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在那裏,看着窗外那滾滾鬼氣之中的一道道影子。

鬼域的天從來都是暗無天日,難怪那麼多的鬼每日都要離開鬼域去往人間。

這便是追求,或許他們已經屈從於命運,但是他們也有着自己的目標,這便是生活的樂趣。

與天鬥其樂無窮,與地鬥其樂無窮,與人鬥其樂無窮!

那麼……與命鬥呢?

我突然笑了一聲,發自內心的笑了一聲。

這一刻突然我意識到了我是一個二十一世界的有志青年,我完全可以拋開這幾個月所有的累贅。

實力永遠都是成功的墊腳石。

如果我有足夠的實力,我完全可以踏平鬼域,根本不需要這麼多的廢話,甚至可以直達天界,看看傳說之中的天界究竟是什麼樣子的。

如果有實力,我完全可以改變母親的樣子,讓母親恢復正常的身軀,讓一家人團聚。

陰間公寓是一個引子。



葬天棺乃是曾經鎮壓天界邊疆的存在,曾經的我雖然是在命運的支配下選擇了自己的既定目標,但是也是不斷朝着我心目之中的方向在發展。

陰間公寓的大陣讓我看到了希望,或許等我真正的掌握了陰間公寓,便能夠真正的抗衡這些君字級別的高手,到那時我便能主宰自己的命運。

這便是奶奶說的暫時的低頭。

突然之間我想起了第一次我站在土門村那命劫臺之上,奶奶踏破虛空一步步朝着我走來的情景……

或許奶奶和我一路人?

我的心中突然生出了一個期望。

晚上的時候朱白回到了客棧,一回來他便找到了我,告訴我已經查到了鬼葬之棺的蹤跡,但是猶豫他一回到鬼域已經引起了鬼域之中高手的注意,所以他要暫時躲避起來。

朱白同樣告訴我。

鬼葬之棺回到鬼域其實並不是一件壞事,因爲鬼“字”在鬼域之中,就算鬼域之中高手們想要將鬼葬之棺送入鬼祭之地,交予鬼祭之地之中那些高手來看管,也必須將“鬼”字融入鬼葬之棺之中,才能徹底的掌控鬼葬之棺。

我心中多少有點遺憾的是,現在我還不知道鬼葬之棺之上有着何種陰陽道術,但是既然鬼域之人如此的看重,上面的陰陽道術絕對也是逆天級別的,就如因果之術一般。

等到了鬼域的晚上,接上的陰魂漸漸的少了的時候,我和呆爺二人離開了客棧,順着朱白交給我們的一盞鬼燈便朝着鬼域的深處而去。

原本小蝶要跟着來的,但是被朱白阻止住了,說是因爲小蝶身上有着佛家的法寶,去了放鬼葬之棺的地方容易暴露。

看到朱白說的神神祕祕的,我心中越發的好奇。

等我和呆爺到了鬼燈所指引的地方的時候,我也是傻眼了。

因爲在我們的面前是一個巨大的祭壇。

鬼域的祭壇,在祭壇的周圍有着無數的鬼魂遊蕩,我們二人不但貼了鬼氣符文,還有結界符,我和呆爺在一個較爲隱祕的角落躲着。

呆爺小聲道:“楊老弟,我怎麼總覺得心中慌得很,就如有什麼大事要發生在我的身上一般!”

“噓,我們先看看!”

其實和呆爺一樣,我的心中也是十五個吊桶打水七上八下的,畢竟在我我們眼前的可不是一般的對手,這個祭壇周圍的小鬼都是鬼王級別的高手,我和呆爺現在也就只能對付一兩個鬼王,這麼多看守的小鬼都能將我們直接KO了,更別說正主了。

我躲在這個角落,朝着眼前的這個大祭

壇望去。

在我眼前的這個祭壇約莫着半徑有三百來米,在祭壇的正中央有着一個半徑五十米的小祭壇。

在祭壇的四周立着四十九個柱子,這些柱子個個都是鬼氣沖天。祭壇周圍無數的鬼氣環繞,這些小鬼將在祭壇周圍遊蕩,讓整個祭壇猶如是在一片鬼氣之中氤氳而生一般,顯得虛無縹緲。

“呆爺,看……”

