自己燒成這樣!

畢竟就算面臨身份泄露,也並不是誰都有勇氣自焚。那種痛苦想想都覺得可怕,更別說親身經歷。

“如果在螺旋森林中,那些玩家最後能有這種覺悟,恐怕白髮已經勝利了。”藍海辰心想。

在螺旋森林最後一晚,身爲警察的白髮其實是可以戰勝藍海辰的。只要剩下的玩家能夠主動刺破雙眼,藍海辰就只能投降。

但是很可惜,他們沒有這種勇氣,寧願眼睜睜被藍海辰離間,也不願意忍受那種痛苦。

想到這裏藍海辰不禁感到一陣惡寒,這裏的玩家確實不一樣。

“漸漸的,我們這些人都已經開始對自己麻木。如果繼續這麼下去,我們究竟會變成什麼?”藍海辰心想。

但無論如何,最重要的還是確認對方的身份。雖然由於被火灼燒,魔鬼玩家已經面目全非無法辨認,但有一個特徵還是可以給藍海辰一些提示!

想到這裏藍海辰立刻衝過去,解下自己的袍子捲住對方,將對方拖到一處沒有火的地方。

隨後藍海辰便開始在對方下半身不停拍打,等火勢稍減,便不顧疼痛一把抓向對方下面。

“男性,魔鬼玩家是男的!”藍海辰立刻分辨出來,就算外表再怎麼面目全非,那個特徵總是不會變的。

“我不知道你現在聽不聽得見,但就算現在無法知道你是誰,我也早晚會把你揪出來!”藍海辰看着躺在地上奄奄一息的魔鬼玩家說。

這時藍海辰背後突然又傳來腳步聲,藍海辰回頭看去,發現神童正一臉震驚的看着自己。

“魔、魔鬼玩家自焚了?”神童震驚的說。

“是啊,沒想到是個這麼有骨氣的傢伙。”藍海辰點點頭站起身來說。

“你……都是你!如果不是你故意放火,他怎麼會被燒成這樣?!”神童指着藍海辰咬牙切齒的說。

“你好像並沒有資格說我,劉立森已經死了吧,我們都只是在完成這個遊戲而已。”藍海辰無奈一笑,看着神童說,“怎麼,事到如今你還想把我怎麼樣?你最好掂量一下,能不能對付得了我!”

神童聽後不由得後退一步,藍海辰說的對,自己不是他的對手。

“時間差不多了,那麼我們房間裏見,希望你能活到投票結束。”藍海辰從神童旁邊經過,向對方說。

於是時間終於到達6點,第一晚結束,衆人再次出現在那個奇怪的房間中。

不出藍海辰的預料,桔子已經被殺手殺死,癱倒在椅子上沒有一絲生氣。

令藍海辰意外的是,桔子的手機居然也在一旁,看來不是殺手殺人後又放回去,就是遊戲自動這麼做。

但無論如何,桔子都已經死亡。

“剛纔的火光究竟是怎麼回事?”大家一坐下來,雙份就着急的問到。

“是啊,有誰能解釋一下?”紅臉也皺着眉頭問。顯然大家對那場大火都十分好奇,甚至超過了死去的桔子。

從這點上看,大家對死亡早已經習以爲常。

“大家不用繼續猜了,是我乾的。” 國民老公太兇勐 藍海辰笑了笑乾脆主動承認,“之所以這樣是爲了尋找魔鬼!”

藍海辰說着看向周圍,想看看魔鬼玩家會不會有什麼反應。但很可惜,對方並沒有露出馬腳。

“真是個硬氣的傢伙,居然這麼快便緩過神來。”藍海辰心想。

“什麼意思,難道說你已經知道了魔鬼的身份?”汽水好奇的問,“還有你是什麼身份,怎麼知道這麼多?”

“這個嘛,我想還是等發言的時候再說吧。相信我,我會給諸位解釋的。”藍海辰笑着回答說。 衆人聽完藍海辰的話都無奈的搖搖頭,看來藍海辰需要解釋的有很多,現在發言還沒有開始,確實不太方便。

殺手們聽後無不皺緊眉頭,神童更是直接怒視藍海辰,敵意十分明顯。

而剩下的警察,則都有些迷惑,他們還不太明白,到底發生了什麼。

只有警察隊長隱約猜到了部分,但也是一臉好奇的看着藍海辰,等着藍海辰的具體解釋。

“大家好,第一晚終於結束了。雖然這一晚過的有些漫長,但各位的表現卻十分精彩。不愧是能走到這裏的玩家,果然每一個都有幾分實力,我對此十分欣慰。”

