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她怎麼還沒有醒過來?”我連忙問林坤。

林坤摸了摸下巴說,“我想她應該是把元神藏在了這盞命魂燈裏面,所以才躲過了一劫,不過中了茅山三寸甲釘術,她的元神還是受到了創傷,自己回不到自己的身體了。”

“那怎麼辦?”我一聽連忙看了看二叔和林坤說,“二叔你快和坤叔想想辦法吧?要不是她我早已經死翹翹了,我不能讓她出事啊?”

“你先別急。”二叔擺了擺手說,“她元神雖然受創,但回不到身體的主要原因是剛纔中了茅山三寸甲釘術,身上陽氣潰散,所以你只要過陽氣給她,她的元神就能回到自己的身體了。”

“過陽氣?”聽到這個我有點犯嘀咕了,我不是傻子,當然知道二叔所謂的過陽氣是什麼意思,就是嘴對嘴給她過氣,可是我跟知音纔剛認識,這樣感覺不好吧?

二叔看我爲難,指了指林坤說,“你要是不好意思的話,我讓你坤叔來。”

“還是你來吧?”坤叔一聽臉都黑了,連忙推辭。

我看這時候似乎就我是最合適的人選了,最起碼我跟知音年齡差不多,而且也算認識了,要是讓二叔或者坤叔來的話,我肯定看不下去。

想到這裏我一咬牙,就過去把知音從地上扶了起來,然後對着她的嘴脣吻了上去。

知音的嘴脣很柔軟,脣間還透着一股淡淡的香味,嘴脣對上之後,我只感覺渾身都彷彿過電一樣,酥麻酥麻的,神經都有點麻了。

我連忙把嘴脣分開,然後看了看知音,還是沒反應,於是我只好又對了上去。

這時二叔忽然拍了下我的後腦勺,說,“讓你給她過氣,不是佔便宜。”

這句話說的我臉都紅了,我連忙對着知音的嘴脣呼氣給她。

剛纔其實我不是佔便宜,只是那種感覺太強烈了,搞得我腦袋一下子有點反應不過來。

我給知音過了三口氣之後,她的嘴脣終於動了一下,這時候我的嘴脣還和她對在一起,她嘴脣一動,感覺像是在迴應我一樣,搞得我一下子有了反應。

我連忙分開嘴脣,然後看了一下,知音終於睜開了眼睛,不過看她的眼神很疲倦,臉色也很蒼白,看樣子她的元神真的受創了。

醒過來之後知音忽然摸了摸嘴脣,然後瞪着眼睛問我,“你剛纔對我做了什麼?”

“還沒做……不是,沒做什麼。”我說着連忙尷尬的摸了摸腦門。

林坤也笑着給我解圍,跟知音說,“閨女,他剛纔是救你,現在這社會,年輕人都比較開放,你就不要拘泥了。”

一聽這話知音也臉紅了,不過她沒有說什麼。

我這時候忽然想起來二叔之前說寶兒沒事,於是我連忙問他,“二叔,你剛纔說寶兒沒事,她是不是還能活過來?”

一提到這個二叔忽然沉默了,然後他看了看寶兒的屍體說,“我留了後手,不過具體能不能活過來,這個暫時也不好說,到時候看你爺爺的吧。”

“我爺爺他們在哪裏?怎麼沒跟你在一起?”聽到這裏我連忙問了二叔一句。

二叔搖了搖頭說,“這個你先不要問了,八卦圖在你手裏吧?給我。”

“要八卦圖做什麼?”我警惕地問二叔。

“寶兒的魂魄應該在裏面,我帶着她的屍體和魂魄回去,興許還有的救。”

說完二叔又問了我一句,“八卦圖你帶出來了吧?那本來是給你留的後手,要是你掛了魂魄也會被收進八卦圖裏面。”

一聽這話我才放心了,一邊拿出來八卦圖遞給了二叔,一邊說,“我以爲你又是壞人變得,來騙八卦圖的。”

“去。”二叔笑罵了一聲說,“你小子該精明的時候不精明,不該精明的時候猴精猴精的。”

“對了二叔。”我忽然想起來夏雨欣的鬼魂也被吸進了八卦圖裏面,於是連忙說,“我一個朋友的鬼魂也被吸進了八卦圖裏面,能不能把她放出來?”

