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礙,做人留一線日後好相見,況且一個老人,過一日少一日了,他有什麼心願,遂了他。反正,爲師不差靈石。”一點點小靈石,林寒還不會放在眼裏。 回到丹院給自己準備的房間休息了一個時辰後,下午的招收親傳弟子的活動開始了。

林寒儘管想當一個無憂無慮的任課老師好了,但是院長還用千里傳音警告林寒,別想逃走,否則的話,有他好看的。

如此恐嚇,林寒只能乖乖的聽話過去了。

沒辦法,他現在是需要丹院的勢力保護自己,避免器宗的人發現他是哪個林寒來對付自己。

“林大師來了。”拖着疲憊的身子進入了活動會場,發現那裏基本都已經擠滿了人。許多人都是衝着林寒來的。林寒的雕像算是史最俊逸的一尊雕像了,本以爲是雕像刻意將人美化了,沒想到這親眼見到,才知道原來是真的。

這人竟然跟雕像一模一樣,是顯得有些不修邊幅了,下巴長了鬍渣,一個人都有些垮塌塌的,顯得異常無精打采的。

“師傅,你總算來了!院長讓我告訴你,你已經有了我一個弟子了,可以再招九個夠了,湊夠十個好了。”蘇凡早早的在原地等他了,午跟蘇凡吃過飯之後,蘇老說既然林寒已經回到了丹院,那他徹底放心的將孫兒交給他了。他要回靈王星一趟,聽說是家族裏有事情,要他回去主持公道。

雖然嫌棄自家兒子連個小小的事情都處理不好還要自己回去,但是蘇老還是選擇要走。

因爲周老跟他說,只有放手,小輩們才能成長,加之林寒照顧,蘇凡不會有問題的。

蘇老跟蘇凡做了告別離開了,並沒有跟林寒告別。看他的樣子也是一臉疲憊,不忍心再去打擾了。

“那太好了,我還以爲要再招十個。”林寒揉了揉腦袋,他可不想又多十個學生,少收一個,代表少爲一個人的人生負責,簡直是一件大好事。

林寒落座之後,第一個排在隊伍面前的人拿着一本冊子,放到了林寒的面前。

林寒拿起冊子打開一看,字體遒勁,應該是個男生。

擡頭一看,的確是個男生,還是一個早刻意刁難自己的男生。

“請林老師收我爲徒。”林寒當着他的面煉製出了尊階丹靈,已經讓他佩服的五體投地了,他也是真正的服了,服了這個修爲自己低了一大階的林寒。

“哦,記下吧!第一個。”林寒擡頭跟身邊幫自己記名字的蘇凡說了一句。

“他?”蘇凡目瞪口呆,不敢相信林寒會招這麼一個人。

“他只是生於六大家族,心氣別人要高一些,但是本性是好的,可以收。”林寒的回答,讓蘇凡雖然不能認同,但還是在記名冊寫下了這個人的名字。周西寧,是那個造船周家,六大家族的人。

“謝林老師!”周西寧沒有想到自己早這麼刁難林寒,林寒竟然能夠不計前嫌的接受自己,他連忙開口道謝。

“去掉姓氏,叫老師好了。”林寒輕描淡寫的回答,“下一個。”

林寒是全場當招生招的最快的,別的長老們還在精挑細選,他是除了女弟子以外排在前排的男生直接都收下來了。

並且,各個資質還湊巧的不錯,很快這九個學生的名額都滿了。

“這林大師是怎麼回事嘛!爲什麼不招女弟子!”一些女學生是氣不過了,憤憤不平的開口。哪兒有這樣的教師,簡直別的男人更加看不女人。

“各位,我來解釋一些師傅此舉的含義,師傅家已經有兩位妻子了,那兩位妻子不喜師傅跟女人過多的交流,這便是師傅不招收女弟子的原因。”林寒招完九個弟子離開了,讓蘇凡安排後面的事情。

