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查了一會,唐宋眉頭緊鎖的打量著。她的壽元已經消散,身體生機也正在消退,想來是因為跟某人動用了她的獻祭能力,而且那個人是高手。

昨天剛說不要再使用獻祭,怎麼今天又用上?而且,她現在可是七王爺府中的人,誰會傷她?

不好處理,她現在可以說就剩下最後一口氣,想要救過來基本是逆天而行,畢竟她本身就是被天罰。

咚咚咚……

沒等多想,樓下傳來急促腳步聲,隨後是店小二大聲的叫喊:「你們不能這樣,會打擾客人……」

「滾一邊去!」

唐宋心神一顫,趕忙將黑蛇收到自己的世界內。當然,得用能量將她包裹起來,而且如此一來對她的損耗更加大。

快速將床單捲起來,還沒等多做處理,房門嘭的撞開了。

唐宋眉頭凜然的回頭,闖進來的是兩個高大威猛的男子,實力很強,跟他差不多。

「你們是何人?」唐宋故作陰冷的質問。

其中一人冷聲道:「七王爺辦事……可曾見過一條黑蛇?」

「這裡是通天城,哪有什麼黑蛇!」唐宋說話間右手已經橫出墨俠,「出去,否則我管你七王爺八王爺,這是老子的地盤!」

兩人眉頭緊鎖的看了一眼,到底是沒察覺到一場,不由得往後退開。剛到門口,一人忽然驚呼:「不對,有血腥味……」 “那我要一直待在這裏?”我問道。

陳柏點頭說沒錯,只要天羽閣得知了我和骨骸已經融合的消息,那麼必定會想辦法來抓我。繼續待在市區裏,就算有他和秦筱筱的保護,也未必能保護好我。

從今天開始,各派都會派人在山莊這裏駐守,我和秦筱筱也會一直陪你待在山莊。山莊這裏有強大的風水結陣法結界,又有各派的人,是現在省城最爲安全的地方。

沒辦法,現在的情況也沒有容我選擇的餘地,我只能按照陳柏他們說的做,好好的待在山莊中。

既然知道了天羽閣下一個可能襲擊的目標,陳柏和各派的人開始商討對策,商討完之後,大家都離開了,各自回到自己山莊裏的住所。山莊很大,足夠我們這些人住下。

當然,我和陳柏、秦筱筱三人也被安排了住所,回到住所,陳柏簡單說了幾句,就留下秦筱筱和我待在一起,他會市區的家裏把我們想需要的東西拿過來。我的蟲蠱和蠱食還放在房間裏,告知了陳柏讓他帶過來。

陳柏走了沒多久,楊立安就來了,他是來詢問我有關金蠶蠱這次化繭情況的,他怕金蠶蠱的破繭時間在最近,會正好遇上天羽閣來襲擊的時間,那樣的話就太危險了。

金蠶蠱化繭所消耗的時間會越來越長,這次的時間纔剛過去沒多久,所以我覺得應該不會有這麼快要破繭,至少也要等到兩三個月之後吧。不過爲了安全起見,還是讓楊立安親自看看爲好。

楊立安感應了一下,說這次金蠶蠱化繭比前幾次蘊含的力量都要強大,破繭時間應該還有很長一段時間,這樣他也安心了不少。

“你自己的注意一點就行,有什麼不對勁的情況就隨時來問我,等到破繭的時候,我會來幫你的。”楊立安在離開之前叮囑道。

我很感謝他這麼關心我,點都說知道了,自己會注意的。又繼續叮囑了幾句之後,他就離開了。

“啓明,冰窟窿聯繫你沒有?”在楊立安離開後,秦筱筱看着我,問道。

“還沒有,要不我再給他打個電話。”我搖了搖頭回道,心裏也很着急,雖然已經給他發了短信,但還是覺得再打個電話保險一點。那拿出手機,冰窟窿就來電話了。

我急忙接通電話,電話那頭傳來他冷冰冰的聲音。他說自己剛剛在修煉,沒注意手機,現在纔看到我發的短信,問我有什麼急事。我也不跟他囉嗦,把情況簡單說了一下,問他斬鬼刀邪氣的情況處理的怎麼樣了,讓他最好還是來省城這裏好一些,免得被天羽閣找到了蹤跡,這實在是太危險了。

