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好,自己沒來完,要不然,後果不堪設想!到時候該怎麼和自己交代啊?

暗暗鬆了口氣,拿掉董瀟瀟嘴裡的毛巾,講她擁在懷裡。

「西……西哥!我,不是做夢?」

眼前的一切,實在發生的太快,快到董瀟瀟都感覺有些不真實,不現實。

「嗯嗯。瀟瀟寶貝,西哥在呢,西哥在呢~沒事了,沒事了!這不是夢!西哥來了!」

安慕西揉著董瀟瀟的腦袋,另一隻手輕撫著她的後背,不停的柔聲安慰著。

「西哥!嗚哇~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

微微愣神了半天,董瀟瀟才確認了,眼前的一切,都是真的,憤怒,仇恨,緊張,恐懼再到絕望,最後峰迴路轉。

短短的時間裡,她的心經過了數次起落,心理和精神被折磨的疲憊不堪。

一瞬間放鬆下來的她,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趴在安慕西肩頭,哇的一聲哭了出來。

安慕西沒有再說話,只是保持著之前的姿勢,輕柔的一下下輕輕撫摸著董瀟瀟的後背,任由她的淚水將自己的肩膀打濕……

「哦嚯嚯嚯嚯嚯~恭喜宿主,獲得董瀟瀟的芳心!這一幕還真是感動呢~本拖都要流淚了~」

「人!字!拖!」

「嗯?」

「滾!」

「……哦」

……

…… 其實我在很久之前就看過一本文學作品,說是幽冥的曼珠沙華只有在人的身上才能種活,不過那只是人們幻想出來的傳說,做不得真。

這一次在陰間,看到子嬰用孕婦的屍身來種植曼珠沙華,算是大開眼界了。

在陽間長在死人身上才能活的植物,我以前還見過另外一種,那是一種叫做蟠龍草的東西。只是沒有種曼珠沙華這麼變態,非要種植在懷孕的死屍上。

以前的人時興土葬,把人葬進棺材裏,最後刨了深坑埋了。

許多年以後有些老的墓葬就需要翻新,或者說是遷墳,這時候陰陽先生就得給老棺材裏屍體做“揀骨”。這有些屍體若是保存完好,就會在脊椎骨的地方長出一根綠色的根莖,根莖不需要光合作用,被屍體養的依舊是綠油油的。

就這個東西,如果是被有經驗的陰陽先生在揀骨的時候發現,可值老錢了。

說是能夠治療很多醫學上的疑難雜症,至於能治什麼毛病,我只見過宋晴的爺爺給人治過腳上的瘀傷。

很像是我上次遇到鬼壓牀,被鷙月弄出的那種帶陰氣的傷。

以我活人的角度來看這片到處都是鬼嬰殘肢,用死去的女屍作爲曼珠沙華花園的一個地方,一把火燒了是最痛快的方法。

尤其是空氣中,那種腐爛刺鼻的味道,更的很讓人噁心。

可視子嬰眼裏的那種憤怒就好像燃燒着鈷藍色的冥焰一般,充滿了怨毒,似乎這片曼珠沙華的園子對於他來說極其重要。

“燒了。”凌翊聽過子嬰威脅的話之後,依舊是威嚴的目光淡淡,連看都不多看一樣子嬰。

無頭鬼粗大的手掌插進自己的肩膀,將肩膀裏的藍色火焰挖出,指尖在火焰上輕輕一彈。一個火星子墜落在地面,原想着會被往來的陰風給刮散,卻在一瞬間成了燎原之勢。

蔚藍的火光,將昏暗的幽都的天空都照亮了。

不管是鬼嬰的殘軀,還是地上的女屍,以及那嬌嫩可愛的曼珠沙華。只要一接觸到這魔鬼一樣的火焰,瞬間就會消失爲無物,連一點塵埃都不留下。

火星子在天空飄飛,好似無數藍光螢火蟲在起舞。

但陰間的風依舊很冷,沒有任何熱力的感覺,只感覺這個火焰是越燒越冷。

這就是幽都嗎?

