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錢小楠那女人請我來的。」樂天說道。

「啊?董事長?」夏依愣了一下。

樂天點點頭。

「偷偷告訴你,那女人要死了……我是來幫她做法事的。」他將嘴巴湊到夏依的耳邊說道。

夏依驚詫的看著樂天,這個玩笑可一點也不好笑。

上一任董事長還在的時候,公司還是連年虧損呢,工人連工資都發不出來,自從錢小楠接任董事長之後,公司開始有了好轉,現在不但工人的工資漲了,年底還有一筆獎金呢。

「你沒事吧?我看你的臉色不太好。」樂天打量著夏依。

「哎……」夏依嘆了口氣。

「想開點吧,人死不能復生。」樂天乾巴巴的安慰了一句。

夏依點點頭。

「夏依……過來一下!」

樂天剛要開口說話,一個男人不知道從哪裡走了出來,他沖著夏依喊道。

夏依看了一眼,臉色微微變了變,樂天奇怪的看著這個女人,這一臉的不願意是什麼意思?

「庫管處的主任找我,你等我一會。」夏依對樂天說道。

樂天點點頭。

追捕逃妻:毒寵億萬千金 夏依這才快步走了過去。

「夏依……你最近到底是怎麼了?是不是晚上休息不好?你看看……這些單據上的數目和實際的出貨量都不附和!這到底是怎麼回事?」那個男人指責的對夏依說道。

他的手上拿著一張出庫和入庫單,夏依接過來看了看,同一種零部件的出入庫記錄明顯不同。

「主任……可能我疏忽了,我會重新清點的。」夏依只好認錯。

豪門契約:女人你別想逃 「每次都重新清點,你要點到什麼時候?最近你都重新清點多少次了?」男人呵斥道。

夏依低著頭,像是一個犯了錯的小學生。

「你今天就給我句實話!你還能不能幹了?不能幹你馬上給我走人!」男人冷冷的說道。

夏依驚嚇的抬起頭,她現在絕不能失去這份工作,如果沒有工作,她連正常的生活都不能保證了。

「不……主任我能做好,求求你不要開除我,我保證這是最後一次。」她眼淚都出來了。

自己這段時間的確出錯頻頻,挨罵都成家常便飯了,她自己也知道,可是總也避免不了。

對面的男人看著這個哀求的女人,嘴角微微的翹了翹。

樂天的視力不錯,他看的清清楚楚。

「今晚你給我加班清點!如果明天還是對不上,你直接走人吧。」男人丟下這一句,轉身就離開了。

夏依獃獃的站在原地,她好想大哭一場,可是來來往往都是人,讓她哭都沒有機會……

樂天走過去,他倒是想安慰一下夏依,可是自己和夏依又沒有什麼關係,而且夏依現在這小寡婦的身份也比較敏感,這安慰起來也是不方便。

「那個……」樂天張了張嘴。

「我沒事,我沒事……你還有事嗎?我要去工作了。」夏依打斷樂天的話,她擦了擦眼中的淚水。

「呃……好。」樂天點點頭。

夏依轉身離開了,樂天看了看她的背影,搖搖頭也轉身走了。

去了錢小楠的辦公室,錢小楠不在,她的秘書在裡面,看起來在幫錢小楠整理桌子上的文件。 現在下山肯定是來不及了,必須得等雨過去才行。而且這山上幾乎毫無遮掩,很容易就被雷給劈中,我跟方大師找了好一會兒,纔在暴風雨來臨之前找到了一個能容納得下兩個人的山洞。

山洞很淺,裏面有股難聞的味道,不過爲了躲避暴風雨,我們也顧不了那麼多。剛進入山洞之後,就聽見外面雷聲大作,瞬間傾盆大雨說來就來。僅僅過了幾分鐘,整個山頂都已經變得霧濛濛的,能見度也在慢慢的減小。

雨特別的大,水塘子裏的水也在迅速的上漲着,僅僅半個小時之後,原本五個並不相連的水塘,這個時候竟然連成一片,就如同湖面一般。

看到這些,我心裏十分的焦急。已經好幾個同學死了,也不知道李警官他們那邊到底有沒有采取措施,把剩下的同學看管好。還有,那個“我”到底是誰?

