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纔幫你續命的時候,我一不小心將天地道氣輸送進了你的鬼竅中!”秦巖揚起嘴角,露出一抹冷笑。

“好了!你可以魂飛魄滅了!”秦巖念動咒語對花娘指去,百花娘全身上下燃起符火,在瞬間化爲灰燼。

秦巖之前就想到用這個辦法對付百花娘了,可是百花娘根本不相信秦巖是鬼醫,秦巖也就一直沒有機會。

直到剛纔秦巖才找到了機會。

其實用這種辦法殺掉對方並不簡單,必須在對方打開鬼竅,並且在毫無防備的情況下。

如果對方始終閉合鬼竅,秦巖也無機可乘。

這就像一個人想用毒酒毒死對手一樣,對手如果不喝,你是無法毒死他的。

只有對方喝掉,才能毒死對方。

看到秦巖滅掉了百花娘,慕容雪菡和李天霸都睜大了眼睛,眼神中充滿了崇拜和難以置信。

趙子神也一樣。

“主人,想不到你這麼吊啊!” 鳳唳九天:夫君請下堂 李天霸將趙子神的孫子放下,立即走上來給秦巖拍馬屁。

慕容雪菡也想恭喜秦巖,但是突然想到一個非常現實的問題。

主人現在都能殺掉鬼王了,隨着他實力越來越高,那我以後豈不是都沒有用武之地了?

李天霸是屍王,周小雨一旦融合了地魂後,據說也能晉升到鬼王,只有我還是一個鬼靈。我以後在主人心中的地位,肯定會一落千丈。

不行,我以後一定要好好的修行鬼術,爭取早日晉升到鬼王。

想到這裏,慕容雪菡在心中攥緊了拳頭。

秦巖擺了擺手:“別拍馬屁了!咱們走吧!”

不過看到被撞壞的汽車,秦巖一陣頭疼。

“秦巖,沒事,撞壞了就撞壞了,我讓人再開一輛過來!”夏雪尼安慰秦巖。

夏雪尼打了個電話,十幾分鍾後,一輛越野車被送過來了。

因爲時間太晚,秦巖無法回宿舍,便在保市的一家酒店開了房。

至於房費自然是夏雪尼墊付的。

秦巖實在是太累了,進了酒店躺在牀上就睡着了。

第二天一大早,秦巖被歡快的手機鈴聲吵醒了。

“喂?誰啊?”

“秦巖,太陽都照到你光滑白嫩的小屁屁上了,你怎麼還在睡覺啊!”手機另一邊傳來了馬嬌調侃的聲音。

“是師姐啊!”秦巖揉了揉惺忪的雙眼,打了個哈欠,從牀上坐起來了。

“我爸說了,他準備今天過去和你商量我們的親事,你可一定要記住了,就說我懷的是你的孩子!”

“好的!我明……嗯?師姐,什麼情況?”

秦巖原本還沒有睡醒,此刻卻被馬嬌的話嚇醒了,他忍不住伸出手抹了抹額頭上的汗。

“好了,就這麼定了!”不等秦巖說話,馬嬌直接掛斷了手機。 “喂喂喂!喂喂喂!師姐!”

“我去!我什麼時候上過你,我連你的手都沒有摸過好不好!”秦巖鬱悶無比地自言自語起來。

不過秦巖緊接着想起來,他不止拉過馬嬌的手,還摸過馬嬌的乳。

盜九窈公主墓之前,秦巖在酒店一不小心將手伸進了馬嬌的罩子中。

一想到當時那既尷尬又曖昧的場景,秦巖的心忍不住狂跳起來。

還真別說,師姐的那裏真是又軟又滑又……

還是別想這些了,想一想怎麼讓師姐收回成命吧!

秦巖拿起電話給馬嬌打去,但是馬嬌全部掛斷了。

秦巖氣得差點將手機摔爛了。

我去!這是準備往死坑我了吧!不行,我不能背這口鍋,這口鍋太重太沉,我受不了那壓力。

不在沉默中滅亡,就在沉默中爆發,我不能就這樣默默的背黑鍋,我要反抗反抗再反抗!

