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野雞脖子本就差一步成龍,曾經還與兩條龍打成平手,如果不是趕上天劫,恐怕它就成了這裏的王了……”

我沒想到一條蛇居然會這麼厲害,可它真的與這次挖山有關係麼?

“姥姥對不起,是我的原因,劉尊才……”我覺得是劉尊非得逼我出手,要遷祖墳,驚動了野雞脖子纔會這樣。

只是,姥姥卻在這時候晃了晃頭,她說劉尊並不是才知道野雞脖子,那是因爲這裏震懾它的沒有了。

野雞脖子與兩條龍爭鬥的時候被天雷打中,受了重傷找了個陰氣很重的古墓修養,後來總有小孩子鑽進來,甚至那兩條龍也會在無人的時候過來打攪,它才換了地方,但是誰也沒有想到,它居然會鑽到地底下,靠着死人的屍氣跟山靈的氣來養活自己。

最後竟然是藉着山靈的氣,得了到。

“那姥姥的意思是……這也跟劉尊沒關係。”

姥姥重重的點頭,她的意思是,劉尊要遷墳是想斷了野雞脖子的氣,讓它別再未來哪天厲害了霍霍村子裏的人。可那些村民在心急村長的招呼下,不等劉尊就去遷墳,震懾野雞脖子的劉尊沒到,那野雞脖子就帶着藏在墳裏的蛇子蛇孫們出來整村民們。

因爲山裏沒有姥姥的靈,所以爸媽沒有被沾染屍氣的蛇帶走。可野雞脖子一定不想放過兩個大活人,好在石正當時趕到,拼死拼活的救出了爸媽。

“妮子,現在得儘快找到村民,野雞脖子不敢直接殺人,它怕再有天罰,所以它一定會找辦法,讓人自然死亡。”

醫妃有毒:狂妃要逆天 我“嗯”了一聲,立刻從自己的腦海裏退了出來。

我不敢去看劉尊,自己多次對他的誤會,已經讓我無法直接面對他了。只好去問初月,問她有沒有可能找到村民們。

初月是冥王,只能尋找到死人。當她閉上眼,搜尋了片刻後,張眼對我微笑道:“我找到了我找到了。”

相比較初月的高興,我只能在內心隱匿哀傷。

那就代表,村民中有人死去了。

村長死了,在保護村民的時候。

初月說,她見到黑暗的環境,十米的泥土下,有個大大的洞穴,村民都在裏面。她之所以這麼說,是感覺有幾個人也要死了,而早死的村長,就被扔在裏面。

我不敢再做停留,野雞脖子的目的是要悶死大家,洞穴再大,好幾百號人都在裏頭。況且遷墳是男女老少都要去的大事,村長的一着急,並沒有給大家拜託未來雞脖子可能禍害村民的好事,卻將自己跟村民提早帶來死亡。

當然,我也埋怨了劉尊爲什麼每次做這種事情,都比提早跟我說。

我轉身朝外跑着,怕時間來不及,初月跟在我的身後,我聽見身後劉尊嘆息的說,爲什麼每次都想爲我做什麼,卻始終讓你難過。

我心裏一陣刺痛,咬着牙朝着初月可能說的地方跑了過去。

可我速度畢竟慢,跑了一半的時候,劉尊像下了很大決心一樣,從後面衝上來,在我的驚訝中,將我抱起,朝着初月說的位置衝了過去。

不一會,他就將我放在地面:“到了。”

我“哦”的一聲,初月來到我的身邊,倔強的撅起小嘴,拉着我的手。

我正準備跟初月走,劉尊卻拉起我的左手:“以後我會什麼事情都跟你說,我的小冰兒太笨,總是不懂我的意思。”

