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時候周圍看熱鬧的人開始變的鴉雀無聲了。

大漢焦急的道:“剛纔你們都看到了啊,出來說句話啊!”

看熱鬧的人看到小偷的眼神,立馬都蔫了。其實陳志凡也明白,這些街道上的人,大多數是這裏的居民,他們要一直生活在這裏。

可就算小偷被警察抓住判了刑,那也不過幾年的時間。 好寶寶,你就收了我吧! 這時候誰要是出來作證,一定會得罪小偷的。到時候小偷出獄,首先要報復的,一定是這個作證的人。

基於這樣的原因,看熱鬧的人裏面沒有一個願意發聲的。

大漢着急的道:“老大爺,是你報的警,你出來說句話啊!”

這時候老大爺卻顫巍巍的道:“我什麼都沒看到啊,我只是看到有人打架,想着年輕人打架不好,便報了警!”

那個拿着手銬的警察玩味的道:“你報警的時候可說的是抓了個小偷啊!”

老大爺老臉一紅,囁嚅着道:“我也是聽旁邊的人說的,我耳背,聽話聽不清楚!”

“聽誰說的?”警察繼續追問道。

“剛纔那麼多人,我哪裏知道是誰啊!”老大爺打起了太極。

漢子像是泄了氣的皮球一般,緩緩的鬆開了手。

小偷囂張的道:“明明是你誣賴好人,警察同志,我要告他?”

“告他什麼?”警察玩味的道。

“告他非禮!還要告他污衊!”小偷氣勢洶洶的道。

這時候陳志凡再也看不下去了,走出人羣道:“警察同志,不是還有贓物呢嗎?”

小偷眼看着大局在握,已經有了脫身的可能了,沒想到冒出了陳志凡這麼一號角色,而且一出口便是要害。

小偷驚慌的將手中的東西扔到了一邊,這一切,都沒有逃脫警察和陳志凡的眼睛。

警察厲聲道:“那是什麼?”

小偷驚慌失措的道:“什麼什麼啊,我不知道!”

“還敢抵賴,我剛纔明明看見你扔出去的!”警察一把撿起小偷扔掉的東西。

“這你怎麼解釋?”警察厲聲問道。

小偷眉頭一皺,計上心來,裝作恍然大悟的道:“哦,你說這個啊!這是我從路上撿來的!”

“撿來的?”看着這個狡猾的小偷,警察從心底裏就不願意相信他。

“對啊,我剛纔路過的時候,看到這裏有一包東西,也沒人管。我想着失主肯定挺着急的,就撿起來,想要交給警察,沒想到便被這個流氓污衊了!”小偷這反咬一口的本事可真不是蓋的。

重生之豪門千金 “你纔是流氓!”大漢氣急敗壞的道。

“閉嘴!”警察大喝一聲,周圍的人羣立馬安靜了下來,小偷和大漢也不敢再說話了。

陳志凡苦笑着搖搖頭,道:“警察同志,我願意作證,這個自稱是撿東西的就是小偷!”

“哦?你剛纔都看到了?”警察盤問道。

“不錯!這位大哥看到小偷偷東西,便出手擒住了他!至於失主爲什麼要走,我也不知道!”陳志凡緩緩的說道。

小偷惡狠狠的看了陳志凡一眼,眼珠子又轉動了幾下,便開口道:“我不是小偷,他一定是這個人的同夥,一起來污衊我的!”

從寶蓮燈開始的聊天群 陳志凡笑着道:“我和這位大哥素昧平生,又怎麼是同夥呢?”

“你們不要吵了,跟我去警察局,自有分曉!”警察大聲的道。

陳志凡倒無所謂,他就見不得壞人得意,好人受欺負。

暖男獨寵小甜心 大漢感激的對着陳志凡道:“這位兄臺,謝謝你了!”

陳志凡微微一笑,道:“何足掛齒!”便大步的跟着警察走了。

這次一共來了四五個警察,小偷一直伺機逃跑,卻被看的死死的,根本沒有機會。

小偷將怒氣轉移到陳志凡的身上,惡狠狠的道:“我讓你多管閒事,等出去後有你的好看!”

陳志凡不以爲意的一笑,淡淡的道:“等你能出去之後再說吧!”