想到這裏,秦岩心中一動,想到一個好計謀。

“師姐,你和誰懷了孩子我不管,總之那孩子不是我的,你可不要坑我啊!等師傅來了,我就把實情告訴他。”

秦巖給馬嬌發了一條短信。

不一會兒,馬嬌給秦巖發過來一條短信:“師弟,你如果不幫我,我就死給你看!”

我去!居然敢威脅我。難道你不知道老子天生最煩別人威脅我嗎?你越是這樣我越不答應。

秦巖非常無情地發過去一條短信:“那你趕快去死吧!”

其實秦巖知道,馬嬌是不可能自殺的。

“你這個混蛋,你如果不幫我,我就說你非禮我,你不要忘了你在酒店裏面將手伸進了我的罩子中!”

緊接着,馬嬌又發來一條短信:“我爸如果知道你非禮我,他一定打斷你的腿。”

秦巖愣住了,想不到馬嬌用這一招威脅他。

馬嬌可是師傅的掌上明珠,如果師傅真的知道自己的鹹豬手摸到了師姐的奶油大白饅頭,肯定會“咔咔咔”地把自己的五根手指全部折斷。

不,應該是十根手指外加五根腳趾。

不對!還有一條中腿。

想到這裏,秦巖忍不住苦笑起來,趕快給馬嬌發了一條短信:“可是我如果幫你,他依舊會殺了我的!”

“放心,我就說我是自願的,是我情願撲倒你的,他是不會太爲難你的!你就按照我說的去做吧!”

“那你能不能告訴我這是爲什麼?”

“以後你就知道了!好了!我要吃早餐了!再來短信一律不回!對了,其實我根本沒有懷孕,你放心吧!”

看到馬嬌最後一條短信,秦岩心中疑惑無比。

奇怪!師姐既然沒有懷孕,她爲什麼要讓我這麼做?她到底想幹什麼?

剛開始聽到馬嬌的要求,秦巖還真以爲師姐被哪個不要臉的小白臉騙財騙色了。

一想到師姐的身子完好無損,秦巖忍不住長長鬆了口氣。

在好奇心的驅使下,秦巖又給馬嬌發了一條短信,雖然他知道馬嬌不一定回覆,但還是忍不住發了出去:“師姐,你能不能告訴我,你到底是爲什麼?”

與秦巖猜測的一樣,馬嬌沒有給秦巖回覆。

秦巖又給馬嬌發了好幾條短信,馬嬌一條也沒有回。

我真是服了!我怎麼就遇上這麼一個師姐呢?真是奇葩啊!秦巖在心中暗罵起來,可是卻又無可奈何。

那麼我到底幫不幫師姐呢?

