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這時候,突然身後傳來了一陣敲門聲。

不說張程和王鵬了,我都是渾身汗毛一陣炸起了,裏面還沒搞定呢,外面怎麼又開始了。

整個寢室裏瞬間沉寂了下來,大家都盯着門口,王鵬一把抓起了一個掃帚,張程也是抓起了晾衣杆,大家虎視眈眈的盯着門口,我則是摸了摸脖子上二姨給的玉佩。

“誰啊!”

王鵬小心翼翼的對着外面問道。

“你們寢室BB啥?還讓不讓人睡覺了?”

是人,隔壁寢室的,我們都鬆了一口氣。

“要不要叫他們幫忙?”

張程顯然對毛楠心有餘悸。

“別!”

我趕緊阻止了他。

“事情好沒搞清楚,別驚動了大家,我們有三個人呢,怕什麼先制住毛楠再說。”

這兩人也同意了我的說法,我好容易哄走了隔壁寢室的,準備想想辦法對付毛楠,再一擡頭卻看見牀上的毛楠不見了。

再一看,他正在張程的電腦邊,我真後悔看過去,這場景觸目驚心。

他正在撕咬着自己的胳膊,滿嘴都是血,胳膊上被咬的那一塊,早已血肉模糊。

張程直接嚇的丟掉了手上的傢伙,就想開門逃走,但不知道爲什麼,門似乎是壞了,扭半天也沒沒用。

王鵬倒是好點,不過也是強弩之末了。

吃了自己血肉的毛楠,整個眼睛都開始變的血紅,滿嘴鮮血的他,一步一步的朝着我們走過來,那樣子說實話比他媽的黑霧人臉恐怖多了。

我推開沒用的張程,扭了幾下門鎖然後絕望了,真的

打不開。

難道我們就這樣坐以待斃麼?不!鬼王都沒能弄死我,勞紙跟你拼了,我撿起掃把就想往上衝,可就在這時候,心底卻是升起了一道聲音。

“太沒用了吧,被一個還沒有入流的孤魂給弄成這樣。”

是蘇小魅,她醒過來了,擦,我差點忘記了,還有這麼個救星,她是鬼王,對付這種小鬼,肯定有辦法的。

“大姐,別整這些沒用的,快出來滅了她!”

我趕緊對着蘇小魅催道。

毛楠越走越近了,我的心裏這個緊張啊。

“大姐?誰是你大姐,叫夫人!”

御鬼狂妃:高冷王爺太撩人 “夫人,快出來,幫忙滅了她!”

都這時候了,我當然沒工夫計較,搞定他我叫你媽都行。

“我正在修養,沒法從你身體裏出來!”

艹,這不是玩我麼?我剛準備罵人,蘇小魅的話鋒就是一轉,帶着點調皮。

“不過你自己可以對付它啊?”

“怎麼對付?”

我在內心對着蘇小魅問道。

“衝上去跟把他綁起來!”

我就無語了,這話還用你說?不過蘇小魅的話,倒是給了我鼓勵,至少這個方法是可行的。

拼了!毛楠這個身板,肯定搞不過我,我拿着晾衣杆衝上去,和毛楠戰了個難解難分,張程和王鵬看到這情況,也趕緊過來幫忙,我們終於成功的把毛楠給綁在了寢室的牀柱子上。

害怕他傷人,我們還專門找了最臭的臭襪子,塞到他的嘴裏。

“現在該怎麼辦?”

張程對着我問道。

可這他媽也是我想問的。

蘇小魅似乎知道了我的意思。

“別激動,這個簡單,我教你一招天星收魔咒,你就能搞定他了。”

有這麼好的東西,怎麼不早拿出來?

我就是一陣的無語。

“別BB,跟我學!天星放豪光,金光收妖魔!八卦印!”

管不了這麼多了,我站在毛楠面前,大聲念出了蘇小魅教的咒語。

一秒過去了,兩秒過去了,一點動靜都沒有。

“兄弟,你幹啥呢?毛楠中邪?你也中邪了?”