小偷瞪了陳志凡一眼,便不再說話。

不久之後便到了警察局,陳志凡和大漢小偷他們三人被分開審訊。

其實要說小偷的反應還是挺快的,能在這麼短的時間說出對自己最有利的話,如果走正道的話,確也是個可造之材。

“哪裏人士?”警察開始了詢問。

陳志凡知道這是例行慣例,淡淡的道:“香都市人,男,陳志凡,現年二十歲,未婚!”

“誰問你了,話這麼多!”詢問的年輕女警察批評着陳志凡道。

“你不問我也是未婚!”陳志凡有意想調戲一下這個漂亮的小警察,故意說道。

誰知道這個小女警察好像是根本沒有生氣,臉上還帶着笑意,緩緩的起身,走到陳志凡的面前,噼裏啪啦左右開工。只聽見一陣響聲,陳志凡的臉上已經捱了幾十下耳光。 聽到背後這熟悉的聲音,月長老微驚訝,轉過頭來看向軒轅子凌。

「子凌公子,難道你認識他嗎?」軒轅子凌飛快的來到月長老的身邊,他的背後還跟著一批納蘭家族的長老。

對上帝玄胤沉靜的眼眸,冷冷的哼道:「當然認得,他也都跟我之前一樣,都是來自神魔大陸的,不僅如此,他還是無惡不作的一代大魔君。

在神魔大陸時,沒有人不知道他的惡行,此人作惡多端,也想要奪納蘭家族的寶貝。如今家主不在,要是讓他們這些人混到了納蘭家族,後果將不堪設想。」

「那不知道子凌公子如何看待這件事情?」月長老徵求他的意見。

軒轅子凌的眸中閃過寒光,「殺了他。」

殺了他,輕飄飄的三個字,從他的嘴裡說出來,月長老震驚,他想不到一向為人溫和的公子子凌公子,怎麼會說得出這樣凌厲的的話來?

然後皺了皺眉,納蘭家族的人一向心善,要是不分青紅皂白就殺了人,那並不是他們納蘭家族人的作風。

就算這些人真的是為了納蘭家族的寶貝而來,按照家主那軟心腸,恐怕也並不會將人給殺之而後快。

更何況這些人的目的,他們如今也沒有真正的搞清楚,就這麼把人給殺了,這似乎不妥。

於是他想了想,又說道:「子凌公子……」可是軒轅子凌不想再多說什麼,直接沖著身後的那些人說道,「來人,給我殺了他們!

任何對納蘭家族有心存不軌的人,都不可以放過一個。」他的聲音凌厲,但其實,他只不過是不想讓帝玄胤他們破壞自己如今的身份罷了。

站在軒轅子凌身份的高手明顯都是以軒轅子凌馬首是瞻,於是軒轅子凌一聲令下,眾人紛紛展開了戰鬥,納蘭家族其他的人見狀,自然也都加入到戰鬥當中了。

帝玄胤冷冷的眯起眼睛盯著軒轅子凌,紫色的瞳眸夢幻迷離。

這個人他早就想殺了,今天是他自己找死,怪不得他了。

刷——

帝玄胤整個人直接衝上了天際,隨後一大團的火焰撲面而來,好像一場火雨籠罩在眾人的心頭。

帝玄胤的身後盤旋著一條火龍,讓納蘭家的人驚恐的看著他,「這是什麼……」

「他身上的氣息好強大,好恐怖啊。」

「但是這麼一個男子,年紀又不算大,怎麼會有這麼強大的實力呢?」

「這麼說來,他豈不是一個大天才?」

而這樣的一個男子,真的沒可能不是他們納蘭家族的血脈么?想必還真的有可能。

想到這裡,本來還準備下殺手的納蘭家眾多高手,一個個不由停頓下來,觀賞著這一幕。

「他這不是帝家的絕學嗎?」眾人很快就看出了帝玄胤使用的招數,只有帝家的人才可以學到招學。

軒轅子凌冷冷的站在原地,雙拳緊握,眼神冰冷,薄唇緊抿,他一直都知道這個男人很強,比他不知道強了多少倍。

但是他從來沒想到,他居然已經強悍如斯。 他以為自己能夠當上納蘭家的公子,就會比人高人一等,也可以超越這個男人,他會和他不相上下。

可是現實卻又一次把他給打入了谷底。

在他努力變強的時候,他好像比他更加努力,為什麼?為什麼他努力得到的一切,卻還是永遠都比不過帝玄胤。

「軒轅子凌,是你自找死路。」一道冷喝聲從帝玄胤的口中吐出來,隨後他舉起長劍,重重的朝下一劈!