蘇凡聽不得別人污衊林寒,開口跟大家解釋了一番。

這一下大家都明白了,爲什麼林寒總是避開女生,原來是爲了自家的夫人。

一時間,有多少的女人都羨慕起了那兩個被林寒深愛着的女人。

要知道在這片星雲,至尊的強者,哪一個不是三妻四妾,他卻只有兩個女人,可見他跟別的男人還是不一樣的。

“大師兄,師傅平時喜歡什麼?”而成功被錄取的人,都紛紛前問蘇凡討要林寒的喜好。

“師傅……”蘇凡眉頭深鎖,師傅平時也不說自己喜歡什麼的。

“竟然師傅收了我們,拜師禮要給了,自然是要挑選師傅喜歡的來。”原來是拜師禮,蘇凡差點將這個給忘了。

當初自己拜師傅爲師,師傅要了兩百塊的黑色靈石。

總裁老公求放過 “師傅喜歡靈石! 婚迷妻心,大叔別鬧了 花錦良緣 最好是黑色靈石的那種。”蘇凡耿直的開口回答。

其餘的一衆長老聽得嘴角直抽抽,還以爲是多高風亮節的人,原來也是個愛財的。

“那我們回去準備了!”那些人急匆匆的回去準備靈石作爲拜師禮了。

倒是周西寧,一直站在原地沒有走。

“師弟,你怎麼還不走?”蘇凡不理解的問道。

“師兄,你確定師傅是愛財之人嗎?”若真是如此,那有些讓人失望了。

“師傅經常將一句話掛在嘴邊,說是,有靈石好辦事,有靈石,可以作爲煉器的材料,可以用來購買一些仙草仙藥煉丹。”蘇凡將之前林寒跟他說過的原話告訴了周西寧。

周西寧緊鎖的眉頭這才緩緩的鬆開了,“謝師兄告知,我知道了。”周西寧說完,立馬離開了原地。

“謝我什麼?說到底師傅還是喜歡靈石啊!”蘇凡一臉無辜,不明白周西寧謝自己什麼。

總之還是那句話,有靈石好辦事……

回宿舍的路,林寒打了好幾個噴嚏,剛剛進了宿舍的房門,看見一個身影已經等在自己的房間裏了。

“你說的方法沒用啊!我完全煉不出丹靈,從低階到高階都煉製了一邊,沒有煉成。”是院長,原來他早跟自己分開之後回去煉丹了,難怪那麼重要的活動也沒有出現。

“所以呢?”林寒一臉無辜,方法已經告訴他了,他煉製不出來,怪誰啊?

“所以這丹院的丹靈空間,交給你了。這是回血丹藥,你留着,早點將煉製丹靈的時間提日程,剛好讓你今天招收的學生來幫你。”院長直接給林寒下了決定,林寒無言以對。 “還有拜師禮這種好事?”送走了院長那個無良奸商,林寒又等來了蘇凡,說是在今晚之前,那些拜過師的小子都會過來送拜師禮。

這倒是讓林寒有些吃驚,原來這地方還有這規矩。

感情不錯。

“你都讓他們給我送什麼了?”林寒以爲蘇凡應該會很瞭解自己的。

“當然是靈石啊!師傅不是說,啥都沒有靈石好使啊!”蘇凡一臉驕傲的回答,看他,多瞭解自家師傅啊!

林寒聽完,笑容凝固在了臉的,大大有種想要把這個徒弟活活掐死的感覺。

怎麼招了一個這麼耿直的徒弟,這天下是沒有什麼東西靈石更加好用,但是有些東西是靈石都不價格。如那些高階藥材,那一株要萬靈石啊!

這小子當初自己是缺靈石才收了他的靈石作爲拜師禮,現在他還缺靈石嗎?

他缺的是藥材啊!

況且學院裏的一些基礎的藥材都有,再更珍貴一點的需要用教師積分跟學生積分去兌換了。再不然用靈石兌換,而這小子倒好,直接讓人給靈石。

對方這是給多少靈石才合適呢?

