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發現讀者羣裏,一半,甚至一大半書友,都是打死捨不得掏出一毛錢,來購買一章的。

我時常在想,世最苦逼的職業,大約是我國的寫手了。

版權保護,只是一句空話。

讀者選擇正版還是盜版,完全憑良心。

前年此時,我說,十八層地獄裏面,有個碼字獄,日日寫,月月寫,年年寫,寫滿十萬八千年,才能轉世投胎……

去年此時,我也是請假(原本三章,當天兩章),回鄉下看望兩月不見的七十多歲的老母親,然後,書評區又炸了。

一片罵聲。

回來以後,我流着眼淚,在空間發了一句說說:冷死人的夏天。

感謝這兩天,對我不準假,繼續崔更,甚至破口大罵的書友們。

是的,那一股涼意又來了,我省了空調費。

有個大神作者的封筆感言,說,我以前稱呼讀者,開口是兄弟姐妹。可是後來,我發現不是,是我自作多情了。沒有讀者,把你當成兄弟姐妹,他們只要看書,沒書看,罵娘,曹尼瑪……哪怕你家裏死人了,你也要更新,否則讀者大爺繼續曹尼瑪……

對於我的母親,我不希望她長命百歲。

我只希望,母親逝世的時候,恰好是我不寫書的空檔期。

否則,我在給她老人家舉辦葬禮的同時,還會有讀者大爺,因爲我的斷更或者減更,而惡毒地問候她老人家。

老母無罪。

……

面這段廢話,1600字,要浪費正版讀者八分錢鉅款。

大家可以去向站舉報。

這是騙錢行爲,不允許的。

如果舉報成功,封書了,我也解脫了,不用被每天崔更了。

謝謝大家。

明天的更新怎麼安排,我不知道。

或許會更新,或許會斷更幾天吧。

一本書從發佈到完結,每天連載,從不斷更的,是跡。

或許我有能力,創造這個跡。

可是,忽然沒了這個心思和心勁……

b 朱雙林早已經嚇尿了,驚恐地大叫:“你別過來,別過來……”

可是朱雙林只能叫,不能有任何行動。手機端

渾身下,除了眼珠子和嘴巴舌頭之外,他沒有能動的地方。

小女鬼胭脂緩步走去,冷笑道:“別叫喚,要不,我讓你死得更慘。”

“小姑奶奶……求求你放了我吧,我有很多錢,我可以全部給你……”朱雙林連聲哀求。

胭脂哼了一聲:“我早警告過你,不要在我的地盤動土。你偏偏不信,還到處蒐羅和尚道士跟我作對,死胖子,算你今天叫我親媽,我也要弄死你!”

七哥笑嘻嘻地走過來,說道:“我胭脂妹妹說的不錯,死胖子,你這是作死,今晚又送門來,不能怪我們。這是我們的地盤,不管是誰,只要打擾了我們,該死。”

朱雙林的眼睛幾乎要滴血,叫道:“兩位大仙,我以後再也不敢了,這個小區,我也絕對不敢拆遷了,求你們饒了我,好不好?”

兩個小鬼一起搖頭:“不好。”

朱雙林幾乎絕望,閉了眼睛。

胭脂一揮手,啪地一聲,朱雙林的臉,出現了一個黑色的巴掌印!

“啊……”朱雙林被抽得一聲慘叫,睜開眼來,罵道:“小妖女,要殺殺,趕緊動手,別磨磨唧唧的!”

現在,朱雙林知道自己難逃此劫,也不抱逃生的希望了,只求速死,少受點折磨。

蟲屋 шшш¸ttkan¸CΟ

胭脂邪惡地一笑,後退兩步,兩隻手輪番向虛擡,說道:“起來吧死胖子,跟我走……”

在胭脂的鬼力控制之下,朱雙林身不由己地站了起來,一步一步,跟着胭脂走向樓頂邊緣。

“妖女,惡鬼,我做了鬼也不會放過你!”朱雙林的眼神裏充滿了恐懼,明知前方是萬丈深淵,卻停不下自己的腳步。

知道悲劇即將發生,卻無力躲避,這種絕望和恐懼,足可以摧毀任何人。

葉知秋出魂在許兆麟的身邊,以目示意,讓鬼童子準備救人。

雖然朱雙林不是什麼好鳥,但畢竟是一條人命,葉知秋不能看着他摔下去變成肉餅。

誰知道胭脂忽然停住了腳步,朱雙林也停了下來,距離天台邊緣,還有三尺的距離。

許兆麟等鬼童子,暫時按兵不動。

胭脂笑嘻嘻地看着朱雙林,說道:“死胖子,想不想活下去?”

