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我還沒有想明白的時候,眼見着這羣小鳥就要追了過來,鳥人突然做了一個讓我無法想象的動作,他突然在空中身子來了一個一百八十度的翻轉,後背向下,雙爪向着天空。

由於我多日來已經和鳥人形成了默契,所以現在再坐在他的背上時,我基本是不去特意抓着他來保護自己的安全的。

鳥人這一下來的太過突然,在我猝不及防下,我直接從他的身上被拋了下來,就這樣向着地面墜落。

在墜落的一剎那,我深深的明白,動物是tm不可信的!

可是我錯了!我完全錯了,不可信的不是鳥人,應該來說,動物是最tm願意爲友情付出一切的。

就在我墜落的那一瞬間,我看到了讓我瞠目結舌的畫面。

一大圈小小的鳥兒突然間包圍住了飛在天空中的鳥人,不出三五秒鐘,鳥人不見了……

看到這一幕我傻眼了,怎麼好好的,鳥人憑空消失了呢?

就在我的身子重重摔在了樹杈上的時候,我看見,從我的上空飄來了漫天的黑色鳥毛,這鳥毛跟鳥人翅膀上的毛是一個顏色,一個樣子……

鳥人不見了,只剩下飄落的羽毛垂自蒼穹……

我不傻,我知道,鳥人一定被這羣黑不拉幾的鳥羣給吃了,吃的連骨頭都不剩了!

一瞬間我明白了爲什麼在那個時候,鳥人會將我狠心拋下地面,不是他在捉弄我,而是他知道有危險,要保護我,到了生命的盡頭,他選擇了讓我活下去……

這一刻,我的內心五味雜陳,幾條紅線魚,三兩天的時間,鳥人就甘願揹着我過林牆,然後大難臨頭,他先是想着讓我活命,而不是想着如何自保……

我不知道我該怎麼表達我對鳥人的感激之情,但是我知道,這一刻,我的心很痛。

當我的身子落在了樹杈上,然後摔落在地面上之時,我感覺我整個人渾身都跟散架了一般。這要是換做以前的我,或者換做是尋常之人,從高空垂直落下,不知道能摔死成什麼樣。

可當我狼狽的從地上爬起來的時候,我發現我的頭頂之上黑壓壓的一片,那羣幾秒鐘吃了鳥人的小鳥向着我閃電般飛來!

我暗知不好,我可不是鋼鐵之軀,我的身子骨不比鳥人硬多少,這要是被這羣鳥撲了過來,那我即便是修爲再高也會被吃幹抹淨。老話說的好,武功再高,也怕菜刀,雖然我知道自己深身藏鬼修之能,但是我不會用啊!再說了,就算我會用,面對這些吃肉不吐骨頭的傢伙,神仙也受不了!三十六計走爲上,看着這些鳥向着我飛撲而來,我奔着這裏的山林便開始穿梭了起來。

這個時候,我把自己能跑的速度發揮到最大,我能跑多快跑多快。

可是地上跑的哪比得上天上飛的,這些鳥很快便跟我的距離越拉越近,眼瞅着,我就要變成鳥人的下場了。

就在我幾乎快要走投無路的時候,那一直響着的悠揚的笛聲戛然而止。

在笛聲突然停止了之後,這羣死追着我不放的鳥羣突然間四散開來,消失的無影無蹤。

怎麼回事兒?

見鳥羣四散,我突然傻眼了,怎麼剛纔還玩命的追我,這一刻卻突然不追了?

就在我不知是何原因的時候,從林子裏的某一處突然走出來了一個女子。

“呵呵!你就是柳姐姐說的那個了不得的屠寬吧?也不怎麼樣啊?被我的吞天鳥追的四處逃跑,可真是有趣的很啊!”

瑟瑟幾響,這女子便出現在了我的面前,我定睛仔細打量起了她來。

這女子手拿着一個紫色的笛子,全身穿着紫衫,在紫衫的兩側肩膀上,有着像是用彩色羽毛編制而成的精緻飾物。這女子有十七八歲的年紀,一雙大眼烏溜溜地,滿臉的精乖之氣。

“你是?”