驚呼未定的王鵬,用鄙視的眼神看着我。

“那個,我家祖上是收妖的道士,我試試家傳咒語有沒有用!”

這個丟人啊,我一邊解釋,一邊開始怪蘇小魅讓我丟臉。

蘇小魅卻是一幅自己更丟人的樣子。

“我讓你結八卦印,沒讓你跟着念!”

這也行?我根本就不懂啊,又丟人了,沒文化真可怕。

又跟蘇小魅學了半天,我開始有點信心了。

(本章完) “你這家傳道法,到底管不管用啊?”

不光是王鵬,張程也開始過來起鬨了。

“你們彆着急,我再試試!”

這一次我自己都覺得自己專業多了。

“天星放豪光,金光收妖魔!”

一邊說着,我的手上一個八卦印就打出去,指向了毛楠。

旁邊兩位直接被我專業的架勢給嚇傻了。

可問題來了,爲什麼還是沒有效果?

就在我又準備找蘇小魅算賬的時候,脖子間的玉佩突然傳遞出了一股暖流,順着我的身子,留向了我正打着八卦印的手。

金光閃現,奇蹟出現了,一道八卦的虛影,朝着毛楠的身上壓下來。

毛楠顯得更加猙獰,嘴上的臭襪子都被他給咬成了兩截,但他終究還是敵不過符咒的力量,掙扎無果之後,整個人安靜了下來。

然後,金色的八卦虛影再次出現,只不過這一次,它的上面還鎮壓者一團黑色的霧氣。

湊過去仔細一看,果然!中間就是一個只有嘴的鬼臉。

我真是尼瑪大鬆了一口氣啊,同時也是一陣慶幸,昨天晚上這樣的鬼臉我不知道見過多少,這萬一要是有一個附體到我身上,那我不就要和毛楠一樣,啃自己的胳膊了麼?

“屌!”

“星哥,厲害啊!沒想到你還藏着這麼一手!”

旁邊兩位室友看着我的眼神充滿了崇拜,就差沒喊我爹了。

“小意思,小意思!”

我一邊應付着這兩位,心裏卻是開始有些嘀咕了。

這鬼是收住了,但就我這個半吊子水平,也不知道下一步該怎麼辦啊?正當我準備問蘇小魅的時候,她的聲音就響了起來。

“把這個東西,送到你臍下三寸的地方啦!”

臍下三寸,不就是丹田?啥情況這是?

“怎麼送?”

“你怎麼用的,就怎麼送!”

我最不喜歡的就是她這點,經常說話不明不白的。

嘗試着溝通了一下那個淡淡的八卦,它還真的就聽我的指揮,到我丹田前方。

還沒來得及多想,就感覺丹田處一陣冰冷,這傢伙,居然直接鑽進我的身體裏去了。

艹,蘇小魅坑我啊,想想剛纔毛楠被鬼上身的樣子,我就是一陣毛骨悚然,我可不要變成喪失理智的怪獸。

“亂想什麼呢!虧你還是我孩子的爹,就這麼不相信我啊,我會害你麼?”

蘇小魅的語氣有些悠悠。

聽到孩子的爹幾個字的時候,我的心就是咯噔一下。

不會這麼巧吧?一次就中槍?就這個時間懷孕都測不出來呢,不過人家是鬼王啊,說不定有特殊的方法呢。

“那這麼說,我就是你老公嘍?”

雖然蘇小魅不是人,但有個這麼漂亮的老婆,就算是鬼我也認了啊,總比給綠茶婊當替身要好。

“老公?”

蘇小魅看着我,上下打量了一下。

“看在寶寶的份上,你就勉強是我算是我老公吧,不過想要當我老公,也不是那麼容易的,你要負責幫我找吃的!”

平行時空的巨星 “行,吃什麼?”