“風雨交加,不祥之兆啊。”方大師嘆了一口氣,看着那連成一片的湖水,也不知道在想什麼。

我順着方大師的眼神朝着湖水那邊看去,這一看,嚇的我汗毛都豎了起來。湖邊的那顆大樹上,好像掛着什麼東西,幾乎跟小女孩兒送給我的那幅水彩畫一模一樣。我趕緊拍着方大師讓他看,可是再看過去,樹葉還在隨風票擺,卻並沒有東西掛在上面。

我拿出那張水彩畫,跟那顆大樹比對了很久,可以肯定的是,水彩畫上的樹就是我所看見的那顆。而剛纔的那一幕,正是水彩畫中的這一幕。

“葉子,你看到的,可能是真的。老範說你有陰陽眼,在特定的時間能開,剛纔那一刻可能就是你的陰陽眼開了。”方大師說這話的時候臉色很沉重,眼睛一直盯在那顆樹上。

“那我們該怎麼辦?”我有些擔憂的朝着方大師問道。

“等,等這暴風雨過去,到了晚上,陰氣十足的時候,就能看的更加清晰。”方大師說完話之後,就開始把自己的揹包拿出來整理東西,他的那些符我基本上都看不懂,跟老頭子教給我的不一樣。

我也沒有心思去想那麼多,眼睛再一次看向了外面的樹上,拿着手中的那張水彩畫開始比對着。看着看着,就發現出來了不同的地方。

水彩畫裏,除了最下面那個看上去很像我之外,上面的那些,也都非常眼熟。最上面的那個像是黃瑤,旁邊的像劉明,接下來是李巖,江濤……越看這幅水彩畫,越覺得心驚膽戰。 行想事成 明明就是小學生的塗鴉作品,可是這樣看下去心如同落入冰窖了一般。

這些同學,正是來這邊野炊的那幾個。當他們幾個同事出現在這樣詭異的水彩畫裏,而且還有幾個已經死了,就讓這幅畫更加的詭異。

我趕緊把方大師喊過來,遞過去那幅畫,把我所有看到的都告訴了方大師。

方大師聽完我的話之後,原本就沉重的臉色,現在變得更加沉重。

“你看到的,可能是他們的命,他們把自己的命丟在這兒了。”方大師看完之後,又把那張水彩畫給我遞了回來。

“他們的命?”我疑惑的朝着方大師問道。這怎麼可能,如果他們的命丟了,我怎麼可能還會看見黃瑤,看見潘曉瑩。除非黃瑤跟潘曉瑩都是假的,如同劉明一般。可是這也說不通,劉明是死在醫院裏面的。

“是的,那可能就是他們的命。他們把命留在了這裏,如果不及時帶回去的話,他們必死無疑。現在看來,死亡的順序,應該就是丟命的順序。而那個‘你’,就是去收命的。”

方大師的話,讓我整個人都有些發矇,當年老頭子教我的時候,三魂七魄都懂,但是命也能丟,這我還真是第一次聽說。方大師卻說,你家那個範老頭子,充其量也就是個村子裏的陰陽先生。要不是當年在一起打麻將時間長,誰認識他啊。這人老了就念舊,麻將都打出感情來了,可惜走了就少了個“鐵腿子”。

雨一直下到了晚上九點多才停,這期間我跟方大師兩個人剛開始還有一句每一句的說這話。到了最後,兩個人都凍得直哆嗦,靠在一起連說話的力氣都沒有。

本來想着雨停了趕緊出來生堆火烤烤,但是出來之後才發現,所有的柴火都被那一場雨給打溼,根本就點不起來火。無奈之下,我跟方大師又一次縮在了那個洞裏。這回,我們不再去找黃瑤他們野炊時候的痕跡,而是專心致志的等待子時的到來。

那個時候,是一天中陰氣最重的時刻,而這個村子裏陰氣就更重了。所以在那個時候,很多不可思議的現象都會發生,比如大樹上掛着的東西。

“早知道,就在村子裏弄點牛眼淚了,也不用等這麼長時間。”方大師凍得直打哆嗦,說話的時候牙齒都在打架。

“牛眼淚,那玩意兒不是不頂事兒嗎?”我很好奇的朝着方大師問道,當時老頭子跟我說的時候,我還記得很清楚,說牛眼淚這玩意兒抹上除了對眼睛有傷害之外,不怎麼頂事兒的。

“那範老頭懂啥,他就是個土包子。”方大師罵了兩句,發現實在是太冷了又縮了回來,所以罵的一點氣勢都沒有。直到這個時候,我才知道牛眼淚用的時候,並不是要直接把那東西擦到眼睛上,而是要經過各種加工纔可以。

至於怎麼做,方大師沒有告訴我,他說我這點本事,還是趕緊完事兒了唸書考大學,這一行不適合我。如果有機會,他會把這陰陽眼給我遮了,到時候我就是個普通人。聽到方大師這麼說,我莫名其妙的鬆了一口氣,這可是我夢寐以求的事情。