對於張家的遭遇,他很震驚,也很氣憤,冰冷的聲音裏帶着怒意。“行,我明天就趕回去省城,你們也要小心一點,按照陳老的說法,天羽閣的人肯定會找上門的。”

“嗯,我們會小心的,倒是你,自己一個人千萬不能大意。”

掛掉電話,我就回房間修煉去了,好不容易融合玄德道長的骨骸,體內的力量得到了提升,我必須抓緊時間好好熟悉掌握一下,讓自己能在實戰中運用得更好。

秦筱筱也清楚我需要修煉,沒有打擾我,就待在屋子大廳那守着。晚上,陳柏終於帶着我的蟲蠱和蠱食回來了,我的蠱食已經沒剩下多少,現在這情況也沒時間去弄新的蠱食。

想了想,決定過幾天去和楊立安要一些來,我飼養的這幾罐蟲蠱還在成長期,可不能餓肚子。

接下來的幾天我都在努力的修煉,對體內力量的掌握也一天比一天嫺熟。金蠶蠱化繭的情況我也隨時注意着,化繭看樣子倒是沒什麼問題,目前還是一點動靜也沒有。

我待在山莊這裏已經將近一個星期了,每天除了修煉還是修煉,雖然枯燥,但心裏沒有一絲一毫的抱怨,想着的就只有提升自己的實力。

而這將近一個星期的時間裏,天羽閣那邊也一點動靜都沒有。我從陳柏口中得知,昨天郭文霍帶着張超張旺父子,以及他們郭氏一脈的人前往了隴南縣,打算去被天羽閣襲擊了的張家看看,留下他的兒子郭正鎮守山莊這裏的風水陣法,防止在他們離開後天羽閣的人突然闖來。

一個星期過去了,說要趕回來的冰窟窿到現在都沒見到人影,我心裏十分擔心,正想在給他打電話問問情況的時候,卻發現一早出去與各派人物開會的陳柏和秦筱筱回來了,冰窟窿也跟在他倆身後進來。

冰窟窿一進來身上就帶着很強的氣息,身體中的內力帶着強烈的火熱狀態,修爲也增長了不少。

見到他,我很高興,心中的擔心也放下了。“冰窟窿你可來了,我還以爲你出了什麼事,斬鬼刀的邪氣問題解決了麼?”我好奇,開口問道。

冰窟窿點頭說解決了,現在斬鬼刀上的邪性已經徹底被鎮壓住了。這都要歸功於火麒麟的內丹,在那位老前輩的幫助下,他順利吸收掉了火麒麟內丹裏的力量,已經不在懼怕斬鬼刀的邪性,修爲也得到了很大的提升。

原來如此,我就說這麼短的時間內光憑普通的修煉是不可能像他一樣得到這麼雄厚的內力增長的,果然是火麒麟內丹的效果。

“陳老,劉兄的傷勢怎麼樣了?”冰窟窿不忘問劉宇的傷勢情況,眼中滿滿的都是關心之色。

一提起劉宇的傷勢,陳柏就嘆了口氣,有些無奈。“我問了田村夫,他說老大雖然已經醒過來了,但是體內的經脈和臟器受損太重,還需要一段時間的經驗,老大和老二是暫時回不來了。”