“暫時放不出來。”二叔搖了搖頭說,“而且在這裏面她是最安全的,你放心吧。”

說完二叔就把八卦圖收了起來,然後他過去抱起了寶兒的屍體,叮囑我說,“你先回去,剩下的事情我會處理,到時候我和你爺爺他們會去找你的。”

“我爺爺他們在哪裏?我也要去。”我說。

“現在不行,這次聽我的。”二叔說完就抱着寶兒的屍體走了。

林坤衝我無奈的笑了笑,然後掏出來一本陳舊的書皮都有些泛黃的古書,遞給我說,“這是一位高人留下的手札,反正我已經鑽研的差不多了,就送給你當見面禮吧。這上面記載了一種法術,名爲扎術,剛纔我就是用扎術要了那小道士的命,中此術者,魂飛魄散,施展需要謹慎。”

說完林坤拍了拍我的肩膀,然後就追着二叔的腳步去了。

“你不應該給他那個。”我聽見二叔跟林坤說。

“其實無所謂,你們就是畏首畏尾的,不然怎麼會落個今天的局面?”

二叔和林坤已經走遠了,剩下的話我也聽不清了,但從剛纔那兩句對話之中,我還是聽出了一點苗頭。

我低頭看了看手裏那本陳舊的手札,這上面記載的東西肯定非同尋常。

一轉頭我發現知音的臉色很不好看,似乎她對於我手裏這本手札有點排斥,但我問她的時候她又說沒什麼。

我也沒有再胡思亂想,而是過去在林劍鋒身上搜了一遍,找出了那個錐子一樣的青銅器,我覺得這玩意是個好東西,於是就收了起來。

再看看躺在地上的林劍鋒,我心想之前死了一次沒死掉,非要跑來再死一次,希望這是最後一次吧。

我和知音沒有等到知秋道士,我還替他擔心呢,可是知音說他師兄不會有事,讓我不用擔心。

後來也沒見知秋道士來找我們,知音說他師兄可能辦別的事去了,所以我倆只好自個回了城裏。

等我和知音回到城裏的時候,已經是晚上了,知音對於城裏的東西似乎很喜歡,她覺得這裏的夜景很美,一路上指着我看這看那的,其實我想說我都看膩了。

很快我帶着知音回了我家,幾天沒住人,家裏變得很冷清,感覺少了那種溫暖,當然也許是少了某些人的緣故吧。

我讓知音坐一會,然後我去冰箱裏給她拿飲料,可是一拉開冰箱門,忽然就有一顆血淋林的人頭滾了出來,嚇得我退了好幾步。

等我站穩之後,那顆人頭也落在了地上,而且臉正好是對着我的,仔細一看,我頭皮直接就炸起來了,那竟然是我的臉。 不過即使這樣,王帥已經無比的佩服了,樂天這傢伙奇葩的手段層出不窮早就成了山海市警局傳奇般的人物,沒想到他的弟弟一點也不遜色。

「我說包子你是不是又在偷懶?山海市的如家酒店沒有一百家也有八十家!這讓我們怎麼找?」顧小冷還頗為不滿的瞪著樂包。

樂包委屈的看著顧小冷,他也沒辦法啊,看多了他也頭暈的。

「沒事!這就簡單許多了,我讓下轄派出所協助我們!」王帥說道。

他馬上打電話通知了局裡,所有的精力開始搜查山海市的所有如家酒店,各下轄派出所也派出了警力協助調查。

樂包如願以償的得到了大量的零食,顧小冷毫不客氣地搶走了一半。

加上王帥三個人正在馬路邊吃著冷飲,王帥的電話就響了。

「王副隊長……人抓到了!這小子居然信奉什麼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居然就住在距離我們警局最近的一家如家酒店!」手下彙報道。