連火焰都是冰冷。

子嬰臉上的面具瞬間就碎了,他那副陰陽臉依舊是那樣的怪異恐怖,屬於女人的那張臉尖叫着:“不要……不要燒,我的曼珠沙華啊!嗚嗚嗚……我要和哥哥分開,我再也不要過拖累哥哥的日子了。哥哥,你殺了我吧,哥哥。”

詭異的一幕出現了,子嬰居然伸手摸了摸自己屬於女人那張臉的後腦勺,安撫道:“妹妹不怕,哥哥在呢。凌翊,我詛咒你,既然你這麼愛這個女人,我總有天要讓她永遠離開你,讓你也嘗一嘗今天我的痛。”

這自己安慰自己,真的很容易讓人看的渾身起雞皮疙瘩。

在現實生活中遇到,肯定是被人當成神經病的。

“隨便你。”凌翊將視線從洶洶燃燒的烈焰轉移到子嬰那張半邊臉淚水縱橫,半邊臉憤怒怨毒的面容上,嘴角緩緩的挑起一絲邪異的笑,“你可以試試,從今往後,我都會護在她身邊,不讓她再受半點傷害。”

“你有本事就生生世世護着她,只要你有一絲鬆懈,我就要她萬劫不復。”子嬰衝着凌翊憤怒的狂吼,他憐愛的撫摸着自己女性化的側臉,顫抖的安撫着,“妹妹別怕,哥哥會替你報仇的,哥哥會替你報仇的。”

“早知如此又何必當初,誰叫你惹我的妻兒。”凌翊冷冷的瞄了一眼子嬰,冰冷的眼神裏沒有半分的感情,讓人有種不寒而慄的銳利,“你若真還敢動我妻兒,我只好悉數奉還在你妹妹身上。今後你做事情之前最好考慮清楚,別再和今天一樣不計後果的招惹。”

凌翊本來就是個亦正亦邪的存在,我可從來沒見過凌翊有這麼可怕,完全不留情面的一面。不斷跳動的藍色火焰,印在他的眼中,更添冰冷和肅殺。

我緊了緊和凌翊十指緊扣的手,心跳的狂快,嘴也有點幹。說到底他還是幽都裏的那個大人物,大家都懼怕的存在,所做的事情本來就是我這種活人難以理解的。

可這樣經歷下來,不免是有些緊張跟害怕,覺得他給我的感覺陌生。

“丫頭,摟住我的脖子。”凌翊低眸俯瞰了我一眼,沉聲命令道。

我微微一皺眉頭,心頭有些不情願,可感覺到他冰冷的氣場,也不敢忤逆。伸手摟住了他的脖頸,他居然直接將我打橫抱起,闊步在陰間的土地上前進。

守心憶 我們的身後,洶洶的大火依舊是在狂亂的陰風中,以燎原之勢迎着風吹來的方向勢如破竹。子嬰的這個曼珠沙華的園子實在太大,火焰一直就燃燒到了天邊的位置。

想想子嬰如果種這些,真的是爲了他和他妹妹能分開,雖然手段是殘忍了些,但是當真是不容易。這一把火燒了,怕是一時半刻也種不起來。

難怪他一直都是毒蛇那般怨毒的瞪着我們,也不知道將來什麼時候冷不防就報復了。

“怎麼?現在就覺着我陌生了嗎?”他腳下走的很快,讓周圍的景物一閃而過,眸光卻是深情的垂下看我。

我完全都沉浸在身後熊熊的火焰中,倏地撞到他微冷的卻充滿了魅惑力的眸光,心一下就如同小鹿亂撞一樣跳個不停。

四目相對之下,腦子裏更是有些混亂。

我有些語無倫次的問道:“我只是覺得戴面具的這個人名字好耳熟,就一直在想這個事情。我……我並不覺得你陌生,子嬰……我好像在哪兒聽過。他……他是那個子嬰嗎?”

我的心事,竟被凌翊看穿,卻不敢承認。

慌亂的找着藉口,閃爍的目光被他看得,彷彿整個人都變得赤裸了一樣,被他一雙深邃的眼眸看得通透徹底。

“是,他是歷史上的那個子嬰,秦三世而亡的子嬰。”凌翊溫柔的回答我。

我覺得我要醉死在他懷裏了,他的眸光本是威嚴的,可此刻一如月光一般的冰柔。原本是覺得子嬰的名字和歷史上的秦三世有點像,就想問問到底是什麼情況。

可我心頭一亂,就問的沒頭沒腦的。

想不到凌翊居然聽得懂,溫柔的回答了我一聲是,一下就猜中了我心中所想。

我愣了一愣,將臉埋進他的胸膛裏,“我……我覺得相公你……不是一個趕盡殺絕的人,你非要燒子嬰的園子,一定有自己的道理吧。”

