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先得到戰珉的身體,她不怕沒有辦法逼翟薇下堂!

這一夜外面下著紛紛揚揚的大雪,直到清晨才停下來。

早上八點翟薇洗漱過後下樓,發現戰珉已經在用早餐。 三人正在嬉戲的笑着。

這時候,宿舍的門“吱嘎”一聲拉長長的尾音,被輕輕地推開了。

三人應聲看去。

“樂樂?!”

見到來人,軍人驚聲呼道。

見堯樂正一臉憔悴的歪着身子站在門口,耷拉着頭,渾身無力的扶着門,昏昏要倒。

“你怎麼了?”

軍人驚呼,掙脫開疲憊疼痛的身子,大步奔向了門口,一把抱住了堯樂。 異想成神 蹲下身子,慢慢的放了下來。

見此時的堯樂黑着眼圈,嘴脣破皮,躺在軍人的腿上,嘴一張一合的,不知在說些什麼。

“你說什麼?”

軍人附耳傾聽。

安然屆時也走了過去,冷宇用力的直立起了身子,朝那邊看去。

“找,找到了。”

堯樂張嘴無力,突出了這幾個字。

“什麼,什麼找到了?!”

軍人不解的問。

這時,安然在往這走的途中悉聲聽見了堯樂的話。

“趙倩倩的前男友?她的前男友找到了?”

安然細聲試探的問道。

這時,見本要開口和軍人解釋的堯樂,把話一下子收了回來。不用開口解釋了,好似如重釋放,微微的點了點頭。

看到這兒,安然臉色一陣茫然,看向了軍人。軍人也是一臉懵懂的在看着她。

“他叫什麼?”

軍人低頭看向堯樂,試探的問。

“錢,錢…錢超…”

堯樂有氣無力地說完,眼睛一白,昏了過去。

聽到這話,安然和軍人兩人頓時感覺哭笑不得。一整天了無音訊,原來這個傻小子是去找趙倩倩的前男友“錢超”去了。

軍人把他攙了起來,送到了臥室房間。安然則回到了沙發,冷宇的位置。

“什麼情況啊?”

冷宇輕呼問道。

冷宇說到這兒,安然“噗嗤”一下捂嘴笑了起來。

“他去找趙倩倩的前男友了,累垮了。”

安然偷笑着,說着。

聽到這兒,冷宇也是一下子笑了。

“吆?!那他找到的是錢超?”

冷宇笑着說着。

安然笑着使勁點了點頭。

“嘿!這小子可以啊!憑着一張嘴,還真能找到的!盛南在校生可有兩萬多人吶!”

冷宇笑着,感嘆着。

“哈哈,如果他知道他走後,轉身我們就碰到趙倩倩的男友了,他會怎麼樣?”

安然憋着笑意,看着冷宇。

冷宇看着憋笑的安然,心領神會。

“那他一定會哭出聲兒來的…”

“哈哈…”

“哈哈哈…”

兩人相繼揚天長笑…

嬉笑過後,冷宇也恢復了不少精神。隨後躺下又睡了半上午,能動了,下了沙發。

“不吃飯嗎?”

軍人疑惑的問。

“不吃了,不吃了。時間緊迫!”

冷宇站在宿舍門前,整理着衣服,急匆匆的說着。

“對了,樂樂睡醒了嗎?”

冷宇忽然想起早上就進屋酣睡的堯樂,問道。

“還沒有呢,估計是昨晚一宿沒睡。”

軍人看了堯樂房間一眼,擔憂的說道。

冷宇也隨後看去,見到了牀上酣睡如泥的堯樂。

“好了,不能等他了!咱三個去,一樣的!”

超級模板抽獎系統 說着,冷宇穿起了地下的鞋。

“徐陽說在三餐二樓等我們。”

安然拿着手機,從屋內走到了門前冷宇的身後說道。

“這傢伙,什麼意思?!”

軍人不解的喃喃問。

正在低頭擺弄鞋子的冷宇歪頭看了軍人一眼,嘲笑一聲,說道:

“還能什麼意思?!請我們吃飯唄~走吧!”

冷宇說完,走出了宿舍門。身後二人,相繼跟了出去。

正要到了午餐的時間了,食堂已經稀稀拉拉來了不少人。走進二樓,冷宇一眼就看見了坐在白色餐桌前的徐陽。

黝黑的皮膚,格外的顯眼。徐陽也發現了他們,向他們擡手示意。

果然和冷宇猜想的一樣,徐陽正是要請他們吃飯。

冷宇沒有推辭,擺開陣勢,狠狠地吃了一頓。吐酒後的冷宇,飯量格外的大,徐陽和安然兩人都看笑了。

酒足飯飽之後,三人跟着徐陽,直奔校內娛樂廳而去。

裂婚 地下會所,燈光暗沉,燈紅酒綠。站在向下的樓梯門口就能聽到那地底傳來的音樂,節奏感十足。

走向下面。

原來是一個大型的娛樂會所,酒吧,迪廳,棋牌室,匯聚在一起。

徐陽引着三人,直奔棋牌室那處去了。

綠色的方形檯球桌,幾個青年,有男有女,圍繞在臺球桌前,戳動着細長的球杆。

還未等四人走近,那羣青年人就早早發現了他們。目光齊刷刷放在徐陽身上,臉色很不友好的朝他們走了過來。

一羣人,已走到近前。

“還敢來!上次的滋味沒嘗夠是吧?!”