「馬上帶回去!」王帥說道。

掛上電話,王帥看了看兩個孩子。

「人抓到了!回去了……」

回到了山海市警局,王強已經在審訊室裡面坐著了,不過他看起來倒是蠻淡定的樣子。

「姓名!」王帥喝問。

「王強。」王強看著王帥。

「知道我們為什麼找你嗎?」王帥問。

「不知道,你們是不是吃飽了閑得慌啊?我住個酒店我也犯法嗎?我告訴你們……我下午還有兩個銷售要跑,反誤了我的大事你們要賠償我的損失!」王強居然反打了一耙。

「你老實點!」一旁的陪審呵斥了一句。

「賠償你的損失?你有什麼損失?大不了就是和李彬這樣的衣冠禽獸少禍害一點良家婦女唄?」王帥冷冷的哼了一聲。

王強面色微變。

「怎麼了?你不要說你不認識李彬?」王帥挑了挑眉。

「認識!他是我的客戶!」王強不得不說是實話。

他懷疑李彬估計已經被抓起來了。

否則這些警察也沒有這麼快會找到自己。

「行了!廢話也不要多說了,認識方玲吧?」王帥看著王強。

王強不說話了。

「怎麼了?昨晚剛和人家睡在一起,今天就不認識了?」王帥挑了挑眉。

這個傢伙就像是擠牙膏一樣,不到萬不得已他不會鬆口。

「認識!這個女人算是我的情人!怎麼了?和情人睡覺也犯法嗎?」王強挑釁的看著面前的幾個警察。

「和情人睡覺當然不犯法,但是你殺死情人的老公……就是犯了死罪!」王帥呵斥道。

王強死死的看著王帥,他的臉上沒有任何變化。

「你害怕了!」

樂包突然從後面走了出來,他看著王強。

「哪裡來的小屁孩!我哪裡害怕了?」王強哼了一聲。

「我看到你害怕了,你的眼底閃過了恐懼的眼色!」樂包笑呵呵的說道。

王強扭過頭不去理會樂包。

樂包眨了眨眼,他蹲在地上用手指在地上畫著什麼東西。

王帥一看,也沒有去理會樂包。

「怎麼了?敢做不敢當嗎?」他看著王強。

「我有什麼敢做不敢當的?我沒做過難道你們警察要逼打成招嗎?要是這樣那我也就認了!」王強哼了一聲。

王帥也真的是無語了,這傢伙還真的是死豬不怕開水燙啊。

「把方玲帶過來!」他只能下狠招了。

方玲被帶過來了,她看到王強就面色大變。

「你為什麼要殺死他!我讓你們玩弄也就罷了……為什麼要殺人!」方玲沖著王強大聲的吼叫。

王強臉上的肌肉抖了抖,不過他依舊不說話。

「我沒有殺他!」他只是這樣回了一句,就是死死的閉上了嘴巴。

方玲鬧了一通,可是沒有任何效果,王帥也只好將她帶走了。

「喂!你是從哪裡學到的將筷子削成牙籤插進男人的那裡這種招式?不得不說……差點連我們的法醫都被騙了過去!還好我們的法醫經驗豐富明察秋毫!」王帥不著痕迹的捧著顧小冷。

顧小冷一臉得意,飄飄然的站在後面。

實力寵妻:天才修復師 審訊她沒有資格參加,能讓她坐在後面旁聽已經是破格了。

樂包已經畫到了王強的身後,看起來他想圍著王強畫一圈。

王強沒說話,他只是抬起頭看著王帥。

「怎麼了?打算一直不說話?沒用的……你說或者不說,你想出去都是不可能的了……」王帥淡淡的說道。

王強依舊沒有什麼反應,不得不說這個傢伙的心理素質還是極其強大的!