要是能夠變成普通人,我也不用背井離鄉跟着老頭子跑到這兒來,已經有十來年沒有見到父母。再見面,能不能認出來都不一定。

越是難受就覺得時間過的特別的慢,好不容易捱到十一點半,我跟方大師兩個人都快要凍僵了。起來活動了一下,就跟着方大師開始朝着大樹那個方向走走去。

爲了節省電量,我們兩個只打開了一個手電筒。剛下過暴雨泥濘的山路,在手電筒微弱的燈光下顯得特別的難走。只有百十來米的距離,我們兩個足足繞了十分鐘纔過去,原本的那些路,已經被水塘子連起來的那個小小的湖泊淹沒了。

“竟然是槐樹。”到了大樹底下的時候,方大師臉色忽然變了。

這槐樹和桑樹,柳樹大葉楊樹併成四大鬼樹,其中槐樹爲最兇,從字就可以預見。槐樹的槐,就有一個鬼字。而眼前的這顆槐樹,看上去至少有百年樹齡,這樣的槐樹陰氣會更重。

所以看到槐樹的瞬間,方大師趕緊讓我往後退幾步,這顆槐樹遠一些。他自己不知道在那邊幹什麼,掏出幾張符來擺弄了好長時間,然後把那幾張符在槐樹前面點燃,臉色纔有所緩和。

正當他朝着我這邊走過來的時候,忽然覺得有什麼東西在緊緊的盯着我一般。我把視線動方大師的身上轉移開慢慢的往上看去,原本空空如也的槐樹上,現在掛滿了繩子,而我的那幾個同學,也正掛在繩子上隨風飄蕩。

黃瑤,劉明,李巖……沒個人的嘴角,都勾起詭異的微笑。更讓我頭皮發麻的是,在最底下,我看到了自己也被掛在了那顆樹上,和上面的黃瑤他們一樣笑着。

“葉子,咋了?”方大師看到我的不對勁,趕緊朝着我問道。

我現在喉嚨裏面連聲音都發不出來,眼前這一幕太過詭異了,擡起手指了指那顆大槐樹。方大師看到我的動作之後,也轉身看向了那顆大槐樹。就在他回頭的那瞬間,我清晰的看見,大槐樹上又多掛了一個人,正是方大師。如果按照方大師之前的說法的話,那麼這次我和方大師也把命給丟了。

想到這兒,我心裏咯噔一下,看來這回是要玩完了。本來以爲方大師多麼厲害,沒想到這麼輕易就把命給丟了。

“葉子,趕緊接住這個,貼在額頭上。”方大師顯然也看到了槐樹上的情景,轉過身來兩張符直接扔了過來,示意我趕緊貼在額頭上。

我想都沒想,直接把那紙符就貼在了額頭上面,而方大師那邊,並沒有退回來,而是從包裏掏出一把銅錢劍,朝着大槐樹那邊撲了過去。看到方大師一跳兩米來高的動作,絲毫都感覺不到他已經是年過六旬的老人。

方大師跳起來銅錢劍朝着那棵大樹上砍了過去,綁着我跟方大師“命”的兩條繩子被砍了下來。方大師掏出了一個黑漆漆的罐子,直接把我們倆的“命”裝了進去,然後拉着我就往剛纔的山洞裏面跑。

“方大師,其他的那幾個呢,也去把他們救下來。”我有些疑惑的朝着方大師喊道。

“先救自己的命要緊,再不趕緊,咱們倆就都得交代在這兒。” 樂天奇怪的看著這個秘書,為什麼這女人在看到自己進來的時候,臉上是驚慌的神色呢?

「錢小楠呢?」樂天問。

「董事長在洗澡……你等一會吧。」秘書丟下這一句,急急忙忙的就離開了。

樂天皺了皺眉,這女人有點意思……

錢小楠估計是沒料到到樂天會上來,身上只圍了一塊浴巾就從休息室走了出來,手上還拿著一塊毛巾在擦著頭髮。

「一會把我這兩天積的文件拿過來……」

她話說到一半就停了下來,奇怪的看著樂天。

「你再看我就把你的眼珠子挖下來!」她呵斥道。

樂天馬上扭過碰頭,這女人上次給她洗澡的時候感覺沒這麼豐滿啊?

