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衝着老頭子歇斯底里的喊着,可是他的回答是……

無奈的搖了搖頭……

我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整個人陷入了呆滯之中。

我完全無法相信爲什麼會變成這樣,關子昌爲什麼會變成這樣!他到底做錯了什麼!只是因爲認識我?我tm真是個天煞孤星!我就是喪門星!我就是個……我的天啊!爲什麼會這樣!老天爺,爲什麼?誰能告訴我這是爲什麼……

看着我一臉痛苦的樣子,老頭子並沒有上前安慰我,而是別過臉,看着遠處說道:“以後你的路,還要面對更多的生離死別,但你一定要堅強的走下去!孩子,要堅強!”

頓了一下,老頭子又繼續道:“好了,我不能待的時間太久了,不要問我去了哪裏,也不要問我什麼時候再見,這…就告別吧!記住了,爺爺永遠和你在一起!永遠!”

老頭子這話說完之後,突然間,他的整個身體破碎開來,一下子變成了一團團黑煙。而後,這些黑煙朝着我手裏的陰兵冊飛了過去,最終全部神奇般的融進了我的陰兵冊之中。

望着我手裏的陰兵冊,頂着黑色的雨水,我看着我身邊那倒在地上滿頭是“黑血”的關子昌,我心如刀割……

難道就這樣完了嗎?難道他的一生就要這樣結束了?我真的不甘心!不甘心…… 眨眼間兩天時間過去了,墨九狸還是故意放慢了速度,才結束煉器的,如果按照她真正的速度,可能一天多就完成了,因為不想太招搖,她才故意放慢速度的……

等到墨九狸熄火,拿出自己煉製的一對暗器時,蘇流年的眼神一亮,急忙拿過墨九狸手裡一對陰陽匕首,沒錯,墨九狸煉製的是一對小巧的匕首,一黑一白,合起來就是一把黑白相間的整成匕首,分開則是兩把小巧的暗器短匕……

而且,兩個匕首分合自如,拿在手裡大小合適,不大也不小,最讓蘇流年驚訝的是,分明剛才在墨九狸手裡的時候,看著大小就跟墨九狸的手掌大小差不多,可是這會兒在自己手裡了,大小又變化了,和自己的手掌大小差不多……

這樣不需要認主,大小就能根據手掌形狀變化的寶器,簡直是罕見!

「你真的是將所有材料一起煉製的,然後煉製出來這對匕首的?」蘇流年看著墨九狸問道。

「嗯,是的!」墨九狸點頭說道。

「你跟誰學的煉器?」蘇流年拿著匕首看著墨九狸問道。

「我師父!」

「你師父是誰?」

「我師父已經隕落了!」

「那你師父叫什麼?」蘇流年皺眉問道,雖然他的問題墨九狸都回答了,但是總覺得墨九狸在說謊。

「我師父叫凌天!」墨九狸直接說道。

「凌天?沒聽過,你師父去過九重天嗎?」 天道發動機 蘇流年想了想問道。

「沒有,我師父在一重天!」墨九狸聞言說道。

蘇流年……

「你煉丹也是如此煉製的?把所有藥材一起丟入丹爐內?」蘇流年想了想看著墨九狸繼續問道。

「是的,我煉丹和煉器都是跟我師父學的!」墨九狸淡定的回道。

傾城妖姬戀上我 「你會加入丹神府嗎?」蘇流年盯著墨九狸的眼睛問道。

「不一定!」墨九狸想了想說道。

「那你可願意加入器神府?」蘇流年再次問道。

「看情況……」墨九狸直接說道。

「你……」

蘇流年被墨九狸氣的沒脾氣,這女人簡直是油鹽不盡啊,問什麼都是一副早有答案的模樣,讓蘇流年十分的不爽!

