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穆然語氣誠懇,得意笑道。

「接我就不必了,一個小時后,我在老地方等你大駕。」

老地方?

秦穆然眉頭一皺,快速回想。

「是上次那家米其林餐廳嗎?」

秦穆然問道。

「不錯,聽說那裡今晚新加了特色晚宴,一起去嘗嘗。」

鳳求緣:一人心兩廂情 「遵命。」

秦穆然笑道。

掛斷電話后,秦穆然看了眼時間,下午六點鐘。

「大壯,去洋城米其林餐廳。」

秦穆然說道。

「是,老大。」

石大壯立刻調轉車頭,一腳油門踩下,直奔米其林餐廳而去。

不知道為什麼,秦穆然感覺眼皮子跳動的厲害,彷彿今晚有什麼不祥的事情要發生。

「大壯,我怎麼感覺今晚,要有大事發生呢!」

秦穆然眉頭緊鎖,心裡有種說不出來的感覺。

「哈哈……老大,對你來說,能有什麼大事情?」

石大壯回道。

仔細一想,確實如此,區區洋城,能有什麼大事情?

唯一的可能,無非就是姜家聯合陸家,做一些見不得人的小動作,可這些,還不足以讓秦穆然放在心裡。

但自己心裡那種不祥的預感,實在有些強烈。

……

晚上七點鐘,秦穆然準時趕到洋城米其林餐廳外。

下車后,秦穆然左右環視了一眼,陳雅玲還沒有趕到,秦穆然點上一根香煙,靠在路特斯車門上,深吸了幾口煙。

「大壯,蜘蛛那邊進展如何?」

秦穆然問道。

「老大,蜘蛛還沒有消息,我立刻打個電話問一下。」

石大壯言罷,立刻掏出手機,和九龍山基地的東皇小隊取得聯繫並了解情況。

幾分鐘后,石大壯掛斷電話,回道:「蜘蛛說,他已經在陸家的金融數據中,發現了異常數據,其中有一部分洋城老兵的退役金,確實存在被陸家侵吞的現象。」

秦穆然神情平淡,似乎已經猜想到了這個結果。

「好,讓蜘蛛繼續收集證據,同時在洋城放出消息,就說洋城老兵退役金被吞掉的幕後黑手,是陸家。」

秦穆然嘴角,露出一絲頗有深意的笑容。

石大壯摸著後腦勺,有些不解。

「老大,咱們這麼做,豈不是打草驚蛇,讓陸家有所防備嗎?」

石大壯驚奇問道。

「這不叫打草驚蛇,這叫敲山震虎,我們既然已經抓住了陸家的尾巴,就不怕他跑掉,只要我們現在放出這個消息,陸家內部一定會慌亂起來,勢必會轉移那些不幹凈的資金,而陸家的區域網已經在我們眼皮子底下,這樣反而會省去我們很多麻煩。」

秦穆然笑道。

「老大,還是你腦子好使,俺咋就沒想到這一點。」

石大壯樸實無華笑道。

「當然,我這樣做還有另外一個目的,就是號召全洋城的退役老兵,圍堵陸家,等時機成熟,我要當著全洋城退役老兵的面兒,揭開陸家的真面目,將他們這些禍國殃民之輩,公諸於天下……」

秦穆然目光,閃過一絲犀利,兩指間的煙頭兒,已經燃燒的只剩下半截。

這時候,秦穆然身後,響起陳雅玲的聲音。

「秦弟弟,你怎麼還在這裡站著。」

秦穆然轉身,發現陳雅玲已經站在了自己身後。

「雅玲姐,我這不是在恭候您的大駕嗎?」

言罷,秦穆然將手中煙頭兒熄滅,目光看向石大壯。

「大壯,我剛才交代你的事情,你先去辦,今晚就不用等我了。」

「是,老大。」

石大壯會意一笑,沒再多言,轉身離開。

秦穆然陪陳雅玲進了米其林餐廳,徑直找了一處靠窗戶的位置。

這時候,一名服務生拿過菜單,陳雅玲點了幾道米其林餐廳特色菜后,笑道。

「秦弟弟,我剛才得到一個重要情報,可能對你有用,要聽嗎?」

陳雅玲笑道。

「哦?說來聽聽。」

秦穆然說道。

「據我們李董事長說,今天三大世家召開了一場合資會議,他們打算融資吞併洋城老街的土地使用權,你也知道,李老爺子不會跟他們同流合污,李董事長讓我轉告你,明天兩家可能就要發起商業戰,希望你能有個心理準備。」