“能活下去,我當然想了……”朱雙林的眼神裏,又泛起了希望之光。

胭脂嘻嘻一笑,問道:“你想活下去,讓你的那個小老婆,代你去死,你捨得嗎?”

朱雙林的小蜜嚇得花容失色,尖叫:“我不是朱雙林的小老婆,我不認識他!”

朱雙林卻一點不猶豫,說道:“我願意,我捨得!她這幾年拿了我幾百萬,爲我去死,也是應該的!”

小蜜尖叫:“朱雙林你個王八蛋,天天說愛我,現在卻要害我!”

朱雙林反脣相譏:“你也天天說愛我,現在要你替我去死,你不愛我了?臭女人,我是王八蛋,可你爲了錢纔跟我在一起,你是什麼?你和大街那些賣的,有什麼區別?”

“我是賣的,可是我賣身不賣命,朱雙林,你沒有權利叫我代你去死!”小蜜大叫。

“沒用了寶貝兒,當我欠你一條命吧。”朱雙林說道。

生死關頭,大款和小蜜的愛情,立刻現了形。

胭脂嘿嘿一笑,兩手虛招,將那個小蜜也牽引過來,和朱雙林並排而立。

小蜜瑟瑟發抖,牙關打顫,怒視着朱雙林,想罵卻又罵不出口。

胭脂冷笑,問道:“小美人,你覺得你和死胖子,誰該死?”

“他該死!”

“她該死!”

朱雙林和小蜜一起開口。

七哥拍手大笑:“我看你們倆個,都該死!胭脂,讓他們倆一起下去吧,死了以後,做一對鬼夫妻,天天掐架,一定很好玩!”

胭脂詭異地一笑,忽然一招手,又把賊道士拘了過來。

賊道士渾身發抖,求饒道:“這不關我的事……”

“我最討厭道士,所以你也要死!”胭脂冷冷地說道。

“我不是道士,我是假的……”賊道士大叫。

“真的假的,都要死。”七哥大笑。

“我不想死,我不想死啊!” 女人,吃完請負責 賊道士絕望地哭號。

胭脂揮揮手,忽然解去了賊道士身的禁制。

賊道士一愣,活動了一下手腳,卻不敢逃跑,撲通一聲跪了下來。

胭脂指着葉知秋,對賊道士說道:“你不想死,幫我把這個人推到樓下去!你照做,我饒你一命。”

“真的?”賊道士一顫,擡起頭來。

“當然是真的!”胭脂冷笑,又對朱雙林說道:“你也是,不想死的話,把你的小老婆推下去,我便饒你!”

朱雙林眼冒兇光,點頭道:“行,你放開我,我來推!”

胭脂得意地一笑,揮手解除了朱雙林的禁制。

“寶貝,對不起了……”朱雙林伸出顫抖的雙手,按在小蜜的後背。

小蜜大叫:“朱雙林,你王八蛋……這裏這麼多人看着,你害死我,你也會被槍斃!”

柳雪也瞪着賊道士,冷冷地說道:“道長,害人終害己,還請你三思。”

賊道士已經起身,走到了葉知秋的面前,獰笑着瞪了柳雪一眼:“死丫頭別廢話,惹惱了我,連你一起推下去!”

“你真是無藥可救,神仙也救不了你。”柳雪一聲嘆息。

胭脂瞪眼,忽然揮手解了那個小蜜的禁制,說道:“小美人,你去把這個多嘴多舌的女子,推下樓去,我也可以饒你一命!”

那個小蜜一愣,猶豫不決。

胭脂將小蜜推向柳雪,喝道:“快點,你要是不動手,我讓死胖子,推你下樓!”

小蜜跌在柳雪的身前,搖頭道:“我不害人,我不能推人家下樓!”

“你還算有點良心。”柳雪看着那個小蜜,說道。

生死關頭,人性暴露。

朱雙林和賊道士,都是窮兇極惡之徒,這個小蜜,本質還算善良。

胭脂搖搖頭,對賊道士說道:“你先動手,把這個小夥子扔下去!”

花羨人間四丁目 賊道士一咬牙,彎腰來拖葉知秋。

可是,葉知秋的魂魄,瞬間歸竅,猛地一擡手,一個大耳刮子,抽在賊道士的臉!

啪……

一聲脆響,賊道士嘴裏的牙齒,飛出去好幾顆!

葉知秋也一躍而起,冷笑不已。

老是等不到那個妖怪,葉知秋也失去了耐心,決定先把這裏的鬼魂收了再說。

柳雪也緩緩站起,拍了拍身的塵土。

七哥大叫:“好傢伙,這兩個東西,果然不簡單!”