蘇流年將手裡的一對匕首遞給墨九狸,然後從懷裡拿出兩杯徽章說道:「這是以後你到了九重天,想進入器神府的憑證徽章,這是送給你在沒去九重天之前使用的煉器師等級徽章,你的煉器師已經是聖級煉器師,但是一個聖級煉器師出現在九重天之下,會惹來很大的麻煩,所以我送你這枚神品頂級徽章,足以讓你在九重天之下使用了,如果你想要聖品煉器師徽章,我可以幫你換!」

「不必,多謝了!」墨九狸聞言微微詫異的看了眼蘇流年,然後接過兩枚徽章說道。

將徽章收起來,墨九狸就打算轉身離開,蘇流年無語的看著拿了徽章就想走的墨九狸喊道:「等一下!」

「還有事嗎?」墨九狸回頭看著蘇流年問道。

呆萌一笑秋波起 「你很怕我?」蘇流年皺眉看著墨九狸不滿的問道。 要是沒有關子昌這碼事,此時老頭子要走,又要去哪,我一定會問個一清二楚。可是現在,出了這樣的事兒,我哪裏還顧及的上老頭子去了哪裏?這個時候,我滿腦子都是關子昌。

我不知道我該怎麼辦纔好,我好恨我自己,要是關子昌有個三長兩短,我會恨自己一輩子的!

老頭子走了,所有人都不見了,這茅草屋的附近,除了我,就只剩下倒下的關子昌了。不!還有在茅草屋中死透了的那個女人……

收拾心情,我把陰兵冊揣進了懷裏,然後快速來到關子昌的身邊,探了探他的鼻息,見他呼吸還算正常,便背起這個大塊頭,向着茅草屋裏走去。

將關子昌背進了茅草屋,我便隨後將那個死了的女人拖出去。但我並沒有直接讓她暴屍荒野,而是找了個土坑,將她丟進去,上面蓋了些泥土和樹葉,算是讓她入土爲安。之後,我趕緊加快了腳步回到茅草屋中。

還好,茅草屋裏,之前吳強他們所帶的一些生活用品都還在,這爲我們提供了很好的便利。於是,我從這些生活用品的包裹裏找來了一些紗布和止血消腫的藥,用紗布包好關子昌頭部的傷口,而後又拿了藥喂他吃下去。

見關子昌已經睡了過去,我便沒有再打擾他,爲他鋪好草蓆,放他在上面休息。而我自己,則是一個人蜷縮在茅草屋的一個角落裏,無依,無靠……

靜下心來,我開始想着我接下來該怎麼辦。關子昌的生死折磨到底會有多厲害?我認爲像關子昌這樣的鐵血漢子,一定能撐住的!

那個四級鬼魅到底是個什麼鬼?他收了吳強和孫正義的一半靈魂?那是什麼意思?還有,他爲什麼要殺死那些出賣肉體的女人?難道這中間有什麼隱情?

那個周昊天到底是個什麼人?爲什麼他碰不得陰兵冊?爲什麼陰兵冊能斷了他的雙手?還有,爲什麼強如四級鬼魅,居然會怕他?

還有,老頭子是怎麼來的?剛纔他走的時候,我雖然沒有仔細去注意他,但是我掃了一眼,他可是化成了幾縷黑煙,竄進了陰兵冊中的。

難道老頭子是能從陰兵冊中自己跑出來的?!

這個想法一經出現就嚇了我一大跳,要知道,我可是從來沒嘗試過召喚老頭子的。不是不想召喚,也不是不敢,是因爲他的信息下面,寫的很明白,自我保護中,無法召喚!

難道這些都是假的?那上面寫的都是幌子?老頭子能被召喚?

不對呀,難道老頭子真的死了?不然怎麼會出現在陰兵冊裏?

不可能,老頭子神通廣大,不可能說死就死!

咦?該不會是老頭子有將自己的名字保留在陰兵冊裏的本領?以在我遇到危險時他雖不在我身邊但卻能時刻出現保護我?

唉!現在都是什麼時候了,我想那麼多幹嘛!

對!乾脆我死馬當活馬醫,我要召喚老頭子,萬一真能引出他來,說不定關子昌還有的救!雖然老頭子臨走的時候,說關子昌沒得救了,可萬一他突然有了辦法呢?他可是八級鬼王啊!雖然我不知道他爲什麼就變成了八級鬼王,但是就剛纔一出現,能把周昊天嚇成了那樣,足見老頭子不是一般人!