看着這個女子,我皺着眉問了起來。

“你是在問我是誰嗎?我叫麗兒,是生活在千妖島的妖修者,前些日子柳姐回來對我說,說她差點兒被一個叫屠寬的人給害死了!幾天前,我剛剛得到消息,說是叫屠寬的這個人身懷着我千妖島古樹寶藏的鑰匙,要從這裏通過,讓我殺不死你也要拖住你,可是我沒想到,被柳姐如此忌憚的一個人,居然只知道跑啊,太搞笑了!”

聽到這個名叫麗兒的女孩如此嘲笑我,我真想告訴她,要是我的爺爺和虞墨鬼婆子出現在你的面前,你就知道你柳姐爲什麼會這麼怕我了。

不過在她的口中,我得到了一個準確的消息,柳萍前陣子回的島上,那就說明,柳萍確實沒死!

柳萍沒死?那虞墨奶奶真就沒殺了她?虞墨奶奶真的欺騙了我?

這個時候,我的感覺非常的不好,很不好!。.。 小彩察覺到紫瑩離開,這才繼續跟寶寶幾人說道:「主人,那個女人應該是去了九重天宮禁地,去尋找天空之城鑰匙了,我會跟著她一起去的,很快我們就能知道,最後一把鑰匙,是不是在九重天了……」

「小彩,你小心點,別被那個壞女人發現了!」小寧兒擔心的說道。

「放心吧主人,她那麼弱發現不了我!」小彩嫌棄的說道。

「小彩,你也不知道鑰匙到底在何處嗎?」花護法看著小彩好奇的問道。

「我也只是聽說的,到底現在是不是在九重天我也不清楚,所以剛才看到那個女人暗中監視我們的時候,我才故意說出來的,天空之城是任何神族都嚮往之地,如果對方知道鑰匙可能存在九重天宮禁地的話,一定會去尋找的……」小彩這才解釋道。

「可是,那個女人到底什麼身份?她能隨便進入天宮禁地嗎?」小寧兒好奇的問道。

「她的身份不能,但是她的外婆是天後的貼身婢女,想要悄悄的送她進去天宮禁地很容易!」小彩說道。

「原來是這樣,那我們等消息就行了……」小寧兒放心的說道。

忘川和花護法也明白了小彩的用意,幾個人也就不著急了,暫時在紫瀾神殿住了下來……

被小彩猜測的沒錯,紫瑩是紫靈鳥一族,外婆確實是如今九重天宮女主人的貼身婢女,權利很大,也最疼愛紫瑩!紫瑩得知天空之城在九重天宮禁地的之後……

第一想法就是來找自己的外婆,送她入九重天宮禁地一趟,可沒想到半路上剛好遇到了從九重天宮下來的紫天,紫瑩一時無處躲避,只能上前行禮道:「主人,你回來了……」

「嗯,你來找我的?」紫天看著紫瑩問道。

「是的主人,神殿來了客人,想見你!」紫瑩無奈的說道。

「客人?我不是告訴你多次了嗎?任何人不能進入紫瀾城和紫瀾神殿,我不會客!」紫天聞言不悅的說道。

「主人,是寶寶的親人來了!」紫瑩十分不情願的說道。

果然,紫瑩的話剛說完,紫天的身影就消失不見了,壓根沒理會面前的紫瑩,這讓紫瑩心裡更加的氣憤,回頭看了眼紫天消失的背影,緊跟而去……

她要是這會兒不跟回去,等會兒也會被紫天召喚回去的,只能暫時放棄進入九重天宮禁地的事情,跟著紫天回了神殿……

小菜有些無奈的看著小寧兒說道:「主人,你紫天叔叔回來了,那個女人也回來了,看來她是沒辦法去九重天宮禁地了!」

「沒關係,我們和紫天叔叔想辦法也是一樣!」小寧兒聞言想了想說道。

小彩覺得也有道理,沒過多久,紫天的身影出現在小寧兒的面前,看著面前和寶寶酷似的小寧兒,紫天直接愣住了……

看了看小寧兒身邊的忘川,花護法,金鵬兄弟三人,紫天都不知道說什麼好了……

「紫天叔叔抱抱!」小寧兒軟萌的看著呆愣的紫天喊道。 柳萍沒死對我的打擊非常致命,但是眼下不是我該考慮這些的時候,看現在這形勢,我應該考慮的是我該如何對付我面前的這個名叫麗兒的女子。

我看她手中拿着一個紫色的笛子,便能想到之前響起的那段笛音是她吹的。剛纔笛聲戛然而止之後,那些追擊我的惡鳥便四散開來,想必這笛聲能控制這四散的惡鳥,於是我仔細瞧了一眼她手中的笛子,然後一臉謹慎的對她問道

“剛纔那些惡鳥是受你的笛聲所控制的?”