陳雅玲說罷,抿了口茶水,潤了下嗓子。

「雅玲姐,我知道兩家不會善罷甘休,卻並不知道他們什麼時候動手,你這個情報,對我很重要,今晚我可得好好謝謝你。」

秦穆然頗有深意一笑。

吃過晚飯,秦穆然駕車徑直去了陳雅玲家。

花嫁媽咪:總裁爹地請簽收 剛進大廳,兩人便立刻纏綿在一起,衣服灑落滿地。

就在這個關鍵時刻,一陣手機鈴聲響起,秦穆然瞥了眼手機頁面,是紀凌風打來的電話。

秦穆然內心一陣哇靠!

這小子還真會挑時間,不早不晚,這不是壞自己好事兒嗎?

秦穆然沉默幾秒,懶得理會,這個時間,能有什麼大事兒?

……

半小時后,陳雅玲臉色通紅,雙腳發軟,依偎秦穆然懷裡。

此刻,秦穆然打開手機一看。

三十五個未接來電。

都是紀凌風打來的。

哇靠!

這小子今晚瘋了吧?

秦穆然感覺眼皮又跳動起來,白天那種不祥的預感,再次出現心頭兒。

秦穆然急忙回撥了紀凌風電話。

「然哥,你可算接電話了,你在哪兒?」

紀凌風在電話中焦急道。

「你小子打電話真會挑時間,……」

「嘖嘖……然哥,你該不會是在陪別的小姐姐,健身吧?」

紀凌風委婉問道。

「不錯,就是健身,單純的健身而已。」

秦穆然笑道。

「這麼晚了,什麼事兒?要是不給我個合理的解釋,看我回中海怎麼收拾你小子。」

秦穆然繼而說道。

頭號私寵:老公大人狠給力 「然哥,先別著急收拾我,你還是先祈禱你自己能安全回來再說吧!哈哈……」

紀凌風在電話中語氣故作几絲凄涼。

秦穆然眉頭一皺,有些詫異。

「什麼意思?」

「我剛得到情報,嫂子去洋城了,這個點兒,差不多快到了。」

「小風,哥不接你電話,是我的不對,可你也不用這麼嚇唬哥吧!」

「不信拉倒,然哥,不說了,你自求多福吧!」

剛掛斷紀凌風的電話,秦穆然的手機再次響起。

這一次,是陸傾城打來的。

秦穆然後背一涼,不禁倒吸一口涼氣。

哇靠!

這不是在做夢吧?

看來,自己白天那種不祥的預感,真的要應驗了。 雨霧朦朧,趙小川等人的身影在天空若影若現。

一場大戰卻在黃大師等人眼前進行着,然而卻由於周圍黃泉屍水的關係,他們只能觀望着。

“看,那些御鬼士突然暴動了,他們都在攻擊趙小川。”

“那些鬼物據我估計至少都是生死境的強者,不過看趙小川卻顯得遊刃有餘,實在太強悍了。”

“不過爲什麼要攻擊趙小川呢?這些鬼物不是已經臣服了麼?”

天空中,趙小川控制的無雨領域中被調進來的幾十名御鬼士中忽然間五六名生死境的鬼物突然發動,齊齊撲向趙小川,和他大戰起來。

衆人看到眼前情況,既驚訝又疑惑,轉頭看向身旁的黃大師,眼中露出詢問的神色。

“別看我,我也不太清楚。”黃大師沉聲道,但緊接着又說道:“可能和這場與有關。”

“雨?莫非是王雅婷?”夏雨青沉聲道。

就在她剛說完,王燁猛然驚呼一聲,指着天空中喊道:“你們看,那是什麼?”

衆人齊齊望去,發現原本白骨手爪中捧着的李若曦身邊竟然出現一團黃色的液體。

那團液體一陣幻化後,變成一隻手爪,快速一掃,將李若曦抓在了手中,然後快速的衝進了雨霧中。

“敢爾!”