想到就做!於是我連忙取來了陰兵冊,翻開到了寫有屠不凡名字的那一頁!

屠不凡

等級:鬼王八級鬼物

種類:(不明)

能力(不詳……)

狀態(自我保護中)無法召喚

再次看了一眼這樣的信息後,我粗喘了一口氣。然後對着這一頁高聲喊道

“召喚屠不凡!”

屠不凡那三個字上,沒有任何的變化……

“召喚屠不凡!”

還是沒什麼變化……

“我靠!老頭子你給我出來啊!”

“爺爺!你出來啊!現在我真不知道該怎麼辦了!出來出來!”

可任憑我怎麼呼喊,寫有屠不凡的那三個字,總歸是一如既往的平靜。

難道我錯了?老頭子不是從陰兵冊裏跑出來的?那他到底去了哪裏?我根本就猜不透這樣的問題,我猜不透……

無奈,我只能收回了陰兵冊,一個人盯着我身旁的關子昌發着呆。看着關子昌連睡覺的時候臉上的表情都是那麼的痛苦,我真是想死的心都有了。

就在我不知所措的時候,突然之間,茅草屋的房門開了。

“咣——”

我擡眼望了過去,門外並沒有人。

我猜想一定是這個鬼林子裏不知從哪兒吹來的一陣鬼風把這個門吹開了。

無精打采的走向了門前,在左右觀望無恙後,我關上了門,然後轉身準備返回茅草屋內側。

可是在我關上門,轉過身剛走出去沒兩步的時候,只聽“咣噹”一聲巨響,門又開了!

這一聲巨響來的比之前還要大聲,就連熟睡了的關子昌也被驚的直皺着眉頭。

我不想讓關子昌醒過來,因爲我知道,要是他醒了,等待他的將是無邊的折磨和疼痛。

於是乎,我趕緊又關上了門。這一次,我並沒有第一時間選擇離開,而是就那樣等了好長好長一段時間……

可是在門前等了半天,我也沒見有什麼怪風吹來,一切都安然無恙。

我認爲這可能是我點兒背纔會這樣,於是我又從門前離開,轉身準備再次回到茅草屋內側。

但又是沒走兩步,房門又被無情的推開了!

黑科技研究中心 “咣噹——”

這一次聲音更大,直接將關子昌驚醒了過來。我看的清清楚楚,在關子昌醒過來的一剎那,他的臉色瞬間變得極爲的蒼白,豆大的汗珠從他的額頭上滾落了下來。

“關二哥,你的身體怎麼樣?要不要緊?”我倚住了房門,對着關子昌焦急的問道。

關子昌見我一臉緊張的表情,咬了咬牙,強擠出了一絲笑意道:“我…我沒事!兄弟不要掛念,就是撞破了腦袋,沒…沒事!”

關子昌這話說的很輕,輕到我不仔細聽,根本就聽不出來他說了什麼。我知道,這是他真的沒什麼說話的力氣了……

見關子昌醒了過來,我也無需小心謹慎了,我憤怒的打開了茅草屋的門,衝着外面大喊道

“哪個烏龜王八蛋,故意整小爺?有本事你給我出來!尼瑪的!都這樣了,小爺大不了一死!有種你給我出來!”

我本是心裏有火,這才衝着外面大聲咆哮着。說到底,我並沒有認爲是有誰在整我,這樣喊,無非是爲了發泄發泄心裏的不痛快。

可是我萬萬沒想到,倒是沒人整我,但卻有鬼偏偏挑在這個時間來整我!

就在我這話剛剛喊完之後,我的面前突然間多出了一張臉!

確切的說,那是一張血淋漓又滿是毒瘡的臉!更讓我無法相信的是,這張臉上,爬滿了密密麻麻的蟲子……

我瞬間被嚇傻了,腳底下一滑,直接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可是更讓我無法想象的是,當我坐在了地上的時候,這才發現,這張臉居然也只是一張臉而已!換句話來說,那就是一顆憑空出現的人頭,一個亂髮飛舞的女人頭!