劉尊這句話,即表明了他的決心,又說了我笨。

“現在不是說這話的時候,先救了大家在說。”我忽略劉尊眼裏的難過,鬆開了他的手,跟着初月去找村民。

一個很大的洞口,很黑。

現在時間已經有些晚了,天色也暗了下來。

我沒有劉尊跟初月的眼,可以在漆黑之中看見一切。除了近在咫尺的他們,我什麼也看不見。

“母皇,你別害怕。”初月對我甜甜一笑,右手舉起來,掌心的位置就燃燒起藍色的火焰。

陰火,可以燃燒一切靈魂的火焰。跟鬼火不同,鬼火是中間白,四周藍。但是陰火……卻是中間藍的深邃,周圍藍的妖豔。

我擔心裏面有祖先的靈,所以讓初月趕緊把火熄滅了,初月有些不高興,卻也沒說什麼。

就在這時候,我聽見身後有啪啪啪的打響聲音。

劉尊拿出一枚打火機,在漆黑的大洞穴中,亮的範圍竟然還那麼廣闊。

“我有這個。” 總裁,先有後愛 劉尊說完,將打火機遞給了我。我一看是zippo的。

初月膽大,非得要在前面走,我將她攔下來,讓劉尊打頭,我在中間,初月被我抱在懷裏,她拿着打火機。

初月又開始甜甜的笑着,剛纔的不快煙消雲散。

她是個不懂得死亡的小女孩,所以比起我心裏的哀傷,她甚至希望自己從沒出生過。我心疼的勒緊手臂,緊跟劉尊的腳步,朝着裏面走。

這洞穴很大,越到裏面溫度就越高,也越潮溼,甚至還有一股腥腥的怪味道。

終於,在我聽見很多呻吟聲後,我才放下初月,朝裏面衝了過去。隨着初月帶來的光亮,我見到所有村民都擠在一起,他們的身體上還壓滿了混亂的屍骨,每個人的臉上都帶着輕傷,在這空間很大但空氣漸漸熱起來的洞穴裏,大口喘着粗氣。而村長的屍體被拋棄在另一邊,他妻子一臉呆滯的抱着村長。他的孩子也是小臉慘白的躺在地上。

見到我們來了,也不知道誰說了一句:“小冰……”

我剛準備靠近,就被劉尊拉到他的懷中,“嘶嘶”的聲音從頭頂響起,我擡起頭就見到無數只蛇頭,從黑暗中吐着蛇信子慢慢的顯露出來。

作者語:回來的很晚,今天兩更了。現在累了,準備睡覺。 眼前的景象可謂是讓人毛骨悚然,縱然是經歷再多的初月,也緊緊的貼在我的身後。我以爲她是在害怕,誰知她卻是對着羣蛇頭說了一聲:“噁心,低等劣獸就是低等劣獸。”

“啊……蛇……蛇……”

村民們從見到我的喜悅,忽然變成了驚恐。我想過去救村民,可無數的蛇從開始的舌頭,變成了蛇身擋成的一堵牆,密密麻麻的捂住了所有人的視線。

就在這時,劉尊的龍遊之氣從手掌中蹦出,打的蛇牆出現一個漏洞,但是很快羣蛇就用身體遊動,又將漏洞補起來。

蛇的身體互相摩擦,發出撕拉撕拉的聲響。因爲摩擦,雖然蛇的身體是涼的,卻產生了不小的熱量,地下洞穴本就空氣稀少,現在更是喘息困難。

蛇洞那邊的喘息聲,蓋過了蛇牆摩擦的聲音。

我焦急的手掌發涼,絲毫沒有注意到,自己也漸漸處於缺氧的狀態。

劉尊忽然捏住了我的手,我偏過頭看見他眼裏的擔憂,才知道自己現在也是處境危險,喉嚨冰涼不但缺氧氣,也因爲急躁很不舒服。

但……劉尊的龍遊之氣,根本無法打透蛇牆,這些蛇寧可犧牲自己,也要補上牆洞,只爲讓另一頭的村民們,加速死亡的速度。

“母皇,你信任我嗎?”初月忽然轉過頭對我說道。

漢牧天下 我料想她是想用什麼辦法,於是只好求她幫忙了。

初月微微一笑,手掌再次燃起藍色的陰火。

初月的陰火,朝着蛇牆燃燒過去。

頓時一條蛇被點燃,身體內的靈魂燃燒,發出人類耳朵無法聽見的嘶喊,我卻從它的模樣看出來,陰火燃燒的它一定十分痛苦。

可這陰火就像是一個燃點,接着一個又一個被燃燒,最後竟然成了一片。於是,在普通人眼裏看不見的陰火,將無數條粗壯的蛇燃燒了,它們僅僅被燃燒了一點時間,就整體倒塌下來,堆積的蛇體也擋住了我們通往村民的路。

我以爲陰火只是燃燒羣蛇就結束了。可我忘記了,陰火是燃燒活的物體而存在的。

“初月!”我轉過頭去提醒初月。卻見初月露出興奮的表情,小手拖着陰火種,來回跳動。

她眼裏是銀白色的月光,我知道,她這是殺戮興奮了。

當時的我,只想通過蛇牆,去那邊救村民,然而初月是冥王的身份我卻忘記了。

“初月!”我再次大喝一聲,劉尊在一旁激發出巨大的龍遊之氣,越過蛇牆,用蛇體內的龍遊之氣阻擋住初月的陰火。

沒想到劉尊的龍遊之氣,無法將不斷彌補的蛇體驅散,卻能抵抗住初月的陰火。

劉尊的龍遊之氣一把打在了初月的臉上。我擔憂初月會被傷到卻見到初月已經清醒過來,見到自己差點失控,初月抱歉的抱着我的腿,說着對不起。

“要小心。”我拉着初月,趕緊到劉尊的身邊。

我與劉尊一起來到村民的身邊,但是對於剛纔發生的事情,他們雖然害怕卻一副不敢惹我,以及我身邊兩個人的模樣。

這些人裏,大概只有石頭爸媽見到劉尊,那時候的事情他們還歷歷在目,卻因爲某種原因沒有說出來。

“小冰不會也是怪物吧!”

