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可在裏面,我要去。”

“主子冷靜一下,火勢這麼大,就算有人也……”他想說什麼,可是在歐陽澈投來的目光下,乖乖的閉上了嘴巴。

歐陽澈緊緊握住拳頭,心中彷彿真的被大火燒一樣。

此時此刻,他必須要承認,他真的很在乎那個女人。

“主子冷靜一下,火勢這麼大,就算有人也……”他想說什麼,可是在歐陽澈投來的目光下,乖乖的閉上了嘴巴。

歐陽澈緊緊握住拳頭,心中彷彿真的被大火燒一樣。

此時此刻,他必須要承認,他真的很在乎那個女人。

看着熊熊大火,他心裏心急如焚,好像被什麼東西狠狠的擊中一樣,每呼吸一下都是痛的。

此時他有些懊惱了,懊惱自己爲什麼要留下她一個人,爲什麼不帶着她一起離開,僅僅是因爲她放走了丁笑笑。

放走就放走好了,反正也是一個無關痛癢的一個人,他爲什麼要如此的置氣呢?可是該死的是,發生了這樣的事情,一切都是因爲自己。

二十分鐘後,火被撲滅了,這裏什麼都沒了,依已然變成了一片廢墟。

看着空蕩蕩的一切,他心裏一陣莫名的空虛。

爲什麼好端端的會發生爆炸呢?歐陽澈想着這個問題,而且還是在放走了丁笑笑之後。

他不禁想到了一個人。

雷赫!

該死的,真是的雷赫?

他不會放過雷赫的。

“主子,可可小姐……”修恩看着主子,不知道接下來要怎麼說。

可可小姐就這麼死了?

他看着一邊的主子,發現主子神色真的很憂傷。

“修恩。”

“是的,主子。”

“去聯繫這裏的人,我要端了雷赫的老巢。”

聞言,就意味着歐陽澈要和雷赫開戰了。雖然這是一個好消息,可見主子真的很在乎可可小姐。可是事情卻不是那麼回事。雖然主子很厲害,可這裏的泰國,怎麼是葉不是自己的地盤,要是對決的話,真是的會吃虧的。

修恩心裏有着自己的擔憂,絕大是關心自己的主子。

但是此時此刻,很多的事情是不由己說的,因爲他看的出,主子很關心可可小姐。

“是的,屬下知道怎麼做了。”修恩點點頭,接着退了下去。

此時的歐陽澈頹廢的坐在一邊的石凳上,一顆心慢慢的都是擔憂。

都是自己,都是自己害死了可可,如果不是自己,她也不會死的。 緩緩的,當方可可睜開眼睛的時候,正好看見眼前的男子,不禁有些愣住。

眼見的你的俊美男子不禁錯愕住,一切感覺的那麼的如夢如幻。

“黎大哥?”可可眨了幾下眼睛,才知道這不是夢,一切都是真實的。

黎莫亞看着可可醒來,不禁鬆了一口氣。

“可可,你總算醒來了,真的嚇死我了。”黎莫亞微微的鬆了一口氣。

而此時的方可可依然有些雲裏霧裏,她從牀上坐了起來,扯到了胳膊的傷口,不禁嘶的一下。

“小心,你受傷了。”黎莫亞言語之間有着一絲關心。

“受傷了?”她眼中有着不解,“我怎麼受傷了?”

“你不記得了?”黎莫亞再次擔憂起來,“可可,你從馬路衝不出來,我不小心開車撞倒你,你都不記得了?”

他到現在還記得,可可突然從馬路中間衝出來,自己一時來不及,邊撞了上去。其實說撞上去好像也不準確,就看見可可那麼倒在自己的車前。當時真是的下嚇壞自己了,當他從車上下來的時候,才發現是可可。當時的一瞬間,他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他沒想到那個人是可可,急急忙忙的就抱起了她。

其實在這個時候,他已經發現,有一些人在追着可可。

他在這裏找了私人醫生,確定她身上的傷口不是自己撞的,而是碰傷的。

聽着黎莫亞的話,可可這次記起來發生了什麼事情。

她記得在歐陽澈走了之後,她的心情很不好,就窩在沙發裏看電視。 可是好多東西她都看不懂,於是慢慢的睏意襲來,她不知不覺的就困了。也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直到自己被尿憋醒,她醒來的時候,就去了廁所,等着從廁所出來的時候,就發現屋子裏了的玻璃被砸了,接着一個一個的裝着汽油的小瓶子飛了進來。

頓時,可可嚇得不知所措起來,什麼也顧不上了,接着她從裏面逃了出來。

也不知道什麼時候,她的胳膊受傷了。

她只記得拼命的跑拼命的跑,衝出來的時候也不知道怎麼了,就昏倒了。

想着這些,方可可鬆了一口氣。

“可可,你沒事吧?”看着她鬆了一口氣,黎莫亞關心的問。

方可可搖搖頭,看着黎莫亞,覺得這個世界真是的很小,沒想到會在泰國遇見他。

看着她的樣子,黎莫亞不禁笑了一下,“爲什麼要和我說對不起?”