我確定我不是眼花!我又撞上了邪門的事兒了!

就在我被嚇到了的時候,我驚訝的看到,我身後的關子昌居然顫顫巍巍的站了起來。

站起來後,只見他顫顫巍巍的挪動着步子,挑着自己的關公眉,一臉殺氣的看着我面前的這個懸在空中的恐怖人頭!

“關二哥,你別過來!省點力氣在那兒待着!”我回頭衝着關子昌大喊着。

關子昌並沒有看着我,而是依舊盯着這顆噁心恐怖的頭顱道:“兄弟,你不是說我的眉毛有殺氣,能嚇退陰邪之物嘛!我現在就…就試試我的眉毛的威力……”

這一刻,聽到這樣的一句話,我的心很難受很難受,我知道,直到現在變成了這樣,關子昌依舊認爲他是哥哥,只要他有一點力氣,他都要擋在我的前面!

“關二哥!我知道你爲我好!我…我謝謝你了!”我不知道該和他說什麼了,跟他相比,我面前這恐怖噁心的人頭,真的算不得什麼!

關子昌依舊沒正臉看我,但嘴巴里卻回答道:“少tm煽情,我可不是爲了你,我就是…就是試試我這眉毛的…我這眉毛的……”關子昌話還沒說完,就突然腳下一滑,跟着一頭栽倒了下來。

“關二哥,你沒事吧?”我大驚失色,忙跑了過去。

經過仔細查看,我發現關子昌並沒有大礙,只是太累了,太疲憊了,他真的沒有力氣再走下去了……

看着我面前的這噁心的頭顱,我怒火中燒。將關子昌安置好,我從茅草屋的一側抄來了一根棒子,提着棒子,我就向着這噁心人的腦袋上砸下去!我要把它當成西瓜,砸它個稀巴爛。

可等我掄圓了棒子,一棒子準備砸上去的時候,那懸在空中的頭顱突然間竟飛向了遠處。

“你給小爺我站住!”我是真動了火氣,決定不打爛它誓不罷休。它在前面飄着跑,我在後面提着棒子追。

就這樣,我追啊追……

可是等這顆頭停了下來後,真當我準備一棒子砸上去的時候,眼前的一切,卻使得我怎麼也下不去手了…… 「我為什麼要怕你?」墨九狸無語的問道。

「那你如此急著離開是為什麼?」蘇流年問道。

「不走難道留下來吃飯嗎?再說,你不是要考核煉器師嗎?我不出去,外面的煉器師怎麼進來?」墨九狸看著蘇流年翻了個白眼,無語的說道。

「外面的人並不急,我有事跟你說,關於沈若風和夜瑾兮!我想你們之間的恩怨,不需要我說,你也應該很清楚,得罪了他們兩個人,不管你在九重天,都不會有好日子過的……」蘇流年看著墨九狸直接說道。

「所以呢……」墨九狸看向蘇流年問道。

「你可以選擇跟我合作,解決麻煩!」蘇流年說道。

「說說看……」墨九狸聞言挑眉的說道。

「我可以幫你解決他們,讓他們從此以後不敢招惹你,但是你也必須答應我一件事!」蘇流年看著墨九狸說道。

「你要我幫你殺了夜瑾兮?可是你不覺得這太為難我了嗎?我一個二重天的修鍊者,殺得了一個九重天的神?你未免想太多了……」墨九狸聞言諷刺的看著蘇流年說道。

「我不會讓你去送死,有我幫你,你自然可以輕鬆解決她!」蘇流年冷聲道。

「那你為什麼不直接動手?」墨九狸無語的問道。

「因為我曾經答應過我弟弟,不會傷害夜瑾兮……」蘇流年看著墨九狸片刻說道。

墨九狸這才知道,蘇流年的弟弟對夜瑾兮真的是痴情不悔啊,臨死前已經想到了自家大哥可能會為自己報仇,所以留下了遺願,要蘇流年絕對不能傷害夜瑾兮的性命……

蘇流年礙於弟弟最後的心愿,所以才遲遲沒有對夜瑾兮出手,墨九狸雖然蘇流年的做法,卻不代表她傻的願意成為蘇流年手裡的刃,去幫蘇流年殺人……

蘇流年似乎看出了墨九狸的猶豫,繼續說道:「就算你不和我合作,沈若風和夜瑾兮也註定不會放過你,不但是你得罪招惹了他們,你表現出來的煉丹術,足以讓沈若風盯上你!