“怎麼會?別忘記她姥姥曾經是我們村裏的神婆!”石頭媽反駁說道。

“可是你看,她認識的根本就不像人,雲姥姥就沒有……”

我忽視衆人的話,與劉尊,初月將村民們帶出了蛇洞。

村長則被他的妻子跟孩子拖拽出來,一臉怨恨的瞪着我。

“所以,這次的事情,其實是他們弄出來的,對吧!”

村長妻子的一句話,讓村民們立刻看向我跟劉尊。

初月忘記了曾經發生的事情,只記得我回到了她的身邊,她應該記得劉尊,所以不敢看他此時的表情,只是擔心的看向我。

而其他人,則誤會我是這次事件的始發人。

一聲聲滾出大河村,從一個人的口中說出,變成了從衆人口中說出。

“你們聽我解釋,這件事情,不是你們想的那樣……”

我趕忙跟村民們解釋,他們中也有看着我長大的人,如今這樣,我還真有點難過。

可轉而一看劉尊,他只是捏着我的手,信任的看着我。

他覺得,我可以處理這件事情。

我明白,如果是用劉尊的方式,他恐怕會一掌將面前的村民全部轟沒,他信任我,就是不想自己的衝動,會讓我難過,會讓我爲難。

我微微一笑,轉而看向村民。

“你們爲什麼會上山,我想你們心裏都清楚。村長爲什麼會死,是因爲私慾,還是因爲被我,你們心裏更清楚。”

我的一句話,讓村民們沉默下來,可村長的老婆,顯然不想放過我。她認定村長的死跟我有關係,因爲劉尊,在我的身邊。

只是初月變成了小孩的樣子,沒有被認出來。

“是,沒錯,我們是想多賺錢。但是這些……蛇……那是我們眼裏都看見的,在我們眼前。一個個纏繞成一堵牆,又再我們眼前,死了。”

村民雖然受到過姥姥的幫助,但是他們並不懂這些,眼裏見到的,就是真實的。

校花的透視高手 在我的解釋下,村民卻生氣的越來越厲害。

就在這時候,轟隆隆的聲音從腳下傳來,一條巨大的暗影從地下冒了出來。

我有些站不穩,劉尊一把將我帶了起來,初月則從地上升到了半空中。我來不及去救村民,他們就站在原地東倒西歪,大口聲聲的喊着我是怪物。

我盡力不去聽,可劉尊還是察覺到我的情緒,在我耳邊說道:“沒事,一會兒我會吸走他們的記憶。”

現在看來,也只能那麼做了。

從地底下冒出來的居然就是那條老人們口中以前說的野雞脖子,它頭上的紅色雞冠鮮豔詭異,身上帶着泥土的腥臭味道。

村民們早就驚嚇的坐在地上,有上了歲數的老人家,立刻顫抖着喊道:“野雞脖子!”

我讓劉尊放我下去,他卻捏緊我的腰,手指一畫,我就見到村民的面前,形成一條他們看不到的結界。

野雞脖子轉過頭,看向我,舌頭從口中一探。

還有一章,晚上。狀態還沒恢復,暫時一天兩更,休息好了,會補。謝謝各位。感激傷心的淚打賞的元寶。 如果動物本身是帶有表情的,那麼野雞脖子現在給我的感覺就是它很驚喜。

“我沒有想到,能遇見一個純靈體的神,還有不化骨本尊,而你……氣很特殊,我並不知道你是什麼,但是很想……吃掉你……”說完,野雞脖子的舌頭,向我的方向抖了抖。

我沒想到它能這麼大膽,已經知道劉尊跟初月的身份,卻還是挑逗得說想吃掉我。

果然,初月燃燒起手掌中的陰火,朝着野雞脖子射了過去。

“閉嘴,竟然對我母皇無理!”

