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寒夕雖然實力弱小,但也能感覺到什麼,他心中立即笑呵呵,然後便扯著嗓門大喊,「來人啊!山賊呀!我們在這裡!」

哼,反正他身邊這個也不是什麼好人,管他呢,他就是要搞混亂,然後讓山賊把這個人打劫,他再趁機逃跑。

「你叫什麼?閉嘴。」張師兄拉著玉寒夕往一邊跑,畢竟對方人太多,他們還是逃跑為上。

「我為什麼不叫啊?不叫我就要被欺負了,你怎麼可以對我!我還是個清白的小夥子啊,我告訴你,我死都不會從的!」

「你胡說八道什麼?是我們院長讓我帶你過去的,快跟我走,不去你也得去,我必須要把你交給院長。」張師兄轉過頭一邊對玉寒夕說著,一邊發出了求救信號,希望學院的人看到之後,馬上過來接應他。

「你想要做什麼?你還要找你的同伴?」看到張師兄發射信號彈,玉寒夕更加著急了,要是他的同伴過來,自己豈不是更逃不掉了?

「你趕緊放開我,否則我就自殺了!」

玉寒夕根本不會去想他們的院長是誰,他只想要逃跑,想要逃開張師兄的魔掌。

張師兄聽著他的話語,一頭黑線,不過,他這作風,怎麼跟他們院長有點像呢?

張師兄忽然明白了什麼。

難怪院長非要讓他讓將這個人帶過去,他與院長還真的有點像,說不定能夠在一起說上話。

禁地之中。

帝玄御也在好好的練功,突然聽到外面傳來急切的腳步聲,他唰的一下睜開眼睛,人還沒有來到,他就沖了出去。

自從顧院長將他的一身功力傳給他之後,他的感應力也強了不少。

並且壓制住他體內的那道禁制,如今他的武功也快速的成長。

更是在他弟弟的指點下,他成功的晉陞到了神靈境界。

總之現在,他簡直皆大歡喜。

帝玄御終於體驗到強者的滋味了。

不過遺憾的是,他的弟弟已經離開了這裡,但他還是聽弟弟的,好好的修鍊。 今天李雨簫又被催婚了嗎 人一旦有了底氣,渾身的氣質都不一樣了,帝玄御如今面相也更加英俊,渾身帶著一股英武不凡的氣息。

他出來就看到顧惜惜小丫頭朝著他飛奔過來,一下子撞到了他的身上。

帝玄武揉了揉她的腦袋,「惜惜別著急,發生什麼事情了?」

「帝大哥不好了,你快點去看看吧,張師兄在外面,他居然發了求救信號,他肯定遇到了不好的事情了!」

帝玄御面色肅然一整,「在哪個方向?」

顧惜惜伸手指向前面,「就是在那裡。」

「好的,別擔心,我現在就過去看看。」帝玄御召喚出黑龍,瞬間朝著信號彈的地方飛了去。

顧惜惜抬頭望上天,微微驚訝,「帝大哥怎麼變得這麼厲害了呀?」

光禿禿的山林當中。

張師兄和玉寒夕兩人被十幾個壯漢圍剿,那些壯漢的實力雖然沒有張師兄大,但他們加起來,那就很厲害了。

他們看見了兩人說道,「哈哈,今天居然逮到了兩個肥羊啊。」

「什麼?」玉寒夕瞪大了眼睛,心中悲催,原來這也不是個好鳥,看起來比他身旁這個還要壞。

怎麼辦呀?他為什麼這麼倒霉呢?