這名自稱麗兒的女子聽到我這樣問她,洋洋得意的對我回答說:“那是自然了,在我的笛音下,我讓這些吞天鳥向東,它們絕不會向西,怎麼樣?害怕了吧?”

聽到這個叫麗兒的女子這麼對我說話,作爲一個傲嬌的男人,我絕對不會丟了自己的面子。要是在一個小女子的面前擡不起頭來,那我這臉往哪兒放?於是我對她嗤之以鼻道:“你一個小姑娘家家的不學好,成天就知道逗着一羣小小鳥!對了,你怎麼不改成吹簫呢?恩!可能比你吹笛子會更有味道。”

聽到我這話,這麗兒的臉色有些不大好看了:“哼!本不想讓你死的這麼早,讓你多活上一會兒,可沒想到你敢這麼和本姑娘說話,那我還是讓你來餵我的鳥兒吧!反正你身上那古樹寶藏的鑰匙乃是精鐵所化,我的吞天鳥是破壞不了的,左右鑰匙都是我的,你早死晚死都是要死的,那就讓我現在送你一程!”

我面前的這個麗兒在說完這句話後,將笛子橫於脣間,一曲婉轉悠揚的笛聲便響了起來。當笛聲響起來之後,我突然發現林子裏出現了不安分的躁動。

從林子的四面八方,傳來了一陣陣嘰嘰喳喳的鳥鳴聲。它們向着我身處的這個地方飛身而來,先是零星一兩隻小鳥,然後是三五成羣,跟着是連成一片,黑乎乎密密麻麻的向着我撲來。

它們像是一道黑色的暴風,就這樣向着我勇猛無畏而來,沒有一絲想要回頭的意思。

我知道這羣被麗兒喚作吞天鳥的小傢伙們的厲害,它們一定跟蝗災一樣,所到之處,片甲不留。要是被它們近了身,那鳥人的悲劇可能就要在我的身上重新上演了。

但是我確實沒有辦法阻止這羣鳥的襲擊,不是我屠寬願意跑,不是我屠寬是個孬種,而是我知道一個道理,我沒這個金剛鑽,我拿個毛線去阻擋這羣鳥啊。

逃跑是必須的,但是要跑的有技巧。既然這羣鳥這麼想要對付我,那我就給它來一個出其不意。

有了這個想法之後,我的雙腳猛的蹬踏一下地面,而後身子如離弦的箭,像閃電一般向着遠處竄出。我指的遠處可不是沒邊的向着林外跑,而是向着麗兒所在的位置跑去。我就不信這羣鳥能對我下得去口,對麗兒就下不去口。

見我向着她的身邊跑去,麗兒的臉上突然出現了一絲訝然之色,她沒想到我會向着她的身邊跑來。

不過這羣鳥畢竟是能被她所控制的,只聽她吹奏笛子的聲音陡然一變,那向着我和麗兒身邊飛撲過來的鳥羣突然成45度角如扇面一般左右分開而去。

看到這樣的情況,我心裏便有了數了。看樣子這個麗兒也怕這羣吞天鳥,同時我也明白了,想要不被這羣吞天鳥攻擊,搶下或破壞她手中的那個笛子纔是關鍵。

我心裏清楚,麗兒敢這麼明目張膽的出現在我的面前,應該有她的過人之處。果然正如我想的那樣,就在麗兒控制着這些吞天鳥躲開了我們之後,她衝着我邪邪的一笑,而後嘴裏自言自語說道

“靈光一現!”

大叔,離婚請放手 下一刻,我面前的這個麗兒突然間消失不見了。等我擡頭再看到她的時候,她已經出現在了一棵離我十幾米遠的樹的樹梢上……

看到她突然出現在那裏,我整個人都傻眼了。

這尼瑪是啥啊?這是瞬移嗎?她這麼搞我還玩個屁呀!我兩條腿跑得再快也經不住她的移來移去啊!