一瞬間,純藍色的陰火,燃燒在野雞脖子的身上,它的靈魂居然沒有被燃燒,反而用尾巴托起初月的陰火,定定的看着。

我見它有些奇怪,想要探知它到底是什麼。

因爲我記得姥姥說過,它居然與兩條龍打成平手,甚至更厲害,如果不是趕上了天罰,恐怕兩條龍都不是它的對手。

只是……

我低頭看向村民,他們看着我,如同看着另一個野雞脖子一樣。

無奈的嘆了一口氣,拿出至陽線,用自己的魄力幻化成白色的絲線,悄悄的朝着野雞脖子的身體方向飄去。

就在絲線快要接觸到野雞脖子的時候,它尾巴一抖,我用魄力幻化的白色絲線,被尾巴帶來的風,齊齊抖斷,最後消失在空氣裏。

“還想知道我的本尊,我只告訴你們一句,閻王爺都拿我沒辦法。”

聽它這麼一說,初月就笑了:“閻王爺拿你沒辦法,那麼冥王呢?”

閻王是按生死簿拘命,冥王則是直接可以拿一切生靈的命。初月看向野雞脖子:“別以爲跳出六道輪迴,我就拿你沒辦法!”說完,手掌中心燃燒起,好像孔雀羽毛一樣閃亮的火光。

野雞脖子看了果然渾身都在顫抖……

“冥王之火!”劉尊突然開口說道。

這種火我在路一鳴家裏那時候,被劉尊調侃不知道朱雀跟他過往,逼着看了些傳說的書籍。

冥王之火,就是深埋在地底的地獄之火。它可以焚燒一切,火熱的程度,與太陽相同。

初月此時弄出冥王之火,正是在告訴野雞脖子,她是誰。而劉尊,這時候也放出了龍遊之氣,纏繞在冥王之火上。

我明白劉尊的意思,剛纔初月救村民的時候,沒有辦法控制陰火,這次有了劉尊的控制,那冥王之火就會指哪打哪。

“呵,沒想到,你居然是伏羲的女兒,初月公主殿下,小的有眼不識泰山,小的……”

我察覺到不對,這野雞脖子眼神很怪。

果然,它蛇頭突然朝天,雞冠子也立了起來。

“咯咯咯!”

我身下的村民倒吸一口冷氣。

老人們常說,惹什麼別惹,皮子、狐狸跟蛇,這三個東西最邪性,成精的動物會有一些特點,比如現在這個野雞脖子,頭頂上就長了個大大的雞冠子。

只是我沒想到,它居然還能發出公雞一樣的叫聲。

現在天已經暗了,太陽西斜。馬上就要消失。

可在野雞脖子發出雞叫後的幾分鐘內,詭異的一幕發生了。

太陽居然從新從東方升起……

“啊……好熱……”初月是冥王,靈氣屬陰。

她蹲在原地抱着頭,蒼白的臉色變得更爲雪白,劉尊臉色也好不到哪裏去,不過還能堅持住。然而村民的狀況就顯得糟糕很多,一個個的躺在地上喘息着。

“哼,就算是冥王跟不化骨又怎麼樣,你以爲我爲什麼能躲過天劫?那是因爲,我是正陽神伏羲的隨從,我可以呼風喚雨,我可以隨時召喚太陽。你是伏羲的女兒又怎麼樣?你不是被他早就拋棄了嗎?哈哈哈……”

初月的眼睛變得血紅,這一幕我十分熟悉,在初月的記憶裏,她被伏羲拋棄,甚至女媧輪迴到人間被伏羲責備的時候,也是這樣。

她內心的痛苦我能感受得到,那種被親生父親,因爲身份問題拋棄,卻更因爲身份問題,最親愛的母親也離開了她。

“閉嘴,小心我割掉你的舌頭!”初月怒罵一聲,可她卻虛弱的站不起來了。

我心疼初月,餘光卻見到劉尊再給初月度陰氣。

“快點收回太陽。”我冷聲對野雞脖子說道。它咯咯咯的笑了幾聲,原本太陽的熱度還算可以承受,現在竟然是端午的太陽,在我們的頭頂燃燒了。

“不……”初月喊了一聲,從空中落在了地面,正好砸在村民的腳邊,劉尊也不好受,卻能忍了下來,他擔憂的看向我,在瞭解到我眼裏的意思後,直接來到地面,護着初月,跟村民。

面對這樣的情況,村民們並沒有理解我,而是在地上,喘着粗氣喊着是我搞的鬼。

我在空中,完全是靠自己的靈力支撐,見我沒事。野雞脖子吃驚的看向我,卻又不敢靠近。

“真不知道你是什麼,連太陽你都不害怕……”

“收回太陽,不然我就……”

野雞脖子吐着腥臭的氣,靠近我:“不然怎麼樣?”

我甩出至陽線,將體內的靈氣全部發出。上次覺醒了女媧之力,靈力有些不好控制,如今我已經別無選擇。

至陽線受到靈力的感染,從原本的顏色,變成發出銀色月光的至陽線,仿若有生命一樣,親暱的纏繞在我的身邊。 妻約33天

Views:
129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