“因爲……因爲服裝秀的事情,所以對不起。我知道我給你帶來了很多的麻煩,而且我還拍拍屁股走人了。”她說的很心虛,壓根不敢看黎莫亞的眼神。

他一定會鄙視自己的,覺得自己是一個不負責任的人。

黎莫亞忍不住的伸出手摸着她的頭,語氣帶着一絲寵溺。“沒關係的,這件事不重要了,你就不用很擔心的。”

“可是我搞砸你的服裝秀不是嗎?”

“還不算很糟的。”黎莫亞淡淡的說。

“真的?”可可不禁問着,害怕他安慰自己,不禁又皺了一下眉頭。 “那個……你的衣服都賣出去了嗎?不會受什麼影響嗎?”

看着她擔心的樣子,黎莫亞不認真的看着可可,似乎她真的很在意這件事呢。

“可可,服裝秀的事情你就不要再想了。說說你怎麼來泰國的?”

事情發生之後,他就有找過可可,可是一直聯繫不上她。還是在歐陽浩在哪裏的得知去了泰國的消息,於是他也來到了泰國。

他成了自己有私心,接着工作的藉口試試看,看看能不能找到她。

“還不是總裁啊,他非要讓我來。”

結果嘞,發生了一連串莫名是事情,害得她的小命差一點沒有了。

“這樣啊。”黎莫亞點點頭,似乎想說什麼,但是一直無法說出口。

方可可點點頭,雖然那個那個男人很可惡了。可是……不知道他現在怎麼樣了,不知道今天放火的那些人是不是衝着他來的。如果他知道房子被燒了,而且又沒找到自己,不知道會不會擔心呢?

想到這裏,她覺得有些可笑,他怎麼會擔心自己呢?

“可可……我想和說……我喜歡你。”

一邊穿着一身黑色性感禮服的女子,微微的點點頭,嘴角不禁笑了一下。

這次她一定要得到雷赫,不管付出什麼樣的代價,只要和雷赫發生了關係,並且剩下他的孩子,這樣就可以名正言順的和雷赫在一起了。

他要做雷家的夫人,也只有自己可以做雷家的夫人。

想着這裏,她的嘴角不禁浮起一個得意的笑容。

接着,一陣電話鈴聲響起,她接起電話嗎,不禁皺了一下眉頭。“好,知道了,我馬上去。”

女子接完電話就離開,只是她不知道,自己這麼離開,卻失去大好的機會,讓另一個女人陷入了命運

的捉弄之中……

雷赫想按按自己的頭,覺得很痛,他迷迷糊糊有些睜不開眼睛。

該死的,那個叫安雅的女頭人到底給自己喝了什麼酒?爲什麼他覺得自己的頭沉沉的。

他想動一下,可是動不了。

他緩緩的睜開眼睛,看見自己的雙手被綁在牀頭上。他有些懷疑是不是自己看錯了,可是在仔細要看一看,還是發現自己依然被綁在牀頭上。

該死的,發生了什麼事情?

她努力的動了幾下,可是卻動不了。

緩緩的,他再次失去了直覺,可是僅限於動不了,他還是有感覺的。

這個時候,房門被開開,丁笑笑緩緩的走了進來。房間的燈線很暗,可是還是可以看見牀上男子,一個俊美的男子,一個被五花大綁的男人。

這是什麼情況?

難道這個是喬小慧送給自己的生日禮物?一個赤|裸|裸的男人?

就是因爲自己要找個男人*那個小慧還真是夠意思啊。

藉着昏暗的燈光看着這個男人,發現這個男人真的俊美,身材比例也很完美。他簡直是一個人間極品,看着就想撲過去。

生平第一次看到一個被綁在牀頭,全身赤|裸|裸的美男子,看得她都快要噴

鼻血了。

她忍不住的吞吞口水,感覺自己要沸騰了。也許是酒精的緣故,又或者說,她易沾染到酒精,就會變成另一個人,變得有點瘋癲。

酒精開始在身體裏作祟,像個邪惡的潘多拉,使得他很快的身軀理智失去了人性。

丁笑笑笑着,記住緩緩的朝着前面走去。

她用手指戳了一下他的胸膛,感覺是那樣的有力,她舔舔乾澀的脣,感覺自己的心跳好快。

她用自己的臉蹭着他的胸膛,感覺到他同樣有力的心跳。

恍惚直接,雷赫緩緩的睜開眼睛,感覺到有什麼在自己身前浮動。他低着頭,看着眼前是小女人,而且還是一個及其誘人的女人。

她是誰?

該死的,這個女人是誰?她居然趕這麼大膽的綁架自己?