就在我心裏很不爽的時候,站在樹梢上的她說話了

“怎麼?想近了我的身?然後讓吞天鳥對我下手?你想多了吧!要是沒這點兒手段,我敢出現在你的面前?你來追我呀!看看是你的腿快,還是我快。”

聽她這麼一說,我的臉色可就不大好了。現在看來就這樣想要靠近她可能是一件不大可能的事兒了。可是靠不了她的身,那當她再次發動吞天鳥來追我的時候,我豈不是還得狼狽的逃命?我是真的不想再逃跑了,這一連串的經歷,使得我逃跑的路程累計加在一起,估計都快趕上兩萬五千裏的長征之路了……

跑,在這個小姑娘面前,這不是讓人笑話嘛!不跑吧,這鳥羣一來,我這小命喲……

就在我糾結之時,麗兒的笛音突然又響了起來,緊跟着,數以萬計的吞天鳥集結在一處,準備向着我又開始發動一波進攻!

見勢頭不對,我趕緊做好了應對的準備,看着鳥羣隨時都有可能向着我發動進攻,我突然急中生智,想到了一個妙招!

既然我近不得這個女子的身,而且她也會牢牢盯着我,那我不會讓別人近身嗎?讓我來吸引火力,然後故意將她逼到了某個我指定的地方……

想道這兒,我便意念所向,開始了我自己的佈局。

而與此同時,隨着笛聲的音調突然一升,那如黑色風暴的鳥羣向着我鋪天蓋地而來。

總裁留步:一隻老婆待領養 看着鳥羣向着我飛撲而來,我依舊老辦法,將自己逃跑的速度提升到極致,然後向着遠處樹梢上的麗兒瘋狂的跑過去。

見我還是老套路,而且速度比之之前來的更快了,麗兒微微一笑。

我看到,這個時候她並沒有將笛子移開嘴邊,吞天鳥還是依然在追着我,但是她卻已經消失不見了。

下一秒鐘,她又向後瞬移了二十幾米的距離,在一棵樹底下站住了。

見她出現在了那個地方,我明白了,這種瞬移的手法可能並不需要用嘴巴說出來,跟我使用陰兵冊驅使裏面的鬼物手法一樣,意向所指就可以了。不過我依然打着我自己的小算盤,然後突然間向着左側迂迴,繞路向着麗兒跑了過去。

由於我這麼一繞路,導致我身後的吞天鳥羣跟我的距離又拉近了一些,只差幾米遠的距離便就要追上我了。

見我還是不死心,麗兒像是在看笑話一樣的看着我。跟着她又是靈光一現,向着她的右側又平移了二十米遠的距離。

看着這樣的距離,我大概心裏能猜測出來,她所瞬間移動的最大距離,估計也就二十米上下了。

空間之錦繡鋒芒 心裏有了數之後,我忙通過我的意念向我的“棋子”傳達了我的一些想法……

緊跟着,我並沒有直接向着麗兒直面衝去,而是又饒了個小半圈,從她的後面繞了出來,向着她的身後撲了過去。

這個時候,吞天鳥距離我的距離不過一米左右了,我能清晰地感受到,從我的背心處傳來的那冷颼颼的壓迫感。

看着我這樣像是垂死掙扎一樣向着她跑來,麗兒露出了輕蔑的笑容。從她的眼神中我能看出來,似乎很快的,我怕就什麼都不剩了。

轉過身,見我從她的後背襲來,她又一次向着我倒退着瞬移了二十米開外的距離,而這個距離這個方向,正是我想讓她去的地方!

之所以這兩次我都是繞着路子在向着她跑去,其實就是要將她驅趕到我要讓她去的地方!不知不覺的,她已經走進了我的圈套。

當她又相對着我向後瞬移了二十米的距離後,麗兒得意的站在了那裏,然後準備加大力度狠狠的吹上一口笛子,看那架勢是想要直接讓吞天鳥結果了我。就在吞天鳥眼看着就要觸碰到我的身上的時候,奇蹟突然發生了。