正在這時,遠處突然傳來一道嘹亮的龍吟之聲,接著一道渾厚的聲音道,「誰敢動我的人?」

這些人一聽,立即抬頭,朝天空看過去。

玉寒夕也抬頭,烈日當空,照得他睜不開眼睛。

只看到一個黑影。

總之,他感覺到氣息很強大就對了,隨後,他欣喜的揮了揮手,管他是誰呢,張口就叫英雄,「英雄英雄趕緊救命啊。」

聽到有人的呼喊聲,帝玄御低頭一看,就看到他好友玉寒夕。

他差點笑得從龍背上跌下去,這小子竟然喊他英雄,啊哈哈哈!簡直笑死他了。

帝玄御興奮的大笑,「寒夕你再多叫我幾聲大英雄,我立即就去救你。」

而此時,玉寒夕也慢慢的睜開眼睛,看清楚了人影,看到是帝玄御時,他差點一口氣喘不過來,隨即惡狠狠道,「你大爺的,趕緊下來救我,否則我做鬼也要弄死你。」

「院長來了,太好了。」張師兄看到帝玄御來了,頓時鬆了口氣。

「什麼? 三國網游之諸侯爭霸 這小子就是飛龍學院新任的院長!

聽說那個新任的院長,有一個神獸,打敗了很多高手,連靈聖境界的高手都給打敗了。」

「難道就是頭頂上這個人嗎?」

「有可能真的是他! 豪門無愛:蜜寵冷妻 不好,我們趕緊跑啊!」那些山賊看到這一幕,立即嚇得四處逃竄,飛奔而逃了。

很快,就剩下了帝玄御幾個人。

帝玄御也沒有打算去追他們,只是從龍身上下來,笑嘻嘻的盯著玉寒夕,哈哈大笑,太好了,終於有人來陪他了。

玉寒夕盯著帝玄御氣得差點想噴出一口老血,感情半天,他受了這麼多的驚,都是他安排的呀,真是氣死他了,他朝帝玄御踢了踢腳,「還不趕緊把老子給放開。」

帝玄御一邊笑著上前,一邊道,「好好好,我來給你解開。」 突地,病牀上傳來了悉悉索索的動靜,陳志凡睜開眼,就看到短寸黃毛男在牀上扭動着,嘴裏還發出低聲呻吟。

他應該是麻藥勁剛過,醒了過來,可能也因爲麻藥勁過了,傷患處疼痛難忍,就下意識的呻吟出聲。

江湖梟雄 陳志凡本來跟着短寸黃毛男來醫院不是爲了所謂看管監視,實際上是爲了運功加快他的復原,這樣纔好把短寸黃毛男帶回刑偵大隊裏去,只有把人帶回自己的地盤,這樣他纔會高枕無憂。

可在半路他又想到這傢伙的身份貌似有些神祕,自己如果貿然相救,短寸黃毛男恢復健康之後,又被他反咬一口怎麼辦?

所以,陳志凡就打算等黃毛短寸男醒了,問清楚他的一些事情,再作定奪。

此時陳志凡也看出來黃毛短寸男有清醒的跡象,陳志凡就從打坐的狀態恢復過來,他起身下牀,走到另一面的病牀前站着,居高臨下的等待短寸黃毛男的甦醒。

幾分鐘過後,短寸黃毛男掙扎掙扎着,終於睜開了眼睛,他第一眼入眼處就是站着的陳志凡,嚇了一跳,就開始劇烈的掙扎,眼睛裏充滿了驚恐和絕望。

陳志凡趕緊用手放在他的身上,壓住他的身體,免得他因爲過份掙扎而把自己弄掉下牀。

接着陳志凡沉聲說道:“不要亂動,你的斷手剛動過手術,你還想再斷一次嗎?”

短寸黃毛男聽到陳志凡的話後,眼睛眨了眨,身體慢慢停止了掙扎,然後他眼珠又四處轉了下,看清楚所處的地方是醫院之後,才放下了心。

想來是在醫院裏,陳志凡是不敢在這種地方對他亂來了。

麻藥其實效果還在,其實說不上痛,可現在的短寸黃毛男還覺得斷了的手掌和手臂還痛的厲害,無時不刻在提醒着他眼前這個男人的可怕。

短寸黃毛男對陳志凡是怕到了骨子裏,現在被抓後,他不可能胡來,不過如果任由警方處置也不是辦法。

他可不想進號子裏,那邊蹲個幾天都不行。

短寸黃毛男臉色變換了數次,最終像是打定了什麼主意,說道:“我要求打個電話,和家裏面的人說說話。”