趙小川看到李若曦的身體被搶走,立刻爆喝一聲,沒有了之前的淡定。

他猛然一揮手,頭頂的黑洞中飛出五六個帶着白骨面具的人面獸臉的怪物。

猴、鷹、鼠、鹿、兔,五個白骨面具的怪物出現後,齊齊嘶吼一聲,快速的衝向那些御鬼士們,和他們纏鬥起來。

“召喚死靈?而且竟然是這麼強大的死靈?”

黃大師看到那些帶着白骨面具的怪物們瞬間被趙小川召喚出來,並且和那幾名御鬼士纏鬥在一起,不由倒吸一口涼氣。

而其餘人則好奇的望着黑洞中閃爍着的一雙雙碧綠的眼眸,心中一陣發寒。

“這纔是其中五隻怪物,實力已經到達生死境,如果再多來幾隻怪物,那這個世界可真的就算是完蛋了!”

夏雨青喃喃自語,頓時引起了衆人的贊同。

不管地上的情況,趙小川召喚出來五隻怪物後,便趁着這個空隙,瞬間衝到了雨中,來到了若曦的身旁。

但是他並沒有立刻出手,而是看着包裹着李若曦的那團黃泉屍水,恨聲道:“把若曦還給我!”

“把她還給你?可以,不過她必須將鬼胎交出來,因爲這本就是不屬於她的東西。”黃泉屍水上一陣蠕動,露出一張人臉淡淡的說道。

那張人臉正是王雅婷,只不過趙小川卻並沒有半點在意,而是目光死死地盯着李若曦。

“把若曦還給我!”

趙小川再次重複一遍,眼中光芒一閃,頭頂原本籠罩着他的漩渦驟然縮小,竟然向着王雅婷籠罩而去。

王雅婷大吃一驚,天空中的雨霧驟然一凝,竟然化作五六道水龍向着趙小川飛去。

砰!砰!砰!砰!砰!

趙小川不閃不避,五條水龍狠狠地砸在他身上,瞬間爆炸開來。

厚厚的水霧瞬間瀰漫了他的身影,構成的浪花更是向着遠處蔓延開來。

不遠處原本還在打鬥的御鬼士們和麪具怪們被看到巨浪衝來,齊齊尖嘯一聲,顧不得對方,各自施展神通,遮擋水霧。

然而巨浪實在是太過恐怖了,不僅僅是其中蘊含的力量強大無比,其本質更是有着腐蝕靈體的特性。

有些御鬼士和麪具怪剛剛和那巨浪接觸,瞬間身體一僵,然後化爲一股青煙消散在空中。

其他的御鬼士和麪具怪見狀,心嚇得不敢在抵擋,連忙向着遠處跑去,除了那些還沒有被控制的。

“完蛋了,康惠、張妍他們都在那裏!”

遠處正在觀看的王燁看到眼前景象大聲驚呼。

其餘人看到後也是微微色變,但由於那幾人和他們關係到不怎樣,所以倒也沒有一個人出手。

甚至黃大師還長出了一口道:“那些御鬼士其實已經成爲了趙小川的養料,他們的存在反而會促進趙小川的鬼化,這樣死了,說不定結局會更好一些。”

戰王府里有嬌妻 然而正當所有人認爲他們那些人即將必死無疑的時候,一聲冷哼聲響徹天際,然後一道白色光圈從水龍爆炸的中心向着四周傳播開來。

一瞬間黃泉翻滾的渾濁的巨浪,衆人震驚惋惜的表情,還有王雅婷得意的笑容瞬間一滯,所有原本運動的東西定格在了空中,一動不動。

波~

一隻手從水霧中伸出,屈指一彈,一道圓形的門戶在水霧中撐開,趙小川緩步從中走出,向着同樣靜止的李若曦走去。

黃泉屍水包裹着李若曦懸浮在空中,上面顯現着的是王雅婷得意的笑容。

趙小川一步步的接近李若曦,王雅婷臉上的笑容慢慢變得驚恐起來。

“不要,不要過來!”

趙小川腦中響起了王雅婷尖細的驚呼聲,這是意念上的傳播。

很顯然這是王雅婷可以想到的阻止趙小川的唯一方法,或者說是她最無奈的選擇。

不過趙小川卻只是微微一頓,然後繼續向着前方走去。

Views:
97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