笛子的聲音突然間戛然而止,我身後的吞天鳥突然間停止了對我的追擊,不出三秒鐘,四散而去……

緊跟着,我聽到了一個猥瑣的聲音響了起來:“嘿嘿!這妞長的可真漂亮啊!從這個紫色的笛子上,我聞到了一股只有處子才能散發出來的淡淡體香呢!” 紫天幾乎是下意識的彎腰將小寧兒抱在懷裡,忍不住仔細打量懷裡的小傢伙,小小的一隻,比起自己初見寶寶的時候,還要小上幾歲,這張和寶寶一樣酷似墨九狸和帝溟寒的小臉,紫天不用問就知道這害死絕對是寶寶的妹妹沒錯了……

特別是對方身上還有紫夜的氣息,紫天就更加確定了,除了墨九狸的孩子,紫夜絕對不會把氣息給任何人的……

小寧兒看著紫天笑眯眯的開始介紹道:「紫天叔叔,這是爹爹的兩位護法,忘川叔叔,花叔叔,這是我們的契約獸,金翅大鵬三兄弟,我叫寧兒!」

「寧兒,你們幾個怎麼來到這裡的?你爹娘呢?」紫天回神,看了眼忘川和花護法幾人說道。

「我爹娘應該也來到這裡了吧,只是我不知道他們現在到底在幾重天……」小寧兒沒有隱瞞紫天,將自己如何帶著忘川和花護法的事情,跟紫天說了一遍。

紫天聽完有些回不過神來的盯著小寧兒,許久才無語的看著小寧兒說道:「寧兒,你怎麼能這麼不聽話,你知道不知道這樣多危險?知道不知道九重天多少強者?」

紫天想想都覺得后怕,這小丫頭到底是吃了什麼東西,膽子竟然這麼大啊……

「紫天叔叔,小彩很厲害的,你看我們不是安然無恙的來到這裡了啊!」小寧兒笑著說道。

紫天好半天才順過氣來,想到小寧兒要是出事了的話,墨九狸和寶寶一定會難受死的!

「以後再也不能做這樣的事情了,在你爹娘沒來到九重天之前,你那裡也不能去,就住在這裡知道嗎?」紫天看著小寧兒認真的說道。

「行,我們暫時住在這裡!紫天叔叔我……餓了……」小寧兒本來想紫天說什麼,卻看到紫瑩回來了,於是改口道。

「紫瑩,去準備飯菜!」剛走進來的紫瑩就聽到紫天的話,心裡更加不滿了,卻不敢表現出來,只能低著頭應了聲走出去。

寶寶也沒有再說什麼事情,畢竟要避開紫瑩才行,所以就跟紫天說了他們一路上的事情,吃完飯小寧兒就犯困了,於是躺在小彩的懷裡就睡了過去……

看的紫天也是十分的無奈又心疼,對於小寧兒紫天的心情和紫夜差不多,十分疼愛,只不過紫夜是因為小寧兒是墨九狸的女兒,紫天則是因為小寧兒是寶寶的妹妹……

看到小寧兒睡著后,紫天才看向忘川和花護法問道:「能聯繫到你們主子嗎?」

「一直都聯繫不上!」忘川說道。

「那他們應該還沒到五重天,如果他們能來到五重天之上的話,多少你們之間的契約關係,是會有些感應的!暫時你們就安心待在這裡,不用擔心他們夫妻,就算他們來到了九重天提升實力也需要時間的!

而且,你們的實力也太低了,就在這裡安心修鍊,變強了才能更好的保護寧兒,他們的消息交給我,有消息我會告訴你們的!」紫天聞言想了想看著忘川和花護法說道。 能說出這樣猥瑣的話的人,自然不是別人,就是我早已佈下的“暗子”畫皮厲鬼色石新。

之前在跟麗兒的對峙中,我明白了一個道理,即使我的速度再怎麼快,在她的面前,我就是個被她時刻關注的活動靶子。在她靈光一現的瞬移之下,我根本就沒有任何接近她的機會,更別說是對她的笛子下手了。

可是我發現一個有趣的事情,似乎這個叫麗兒的女子對我的身份背景沒有一丁點兒的瞭解。從她之前跟我的對話,再到她取笑柳萍爲什麼害怕我這樣的沒用的只知道逃跑的角色,我就能判斷她不知道我的背後有七級鬼帥的虞墨奶奶,甚至八級鬼王的爺爺。那麼是不是也就說明柳萍根本就沒有告訴她我的身上藏有能放出鬼物來的陰兵冊呢?