這時依靠在椅子上的雕塑法官再次發出聲音,它依然沒有開口,聲音直接傳送到衆人耳中。

“沒有了那幾聲怪笑,說話正常的法官我還真是不太適應。”藍海辰忍不住心想。

不過轉念一想,眼前的這個法官可能是最不正常的一個了,畢竟連嘴巴都不張。

“首先,我們來看一看死者的劉立森的身份。”法官開口又道。

接着像之前一樣,桔子屍體上飛出一張紙牌,上面花着一個側着的人臉。

是平民,這一點藍海辰早已知曉,其他人也沒有什麼意外,畢竟魔鬼玩家已經告訴所有人。

“那麼按照流程,接下來我們聽一聽死者劉立森的遺言。”法官繼續說。

於是下一秒,桔子的屍體突然一陣抖動。僵硬的下巴“咯吱咯吱”的重新張開,用極其詭異的聲音擠出一句話。

“你把信息刪掉了。” 花壇葬 桔子的屍體說,“其他手機呢,拿過來。”

遺言到此結束,很簡單的一句話。不過衆人聽後卻紛紛變色,感覺這句話裏蘊含的意義並不普通。

“這就是劉立森的遺言?他昨晚說了這種話?”夢潔皺緊眉頭邊思考邊說。

“聽起來像是在檢查別人的手機,正巧,我昨晚就被別人檢查了手機!”煙鬼揚起頭深吸一口氣分析說,就像在吸菸一樣。

“我也是,這麼說……昨晚披着黑袍檢查手機的不是殺手,而是這個劉立森?”大頭也說。

一時間衆人陷入思索,對不瞭解昨晚情況的人來說,這確實有些匪夷所思。

“現在開始發言,依舊從死者身邊開始,順時針依次進行。”法官又說到。

於是發言開始,首先是微波爐,那個長相不錯的女孩。

“首先啊,我昨晚也被人檢查了手機。”微波爐想了想就直接說,“我不知道大家對這種行爲怎麼看,但如果是我的話,能找到的解釋只有一個,那就是對方想憑藉這個找出魔鬼!”

“很正確,沒想到這女孩居然一下子就找到了重點。”藍海辰輕輕點頭表示欣賞。

“其中的關鍵是時間,我收到信息的時間比較晚,已經接近三點半。因此我懷疑,我們所有人收到信息的時間是不一致的!”微波爐又說。

“不錯,我也這麼覺得。因爲我收到信息比較早,大約在三點十五分左右。我覺得這是魔鬼玩家故意爲之,就是想給殺手分辨的機會。”河馬也點頭說。

“這麼說來,檢查手機就是爲了看我們信息的接收時間。如此一來就能最大程度確認魔鬼的身份,直接找到也是有可能的。”眯眯眼也表示。

“這一點我們分析的對吧,藍海辰?”微波爐突然看向藍海辰問到,在她看來,藍海辰很可能知道真相。

“是的,真沒想到,你們居然能直接猜到真相。”藍海辰聽後點點頭,肯定了微波爐等人的猜測。

“那爲什麼是劉立森檢查?他不是殺手,應該無法收到信息的。”微波爐又問。

“這個解釋起來就要費些時間了,會影響到下面玩家的發言。”藍海辰回答說。

“沒關係,我想你可以先說。我想先讓你說完,這樣會比較好。”土豆是下一個發言者,他聽後轉頭看向法官,“法官,可以這樣嗎?”

“當然可以,順序什麼的不過是一種形式,大家不必太過在意。”法官回答說。

“那好,我就向大家解釋一下昨晚到底發生了什麼!”藍海辰說着站起身來,“首先說明一下,我是平民。然後向大家介紹一下我的同伴,江雨煙,同樣也是平民。”

江雨煙聽後也點點頭,算是迴應。

“平民?你是平民,而且還有同伴?”哥特皺眉問。

“當然,我跟雨煙已經合作過很久了,彼此十分信任。這也是我們發現信息時間的關鍵,當時我們一接到信息,就意識到這裏面有問題,因此迅速得出結論。

這個結論與各位方纔分析的一致,就是魔鬼玩家想借此聯繫到殺手!不同的是,我們還猜測出一種可能,那就是警察的反應!”藍海辰解釋說。

“警察的反應?”大頭皺眉說。

“是的,既然我們能分析出這一點,那警察肯定也可以。所以作爲殺手的敵對方,警察不可能會坐以待斃,一定會有所行動。

最後經過分析,我覺得警察肯定會利用劉立森,讓他假扮殺手欺騙魔鬼,好獲知魔鬼玩家的身份!”藍海辰點點頭說。

“原來如此,原來劉立森之所以會檢查手機,是因爲在於警察配合,想詐魔鬼玩家一把!”雙份連忙點頭說。

“是的,而且最後,劉立森還真的成功找到了魔鬼,他的遺言就是證明。”藍海辰繼續說,“大家回想一下劉立森的遺言,是不是覺得那就是對魔鬼說的?”