想了一會兒,秦巖最終決定,還是應該幫師姐,畢竟師姐幫過自己不少忙。

如果師傅追究他,他就把今天的短信拿出來讓師傅看。

剛纔秦巖用短信和馬嬌聯繫,就是爲了保留證據。

“主人,您醒了嗎?”門外響起了慕容雪菡的聲音。

“醒來了!你進來吧!”秦巖翻身下牀,穿上了酒店的一次性拖鞋。

慕容雪菡從牆外飄進來,走進衛生間幫秦巖倒好了刷牙水,擠好了牙膏,並且將洗臉水也幫秦巖放在了洗臉池中。

爲了讓水溫合適,慕容雪菡甚至用手試探了一下,直到水溫處於四十度左右才心滿意足地離開。

慕容雪菡已經決定了,她準備用最最人性化的服務贏得秦巖的心。

昨天的事情讓慕容雪菡倍感壓力,李天霸是屍王,周小雨融合了地魂後,肯定也會晉升成鬼王,他們一屍一鬼的實力都比她強。

而且秦巖現在對付鬼靈也是遊刃有餘,她這個鬼靈在秦巖身邊,就顯得有點毫無用處了。

爲了不被淘汰,慕容雪菡只能一邊加緊修煉鬼術,爭取早日晉升成鬼王,一邊好好的照顧秦巖的起居飲食,讓秦巖離不開自己。

當然了,她還要苦修九九八十一種姿勢,在秦巖需要的時候,將自己全身上下徹底打開,無私的奉獻給秦巖。

看到慕容雪菡這樣做,秦岩心中感動不已。

自從收下慕容雪菡當鬼僕,累了有人給捶腿,渴了有人給倒水,困了有人給暖被。

這簡直是帝王般的待遇。

秦巖真想將慕容雪菡娶來當老婆,特別是聽說鬼僕可以給主人獻身後,秦巖就堅定了這個想法。

只是秦巖有些害羞,不好意思和慕容雪菡提出來,他怕慕容雪菡也不好意思。

重生嫡女炸翻天 其實秦巖根本不知道,慕容雪菡早就準備好了接受秦巖的單節棍,在她的體內橫衝直撞、大殺四方。

“主人,請刷牙吧!”慕容雪菡將擠好牙膏的牙刷遞到了秦巖的面前。

“雪菡!你真好!”秦巖接過牙刷,看着慕容雪菡粉嫩的臉心生感慨地說。

“不過,你以後不要這樣了。我自己來就行!”秦巖有些心疼慕容雪菡,總覺得這樣做太不好意思了。

在秦巖的心中,他根本沒有將慕容雪菡當成奴隸,他覺得他和慕容雪菡是平等的。

慕容雪菡聽到秦巖的話卻傷心無比,她以爲秦巖有了李天霸和周小雨就不要她了。

在很多道士的眼中,鬼僕有用纔會繼續養着,沒有用一般都處理掉了。

畢竟養鬼這種事情,不是那麼光彩的事情。

這就像男人上嫖一樣,雖然大傢俬底下都嫖,也都互相議論品評,但是被警察伯伯抓住了,反而會成爲別人的笑柄。

養鬼也一樣,很多道士都養,大家也都認可這種事情,但是千萬不要讓普通人知道,被知道了他們的公衆形象就會飛流直下三千尺。

因爲道士在普通人的心中,那是驅邪抓鬼的正派人士。

誰願意相信一個養鬼的道士還幫他們在捉鬼。 “主人,你是不是不想要雪菡了?”慕容雪菡咬住嘴脣低下頭,傷心無比地看着地面。

看到慕容雪菡突然變成了這樣,秦岩心中詫異無比。

“雪菡,你沒事吧!我怎麼會不要你呢!你想哪去了!”秦巖拍了拍慕容雪菡的肩膀以示安慰。

慕容雪菡擡起頭,用非常認真的口吻說:“主人,你如果還要我,那就讓我繼續幫你端茶倒水,洗衣疊被。”

說罷,慕容雪菡深深地看着秦巖,眼睛上蒙着一層水汽,看樣子好像要哭了。

秦巖有點想不通,今天這些人都是怎麼了?

馬嬌讓他說她懷上了自己的孩子,慕容雪菡非要給自己端茶倒水、洗衣疊被。

秦巖無語地搖了搖頭,擺了擺手說:“好吧!好吧!我以後還讓你端茶倒水、洗衣疊被,按摩暖牀好不好?”

聽到秦巖這樣說,慕容雪菡破涕爲笑,伸手挽住秦巖的胳膊說:“主人,你去刷牙吧!”

秦巖點了點頭,轉過身走進了衛生間。

洗漱完,秦巖去了餐廳吃早點,並沒有帶慕容雪菡。

慕容雪菡畢竟是鬼,和人吃的東西不一樣。

吃完飯結賬的時候,秦巖突然想起來李天霸還沒有下來。

主要是李天霸是新收的屍僕,再加上昨天晚上睡得太晚,大清早又被馬嬌吵醒了,秦巖腦子就像抹了漿糊,一時沒有想起來。

借用前臺總機電話,秦巖給李天霸的房間打了過去。

“喂?誰啊?” 霸道總裁,烈愛難逃 李天霸打了個哈欠問。

“睡得挺香啊!”秦巖調侃地問。

“是主人啊!嘿嘿!主人現在在哪裏?吾現在就下去。”

“在酒店大堂,你趕快下來吧!”