只要劉宇醒過來了,我們心裏也放心了不少。

很快黑夜降臨了,山莊顯得格外的幽靜,剛吃完晚飯的我剛回到房間裏準備修煉,突然一聲爆炸聲傳來,把我嚇了一跳。

我慌忙跑出房間,陳柏他們也都已經衝出了房間。

“什麼情況?”我問道。

只是話音剛落,就又是幾聲爆炸聲,接着山莊裏就嘈雜起來,傳來混亂的聲音。

“天羽閣的人終於來了。”陳柏皺着眉頭,緩緩說道。 眼見兩人要進來,唐宋暴怒大吼:「握草,我他媽就不能受傷?媽的,要不是你們那狗日七王爺,老子會受傷?」

火氣十足,門口兩人愣了。上下打量著他,發現有些眼熟,兩人不由抽搐:「你是那姓唐……」

「不然以為老子是誰?」唐宋火爆的大罵,「奶奶的,有本事讓七王爺現在就來殺我。媽的,把老子打成重傷,還不給流血是怎麼著?滾,否則我吃了你們,媽的!」

越說越是氣惱,周身內力肆無忌憚爆發。門口兩人對望一眼,趕緊退出去。

唐宋依舊在裡邊罵罵咧咧的,兩人冷汗直冒的趕緊跑下樓。他們當然知道,昨晚七王爺算計一個姓唐的,卻沒算計死。也知道,這小子把一個天神高手給殺了……

確認兩人離開,唐宋趕緊將黑蛇放出來。依舊是奄奄一息,都已經快斷氣了。很奇怪,她的鱗片居然開始發白。

得找個地方給她療傷,驛站顯然不行。可是,她傷得太重,放入世界她根本沒辦法承受。就算他用力量包裹,也依舊對她造成巨大壓迫。

這麼大一條蛇,怎樣才能離開?

尋思一會也沒想出什麼好辦法,唐宋從世界里拿出一個蛇果塞進她的嘴裡。聽說這蛇果很厲害,對蛇很有用,也不知道是否湊效。這已經是最後一個蛇果,不行他也沒辦法了。

很快便感應到蛇果的藥效迸發,快速順著她的身體遊走。只是,她傷得實在太重,一個蛇果根本沒辦法幫她修復,也就能稍微緩一下而已。

不多會黑蛇睜開眼了,略帶悲傷地看著他,依舊沒說話。唐宋暗嘆了口氣,低聲道:「得先離開這裡,他們在找你。」

黑蛇無力地趴在床上,已經徹底絕望……

看黑蛇的鱗片越來越白,唐宋更是奇怪。她的生機確實在消散,體內形成的那個東西也在侵蝕她的身體。可是很奇怪,唐宋感覺不到死氣。

按理說生機消散之後就會變成死氣,死氣的侵蝕,才會讓人徹底死亡。可現在,她光消散而沒有死氣,明顯不太正常。

沒等多想,她的身體已經一半變成黑白相間,再次閉上眼了。一個蛇果,也就支撐那麼幾個呼吸,可想而知傷的有多重。

唐宋看著不由暗嘆,看樣子是真沒什麼辦法了,只怕她馬上就要死……

心神忽然一動,唐宋右手出現那黝黑的骷髏貓頭。完全不受控制,骷髏貓頭忽然釋放出一縷黑色能量,正好飄入黑蛇的七寸位置。

唐宋一顫,這骷髏貓頭是打算吞掉她的力量?

天眼打開一看,不對啊,骷髏貓頭分明是在釋放力量,正試圖將她的內丹修復呢。奇怪,怎麼骷髏貓頭輸出的力量好像是被吞掉的那個白髮老人的力量?

更讓唐宋驚奇的是,黑蛇很快蜷縮在一塊,骷髏貓頭釋放出來的力量越發濃厚,將她嚴嚴實實包裹起來。

外邊又傳來動靜,唐宋猛地清醒過來,趕緊將黑蛇跟骷髏貓頭收回到世界內。房門再次打開,是店小二,嘴角還帶著血絲,臉色發白道:「客官,他們,他們又來了……」

唐宋綳著神色走過去,同時將心神沉入到世界內。那骷髏貓頭依舊在給黑蛇釋放力量,而且居然不受他的世界控制。這可真是神奇,進入他的世界,他卻沒辦法掌控,前所未有!