那無與倫比的氣勢讓人連眼睛都睜不開,「子凌公子!不要啊!」

納蘭家高手一個個撲上前保護軒轅子凌,可是在帝玄胤的這種威壓下,軒轅子凌好像渾身被束縛了一般,根本就沒有辦法挪開腳步。

可是,這些劍氣也已經鎖定了軒轅子凌一個人,在他的周身上下了一道屏障,那些衝過去納蘭家高手,身體瞬間宛若炮彈,紛紛都被彈射了出去。

帝玄胤手中的長劍朝著軒轅子凌的腦袋劈下,然而,就正在這緊要關頭,突然遇到轟然一聲!一道劇烈的響聲炸開,耀眼的光芒炸四分五裂。

帝玄胤手中的劍給彈了出去,眾人都以為軒轅子凌死去了,因為帝玄胤那一招無與倫比,沒有人可以抵擋。

可是事情卻在這一刻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

納蘭家族的長老們看到眼前的老者,欣喜道:「家主!您來了。」

那是他們的家主,在緊要的關頭來到,才救了子凌公子一命。

家主?

聽到這兩個字,帝玄胤眼中的怒意稍稍散去,紫色的眸子閃過一絲迷離,隨後認真的打量著那以身軀擋在軒轅子凌跟前的人。

這位,就是讓納蘭家族的家主,他的親外公么?小時候因為母親和父親的關係是外公不願意的,所以他也從來沒有見過這個外公。

「岳父大人。」看到來人,帝陌華上前恭敬的喊了一聲。

「胤!」帝玄御和玉寒夕兩人也從後面急忙跟了過來,剛才他們前面覺得不對,納蘭家主就一個人先過來救人。

他們兩個人飛快趕過來,就看到了這一幕。

聽到帝玄御喊的話,納蘭家主不由虎軀一震,轉過頭來,睜大眼睛打量著眼前這個意氣風發,俊美恍若謫仙一般的男子,這是他的小外孫?

身體里也流著他們納蘭家族的血脈,是他寶貝女兒的兒子嗎?

「你是玄胤嗎?」納蘭家主聲音顫抖的說道,隨後越看越像他女兒,從他的眉眼,還能找到跟他女兒一樣的痕迹,肯定沒錯了。

隨後他激動的大叫一聲,「你就是小胤胤呀,我的小外孫呀。」納蘭家主激動的大叫道,然後在眾目睽睽之下,他做出了一個瘋狂的舉動。

他張開雙臂,一個飛跳就朝著帝玄胤撲了過去。可帝玄胤此時還停留在半空當中,正在望著他沒反應過來。

隨後就見眼前老者突然朝他撲了過來,那速度快的,他想躲開都沒有來得及。

等他回過神來,整個人已經承受不住他的壓力,兩人直接摔了下去。 陳志凡還沒遇到過這樣暴脾氣的警察,一下子給打懵了。

其實陳志凡原本就是殭屍之體,現在又已經成了神仙。小姑娘的幾巴掌,根本對他造不成什麼實質的傷害。

可雖然不痛,但面子上不好看啊。

陳志凡冷冷的道:“你可別怪我沒提醒你,警察是有條例的,就算我是罪大惡極的罪犯,你也不能隨便的虐待我,何況我還只是一個一般的傳喚人!”

女警察冷冷的道:“詢問結束了你喜歡咋樣便咋樣,我管不着!但是現在我問一句,你只能說一句!”

陳志凡不滿的冷哼一聲,心道:這丫頭片子可真夠嗆,以後誰做了她的男人,可有罪受了。

女警察繼續問了陳志凡幾個問題,還真是按照姓名、性別、年齡、職業這些基本信息詢問的。

陳志凡以前當過警察,知道這行當裏面的辛苦,所以並沒有因爲女警察打過他,便故意的亂說話。

他將事情的原原本本的經過一股腦兒的告訴了女警察,這倒讓女警察有所懷疑了。

女警察玩味的道:“挺流利啊,邏輯也很嚴密。說吧,到底練過多少次了!”