畢竟這普通要求拜師禮是靈石的老師都差不多隻收一千以下的黑色靈石作爲拜師禮。

而他空間裏已經有億黑色靈石了。所以這黑色靈石對他來說,實在是最無用的東西了。還不如藥材來的好。

“師……師傅,我說錯什麼了嗎?”發現林寒的臉色有些不太對勁,蘇凡有些小心翼翼的開口問了一句。

“沒事……靈石靈石了。算了,你幫我收着吧!院長交給爲師一個任務,等他們送完拜師禮,你叫你們的師弟們,一起跟我去藥閣。”他實在是懶得去辦,但是院長既然這麼說了,不辦也說不過去,重點是,人院長說了,煉製出來的作爲參觀使用的丹靈空間收成,五五開。

他什麼都不用出,是耗費一些精神力,五五開。何樂而不爲呢!

並且那煉丹聯盟裏的丹靈空間已經讓他享受到了甜頭,這倒是一個不錯的掙錢主意。不得不佩服,這院長還是很有經商頭腦的,去煉丹還真是屈才他老人家了。

“好!”看林寒沒有生氣,蘇凡鬆了一口氣。

“讓爲師先睡會兒吧。”林寒最近也不知怎麼了,總是很困,很累。

可能是過度耗損了靈力,或是之前被易光明重傷實則還未完全康復,還是先好好的休息休息再說。

林寒說完,在自己教師員工宿舍的牀躺了下來,雙目一閉,直接睡了過去。

蘇凡沒有再打擾林寒,而是偷偷的離開了他的房間。

離開之後,順帶還不忘帶了房門。

一直等到利用一個傍晚的時間,將師弟們送的拜師禮大部份都收過來,打算給林寒送去時。發現林寒已經小寐一會兒睡醒了。

房間門是打開,蘇凡走向了房門,纔剛剛走進去,卻發現裏面亂成了一團,明顯有打鬥過的痕跡,而林寒已經不見了蹤影。

“師傅!”蘇凡高呼了一句,在房間裏找了一拳,都沒有找到林寒的蹤跡。在他打算去報告院長林寒失蹤了,卻發現前方走來三個身影。

這三個人當其有一個是自己的師傅,林寒。

而另外一雙男女的面貌也是驚若天人,簡直完美到讓人不敢去直視對方,生怕會唐突了美人。

“蘇凡,你來了。”林寒看到蘇凡主動跟蘇凡打了一個招呼。

“師傅,這兩位是……”蘇凡好的開口問道,在看向那個絕美少女時,眼底流過一絲精光。

“我的好兄弟,暮塵,我的妹妹,波雅。”林寒幫蘇凡做了推薦。

蘇凡點了點頭,剛想要伸出手跟對方握握手,可在發現對方的修爲時,瞬間給嚇懵了,伸出去的手也給縮了回來。

這女孩,看着年紀輕輕,竟然已經是準神階品!那是跟爺爺一個階品啊!

而這個少年看起來一點都不弱,也已經是超聖巔峯水準了!師傅身邊的都是一些什麼人啊……

蘇凡感覺自己有些凌亂了。

“這是你說的自己招的第一個小徒弟,還挺可愛的。”暮塵微微一笑,這老實憨厚的樣子,好似當年的暮林。

“你們也真是,來了也不跟我說一句,還搞突襲,光明星你們回去過了嗎?”林寒還以爲他們是從光明星趕來的。

“我們可沒有這個本事,光明星往返火星的時間需要好幾年,我們也沒有到神人階品。我們是剛好遊歷到這裏。結果這火星到處都在宣傳你林大師的事蹟,我們琢磨着過來看看是不是你,沒想到孩子很巧,是你。”暮塵也沒有想到,當年在下層仙境分開,林寒不過是那種修爲,現在竟然是已經是聖尊了!這小子簡直是太變態了。

“這麼說光明星你們還沒有回去過了?”也是說,暮邪還沒見到自家的哥哥了。

“對啊,光明星是易光明的地盤,我們懶得在哪裏待着。”波雅開口插了一句話。

“現在可不是易光明的地盤了,易光明死了。”林寒湊到兩人的耳邊低語說了一句。

兩人大吃一驚,“你乾的?”兩人的直覺告訴他們,是林寒乾的。

“你說呢?”林寒對兩人露出一個意味不明的笑容,兩人失聲笑了出來,無奈的搖搖頭。

這小子,來第一件事情是拿易光明開刀。

“本來我是想要去找易光明的,但是人易光明是煉丹師,有煉丹聯盟保護,我一個初來乍到的人,不能得罪煉丹聯盟。”波雅開口解釋了一下爲什麼跟易光明修爲差不多,但是沒有去找易光明算賬的原因。