這個時候我看到了在那最中央的小祭壇之上,鬼葬之棺正漂浮在空中,血紅的棺材不斷的旋轉着,一股股鬼氣從棺材之中溢出,融入了中央的小祭壇之中。

而在那鬼葬之棺旁邊還站着一個人,這個人不是別人正是白離君,這個鬼君高手。

我可不是朱白,面對白離君,可不敢有絲毫的打算,這絕對是一個可以秒殺我和呆爺的人物。

呆爺一擡頭便看到了那在虛空之中不斷旋轉的鬼葬之棺,當即臉色微沉,壓低聲音道:“他們這是在抽取這鬼葬之棺之中的鬼氣,你看中央那個小祭壇的周圍,那濃濃的鬼氣,完全都是從鬼葬之棺之中抽取出來的。”

我之前還沒有覺得,被呆爺這一說,頓時心中微微一顫。

我當即心念一動,開始嘗試看看能不能溝通鬼葬之棺。

正在我想要將意念放出的瞬間,呆爺突然身子沒站穩滑到了下去。

“嗯?”

我連忙收回意識,因爲這一刻我已經看到了白離君的雙目豁然睜開,直接朝着我看來。

那一刻我感覺我渾身都動不了,靈魂開始就要脫離自己的身軀朝着祭壇飛去。

呆爺大喝一聲,一掌將我推開。

將背在身後的龍蟒弓飛快的取下,搭弓射箭。

呆爺的這張弓可是又一次經過他自己改進的,一次性可以發射出三枚箭矢。

這一刻我明顯的感覺到那龐大的威壓如洪水一般朝着我們襲來,我和呆爺都是不能動彈。

呆爺猛地咬住自己的舌頭道:“老弟,快走,我只能開一次弓!”

說話之間呆爺咬破自己的舌頭然後吐在那三根箭矢之上,接着將中指咬斷,抵在自己的眉心。

“陰兵借道,祭命!”

我心中猛地一顫,身軀之中瞬間飛出了因果古咒,想要直接纏住呆爺,可是這一刻我卻是感知到了自己的身軀瞬間被一股龐大的力道直接封印住了,那原本飛出的因果古咒瞬間飛回了體內。

“走!”

一個蒼老的聲音出現在我的識海,下一刻我便被一股龐大的鬼氣漩渦帶走了……

(本章完) 我不斷想要掙扎而開,因爲呆爺暴露在白離君的眼前,必死無疑。

“不要回去了,你回去也救不了他,那裏是封鬼祭壇,鬼域之中高手如雲。”

尚叔的聲音出現在了我的耳邊。

“尚叔,你一定想辦法救救呆爺!”

聽到了尚叔的聲音,我頓時如抓住了救命稻草,如今我的力量實在是太卑微了,在鬼君的面前根本就沒有任何反抗的餘地,當然呆爺也同樣沒有。

“哎,在鬼域我還不便出手,這樣吧,我給你一道符籙,你能夠出手一次,但是你記住只有一次機會。”

說話之間,我便感覺到了我的手上多了一個古樸的符籙,這個符籙一出現便瞬間印在了我的手上。

“我就在不遠處接應你,小少爺你可千萬要記住只有一次機會,而且根本就不能傷到白離君,因爲封鬼祭壇周圍的每一個柱子之上都有着一個鬼皇強者,這些人常年鎮守祭壇,陰魂之間早已相互溝通,所以就算是幾個鬼君級別的強者也是不敢輕易的擅自闖入祭壇。”

我點點頭,並沒有回答尚叔的話,尚叔也就如是融入了茫茫鬼氣之中一般,並沒有顯出自己的真身。

我心中惦記着呆爺,也便沒有多想,接着尚叔給我的力量,踩着鬼氣便飛快的返回之前祭壇之地。

就在我剛剛趕到的時候,我已經看到了那十指修長的白離君已經一把抓住了呆爺,在他的腳下呆爺那龍蟒巨弓已經被踩成了粉碎。

此刻我幾乎是看到了白離君那鋒利的指甲一點點的沒入了呆爺的脖子之中。

“呆爺!”

我大吼一聲,瞬間猛地捏碎手上那張古符。

剎那之間我感覺自己的身軀之中充滿了一股神奇的力量,我幾乎只要一想便已經出現在了呆爺的身邊,伸手猛地一抓,便直接抓住了呆爺的身子,然後一掌朝着白離君劈下。

此刻的白離君似乎也是沒有想到我會突然之間速度如此之快,身子微微一閃,就在他身子一閃我抱住呆爺還想攻擊的時候,我看到了面前的封鬼祭壇瞬間猛地一顫,滾滾鬼氣如大海的驚濤駭浪一般,朝着我涌來。

而周圍那一根根的大柱子上紛紛顯現出了一個渾身鬼氣的的人形。

瞬間龐大的威壓讓我幾乎精神崩碎,識海破裂。

“走!”