“我怎麼不是一個趕盡殺絕的人?誰敢傷你,我便要他付出代價,包括司馬倩。”凌翊輕輕的吻了一下我的額上的髮絲,我的身體一顫,抓緊了凌翊的手臂上的衣料。

我心頭有種說不出的驚恐,“不要。”

“你要給司馬倩求情嗎?”凌翊凝視着我,嘴角揚起了一絲戲虐。

我點頭如搗蒜,“司馬倩暗戀你,一個暗戀你的女生,你怎麼捨得傷害她。她……她做和一切都是爲了你,而且……我並不生她的氣。”

“小丫頭,我發現你腦袋壞掉了。”他冰涼的手指揉了揉我的太陽穴,語氣頗爲無奈,“她這麼陷害你,你居然不生她氣。”

我說實話,我是很生司馬倩的氣。

腦子裏甚至腦補,一巴掌一巴掌打在司馬倩臉上泄憤,彷彿這樣才能讓我解氣。這說明我並不是什麼愛心氾濫的善良之輩,可我依舊覺得司馬倩不應該受到凌翊的責罰。

她做的一切,都是爲了凌翊。

想到司馬倩我又氣,又糾結,可是又不能說她壞話,讓凌翊惱她。

我只好轉移話題,“對了,子嬰既然……既然是那個歷史上的子嬰,又怎麼會和自己的妹妹共用一個靈體呢?我記得……書上是說,他被項羽殺了。”

我覺得自己在說傻話,居然把自己學的歷史搬出來。

史書上記載的並不一定全對,對於凌翊來說歷史也許只是一段回憶。

“死的時候,兩個人抱在一起受火刑。許是執念太深了,兩個人的魂魄居然都融到一起了。”凌翊蹙了蹙眉頭,眉宇間似乎閃過一絲憂鬱。

我心頭一驚,“原來……他也是個可憐人。”

“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他自千年前便在幽都,一直與世無爭,算是世外之人。沒想到這次,居然敢把心思動在你身上。”凌翊腳步忽然停了下來,周圍一片漆黑,我唯獨能看到的就只有他。

他低頭看了我片刻,才說:“閉眼。”

“恩。”我知道每次凌翊讓我逼上眼睛都是爲我好,讓我避免看到一些讓人受不了的畫面。這次又是什麼我無法猜測,只是默默的閉上眼睛。

只覺得身子突然一下就騰空墜落了,嚇得我睜開眼睛。

卻在睜開眼睛的一瞬間身子墜落在了一個柔軟的牀墊上,我的身子在牀墊上彈了幾下,又擡頭看了看那個掛着復古水晶燈的天花板,不禁心花怒放。

“我到家了?”我一下就摟住牀邊凌翊的脖子,在他臉上親了一下。

我可太想回家,除了寢室那牀板特別硬。

還有就是那一段住在賓館的日子,真的是讓我無法忘懷,我特別想要和凌翊有單獨相處的日子。

惜香 凌翊這個傢伙眼中卻好像隱忍了什麼東西一樣,反手就將我的欺住,冰涼的身體沉沉的覆上了我的身。

他那塊帶着火焰灼燒的疤痕,依舊難掩與生俱來的俊秀。

我臉上羞的滾燙,禁不住摟住他的脖子,將臉埋在他的肩頭,“相公,我……我好久沒睡過一個好覺了,我想睡會兒。”

“別動!”凌翊理了理我臉上的亂髮,緊緊的將我摟着。

我感覺自己特別像個雕像,被他摟着覺得舒服,睏意就上來了,眼睛也緩緩的眯上了視線都是模模糊糊的。

隱隱約約當中,似是能感覺到有手指將我身上的衣衫一件一件褪去,我渾身都想過了電一般的酥麻難忍。就見胳膊上的石膏,被他輕輕一敲,脫落了下來。

此刻,再嚴重的瞌睡蟲,也被趕跑了。

我緩緩睜開眼睛,恰好又和他的目光撞上。他不羈的目光自上往下的掃了許久,臉上的表情似笑非笑,“不睡了?”

“你……幹嘛脫我衣服。”我有些彆扭的扯過被子,手卻被他壓住了。

他脣角一勾,“我想看你了,許久未看,難道還不讓我看嗎?”

極品飛仙 “凌翊,你……你混蛋!”我咬緊了脣,奮力掙扎,卻被他一下攬入了懷中。我的胸膛緊緊的和他的胸膛貼着,他沒有心,只有一片讓人心痛的空洞。

我抱住了他的背,淚水滾落,心頭在無聲的吶喊。

凌翊,我到底什麼時候才能走近你的心扉?