“我都懂得,我也是用了非常手段,給……”林寒發現遠處走來一個身影立馬衝着他們做了一個噤聲的手勢。

兩人連忙不說話了,乖乖的站在原地不開口說話靜靜的看着遠處走來的身影。

“周家小公子周西寧?”看到來者是誰時,暮塵開口低聲說了一句。 “暮兄!”顯然,這周西寧也認出了暮塵,雙手抱拳,跟暮邪打了一聲招呼。

“周兄,一別二十多年,別來無恙啊!”這兩個人稱兄道弟的,那他成什麼了?地位感覺好尷尬啊……

林寒面對兩人熱絡的聊天有些無言以對。

“師傅,所有的師弟的拜師禮都在這裏了,除了周師弟還沒給。他說要自己親自交給師傅。”蘇凡湊到林寒的耳邊說了一句。林寒對蘇凡做了一個手勢,蘇凡立馬不開口了。

“原來周公子在丹院學習啊。”看着周西寧身所穿着的衣服知道周西寧是丹院的學生。

“是啊!自從覺醒了丹火之後,家父逼着我進了丹院,這麼些年,沒有多大的出息,考了一個低階煉丹師徽章。”周西寧開口解釋了一句,“波雅小姐,暮兄,你們認識我師傅嗎?”周西寧有些好,這三個人是怎麼認識的。

“你師父……這尷尬了,林寒是我的好兄弟呢。是波雅的哥哥。”暮塵有些尷尬的開口,這輩分感覺全部都亂了套啊!

“額……”的確尷了一個大尬,周西寧輕笑了幾聲,“那以後,我叫你們師叔吧!”既然是師傅的朋友,他自然是不能亂了規矩的,一日爲師,終身爲師不是嗎?

周西寧說完,心念一動,從空間裏取出了一個木盒,雙手規矩的送到了林寒的面前。

“這是徒兒的拜師禮,還望師傅手下。”對方的模樣充滿了誠懇,想必這拜師禮是他準備了很久的。那些徒弟直接耿直的送了靈石要強許多。

林寒點點頭,接過木盒,打開看了一下,發現裏面是一塊看起來普普通通的鐵疙瘩。

林寒好的將這個鐵疙瘩拿出,只有手掌般大小,看起來有些不那麼體面。

但是這是周西寧送的,林寒相信,這東西一定意義非凡。

“這個是?”林寒開口問了周西寧一句。

“師傅你動動自己的心念試試,它可以聽你的話,若是用這塊材料,製成武器的話,效果驚人。”周西寧的話讓林寒很是吃驚。

看着這個鐵疙瘩的模樣也變得正經起來。

林寒心念一動,讓這個鐵疙瘩變到最大,隨後將這個鐵疙瘩拋了出去,這鐵疙瘩在他肉眼可視的範圍內,迅速的變大變大,直到變成了一座小山般大小。林寒沒有讓它繼續變大了,因爲在變大,怕是會將整個教師宿舍樓給弄壞了。

“好東西啊!”這東西應該是稀世材料之一,是煉器的絕佳材料啊!

林寒心念一動立馬將其收回,放入了木盒,隨即放入了自己的空間,琢磨着改天尋個日子,將這東西給煉化,製成武器。

“我聽說師傅在煉丹師考覈場煉出了神品煉丹爐,知道師傅一定也是一個煉器大師,所以管家族要了這個通天玄鐵作爲拜師禮,送給師傅。”周西寧的話讓林寒很是滿意。

這徒弟,果然沒有看走眼。

“你的心意,爲師收到了,改日爲師會回送你一些丹藥,作爲謝禮。”自然送給周西寧的丹藥不會太次,也都是超聖階品的絕佳丹藥,都是有着護命之用的。

“師傅太客氣了,這是弟子應該做的,這東西放在周家,也是無用的。”這東西對周家來說,的確沒有什麼大用。

“這可不一定啊。”林寒想到了,這東西要煉製成什麼。

“師傅,這成品出來可以給我看看嗎?”蘇凡很好,林寒到底打算將這個鐵塊做成什麼東西。

“好,等做出來了給你看看。”林寒笑着點點頭,開口回答。

“周家出手果然大方。這通天玄鐵,據說整片幸運,只有兩塊,一塊在器宗手裏,另一塊在周家。如今周家將其作爲拜師禮,送了你,林寒,你可要好好對人家周西寧,要將一身的煉丹本事,都交給周西寧啊!”暮塵來這裏的時間林寒久,知道的事情自然是林寒多許多的。