女警察的這句話讓陳志凡很不爽。陳志凡之所以回答的有條不紊,全部是因爲自己當警察的那段時間經驗積累而來的。女警察這麼懷疑自己,怎麼能讓不着惱。

正當陳志凡要發怒的時候,女警察卻開口道:“算了,等那邊的筆錄出來再說吧!”

陳志凡剛想罵兩句,卻硬生生的住了口。

這小丫頭片子,雖然性格火爆,但查案子着實有一套。年級輕輕,查案的思路便已經和葉詩瑜不差上下了。

其實這個案子要說簡單卻也簡單,只是這裏的基礎設施建設的還不是很完善,有很多的死角,沒有安裝攝像頭。

而案發的那個地方,正屬於這樣的死角。

可就算是這樣,這件案子對於陳志凡來說,也沒多少困難。

所以,陳志凡也不太在意,只是無趣的坐在這裏等消息。

可奇怪的是,一個小時,兩個小時,三個小時過去了,大漢和小偷的筆錄都還沒有做完。

這讓陳志凡的心裏多少有些沒底了。

按理說這麼簡單的案子,不至於要這麼久的時間吧。

陳志凡起身問道:“怎麼樣了?”

“做好了等着!”看管陳志凡的警察厲聲道。

陳志凡是憋了一肚子氣。自己本來只是一個證人,現在搞得他好像是犯人一樣。

依着陳志凡的本事,他如果想離開這裏,那簡直是不用費吹灰之力。可依現在的情況來看,他還不能這麼做。

又過了大概半小時,過來了一個警察,對看管陳志凡的警察低聲說了幾句什麼話,便又匆匆忙忙的走了。

陳志凡以爲是告訴這個警察審訊結果的,便懶洋洋的問道:“怎麼了,我可以走了嗎?”

誰料那個警察玩味的笑着道:“走?你還能走的了嗎?老老實實帶着吧!”

“怎麼回事?”陳志凡驚訝的問道。

“這你就別問了,我們調查清楚之後,自然會通知你的!”警察淡淡的說了一句,同時加強了對陳志凡的看管。

難道說這裏面還有更奇怪的事?陳志凡雖然不怎麼着急,卻也很好奇。

不知過了多久,終於又來了一波警察。

爲首的一個人帶路,指着陳志凡,對身邊一個胖乎乎卻很沉穩的男人道:“這便是那個指證的人!”

“怎麼還沒有抓起來?這可是嫌疑犯,若是跑了,咱們局能付得起這樣的責任嗎?”胖乎乎的男人厲聲責問道。

“是是是,我立馬去辦!”給胖男人帶路的人轉身對看管陳志凡的人道:“怎麼回事!這會了銬子還沒帶,你們到底是怎麼做事的?”

這些人的對話陳志凡完完本本的聽了進去,這是拿自己當嫌疑犯了。

陳志凡緩緩道:“我想你們可能是弄錯了吧!我只是一個普通的證人,並不是什麼嫌疑犯!”

“你說你不是嫌疑犯啊!”帶路的男人玩味的問道。

“嗯!”陳志凡不以爲意的嗯了一聲。

“可你說了不算!”帶路的人轉頭對看管陳志凡的人厲聲道:“還愣着幹什麼?”

那人聽話的小跑道陳志凡身邊,咔嚓一聲就給他帶上了手銬。

陳志凡無奈的搖搖頭,心想這些人可真是太糊塗了。青天白日那麼多人看着呢,怎麼會幹出這麼離奇的事情呢。

可這麼離奇的事情,終究還是發生了。

“好好的看管,別讓這小子跑了!”帶路人安排好了,立馬又轉頭對着胖乎乎的人笑着道:“局長,這邊請!”

胖乎乎的局長點點頭,便離開了這間房子。

這時的陳志凡是滿腹狐疑,到底這是怎麼回事呢?公安局是一個正義的機構,怎麼可以這樣顛倒黑白,錯將證人變成嫌疑人呢。

陳志凡思考了一會,便想到,就算公安局有天大的膽子,也絕不敢在光天化日之下做出這麼荒唐的事情來。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就只有一種結果,小偷和大漢他們兩個人裏面有一個人的身份有問題。

以目前的情況來看,這個身份有問題的人,應該便是那位黝黑的漢子了。

反正要在這裏呆一晚上了,有的是時間去調查。

Views:
83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