衆人一想果然如此,“你把信息刪掉了,其他手機呢,拿過來。” 枕上暖婚:晚安,紀先生 ,這很可能就是對魔鬼玩家說的。畢竟只有魔鬼玩家,手機上纔可能沒有信息。

“不錯,本來劉立森就要成功了,但很可惜,在最後一刻警覺的魔鬼還是發現了劉立森的不對,並出手將劉立森留下。

可惜劉立森與警察之間似乎並不太信任,否則他們要是一直保持聯繫,我們現在就可以知道魔鬼玩家的身份了。”藍海辰十分可惜的說。

“那你是怎麼知道這些的,難道你一直跟在劉立森後面?”大炮忍不住問。 “是的,我在被劉立森檢查後一直遠遠跟在劉立森後面。只是很可惜,後來魔鬼玩家穿上了僞裝,我已經我發分辨他到底是誰。”藍海辰點頭說。

魔鬼玩家聽後忍不住一震心悸,還好自己僞裝的早,否則就真的暴露了。

“看來這次的行動還是太冒險,好幾次都險些露陷。還有這個藍海辰,我遲早將你碎屍萬段!”想起自己被灼燒的痛苦魔鬼玩家暗暗發誓。

同時警察隊長也暗暗心驚,如果藍海辰說的是真的,那這個傢伙的應變能力已經恐怖到了一定程度,是個不容小覷的人。

“如果他真站在我這一邊倒還好,如果不是的話……”警察隊長心想。

“那麼接下來,就是你行動的時間了?”雞冠花聽完藍海辰的敘述問。

“不錯,於是爲了獲得魔鬼玩家的身份,我就假扮殺手企圖獲得魔鬼玩家的信任,並得知對方的身份。”

於是藍海辰將後面的事大致向衆人解釋,當說到利用信息確認神童的身份時,衆人都忍不住看向神童。

“這麼說來……”

“沈書權是殺手?”大家紛紛說到。

“是的,我現在很確定的告訴大家,沈書權就是殺手!”藍海辰點點頭說。

神童憤怒的看着藍海辰,雖然早知道藍海辰會這麼做,但當這一刻真的來臨,神童還是幾乎爆發。

“空口無憑,你怎麼證明你說得都是真的?如果你是殺手,同樣可以想出這番說辭陷害別人!”神童開口反駁。

這是神童最後的希望,藍海辰雖然得知了自己的身份,但他卻缺少證據。而在這個遊戲裏,證據是最重要的。

藍海辰聽後微微一笑看向神童,那目光竟讓神童感覺有些發毛。

“你是不是覺得,我沒有證據指控你?”藍海辰問,“本來是沒有的,但很可惜,後來你卻自己給了我證據!”

神童聽後一驚,自己什麼時候給過藍海辰證據?!

“不相信?那就聽一聽這個!”藍海辰說着拿出手機,按下播放鍵並打開揚聲器。

“哈哈,沈書權,想不到啊,你居然這麼快就發現我了!”

“我也是,你的反應還是一如既往的快,居然現在就能將我找出!”

“當殺手的感覺很刺激吧?明明上一局還是平民呢!”

“你呢?這次是警察?”

“不,你又錯了,我是平民!”

衆人聽後臉色大變,大家都聽得出來,那就是藍海辰和神童的聲音。神童居然在錄音裏,自己承認了身份!

“你、你居然將這段話……”神童站起身來指着藍海辰,半天也無法將話說完。

“對啊,想不到吧,我將這段話錄下來了!”藍海辰笑着點頭說。

原來當時藍海辰從後面制服神童,就是爲了引誘神童說出這番話。爲此藍海辰不惜費盡心機將神童的面具打掉,讓神童以真實聲音開口。

而神童當時並未想這麼多,直接導致藍海辰拿到了證據!

“這、這!你這個狡猾的傢伙!!!”神童指着藍海辰憤怒的大喊,其他人見後紛紛搖頭。

“看來用不着多解釋,沈書權的身份已經很明顯了。”老王深吸一口氣說。

“是啊,第一晚能將殺手揪出一個,很不錯了。”汽水也說。

此時殺手們也都暗暗心驚,居然這麼不知不覺就被對方掌握了線索,甚至連反抗的機會都沒有。

“看來以後要多注意這個藍海辰,如果以後他也這麼給我搗亂,那後面的行動將會加倍困難!”殺手隊長心想。

“你的事之後再說,我還沒有講完呢。”藍海辰指了指神童繼續說,“後來的事我想大家也都有所瞭解,我放了一把火,爲的是找出魔鬼。”

藍海辰又將後面放火的事進行說明,衆人聽了無不震驚。

“這個傢伙,居然連放火都幹得出來。也太瘋狂了……”

“不過不得不說,這是當時最適合的方法。”衆人心想。

“只是很可惜,我低估了魔鬼玩家的決心,最後那傢伙居然寧願選擇自焚,也不想被我逮到。

不過我對魔鬼玩家這一點還是很佩服的,畢竟不是誰都有這種勇氣,請允許我對此表示佩服。”藍海辰說着微微低頭,像是在對魔鬼玩家行禮。

魔鬼玩家在心中不屑的冷哼一聲,怒火更加旺盛。

Views:
66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