一番話,說的林寒沉默了,心裏更是感激周家,居然這麼看重自己。

“大家進屋,我泡杯蜂蜜水給大家嚐嚐。”林寒開口建議了一句,這麼幹巴巴的在這裏站着也不是說話的地方,林寒開口,讓他們一起進去。

五人點點頭,一起走入了林寒的房間裏。

走進來發現房間雜亂不堪,林寒他們有些尷尬了。這是林寒跟暮塵的傑作。

暮塵剛纔在房間裏偷襲了林寒,將林寒擾醒,這纔有了這麼一幕。

“哈哈,馬好。”波雅連忙擡手,將房間恢復成了原本的樣子。這樣一來,五個人才找到了地方坐下。

林寒心念一動,從空間裏取出茶具,擺放到了衆人面前。

“這是什麼茶?聞起來這麼香甜?”剛纔聽林寒說是蜂蜜水,但是和蜂蜜水的氣味怎麼會摻雜着靈氣,並且如此香甜呢?

“好東西,你嚐嚐看。”林寒端了兩杯,先送到了蘇凡和周西寧的面前。

兩人自然聽話,舉杯一飲而盡,感覺通體舒暢,簡直舒服到不能再舒服了。

“嗯!舒服!”周西寧眼睛發亮,忍不住多喝了幾口。

蘇凡更是連話都不說,直接灌了好幾口。

暮塵和波雅倒是對這個蜂蜜水沒有多少的興趣,管林寒要吃的。

林寒身也沒有多少東西可以給他們吃,正打算帶他們去食堂看看,看見了一個身影出現在了房門邊,嚇了房間衆人一大跳。

“嗯!~好東西啊!”是午那個怪老頭!

丹院戒備森嚴,閒雜人等根本進不來,他是怎麼進來的?還直接神不知鬼不覺的闖入了教師宿舍?

剛纔暮塵和波雅能進來,純粹是說出了林寒的名字,還說出了林寒的生辰八字,都跟林寒信息的吻合才被放進來的。

“老人家,你怎麼來了?”林寒起身,連忙相迎。

“你小子好壞啊!有這麼好喝的東西,居然午藏着不拿出來。”老頭兒指了指林寒,走前來,走到了桌子邊,直接從蘇凡的手裏奪過了那杯蜂蜜水,放到鼻尖嗅了嗅。

“火蜂蜜水……不錯不錯!”一句話,驚了四座,林寒是被嚇得最慘的那個。 “太長老。”更大的刺激還在後頭,他們這羣人,唯有周西寧曾經見過傳說的太長老。在反覆觀察之後,他開口喊了四個字。嚇得林寒直接咚的一聲,摔在了地,也顧不屁股疼不疼了,連滾地爬的爬了起來。

“太……”話還沒開口,被對方一個手勢給打斷了接下來要說的話。

“小老頭喜歡吃一些甜食,這東西不錯,勉強能喝喝。”周西寧的一句話,蘇凡哪裏還敢坐着,立馬起身給丹老讓了位置。

丹老挪了過來,坐在了原本蘇凡的位置。

“前輩喜歡吃甜食嗎?”林寒哆哆嗦嗦的站着,兩條腿早已都成了落葉秋風。

“成是不賴,喜歡,喜歡吃甜食。”丹老點點頭,開口回答。“小子,若是能夠做出一樣讓我滿意的甜食,日後我不不爲了那件事情來爲難你,如何啊?”丹老那一雙眼睛,好似洞察了一切一般,讓林寒的心跳都快停止了。

萬萬沒有想到,丹老早已知道了易光明死在他手裏的事情了。

Views:
67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