他的聲音很小,好像是怕吵到陳志凡一樣,完全沒有先前那種囂張和狂妄。

非到萬不得已,他是真不想打這個電話,可現在落在警察的手上,也就只有電話那頭的主人能救他了,他的那些兄弟們,打家劫舍、殺人放火可以,對這種事是完全幫不上忙的。

聽到短寸黃毛男的要求,陳志凡根本就不會答應,不是他自作主張,而是有明確法律法規規定了的。

公安機關抓捕犯罪嫌疑人之後,要按照法律程序給犯罪嫌疑人的家屬打電話通知。

陳志凡原本打算把人帶回刑偵大隊之後,再用正式的程序通知他的家人。

可同樣在法律法規中有要求,在犯罪事實調查清楚之前,不能讓犯罪嫌疑人和外界聯繫。

連家屬也不行,畢竟誰知道家屬和犯罪嫌疑人有沒有勾連、包庇行爲?讓他們聯繫上,然後串供,進而影響到審訊過程,影響破案。

所以,陳志凡是不可能讓短寸黃毛男打電話的,陳志凡想都沒想,斷然拒絕道:“不可能讓你打電話,回到刑偵大隊之後,我會代爲通知你家的家屬。”

“那我打電話通知我的律師總該可以吧?”短寸黃毛男見陳志凡拒絕,就又退而求其次的說道,是要要求見律師。

一個混混頭子居然還懂得請律師?

陳志凡被氣笑了,以爲這是拍黑幫大片,自己是黑幫的大佬嗎?

不過人家這要求是很正當合理的,陳志凡根本沒辦法拒絕,可陳志凡不打算讓他如願,既然不能拒絕,那就同意好了,不過……

“行啊,那你打吧。”陳志凡很痛快的對短寸黃毛男點了點頭。

接着氣氛僵了一會,陳志凡沒有動作,也不說話,就只是靜靜的看着黃毛短寸男,眼睛深處有不爲人知的狡詐。

過了一會兒,短寸黃毛男撐不下去了,皺眉問道:“那電話呢?”

他換了病號服,電話早已被院方代爲保管,或者被警察收繳了,何況,他兩隻手打滿石膏的情況,即使帶在身上,也是無法取出、撥打的啊!

“電話?什麼電話?你的還在院方那裏,等你被帶回去的時候,我也要帶走的。”陳志凡裝傻充愣的說道。

然後又一拍腦門,像是才意識到一樣:“哦,對,你沒電話,不過我也愛莫能助啊,我手機已經停機好久了。”

說完,陳志凡看到短寸黃毛男打着厚厚的石膏的兩隻手,目光閃爍了一下,又像是建議般的說道:“要不,我出去給你借一部讓你打?”

聽着陳志凡的話,短寸黃毛男黃毛男又看了看自己的手,顯然也意識到陳志凡是在故意刁難他。

他這個樣子,還怎麼可能打電話?還不是叫你幫我通知,可這傢伙口口聲聲推到自己頭上,實在是惱人。

對陳志凡來說,他是沒辦法拒絕短寸黃毛男請律師過來的請求,可不代表不能拒絕就是同意,還有其他手段讓你達不成目的。

你要請律師,總該聯繫吧?

那就讓你聯繫不上,不就行了?一樣能達到目的。

短寸黃毛男斷手不便的問題,陳志凡很快就利用上了,讓短寸黃毛男有苦難言。

陳志凡見短寸黃毛男不說話,就作勢欲出去,像是要出去給他借電話。

“算了,我不打了。”短寸黃毛男不想陳志凡拿電話來,丟在自己臉上,而自己卻根本無法使用,那種羞辱,他不想承受。

“啊,不是吧?你不要了?沒有律師可能保障不了你的合法權益啊。”陳志凡惺惺作態的說道,腳步卻停下了,事實上他剛纔也就是一個要走的姿勢,實際上根本就沒動過地方。

屁的合法權益,老子要是有合法權益?兩隻手會讓你打斷?!