你總這樣逞強,也從不和我說自己遇到的難處,我總覺得離你好遠。

他說,“別動,讓我這樣抱着,我今天差點失去了你。”

“恩。”我靠着他的肩膀,閉上了眼睛,那一刻似乎是能夠感覺到一絲永恆的錯覺。最好巴不得時間能夠靜止在這一刻,靜止在我們沒有言語交流,卻緊緊相擁的時候。

想一直這樣擁抱,不停下。

他摟了我許久,我大概是哭累了,身子有些軟。他便側臥着將我圈在懷中,柔聲說道:“快睡吧,你不是說困嗎?”

“恩。”我有些迷迷糊糊的,磕上眼半睡半醒的發問,“種那些曼珠沙華,要殺那麼多的孕婦,應該也算是罪業吧。這些罪業,算在子嬰頭上,他即便和妹妹分開了……也不會……好吧……”

“丫頭,你倒是不笨。”他一會子說我笨,一會子又說我聰明。

我真不知道我在他眼中到底是笨還是聰明,就聽他又說:“這個園子燒了,也算是前事那些罪業都一筆勾銷了。子嬰這個傢伙,到頭來許是要感謝我。”

我心頭一動,轉過身來,摟住他的腰,“相公,我就知道你沒有表面上裝出來的那麼心狠手辣。”

說完這句話,我真的是頭重腳輕,已經控制不住的進入睡眠狀態。

隱隱約約似乎聽到了他說的一句話,“小丫頭,謝謝你的信任。”

這一覺睡的有些久,我一睜開眼睛腦子就是清醒的,亮堂堂的陽光照進來。我將視線一斜,就看到凌翊坐在牀頭看報紙。

報紙上全是德文,看得我頭疼。

他看的甚是認真,一時間我居然捨不得打擾他。門口卻是響起了一個成熟男人的聲音,“君耀,你是不是打算一輩子都不回家啊。”

門一下就被人推開了,而我卻什麼都沒穿,連被子也不知道踢到哪裏的躺在牀上。 「不哭了?」

酒店房間內,安慕西輕輕拍打著董瀟瀟的額頭,無力的說道。

拆了內個汽修廠之後,安慕西並沒有停留,而是抱著董瀟瀟出去,找了家酒店,開了個房間。

哭嘛,也要有個好的環境呀~

當然,計程車的車門,也已經給人家賠錢了。

能用錢解決的事情,又算得了什麼?

「嗯……」

董瀟瀟抽噎了半天,才說出個嗯字~

事實上這位大姐已經快要虛脫了似的~

安慕西有些無語……

這位大姐還真是能哭,一直哭到天黑…

新買的一袋子,六大包抽紙,用的乾乾淨淨。

她這是打算要一次性將一輩子的眼淚給用完嘛?

也不怪安慕西不能夠感同身受,事實上,董瀟瀟從看到安慕西那一刻就開始哭,所以…直到現在,安慕西也並不清楚整件事情的前因後果。

在她看來,這不過是遇上流氓,虛驚一場罷了。

……

「西哥~」

安慕西正在有的沒的瞎琢磨著,董瀟瀟突然出聲。

「嗯?」

「我餓了……」

「……嗯?餓了…好,想吃什麼?交給我了~」

聽到董瀟瀟說餓了,安慕西心裡沒來由的一陣欣慰,知道餓,說明,心情緩過來了。

拐個總裁當老公 「蛋炒飯~」

「……好吧,我我下去給你買~不不不,我還是叫外賣吧,咳,畢竟人生地不熟的~」

嘴上說著,安慕西熟練的拿出手機,打開了外賣軟體。

儘管變身之後根本就沒叫過外賣,可以前畢竟是全靠外賣活著的宅男啊~自然是輕車熟路。

事實上,她選擇外賣,是害怕,害怕董瀟瀟,萬一想不開,故意讓自己給她買飯,然後接著機會自尋短見,那可就不美麗了。

所以,還是不要讓她離開自己的視線為好……

「西哥,你是怎麼知道,我有危險的?」

看安慕西叫外賣,董瀟瀟沒有絲毫的異樣,看樣子,是不會想不開做傻事了~

「嗯?我擔心你一個人搞不定,所以就一路尾隨你過來了啊~然後,看到你進去那麼半天沒出來,然後我就進去了~」

安慕西無所謂的打著哈哈。

「…謝謝你,西哥,如果不是你……我~我就…」

董瀟瀟說著說著,又紅了眼眶……

Views:
80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