走到門口扶著店小二,唐宋冷冷的看著樓梯口。那兩人果然又跑回來了,眉頭緊鎖的,估計是覺得剛才不對勁吧。

兩人警惕的走過來,沉聲道:「將那蛇女交出來,否則……」

「她已經跑了。」唐宋不屑撇嘴,「不信自己找,找到算我輸!別以為老子受傷就打不過你們,照樣能殺了你們,只不過代價比較大而已。」

說話間,唐宋扶著店小二出去,一臉鄙視的樣子。

兩人皺著眉頭跑進房間,只看到床單上的血跡,卻沒找到蛇女。從窗戶看了一眼,兩人直接翻出去了。

唐宋暗暗鬆了口氣,沖著店小二低聲道:「小二哥,多謝。」

店小二苦澀的搖頭:「客官客氣了,好賴這裡是驛站,他們如此橫行無忌,著實讓人不爽。」

這店小二還真不錯,換做是別人,肯定不願多管閑事,畢竟他實力很弱。

扶著他到樓下,唐宋塞給他一百片錢。也沒等店小二多說,唐宋快步走出驛站。

外邊街道依舊熱鬧,只不過總有人在盯著驛站。抬頭看了一下天色,唐宋昂首挺胸的大步離開。一邊走,一邊留意世界內的情況。

骷髏貓頭依舊沒有停止輸出力量,蛇女的鱗片也一直在變白。只是,她的身體明顯在修復,就連體內凝結的天罰也在消退。

這貓頭可真是怪異,到底什麼來歷,不但能把一個天神高手吞噬,還能輸出治療?

可是,之前他不管怎麼調用,都沒辦法使用貓頭裡的力量。而且現在貓頭輸出的力量也不是特有的怪異力量,完全就是之前被吞噬的高手的內力……

若無其事穿過街道,唐宋還在路邊攤吃了一碗面,之後才朝著楊家而去。

眼下通天城內一半都以及被七王爺控制,想來也只有皇家他們控制的少,要不然也不會控制住聖上。所以,唐宋猜想楊家應該不會被控制,他們背後的名劍山莊聽起來應該很強……

剛到門口,正巧童雨跟楊林從裡邊出來。見到唐宋,兩人不由迎上來,楊林問道:「唐先生,你沒事吧?聽說昨晚你受傷了。」

唐宋回頭看了一眼遠處,輕抿著微笑:「恢復了一些。 總裁大人,別傲嬌! 找你們有點事情,進去聊。」

兩人頗為詫異,跟著他走進府邸。楊林壓低聲音:「唐先生,可是七王爺?」

「連你也知道?」唐宋頗為奇怪的側頭看著他。

楊林苦笑:「猜測而已,我娘說,皇庭只怕要大亂。」

看來,皇家的人雖然沒有被控制,卻也都猜到是什麼情況了。若非七王爺背後那個超級高手,聖上估計不會讓這種事態蔓延,對皇庭影響太大…… 很快見到長公主,唐宋先打了招呼,隨後是輕聲道:「長公主,我想借用你的府邸療傷,不知是否方便?」

長公主微微皺眉:「昨夜的晚宴,先生傷得很重?」

唐宋點著頭:「是,實力受損嚴重。」

聽得這話,長公主不由嘆息:「看來,七弟是真打算……你隨意吧,他就算再放肆,也不敢來這,你放心便是。」

唐宋鬆了口氣,在楊林的帶領下到了一個房間。就在楊林要走的時候,唐宋忽然拉住他,低聲道:「你進宮找獸族的紅菱公主……」

等楊林離開,唐宋才安心把房門關上,然後將骷髏貓頭跟黑蛇重新釋放出來。

此時黑蛇的身體已經修復了不少,身上的鱗片真的很怪異,邊緣的變成白色,可中間卻黑得發亮。關鍵是,他沒辦法掌控骷髏貓頭,只能幹看著。

看了一會,唐宋咬著牙,忽然把手按在貓頭上,往裡邊輸送創世之力。不出所料,創世之力也被貓頭輸送到黑蛇體內,唐宋立即打開天眼,試圖通過天眼控制創世之力,將她體內的那個天罰之物切除。