短寸黃毛男在心裏惡狠狠的想着,不過終究只是在心裏想,根本不敢說出半個字來。

人就是這樣,短寸黃毛男卻選擇性遺忘了自己先前在番茄酒吧是如何逞兇鬥狠的,他現在的一切,都是咎由自取的,也就是恰好遇到陳志凡了,把他治住了,否則番茄酒吧裏的人不知道要被他禍害成什麼樣子。

病房裏的氣氛又安靜了下來,陳志凡想了想,夜長夢多,就打算現在爲短寸黃毛男療傷。

在這之前,短寸黃毛男的身份問題他必須要先搞清楚,否則救了一個不該救的,那不是自討苦吃嗎?

陳志凡就問道:“你到底是什麼人?你們這個犯罪團伙還有多少人?”

“呵呵,這不很明顯嗎?我們是大天幫的,就是黑社會,我們有幾百號人呢,我是他們的老大!”短寸黃毛男回答這個問題的時候,恢復了幾分氣勢,看來他對自己的身份很是滿意的。 「都是我之前沒有跟張師兄說清楚,才害得他誤會你,哈哈,現在好了,你就留下來,好好的陪我一起練功,陪我一起談天說地吧。」

「你說什麼?你是讓我陪你來受罪的?」玉寒夕看了看這個鳥都不拉屎的不毛之地,頓時瞪大了眼睛,「不行!我才不幹!」他轉身就要走。

帝玄御朝他揮了揮手,「那你就走吧。」然後他領著張師兄就走,也不攔玉寒夕,眼中滿是邪惡的笑意。

然而玉寒夕轉過身,看到眼前的光禿禿的山,「卧槽!這麼遠的路,我怎麼知道哪是哪呀?」

最終,玉寒夕還是走了回來,妥協了,願意在這裡陪著帝玄御。

隨後他們幾人一起跳到了龍背上,朝著飛龍學院出發。

一路上,玉寒夕不停的好奇問道,「你小子怎麼回事啊?怎麼背著我偷偷成了飛龍學院的院長,實力還長了這麼多,你到底幹什麼了?」

「還有你的這條龍怎麼樣了?」

「咦,小黑黑怎麼長得比以前寬了?」

「怪怪的,該不會是假的吧?」

「哎呀呀,我錯了,我錯了,我說錯話了!」

「什麼?!小黑黑你居然是個母的?!」

「啊哇哇哇!救命啊!」

很快。

時光境遷,轉眼間已經過了大半年。

四處都是一片銀雪,大地蒼茫,在,彩翼學院,傀儡山脈當中,學生完成了歷練的任務,一個個開始走了出來。

最先走出門口的是一名女子,那名女子渾身透露著一股幹練的英氣,一襲簡單的衣裙包裹著她曼妙的身姿。

她的眉眼之間英姿颯爽,容顏傾城絕麗,身後有無數道追逐的目光,大多數都是來自男子們。

沒過多久,她便被一群人給簇擁著,大家紛紛說著恭維的話。

「慕容小師妹,恭喜恭喜你,現在成為高級殿堂中的學生了,真是令人羨煞呀。」

「是啊是啊,慕容小師妹才來到學院里大半年,就直接到了幻夢之境,簡直太讓人羨慕了!」

「不對不對,大家該改口了,該叫慕容師姐啦,只要是成為高級殿堂當中的高級弟子,都是我們的師兄師姐。」

「是的,不僅如此,慕容師姐還是我們院長的親傳弟子,說不定未來就是下一任院長的接班人,咱們以後也都指著慕容師姐了!」

這麼多人圍著自己,慕容清清只是淡淡一笑,並沒有多說什麼,她能夠達到今天這個境界,完全都是靠她的師父。

不過她才不要當什麼院長,她只想當師父的小弟子,好好勤加修鍊,她作為慕容家的一員,如今已經覺醒了慕容家的血脈,所以實力才會長得如此快。