人羣之中,走出了一個青年。

已到初冬季節,他居然穿了一身無袖T恤。光着膀子,一米七五左右,一身結實的疙瘩肉,玲瓏有致。黑褐色的皮膚,頭髮毛刺刺的。

他嘴裏嚼着放蕩的嚼着口香糖,顛着腳,歪着頭眼神輕蔑的看着徐陽。

“尹重陽,這次我不是來和你打架的!”

徐陽眼神緊盯着那男人說道。

“呦吼?!挺硬氣啊!怎麼?這次帶人啦?!”

尹重陽眼神掃視着冷宇三人,輕蔑的說道。

“我說了不是來和你打架的!有要事兒找你!”

徐陽低聲呵斥道。

尹重陽有些被徐陽呵懵了,愣在原地。隨即又馬上恢復了過來。

“我看你就是找抽!”

尹重陽一聲呵斥,他身後的人快步的湊了上來。他擡手就要去抓徐陽的頭髮。

這時,冷宇站了出來。一把抓住了尹重陽的胳膊。銳利的眼神如一同猛獸一般緊緊盯着尹重陽。

“讓他們走,我們有事兒問你!”

冷宇眼神示意他身後的那羣人,然後看向了尹重陽,冷冷的盯着他,冷聲呵斥道。

尹重陽看到冷宇的目光,頓時有些心虛。哽咽了一聲,朝着身後故作淡然的說道。

“啊~那個,沒事兒!你們先回去,我一個人就行!”

尹重陽心虛着說道。

“陽哥,咱們沒必要怕他的!”

人羣中有一個身材瘦弱的男人走了出來揚聲說道。

“去你媽的!都給老子滾!”

褚少,離婚請簽字 尹重陽頓時有些惱羞成怒,紅着臉吼道。

聽到這話,後面的人羣,一時間零星散盡。

等人都走後,他回過了頭,看向了冷宇。

“什麼事?!說吧!”

尹重陽深呼一口氣,故作淡定的說道。

隨後冷宇示意他到桌球邊的休息椅上坐下,衆人隨後一同坐了過去。

“孫佳怡,你認識吧?!”

冷宇坐在尹重陽身邊,眼神撇着他,冷冷的說道。

聽到這話,本來有些安分的尹重陽頓時躁動起來。

“怎麼滴?!懷疑我是不是?!”

尹重陽滿臉怒氣,不服的說道。

聽到這話,冷宇有些疑惑。眼神疑惑的看向他。

“什麼意思?”

冷宇問。

“什麼意思?!你們不就是懷疑我把她怎麼着了嗎?!不然你們來問她幹什麼?!”

尹重陽臉色滿是不服的樣子,桀驁的看着冷宇,下顎很不服氣的微微擺動。

聽到這話,冷宇長長呼出一口氣,淡然的說道:

“你想多了。我們就是來和你瞭解一下,你最後見到孫佳怡那一天發生了什麼!你放心,我們不是來當偵探的,我們只是爲了自己必須要了解下那天的真相。”

冷宇解釋的說着,眼神舒緩了很多。

尹重陽聽到冷宇的話後,不屑的“切”了一聲,瞥了冷宇一眼。

“我爲什麼要告訴你們啊!”

聽到這話,冷宇很是淡然。他之前甚至已經能猜到他要說這話了。因爲,他看着這個人,感覺和自己很像,甚至思想也是如出一轍。這也是他對他不再那麼仇視的原因。

“爲了我們的生命!”

這時候,坐在冷宇左手邊的軍人冷冷說道。

“切!生命?!你逗我呢吧?!”

尹重陽朝着軍人不屑的狠狠地說道。

“我們沒有時間逗你玩!如果你不告訴我們實情,我們的生命沒了之前,一定拉你墊背!”

軍人的眼神如同審視罪犯一般,狠狠地盯着尹重陽。

尹重陽看着軍人的鐵青的臉色,那一雙眼睛瞪得他冒出了一身的冷汗。這兇狠的眼神居然不弱於冷宇得目光,同樣讓他感到心虛不安。

尹重陽收回了看着軍人的目光,哽咽一聲,緩緩地說了起來。

“那天…那天…我跟你們說啊!我說什麼你們可不能不信!都是實話!”

尹重陽話剛開口,忽然想到了什麼,然後又指着冷宇他們搶先說道。

“好!我們信你!”

冷宇看着他,肯肯說道。

尹重陽看到冷宇信任的模樣,這才安下心來,緩緩地說了起來。

“我最後見到她是今年的四月份,好像是十幾號的樣子,具體是哪天,我想不起來了。那天,她來找到了我。跟我說,她跟我上牀是因爲她只是想和我玩玩,讓我以後離她遠點!”

“然後呢?”

冷宇冷聲問。

“然後,我就把她脫了,就在那間房間。真特碼刺激!”

尹重陽一副無所謂的樣子,說着陰笑着看向了徐陽。

“曹尼瑪!徐陽聽到這話,一下子跳了起來!”

冷宇伸手擋住了他。

“然後呢?後來怎麼樣了?”

冷宇面無表情的問。 第315章迷霧森林

「你什麼時候回來的,我怎麼一點都沒有聽到動靜。」

Views:
61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