可是很快唐宋就發現,進入黑蛇體內的創世之力居然不受控制,天眼根本沒辦法掌控。這讓他不得不把手從貓頭上挪開,繼續凝視著黑蛇。

她的身體表面看起來挺正常,實際上內部正在重組,所有的器官被貓頭輸送到力量全部擊潰,然後再慢慢修復。偏偏,那個天罰之物一直在她的體內,而且就在她的內丹旁邊。

這可不是什麼好事,就算貓頭能幫她重組身體,可回頭還是要遭受天罰限制。她之前領悟的能力太殘酷,本就是違背天理。如果不將這個東西去除,以後她還是會被天罰。

硬著頭皮,唐宋拿出墨俠走到黑色旁邊。她的轉身始終環繞著一股能量,唐宋沉了口氣,將墨俠小心翼翼刺過去。

墨俠肆無忌憚刺穿了外層的力量,很快便刺中黑蛇的鱗片。唐宋也沒有釋放出任何內力,咬著牙繼續往裡邊刺。

黑蛇的鱗片被刺穿,鮮血很快滲透出來。四周圍包裹的力量則是幫她快速修復傷口,只是墨俠已經刺進去。

天眼繼續打開,唐宋控制著墨俠,動手術切除!

能量無法切除,那就用墨俠直接切。難度很大,可總要試一下,要不然她還是個死。身體恢復過來,以後照樣會因為使用獻祭而被天罰致死。

墨俠畢竟是長劍,就算再鋒利,可末端依舊很大。唐宋小心謹慎的控制著,一點一點的切入到黑蛇的體內。外圍的能量則是不停的修復黑蛇的傷口,如此一來反倒是給了唐宋信心。

只要能將那個東西從她體內剝離,然後馬上將那個東西取出來,周圍的力量會幫她修復傷口。只要不死,她應該都能恢復過來。

她體內的天罰凝聚物其實很大,比她的內丹還要大,釋放出一條條細線牽引她的全身血脈。唐宋現在要做的,是一點一點切除這個東西跟身體血管的聯繫,然後再切斷它跟內丹的聯繫。

動作不是一般的慢,再加上相連的經脈實在太多,他一而再的謹慎。可墨俠真的太大了,就算他再怎麼小心,還是把不少血管刺破,黑蛇的鮮血不要錢噴涌而出。即便周圍力量幫忙修復,破損速度太快,修復速度完全跟不上。

不敢有絲毫放鬆,也不管黑蛇在流血,唐宋繼續切除。足足有半個時辰,可算是將凝聚物周圍的牽連全部切除,就剩下跟內丹的聯繫。

此時黑色又變成奄奄一息了,貓頭釋放的力量變得稀薄很多,似乎有點要放棄的意思。

呼,呼……

做了幾個深呼吸,唐宋猛地將墨俠快速刺過去,正好從內丹和凝聚物中間切過。連接一切斷,唐宋也顧不得黑蛇周圍的力量,左手快速凝聚一股創世之力迅猛的壓過去。

撕破黑蛇周圍的防禦,左手按在她的蛇皮上,創世之力順著鱗片穿透進去。很快唐宋左手又快速往後拉,啵,一個東西從黑蛇的體內飛出。

也顧不得查看,唐宋將那個凝聚物甩掉,然後快速將墨俠拔出。眼見骷髏貓頭居然打算停止輸送力量,唐宋臉色發黑,雙掌按在貓頭後邊,往裡邊輸送創世之力。

呼呼……

貓頭再次釋放出力量,連同唐宋輸入的創世之力也都被貓頭給輸送到黑蛇體內。

黑蛇的身體正在崩潰,那個凝聚物就像是她的第二個心臟,一旦被切除,她的內丹都會破裂。

還好,創世之力跟貓頭釋放出來的力量在她體內快速遊走,不停的給她修復。

好一會,唐宋感覺她死不掉,貓頭輸送的力量又穩定下來,他才鬆開手。渾身發軟的坐在地上,身上不知道什麼時候早已經是被冷汗浸透了。

這可要比做一場大手術艱難得多,用長劍做手術,他也是奇葩。

目光落到被甩出去的那個凝聚物上,足足有拳頭大,外表血粼粼的。唐宋一邊喘息,一邊伸手將東西吸過來。去除表面的血肉,很開露出本色。

一塊淺黃色晶體,透明發亮,一股天罰之力從裡邊蔓延。只不過,這種天罰之力跟天主所擁有的天罰之力相比要薄弱一些,更像是之前在天靈大陸那個慕容難天擁有的懲罰之力。

這種力量對唐宋並沒什麼用處,不過這塊晶石倒是個寶貝。哪天塞進某個人的體內,能讓他痛苦一輩子!