「呼……終於畫好了!」

樂包突然站起身,一副自己做了什麼大工程的樣子。

「包子你做什麼?」王帥奇怪的問。

樂包看著王帥。

「帥哥,能不能讓我問啊?保證問出你想要的一切。」他笑呵呵的問。

審訊在樂包看來其實就和做遊戲差不多的。

王帥猶豫了一下,這肯定是不符合流程的,但是現在王強一句話不說,這要是耗起來可就沒完了。

「好吧!不過你不能做一些出格的事。」他同意了。

樂包點點頭。

他也沒有去審問,而是一直圍著王強打轉,嘴裡還在念念叨叨。

「通天透地鬼神驚,諸神咸見低頭拜,惡煞逢之走不停。天靈靈,地靈靈,六甲六丁聽吾號令,金童玉女首領天兵,何神不伏,何鬼不驚,欽吾符令掃除妖精,時到奉行,九天玄女急急如律令!」

王強奇怪的一直看著樂包,樂包念得東西他聽的清清楚楚,他很想收回自己的視線,但是卻驚恐地發現,他收不回來,只能一直看著樂包。

有時候他的脖子甚至會扭轉一百八十度。

王帥看的都有點害怕,這脖子不會已經斷了吧?

王強的腦子突然「咚」的一下垂到了身前,下一刻,他的頭又詭異的抬了起來,兩隻大眼珠在直勾勾的看著王帥。

「問啊!」樂包提醒道。

王帥一愣,猛地回過神。

「姓名!」他喝問道。

「李強……」王強回答。

王帥一愣,怎麼又變成了李強了?

「你不是叫王強嗎?」他奇怪的問道。

「王強是我賣假藥的時候用的名字……我叫李強!」王強慢慢的回答。

他的聲音很奇怪,沒有什麼起伏的樣子,就像是機器人在說話,樂包一直站在他的身後! 王帥看了看樂包,很明顯這是包子的手段。

DC家的騎士 「馬上查一下李強這個信息!」他吩咐旁邊的手下。

馬上有警察出去了,時間不長就回來了。

「沒錯!這個李強是細江市人,有過賣假藥的前科……」手下彙報道。

王帥還真的是驚了。

這個傢伙隱藏的事居然不止一樁啊。

「他不但賣假藥,還涉嫌了一起強姦案!是一個網上追逃人員,沒想到這個傢伙居然改名字了!」手下繼續彙報。

王帥點了點頭。

「李強……昨晚你在做什麼?」他繼續問道。

「我在方玲的家裡……」李強回答。

「今天早上發什麼什麼事?」王帥繼續問。

「方玲的老公突然回來了,我被堵在了她的家裡……後來方玲和她老公爭吵,她老公被划傷了,我看了看那個傷勢,根本死不了人……所以我就用在電視上看到的方法,用一根筷子刺死了那個男人!」李強慢慢的說道。

王帥「啪」的拍了一下桌子,這傢伙可算是撂了!

沒想到王帥這一拍桌子,李強突然打了一個機靈,他像是突然驚醒了一般,驚訝的看著樂包。

「嘿嘿……感覺怎麼樣?」樂包笑呵呵的問。

他拍了拍小手,走了回去。

「李強……」王帥喊了一聲。

李強猛地抬起頭。

「你……你怎麼知道我叫李強?」他不可思議的問。

「你以為你改了名字,我們就查不到了嗎?你在細江市犯下的案子,你以為換個名字就完了?你強姦的那個女孩你以為就可以抹過去嗎?」王帥喝問。

李強的冷汗終於出來了,他萬萬沒想到警察會掌握這麼多東西!

那一起強姦案說實話都是五年前的案子了,連他自己都忘記了!

Views:
68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