“主人稍等,吾這就下去!”

掛了電話不到兩分鐘,李天霸坐電梯下來了,看到秦巖後,立即三步並作兩步走到秦巖面前,恭敬無比地說:“主人,讓你久等了!”

秦巖擺了擺手,示意沒什麼。

“服務員,四五三房間和四五四房間結賬!”秦巖將房卡放在接待臺上,用手指敲了敲檯面,以引起服務員的注意。

服務員微笑着點了點頭,然後收起了接待臺上的房卡。

刷完卡,服務員笑眯眯地說:“先生,您好,你們總共消費了四千六百三十二元!”

嗯?四千六百三十二元?這怎麼可能?一個標準間一晚上不是才三百八十元嗎?我和李天霸總共兩個房間,怎麼可能消費四千多。

秦巖提醒服務員:“服務員,你看好了,我們是四五三和四五四房間,你別算錯了。”

“先生,我沒有算錯,就是這兩個房間!”

“嗯?不可能啊!我們兩個住一晚上也就七百六,怎麼多出來將近四千元?你們這不是黑店吧?”

“先生,房費是七百六沒有錯,但是你們做其他消費了!”

“其他消費?”秦巖明白了,肯定是李天霸在裏面消費了,只是秦巖很好奇,李天霸幹什麼了,怎麼能花四千多。

每個房間裏面雖然都放着一些礦泉水、方便麪、茶葉、一次性內褲以及振動棒、套套等東西。

但是這些東西再貴,也用不了四千塊啊。

秦巖轉過頭向李天霸望去:“你都幹什麼了?”

李天霸搖了搖頭說:“我什麼都沒有幹啊!”

緊接着,李天霸拍了一下手,激動無比地說:“對了,主人,昨天晚上吾看到牀頭上放着一個按摩的小牌子,吾就按照上面的牌子叫了兩個按摩的小姐。只是她們一個個都太醜了,換了四五批,纔給吾送來兩個又肥又美的美妞!”

想起昨天晚上的瘋狂,李天霸眉飛色舞。

“你知道嗎?她們居然都是處!不過,她們和蔣婉兒比起來,還是有很大的差距!”李天霸有點惋惜地說。

他覺得蔣婉兒是這個世界上最漂亮的美女了。

如果蔣婉兒敢稱第二,絕對沒有人敢稱第一。

“嗨!帥哥!你好厲害啊!昨天晚上弄得人家都下不了牀了!人家今天走路都打顫!”一個將近兩百斤的胖妞走到李天霸面前,擠眉弄眼地說。

“我那個姐妹比我還要慘,走路只能岔開腿!她現在還躺在牀上呢!”說到這裏,胖妞捂住嘴“咯咯咯”地笑起來,臉上紅霞滿天飛。

“對了!有微信號和手機號嗎?留一個吧!咱們以後好聯繫!”胖妞一邊說,一邊用肥美的屁股撞了一下李天霸。

當胖妞的屁股撞上李天霸屁股的時候,胖妞的屁股立即富有節奏地上下顫抖起來。

胖妞就是昨天晚上和李天霸風裏來雨裏去的其中一位。

秦巖沒有想到李天霸叫的兩個美女居然是這種貨色。

如果讓秦巖上,就是倒給秦巖錢,秦巖也不會要。

李天霸挑起眉毛,朝胖妞拋了一個媚眼,同時伸出手擡起了胖妞的下巴,笑眯眯地說:“美人!你放心,下次吾會像打樁機一樣,將你們釘在牀上!”

胖妞嬌羞地低下頭,咬住嘴脣害羞地說:“帥哥你真壞!”

說罷,胖妞靠在了李天霸的胸口上,小鳥依人一樣。

Views:
63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