咚咚咚……

房門敲響,唐宋將黃色晶石收起來。看了一下後邊還在輸送的骷髏貓頭,起身走到房門后。只是打開一道縫隙,然後探頭出去。

是楊林跟童雨回來了,將他給的小瓶子帶回來。見他滿頭大汗的,兩人均是驚奇:「唐先生,你沒事吧?」

唐宋搖著頭,接過小瓶子道:「我沒事,多謝。紅菱公主說什麼嗎?」

「她說,蛇族血脈是沒辦法替換的,天生就有。」楊林輕聲應道,一頭霧水。唐宋就讓他進宮找紅菱,還讓紅菱放血,這是為何?

唐宋輕抿著微笑:「行了,沒你們的事,放心,我沒事。」說著便把門關上。

血脈真的不可替換嗎?

那可未必,所謂血脈傳承說到底也是傳承一種力量,只要弄明白這種力量本源,他就能替換,讓黑蛇也能全部幻化成人…… 該來的還是來了,不知道爲什麼,我此時沒有一丁點的慌張,反而是平靜,十分的平靜,我不會再像以前一樣害怕面對天羽閣的人。

“沒想到天羽閣的人還真的來了,明知道這裏都是術士界的人,卻還這麼明目張膽的襲擊。”冰窟窿冷冷開口說道,手上一緊提起了斬鬼刀,隨時準備着戰鬥。

陳柏沉着臉,語氣也十分的冰冷。“天羽閣的人本就都是喪心病狂之輩,我想這世間已經沒了他們不敢做的事情。”

我握緊拳頭,心裏燃起了戰意,一想起以前天羽閣的那些所作所爲,自己身邊的人被害得這麼慘,我心中的怒火就徹底燒了起來。

“他們的目的是你,所以你還是不要出去露面爲好,暫時就待在這裏,外面就交給其他人吧。”秦筱筱看出了我內心的心思,走過來站在我身旁提醒道。

現在的情況我心裏清楚,明白自己不能任性,一切要以大局爲重,只能是點頭,乖乖的待在這裏。

這時候,一陣凌亂的腳步聲傳來,有人正往我們這邊趕來。我們都頓時提高了警惕,提防的盯着腳步聲傳來的方向,很快我們就看到了急急忙忙趕過來的人影,原來是風水郭氏一脈,郭文霍的兒子郭正帶着幾個人面色着急的過來了。

郭正一臉着急,走過來對陳柏說道:“陳老前輩,天羽閣的人果然在我父親離開之後發起了襲擊,現在他們正在山莊外攻擊這座風水陣法,想要破了陣法衝進來。”

“我們知道了,他們就是得知你父親離開了所以才趁此機會襲擊的,目的就是想要在無人掌控陣法的情況下破了這個風水陣。不過他們應該沒想到你父親會讓你留在這裏,你也能掌控這個風水陣法吧?”陳柏看向郭正,問道。

“能是能,但是沒有我父親那麼厲害,這風水陣法是我父親花了將近一年的時間親手佈置成功的,我的風水造詣沒有家父那麼深,所以對這風水陣法的掌控十分有限。”郭正點了點頭,有些無奈的說道。

陳柏卻一副早就預料到的模樣,說沒關係,讓他盡力而爲就行,就算陣法被突破了,他和術士界其他派別的人也會把天羽閣的人阻攔住。

“行,那我就先回去了,陳老放心,我必定會盡全力維持住陣法。”說完,郭正就帶着那幾個人離開了。

郭正離開後,陳柏運轉起體內的內力,嘴裏唸了幾聲咒語,然後開口緩緩說道:“各位注意了,不用急着跑出陣法和他們糾纏,就先用陣法來消費他們的精力,要是他們真的能闖進來的話,我們在出手也不遲。”

他的聲音沉穩有力,極具威嚴,迴盪在山莊內。他運用內力,把話傳到了山莊各處,術士界各派的人都能清楚的聽到。

原本風水陣法已經漸漸減弱了,只是突然又在一時間慢慢恢復了起來,看來是郭正在帶領風水一派的人穩住陣法。但天羽閣的攻勢不但沒有停止,反而更加猛烈了,沒多久郭正他們也撐不住了。

Views:
85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