再加上師父給她吃的各種靈丹妙藥,她晉陞到現在這個階段還遠遠不夠,這才只是個開始而已。

她的師父才是最強大最厲害的,她想要一直陪伴在師父的身邊,還要更加的努力,再努力。

眾人的簇擁之下,慕容清清越走越遠。

在她們身後,藍天雲,皓月,風凌等人一個接一個從裡面走了出來。 望著眼前的慕容清清,藍天雲手搖著摺扇笑道,「這丫頭慕容家的血脈還真是大,慕容家的血脈可真不是蓋的,我到這兒才晉陞到幻夢之境,她也馬上就晉陞了,說不定再過幾天,她肯定就要超過我了。」

「那是當然,你每天只忙著偷懶偷懶,誰都比你強。」帝靈兒毫不猶豫的朝著他翻了個大白眼。

「靈兒,你怎麼能這麼說話呢,我哪裡有偷懶啦?我不就是每天多睡了那麼一會兒,一小會兒么?」

帝靈兒哼了一聲,轉過臉,不再搭理他。

藍天雲立即咽了咽口水,討好的上前勾住美人兒的腰肢,「其實嘛,我這還不是害怕我自己長得太快,靈兒你跟不上,害怕你有心理壓力么?」

「你哪隻眼睛看見我有心理壓力了?自己的男友如果強大的話,我高興還來不及呢。」帝靈兒依舊不買賬,不滿的撅著小嘴說道。

藍天雲聞言,險些把持不住要朝著女子的紅唇上親一口,興奮道:「靈兒你承認我是你的男友啦?你可是第一次說出這樣的話,哈哈哈,我好開心啊。」

「你……真沒出息。」帝靈兒瞬間小臉爆紅,也忍不住笑了笑。

「反正不管怎麼說,我們這些人,再加上帝家還有千家這幾個兄弟,我們全部都是幻夢之境的高手了,大家加起來有十幾位了,這樣的排場,我們就算以後在這個大陸橫著走,也有了幾分底氣啊!哈哈。」風凌也頗為滿意的說道。

「不錯不錯,要是之前我們哪敢想自己有今天啊,現在我們的實力都漲高了,就是幫忙帝尊大人辦事情也更加方便了。」

「這大半年來,也不知道帝尊大人的實力又變得是什麼恐怖的境界了?」風凌喃喃道,帝尊大人的實力深不可測,他這一輩子都別想攆上他啊。

「夫人的肚子越來越大,帝尊大人每天都陪著夫人寸步不離,說不定根本沒有時間練功。」九辰道。

「我們進來的時候小師妹就快要生了,現在一個月時間過去了,也不知道她肚子里的孩子幾時會出生,希望她的寶寶趕緊出生,這樣她也不用太辛苦了。」皓月說道。

幾人說說笑笑,就趕緊回去學院。

學院中。

遠遠的就能聽到獨屬於夜冰依的那種大嗓門,傳來她憤怒的聲音。

「哼!這些老傢伙真是越來越過分了,他們居然說我開銷大,說我浪費光了學院里的銀子,浪費學院的資源,他們眼睛瞎嘛,自從我來到學院,我所做的事情,包括開一個煉丹堂,全部都是我自己的錢,他們都看不到嗎?居然誣賴我,簡直太氣人了。

這幫該死的老頭,我詛咒他們早點一個個翹辮子!」

憤怒的聲音不斷的從樓裡面傳出來,大家走過路過都趕緊捂緊自己的耳朵,快速逃跑,生怕被殃及遭殃。

帝玄胤緊張的望著她,寸步不離的跟在她的身後,一手托住她的腰,一手放在她的胸口,為她順著氣。 大天幫?名字是有夠挫的,而且陳志凡竟然聽都沒聽過,就問道:“你這幫派創建時間不長吧?”

Views:
89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