就在這時,我的識海之中響起了一個聲音。

我沒有絲毫的猶豫,一把抱起呆爺便飛快的朝着不遠處的虛空衝去。

我似乎只要一動,便有着層層鬼氣將我包裹,然後帶離了此地。

等我再一次醒來的時候,已經在之前的那個小院裏。

尚叔就坐在我的身邊,而我則是躺在一張石牀上,這張石牀晶瑩透亮,我能夠感受到在石牀之上有着一股股的靈氣進入我

的身軀之中,滋補着我的神魂。

“你醒了!”

尚叔看到我醒來,微微笑着問道。

一睜開眼,我便開始尋找呆爺的身影。

“別找了,你的那個朋友,他……死了!”

尚叔說的時候也是長長的嘆了一口氣。

當聽到這個消息,我瞬間宛若雷劈,要知道在長生事務所之中,出了趙半仙和八兩叔,最能說得上話的便是呆爺。

可是現在呆爺也……

我不禁想到了在長生事務所內,呆爺抽着趙半仙的利羣說,也不知道自己以後掛了會不會有人記起我,清明時節燒張紙錢。

“那,那呆爺的陰魂呆爺能不能……”

我剛要說借屍還魂的時候,尚叔便搖搖頭。

“魂飛魄散了?”

我有些悲慼道。

尚叔半天沒有說話,而是起身朝着屋子走去,我連忙跟上。

在走進了屋子的時候,我便看到了身軀漂浮在虛空之中的呆爺,這個時候的呆爺整個人完全被層層古樸的符文裹住,但我卻是沒有感知到任何的生機。

“你這個朋友的陰魂有些特殊,似乎他原本就不應該是人界的存在,或者說你口中說的這個呆爺,乃是在天地大浩劫之後滾落凡塵的存在,但是讓我沒有想明白的是,這個陰魂這麼多年都沒有顯現出自己的真身,而讓一個凡人的陰魂佔據整個身軀。”

我看着尚叔,一臉的不解。

尚叔微微點點頭,然後上前一步指着眼前的呆爺解釋道:“你看你的這位朋友,在承受了鬼君一擊之後,他的肉體沒有絲毫的損壞,那原本的陰魂早已破碎,但是他並沒有死,或者說他的今生已死,你明白我的意思嗎?”

我搖搖頭,然後又是點點頭。

“簡單點來說,就是你的這位朋友前世乃是天界的一個重要人物,掌管時間陽氣的天陽天君,與地陰天君一起掌管整個天地之間的陰陽二氣,但是天地浩劫之後,世間的規則被破壞,故而陰陽之氣也開始混亂,故而世間纔有如此多的鬼神妖魔出世。而你這個朋友,這麼多年都不知道其實自己的存在有着重要的意義,難怪當年我還在古楊家的時候,就聽家主說過了,鬼域之中將會誕生出掌管陰陽二氣的上古天君人物,沒想到竟然是真的。”

“尚叔,你是說呆爺的前世乃是天陽天君?”

我的心中震驚不已。

尚叔看着那在空間之中漂浮着的呆爺點點頭,隨即輕聲道:“不過天陽天君當年必然是身受重傷,不然也不會將自己的神魂完全的封印,而如今你想要你這個朋友‘活’過來的話,就必須找到地陰天君,只有地陰天君才能喚醒天陽天君。”

地陰天君?

我的心中微微有些不解,但是當然瞬間想到了朵朵。

“地陰天君也是已經出世的陰頭,我在一知曉你這個朋友乃是天陽天君的轉世的時候,我便占卜到了地陰天君已經出現了。”

陰頭?

朵朵?

我突然會心一笑。

終極兵王 這一刻尚叔看着我一臉的不解,隨即問道:“有問題?”

我搖搖頭。

“尚叔,那我找到了地陰天君的轉世,又如何才能喚醒天地兩位天君的前世神魂呢?”