所以在我想通了這些之後,在躲避吞天鳥的追擊中,在我意念的驅使下,趁她不注意我放出了石新。然後我讓石新按照我的想法躲在了我讓他去的地方,這纔有意冒着被吞天鳥追趕上來的危險,故意迂迴繞着路將她驅趕到石新所藏的那個地方。等她瞬移一至,石新便從暗處神不知鬼不覺的出現,一把奪走了她手中的紫色長笛,這纔出現了現在所發生的畫面。

見自己手中的長笛莫名其妙的被人奪走了,麗兒是大驚失色,她回過頭來看向一臉色眯眯看着她的石新。見石新拿着的正是自己的紫色長笛,便一臉憤怒的對石新喊道

“你幹什麼?把我的長笛還給我!”

見麗兒這樣跟自己說話,石新揚了揚手中的長笛,又嗅了嗅長笛,表現出一臉陶醉的神色。而後他慢悠悠的對着他身前的麗兒說道

“還你?可以啊,只要你陪大爺我睡上一覺,把我給伺候舒服了,我保準將這個笛子交給你。”

邪王霸寵:特工皇妃要逃走 那麗兒見石新跟她說出這樣不堪的話來,小臉兒是氣的煞白。她對着石新憤然道

“你…你胡說什麼呢?快把笛子還給我。”

見這個麗兒還在跟自己要紫色長笛,石新慢悠悠的走到我的身邊,將長笛雙手奉上,而後一臉恭敬的對我說道

“主人,長笛已入手,請收下。”

見石新突然對我做出這樣一番動作,麗兒掩嘴驚訝道:“你…你們是一夥兒的?”

見她做出這樣的反應,我笑着收下了石新手裏的長笛,而後對着麗兒說道:“我說你這個小姑娘也太后知後覺了吧?到現在才知道我們是一夥兒的?真是智商堪憂!”

說完這話,我便將長笛橫於我的面前,作勢就要折斷了它。可就在我剛要做出折斷它的動作之時,我面前的那個麗兒惶恐不安的對我大喊大叫道:“等等!千萬別折斷了它,千萬不要這麼做!”

見她嚇成了這樣,我感覺到有着一種不同尋常,於是我對她說道:“這笛子把我害的差點成了吞天鳥的食物,還殘忍的殺死了我的朋友鳥人,你說我還能留得下它嗎?”

“不是!”

見我這麼說,麗兒又趕忙搖着頭對着我說道:“你不能折斷了它,否則…否則我就會死了!”

“你就會死?一個破笛子,你怎麼會死?”對於她這樣的話,我覺得很不可思議。

“是真的!”麗兒又衝着我大喊大叫道:“這個笛子是罕有的靈笛,我是千妖島的百靈鳥,就是因爲跟這個笛子達成了生死契約,所以我的妖修纔會突飛猛進。靠着這個笛子我也才能在千妖島站穩腳跟。因爲我們生死契約的關係,所以笛子在我在,笛子折我死!”

“生死契約?還有這樣的一說?”聽到她這樣的話,我感覺是極爲的新鮮,這還是我第一次聽說過還有這樣的契約,即便是老頭子,也從來沒有對我說過。

就在我聽了她的話後,還沒有想好該怎麼回答她的時候,我身邊的石新卻用手碰了碰我,一副有話要對我說的樣子。

見他這樣,我輕輕地皺了下眉頭,然後帶着他來到了遠一點的一個角落裏。

老師別亂來 當我和石新來到了這個角落裏後,石新便在我耳邊對着我說起了悄悄話來。等我聽明白了他想要表達什麼意思,我真是恨不得罵他一頓!這傢伙真是一個色痞子,到了這個時候居然還想着這事兒……

不過誰叫我是他的主人呢,再說了,剛纔這個叫麗兒的女人將我的鳥人兄弟給害了,又差點結果了我,給她點教訓還是好的。

於是我大搖大擺的來到了那看似一臉焦急神色的麗兒身邊,隨即對着她說道:“想不讓我折斷這個笛子也行,只要你答應了我這個兄弟的要求!”

“答應你兄弟的要求?什麼要求?”

就在麗兒聽到我這話之後,表現出很不解的樣子之時,我身後的石新猴急的走到了麗兒的身邊。

Views:
60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