「又不是沒見過……」他嘟囔著

錢小楠咬了咬牙。

她非常想改掉喝酒的毛病,可是一直改不了,工作壓力巨大,她也是人,也需要放鬆……

喝多了難免會出意外。

「你不許亂動我的東西!」錢小楠警告了樂天一句,急急忙忙走回休息室。

時間不長一個高級白領打扮的錢小楠就走了出來。

樂天看了看,不知道該說點什麼,這女人換一件衣服就是一個樣子。

「後面我該怎麼做?我今晚不想再做夢了!」錢小楠看著樂天。

「這個簡單!」樂天說道。

錢小楠點點頭,她走到自己的辦公桌後面,又取出了兩萬塊錢遞給樂天。

「幹嘛?我賣藝不賣身。」樂天看著錢。

「我呸!誰稀罕你這個竹竿,這是勞務費!」錢小楠沒好氣的說道。

雖然這傢伙是自己的私人醫生,可這貨沒有一點正兒八經的樣子,總是搞得自己火冒三丈的。

樂天拿起錢,放入口袋,他的口袋裡終於有東西了。

「什麼時候開始?」錢小楠看到樂天沒有後續的動作就追問。

「什麼?」樂天問。

「給我驅寒啊。」錢小楠重複。

「現在不行!驅寒必須先祛除夢魘!」樂天搖搖頭。

「那什麼時候祛除夢魘?」錢小楠問。

「今晚!」樂天回答。

錢小楠看了看樂天,既然有了準確的時間,那麼她也就放心了。

按下內線電話,讓自己的秘書將這幾天積累的文件拿過來處理,秘書很快就過來了,奇怪的是,秘書一進錢小楠的辦公室,第一眼卻是看著樂天。

樂天也在看著她。

「妹子,你叫什麼名字?」他突然開口。

秘書一愣,看了看錢小楠。

「我叫王月!」

樂天點點頭,說道:「你一定很喜歡夜晚,要不然名字怎麼會有月呢?」

王月沒說話,因為這就是一句廢話。

她轉身離開了錢小楠的辦公室。

「你喜歡我秘書?」錢小楠看著樂天。

「拉倒吧,你秘書長得比你還難看,我連你都看不上我能看得上她?」樂天哼了一聲。

「嗖!」

一份文件飛了過來。

梟寵狂妻 「滾!」錢小楠罵道。

樂天沒滾,他反倒是湊到了錢小楠的旁邊,坐在了她的對面。

錢小楠皺了皺眉。

「王月跟了你多久?」樂天問。

「幹嘛?你不是不喜歡人家?」錢小楠沒好氣的說道。

「你這個人怎麼不能好好說話呢?問你什麼你就實話實說……」樂天瞪著錢小楠。

「和病情無關的事情我拒絕回答。」錢小楠才不吃樂天這一套。

「有關!」

樂天回答。

七日情 錢小楠煩的不行。

「王月跟了我兩年了,她的工作能力不錯,上下溝通的能力也很強!」她回答。

樂天點了點頭,若有所思的陷入了沉默。

錢小楠看到這傢伙不說話了,她拿起一份文件仔細地看著,時不時地簽一下名字。

這幾天堆積的工作不少,都說做老闆舒服,賺大錢,可是有誰知道老闆有老闆的難處,公司運轉正常,老闆吃得飽睡得香,公司一旦出現一個小小的意外,那老闆的頭髮都急的一把一把的掉!

樂天突然站起來,在錢小楠的辦公室走來走去。

錢小楠抬頭看了看他,懶得理會再次低下頭看文件。

可等她再次抬起頭的時候,樂天的人卻不見了,錢小楠奇怪的四下看了看,她突然一愣,這傢伙不會跑到自己的休息室去了吧?

她急忙起身跑過去查看,就看到樂天正四仰八叉的躺在自己的床上,手上還在擺弄著一個小玩具,旁邊是拆開的盒子。

「嘖嘖嘖……有錢人玩的玩具都這麼先進,這個東西居然還會自己加溫?」樂天一邊看一邊嘟囔。

錢小楠的臉一下就紅到了脖子……

這個王八蛋!

她撲上去就搶了過來,自己只是一時好奇買一個回來研究研究,她還沒敢用呢!就連包裝都還沒來得及拆,結果這傢伙居然給自己拆了!

「你是不是有病啊!」錢小楠怒視樂天。

「我沒病!我告訴你啊……這個東西還是少用,特別是你這樣的小處女,用多了你會對你將來的男人特別失望!」樂天一本正經的看著錢小楠。

錢小楠無語,自己的女神形象算是被這傢伙一腳踩得稀碎……

「對了,這是什麼東西?」

樂天又拿出了一個手串一樣的東西。

錢小楠看了看,搖搖頭。

Views:
71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