胭脂陰森森地看着葉知秋,問道:“你們有些本事,到底是什麼人?”(7.8日,第三更。今天不欠了,謝謝。)

…… 那個賊道士捂着血淋淋的嘴巴,瞪大驚恐的眼睛,左看右看,不敢說話。

葉知秋鳥也不鳥那兩個小鬼,直接走到朱雙林的面前,將剛纔的一沓鈔票拿出來,拍在他的臉,笑道:“死胖子,這些錢你自己留着,黃泉路做盤纏吧。”

“你、你……是什麼人?”朱雙林顫抖着問道。

葉知秋一轉身,走到那個小蜜的面前,笑道:“可惜了一個美女,有眼無珠,跟了一個狼心狗肺的男人。美女,不如你以後跟我吧,我帶你安全離開,好不好?”

那個小蜜也不知道葉知秋是啥意思,傻傻無語。

柳雪安慰着那個小蜜:“別怕,我們會保護你的。”

剛纔這個小蜜有一念之善,所以柳雪對她的印象還不錯。

葉知秋又走向賊道士,笑着問道:“道長高姓大名,在哪裏修行?哪個門派的?師父是誰?在哪裏傳度授籙的?”

賊道士連連擺手:“不不不……我不是道士,我是……假道士,冒充的……騙錢的。”

“騙錢的假道士?”葉知秋皺眉。

“對對對,我是個冒牌神棍,騙錢的假道士……”賊道士說道。

“嚯嚯……那你死定了!” 總裁的大牌保姆 葉知秋大笑,說道:

“鄙人葉知秋,太大洞五雷經籙天師,暫領茅山派掌門、龍虎山主持之職,總管天下道教之事。你今天冒充我們三清弟子,被我撞見,我豈能饒你?”

大洞天師,是道門最高的經籙級別。

葉知秋拿到了天師印,也等於,自動獲得了大洞天師的經籙。

賊道士一呆,張口無語,眼神裏一片狐疑,對葉知秋的話似信不信。

七哥皺眉,對胭脂說道:“胭脂,這個鄙人的名號這麼長,是不是很厲害?”

“應該很厲害吧,又是掌門又是天師的……看看再說。”胭脂說道。

葉知秋抽出了赤元劍,指着賊道士:“你冒充我道門弟子,招搖撞騙,我今天要殺了你,以正視聽。”

說罷,葉知秋一揮手,赤元劍向着賊道士的胸前刺去!

“且慢……”賊道士嚇得急忙後退,叫道:“天師,我是真道士,我不是冒充的!”

葉知秋住手,瞪眼道:“你到底是真的,還是假的?”

“真的,我是太乙門的弟子,我有授籙證書!”賊道士說道。

“丟了太乙真人的臉!”葉知秋搖搖頭,又說道:“既然你是道門弟子,還用心惡毒,用我來給兩個小鬼獻祭,那更加該死了。我是大洞天師,今天,要爲道門清理門戶。”

“啊?”賊道士撲通一聲跌坐在地。

假道士要死,真道士也要死,橫豎都是個死!

七哥興奮地鼓掌:“好啊好啊,我喜歡看你們狗咬狗一嘴毛,自相殘殺!”

葉知秋這才斜眼看着七哥,冷笑道:“小鬼頭彆着急,等我先清理了門戶,再來收拾你們。”

“誰收拾誰,還說不定。”七哥撇了撇嘴。

葉知秋點點頭,走向賊道士,說道:“我先廢去的淺薄道行,再把你丟下去。”

“別殺我……”賊道士坐在地,連連後退。

葉知秋搖搖頭,凌空出指,口唸咒:“四縱五橫,六甲六丁,禹王治道,蚩尤罷兵,吾今斷後,不許復生!天道斷,地道斷,人道斷,鬼道斷,九道皆斷,急急如律令!”

一道道金色的符,從葉知秋的指尖飛出,鋪在賊道士身前身後的地面。

頃刻間,賊道士被定住,一動不動。

七哥和胭脂對視一眼,同時叫道:“好厲害,是個真道士!”

朱雙林看見葉知秋的神法術,撲通一聲跪在地:“大師,救救我們……”

“大師,救救我們啊!”朱雙林的跟班們,一起亂叫。

葉知秋瞪眼:“都別叫,安靜點,我會救你們。否則,我不管你們的死活!”

朱雙林等人急忙閉嘴。

葉知秋蹲下來,一手抓着賊道士的手腕,一手舉起了赤元劍。

賊道士還能說話,顫抖着問道:“你、你要幹什麼?”

葉知秋沒說話,暗運玄功。

赤元劍變得一片赤紅,猶如火炭。

然後,葉知秋將劍身放平,從賊道士的手掌,緩緩抹過……

“呀……啊!”賊道士渾身顫抖,殺豬一樣大叫,左手的掌心皮膚,已經被燒去了一層。

Views:
114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