要麼得到你的煉丹術,要麼將你控制在手裡,為他所用,沈若風是絕對不可能放任你這樣的人,在自己掌控之外的!」

「那你呢?」墨九狸聞言看著蘇流年問道,如果說沈若風因為自己的煉丹術,對自己覬覦。那麼蘇流年呢?難道不會覬覦自己的煉器術?

「我只想給我爹爹報仇!」蘇流年看著墨九狸堅定的說道。

「我不信你!」墨九狸看著蘇流年說道。

「我蘇流年在這裡以靈魂起誓,如果我覬覦眼前女子的煉器之術,那麼就讓我靈魂落入無間地獄,永無見光之日!」蘇流年看了墨九狸許久,最後直接發誓說道。

隨著蘇流年的誓言落下,一道漆黑的光芒,將蘇流年和墨九狸罩在其中,同時墨九狸和蘇流年的靈魂之間多出一絲若有似無的聯繫,這不是契約聯繫,而是一種誓言聯繫,如果蘇流年違背今天的誓言,墨九狸便可以一個心念,將蘇流年打入無間地獄,永遠不能見光…… 我之所以下不去手,不是因爲我看到了多麼可怕多麼駭人的場景。也不是因爲我遇到了什麼奇怪的事情,而是因爲……

站在我面前的,居然是一個活潑可愛的小女孩。讓我不淡定的是,我一直苦苦追趕的那一顆人頭,居然就落在了這個小女孩的手裏!

我眼前的這個小女孩看上去年紀並不大,長着一張娃娃臉,模樣顯得特別的俏皮可愛。這會兒,她一邊把玩着到手的人頭,一邊笑眯眯盯着我看,那種畫面所帶來的視覺衝擊感是說不出的詭異……

我看到,就是這樣的一個女孩,就那樣笑呵呵的顛着手裏的人頭,就那麼顛着…顛着……

我完全傻掉了,一個小女孩,把玩着一個恐怖噁心的人頭,這到底是一個什麼概念?

還沒等我反應過來的時候,人家小女孩說話了

“傻大個兒,你幹什麼這麼拼命的追着我的皮球?我可告訴你,要是你把它搞壞了,那我就割下你的腦袋,給我當皮球玩!”小女孩的聲音聽上去格外的輕靈悅耳,就好像是山間的黃鸝鳥一樣。

“呃……”

我一聽這話,驚的狠狠的嚥了一口唾沫。

皮球?

她把這噁心醜陋的人頭當成了皮球?!

“tm的!這個鬼林裏面,到底都是一羣什麼樣的怪物存在啊!一個小女孩都能把人頭當成了皮球……等等!該不會她也是鬼吧?”我心裏突然間想到了這個小女孩可能還真就不簡單!

於是,我放下了手中的木棒,裝作一臉輕鬆的樣子問道:“小朋友,叔叔問你,你一直生活在這個林子裏嗎?”我說話的語氣很慢很輕,並且一直咧開嘴,掛着一絲微笑。

誰知我這話剛一出口,我面前的小女孩突然就翻臉了

“哼!傻大個,你什麼眼神?我還小朋友?我可都二十歲了!別以爲我長的這麼嬌小,這麼可愛,就把我當成了小孩子。我告訴你,我要是換一張臉,準得嚇的你哭爹喊孃的!”

重生小嬌妻:總裁大人請賜教 二十歲?莫非是傳說中的小蘿莉?不過能出現在這個鬼林裏,多半也應該是個鬼蘿莉。但眼下不是我想這些的時候,我趕忙又開口問道

Views:
62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