我非常爽快的就答應了。

“剛纔那個鬼物的味道就還不錯,只不過修爲弱了一點,吃進去都沒感覺,你要是能找個鬼兵級別的來給我吃的話,應該就勉強夠塞牙縫了。”

剛纔吃的?難道是之前從我丹田處進去的那個鬼臉?

她要吃鬼!我嚇的就是一陣腿軟,要不是因爲靠着桌子,就直接摔下去了!

“你放心吧,我只吃鬼不吃人,再說了你就算是不顧及我,再說了,我吃誰也不能吃我孩子的爹啊!”

“是老公!”

我強忍着不適,對着蘇小魅糾正道。

“行,老公!



在我堅持不懈的調教之下,蘇小魅終於喊出了第一聲老公,這感覺真不錯。

雖然答應了蘇小魅,但怎麼找鬼,這事我真的不擅長。

我正想着要怎麼才能找點鬼給她吃的時候,房間裏突然面傳來了一陣呸呸呸的聲音,緊接着就是一聲怒吼。

“誰他媽把臭襪子塞到我的嘴裏!”

是毛楠,他醒過來了。

寢室裏所有人的眼光,都朝着毛楠看了過去。

雖然之前我施法收了那個鬼物,但對毛楠,大家還是心有餘悸。

“你們都看着我幹啥?我臉上有花?還偶遇,我不是在睡覺麼?你們綁着我幹啥?”

他有些憤憤的扭了兩下身子,想掙脫綁着他的繩索,但換來的,卻是一聲慘叫。

“我的胳膊,我的胳膊怎麼了?”

毛楠看着自己血肉模糊的胳膊又開始了痛苦的嚎叫。

“你真的不知道?”

現在已經基本可以肯定,毛楠已經恢復正常了,所以我小心翼翼的對着他問道。

“廢話,我還睡着覺呢,誰知道一醒來,就變成這樣了!”

我嘆了一口氣,可憐的孩子。

王鵬和張程兩人把事情的經過解釋給了毛楠聽,毛楠自己也是嚇的夠嗆,我們連夜把毛楠送去了醫院。

還好不存在鬼毒什麼的,只是簡單的手上,不過醫生看着我們的目光還是很奇怪,特別是那句,怎麼把人給咬成這樣了,讓大家都無言以對。

晚上王鵬自告奮勇的流下來照顧毛楠,嚇的夠嗆的張程,則是死活要傍着我這位大師,不肯離開。

現在回寢室也不是個辦法,不得以之下,我只能帶着張程來到了二姨的別墅,交代了他不要亂動東西,然後給他找了個房間住下。

我自己也到了二姨早就給我安排好的地方休息了。

今天經歷的事情有些多,好不容易可以放鬆一下了,我伸了個懶腰,就準備睡覺的,但就在這時候,我伸懶腰的胳膊,突然碰到了一些什麼,軟綿綿的!

渾身的汗毛炸起,我趕緊從牀上跳了起來。

是個人,藉着月光我看的隱隱約約。

真他媽見鬼了!

“你是誰?”

這兩天碰到的奇怪的事情太多了,我感覺我的神經都被鍛鍊的開始有些粗大。

這場景雖然很嚇人,但我仍然能保持基本的冷靜。

“是我啊!”

“蘇小魅?”

我瞬間鬆了一口氣,不過情緒還是相當的激動。

“你怎麼出來了?”

“我看你一個人無聊,所以出來陪陪你!”

最佳女婿 蘇小魅饒了繞頭上的青絲,顯得有些委屈。

“你出來我沒意見,但別一驚一乍的,鬼嚇人,嚇死人的啊!”

“誰知道你膽子這麼小!”

她似乎頗有些無語。

“過來坐啊,難道還怕我吃了你不成?”

蘇小魅看我站着的遠遠的,有些不滿意。

似乎從本能上來講,我也並不是很抗拒她了,緩緩的坐到了她的身邊。

一時間氣氛有些沉默,爲了打開話題,我決定主動開口。

“你不是鬼麼?怎麼會道術的?”

蘇小魅顯然沒想到我會問這樣的問題,愣了一下。

Views:
94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