我聽了半天,已經大抵知道了整個事情的前因後果。

尚叔口中的天陽天君轉世便是如今的呆爺,而地陰天君轉世便是如今的朵朵。只是朵朵不知道爲什麼機緣巧合之下只剩下了一個頭顱,而現在的呆爺已經被完全的死亡了,只有一種方式讓他繼續活下去,那便是喚醒他體內前世的神魂。

“這個我也無從知曉,不過前世的天陽和地陰兩位天君,乃是夫妻,前世情緣一線牽,他們二人雖然在大浩劫之中隕落,但是必然有着雙方的約定,或許他們一見面的時候便能認出來也說不一定。”

我點點頭,其實在尚叔剛說便已經猜到了。

“現在你最重要的事情已經不是先將鬼葬之棺拿回,而是最好先找到陰頭,讓兩大天君都徹底的甦醒過來,只有這樣我們才能掌控陰陽二氣,從而進入封鬼祭壇,不然封鬼祭壇如此的恐怖,就算是鬼君級別的高手都不敢強行進入。”

尚叔突然轉過身對着我嚴肅道。

“可是尚叔,你要知道,現在鬼葬之棺已經在封鬼祭壇之中,被他們用祕法開始抽取鬼葬之棺之中的鬼氣。”

這一幕我可是看在眼裏。

尚叔突然笑了一聲道:“這一點你放心,鬼葬之棺只有你的精血和開棺古咒才能打開,兩樣缺一不可。而且鬼葬之棺絕不是你想象的那麼簡單,如果一個小小的祭壇就能將鬼葬之棺之中的鬼氣抽走的話,那鬼葬之棺也就不會成爲當年用來鎮壓天界八方的法寶了。”

“而且他們現在還在尋找‘鬼’字,沒有‘鬼’字,鬼葬之棺,就是一個打不開的頑石,刀槍不入的金剛。你放心吧,現在你趕快帶着天陽天君的轉世之身去找到地陰天君的轉世之身,等你大功告成之日,便是奪取鬼葬之棺之時,這些天我和朱白也會爲你做一些準備。”

尚叔說話之間一揮手,頓時面前的空間碎裂,呆爺的屍體便朝着我飛來。

“去吧!”

我點點頭,看着然後一步踏出,這一次我臉小蝶都沒有叫上,尚叔說他會親自去找小蝶,在鬼域之中還有當年小蝶父親給他留下的一封書信。

這一次情況緊急,尚叔說最好在七日之內,一旦錯過了七日便會十分的麻煩。我自然知道轉世七日命數之說,故而再沒有多說什麼,揹着呆爺的屍體,在尚叔的幫助之下便離開了鬼域。

(本章完) 揹着呆爺的屍體出了鬼門的時候,已經是凌晨。

鬼門四周有着無數的陰魂飄散,我施展擒龍手一抓,便抓住了一個想要逃竄而出的陰魂。

“饒命,我只是一個四處飄蕩遊魂……”

我沒有說話,一把抓住這個陰魂,冷聲道:“說,這裏是什麼地方?”

畢竟這個地方我並不熟悉,只有七天的時間,我可不想將時間浪費在找路上面。

“這裏,這裏是雲貴高原深處!”

“雲貴高原的深處?”

那陰魂連忙點頭,接着道:“我可以帶你離開這裏,這會兒出發,天亮的時候就能達到貴陽。”

我點點頭。

我一鬆開手,那陰魂身子連忙一閃,便在前面不斷的狂奔起來。

跟在這個陰魂的身後,我腳下不斷的朝着眼前的高大山脈而去。

沒有想到呆爺的前世竟然是天陽天君,一想到朵朵,我便想到曾經在狀元村夢中看到呆爺的樣子,只剩下了一個頭顱。

跟着那陰魂我不斷的穿梭在這密密麻麻的山林之間,讓我沒有想到的是雲貴高原深處竟然有着有着進入鬼域的鬼門。

我揹着呆爺跟着那陰魂沿着那長長的山脊線一直奔走了足足幾個小時,直到天亮的時候,那個陰魂才停了下來,然後看着我道:“我不能在往前了,我的陰魂已經很脆弱了,一旦進入都市,便會徹底的魂飛魄散!”

我點點頭,放他離去了。

畢竟這個時候在往前走便到了國道。

揹着呆爺沿着國道走了幾十分鐘之後,我遇到了一輛貨車,這個貨車司機一聽我的朋友身受重傷,需要馬上去貴陽醫治,頓時便將我拉上然後直奔貴陽。

在貴陽的城區我下了車,揹着呆爺徑直到車站找到了一輛車,便直接包車開往成都。

從貴陽到成都,這可是一個長途。

Views:
69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