雖然心中有着一絲怒氣,可是她身上的味道好好聞,好誘人。那種果香又帶着巧克力的香氣,聞着就讓人上癮。

看着她的樣子,可以確定她已經喝醉了。

你是誰?他想開口說話,可是嘴巴被一個布條塞住。可惡,該死的,這是第一次有人敢這麼對自己。

他心中也是不解,越是想知道這個女人是誰,心中越是有着異樣的感覺。

而此時的丁笑笑壓根沒打算個這個男人鬆綁。

他可是禮物啊,應該認自己玩的。

“乖乖,你可不要亂動啊,妹妹會好好疼而且適合不會虧待你的。”她真的把這個男人當牛郎了,壓根不管這事情大條到她根本付不起責任。

而此時雷赫簡直氣瘋了,這個女人把他當什麼了?

給錢?疼他?

該死的,如果他此刻可以動,一定不會放過這個女人的。她口中甜甜的謎語不會讓五花大綁的的男人心情大好,只會讓他以爲這個女人是一個瘋子。

而此刻,定笑笑不直到自己已經被認定是一個經驗豐富的女瘋子。

“可可……我想和說……我喜歡你。”

黎莫亞溫柔是聲音緩緩的響起。擊中可可的心。她眨着眼睛看着他,有着一絲不解。

他說了什麼?

看着反應,黎莫亞不禁搖搖頭,他依然忍不住的伸出手摸着她的頭。

“希望沒有嚇到你。我從歐陽浩那裏知道你來這裏,於是我就來了。”

“你……爲了我來的?”可可不禁變得緊張起來,不知道該如何面對這突然的情況。

高貴的莫大哥喜歡自己?

可是這個可能嗎?

“本來不是的,可是……現在是了。”他毫不隱瞞的說。

啊?這是什麼意思?

“我以爲我是來這裏工作的,可是現在才知道,我來了之後一直沒辦法工作,想只是到你在哪裏,於是開着車子到處走,於是就這樣讓我碰到你。看見你受傷了,我當時很心急,以爲是我弄傷你的。”他眼中有着無限的溫柔,一直看着可可。

可可被他的話融化了,如果說她沒有感覺那雙不可能的。

說真的,她是對黎大哥有好感的,可是她以爲在一切都是自己在自作多情,沒想到黎大哥也會喜歡自己。

“黎大哥,你爲什麼喜歡我?”

“就是喜歡,沒有那麼多的爲什麼。”裏莫亞淺淺的笑着。

“可是……我什麼都不會,而且還有很笨又不精明。你身邊一定有很多出色的女孩子,他們一定都很喜歡你的,你……”

“可可。”黎莫亞不得不打斷他的話,無奈的搖搖頭。

“可可,你知不知道其實你有很多的有點,只是你自己不知道。你是我見過最好的女孩,是值得喜歡的。”黎莫亞低沉的聲音緩緩的響起。

瞬間,可可的臉紅了,她有那麼好嗎?她自己都不知道。

深深吸了一口氣,咬着脣想着要怎麼會到黎莫亞。

“可可,你不用急着回答我什麼。我現在還有事情要處理,我們晚上在一起吃飯好嗎?你可以想想對我的感覺,要不要喜歡我?其實我是一個很槍手的男人,而且是一個值得託付的好男人,你可以要認真考慮一下我。”唉,真的不知道這樣說對不對,他居然有些害怕聽到她的答案,纔想到這行的方式。

可可看着他,被他的話逗笑了。

就像他說的一樣,他是一個好男人。只怕是,自己要不起。

黎莫亞離開了,他說自己可以在這裏休息,晚上的時候會有人來接自己,一起去吃飯。

這段時間,她可以靜靜的想一想這個問題。

可是這個問題根本不需要多想嘛,她也喜歡他啊。可是現在……她應該沒有資格喜歡他了吧。

想到這裏,她心中有着一絲惆悵。

方可可搖搖頭,不想被這個問題在困擾着。想到自己出來,不知道總裁大人會不會擔心自己?不過纔怪呢,他怎麼會擔心自己呢?

要不要打個打個電話說自己沒事了。

可是想到那個男人的嘴臉,她就心中很有氣,決定不打了。可是……她沒有護照,還有指望那個男人回家呢?想到這裏,她很孬種的打了電話。

不過,不是打給歐陽澈,而是打給修恩。

想必修恩一定會把自己的狀況告訴歐陽澈的,想到這裏她滿意的笑了一下。

當修恩接到可可***的時候,幾乎的差異了。

可可小姐沒有事情?

修恩不敢耽擱這件事,而是把事情直接告訴了主子。

歐陽澈眯着眼睛,有着一絲不滿。

該死的那個女人沒有事情,這是值得高興的一件事。可是更加該死的事情,她沒有打電話給自己,而是通知修恩,讓修恩告訴自己。

這分明是在和自己宣戰,她在和自己冷戰。

他憤怒的握緊拳頭,眼中有着極度的不滿。

“她有沒有說在哪裏?”好一會,歐陽澈纔開口問着。

Views:
36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